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女教师秘诀】【作者:不详】【完】
1

 第一章 发情

  1

  完成教育实习期成为新教师的年轻高中教师真田明穗,很快就碰上障碍。她是亲身体会到教人的困难。

  明穗立志做教师,是小时候,看到电视里的教师形象特别帅。可是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变成电视连续剧里的角色。

  自认为了解教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实际站在讲台上,就确实发现比想像的困难多了。

  长相和想法都不同,要掌握每一个学生的情绪,这种事比想像的困难多了。

  明穗後悔轻易地决定要做教师,但不会因此就想辞去教师的工作。

  虽然是很艰苦的工作,但还值得做下去。

  明穗的性格温和,但有不服输的性情。自从小时候对一旦开始做的事,遇到一点困难也决不会放弃,会坚持做到底。

  明穗就是这种性格的女人,但是不是有绝对的信心能继续做教师,明实话她是没有。

  可是她愿意做一个能对学生很了解的人。能有这样的心情,大概就能继续做教师的工作。在明穗看来,学生是她的弟弟妹妹,在学生看来她应该是很大的大姐姐。

  大概是这样的关系,学生们常来找明穗商量事情。而绝大多数是关於思春期的苦恼。明穗每一次回答,都感到很困惑。这个年龄的苦恼,不用说就是性的问题,因此才会苦恼。对於二十五岁的明穗而言--很难为情的是到这个年龄还完全没有性经验。

  和处女的明穗商量性的问题,当然不可能得到圆满的答案。

  可是既然是教师,即便是关於性的苦恼也必须为学生解答。就因为是关於性的问题,必须要做很妥善的回答。

  教导学生们不要发生错误也是教师的任务,可是很悲哀的,没有经验的明穗是没有办法完满的达成这个任务。但这样就不能说是一个真正的好教师,回想自己在高中时是什麽情形,是不是关於性有过苦恼?一点记忆也没有。

  从国中三年就将目标定在教师上,每天只知道努力用功。现在回想起来,那是多麽没有味道的青春。

  就在明穗猛卡书的时期,其他同学们很愉快的和异性在一起玩。但明穗从来没有羡慕过那些女同学。

  能做向往的教师,愿意牺牲玩乐,可以没有男朋友。因此听到其他女同学好像很自傲的谈性经验时,她自己始终没有产生过兴趣。

  说实话,不记得对性有过很特别的兴趣。自然也没有手淫的经验。碰到乳房或性器是只有在洗澡的时候。或许是对性很迟钝吧,确实摸到乳房或性器时产生快感。如果是一般的情形,就会迷上那样感觉,以後就泄上手淫的习惯,但明穗是例外。因此,对性的知识,虽然不能自豪,可以说完全没有。当然作梦也没有想到,当教师会为性的问题头痛。

  最近常常反省,当时如能对性有觉醒,有经验和知识的话,对学生们的问题就不需要像现在这样伤脑筋了。

  最近不得不去购买有关性的书籍,从书中得到一些知识,所以对学生们的苦恼,也多少能做解答。就在这样的生活中,明穗身上也发生变化。这个变化就是过去毫不关心的性,开始有兴趣。

  前几天有一个女学生要明穗教她手淫正确的方法,立刻去买书看时,身体开始炎热,尤其是下腹部的部分。那是明穗过去未有过的闷热感。手很自然的伸入裙子里,心里想不能那样做,还是钻入三角裤里,摸到女人最怕羞的部分。

  当时还不敢把手指插入花园里,但也发现只是在肉缝上抚摸也能获得快感,经过二、三次後,也能将手指插进去。照书本上说的,将手指旋转时就会产生更大的快感,身体忍不住会向後仰。

  「老师,我和男朋友性交了,可是他的东西插进来时很痛,是我的大小还是他的太大呢?」 「我的男朋友始终要求我做口交,是不是应该给他做呢?」 女同学们对刚学会手淫的明穗提出这些问题时,明穗对性的兴趣,自然也跟着升高。

  接受男性的像徵物,不知道会产生什麽样的感觉?┅┅会比手淫更好吗?学生已经有经验,教师的我还没有,实在说不过去。

  啊,我也希望早一点有经验┅┅明穗好像受到学生的剌激,对性的问题已经完全觉醒。

  2

  这一天晚上,明穗又为回答学生的性的苦恼,又把她的参考书拿出来看。这时候的明穗是赤裸的。这是在学生们找她商量问题以前绝对无法想像的姿态。

  二十五岁的肉体美得耀眼,胸前的隆起有着美好的形状,乳晕是淡淡的粉红色,中间有很可爱的乳头,从腰到屁股形成美丽的曲线。

  明穗的身体慢慢向後倒去,然後稍许分开双腿。在明穗的性器上覆盖着不浓厚,也不稀薄的春毛。但不是硬毛,也没有卷曲,如果用灯光照射,应该能看到下面的部分。

  双腿适度的丰满,看起来就很性感。

  明穗的手摸到春毛围绕的性器上,然後在上面轻轻抚摸。

  「啊┅┅」那种快感使明穗轻轻叫出来。明穗重覆几次这样的行为。最後用手掌从阴毛上覆盖在性器上。性器感受到压迫感,慢慢增加力量时,压迫感也随着增加。

  「啊┅┅啊┅┅」明穗的小小肩头,好像小孩撒娇一样扭动。这时候明穗感觉出性的兴奋,升高到可怕的程度,性器也像火烧般的炽热。

  明穗的手淫是完全照着书上写的进行。性器的部分不算很大,完全容纳在手掌里,中指压在连接玉门与肛门的会阴上。

  盖在性器上的手开始向内侧活动。明穗到这个年龄竟然不要说是性交,连性器也没有玩弄过。除非在古代,在现代这种社会里,绝不是光荣的事,甚至於要引以为耻。抚摸性器的行为,竟然会有这样的快感。现在从经验中得知後,再次後悔为什麽以前没有想到。

  明穗用力揉搓时,手心能感觉出性器的肉受到挤压发出声音,那确实是很淫猥的声音。只要手活动,压在会阴部上的中指就会更用力的在那里压迫。

  「啊┅┅唔┅┅」好像证明快感的强烈度,明穗的屁股开始像波浪一样地起伏。明穗这样剌激性器今天是第一次,说实话,确给她自己带来惊讶。

  这样在整个性器上用手掌压迫後,明穗分开春毛,露出艳丽的花瓣,确实像徵着处女,是美丽的粉红色。那种妖美的程度,几乎会让人吞下口水,闭合的二片花瓣,丰满的微微隆起,看起来就像柔软的样子,充满弹性。可是将来一定会呈现红黑色,卑猥的隆起,花瓣分裂、露出变成红黑色的小阴唇。

  明穗的手指摸到花瓣上,觉得手指沾上黏黏的东西。不用说,那是从花园里涌出的花蜜。明穗的手指从花瓣的上端向下滑动。手指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到达下端後,又倒回上端。

  「啊┅┅好舒服┅┅」明穗扭动屁股,细细的腰扭动时确实很恼人。

  明穗的手指加快速度,能感觉出全身的血液向下半身的某一点集中时,性器已经开始充血膨胀。原来漂亮的粉红色也逐渐加深,很快就变成暗红色。

  到这个时候,整个性器膨胀,原来闭合的玉门也已张开到能看见小阴唇的程度,明穗对这种状态是从手指陷入感觉出来。手指到达上端时,觉得碰到较硬的异物。明穗抬起身,将小镜子放在大腿根前。

  这时候看到膨胀的阴部,这是明惠过去从没有做过的事。洗澡後,在镜子里看过自己的裸体,但看到因手淫而变形的性器,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

  用手指摸到的东西毫无疑问是开始变大的阴核,而且是突出在大阴唇外的状态,里面的珍珠还没有露出。

  因为镜子里看到的非常丑陋,明穗不由得感到羞涩。

  这样看的花瓣,使明穗觉得像蠕动的生物,放在镜子又仰卧。然後开大腿,手掌又放在刚才的位置上。

  这一次明穗用二根手指夹住阴核,已经有相当硬的感觉。上下揉搓包皮时,就更增加硬度,但也使明穗发出苦闷的喘息。

  珍珠般的肉豆露出,沾上黏液湿湿的呈现出浅红色。阴核的头部相当大,大概有红豆粉大小。

  明穗用指腹压在珍珠上,然後轻轻抚摸。

  「唔┅┅真刺激┅┅」明穗的头向後仰,产生非常强烈的快感。这样揉搓数次,感到刺痛时停止,但又立刻向左右扭转。

  「啊┅┅怎麽会这样强烈┅┅好┅┅好┅┅」 3 书上写,对阴核的爱抚要温柔。明穗确实遵守。快美的性感,不断的涌出,很清楚的感觉出小阴唇在蠕动。随着性感的亢奋,几乎自己都难以相信的大胆起来。

  明穗用手指捏住膨胀的小阴唇,在大阴唇上摩擦。

  「啊┅┅啊┅┅」两片两瓣摩擦发生的快感变成闪电击中子宫。肉体更像波浪一样起伏,床被震动的发出声音,已经红润的肉体开始出汗。受到摩擦的花瓣兴奋到最高点,淫猥的肿起。

  「我是教师,怎麽可以做这种事┅┅羞死了┅┅」明穗的身体为苦闷扭动。

  「不┅┅关於性的问题和教师是无关的,教师也是人、也是女人,不应该有顾忌,要做就尽情的做┅┅」 明穗尽量向外拉拽小阴唇,大概拉出五公分,被拉的小阴唇产生强烈性感。

  明穗竖起双腿,抬高下腹部。溢出来的蜜汁流过肛门继续向屁股沟流去。明穗就这样在高高抬起屁股的情形下,继绩爱抚,对另外一面小阴唇地做同样的事,明穗的手指开始向里移动。

  「班上的女孩们,每天都在自己的房里做这种事的。不,其他女教师也一定做这种事。」 明穗的手指到达蛋形的浅浅的凹部,明穗实际上没有看过这个部分。可是在图上看过,因此知道前庭是什麽样子,很想看一次,但这一次放弃,因为身体陶醉在快感里,对抬起身体感到麻烦。

  明穗照书上说的活动手指,肉壁因为溢出的淫水变成湿淋淋的样子,手指在那感到湿润。那种感觉使明穗感到痛快,用指腹摸前庭,能感觉出因强烈的兴奋隆起。

  在那里的手指用力时,强烈的压迫感一直传到内脏,明穗深深叹一口气。这时候,一直没有动的手,开始摸到自己的乳房上,乳房已经引起紧张。

  乳房的形状是不大不小,明穗在乳房上用手掌轻轻摩擦。因为出汗,这里也是滑滑的。惑许全身都有性感带,无论碰到任何部分都产生快感,明穗觉得自己的身体也许特别敏感。

  明穗的手放在乳房的下端,然後稍许用力向上推,产生强烈性感。

  「啊┅┅唔┅┅」明穗的身体向左右扭动。有这样的快感,以前为什麽没有早一点经验,明穗又产生後悔的心,如果早有经验,可能有更愉快的青春。不!

  一定会有的,所以现在才感到後悔。当时的明穗对整天用功并没有感到痛苦,甚至於用功能使自己达到做教师的理想,就感到非常愉快。所以,假设当时对性产生兴趣,今天很可能不是教师。在众多无法实现梦想的人中,她达成了,所以没有後悔。明穗告诉自己,应该认为这样是对的。

  明穗摇动乳房,受到刺激的肉丘开始紧缩。这一次明穗抓紧乳房,乳头从食指与中指之间冒出,明穗开始慢慢揉搓,指间陷入肉里。

  「喔┅┅」明穗皱起眉头、发出哼声,进入肉洞里的手指在开始微微绽放的腔口四周上蠕动。这个部分也已经紧张,手指轻轻压迫腔口时,感觉出黏膜在蠕动。

  「剌激性器为什麽会这样舒服┅┅啊┅┅身体快要融化了┅┅」在明穗的脸上出现陶醉的表情。好像阴道的口张开,明穗闭上双眼,手指轻轻进入蜜 里。

  全身颤抖,这是手指进入阴户里时一定有的现象。手深入,好像要查看里面的情形。已经九次进入阴道里,所以已经知道概要的情形,可是在这刹那还是会紧张。

  在经验过手淫以前,明穗一直认为壁是光滑的,在手指第二次进入时,发现不是那样。第一次是因为太紧张的关系,没有能发觉,靠阴门边的黏膜好像有一点粗糙。

  从手淫还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腔的收缩,这件事使她感到惊讶,因为不知道阴户会收缩,所以惊讶的程度也强烈。

  强烈的收缩会不会夹断手指?明穗几乎认真的这样想过,可见受到的冲击有多麽大。

  明穗用指甲在那粗糙的部分轻轻抓。

  「唔┅┅」伸直的脚指好像每根都有不同的动作。明穗在抓住乳房的手上用力,美丽的肉丘变成淫荡的形状。

  「啊┅┅」痛苦的喘息,但明穗的手指还是慢慢深入玉门里。肉洞里的黏膜在蠕动,处女的阴道窄口,勉强进入一根手指。因此能实际体会到,在异物进入身体里,由於腔壁的吸引力太强烈,明穗的手指没有办法一直前进,所以一面向左右扭动一面前进。到深处时粗糙的部分已经消失,变成平平的感觉。

  明穗用指甲抓。

  「嘻┅┅受不了┅┅」忘我的投入手淫行为里的明穗,已经不是教师,而是一个对性觉醒的女人。

  明穗的手指通过第二关节,只剩下一小部分就到指根,手指进入花园里,挤出散发芳香的蜜汁。

  明穗在抚摸乳房的手上用力。

  每当指尖陷入肉丘里时,敏锐的感觉就会袭击下体。出汗的红润肉体,像涟漪般的蠕动,偶尔猛烈抽动一下。手指在乳头上揉搓,反应刺激的乳晕,颜色变暗,也开始紧缩。

  「啊┅┅」明穗如今受到两种快感的袭击,呼吸都困难的样子。阴部的快感和乳房的快感有微妙的差异,这种感觉几乎使明穗疯狂。

  受到手指压迫的乳头陷入了乳晕里,手指张开时,乳头又弹出。明穗捏弄乳头,因乳头发出的哭叫声,已经变成快感,快感直接影响到阴户。

  进入阴道里的手指达到最深处,这时候整根手指完全进入肉洞里。性感的双腿分开到让人感到难为情的程度。明穗用手指压迫黏膜,越是用力压迫,越产生强烈快感。明穗的手指开始旋转,肉洞内受到搅拌,性感电流奔驰,快感引起闪电。明穗慢慢提高旋转的速度,从阴道里听到蜜汁受到搅拌的水声。

  没有性经验的明穗,手淫的快感几乎要使她昏厥。手指开始慢慢的进出。

  「啊!舒服┅┅啊┅┅」手指流畅的滑动,抽插时发出「噗吱、噗吱」的声音。

  「单是手指就这样舒服┅┅如果是男人的像徵物,一定更舒服┅┅啊┅┅想尝尝看。」 好像在脑海里有什麽东西轻轻爆炸,就在这时候,明穗泄了。

  4

  晚上八点,真田明穗还在学校,拟定考试题目时,无论如何都会到晚上。在教室里只剩下明穗一个人,拟定试题是教师重大任务之一。

  「啊┅┅总算完了┅┅真累哦。」

  明穗面对厚厚的一叠测验题目深深叹一口气。把手放在肩上轻轻槌打。

  「啊┅┅好痛┅┅太累了。」明穗就这样敲打一阵。

  「轻松多了,该回去了。」

  明穗离开学校时,夜空上有明亮的月亮和灿烂的星星。

  换两班电车。到达车站时已经九点钟。本来想租学校附近的公寓,但没有这个预算,虽然远一点,还是选择现在的地方。

  从车站到公寓以明穗的脚需要十多分钟,有很多绿地也清静,是很不错的环境,附近有公园,如果不经过公园就回不了公寓。

  白天有很多母亲带小孩来玩,但晚上到这个时间就没有人影。明穗在假日也常来这里玩。那时候看到很多情侣坐在椅子上愉快的谈情。遇到这种情形时,明穗会觉得羡慕。

  高中和大学时代的同学中已经有不少人结婚进入家庭。每次参加结婚典礼都想到下一个不知道是不是我┅┅但到目前还是很遗憾的完全没有消息。

  现在想起来,不要说是性经验,连像样的恋爱也没有过。任何人都必需要经过青春期。可是明穗把恋爱与性爱的两站没有停就通过了。

  应该是体验那些以後才变成成熟的女人,但明穗是没有这些经验就变成成年人。

  女人到二十五岁就绝不能说年轻。如果说是一朵花,赏花期就将要过去。

  既然生为女人,也想和一般人一样恋爱,为所爱的男人生孩子,明穗的心里确实有点着急,可是在那以前还想多累积性经验。

  明穗是这样想。现在已经成为心愿的教师,所以要回到没有停下来的车站,大大的享受「性的青春」┅┅这样想着,明穗走进公园。

  夜光下的公园和经常一样寂静。当初感到可怕,不希望经过这里。明穗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麽路要经过公园里。

  白天经过这里可以看到游戏的孩子们,可是晚上就不得不快速通过,想到可怕时,连自己的脚步声都免得是看人跟踪。明穗并不是胆小,但对黑处还是不习惯。

  明穗走到公园的中间时,包围四周的树林里突然发出声音,使明穗吓一跳,刹那间几乎不敢呼吸。不由得停下脚趾向那个方向看。她的眼睛露出恐惧。公园里恢复平静,明穗轻轻叹一口气。

  可是刚向前迈一步,又听到声音,明穗向那边注视,这次觉得那个声音好像是说话的声音。

  「啊┅┅啊┅┅」又听到声音,确实是人的声音。而且还是女性很烦闷的声音,现在可以确定在这个树林的草丛里发生某种事情。

  明穗的恐惧心刹那间变成好奇心,悄悄的向有声音的方向走过去。

  声音是间歇性的发出来。明穗从草丛的缝隙看过去,那里有月光照射。

  如果是没有月亮的夜晚一定看不见,明穗的眼睛先看到的是女人高高抬起的性感的屁股。因为正好向月亮的方向挺出,明穗能把女人的耻部和後面的花蕾看清楚。男人的脸在大腿根。

  「一定是在性交┅┅」明穗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别人的性行为,心里感到非常兴奋,因为自己没有经验,所以对别人的性行为有极大兴趣。

  这一对男女好像是用69彼此爱抚对方的性器。

  大概是用舌头舔,从女人的人腿根传出淫猥的声音。

  从明穗的位置到女人的屁股只离开一公尺左右。所以能看到菊花的皱纹,以及长到大阴唇边的阴毛,女人的头是在那一边,一定是握紧男人的像徵物,用舌头在上面舔。这是明穗也能想像出来。

  「你的阴户有味道,应该洗乾净。」

  「啊,你真任性┅┅你说这个味道好,要我不要洗,你已经忘记了吗?」 「哦,好像说过那种话,可是偶尔也应该洗一次,不然那个味道太强烈,会把我弄死。」 「你不是为这种事情能死的人。对了,你还说过这种话,说把头插进我的阴户里死的话就很满足┅┅要不要试试看!」 「你长得那样可爱,但开的玩笑可真厉害┅┅你再说这种可恨的话,我把你的阴户弄坏,让你再也没有办法性交。」 「你胡说,你不会真的做那种事吧。啊,那里好,还要用力舔┅┅」女人的屁股像波浪。

  明穗觉得他们是藉这种淫秽的谈话提高彼此的情欲。从说话的口吻推测应该是二十岁左右。

  在女人屁股下的男人伸手把神秘的肉缝向左右拉开。月光向那肉洞里照射,看起来是青白色,但实际上是鲜艳的红色。

  从男人的嘴里伸出舌头,明穗看到男人的舌头插入拉开的内洞里。

  「啊┅┅」抬高的屁股画出奇妙的线条。明穗看得几乎忘记呼吸。大概是吸吮溢出来的蜜汁,传来啾啾的声音。插进去的舌头一定是在暗渠里摩擦肉壁。明穗在自己的那里用手指挖弄过,但还没有用舌头爱抚的经验。

  (不知道用舌头舔到花园时有什麽感觉┅┅真想尝尝看那种味道。)明穗产生极大兴趣。

  「啊┅┅我不行了┅┅还没有插进来就快要泄了┅┅不要用舌头了,快一点插进来┅┅」女人的声音因为兴奋和快感几乎沙哑。

  现在能看到真正的性交场面,明穗的下腹部感到火热。

  「今天用什麽?」

  「狗爬姿势┅┅啊┅┅」

  「那是最适合在野外用的姿势了。」

  男人从女人的胯下出来,抱住挺高的女人屁股。

  明穗看到男人的像徵物。那个东西冲天而立,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成年男人的东西。

  那个东西的头顶在女人的肉洞上,然後就向里挤进去。

  「喔┅┅」女人的屁股颤抖,发出哼声,肉棒越来越深入。在男人的性器和女人的性器合体的刹那,明穗感到非常紧张。

  女人的屁股前後摇摆,好像要使那肉棒进入最深处。或许这样造成助力,男人的肉棒完全没入。就在这刹那开始进出,明穗也听到「噗吱、噗吱」的淫猥声音。

  明穗对策一次看到的性交场面兴奋的忘记时间,一直站在那里看┅┅
第二章 甜美


真田明穗结束上午的课,回到教职员室。教务主任丁田向上托一下眼镜看明穗。

  像中年男人标准体形的突出肚子,一手在肚子上抚摸,走到明穗的身边用很小的声音说∶「真田老师,你的裙子好像比过去的又短了一些。」 「是吗?我以为是一样长的┅┅穿这样不可以吗?」 「不,我是没有关系的,越短越好┅┅可是会刺激学生,尤其是男人时,那就是问题┅┅家长会还认为对教育有不良影响。不过,你这种情况,我认为还可以┅┅。」丁田弯下身体看明穗在桌子下的迷你裙。

  「可是,无论任何时候看到真田老师的玉腿,真是修长充满魅力。」 「哪里会有魅力,这样说我难为情死了。」 其他的老师都一起看明穗的大腿,明穗发觉後急忙用皮包挡住。

  「你何必隐藏?其他女老师如果也像真田老师这样再穿短一点的裙子。我想这教职员室里就华丽多了┅┅男性的老师们,不认为这样吗?」 「是的,正如教务主任说的,对於来学校上班会感到快乐。如果可能的话,最好能短到这里程度。」 同意丁田意见的男老师用手比长度。

  「那种短的话,坐下时就看到裙子里面了,男老师真讨厌┅┅」比明穗大一岁的金子红着脸提出抗议。

  「金子老师,我可没有说要短到那种程度。只是说能像真田老师那样短就好了,是吧?老师。」丁田主任袒护提案的老师。

  「是啊。」男老师看一眼真田明穗下半身说。

  「主任一直说真田老师的裙子长度很好,但会不会有危险。真田老师麻烦你一下,能不能转过身做一次鞠躬。」金子红着提出要求。

  「是。」明穗很顺从的答应,背对着主任和大家行一鞠躬礼。

  全体的眼睛注视明穗的下半身。看到白色的三角裤。因为明穗的上身向前弯时,裙子向上挪动,直到白色三角裤的边缘。包括丁田主任在内的男老师们都瞪大眼睛吞下口水。

  「怎麽样,看到了吧?坐下时也一样。在讲台上坐下时,裙子的里面正好是学生眼睛的高度,像我这种裙子的长度就不用担心被看到。但真田老师的迷你裙就从学生的位置完全看清楚了。」 「金子老师,是那样吗?」明穗问。

  「喔,真田老师还不知道吗?」

  「这样说的话,男生们每天都看我裙子里面了。啊!我怎麽没有想到,真难为情。」明穗不由得把膝上十五公分的裙摆向下拉。

  「真田老师,你不会┅┅想换上长裙吧?」 「可是,知道学生会看到┅┅而且刚才主任还说不能刺激男生,家长会又有问题┅┅」 「我是这样说,不过现在这样的长度还可以的,金子老师反对迷你裙是另外有原因┅┅」 「主任,有另外的原因,是什麽意思?」金子红着做着不满意的表情。

  「金子老师,不要这样认真┅┅美丽的脸部变丑了。」 「主任,你说什麽都没有用,请明确说出有什麽理由?」 金子红芳对下田那种暗示性的说法感到很不满。决心在听到满意的答案以前绝不退让。

  看到她这种气魄,丁田也後悔不该说那种话。丁田无法回答,就向旁边的教师求救。

  「主任,你本来想说什麽呢?」

  「我如果能说出来就不请你帮忙了。」

  「说的也是┅┅」

  「你还说这种话,真没有用┅┅」

  「是,很抱歉。」

  「主任,请快回答,我说在教育的立场上不该穿暴露太多的裙子,可是主任说我反对是另外有原因,可是我想不到还有什麽原因。现在请主任在大家面前把那个原因说出来。」 「金子老师,现在是午休,也就是吃饭的时候┅┅这样下去就没有吃饭的时间了┅┅」 「没有关系,没有听到明确的答案,我是吃不下饭的。」 「怎麽办┅┅我不该说的┅┅」这样被追问後,丁田教务主任的额头上开始冒汗,明穗看到丁田的情形觉得可怜,很想救他一下。

  2

  明穗悄悄走出教职员室,在适当的时候又回来。

  「主任,有客人找你,在会客室。」明穗故意让金子红芳也听到。

  「什麽,我有客人┅┅会是谁呢?」在丁田疑惑时,明穗偷偷的用眼睛给他暗示。

  丁田看到以後咳杖一声说∶「对,是约好有客人,差一点忘了,金子老师,很抱歉,下一次再给你回答吧。」 「好吧,但一定要回答。」丁田逃去教职员室,走进会客室深深叹一口气,拿出手帕擦额头上的汗珠。

  「真受不了金子老师,以後可不能随便说话了。」 就在这时候听到敲门的声音,丁田以为是金子老师来了,如果是她,谎言就会被揭穿。额头上又出现汗珠。丁田立刻藏到沙发後面。听到开门的声音,看到女人的腿。丁田的脸上出现得救的表情。

  丁田站起来∶「真田老师┅┅」

  「你以为我是金子老师吗?」

  「吓破胆大概就指这种感觉吧!今天真要谢谢你了。」丁田主任向明穗一鞠躬∶「不是你来救我,真不知道会有什麽後果,说实话,我没有想到金子老师会这样认真。」 「金子老师好像非常在意主任说的那个原因。我还第一次看到金子老师做出那样可怕的表情。」 「说起来我也一样。真田老师,你可看过金子老师穿过迷你裙吗?」 「这个┅┅我没看过的记忆,所以没有吧。」 「是吧┅┅她一定有不想穿迷你裙、想穿也不能穿的理由。我想,例如腿粗或O型腿┅┅」 「主任说的别有原因,原来就是这件事啊!」 「这种话怎麽能当着金子老师的面说呢?只暗示一下就那样了,她再追问我也不能说出来。真田老师,你说是不是?」 「我想,不说是正确的。那种话在大家面前说出来,女性都会受不了的。即便不是像主任预测的,女人对男人有那种看法,就会不高兴,我想,金子老师那种人还会问,但绝对不能把刚才的话说出来。」 「我知道。要先想好适当的理由,当然不能再请你这样帮忙了。」明穗露出苦笑。

  「真田老师,今晚有空吗?」

  「嗯?」

  「我想,为感谢你的帮助,想请你吃饭。如果能分出一点时间就好了,其实很早就和你好好谈一谈,但始终找不到适合的机会,今天发生这种事情,我就有了请真田老师吃饭的理由了。」 「我不是为了让你请吃饭那样做的,所以不用谢了。」 「那样我会过意不去。一定要答应我请你吃饭。」 「这,可是┅┅」 「真田老师,这是教务主任的命令,无论如何都要答应。」 「这样说,我只好答应了。」看到丁田拿出尚方宝剑,只好答应。

  「我虽然不想做出像滥用职权的事。可是,还是那样,你大概就不会答应。

  真田老师,请不要生气。」

  「是,是。」

  「现在想起来,对金子老师说那种话是我的幸运。没有说那句话找不到约真田老师约会的藉口,我很幸运。对了,你喜欢吃什麽呢?日本料理还是西餐?」 「两种都喜欢,我对食物是不挑嘴的。」 「对,不挑是最好的。那麽,牛排怎麽样?我也正想吃。」 明穗发觉丁田一面说,眼睛不断盯在从裙子露出来的腿上,可是明穗没有做出躲避的态度。如果隐藏的话,会使人更想看,这也是人之常情。而且看到大腿也不必害羞。女性穿迷你裙,本来就是对自己的腿有信心,想展示腿的曲线美。

  结果还做出隐藏的样子,那是要吸引男人眼光做出来的姿态。

  明穗对男人们看到她的腿後心里想什麽,这样的猜想也觉得很好玩。

  「那麽,今天一起去吃牛排,不过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其他老师,让家长会的人知道,不知道会说出什麽话。」 下田是希望能担任下任校长,自然不想和家长会闹翻。丁田知道家长会反对的话,当校长就没有希望了。

  想要校长的宝座,也同样的想要明穗,这是现在丁田的真正心态。

  自从明穗来实习时,丁田就对明穗美与丰满的年轻肉体感到兴趣。对肥得像猪一样的老婆正感到厌烦的时期,丁田就迷上明穗的肉体,但丁田怕受到伤害,没有想过要把明穗弄到手。所以只要能和明穗单独在一起就可以了。

  明穗和丁田分开走出会客室回到教职员室。

  3

  怕遇到其他教师,丁田约明穗去横滨。明穗真不了解丁田的心情,既然这样怕,就不该约他去吃饭。丁田带明穗去一家牛排专卖店。

  「这样的味道还不错吧?」

  「很好吃,好多年没有在这种高级餐厅吃过牛排了,主任,你常来这种地方吗?」 「不,不可能的,以教师的薪水,一月来一次都不太可能。」 「请我吃这样昂贵的牛排可以吗?」 「你怎麽可以说这种话,为了你搭救我,这种牛排还不能表达谢意,虽然想这样说,看在薪水的份上,也只能请你吃这样的东西了。」 「真的不要把今天的事放在心上。」 「真田老师,真的像海湾大桥一样,而且是晚上的┅┅」丁田看着明穗的嘴说。

  「什麽?」明穗不知道他的话是什麽意思。

  「看,从这里不是看到那个桥吗?那就是海湾大桥。」 「可是,我的哪里像海湾大桥呢?」 「我的意思是说,你美得像夜晚的海湾大桥。」 「主任说的话太夸张了吧。」明穗的脸开始红润。

  「不,一点也不夸张。任何人看到真田老师都会觉得很美┅┅这是真的。」 「怎麽办,我羞得不敢抬起头来了。」 「真田老师,你像谁呢?」「我┅┅常听人家说脸的轮廓像母亲,眼睛和嘴像父亲。」 「一般都是女孩像父亲,所以你可能像父亲吧,还有,现在有男朋友吗?」 「主任觉得呢?」 「像你这样美的人,应该有的。可是,我又不想你有男朋友。」 「为什麽呢?」 「因为不想被抢走。」「主任简直像新娘的爸爸。」「我爸爸就说过这种话。我就问他是不是不让女儿出嫁时,爸爸就说,等我死了再出嫁┅┅这时候我会说,等爸爸死了我就变成老太婆了┅┅经常都这样,真是好笑。」 「不,我也是有女儿的人,能了解你爸爸的心情,话又说回来,有称得上是爱人的男性吗?」 「我是很想要的,可是,还没有时间┅┅」 「真田老师是热心工作的人┅┅可是也应该像一般人一样恋爱┅┅教师也是人,应该大大的享受人生┅┅」 「我也这样想。」「真田老师,喝酒去好不好?能喝一点吧?」 「只能喝一点点┅┅」 「那麽,换一个地方喝吧!」「能和真田老师这样年轻美丽的女性一起喝酒会觉得特别香。」 从他们喝酒的酒店也能看海湾大桥和横滨港的景色。

  「港口的夜晚,真罗曼蒂克。」

  「最适合做男女谈情的地方。真田老师是不是觉得这样呢?」 「是。」 明穗觉得自己开始有醉意,这里的气氛加重她的醉意。酒精在身体里扩散,带来舒畅的感觉,大概鸡尾酒的口感很好,在丁田的劝酒下使酒量增加。

  「真田老师很能喝啊,再来一杯吧。」

  「不,不能喝了,再喝的话,人就不清醒了。」 「不要紧,我会照顾你的。」 「不,不能麻烦主任,真的┅┅」就在这样说的时候,意识开始蒙,以後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4

  几十分钟後,真田明穗是在旅馆的床上很舒服的睡着。丁田用淫邪的眼光看她的睡相,修长的双腿左右分开,能看到裙子里的状况。

  丁田拼命的克制自己的情欲,他知道向裙子里看以後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可是,想得到她,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可是希望坐上校长宝座的丁田,阻止自己去碰明穗的肉体,但是从迷你裙露出的双腿,越看越使丁田难以克制。

  明穗的腿又分开大一点,同时迷你裙向上移动。丁田的眼睛看到不该看到的地方,白色的三角裤陷入大腿根里,丁田忍不住咽下口水,没有比陷入大腿根的三角裤更恼人的东西,丁田的眼睛逐渐冒出血丝,丁田从椅子上站起来向床铺走去。

  「只能看,只能看┅┅」丁田这样喃喃的告诉自己,然後上床铺,弯下身体向迷你裙里看去,立刻闻到一股女人的味道。

  对丁田来说,年轻的明穗的体嗅等於是一种春药,丁田心里产生想抚摸性感大腿的欲望。用手掌轻轻抚摸,很柔软,而且富有弹性,只要明穗没有醒,不会有人知道丁田的行为。在抚摸大腿时,丁田的眼睛一直看着盖在神秘部位上的白色三角裤。

  想到三角裤下面的女性性器,丁田几乎快要疯狂。

  「真田老师已经睡熟了,只是拉下三角裤看看,大概不会醒吧。」 丁田把迷你裙拉到腰上,整个三角裤都露出来,从边缘冒出性感的阴毛。在三角裤上,轻轻抚摸维也纳山丘时,感觉到自己的胯膀下物开始骚动。丁田觉得不妙,可是无法排除想要三角裤下的东西。

  丁田开始慢慢向下拉三角裤,这时候他觉得自己是在梦中。能看到年轻女教师的性器,在正常的情况下那是不可能的,可是他正那样做,心里非常紧张,同时也很兴奋。

  只是拉下一点三角裤,丁田立刻看到柔软的阴毛。丁田用颤抖的手很慎重的向下拉,唯恐弄醒明穗。因为屁股丰满的肉使拉下三角裤的动作受阻,只好把手放在屁股下稍许抬起,摸到屁股的舒畅感,使丁田不由己的发出叹气声。

  丁田继续向下拉三角裤,从一只脚下脱出三角裤,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腿分开更大。

  取下三角裤,就没有任何东西掩盖明穗的阴部。丁田向那里凝视,然後突然把脸靠过去,闻到甜美的性嗅。

  「只能看,只能看,不能想更多的事。」丁田又这样告诉自己,让自己的眼睛和大腿根形成相同高度时,看到会阴。这里没有长毛,因此能看清楚,是很鲜艳的粉红色。

  丁田闻着会阴的味道∶「啊┅┅真田老师的味道真好┅┅哇!┅┅真受不了了┅┅」这种机会不会再有,涌出的情欲使官能高亢。

  「有这样的好机会竟然不敢下手┅┅」对希望夺取校长宝座的丁田而言,绝不能发生男女间的丑闻。

  过去的努力就是为当校长,可是丁田又喜欢女人,连自己都觉得不好,因为丁田目睹有些人因为女性问题而弄掉校长宝座,所以很怕自己也走相同的路。既然如此就不该在女人身上动脑筋,可是喜欢女人的性格难以改变。一看到漂亮的女人,心里就开始痒痒的。

  过去也有过希望能同床的女人,但怕发生丑闻,每一次都放弃。今晚对真田明穗也只有放弃。

  「只是看,所以把毛分开也可以吧┅┅因为只是看而已┅┅」 手碰到的阴毛意外的柔软,从分开的阴毛下露出粉红色发出光泽的肉缝下端的刹那,丁田的胯下变成火热。

  丁田认为同样的要放弃,至少应该看看肉缝才算,就由下向上分开阴毛。

  受到裤子的压迫感到疼痛,丁田用手指压住分开的毛以免恢复原状。看到的肉缝长约七公分,像贝壳一样紧紧闭合。

  「啊,这是多麽美的肉缝,简直就像不知道污秽的少女一样┅┅」丁田不由得吞下一口唾液。

  这就是真田老师的阴户,实在太好看了。

  从丁田的嘴角流出黏黏的口水。

  5

  不知道自己最难为情的部分完全暴露,明穗仍好像很舒服的睡觉。眼见粉红色的美丽的玉门,丁田不知道该怎麽样才能克制自己的强烈性欲。

  「┅┅还是不该脱去她的三角裤┅┅啊┅┅我快要无法忍耐了┅┅我该怎麽办┅┅」看到年轻女性暴露出来的性器,丁田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袖手旁观,可是还自信不致於犯更大的错误。

  丁田这时才知道,看到明穗的阴户,那样的自信也不太可靠,当心里产生把自己的肉棒插入到这个肉缝里时,是多麽痛快时,丁田知道自己是不行了。无法控制性欲,现在只有干下去,也只有祈祷明穗不会醒过来。

  丁田一面祈祷一面拉开花唇。肉门被打开,露出内部,那是鲜艳的红色。小阴唇是封闭的,在合流点上看到肉芽。

  丁田拉下裤子的拉炼,然後从里面拉出勃起的肉棒,肉捧上冒出青筋,膨胀的龟头发出黑色的亮光,丁田用龟头刺激阴核。

  「唔┅┅」明穗立刻发出哼声。

  把她弄醒了吗?┅┅丁田吓了一跳,放弃继缤刺激阴核,观察明穗的状况,看到明穗没有醒过来,这才放心,再度开始爱抚阴核。龟头和阴核互相摩擦,快感从阴茎传过来,丁田忍不住仰起头。

  受到剌激的阴核发生微妙的颤抖,丁田知道这样的颤抖会使那里变大。丁田继绩摩擦,阴核眼看着就膨胀起来,无法包容的薄皮慢慢後退,露出粉红色的珍珠。

  珍珠沾上黏液,看起来湿湿的。丁田用龟头在珍珠上经轻摩擦。还在睡觉的明穗,屁股自然的向左右摇动。

  丁田继缤用龟头压迫阴核。

  「啊┅┅」从明穗的红唇发出哼声。

  因为兴奋丧失理性的丁田,对明穗发出哼声也没有放在心上,用龟头在小阴唇上摩擦。

  快感在脑顶上爆炸,粉红色的花瓣已经开始充血膨胀,丁田开始把勃起的肉棒插入肉洞里。

  明穗若醒了就再说以後的事,现在是只有前进没有後退。丁田不顾一切的插入。肉缝被推开,在大腿根上出现几条皱纹。

  明穗在阴道感到压迫感,这才醒过来。有什麽东西压在自己的身上,用手擦一擦蒙的眼睛,看到丁田在大腿间把肉棒插入。

  说实话,是感到惊讶,但也曾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对明穗来说,这是值得纪念的首次经验。本来就很想有这样的经验,这是性交,明穗快走就样假装睡下去。

  阴道被扩大的感觉,对第一次经验的明穗变成疼痛。明穗尝到失去处女的那刹那的滋味,随着丁田像徵男人的东西深入,疼痛越来越强烈,明穗咬紧牙关拼命忍耐。

  丁田不知道明穗已经醒过来,还只顾自的插入。没有性交经验的明穗,性器从来没有这样张开,心里产生会不会破裂的不安。

  丁田当然不知道明穗还是处女,因此对阴道的窄小感到惊讶,费这样大的力量才能插入还是第一次。
第三章 美味

  真是高兴极了,当龟头到达子宫时,明穗产生舒畅的感觉┅┅ 第三章 美味 1明穗下课後,想走出教室时,女学生桃山潮美说∶「我有一件事想和老师商量,可以吗?」 「可以,什麽事呢?」「我不能在这里说,老师能不能到我家来呢?」 「是怕别人听到的事吗?」 「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对家人也不能说。」 「那样重要的事,我可以吗?」 「就是不可以,我能商量的,也只有老师,我在校门前等老师。」 「好吧,等会见吧。」 明穗走出教室就回教职员室。

  不知道不能向家人说的事是什麽?

  桃山潮美是明穗担任导师班上的学生,在女学生中也特别显着,有可爱的脸和令人联想性感的身体,在男生中成为偶像。

  不只是学生,在教师之间,也常谈到潮美的性感身体。甚至於有人怀疑,潮美已经有性经验。

  明穗有时看到潮美走路扭动屁股的模样,就觉得非常性感,说不定真的有男人的经验了。虽然不愿意怀疑自己的学生,但看到潮美的身体,不由得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据传,女生的三分之一已经有性经验。虽然不愿意相信,如果是事实,桃山潮美当然要列入已经有经验约三分之一之中。

  「老师,这就是我家,白天没有人在家里,父母都去工作,如果只有父亲工作,房子的分期付款好像负担太大了。」 「哦┅┅那麽在你妈妈回来以前,你是一个人,很寂寞吧?」 「当初是很寂寞,但现在习惯了。老师,请进来吧!」 桃山潮美的家是建造在清静的住宅区里。这里是属於高级住宅区,房价一定很贵。

  明穗被带到二楼的潮美房里。

  「老师,只有果汁┅┅」

  「谢谢┅┅你妈妈什麽时候回来呢?」

  「要到六点多钟。」

  「我记得你是独生女┅┅是吧!」

  「是的。」

  「老师以前就感到很奇怪,你好像不喜欢和其他女生一起谈话?」 「没有特别的理由,止不过是女孩子最喜欢在背後说别人的话,我不喜欢那样。老师,为什麽女孩子都喜欢谈论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呢?」 「这是很难回答的问题┅┅为什麽会这样呢?说实话,老师也不明白,你要和老师商量的就是这件事吗?」 「不!不是的。」「是其他的事吗?」「是。」「我不知道是不是能成为刚才的问题的答案。包括老师在内的女性对新的东西或陌生的事都会表示有兴趣,所以是女性特有的性质吧。」 「班上的同学们有没有说我的坏话呢?」 「说你什麽话呢?」「说我性交,常有男人在一起玩┅┅」「没有人说这种可怕的话,老师没有听说过,是谁说的?」 「不,没有关系了。」 桃山潮美把果汁的空罐放在桌子上,确实有些老师是用那样的眼光看她。

  也许这种话传到潮美的耳里。如果因此使潮美走向更不好的行为,那个教师等於是犯下大罪。做教师的人,无论在任何情形下都不应该把自己的想法或感受随便说出来。

  「要相信自己,不要受到那些话的影响。」 「是,我会尽量不放在心上的。」 「那麽,你找我要商量什麽事呢?」「老师,要先答应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桃山潮美看着明穗的眼睛说。

  她的表情认真到可怕的程度,好像在说如果不遵守诺言,什麽事都会做的出来。既然对父母都不能说的事,当然会这样吧,而且答应和她商量,就应该答应保守秘密。

  「好吧,我答应。」

  「老师,说真的,绝对不能告诉别人。」桃山潮美好像还不放心的样子。

  「你就相信老师吧。」

  「老师,我相信你。」

  「谢谢,现在你就说吧!」

  「用嘴说也不容易明白,请看吧┅┅」桃山潮美站起来拉下裙子的拉炼。

  「你┅┅这是要做什麽?」明穗有一点紧张。

  潮美的裙子落在脚下。

  「你脱裙子做什麽?」

  「啊,在老师面前脱,还是有一点鸡为情,可是怕这样的话,就永远没有办法商量。」 「你要商量的事,不脱就不能说吗?」明穗完全不明白潮美的意图。

  2

  「实际上,我也不想让老师看到。就是老师,我也不愿意老师知道,可是,不和任何人商量,我一个人苦恼也解决不了,所以找决心要和老师商量。请看我这里吧。」 「你┅┅」潮美一下就把三角裤脱下去,十七岁少女的局部完全暴露出来,那里有丛草围绕。

  「你把女性最难为情的地方给老师看,要商量什麽事呢?」 「我这里的颜色和形状很奇怪,每天想到这件事就没有办法用功。」 「有什麽奇怪呢?」 「现在给老师看。」桃山潮美用手指把阴毛拉开,肉缝暴露出来。明穗的眼睛注视少女的阴部。

  「老师,奇怪吧!形状不好吧?而且颜色也发黑吧?」 确实如她所说,阴核与小阴唇突出到大阴唇外,有一点发黑的花瓣,左右的大小不平衡。这是说,大阴唇分开後才能露出来的内部,平常也暴露出来。

  「这样,我就难为情的,就是有了喜欢的男孩也不能给他看,也不能性交。

  老师,我该怎麽办?」桃山潮美的表情快要哭出来。

  「桃山同学,有性交的经验吗?」

  少女摇头。

  「一次也没有?」

  桃山潮美点头。明穗以没有正确的证据,只因为少女的身体上较成熟,就轻率的把桃山潮美看成有性交经验的人,心里感到很抱歉。

  「哦,那麽手淫呢?」

  「那是┅┅有几次┅┅」

  「是有罗?」

  桃山潮美露出羞涩的表情点头。

  「原因还是手淫吗?」

  「老师对性医学也不太熟悉,不过手淫过多,好像性器的形状会变坏,颜色会发黑。」 「果然是那样┅┅」桃山潮美的声音显得无力。

  「当然也不一定是这样。随着身体的发展,黑色素沈淀发黑,阴唇左右的大小也有不平衡的情形。尤其像你这样发育好的女孩最多,所以不要放在心上自寻苦恼。」 「可是,一般的人都紧紧闭合,看不见阴核或小阴唇吧,可是我的┅┅男孩子看到了不知道会有什麽想法┅┅羞死人了┅┅」桃山潮美用手挡在阴户上。

  「就好像每个人的面貌长的不一样,性器的形状和大小、还有颜色,也都不会一样,所以不能认为自己的性器异常。」明穗用上课的口吻说。

  「老师,能不能让我看老师的性器?」

  「什麽?!我的┅┅」听到少女的话,明穗有一点紧张∶「你不要开这种玩笑。」 「不,我不是开玩笑。老师,给我看吧。」 「为什麽想看我的性器呢?」 「刚才老师不是说过吗?每一个人的性器形状和颜色不同,我想确定一下,有什麽的不同。不然,就无法解决我的苦恼。老师是应该帮助学生吧,所以求求老师,给我看吧┅┅」 「再怎麽说,这件事是┅┅」「我的已经给老师看过了,老师为什麽不能给我看呢?」 「可是┅┅」明穗犹豫不决。可是因为她拒绝的关系,如果桃山潮美对性器的苦恼越来越大,影响到她在学校的生活,那样才是大问题。还不只如此,说不定还会影响到她的人生。

  性交在人生中是很重要的事,因为有性生活,人生才会快乐。记得有什麽人说过这样的话。明穗体验过性行为,才知道这句话是对的。如果桃山潮美认定自己的性器有异常,开始厌恶性行为,她的人生就变成黑暗。

  站在教师的立场,不能使桃山潮美有不幸的人生。

  希望全体学生都有幸福的人生,这是教师的愿望。这样想来明穗就没有办法拒绝了。

  「好吧,如果看到老师的性器就能解决你的苦恼,我会很高兴的让你看。」 虽然这样说,她看到明穗的性器是不是能得到信心呢?会不会相反的更失去信心。实际上,明穗的性器无论形状和颜色都比她的好看,阴核和小阴唇都没有凸出来。

  明穗担心桃山潮美看到以後会有什麽想法,必需要让桃山潮美认定她自己的性器没有异常,不然,就没有给她看性器的意义。为使她安心,就不能把性器平时的状态给她看,应该是和桃山潮美是相同的状态。

  「我能不能借用一下厕所,在你面前脱三角裤,老师感到难为情。」 「原来老师是怕羞的人,厕所就在玄关旁边。」 「哦。」 明穗去厕所。进去後就把裙子撩起到腰上,拉下三角裤。

  「要和她的性器一样,只有用手指刺激,使那里兴奋。」 明穗的手伸向自己暴露出来的性器。

  3

  把耻毛向左右分开,从里面出现粉红色的肉片,和桃山潮美的情形不同,明穗的是左右在花瓣密合,完全把性器盖住。

  桃山潮美虽然说只有几次手淫,但根据性器的颜色发黑,以及花瓣的平衡,一定有相当多的手淫的经验,甚至很可能每天都有手淫。不然,阴核和小阴唇就不会那样凸出,可以断定是手淫过度的。

  明穗的手指摸到肉缝上,然後慢慢上下活动。

  「啊,现在是不能有性感┅┅」明穗对自己已经开始出现的快感,身体不由颤抖。绝对不能性感,现在不是为享受快乐,目的是要救一个学生。

  可是身体不管那一些,会敏感的反应,但又不能停止手指的动作。若想和桃山潮美变成相同状态的性器,只有用剌激使那里兴奋,不是那样,就没有办法说服认定自己的性器是异常的桃山潮美。

  明穗在自己的肉洞上继续抚摸,当然会产生性感,明穗拼命的忍耐几乎要从嘴里发出来的浪声。

  受到刺激的肉缝,产生快感的同时逐渐改变形状。颜色有一点发黑,左右两个花瓣淫猥的隆起,膨胀的花瓣,好像地面裂开一样的开始绽放。

  「啊┅┅真性感┅┅」明穗忍不住发出甜美的声音。

  颜色和肉缝分开的情形,大致形成和桃山潮美女性器相同的状态。剩下的是要使阴核与小阴唇肥大凸出就行了。

  明穗把手指放在阴核下,开始向上摩擦。

  「啊┅┅」明穗扭勒腰肢,因为强烈的性感电流从那里产生。

  但现在只顾痛快,而且能在厕所里太久,说不定桃山潮美会来看。如果被她看到,是没有办法解释。明穗进入厕所也有几分钟了,明穗必需要快一点。快感使明穗皱起眉头,用力剌激敏感的肉芽。

  阴核火烧般的热起来,很快开始膨胀,包皮也後退,这时候出现发出粉红色光泽的珍珠,珍珠上沾满黏黏的液体。明穗的身体不只一次的向後仰,但没有时间享受这快感,手指从阴核转向小阴唇。

  那里有滑溜的感觉,明穗用两根手指压住小阴唇,轻轻摩擦。

  「啊┅┅唔┅┅」明穗产生快感,引诱她进人快乐源地的性感电流不停的涌出。

  明穗苦闷的摇头,性感的大腿开始痉挛,受到摩擦的花瓣很快膨胀,变成暗红色。明穗停止爱抚,然後看自己已经变化的性器。

  大阴唇发黑,花瓣向左右分裂,膨胀的阴核凸出,小阴唇也淫猥的露出到外面。

  现在和桃山潮美的状态大致相同。

  这样就可以了,可是把这种状态的性器给学生看┅┅真是羞死人了┅┅明穗的脸红润,用卫生纸轻轻拭擦湿淋淋的性器。已经兴奋的部分非常敏感,只是用纸轻轻擦就产生快感。

  「啊┅┅啊┅┅」强烈的欲火使明穗感到鸡过。

  「啊,真想性交┅┅和男人拥抱┅┅啊┅┅」从明穗的嘴里说出淫荡的话。

  4

  「老师,这样慢,正想去看你。」桃山潮美看到明穗回到房里,立刻用责备的口吻说。

  「对不起。」

  「老师上厕所的时间真长。」

  「是┅┅是┅┅」

  「老师,快让我看性器吧。」

  「好,现在就给你看。」

  明穗撩起裙子,把刚穿好的三角裤又拉下去,露出性器。

  桃山潮美跪下地上看明穗的性器∶「老师,因为给毛挡住看不到肉缝。我可以分开吗?」 「你┅┅」「有什麽关系,老师我要分开了。」在明穗回答以前,桃山潮美的手已经摸到阴毛。

  「没有想到老师的毛这样多。」

  「是吗?」

  「我也是这样,是属於多的?」

  桃山潮美把阴毛分开,露出女人的肉缝。

  「啊┅┅」桃山潮美发出兴奋的声音∶「和我的性器一样┅┅」 「这样就知道你的性器不是异常的吧。」 「是┅┅」「那麽,就不要看了。」明穗准备穿起三角裤。

  「老师,等一等,让我再看一看,因为我还没有看过别人的性器。」 「什麽┅┅」 「这┅┅」明穗犹豫不决。

  如果在桃山潮美看的时候恢复平时的状态,就不知道刚才为什麽要那麽辛苦的把性器弄成和她一样的状态。如果桃山潮美知道明穗的性器有漂亮的形状,一定会受到打击。甚至於更认定自己的性器是异常的,开始躲避性行为。

  身为教师,那定必须要避免。

  「老师还是会难为情,已经看够了吧。」

  「不,我还要看┅┅」

  「你┅┅」

  「我玩弄阴核会非常敏感,老师也那样吗?」桃山潮美一面说,一面伸手用手指在明穗的珍珠上摩擦。

  「啊┅┅」明穗的头向後仰∶「你不能摸那里。」 「老师的这里也很敏感。」 明穗让学生看到自己的这种样子感到羞耻。

  「老师,我让你更有快感吧。」桃山潮美继续用手指抚摸阴核,强烈的快感使明穗不由得扭动身体。

  「啊┅┅求求你┅┅不要这样┅┅啊┅┅有性感┅┅啊┅┅不要这样┅┅」明穗要求桃山潮美停止。

  可是桃山潮美继续抚摸阴核,在她来说能看到教师为性感苦恼的样子,是很难得的事。挑山潮美看到为性感颤抖的教师,觉得教师也不外是一个女人。用指尖捏起凸出的成熟肉芽时,明穗开始抓自己的头发,屁股开始扭动。

  「啊┅┅不行了。┅┅求求你不要弄了┅┅再弄下去,老师快要疯了。」 「有什麽关系。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老师的阴核真大,老师也是这样子手淫吗?」 「那是┅┅」「当然是吧,因为老师也是女人┅┅」「不能从老师的嘴里说出那样难为情的话。」 「老师你不用说我也知道,单身的女性不可能什麽事也不做的。老师,对不起。」 桃山潮美不肯接受明穗的哀求,还问让明穗无法回答的问题,同时继续抚摸阴核。

  5

  「你为什麽只问这些令人害羞的话。老师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可是我有兴趣。老师,告诉我,除了手指之外,还用其他什麽东西?」 「你说的小道具,比如说是什麽样的东西?」 「像可乐瓶,还有香蕉和黄瓜,较粗的香肠等┅┅」 「你真的把这些东西放进过你那里吗?」 「难道老师没有用吗?」「那还用说,在很重要的地方不该插入那种东西的。」 「和插入卫生棉条是一样的。我主要是用手指,但这样还是不能满足,有时会用那种东西,感觉是很不错的,老师也试试看吧。」 「我不会用的┅┅」 「对了,就在这里试试看┅┅有可乐瓶┅┅」 「不!我不要用那种东西┅┅」 桃山潮美停止抚摸明穗的阴核,跑出房间。这时候明穗的性器兴奋的火热,从花园流出蜜汁。

  「让学生看到这极样子,羞死了┅┅」明穗用双手盖在性器上,听到从楼梯跑上来的脚步声。

  桃山潮美拿着空可乐瓶走进来∶「老师,把腿分开大一点,不然就不好放进去。」 「我真的不要做那种事情。」「老师,真的会很舒服,把腿分开吧┅┅」 「插入那样大的东西,会把最重要的阴户弄破,我绝对不要。你也不要做这种事了。」 「我第一次也担心会裂开。可是女人的腔是要生小孩的,所以可乐瓶不算什麽。老师,对不对?」 「但不能因此就把可乐瓶放进去,而且性器不是插入那种东西的地方。」 「老师没有经验所以才说那种话。只要经验一次,就知道是多麽舒服了。」桃山潮美一面说,一面把可乐瓶的嘴插入明穗的裂缝里。

  「啊┅┅」从明穗的嘴里发出强烈的哼声。

  「你不能这样┅┅」明穗急忙抓桃山潮美的手,因为没有想到她真的会插进来。

  「拔出去,快拔出去。」明穗的屁股向後退,可是桃山潮美抱住她的屁股。

  桃山潮美在手上用力,可乐瓶更深入。

  明穗皱起眉头发出呻吟声,感觉出有很硬的异物进入里面。

  「求求你,求求你,快把可乐瓶拔出去,快┅┅」 「老师不用担心,不会裂开的,我是有经验的。」 「啊┅┅好难过┅┅」瓶嘴的部分已经进去,粗大的瓶身将要插入。明穗感觉出自己的肉洞从来没有被这样扩大,不由得紧张起来。

  瓶身进入洞里,整个性器有发涨的感觉。

  「啊,不行了,快要裂开了┅┅将来就不能用了┅┅绝对不要┅┅」明穗开始哭叫,用手抓住瓶子想拔出去。

  「老师,不能拔!」桃山潮美大叫一声,用力推瓶底。

  「哇┅┅」明穗的头向後仰,产生疼痛,那是超过失去处女的疼痛,美丽的脸因疼痛而扭曲。

  「啊┅┅痛啊┅┅」激烈的疼痛使明穗猛烈摇头。

  「我第一次也是痛的哭了,可是慢慢就舒服了,老师。」 明穗哭求,桃山潮美还是不肯拔出去。而且,越是哀求她,她越用力插入。

  可乐瓶在外性器、内性器上一面摩擦一面进入。明穗这时候知道求桃山潮美是没有用的,只好忍耐痛苦。

  随着可乐瓶插入越深,明穗自然的分开双腿。

  「老师看吧,不是进去很多了吗?」

  吞入瓶身的玉门已经膨胀到极点,大腿开始颤抖。

  明穗感到惊讶,那里还在痛,但敏感的感觉出有一种不同的感觉开始在肉洞里出现。

  「老师,是不是开始感到舒服了?┅┅」桃山潮美看着明穗问。

  「还是很痛┅┅不过有一点奇怪的刺激感。」 「我说的没有错吧?老师,那个感觉会慢慢扩大。」桃山潮美用得意的口吻说,开始旋转插在肉洞里的可乐瓶,瓶在瓶上的黏膜被拉动。

  「喔┅┅唔┅┅」明穗的上身弯曲,从肉洞产生刺破子宫般的快感。

  「啊┅┅桃山┅┅还要转┅┅用力转┅┅」 「老师┅┅这样吗?」 「啊┅┅又感觉了┅┅好厉害┅┅」身体里强烈的甜美感,使明穗的意识混乱。

  「老师,你给我也插入吧。看到老师这样舒服的样子,我也想了。」桃山潮美立刻拉起裙子,下面没有穿任何东西,露出性器。

  「老师,给我插吧。」桃山潮美拿另外一个可乐瓶交给明穗。

  「本来是不可以做这种事的,但今天是特别。就是很舒服,以後也不可以这样做,知道吗?」 「如果老师为我担心,我可以不做,但老师怎麽样?能从此不做吗?」 「你不要管老师的事了,你绝对不能做这种事。」 「知道了,快一点给我插进来吧!」 桃山潮美站在那里,把双腿分开很大,明穗拿到可乐瓶,把瓶嘴对正她的肉洞,一用力,瓶嘴陷进去。

  「唔┅┅」桃山潮美皱眉头发出哼声,瓶嘴部分很快进入,开始进入瓶身。

  「啊┅┅舒服┅┅老师┅┅真舒服┅┅」桃山潮美扭动屁股。

  不过瓶身部分还是不会轻易就进入,明穗一面旋转瓶子,一面向里推进。

  「老师,我们把两个瓶底对正,这样玩好不好?」 「那样一定很好玩。」明穗感到很大兴趣。

  第四章 轮奸

  1

  「真田老师。」坐在邻座位的金子红芳拍一下正在吃牛奶和面包的简单午餐的明穗的肩。

  「什麽?」

  明穗放下牛奶瓶把头转过去。

  「对不起,你正在吃午饭,打扰你了。」

  「哪里,有事吗?」

  「没什麽重要的事,只是想让你知道比较好┅┅」金子红芳的上半身靠过来说。

  「这件事不能大声说┅┅」金子红芳把手挡在嘴上用很小的盘音说。

  「记得你的班大上有一个叫日暮佳子的学生吧。」 「是┅┅她怎麽样了吗?」 「看你这样说,好像还不知道,关於日暮佳子有很不好的传言。」 「是什麽传言。」 「我自己没有看到,所以不敢确定,但好像和不良帮派来往。」 「那是真的吗?」明穗觉得自己的脸开始紧张。

  这也难怪,她班上的女生竟然和不良帮派有关。

  「究竟还是传言,所以还分不出真假,可是那个女孩在好久以前,曾经为了扒窃被辅导过。」 「有过那种事┅┅我一点都不知道。」「所以,她和不良帮派来往也没有什麽奇怪了。」 「日暮佳子确实和其他女生不同,说话的态度不好,但别人容易采取反抗的态度,但参加不良帮派,我是┅┅」 「你是说不相信吗?」「是┅┅」「我的孩子绝不会┅┅我班上的学生绝对不会┅┅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我了解你相信学生的心情,可是做教师的,除了相信学生以外,也要懂得怀疑。我看,你还是暗中打听一下吧。」 「是,我会的。」「对了,真田老师的裙子好像长了一点。」 「能看出来吗?」 「那是当然┅┅」「前些日子你告诉我最好不要穿刺激男生的短裙,我想很有道理,站在教育立场上的老师,确实不应该穿看到大腿的迷你裙。」 「你好像有了做教师的自觉。」 「我做教师虽然没有信心今後能做到什麽程度┅┅可是,我对教师的工作越来越喜欢了。」 「是吗?那不是很好吗?如果你不干了,男老师们会伤心的。」 「金子老师怎麽说这种话,我不会受欢迎的┅┅」 「不!你是相当受欢迎,常听男老师说太早结婚了,或年轻十岁就好了。」 「男老师会说那种话吗?」 「说实话我也一样,其他女老师们也因为你太受欢迎,很嫉妒┅┅」 「那样不好┅┅我该怎麽办?」 「这样受欢迎还不好,真叫我羡慕┅┅像我,就因为不受欢迎伤脑筋的。」 「金子老师不受欢迎,我真不相信,是你不理他们吧?」 「我像一个理想那样高的女人吗?」 「是,不像┅┅」「对吧。」「可是,金子老师很美┅┅所以┅┅」「什麽?我美∶不要和我开这种玩笑,我是美女,那麽全世界的女性都可以参加选美大会了。」金子红芳乾笑九声说。

  「大概经常穿长裙,所以男人都不喜欢,也许该学你穿短一点的裙子。」 「金子老师,何必那样┅┅」 「我是知道的。」「什麽?」「男老师们对我这个不穿迷你裙的人说什麽话。」 2 「金子老师┅┅」「我想一定说我的腿粗,或者是O型腿吧。」明穗想起丁田主任说的话。

  「我们穿短裙或长裙,他们管什麽闲事?」 「真田老师,不要因为我们都是女人就袒让我,人都是想隐瞒缺点的,因此就认为别人也是那样。我要和你一样穿迷你裙,让那些男老师们跌破眼镜。」 金子红芳又哈哈笑,然後离去。

  明穗看她的背影,但脑海里始终想着日暮佳子的事。如果她正如金子红芳说的参加不良帮派,对明穗而言是严重的问题。想起来有时候把一部分头发泄成金黄色,有一次还为这件事劝过她。那一次是很顺从的不再泄发了。

  正如金子红芳所说,是有一点太妹的味道,和普通的女孩不一样。可是没有想到她有受过辅导的记录。

  任何不良分子都不该从当初就是不良分子。

  一定有原因变成不良分子,而且绝大多数的原因可以说是在家庭,不过家庭也有各种不同的原因。

  双亲不和,离婚,对过度保护的反抗。发生不良行为的原因有很多。

  总之,发生不良行为,是他们解脱苦恼的最後的手段。

  明穗在心里探讨这个原因。使他们走上这一条路,错在大人们。因为在走上不良之路前,一定会发出讯号。

  如果周遭的大人们迅速发现,听他们叙述苦恼,都还能救他们。在责备他们有不良行为之前,大人应该承认错在自己。

  明穗从办公桌拿出学生的名册。

  「好像记得日暮佳子的家是单亲家庭┅┅」明穗一面嘀咕一面查阅。

  果然是那样┅┅还是应该先去和她母亲谈一谈。

  明穗下学後就去访问在一家餐厅工作的日暮佳子的母亲。

  在家长会时和她见过一次面。

  到达餐厅的门口时,听到里面的客人大声说话的声音。

  明穗推开门走进去。里面不是很宽大,但客人不少。

  有四十岁左右的女人转过头来说欢迎光临。那个女人好像还记得明穗,点头示意。

  她是日暮佳子的母亲寡妇。

  「啊,是真田老师!」

  「这个人是老师吗┅┅」有一个客人看着明穗说。

  「是,是我女儿的学校的┅┅」

  「长得很漂亮啊!」

  「你不能摸老师的屁股。看到漂亮的女人就想摸,老师,这里很危险,我们到里面去吧。」 日暮佳子的母亲带明穗到里面的房间。

  「老师来了,是佳子又有什麽问题┅┅」母亲的脸上出现暗影。

  「不,不是那种事。」

  「真的吗?那就好了┅┅因为老师来。我是说,以前的老师,一定是惹出麻烦,所以又是那种想┅┅」 「最近佳子在家里的情形怎麽样呢?开朗吗?常常和妈妈谈话吗?」 「因为我做这种工作,回去的很晚,我有休假时,她又上学,所以很难得有机会见面,我是觉得这样子不对,可是┅┅」 「佳子有没有什麽苦恼的情形呢?」「她有苦恼┅┅?这个吗,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很少谈话,做一个母亲实在很不好意思,我根本不知道她有什麽想法,有什麽苦恼,听老师这样说,是不是她又发生什麽问题请老师说实话吧。」 「不,真的什麽事也没有。」听说日暮佳子参加不良帮派,究竟是听来的,还没有问过她本人,所以明穗还不能把这件事告诉母亲,不过可以断定日暮佳子的品性变坏,和母子没有对话有关。

  「那就好了┅┅老师,如果佳子有什麽问题,请尽量骂她,我拜托老师。」 「我会的。你一方面要工作一定很忙,但尽量找机会和佳子多谈谈吧。」 「是,我会的。」 「佳子有苦恼时能商量的人只有母亲了。」 明穗这样叮咛母亲後,怕妨碍她的工作就告辞离去。

  3

  数日後,明穗目击到原先相信的东西彻底崩溃的状况。

  那是明穗走出校门向车站走去的路上,从巷道的黑暗处传来凶狠的女人的声音。明穗不由得停下脚步向那边看。

  「我叫你拿出来。」

  「拿出来┅┅是钱吗?」

  回答的也是女人的声音。

  「这还用问吗?知道了就快拿出来。」

  「拿出来就不会对我怎麽样吗?」

  这个女人的声音在颤抖。

  「嗯,不会,拿出来吧。」

  「只有这些┅┅」

  「八千圆,还不错吗。可以走了,但不准告诉任何人。」这时候有一个女人从明穗面前像逃跑一样的跑过去。不久走出三名男女。

  「有这样多,就能痛快的玩一下了,佳子,明天也拜托。」 (佳子┅┅)明穗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紧张起来,因为立刻就联想到日暮佳子。

  「当然可以。不过这样经常弄的话危险吧。报警怎麽办?」 「话是不错,但这样是不工作就能有钱用,这就好事怎麽能放弃。真的报警就到时候再说了,不用担心。走吧,佳子。」 三个人从明穗前面走过去。明穗看到那个女人确实是日暮佳子。发现传说是事实,心里感到难过。

  既然亲眼看到她恐吓其他少女,就不能不管这件事。

  教师的经验还不够充分,是不是能很顺利解决这样重大的问题,心里感到很不安。日暮佳子是她班上的学生,就必须由她来解决。

  第二天下学时,明穗要目暮佳子留在教室。佳子和不良分子在一起是事实,多放任一天,日暮佳子可能会完全堕落,现在也许还来得及救她。做教师就应该为她负起责任。使她能改过向上。

  「老师,叫我一个人留下来有什麽事,我可没有做出需要你说教的事。」 「佳子,你不要这样讲话,女孩子要温柔一点┅┅」 「我怎样讲话是我的自由吧。」 「可是你这样说话,不要说是女孩子,连男孩子也不敢接近你了。其实,你是很乖巧的女孩。」 「我是乖巧的女孩?不要胡说八道了,你在心里想我是个不良少女┅┅对不对?」 「不,我不认为你是不良少女,是你自己把自己看成不良少女┅┅」 「混球,谁会那样看自己。」 「这就是了。佳子,你每天下学後做什麽呢?」 「那种事不要你管。走出校门一步就不是教师和学生的关系。在校外也受到监视,会闷死人了。」 「佳子┅┅」「做事情任性的是大人。」日暮佳子用不屑的口吻说。而且,是自言自语的用很小的声音。

  「你刚才说┅┅任性吗?」

  明穗反问。

  「哦!说过了,大人都是卑鄙的,说的话和做的事完全不一样┅┅」明穗从她的眼睛里看出憎恨的火焰。

  「什麽意思?」

  「用不着和老师说,没有事我要走了。」

  「佳子,你以後不要和那些家伙在一起了。」 明穗用毅然的口吻说。这句话像匕首一样剌到她的心。

  「那些家伙┅┅是什麽意思?」

  日暮佳子还想装傻,可是表情凝重,脸色苍白。

  「什麽时候开始在一起的。」

  「你说什麽,我不明白。」

  佳子的声音有一点头抖。

  「老师已经知道你和那些人在一起做什麽。因为我看到你恐吓女孩,向她拿钱。」 「哦,你看到了┅┅那就没办法了,现在要怎麽办?要开除我吗?」 日暮佳子摆出豁出去的态度。

  「开除也没有关系,这种学校随时都可以走路。」 「老师根本没有想到开除。佳子,什麽原因使你做这种事,愿不愿意告诉老师呢?」 「我没有话要说。」 4「你究竟有什麽苦恼,不然你不可能会和那些人在一起恐吓女孩拿钱的。佳子,有什麽事让你这样苦恼,老师愿意帮助你。说给我听吧。」 明穗把手放在日暮佳子的肩上。佳子把她的手甩开,眼睛向窗外的景色看去「老师不忍心看你变坏。想救你┅┅佳子,对我说出来吧。」 「我就是说了,也没有用┅┅如果真的想听,我就告诉你。」 「佳子┅┅」 「是那个女人害的。」日暮佳子背对着明穗眼睛好像看着遥远的地方说。

  「谁是那个女人?」

  「生我的那个女人。」

  「那是你的妈妈┅┅怎麽可以对母亲说是那个女人。」 「那种女人,才不是我的母亲。」 日暮佳子用忿忿的口吻说。

  「为什麽对母亲这样说呢?」

  「因为我没有把她看成是我母亲。我怎麽能把淫乱的女人看成是我母亲。」 「母亲是淫乱┅┅?」 「是啊,那个女人比我这个女儿更喜欢和男人睡觉。只要有男人,我这个女儿有没有都没有关系了。」 「你认为变成坏孩子,母亲就会多照顾你了┅┅是吗?」 「不是,因为她可以任性的找男人,我也可以任性的玩,如此而已。」 「你怎麽知道母亲跟男人玩?」 「我看过很多次,她和男人宾馆出来,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原来如此,果然是有这种事情。不过,你母亲很寂寞,所以┅┅」 「那麽,我问老师,寂寞就可以做任何事吗?寂寞的又不是她一个人┅┅」这时候明穗在佳子眼睛里看到发出亮光的泪珠,知道她确实也寂寞。

  「那个女人每天都和男人睡觉。我是不是变成不良少女,她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哼!」 日暮佳子双手握拳,咬紧牙关。

  「佳子,我能了解你的心情,但不能因此就残害自己。求求你,不要自暴自弃了。」 「老师已经来不及了。」「不,还来得及。现在,还不晚。」「不,老师什麽都不懂。一旦和他们做夥伴,不是可以随便脱离的┅┅」 「没有问题,老师会去见他们,要求他们┅┅」 「不用了,我本来就不想离开。」 「不行。一定要脱离。明天你带我去见他们,知道吗?佳子。」 「老师,你要去求他们,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们都是人,讲明白就会解。他们不会杀我吧?」第二天,明穗和日暮佳子一起去那些不良分子盘据的地方。

  那里是一家酒廊。只要进去,一眼就看出一群不良分子的男女一起在那边抽烟喝酒。

  很自然的,那些人的眼光都集中在明穗身上。

  那种眼光冷漠,好像看猎物的野兽。

  日暮佳子把明穗带到最里面的位置,那里有三个年轻人在谈话。

  「晦,佳子。」

  其中一人发现日暮佳子说。另外两个人也摆头过来看明穗和佳子。

  「这个女人是谁?」

  一个不良少年用不怀好意的眼光看明穗。

  「我们学校的老师。」

  「老师┅┅」

  「佳子,你带老师来这里干什麽?」

  「因为老师坚持要见你们,说有话要和你们说,所以就带来了。」 「我是佳子的级任导师,来求你们放过佳子吧。」 「佳子,是你要她来的吗?」 「我才没有说那种话,是老师自己不要我和你们来往,这是真的。」 「我想也是。你不可能说要和我们分手,因为当初是你要求让你加入的。」 「我求求你们。不要和她来往了。佳子本来是很好的女孩,一时想不清楚,走错路而已,不只是她,我想你们也是一样的。」 「老师,在这里不方便谈,我们换个地方吧。」 一个把头发泄成红色的不良少年说。

  5

  明穗被带去的是一栋几乎变成废屋的商店。

  「老师,我们继续谈吧。」

  三个人围绕明穗站在那里。

  「请你们让佳子离开吧。我身为教师,不忍让佳子堕落下去。我想救她。求求你们让佳子离开吧。」 明穗很热心的恳求。

  「既然老师这样要求是可以考虑,但有一个条件。」 「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什麽都愿意做。」 「佳子,还有为你什麽都肯做的老师,你有这样的老师真幸运。好吧,老师脱光衣服,把腿分开。」 「你说什麽?这样太过分了吧┅┅」「你不答应,我们也不答应。」「我脱光衣服,分开腿,然後要怎麽样呢?」 「那还要问吗?当然是把我们的东西插进去。」 「对老师不能做那种事。」 「佳子,你不要说话。老师,要不要做,快一点决定吧。」 明穗被迫决断。如果不答应这个条件,就没办法救佳子。

  「我答应这个条件,真的让佳子离开你们吗?」 「那麽,你是答应条件了。佳子,听到没有,你的老师要为你牺牲了。」 「佳子,没有关系。」 明穗开始脱衣服。因为已经有性经验,在他们面前脱光衣服,没有太大的排斥感,也可以说想救出迷途恙羊的佳子的心使明穗有这样的勇气。

  明穗身上只剩下乳罩和三角裤。包括日暮佳子在内的八个眼睛都凝视明穗的裸体。

  明穗取下乳罩,受到压迫的孔房猛然跳出,然後用力迅速拉下三角裤,因为慢慢拉,会产生羞耻感。

  明穗的身体雪白耀眼,和下腹部的阴毛形成强烈对比,也显得更性感。

  明穗仰卧,分开双腿。

  「我先干,你们玩其他的地方吧。」

  「要尽量快一点。」

  三个人一起脱光衣服。可能是首领的红发男人身体进入明穗双腿之间,突然就把勃起的东西插入还没有湿润的肉洞里。

  「喔┅┅」明穗发出呼声,臀部退缩。红发男人更用力分开明穗双腿,粗暴的插入。在肉壁产生强烈的电流。

  「啊┅┅紧啊┅┅」也许是男人肉棒的龟头特别发达,摩擦的力量很大。另外二个男人各玩弄一个乳房,三只野兽同时玩弄明穗的肉体。

  插入肉洞里的肉棒继绩向里前进。明穗能感觉出来向子宫挺进,这个男人还一面插一面哼。

  每次明穗的身体随着摇摆,抽插的声音多少有一点湿润。因为肉棒进出开始顺畅,明穗知道声音溢出蜜汁。

  抚摸乳房约二个男人一面在孔房上舔,一面用手指玩弄可爱的乳头。

  大概有很多的经验,年记轻轻的有很好的技术。

  日暮佳子看着为救她离开不良分子被轮奸的明穗,心里逐渐产生愿意信任人的心。

  红发男人叹一口气。刹那阎子宫上感到冲击。同时阴核上也觉得受到压迫。

  「老师的阴户真紧,真想不到你会有这样的东西。」 红发男人用沙哑的声音说,然後又开始抽插。肉棒向外拔出时,明穗感到快感。

  明穗发出哼声,虽然是为了可爱的学生,为什麽要把自己的肉体提供给这些不良少年。教师是不是有义务为学生做到这种地步。

  明穗接受他们的条件,果真只是为日暮佳子吗?有没有想利用他们满足自己的性欲呢?

  男人的肉棒没有给明穗考虑答案的时间,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听到噗吱噗吱的淫靡声。

  女人的肉体里充满快感,明穗不顾日暮佳子在旁边看,开始配合男人的活塞运动,上下摆动屁股,发出甜美的哼声。

  阴茎退出时产生整个黏膜被带走的感觉,进来时阴核上产生锐利的压迫感。

  两个乳头有二个男人的舌头在舔。明穗的快感已经非常强,表情露出陶醉模样,从嘴角流出黏之唾液。

  「老师,舒服了吧┅┅」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确实很舒服,她的身体就把这种情形表现出来,受到摩擦刺激。

  一对一的性交是有过几次经验,但一对三这种变态性交还是第一次,不过性感特别强烈。

  红发男人爆炸了。

  「该轮到我了。」

  「知道,马上就换你。」

  肉棒退出後,明穗的洞口保持插入时的状态,阴核仍旧勃起,第二个男人的肉棒立刻插进来。这一次是非常顺利,贪婪的肉洞缠绕在男人的东西上。

  【完】

字节 57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