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我的恩人搞我妻】【未删减·1-4章·全本】【作者:了了了】
1 第一章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了,但是一直到现在,我看见妻子那种充满女性的温柔,胸中仍然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

  我和妻子都毕业于哈工大计算器系,只是我妻子是我的学妹,比我晚二年。

  我们是在一次舞会上认识的。我妻子长得白白高高的,哈尔滨本地的女孩差不多都是这样的,年轻时看上去都是非常的挺拔,身材特棒。我妻子尽管谈不上美如天仙,但是,却显得非常的骨感,同时又充满了女性特有的温柔。

  我大学毕业后,因为妻子的缘故,我就留在了哈尔滨,也没打算回浙江的温州,可在我心里,我时常想念着自己的家乡。妻子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年,我们就结婚了。我在市里的机关工作,妻子分配到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

  结婚四年以后,我在一次全国会议中认识了家乡温州市某局的副局长,我叫他张局。在远离家乡的地方遇到老乡,心里真感到有些亲切。两个人在闲聊中,张局得知我非常的想念家乡,于是说可以帮助我在温州联系联系接收的单位。当时,我也没太当回事,只是觉得认识了这么一个热心人,心里挺感动的,于是就把他请回了家,由妻子做菜,好好的喝了一顿。醉时,他说我妻子好美,北方的女孩真好!

  也许是一种缘份,在接下来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在温州帮我找到了单位,就是张局的局里。妻子还是去公安系统,区别只是去了边防局。这在我们外地调回去的人来说,都是算一份非常不错的工作了。

  我和妻子回温州工作以后,才知道张局今年刚五十岁,妻子过世以后,就没再找过。就这样,日子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三个多年头。在这些年里,张局从副局当上了正局,我亏有张局的照顾,作为引进人才干部,我迅速在在单位里担任了处级干部,妻子也在张局朋友的关怀下在边防局成为了业务骨干,加之妻子原来就从事同样性质的工作,在我回温州的三年里,妻子在单位里也是负责一片的干部了。

  本来非常协调的日子,因为一件事的发生,渐渐地起了变化。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同样也是在一个夏日的傍晚,那是周末,快下班时,我去张局这汇报工作,工作谈完以后我请他晚上到我家里来吃饭,由于平时工作繁忙,在张局的照顾下搬了新家也没请他吃过饭,张局于是就爽快的答应了。由于我知道家里有许多菜,而且和张局喝酒一般不究竟什么菜的,所以我在路上买了点蔬菜就和张局回家了。

  当我和张局回到家时,妻子不知怎么地已经提前到家了,由于是夏天,妻子在家只穿了三角裤和背心,连胸罩都没戴,一打开门把张局看得一愣,这时,瞬间大家都比较尴尬。好一会,妻子责怪我怎么也不打个招呼,转身就去了里面的房间,这时我看见张局还望着妻子苗条的背影在发愣,在我招呼下,张局这才反应过来并缓缓地跟在我后面进了大厅。

  当妻子再次从内房里出来时,已经穿戴好,脸红红的都不敢看张局一眼,我感到张局也是。好一会,大家才恢复自然。妻子在厨房里好好的捏了我一下,说我怎么不打招呼,我开玩笑地说:「反正张局也是过来人了,曝光一下也没什么关系……」

  没多会,反正都是海鲜,菜就做好了,三个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了起来。张局说局里最近可能会有些人事变动,张局得调到另外一个局去当领导,而且,他走了以后,只从处室里提拔一个人担任局长助理,他已经向局里和市组织部推荐我。

  当时我和妻子听了都十分激动,到温州没几年就有现在的这样成就都是张局一手照顾的。于是我和妻子来回敬酒,张局喝了一会就显得有些醉了,身体总是不自觉的靠向我妻子。

  我当时都认为是张局喝多了,也没太在意他具体做了些什么,更何况我也喝多了。但我看坐在张局边上的妻子有些显得不自然了,但也没觉得怎么。这时,妻子让我到厨房去给张局倒些水来,我一进厨房妻子就跟了进来,说是今天张局一定是喝多了,摸她。我想不会吧,因为我们和领导已经相处了三年了,他可从来没做过什么不礼貌的事情。我对妻子说:「一定是他喝多了,照顾他一下没事的。」

  当时我说完以后,觉得妻子的脸好红,妻子看我醉成这样子,也没再多说什么了。当我们再次坐在一起时,我敬张局酒,妻子一个劲地给我脸色,我想没什么,心中充满了对张局的感激。这时我不小心把筷子掉到地下去了,当我弯身去捡筷子时,在桌子下我一下酒醒了过来,我看见张局的手在桌子下放在我妻子的大腿上来回摸着,妻子好像是极力抵抗、扭捏着。妻子的手在尽最大可能地不让张局穿过裙子摸下去。我这时一下感到头都大了,张局怎么能这样呢?由于激动,我抬头动作非常之大,把桌子顶了一下。由于我的动作使张局有些清醒过来,他的手离开了我妻子的大腿,我看见妻子赶紧起身去了卫生间。

  由于酒后,张局给了我们家那么大的恩惠,我尽管心里不舒服,但是也没太当回事。就这样,继续又喝了一会,我就送张局下楼了。

  下楼以后,张局好像也清醒了许多,问我:「今天我喝多了,刚才我没失态吧?」我当然说:「没有!没有!」

  张局好像并没有让我送他回家的意思,拖着我又去了一家档次非常高的咖啡馆,说是聊聊天醒醒酒。

  当我和张局坐下以后,张局把我当朋友一样的说起了埋在心里很久的话,说是他之所以这些年没再找,就是没遇到像我妻子这样的好女人。他说我妻子在他心里真的是非常的美丽,还说,他和公安局的同学已经打过招呼了,准备让她再做段时间就抽到局里来重点培养。我当时不知道心里应该对张局说什么,面对一个我尊敬而且给了我们那么大帮助的人,其实除了妻子,我们是什么都可以给他的。可问题就是出在这里。就这样一晚上,他似醉非的醉的说了我妻子许多赞美的话。

  在回家的路上,我酒已经彻底的清醒了,尽管是在炎热的夏季,但是我竟然感到身体好冷。

  到家以后,妻子关心地问我,我什么都没说,上床就睡了。

  一直到过去好几天以后,我在和妻子做完爱躺在床上时,我告诉妻子:「可能,我们一直以来的恩人看上你了。」妻子听后,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愣了好久才说了句:「不会吧!」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家里也再很少谈到张局。就是在单位里,我也尽可能地不去张局的办公室,更何况他要走了。组织部门按张局所说对我进行了全面的考核,到基层去了解我的工作和为人情况。

  直到有一天,我在办公室接到了张局的电话,说是让我马上过去一趟。

  一走进张局的办公室,张局就笑嘻嘻的对我说,我已经通过了组织部门的考核,这两天,任命书马上会下来了。我听了尽管嘴巴上仍一如既往的表示感谢,但是,心里却一点点都兴奋不起来。

  晚上回到家,妻子看我阴沉沉着脸,还以为我在单位里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我直到晚上和妻子躺在床上爱抚着妻子玲珑的乳房时,才缓缓地告诉妻子:「张局今天跟我讲,我任命局长助理的事情已经通过了。」妻子听了高兴地说:「这样你就成为局级干部了,我们应该想办法好好地感谢一下张局这些年来对我们家的照顾呀!」

  「怎么感谢?张局什么都不缺,而且以前帮了我们那么多忙,我们都不曾有什么贵重的表示。」其实我在对妻子说这话时,心中掠过一阵不好的预感,忍不住紧紧地搂住了妻子。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怪怪的。」妻子温柔地问我。

  于是我把自己心里已经埋藏了很久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每回见张局看你的眼神,这不明摆着吗?只是张局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尤其是那天在咱们家吃饭,当着我的面摸你的大腿,要是换了别人,我早就杀了他了!」妻子被我的话愣住了,已经搁在我肚子上的大腿拿了下来,默不作声。两个人就这样躺在床上沉默了许久。

  「你在想什么?」我轻声的问着妻子,手在妻子的玉乳上轻轻的爱抚着。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要不咱们就回东北去,要不……要不干脆我找张局一次,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咱们所想的那样。如果咱们还呆在温州的话,和张局搞坏关系了,对咱们以后都不利,况且,除了这方面近来有些过以外,他真的对咱们不错哎!」妻子说完看了看我。

  「你的意思是,如果张局真的对你有想法,你就牺牲自己一次?」我不舒服地问着妻子。

  「那你说现在有更好的办法吗?你知道我又不是那种人,但是欠别人太多了总是不好的,如果你能够平衡自己的心态,我可以找他一次,长痛不如短痛,而且你是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可万一张局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呢?」妻子一口气又说了好多。

  北方的女人就是干脆,在温州呆了几年以后,把人情要当成交易来处理了。这也许是和妻子一直从事的工作有关。只是,这次牺牲的是我亲爱的妻子,我心理怎么能够承受得了?在心情激动之余,我粗鲁地分开妻子两条细长的大腿,插了进去,妻子好像知道我的心情似的,尽力张开大腿配合着我疯狂的抽插。一会儿,我就射进了妻子的身体里,翻身不理妻子管自己睡觉去了。

  片刻,我偶尔听见妻子处传来了啜泣声。我仍然没理她,我仍然在为妻子刚才对我所说的话感到气愤和愤怒。但是,我也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欠别人的债务,像是越来越沉重地压在了我身上。

  就这样,日子又平静的过了两周。在这两周里,张局调到了其它局去主持工作,我和妻子再也没谈及那天关于张局的话题。但我知道,妻子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北方女子,敢作敢为,一直来,在大的问题上,都是她拿的主意。

  周末快下班时,我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说是今天晚上得晚一点回家,让我别等她了。因为平时妻子单位里的应酬是非常多的,我到了助理的位置上工作也忙得很,常常是晚上我到家以后,妻子还没回来。彼此也都习惯了温州的夜生活。

  但是,这天我等得特别晚,一直到十二点,妻子还没回来,我不免有些担心起来了,于是就给妻子的手机打了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妻子才接,好像是在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妻子说话有些气急,我问妻子:「你怎么了?没事吧?」妻子说没事的,让我先睡,她呆会儿马上回来。妻子说没事,于是我就安心地管自己睡了。

  也不知是几点了,我迷迷糊糊地被妻子上床的动作所弄醒,我问了句:「几点了?」妻子说:「不早了,睡吧!」然后妻子从后面伸手过来温柔地摸了一下我的小弟弟,说了句「睡着了还那么硬」,就管自己睡觉去了。自己的阴茎被妻子套了两把又摸了两下,渐渐地感到有些睡不着了,于是我便转过身去搂抱着妻子的背,一只手轻抚着妻子的乳房,另外一只手向下抚摸着妻子的阴部。

  「别闹了,快点睡觉!」妻子有些拒绝地轻声说道。但是我的手一触摸到妻子的阴部,就明显感到那儿非常的潮湿,于是我说妻子:「你还说不要呢,下面都已经湿了呀!」妻子没理我。

  于是我不顾妻子的反对,拨开妻子的短裤便插了进去。由于妻子始终背对着我,我自己插着会觉得没劲,于是就快快的放了出来。但是整个过程我觉得非常奇怪,因为妻子从来没有这样过的,由于结婚这些年来,妻子下面在开始时是不会容易湿润的,除了边看黄色影片时,妻子下面才会像今天这样。

  「你今天不正常,怎么了?」妻子仍然不理我。

  我一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了,便又问道:「今天晚上是单位搞活动?」妻子动了动身子,仍然不响。我在妻子后面有些火了。这时,妻子便起身找了点卫生纸擦下面流出来的东西,看了我一眼说道:「你真想知道?」我这时有些陌生地望着妻子。

  「你真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但是在我说完以前,你不许生气也不许插话。」我沉默不作声。这时妻子重新躺回到了我身边,靠着我的肩膀说:「你也许已经猜到了,我就是和他在一起。」

  「谁?难道是张局?」其实,我对妻子自那天谈话以后,早就产生了怀疑,但是,觉得又有些不可思议。妻子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今天早上一上班,他就给我打来电话,说是中午和我们局长一起吃饭,让我过去一起吃。」妻子看了我一眼便顾自己说了下去。

  「今天中午就我们三个人一起吃饭,我们局长说马上提拔我到出入境管理处当副处长,还说让我得好好的感谢张局。这时我就坐在张局的边上,张局在桌子下又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这时我已经十分清楚了,上次在我们家吃饭,他并没有醉,而是故意的。由于在心理上,我觉得咱们欠他的实在太多了,尽管平时把他当成长辈看,非常的尊重他,但是,现在他有这样暧昧的动作,又不好意思拒绝,于是我就让他摸着我的大腿。当我们局长敬酒时,张局才稍微把手从我大腿上放下。」

  妻子抬头望了我一眼,又继续说下去。「后来,我们王局长到外面去接个电话,这时,张局乘机在我没有防备时,轻轻的亲了我的脸一下,当时我马上想推开他,可无奈他另一只手搂着我的腰使我无法脱身,便由他又亲了我。这时我担心王局进来看见多不好呀,所以我对他说:『别这样,王局会看见的。』于是,张局就松开了我,随便帮我整理整理衣服,不经意地在我胸前来回抚摸了好几回。」

  这时,我听着妻子的述说,一点气愤都没有,好像妻子说的是与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也许是,自从自己发现张局对妻子有了意思以后,心里想,这一天迟早会发生的。

  「后来呢?」我问道。

  妻子继续说下去:「后来王局就进来了。吃完饭后,我就回到了办公室,一个下午心跳得都不行,一直感到脸烧烧的。一直到下午我给你打电话前,张局给我来了个电话,问我晚上是否可以陪他聊聊天,还说家里有事的话,他可以给我打电话帮我请假。我当时想,不就是陪他买衣服嘛,不会有事的,所以我就给你打了电话。」

  「你是陪他去买衣服了吗?」我问道。

  「是的,我们是先去买衣服的,他、他给我也买了一件,后来他说去吃饭,于是我又陪他去了温州大酒店吃饭。吃饭时,他敬了我好多酒,我说非常感谢他这些年来对我们家的帮助和关心,要不是他的关心,我们现在仍然在东北呆着。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晚饭快结束时,他才认真地对我说,想让我到饭店的房间里再陪陪他,如果我不愿意,他不会强迫我的,而且会马上送我回家。当时我并不知道他在酒店里一直有着属于他的套间,而且……而且心里仍然觉得欠着他蛮多的,没有多想,就陪他上了电梯。」尽管此时在妻子的叙述中我心中充满了醋意,但不否认也有些刺激,觉得小弟弟又硬了起来。

  「后来呢?你说吧,没关系的,不管你做了什么,我知道你其实是为了这个家。」妻子在我安慰下有些结巴地说:「后来……就进了他的房间。」

  「你和他做了?」

  「嗯。」

  「你没有拒绝?」

  妻子看了我一眼,说:「进去以后,他并没有对我怎么样,仍然是站在阳台上边看夜景边聊天。后来他说想喝点水,我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忽然,我感到他已经站在我后面了,正当我想转过身体时,他温柔地从后面搂抱住我,他的两个手掌像是无意似地放在我胸前……」「你说下去,我不会生气的,我想知道每一个过程。」这时,妻子有些难为情地转过身体背对我,继续说道:「我感到他抱着我以后,我轻轻的对他说:『张局,别……别这样好吗?我丈夫知道了会难过的。』张局搂着我好久不响,后来他轻轻的说了句:『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也不想伤害你丈夫,更不会强迫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听了以后,心里十分感动,后……后来,张局就从后面轻吻着我的脖子。」

  「老公,你真的不要生气,我当时的确是非常感动,你知道结婚这些年来,我是一个非常本份的女人。」妻子解释道。其实这时我已经十分清晰他们跟着在做什么了,但是心中有种刺激的欲望强迫自己再问下去。

  「你说吧,没关系的。后来又发生了些什么?」我对妻子说道。

  「我在张局的搂抱中本想挣脱开的,但是,我觉得自己一点力气也使不上,于是就任他这样从后面抱着我看着夜景。渐渐地,我发觉张局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把我搂得越来越紧,我……我甚至可以感到张局下面的东西顶着我的臀部,我有些不自然了,我想反过身体对张局说:『不要这样。』可就当我转过头的瞬间,张局亲吻住了我的嘴唇,并用力吸了起来。当时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这样过了好久,当我回过神来时,感到张局的手已经穿进了我的衣服里。」

  说着,妻子有些害羞地弯曲了一下身子。这时我已感到自己非常的冲动了,妻子也一定感觉到在她的叙述下,我的阴茎早已经顶在她的两股之间。于是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拉高妻子的睡裙,又把阴茎插进了妻子的阴道里。这时我才知道,妻子在她的回忆中,下面早已经泛滥了。

  我插入妻子的阴道以后,两只手按住妻子的乳房,下面猛烈地抽动了几下,又停下来对妻子说:「你再说下去,我想知道你们之间身发生的一切。」妻子沉默不响。

  「说呀!怎么了?」我催促道。

  「后面就是那回事,我不想讲了。」妻子话音刚落,我在妻子的阴道里又猛烈地抽插了起来,觉得自己快射时,又停下来,对着妻子说:「除了心里不舒服以外,说真的,我还觉得非常刺激,所以我想知道。我不会怪你对他做了什么,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我只是想知道我亲爱的妻子在和别人做爱时,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在我的再三安慰下,妻子伸展了下自己的身体,转过身体对着我,又开始说了起来。

  「由于我是有所防备的,所以今天下班时我没换衣服,就穿了制服去,因此当张局想要解开我上衣扣子时,却不是那么容易,若将手从下面伸上来,又紧紧的,他也觉得不舒服,而且更怕强来会引起我的反感。这时,我想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便任由他去了,这样做也算是对他这些年来帮助我们的一种回报,所以,当他握着我的乳房时,我就对他说:『痛!』就在这时,张局想把我整个人都抱起来到里面去,我反而冷静下来,对张局说:『别这样,我得和你说几句话。』张局听了我这句话以后,人有些愣住了。于是我接着说:『张局,我们家对你都十分感谢和尊重,但也不知怎么报答你,今天你想对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但是,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好了。』张局听了我的话以后,眼睛都有些红了,他说他真的非常喜欢我,否则他不会对我这样的,他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还说,单位里有那么多漂亮的女性他都不曾动过心,这些年都是一个人这样过来的,我才是他唯一喜欢的女孩。我听了以后,好像也感动得流泪了,于是对张局说:『让我来。』」

  这时,妻子突然不说话了,家里一下安静得只听见冰箱的声音。过了好久,我才低声的问了句:「后来呢?」

  妻子叹了口气,又继续道:「就在客厅和阳台之间,我对着他,自己解开了上面的制服,将整个上身除了胸罩外都暴露在他的眼前。」

  妻子看了我一眼,又继续说下去:「我把上衣扔到地下以后,就走了上去,轻声的对着张局说:『你想做什么就做吧!』这时,张局看着我眼睛红红的说了句:『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你穿上衣服,走吧!』我没想到张局竟然会对我这样说,我感到非常意外,于是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好久。正当我犹豫着是穿上衣服马上走呢,还是……张局猛然把我拉到他的怀里,嘴盖上我的嘴用力地亲吻起来。这时,我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

  妻子迟疑地看了我一眼,又继续道:「张局这次在亲我的同时,毫不犹豫地用手一下推开我的胸罩,开始抚摸起我的乳房,并且还亲……亲了上去,直到我觉得有些痛了,喊道:『轻点,你弄痛我了!』这时张局才松开口,再次把我抱起来,走进房内放在了床上。」

  妻子说到这里,对我轻轻的说:「老公,下面的我不想再说了,行吗?」

  我说:「我想听。」妻子调整了一下靠在我身上的姿势,用手捏了捏我早已经硬起来的的鸡巴,说道:「好吧。」

  「他把我抱到床上以后,马上就除掉我的胸罩、解开我的裤扣,从里到外一下子就把我全身脱光了。我用手掩着阴部,有些难为情地对他说:『把灯关了行吗?』但是他并不理会我说什么,拨开我的手,头埋在我两腿间就用嘴在那儿吸了起来。我在被动中让他这么一吸,整个人都有些发飘了,两脚不由自主地伸得直直的。他在吸的过程中不断地掰开我的大腿,由于他的头卡在中间,我想并拢一些也不可能。我实在是不应该以这样的姿势,尤其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把两条腿打开得大大的,但是,老公我没办法。张局吸了一会,又用手指撑开我下面,把舌尖在我那颗肉粒上舔起来,我给他舔得全身都麻了,不停地打颤,并且觉得下面开始有很多水流出来。我呼吸急促,脸热得像火烧一样,已顾不得自己赤裸裸地张大双腿让别的男人舔着私处的羞耻,反而心里有点想要……要那个了。在空闲中他抬头问了我一句:『舒服吗?』『嗯。』我在迷迷糊糊中回答了他。可其实,在他吸吮过程中,我已经来过一次高潮了,流出来的东西他全部咽了下去。当他爬上我的身子把我压在下面想再次亲我时,我说:『别!臭啊!』可他却说:『都是你自己的,你闻闻臭不臭。』说着捏了我一下鼻子,我难为情地别过脸去。」

  「是像我这么吸你吗?」我酸溜溜的问道。妻子打了我胸脯一下,说道:「你才没他那么用力呢!」这时,妻子的精神状态已完全放松,情绪上不再有刚才的紧张和不安了。

  「后来呢?」我问道。

  妻子又抓了一下我的鸡巴,说道:「后来他爬上来想让我看他的鸡巴,我紧闭上眼睛不愿看,他就用腿分开我已经合拢的双腿,想插进来。我说:『给我点纸让我先擦一下。』正当我想抬身时,他又用力吸我的乳房。你看,这里都给他吸出印子来了。」妻子说着,让我去看她的一只乳房,上面有些暗紫色的瘀痕,我心疼地抚摸着问她:「痛吗?」妻子搂着我的头说:「现在不痛了。」我亲了亲妻子乳房上有痕迹的地方,妻子又继续说下去:

  「不知他是紧张还是长久没做爱了,越急越糟糕,他的东西在我下面插了好半天都插不进去,而且顶得我周围痛痛的,我又不好意思去引导他进来,于是只好努力地把腿打得开开的迁就他,好不容易,他才插了进去。」这时候,妻子有些激动地说:「他的那个东西真的好粗,把我下面涨得满满的,我还担心容纳他不下呢!」妻子休息了会,看看我的反应,随便又摸了一下我的鸡巴,说道:「你这人也是的,听妻子和别人做爱,自己竟然会硬起来!」其实妻子不懂男人的心理,尽管心里非常的不愿意,但是这种感觉给身体所带来的刺激是前所未有的。我推了妻子让她继续说下去。

  妻子这时「吱」的一声笑了起来,我问她笑什么?「其实张局挺有意思的,我刚体会到他插进来那种粗涨的感觉时,就马上觉得他在我里面射出来了,一阵阵的,射了好多好多。」妻子这时不好意思地把头埋在了我怀里。

  「怎么了?」我问道。

  妻子好一会才继续说下去:「也许是他好久没接触女人了,一碰到我,刚进入就射了出来。我本来不想让他射进去的,但是他太快了,我一点都来不及作出反应。他射完以后就趴在我身上一动不动了,但阴茎仍然放在我里面,我担心他的东西会使我怀孕,使劲地把他推开,顾自己去了卫生间。他射进去的东西可真多,我用手指抠出了一大沱,洗完澡后下面还断断续续地不停有一些流出来。我从卫生间出来时,看到他仍然赤身裸体地靠在床上,我这才看清他肚皮下面的那个东西又粗又大,而且龟头黑黑的,还没完全软下去。我显得有些难为情,第一次全身赤裸裸地被你以外的男人这么看着,于是我赶紧想穿回衣服。他说:『你真美!』正当我准备穿衣服时,他又过来把我抱起来放在床上,说是躺会儿再穿,于是我就想拉过床单盖住自己的身体,可他不让,又把我压在身下亲我的乳房。」

  听妻子说到这儿,我再也坚持不住了,打开妻子的双腿,把自己的鸡巴插进了妻子的身体里。我边抽动边问妻子:「再后来呢?」妻子在我的抽动下有些兴奋起来,可以感觉到妻子阴道里流出乳白色闪亮的淫水,已顺着会阴淌到屁股两侧,妻子嘴巴里发出了「噢……啊……」令人消魂的呼应,丰满而秀丽的屁股不由自主地配合身上的我而扭动着,她清丽的脸上洋溢着性快感的陶醉光泽……我忍不住将手探到鸡巴下面妻子的阴道口与肛门之间,在她会阴部位轻轻捏摸,「噢……喔……」妻子的呻吟更加强烈,淫水已经顺着屁股淌到床单上……我再也忍不住了,又一次的在妻子身体里射了精。当我再次从妻子身体上下来时,妻子仍然还沉静在刚才性爱给她带来的兴奋之中。

  「他后来又玩你了吗?」我问道。

  妻子叹了口气说道:「没想到刚射完精的他,下面又硬了起来,想分开我的腿再次插入。」妻子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其实我心里是不希望再和他做爱了,开始的激动已经失去了好多,于是我轻轻的对他说:『我先用手帮你行不?』他没回答我,于是我就用手尝试着去触摸他的小弟弟,好硬,就跟你刚才的差不多。」

  「他的鸡巴到底是怎么样的?」我问道。

  「和你的差不多,只是他的龟头特别大,茎身好粗,比你的要粗许多。」妻子说着又捏了捏我的鸡巴。

  「就这样,他一只手大把捏揉着我的乳房,拧住我的乳头不放,另外一只手的手指插入我阴道里时进时出,我也同样地在套弄着他的东西。太粗了,我的一只手感到有些捏不过来,我努力地使每一次套弄都是从上往下地尽可能使他的龟头完全暴露出来,并且用大拇指在龟头的射精口来回地刺激着他,有时,我故意把他的射精口扒得大大的,或者用手指甲削进他的射精口里,我可以体会得到,他感到非常的刺激和难受。

  这时,我感到他有推我头的意思,我知道他想让我去亲他那,但是,我拒绝了,我告诉他:『我下面今天可以随你弄,但是,我不会去含你的东西。』他也没强迫我,就这样在我的套弄下,我感到他身体有些僵直了起来,我知道他可能又快要射了,马上加快了套弄的速度,还用另一只手去揉他下面两颗蛋蛋。果然,他在我手里的阴茎一跳一跳的又射了出来,而且射得好远,甚至有些都沾到了我的脸上。我没想到,都几十岁的老头了,还那么厉害。」

  「后来你们还有身体的直接接触吗?」我仍然关心地问道。

  「他这次射在床单上以后,好像是感到有些疲劳了,我的手也感到酸酸的,下面也感到有些火辣辣,是不是被他弄破皮了?我正想着。休息了一会以后,我再次去卫生间冲洗一下便准备回家了。当我从卫生间出来时,他已经坐了起来,看着我的一举一动,我让他背过身去别看我穿衣服,他仍然注视着我,我感到脸红红热热的。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就那么一会儿时间,我看见他下面的那个大家伙又有些抬头了,我感到非常的吃惊。「妻子这时使劲地向我身上靠了靠:「就在我刚穿好胸罩正找自己的内裤时,我的电话响了。这时我心里一紧,不知道是该接还是不接,而正当我在犹豫不决时,他拿起我的包找出电话再递给我,同时又从后面搂抱住我,我可以感到他那该死的东西又硬了起来,顶在我的屁股上。」

  妻子这时有些埋怨地看了我一眼,说道:「都是你的电话!」

  「怎么了?」我问道。

  「你打电话来时我都准备走了,可就在我接你电话时,他又乘机把我推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我在和你通话,怕反抗被你听出来,心里紧张的不得了,就任由他再次掰开我的两腿。他对着我跪在地下,把他的东西又插入到我里面抽动起来,这时,你还在电话里唠叨个不停,可你知道这次我可是真的被他完整地插入了,他两手搂着我的屁股,前面在用力地顶着我,而我又不能够发出什么声音。」这时妻子用力地捏了我的鸡巴一下,其实我的阴茎又已经硬了起来。

  「怪不得,我在电话里听到你的声音怪怪的。」我自言自语地说道。

  「等我放下电话时,说真的,这次我的下身已经完全在张局的控制之下了。由于我是坐着的,我清楚地看到,在我被他抬起的晃动的双腿之间,他粗硬的鸡巴有力地在我的屄里进出着,我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红嫩的阴道口随着张局鸡巴的抽动正翻出翻进,阴道里流出乳白色的闪亮淫水,已顺着会阴淌到屁股两侧,连沙发也染湿了一大片……

  他不单抽出一大半然后再整根插入至没顶,而且还边干边伏下身来把我变得坚硬的乳头含进嘴里,用力吸吮、裹弄……我感到自己爽得像飞起来一样,好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嗯……嗯……痛……轻点……』阴道口的嫩皮被他的大家伙撑开得极度扩张,裹在阴茎上被拉出外时光滑得连皱纹都消失了,我呻吟着小声哀求他干得慢点,可他却不在乎我的反应,只顾自己用力蹂躏我。开始他想吻我,一直被我拒绝着,可这时他对着呻吟中微微张开嘴唇的我吻了过来,我开始还紧闭牙齿阻止张局舌头的侵入,但随着他鸡巴的抽动,我有些无法克制自己了,迷乱地张开口,主动迎接他舌头的进入,两人的舌头疯狂地卷动在一起,同时我也情不自禁地紧紧抱住张局赤裸的身体……」。

  好久,妻子才喃喃地说:「在我高潮时,他也刚好在我里面射精了,我整个人轻飘飘的,那顾得上要求他拔出来?况且他已不是第一次射在我体内,于是我便放松心情一边享受高潮的快感,一边接受他精液的冲击。他的阴茎在我阴道里跳动了好一会,把最后一滴精液都射清在我体内后,才慢慢地坐下来,从我身体里退出鸡巴。我看到,原本套着他鸡巴的那块阴道口嫩皮已经渐渐缩小了,但被扯出洞外的那截一时仍缩不回去;两片小阴唇被干得左右翻开,红通通的极度充血,上面沾满了他的精液与我的淫水。他的阴茎发泄完后终于软了下来,但龟头依然很大,涨卜卜的呈紫红色。白色的精液不断顺着我的阴道流出外,我感到浑身发虚,都是汗水,分不清是我的还是张局的。『谢谢你!真的谢谢你,你又让我重新找到年轻的感觉。』张局温柔地对我说道。

  后来在张局的搀扶下,我摇摇晃晃地第三次走进了卫生间,他想跟进来的,但是我一进去就关上了门。我对着镜子哭了!也许是声音好响,我听见张局在门口说了好多的话,但是我没听清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冲洗完以后,我低头到了沙发边,只管自己穿好了衣服,带上包,就顾自己回家了。我知道张局后来追出来的,但我没再理他,我有些后悔今晚所做的一切,我为我自己的行为而感到羞愧。」

  这时,我看着一脸娇态、才被别的男人操过的老婆,一种无名的冲动令我力量倍增,搬过妻子的身子,强行再次的插入,这时,感觉自己不是在做爱,而是疯狂地报复、无情地践踏自己的妻子,像是要把受到的损失夺回来……

  当激情猛插中,一股要射精的感觉传输到龟头,我立即停下,让坚硬的鸡巴继续保留在妻子温暖的阴道里,然后,再继续着。身体下的妻子,在我的再次冲击下,情不自禁地张开性感的嘴唇发出刺激的呻吟,被我双手控制着的两腿不由自主地抬了起来,随着我的鸡巴在她阴部的不断用力抽插,妻子双腿忽高忽低地被摇动着……当晚,两人再也没说话了。
[ 此帖被yangbailao3019在2015-04-02 17:09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