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警察太太王玉兰】【下】【作者:不详】【完】
1 张大元在局里越来越混不下去了。眼见着周围的人一个一个地被提拔上去,他还是在原地踏步,这样的情形使得他日益烦躁和暴烈起来。这样的情绪带到工作中,也影响了工作表现,领导更加不喜欢他,张大元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而在家里,他的坏脾气更是变本加厉,经常无端打骂王玉兰,王玉兰几次被打伤。在居委会和妇联的帮助下,两人终于离了婚,孩子判给了王玉兰。王玉兰带着孩子搬出到外面另外租房,张大元每个月给娘俩几百元赡养费,每两周可以看望孩子一天。双方就这样平安无事地过了半年。

  王玉兰离婚后在妇联的帮助下重新回到了原来上班的新华书店,当了仓管,虽然工资不高,但工作比较轻松,工作时间也很规律。

  王玉兰当了很长时间的居家主妇,重新开始工作以后有些不适应,常常做错一些事,还好书店经理高山很能理解她的状况,并不严厉苛责。不久之后,王玉兰逐渐熟悉了自己的工作,越来越有信心。

  在重新工作几个月后,王玉兰好象找回了自己的价值,她不再是过去那个靠老公的工资养活的与社会脱节的家庭主妇了,自食其力使她变得神采奕奕容光焕发,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成熟的气息,比起过去显得更加迷人。

  今天是星期六,张大元照例来到王玉兰的住处看望女儿。

  按了门铃之后,王玉兰看见是他,隔着铁栅门说:「女儿学校今天大扫除,得中午才能回来,你下午再来接她吧。」说完就要关门。虽然离婚后王玉兰心情平静了很多,但还是不想单独面对这个曾经给过她很多伤害的男人。

  「玉兰,开开门让我进去等吧,别这样,你看这么热的天,我来一趟也不容易。」张大元连忙哀求。

  王玉兰犹豫了一下,想想事情都过去了,而且他也是女儿的父亲,也不必总那么别扭了,于是就开了门,自顾自地去厨房忙中午饭了。

  张大元进来后随手关上了门,然后在客厅的沙发坐下来,掏出烟点上,四下打量起这个房间。虽然他常常来看望女儿,但每次王玉兰都是把女儿送出门口交给他,从没让他进来过,显然对他仍有怨气。

  这是一幢比较陈旧的楼房,房间的格局很不好,客厅小,两个房间的面积也不大。屋里的陈设很简单,一件旧沙发,一个木制茶几,对面是台小彩电,搁在一个破损的储藏箱上。尽管家具陈旧简陋,但收拾得很干净。想想自己虽然住得比较好,但却脏乱得无法下脚,张大元不禁苦笑了一下。

  王玉兰走出厨房,端了杯茶放在张大元的面前,什么也没跟他说就径直走到里屋去收拾阳台上晾晒的衣服了。

  张大元抬眼,正好可以看见王玉兰在阳台收拾衣服的情景。王玉兰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阳光照在身上,睡衣变得薄而透明,她一抬臂,胸部的轮廓就暴露出来,朦朦胧胧圆圆鼓鼓的。

  张大元看着看着,忽然下身就硬了起来。自从离婚后他的生理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虽然也常常去一些发廊发泄,但在那种地方办事,总是潦潦草草,最后付钱走人,感觉跟菜市场买肉一样,无味极了。

  而现在,这个曾经是自己老婆的女人穿着睡衣在自己面前,丰满成熟的身体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张大元回想起过去自己用各种姿势玩弄、进出这具身体的情景,那时候,他合法地使用这具躯体,随心所欲地想什么时候搞就什么时候搞,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他回味着几次留下深刻印象的做爱:一次是他性欲高涨,下班一进门,就把王玉兰按在客厅的茶几上猛干,王玉兰的哀号和呻吟让他感到无比兴奋;一次是他值夜班,到半夜忽然淫性大发,于是冒险偷偷溜回家,摇醒王玉兰强行取乐,王玉兰百般无奈,强打精神供他发泄,直到累得又昏睡过去;还有一次王玉兰的大姐来做客,王玉兰在房间准备换衣服陪大姐去逛街,他看见只穿着胸罩的丰满身躯,忽然勃起,拉倒王玉兰就插了进去,王玉兰咬牙忍受他的撞击不敢出声,他也很快就射精,虽然时间很短但却是最刺激的一次……张大元阴根强烈发硬,他忿忿地想,现在自己生活得颠三倒四,都是王玉兰的错,他应该得到补偿。

  正想着,王玉兰已经抱着一堆晾干的衣服进到了房间里,把衣服放在床上,背对着门口整理起来。她一弯腰,丰满圆润的臀部就突了出来,里面的白色内裤痕迹显露无遗。张大元目不转睛地看着,嗓子眼一阵发干,他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液,站起来走到了房间门边。

  听到声音,王玉兰转过身,张大元一边说:「我来帮你。」一边走进来靠近了她。

  王玉兰刚想拒绝,忽然张大元从背后双手抓住她的乳房,猛地把她压倒在床上。她惊恐地叫着:「你放开,你想干什么!」身体扭动着想翻起来。

  张大元沉重的身体死死地压着她,双手使劲地疯狂揉捏着她那丰满柔软的乳房。王玉兰动弹不得,胸部被粗暴搓揉,一阵酥麻让她几乎失去力气。张大元一言不发,继续起劲地蹂躏她的丰乳。

  王玉兰自从离婚以后就没有过性生活,现在身体其它部位无法动弹,而只有胸部被无助地玩弄,这样的刺激太强烈了,使得她浑身越来越软,嘴里的叫骂也只是徒劳。

  正当王玉兰全身都酥软的时候,身上的重量忽然消失,胸部的爪子也从床铺和乳房之间抽离。王玉兰好不容易松了绑,正想翻身,张大元又压了上来,但一只手按住她的背,另外一只手却往下拉扯着她的睡裤。

  王玉兰拼命地挣扎,但张大元力气很大,她的作为无济于事。她的睡裤是松紧带的,很轻易地便被他扯了下来,张大元喘着粗气猛力剥下她的内裤,白花花的屁股颤抖着暴露出来。

  王玉兰的睡衣纽扣在前面张大元解不到,就把睡衣下摆往上掀到脖子处,露出戴着黑色胸罩的白皙背部,然后猛地扯开胸罩扣子,把背带往两边拨开。这一切都是在猛烈粗暴的动作下完成的,王玉兰被剥成半光趴在床上,象一只小白羊,空气里顿时充满了淫糜的气息。

  张大元站起身来,拉开裤链,掏出坚硬的阳具,扑到王玉兰身上,握着阴茎寻找入口。

  由于王玉兰趴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又并拢,张大元焦躁地努力了一会儿都无法顺利进去。他怒气冲天地抱起王玉兰的腰,把她拉跪起来。跪趴的姿势使得王玉兰长满黑毛的肥穴突出暴露在空气中,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遮掩了。张大元握着阴茎很容易地找到入口,一挺腰,照着那个软软的地方就插了进去。

  「啊……」,突然插入的涨满让王玉兰惊叫了一声,柔软的膣肉紧紧地包住了侵略者。王玉兰的腔道还没有充分湿润,张大元一插进去就感到有点干涩,包皮被阴道的肉壁往后拉扯,有些疼痛,行进得比较困难。占有了王玉兰之后,张大元抵住她的屁股,然后脱下自己的套头衫,露出一身强壮的肌肉。刚才着急着插入,只拉下了裤链,连裤子都没脱,现在张大元才不紧不慢地解开皮带和裤扣,把裤子拉到大腿上。去除身上的累赘后,张大元拔出一点阴茎,然后又推进去,开始慢慢抽插起来。

  王玉兰羞恨交加,但身体的欲望没法掩饰,张大元开始抽插的时候,她已经不能自主了,发出轻微的呻吟。随着张大元的进退,她的阴道很快湿润起来。

  看王玉兰湿得差不多了,张大元抽离她的身体,迅速脱下自己的裤子,然后跪在她屁股后面猛地一插到底。接着他从头上拉下王玉兰的睡衣,剥脱胸罩,搂着赤裸的前妻使劲蹂躏起来。

  时隔半年多,王玉兰的身体好象更加成熟和有味,白皙光滑的肌肤在他的抽插下颤抖。张大元咬牙切齿地干着,一边奋力耕作一边趴在她耳边说:「你真他妈紧……真有味……你不是说我……没尽到……做丈夫的职责吗?……我今天就来尽职……」王玉兰恨恨地说:「你这个王八蛋……你过去打骂我……现在又来……来强奸我……你该死!」张大元不再说话,更加用力地插捅王玉兰,腹部肌肉拍打着她肥白的屁股,啪啪响得很大声。王玉兰在他的猛烈进攻下嗷嗷直叫,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肆意玩弄。

  张大元猛烈快速地抽插了几分钟,龟头感到一阵酥麻,他知道快忍不住了,立刻把住王玉兰的腰身,更快地拉向自己,做最后的冲刺。

  「啊……啊……啊……」

  冲刺了十来下之后,张大元控制不住地喷射而出,一边喷射一边还在不停地抽插,滚烫的精液冲进王玉兰的子宫,王玉兰紧闭着眼张大了嘴,丰满的身躯颤抖着,她也在这一瞬间被射到了高潮……两条肉虫汗湿渌渌地趴在床上喘息,张大元压着王玉兰,阴茎还留在阴道里不肯出来,王玉兰动了几下没有摆脱也就随他去。张大元意犹未尽地抚摩亲吻着她的全身,直到阴茎慢慢滑脱出她湿润的腔道。王玉兰感到精液开始外溢,赶忙翻身挣脱张大元,拿起枕巾捂住阴道口。

  王玉兰一言不发地做着自己的事,张大元刚开始还准备说点什么,但什么也说不出来,气氛很尴尬。

  王玉兰接完了淌出的精液后,看着一床凌乱的衣服发呆,刚才发生的事简直就象一场梦。侵犯自己的那根阴茎,过去曾经无数次在她的身体里进出发泄,而且还给自己播了种,生下了一个女儿。但那时候他们还是夫妻,是合法的,而现在,他们已经不再是夫妻,它强迫入侵她就是犯罪了……正在王玉兰胡思乱想的时候,门铃叮当作项,把两人都惊醒过来。

  「哎呀,女儿回来了……赶紧……」

  王玉兰急忙把睡衣睡裤套上,另外一边,张大元也手忙脚乱地穿着衣服……王玉兰在书店的工作很顺利。重新开始上班,她对自己的岗位非常珍惜,尽管仓管的工作并不繁重,但她还是认真仔细地完成,而且根据自己的观察还提出了一些改进工作效率的建议。为此,书店经理高山多次在开会的时候表扬她。

  得到上司的认可,王玉兰更加有信心了。

  经理高山跟王玉兰年龄相仿,是个稳重老练的人,经过十几年的奋斗,从店员一步步晋升到经理。在他的领导下,书店的经营业绩不断上升,已经成了市里最大的书店。

  高山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贤惠,儿子在学校里成绩也很好。但几年前,妻子在一次车祸中不幸遇难,使这个家庭一下子跌入了痛苦的深渊。高山是个坚强的人,用了一年时间拼命工作,才逐渐恢复过来。

  王玉兰到书店以后开始一段时间比较不适应,高山很热心地给她指导,两人的关系在工作中逐渐亲密起来。尽管他们彼此很有好感,但都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这些日子高山一个朋友的儿子儿媳到这个城市来旅游,暂时借宿在他家里。那天傍晚高山下班回到家,开门后忽然听到客房里传出一些不同的声音。

  他想,这小两口今天没出去玩,在家休息。他也不在意,准备进自己房间换衣服。可是,客房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啊……哎呀……」,象是女人在叫。

  高山是过来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心里微微一笑。他想,时间还早,不必打扰他们,于是准备把东西放下然后就离开。当他轻轻走到客厅放文件包的时候,忽然看见客房的门并没有关好,里面传出了女人哼哼唧唧的呻吟和啪啪的身体撞击声。高山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这样的声音了,现在猛地那么清晰地听到,血一下子冲上脑门。他不由自主地蹑手蹑脚走到客房门口,从敞开的缝隙里偷偷看进去。里面的夫妻俩侧对着房门,赤身裸体粘在一起。女人跪趴在床上,双手把住床栏,披头散发呻吟着,男人跪在她屁股后面,拽着她的腰身,仰头一下下撞击。女人的身体很丰满,浑身的白肉随着男人的动作一波波地颤动。看到这幅淫靡的画面,高山艰难地咽了口唾液,阳具硬得象块铁。房间里的那对男女做得很投入,根本没感觉到高山的存在。高山清醒过来,感到很不好意思。他轻轻退到大门口,转身带上门走了出去。

  走到大街上,风一吹高山才觉得脸上有些发烧。刚才的那一幕还在眼前重复播放,挥之不去。今天儿子去爷爷家了,现在还不算晚,肚子也还不饿,自己一个人去哪儿呢?他想了想,还是回书店呆会儿吧。

  书店还在营业,他直接从后门上楼到自己的办公室,那里的管理人员都下班了,应该比较安静。到了办公室门前他正要掏钥匙,忽然看见仓库有微弱的灯光。还有人没下班吗?他奇怪地想,便走过去看看。

  仓库的办公室面积不大,在一排房间的最后,很僻静的角落。他走到门前,看见王玉兰还在灯下专注地翻阅着报表。

  他轻轻敲了敲门,王玉兰抬头看见他,连忙站起来:「高经理,你也还没走啊?」高山微笑着走进去,坐在她对面问:「下班了还不走在干什么?」「没什么,我把这些报表整理一下。」王玉兰给高山端来了一杯水。

  「别那么辛苦了,你这样我不给你加班费都不好意思了。」高山打趣着。

  「别,我乐意干。」

  王玉兰笑吟吟地弯腰给高山递水。

  天气很热,王玉兰穿着一件薄薄的制服,制服里除了胸罩就什么也没有了。

  她这一弯腰,高山正好从她松垮的衣领里看了进去,两个雪白的乳房垂下来被胸罩挤在一起形成一道深沟,显得非常丰满。胸罩是兰色的,和白皙的肌肤对比鲜明。高山一看,眼睛就无法离开,一时楞在当场。

  王玉兰忽然觉得高山的眼神不对,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发现自己的胸怀敞开着,一下羞红了脸,赶紧起身,手上的水一下子没拿好泼到了高山的身上。

  王玉兰赶紧手忙脚乱地给高山拍打身上的水,连声道歉。

  高山赶紧站起来说:「不碍事不碍事,一会就干了。」他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感到很尴尬,连忙对王玉兰说:「下班了就快回家吧,我先走了。」说完逃一样地离开。王玉兰怔怔地望着高山的背影消失,心里升起异样的感觉。之后的几个星期,虽然高山还象往常一样和王玉兰问好,一起谈工作,但王玉兰总感觉好象高山似乎在有意躲着她,除了必要的工作接触,其它时候看见她都很快走开,这让她心里很不安。她感觉,有必要找高山认真地谈谈。

  这一天是星期六,下午的阳光灿烂耀眼。王玉兰走到高山家的楼下,抬头看了看10楼的那个房间,那是高山的家。高山的家她虽然知道,但却从没来过。

  此刻王玉兰的心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始扑通扑通跳起来。她定了定神,按下对讲门铃。

  高山今天休息,儿子参加学校组织的旅游去了,他只穿了条短裤躺在沙发上惬意地听音乐。门铃响了,他一听,竟然是王玉兰,这下可慌了手脚。家里就两个老爷们,平时都没怎么收拾,乱七八糟的,给人看了不知道印象有多坏。他赶紧找了件T恤套上,把书籍报刊粗略堆码一下,几双脏袜子都被随便扔进了洗衣机。当他手忙脚乱地收拾好,王玉兰已经从电梯里出来,按响了门铃。高山拉开门,眼前顿时一亮。

  王玉兰今天把半长的头发盘在脑后,略施淡妆,穿着白色的无袖连衣裙,肩上斜挎着一个黑色坤包,肉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很好地衬托出了她丰满的腿部。

  高山满心欢喜地把王玉兰让进客厅,招呼她坐下,然后忙着去厨房给她拿饮料。王玉兰打量了一下高山的客厅,觉得比较凌乱,心想,家里缺个女人就是不一样。

  高山拿来了冰镇饮料:「天气很热,喝点凉的吧。」王玉兰边道谢边伸手接过杯子,圆润白皙的手臂很晃眼。高山注意到她腕上的翠绿手镯,在此刻显得非常性感。趁王玉兰举杯喝水的时候,高山偷偷看了一眼她的胸部,白色的衣服鼓鼓的,好象要被撑破一样,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黑色胸罩,想起那天看到她的半个丰乳,高山无法抑制地硬了起来。

  高山很快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稳定下来,开始跟王玉兰谈笑风生。王玉兰今天过来其实也并没有想真正谈什么问题,只是想恢复过去良好的相互之间的关系,因此两人随便聊开,谈书店的事务,谈孩子的学习,谈各种生活和社会新闻,气氛很是轻松愉快。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王玉兰看了看时间,起身准备告辞。高山舍不得这愉快的气氛,便建议王玉兰留下来一起吃晚饭,王玉兰的女儿今天也到外公外婆家去了,她也是自己一个人,考虑了一下,她就答应了。

  王玉兰和高山一起在厨房里忙活起来。高山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这样温馨的生活场景了,自己一边打下手一边看着王玉兰在灶台前熟练地操作那些锅碗瓢盆,一碟碟色彩鲜艳营养搭配合适的菜就象变戏法一样在她手下冒出来。高山心里充满了幸福感。

  菜都端上桌了,高山开了一瓶葡萄酒。王玉兰推说自己不会喝酒,高山劝她只喝一点,王玉兰推辞了几下终于答应了。高山许久没吃过这么好的家常菜肴,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赞不绝口,很快就喝得有点醉。王玉兰不知不觉也喝多了,脸色泛红,头脑开始发蒙。

  吃完饭,王玉兰准备收拾碗筷,但她一站起来忽然酒劲上冲,她顿时觉得有些头重脚轻,身体不由得晃了一下。高山赶紧起身扶住她,说:「我来收拾我来收拾,你休息一下。」高山扶着站立不稳的王玉兰,看到她红红的脸蛋,性感的红唇半张着微微呼气,手里抓着她光滑的臂膀,心神不禁一阵荡漾。

  就在他扶王玉兰走了几步的时候,家里的电灯忽然都灭了。外面传来一些嘈杂声,原来不仅他家,整个小区的灯都灭了,估计是小区变压器故障。

  整个屋子忽然陷入一片漆黑,高山感到王玉兰的重量向他这里偏了一些,闻到一股女人的香气,他的心猛地狂跳起来,潜藏许久的欲望忽地一下被点燃,他什么也管不了了。

  高山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臂把王玉兰揽在了怀里,半扶半拉地把王玉兰带到房间里。王玉兰似乎醉了,随着他的搂抱被放倒在床上。

  高山隔着衣服激动地抚摩着王玉兰的身体,吻住王玉兰的嘴,舌头伸进去胡乱搅动。王玉兰摊在床上,好象还没清醒过来,任由他亲吻,嘴里发出「嗯嗯唔唔」的闷声。

  高山的心跳得很厉害,太阳穴也在突突地涨痛。他再也憋不住了,起身脱下自己的衣服裤子,然后抱住王玉兰的大腿,除下她的高跟鞋。

  高山把手伸进王玉兰的裙子里,揪住丝袜和内裤一起往下扒拉,然后丢到一边。最后他抱起王玉兰的上半身,把连衣裙从她的头顶卸下来。整个过程中王玉兰都是软绵绵地任他动作,直到他把她剥光。

  王玉兰只穿着一件黑色胸罩摊在床上,两个奶房被胸罩集中托起,象两座圆鼓的山峰。房间里女体的香味弥漫开来,在窗外的光线照射下,她的身体呈现灰白色,此时她就象一道美味佳肴一样等待着男人的品尝。高山呆呆看了一会儿,俯身隔着涨满的胸罩狠狠揉了几下就准备揭开它。

  忽然,王玉兰象是被他的动作惊醒了一样睁开眼,看见高山压在她身上,惊呼了一声,手按在高山肩膀推拒着他,嘴里低声地说着:「不……」高山一手摸着王玉兰的下身,觉得有些湿润,心想此时不进更待何时?他握住自己早已硬如钢铁的阳具,找到那个湿软的洞穴,在王玉兰无力的推拒和说不声中狠狠地插了进去。一股温热,柔软的包容感顿时从阴茎传来。

  随着被硬挺的阳具侵入,王玉兰「哎呀」叫出声来,手指用力抓住高山的肩膀,闭上眼睛皱起了眉头。高山感受着她阴道的紧密包裹,稍稍拔出一些,又猛地插进去,耻骨重重地撞击着王玉兰的阴蒂。王玉兰阴蒂被他一撞,一阵快感直冲脑门,浑身不禁一抖,睁开眼以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这个趴在她张开的两腿间侵犯她的黑影。

  高山一边开始畅快地抽插一边摸索着王玉兰的胸乳。他本想把胸罩推到乳房上面,但王玉兰的乳房太过丰满,根本推不上去,他只得把胸罩带子从她肩膀拉脱,把胸罩扯到腹部才露出乳房。高山看都来不及细看就一把握住。

  满手的温暖、滑腻、弹性十足,高山贪婪地揉捏着。那只他偷偷想象过无数次的丰乳现在正在他的手里面供他任意把玩,想到这里高山就激动不已,忍不住用虎口推起王玉兰的乳晕,低头叼住那颗花生大小的乳头。王玉兰乳头被叼住,「啊……」地惊叫了一声。其实她虽然喝多了,但并没有真醉,高山抱她进房间给她脱衣服她也都知道。因为羞涩,也因为心底有种莫名的渴望,她没有阻止高山的动作,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高山火热坚硬的阴茎塞满她的时候,王玉兰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回头了。

  王玉兰清晰地感觉到高山的舌头在舔着她的乳头,吸吮着,也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在他的逗弄下变硬变大。一阵酥麻让她浑身颤抖,她只能闭上眼睛呼呼地喘息,享受肉体的快感。

  高山结束玩弄丰乳,开始集中精力冲杀王玉兰。他两手撑住床,加快抽插速度。由于长期没有发泄,猛然碰到这样一个丰满的尤物,他感觉自己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突然,房间大亮起来。原来故障排除重新通电,他们的电灯刚才没有关,所以一下子都亮了。高山的抽插也停了下来。

  一阵刺眼过后,高山看清了眼前的场景。王玉兰披散着头发,脸色潮红,呼呼地娇喘着,双手抓着床单目光迷离地看着他,两只丰满的奶子随着呼吸一起一落,微微颤抖,黑色的胸罩还堆在腹部,跟雪白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

  看到这个淫靡刺激的场面,高山再也忍耐不住,他嗷叫一声,抓住王玉兰的丰乳,阴茎开始猛烈地喷射,精液充满力量地一波波冲进王玉兰的子宫。射精的快感让高山一瞬间什么都忘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觉得自己的灵魂也随着浓稠的液体奔向女人深处……王玉兰在他的冲击下呻吟起来,她感到自己就象一只猎物,被子弹一枪枪地打中致命部位,濒临死亡……虽然已经喷射了十来下,已经没有液体出来,但男人的阴茎还在她身体里跳动,这一切那么真实,却又象做梦一样。

  高山从王玉兰身上下来,给她盖上被子,抱着她温柔地吻着她的脸颊。他感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女人。

  「玉兰,我喜欢你……」

  「你……恨我吗?」

  「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

  王玉兰一言不发地听着,最后,她轻轻开了口:「把灯关上,睡觉吧……」早晨的阳光照进窗户,高山睁开了眼睛,他从来没睡得这么香过。他侧头看了看怀里抱着的女人,感到一种久违了的幸福。

  他轻轻亲吻着王玉兰,王玉兰醒了,羞涩地背过身去。高山温柔地抚摩她,从背后缓缓进入她的身体,再次跟她合而为一,王玉兰轻声呻吟,努力迎合他。

  高山在把王玉兰送上高潮之后,也又一次把自己的爱意和渴望深深地射进她的身体……从那以后,高山和王玉兰的关系就一日千里,甚至已经开始策划新的生活。

  对于他们来说,过去浪费的时间太多了,他们要好好把握今后的日子。

  字节数:1730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