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妈妈和她的情人【作者:不详】
1 本帖最后由 本色.拉登 于 2009-6-8 19:44 编辑

也许是经济转轨的原因吧,爸妈所在的工厂由原来的市纳税大户急转直下,成为了滨临破产的企业,职工们纷纷下岗,就连爸爸那样的技术骨干也摆脱不掉被遣散的命运……妈妈在财务室,虽然下岗浪潮还没涉及到科室人员,但从爸妈平时愁眉不展的对话中,我了解到离妈妈下岗那天也不远了。

但毕竟那天还没到,妈妈还要每天都去上班,而已经下岗的爸爸则开始天天呆在家里。

不到两个月,原本开朗的爸爸就象得了病一样,我每天放学的时候都能看到爸爸象个雕像一样坐在楼下不言不语——其实这栋职工楼里很多下岗的叔叔阿姨也都和爸爸差不多,常常能见到他们呆坐在某处,不言不语。

爸爸也将这种状态带回家,不言不语的面对妈妈,原本十分幸福和睦的家,已经开始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乌云。

终於,爸爸这种麻木的状态激怒了妈妈。两人开始还避着我吵,但后来已经视我如无物,只要双方谁的情绪不好随时就吵,但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还算是理智,从不动手。

但随着爸爸对现实的认可和接受,这种状态渐渐结束了。爸爸不再象以前那样成天呆在家里,他每天都出去找活干,他这样的举动妈妈和我都很高兴,家里也恢复了以前的宁静和幸福。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爸爸对我和妈妈宣布说,凭着优秀的电焊技术爸爸已经在一家外资造船企业找到了薪水丰厚的工作,但遗憾的是,那家企业不在本市,而在大连,这就是说,不是爸爸要独自到外地工作就是我们一家都搬到大连去。

经过一家三口人的商量,最后一致决定爸爸先去大连,等我初中毕业另外妈妈也从单位下岗的时候看看爸爸在那边发展的情况,那个时候条件允许的话我和妈妈再过去。

决定下来以后,我和妈妈给爸爸收拾好了行李,次日便送爸爸蹬上了去大连的火车。

开始的时候,我和妈妈都不习惯缺少了爸爸的生活。尤其是妈妈,本来丰润的脸消瘦下去不少,脸色也没有从前红润,整天都好像提不起精神,有一阵子我都怀疑她还是不是我那美丽开朗的妈妈了,那时她只有在接到爸爸电话的时候才显得精神好些。

一个月以后,我和妈妈收到了爸爸的汇款,这是爸爸第一个月的工资,妈妈说钱不少,没想到在船厂上班会有这么多的工资,这消息让我很高兴,要知道现在我们住的这栋职工楼里还有很多叔叔阿姨都没有找到工作呢,看着他们天天为生活奔波那疲倦的愁眉不展的样子,我都替他们难受。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我和妈妈已经习惯了爸爸不在身边的生活,只是偶尔还能看到妈妈坐着发呆,我知道她是在想爸爸。

不知不觉,爸爸到大连已经半年了。现在的妈妈妈妈好像已经完全习惯了这样的日子,脸色比爸爸刚离开的时候好了很多。

但可能是因为单位里的事情多,妈妈现在经常加班,每次放学回家见到桌子上妈妈做好用碗扣上的饭菜,我就知道妈妈一定又加班了,妈妈真是辛苦,每次加班都要加到很晚,有时我写完作业都睡了还不见妈妈回来。

中秋的前几天,妈妈告诉我说爸中秋的时候因为造船任务十分紧张,所以原定的假期也取消了。我虽然很想爸爸,但听到这个消息却有些高兴,因为我的几个好朋友告诉我说打算在中秋那天到植物园去玩,晚上不回家,参加那里一个避暑山庄的篝火晚会。

老实说这对我的诱惑很大,但本以为爸爸会回来,所以我推掉了。

这下好了,虽然爸爸不回来过节令我有些遗憾,但这样却有了可以和朋友出去玩的机会——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妈妈会不会同意我和同学夜不归宿,但令我高兴的是,当我硬着头皮和妈妈说的时候,妈妈居然没有反对,只是有些担心我和同学的安全,但当我说出有同学的爸爸在避暑山庄上班的时候,妈妈便放下了心来,很干脆的同意了我的请求。

那一天终於到了,我一早起来,带上妈妈给我准备的食品骑着自行车来到和同学约好的地点,等人到齐之后,我们便出发了。

骑了四个多小时的车,我们终於到了植物园,虽然一路上很累,但我们的兴致还是很高,立刻便笑闹着去过一座座造型各异妙趣横生的桥,我笨手笨脚的掉到水里好几次,让两岸围观的游客们发出一阵阵哄笑,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我还是很开心。

就这样我们一直玩到了晚上。到了约定时间,我们几个来到避暑山庄找到同学的父亲,但那叔叔却告诉我们说原定的篝火晚会因为客人太少而取消了。大家都很遗憾,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单独为我们几个学生开晚会吧?同学的父亲说不管怎么样,来了就在这里玩一晚上吧,练歌房和游戏厅都是免费的,你们玩够了就在这里睡一晚上,明天起来再回市里好了。

但不知道为何,我总是提不起精神来,唱歌玩游戏机都觉得没意思,晚上快九点的时候,小林忽然说想回家,问有没有人想一起走,我本来就觉得没意思,再加上想起妈妈自己一个人在家过中秋,忽然觉得十分愧疚,於是我决定和小林一起回去。

不顾另外两个同学的挽留,我和小林骑车上路了,虽然路上很黑,但奇怪的是我们居然顺利的一路骑回了市内,一点事情也没出!

当我到了家楼下的时候,时间刚过午夜一点。

我抬头看了看我家窗户,灯是关着的,接着我又特意跑到楼后看了看爸妈卧室的窗户,好像没看到有灯光露出来。妈妈一定已经睡了。

於是我轻手轻脚的上了楼,轻轻打开了房门溜进了家,我可不想吵醒妈妈,说不定妈妈见我这么晚回家还会骂我不注意安全呢,还是快点溜回我的房间睡觉吧,明天起来就说是同学爸爸开车送我们回来的好了。

但是我刚蹑手蹑脚的进了家,就看到爸妈卧室门上面的气窗里透出灯光,奇怪,刚才在楼下怎么没见到开灯?难道妈妈睡醒了?还是她拉上窗帘了?

就在我胡乱猜测的时候,卧室里忽然传出一串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妈妈在呻吟,我吓了一跳,难道妈妈不舒服吗?正不知道怎么办好,却又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啊,爸爸回来了?

我连忙溜过去,打算猛然推开门给爸爸个惊喜,但是来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却听妈妈在里面急促的小声喊:“别摸……别摸了……我受不了……”

他们在干什么?我停在了门口,知道现在不是进去的时候,但是我对里面正在进行的事情却感到十分好奇,爸妈卧室门就在窗户旁边,於是我悄悄的爬上窗台,顺着门上窗户向里面看,窗户上挂着帘子,好在旁边有条不算大的缝隙能让我看到里面的情况。

当我扒着门框从缝隙里看到里面情况的时候,我被惊呆了。

妈妈和一个男人正光着身子躺在床上,那男人不是爸爸,而是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叔叔。

此刻那男人侧躺仰卧着的妈妈身边,用右手在妈妈十分丰满的乳房上用力抓揉。

妈妈她——在搞破鞋!!!

我浑身发软,脑子里混乱不堪,一会儿想冲进去替爸爸骂他们,一会儿又想逃走,但最终的结果是我一动没动,还扒在那里直勾勾的盯着床上两人赤裸的身子。

那男人身子很黑,妈妈雪白的身体和他躺在一起显得刺眼,我的视力很好,清楚的看到妈妈原来还有些凹陷的乳头在那男人的揉搓下渐渐鼓了起来,最后涨得象粉笔头那么大竖在乳房上。那男人不摸了,而是把手伸到妈妈的胯间揉了起来。

没多久妈妈就开始扭动起来,同时把手伸到自己乳房上抓,那男人可能是觉得不舒服,动了一下身子,於是我就看到他那又黑又长的东西横着搁到妈妈雪白的大腿上。

那男人一边小声说笑着什么一边用两根手指分开妈妈的毛,接着又把两根手指塞了进去转了起来,妈妈就不停的扭着腰和屁股,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妈妈大声和他说:“你快上来吧……”

那男人嘿嘿笑了起来,却没有爬上去,而是翻身靠到了床头上岔开两条腿,於是那根东西就直挺挺的朝天耸了起来。

他自己握住慢慢撸了几下,眼睛却看着妈妈和她说了句什么,妈妈笑着坐起来,伸手在那根东西上轻轻拍了一下,接着翻身趴到那男人两腿间,张口含了半根进去,然后便俯头不动,那男人却好像抗拒不住一般闭上双眼皱起眉头,胯间也不住的扭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