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情在天涯】【作者:不详】【完】
1   写作前的一些话:本文是本人的第一部作品,文中的很多情节本人是真实的感受同时文章中不少角色在生活中也是有原形的。当然我的第一次作品可能很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希望大家能提中肯的意见。

  本文的定位是都市类,可能在中期会略带一点玄幻,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第一章往事如烟

  钱江县城的冬天不是很冷,天涯一个人在家里很无聊,刚刚给女友黄华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虽然亲热的话说了不少,但是心理总觉得差点什么,可能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吧,整个寒假,天涯一直都是一个人,现在确实有点饥渴了。

  天涯的家乡是中国西南部的一个小县城,县城不大,全县人口才90万人,一条河把县城分为河东和河西两个部分,河西是老城,河东是新兴的开发区,天涯家就住在开发区的一个单位的集资楼里,就是钱江县武装部的单位集资楼,天涯家住七楼,据说当时在选号的时候,天涯的父亲硬是排在最后选,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有心人在其中做祟,前面选号的没有一个选择天涯父亲一早就看上的7-1,所以最后这套房子还是天涯家享用了。

  天涯的家是一套四室两厅两卫的房子,其实在那时,在钱江县城,还没有主卧带卫生间的套房,这是95年的时候,单位建集资楼的时候,天涯的父亲鉴于自己儿子是学建筑的,所以设计图出来之后,征求了一下儿子的意见,根据天涯在大学学了半学期的知识,天涯就给他父亲提出了大户型的设两个卫生间的建议,这个建议马上就得到了他父亲的赞成,于是房子的户型设计方案就因为天涯的一句话就改变了,虽然天涯父亲单位的人很多人反对,但是由于天涯父亲的缘故,这个方案还是通过了,过了三、四年之后,很多人在发现,当时他们的政委(天涯的父亲)当时力排众议的决定是多么的英明,当然,据后来天涯的母亲问天涯的父亲,当时你是怎么把那些反对的声音压下的。

  天涯的父亲压低了声音说:“我对他们说你们谁不喜欢裸体做爱,谁又愿意做了爱之后还穿起衣服到外面的卫生间去清洁卫生吗?”

  “就这样吗?”天涯的母亲再问他。

  “是的,第二天,昨天反对的人几乎都赞成了,除了几个老家伙,但是他们的意见不能影响大局”,天涯父亲的话充满了得意。

  “你呀,真是的,这种事情你也好意思说的那么明显。”天涯的母亲有些嗔怪自己的丈夫。

  说实话,天涯家的房子还是很大的,建筑面积170多平方米,天涯的房间就挨着卫生间,这让天涯很满意。因为天涯喜欢裸睡,那样晚上起来很方便,因为是天涯夏天喜欢喝啤酒。现在天涯就在自己的房间里躺着,看着电视上的男女交缠的图象,这是天涯在外面租的片子,他憋得有点厉害了。

  正在这个时候天涯的呼机响了,一看,是初中同学彭正伟打来的,于是回了电话。

  “你小子有什么事情呀,老子正忙者着呢!”

  “你小子能有什么事情,我老哥都给我说了,你又在他那里租了几盘碟子,你是不是又在家里自己看呀!”

  “你他妈的有病,你哥连这种事情也给你说,兄弟真是狼狈为奸,好了,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了。”

  “天涯,是这样的,我们初中同学也有几年没有聚过了,我决定今天晚上在县城的几个聚一下,你晚上有什么事情没有?”

  “可以呀,我也很久没有看见这个同学了,正好一起见见,但是可是你请客,我可没有钱!”

  “你小子,好,我请就我请,不过以后你发了再请回来就是了。”

  “没有问题,兄弟发了还能忘了你吗?”

  “好的,晚上六点半,就是紫云阁。”

  “好的,到时候我一直接来就是了。”说完天涯就挂了电话。

  彭正伟是天涯的初中同学,两个人是臭味相投,那个时候一起下河洗澡,一起欺负女生,一起看《少女之心》,典型的一对损友。

  彭正伟家里是做餐饮的,算起来也是县城的一大富翁了,紫云阁就是他家开的,县里的几套班子很多时候都去照顾他们的生意,天涯父亲的单位也是这里的定点消费单位,紫云阁和天涯上学的南京的那些高档地方虽然不能比,但是在钱江这个小线城确实数一数二的。看来今天正伟这个家伙有要出血了,天涯心理如是想。

  天涯一看时间,才四点半,于是就下了楼,到哥哥天健的门市去看了一下,天涯的哥哥天健是市电信局的,在老家的小城开了一家通讯门市,主要经营手机和呼机,随便买一点电话什么的,天涯的嫂子以前是县二轻局的,后来效益不好,于是,天健就让她来看着家门市。这个时候县城的通讯市场还不是很多,加上天健是市电信局的,很多朋友知道这个店是他开的之后也常来照顾生意,效益一直很不错,好的时候一个月的利润能有15000左右,所以日子还是过得很不错的。天涯来到门市,看生意很好,于是和嫂子打了个招呼,就开始一起做起了营业员。

  忙的时候时间过的很快,一会就六点了,天涯一看,就和嫂子一起关了门,让嫂子先回家,自己则去参加同学聚会。

  天涯还是早到了15分钟,但是正科确实早就到了,这毕竟是他家的地方嘛。

  天涯是一个重情谊的人,他是他们初中同学中,为数不多的考上大学的人,家境也好,人也长的不错,他不想让大家认为他现在很大事(就是很骄傲)了,所以他就早来了点,而且还拿了上次天健回来的时候给他的两盒中华烟。正科他娘一看天涯到了,赶紧把他叫了进去,进入云松厅包厢,正科已经和另两和同学一直在唱歌,一看天涯近来了,赶紧把话筒递给他,让他来唱。

  天涯一看,是《天意》,能唱,于是也就不客气。

  “谁在意,我的心理有多哭。

  谁在意,我的明天去何处。

  这条路,究竟多少崎岖多少坎坷涂,我和你早已没有回头路……如果说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终究已注定……”

  说实话,天涯的歌唱得并不好,但是天涯有个长处,那就是做事情很投入,他也知道自己的歌声并不是很悦耳或深沉,所以就他一般唱歌的事情很容易进入状态,很容易投入感情,这或许也是他天生多情的一种表现吧。所以等他唱完掌声响器的时候,才发现包厢内已经多了三个人。

  一种感觉:亲切,熟悉。天涯没有在同学给予的掌声中陶醉,而是看着刚到的两位女性。

  七年了,已经有七年没有见过了,是郭菲菲。

  七年后的相见,天涯有一种惊艳的感觉,感觉郭菲菲变了很多,五年前的邻家女孩的形象已经远去了,现在她给她的感觉是端庄,艳丽,虽然他知道她的年龄也才23岁,但是一身职业的套装,浅灰的上衣上的一个胸花看在天涯的眼里有一种如遭电击的感觉。

  七年了,七年了,这种感觉还是一点没有变,天涯觉得自己的新快要跳出来了。

  “天涯,好久不见了,没有想到你的歌声还是没有多少进步。”说话是一个穿着黄色羽绒服的连真如。

  “是呀,好久不见了。”天涯终于还是回过了神,伸出了手,握了连真如的手,说:“大美女今天看起来是来相亲的哟,穿的如此的漂亮”

  本来天涯马上就准备和郭菲菲大招呼的,但是连真如的话马上有想起来了:

  “我倒是不是来相亲的,我只是想来看看当年的新中第一帅哥而已,但是我看某人倒是像来相亲的,你说呢,菲菲?”

  郭非非的脸一下就红了,打了一下连真如的胳膊,嗔道:“真是个疯丫头,不要理她,你好,陈天涯,七年不见了,你还好吗?”

  天涯只是痴痴的看着她,完全没有没有听她说的话,只是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冲动,想拥她如怀。

  正科推推天涯:“菲菲在和你说话,别傻了!”

  天涯这才回过神来,对着郭菲菲说:“好呀,菲菲,你还是那么漂亮,我今天晚上就不吃饭了!”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

  “为什么呀,我可是点了不少菜呀?”正科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熊伟为我说了一句:“那是秀色可餐,你呀,天天就知道挣钱,不知感情为何物!”

  熊伟也是我的初中,也是天涯比较好的兄弟之一,天涯和正科的坏事一般都有他,现在在本市的政法大学上学。

  “陈天涯,你的意思是我就不漂亮了,只说菲菲”连真如又开始说话了。

  “哪里那里,我刚才都说你漂亮了,已经说过了,是不是,正科”天涯赶紧说。

  “难道我们的连大小姐也想被天涯吃掉”熊伟的乌鸦嘴又在乱说“好了好了,天涯,熊伟,菲菲,真如……好不容易今天聚在一起,大家就少说两句,开始上菜了。”正科赶紧说。

  于是,这样一场初中同学聚会就这样开始了。

  在席上,或许是大家故意给天涯机会,天涯是紧挨着郭菲菲坐的,他们也都知道天涯以前和菲菲的关系,在席间更是不停的和天涯喝酒,也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天涯倒是无所谓,但是菲菲确实面红耳赤,娇艳欲滴,天涯恨不得亲上两口。

  到了后来大家都开始怀恋初中那段难忘的岁月,菲菲也一样,一边唱歌,一边喝酒,氛围很亲切,而此时,菲菲由于中间为天涯带了几杯酒,更是没有力气,软软的伏在天涯的身上,温香软玉入怀,天涯的心跳好快。

  聚会在天涯和菲菲的《相思风雨中》的歌声中结束了,其实当时天涯已经醉了八分了,搂着菲菲的腰,唱的很深情的样子。

  后来出来后大家就把护花的任务交给了天涯,由天涯送郭菲菲回家,正科送连真如回家。

  当天涯扶着菲菲回家,她基本上已经醉了,只是喃喃的说:“天涯,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我…我…好高兴呀!,天涯,我…真的…好爱你呀!”

  早在聚会的时候天涯就知道菲菲的心意和五年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但是,他自己的心却变了,看着身边的人,心里很不是滋味,五年的事情像电影一样一一浮现在天涯的眼前。

  那个时候的新中,陈天涯的名字几乎是无人不晓的,成绩是全年级第一,而且还不怎么刻苦,天天玩,还和校花郭菲菲谈恋爱,是当时的金童玉女,但是在临毕业的发生了一件事,郭菲菲的父亲由于经济上的问题被双规,当时,郭菲菲的父亲是县财政局的副局长,为了不影响剩下的母女的生活,在双规期间自杀身往,由此郭菲菲的成绩直线下滑,最终没有考上市重点中学—巴山中学,而陈天涯却考上了。

  但是陈天涯心理还是很痛苦,在92年的8月26日,天涯和菲菲相约在天涯的家里见面了,因为,第二天,天涯就要到巴山中学去开始高中生涯了,那一天,是他们的二人世界,爱这之前,他们两个人的距离一直保持的很明显,最多就牵了牵手,天涯一直对菲菲很尊重,他从内心很爱菲菲,也想把菲菲的初夜留到结婚的时候,悄且惶欤裁炊急淞恕?br /> 菲菲一进门,就对天涯说:

  “天涯,明天你就要到巴山中学去了,而我,将要和母亲一起到深圳去了,我父亲在那边给我们留了一点钱,我们应该够我以后用的了,我们不想在这里看别人的脸色,所以以后能不能回来就不一定了,天涯,我想今天把我自己交给你!”

  天涯当然不知道怎么说,天涯之前看过不少的黄书,你说他和菲菲在一起的时候不想,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一个真正的少女在他面前的时候,却不知道怎么办了,他只知道被动的和菲菲接吻,享受菲菲那酥软的双唇带给他良好的触感,享受舌头那种伸缩自如,水乳交融的得意,享受那种耳鬓丝磨的温馨,知道他自己的双手不自觉的摸上菲菲的小鸽乳的时候他才真正反应过来了。

  菲菲的乳房摸起来好舒服,软软的,虽然隔着衣服,但是乳房带给天涯的快感是他当时不能形容出来的,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要像黄书中描写的那样,给自己喜欢的女人以快感。

  于是他,轻轻的一边亲吻着菲菲的樱唇,一边缓缓的抚摩她的乳房,一支手更是慢慢的解开菲菲衬衫上的扣子。

  一会,菲菲就娇喘连连了,这时,天涯把菲菲的衣服扣子也解完了,粉红色的胸罩托着并不丰满的乳房诱惑着天涯的眼睛,看直了。

  “天涯,看什么,今天都是你的…”,说着,菲菲自己把手伸到后面解开了胸罩,一个梨型的乳房就完美的呈现在天涯的面前。

  好白,好嫩,天涯只觉得呼吸好困难,双手抓着两个乳房,轻轻的抚摩,有时有轻轻的按一按乳头,每次他一按,菲菲就颤抖一次,嘴里不停的喘气。

  天涯终于吻上了菲菲的乳房,也舔到了那可红樱桃,还抬起头来给菲菲说:

  “菲菲,你的乳房好美,吃起来真舒服,乳头比红樱桃还好吃”

  “天涯,你来吧,今天,菲菲一切都是你的”

  天涯那时的经验是不如现在的,那时还是处男一个,现在的他已是花丛老手了,但是他想起他和菲菲的第一次,也觉得有些害羞了。

  后来的事情还是有菲菲主导的,她一边让天涯亲吻她的乳房,以便抚摩天涯的阳具,其实她不用抚摩,天涯的早已经是一柱擎天了,当菲菲把天涯的阳具从内裤里拿出来的时候,天涯差点昏过去了,因为,菲菲的手摸的天涯的阳具太舒服了。而这时,天涯也开始了进攻菲菲阴户。

  天涯现在还没有把菲菲的内裤全脱光,但是手已经伸进了薄薄的内裤里,手指正在菲菲那充满淫水的细缝见滑动:“菲菲,你的水好多呀,是不是早就想和我这样了呀!”

  “坏…坏天涯,这么说人家,你…刚才在摸人家…乳房的时候,很舒服,就不自觉流了,你好坏,不准欺负我,坏天涯…”

  天涯把淫水弄在菲菲的阴毛上,看起来晶莹发亮,很是刺激,于是他找到书中描写的阴蒂,按照书的描写,开始进攻起来,轻轻的揉,轻轻的按,于是,菲菲的水也就越来越多了。

  “天涯…好舒服呀…就是那里…按重一点……好舒服……”菲菲的呻吟声不停的刺激着天涯,他自己快忍不住了。

  因为菲菲的手一直在套弄天涯的肉棒,那时的天涯的肉棒还不是很大,大概只是十三公分左右,但是菲菲对它的刺激却让天涯受不了,他要插进去。

  “菲菲,我要插进去了”天涯把菲菲的内裤脱下来的时候,把沾满淫水的手放在菲菲的面前,又说:“你看你已经好多水了!”

  “恩,我是第一次,你要怜惜呀”菲菲的话天涯几乎听不见。

  “菲菲,我也是第一次呀,我们都是第一次,那我来了”

  天涯把他涨得通红的肉棒放在菲菲的阴户,却是找不到小穴的入口在哪里,顶了半天,却没有找到入户的门。

  “菲菲,帮帮我,我插不进去呀”

  “你那么大,那么硬,怎么插不进去呀”菲菲睁开眼睛,手摸到天涯的肉棒,说:“你没有找对地方”说着,右手引导天涯的肉棒来到小穴的入口,红着脸说:“天涯,这里了,用力就进去了。”

  天涯一听,赶紧腰部用力,进去了,好象突破了一层什么东西,哦是处女膜,是菲菲的处女膜。

  天涯一看身下的菲菲,眼泪都流出来了,说“菲菲,对不起了,让你受苦了,我不知道你那么疼的”

  菲菲看了看让自己变成少女的男孩,说:“天涯,我爱你,我愿意把一切都给你,没有关系的,疼一会就好了,天涯你先不要动,等一会我适应了你再动”

  过了一快,菲菲感觉到小穴里虽然有点疼,但是那种充实的感觉却是从来没有过的,于是说:“天涯,你动看看,我觉得有点涨”天涯一听,可以动了,于是就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

  菲菲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不适应,但是一会就开始喜欢这种涨涨的,很充实的感觉,而且随着天涯的抽插越来越觉得舒服了。

  天涯只觉得菲菲的小穴像一个袋子一样,自己的肉棒在里面密不透风,好热,好舒服,尤其是龟头的顶端,偶尔顶到一个软软的东西好舒服。

  “天涯,你的肉棒好厉害……菲菲……舒服呀……,就是这样……插重一点……快一点……”

  天涯看着菲菲那两个还有些稚嫩的乳房在自己的身下晃动,天涯的性欲也越来越强。

  随着菲菲的浪叫声不断,天涯也开始狠狠的抽插菲菲的嫩穴。

  菲菲小穴里的淫水越来越多,很快,天涯就抽插自如了,插得也越来越快。

  “菲菲……你的小穴好紧呀……我好舒服呀……真好紧……你的水好多呀…插起来真的好舒服呀”

  “天涯…你……你的肉棒……好大……插的好深呀……真的好舒服,又顶到那里了……快……就是那里呀……”

  但是,两个都是第一次,所以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就在天涯的射精后结束了。天涯也不知道菲菲到高潮没有,不过天涯记得在自己就是射精的时候,菲菲的小穴里喷了一阵水,然后紧紧的抱着他,他的肉帮棒是受不了这个刺激而射精。所以他觉得菲菲也到高潮了。

  事后,菲菲紧紧的抱着天涯,说:“天涯,你是我生命的第一个男人,我很高兴给了你,我会想你一辈子的,以后我敢我说一定会等你一辈子的,但是天涯,我永远爱你!”

  天涯现在只有一种感觉—幸福,他给菲菲说:“菲菲,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娶你的,不管你在哪里相信我!”

  菲菲看着自己的男人,心里叹了一口气,说:“好的,天涯,我们就约定10年相见!”走的时候天涯送了菲菲一个胸花,就是现在菲菲戴的那个胸花。

  就这样,菲菲就离开了这座小县城,去了遥远的深圳,在之后的7年,天涯再也没有见到她,但是天涯内心还是很渴望见到他,然而,7年过去了,天涯也没有能管住自己,前后也谈过恋爱,但是都没有过初恋是和菲菲的感觉,就是现在的黄华,在天涯的心中,也是有些遗憾的。

  记得上大学的第一天,同宿舍的要求天涯讲讲自己的初恋,天涯怀着苦涩的心情把这段情缘讲给大家听的时候,大家都很感动,同时他也被同宿舍的尊称为教授,意思是他破身最早,上大学的时候,宿舍8个人,其中还是5个是处男。

  天涯把菲菲送回县城最好的宾馆—百利大酒店后,却舍不得走,看着菲菲楚楚动人的模样,他不自觉的想起自己和她的第一次,下面也就有的反应。

  他把菲菲扶到床上,给她把外套脱了,之间羊毛衫包裹下的胸部是如此的丰满,不觉得有点痴,心想:当初可没有这么大呀,要是现在能摸一下就更好了。

  心里是这样想,但是让天涯这样乘人之危,他是做不出来的,于是拍了拍菲菲的脸,说:“菲菲,我要回去了,你自己好好休息。”

  第二章重逢的喜悦

  不知道菲菲究竟醒了没有,只听见她喃喃的说:“天涯,不要走,今晚我要你陪我,我想你想了七年了,天涯,你知道吗?”

  天涯是个多情的人,他不知道这时候菲菲究竟是清醒的还是迷糊的,她听了这个话就决定今天晚上留下来陪她。

  看着菲菲躺在床的曲线,天涯心情激荡,菲菲那有点醉意的脸上透出的嫣红在天涯看来是说不出的美丽,于是,天涯心想,反正七年前就已经摸过了,今天就摸摸菲菲的脸吧,看看和起年相比是不是更有味道了。

  于是把自己的手伸向菲菲的脸,菲菲的脸上并不像其他的女人一样,有一层厚厚的粉,菲菲的脸上是几乎没有粉的,天涯看来,菲菲只是简单的画了一下眉和嘴唇,看起来有点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味道,抚摩在菲菲的脸上,一如当初摸菲菲的乳房的那种心跳的感觉,还是那么嫩,还是那么的滑,天涯濡染有种想去亲吻菲菲的冲动。

  不犹豫,既然想了就去做,天涯就伏下身体,看着菲菲在床上美妙的躯体,那虽然是平躺,却仍然很有些的高度的胸部,有点口干舌燥,但是还是吻上了菲菲的嘴唇。

  还是当年的柔软,还是当年的芬芳,天涯醉了,只是忘情的吮着菲菲的舌头。

  直到感觉菲菲在推他,才回过神来。一看,菲菲那充满柔情的双眼直直的盯着自己,那个模样,和七年前的那天是一样的。

  “天涯,你还是没有忘记我,我好高兴,我以为你都忘记我了。”

  菲菲的话打击了天涯的心虚。

  “菲菲,你原来并没有醉呀。那就好了,那就好了。”

  “好什么好,是不是醉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的心思。”

  “菲菲,刚才我……”

  “好了,天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听我说,我没有醉,我只是想看看这些年来让我魂牵梦萦的男人是不是变了,是不是变得一见了漂亮的女人就想那个的那种男人了。”

  “菲菲,你……可是我刚才也吻了你呀,而且还帮你脱了衣服了,也算是占你的便宜了。”

  “天涯,你的吻是你发自内心的真情,而你扶我回来,给我脱外套,也是体贴我,关心我,我看到了虽然过了七年,虽然我当年的那个男孩已经长大了,也变帅了很多,但是我觉得当年的那个赤子之新还是没有变,我的小男人,我还是当年的菲菲,过来,让菲菲仔细看看,我的天涯到底帅到什么程度了。”菲菲臃懒的靠在床头,对提心吊胆的天涯说。

  天涯现在的心理确实不是滋味,他完全没有想到菲菲对她的评价还是这么高,很有些一种汗颜的感觉,但是发自他的内心,他却发现自己的内心里对菲菲的渴望,以至于发生了刚才的那些事情,但是他想想,也不后悔。曾经,我也是爱过她的,她也是爱过我的,只是自己现在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小男孩了,现在在自己的身上,有对黄华沉甸甸的责任。

  看天涯在那里发呆,菲菲从床上下来,走到他的身边,缓缓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天涯,我们当年有一个十年约定,你还记得吗?”

  “十年约定,当然记得,已经过了7年了!”天涯现在的心理有一些茫然,不知道是对十年之的期盼或是惧怕。

  “但是我等不及了,所以今年春节我一个人就回来了,我妈是不让我回来的,我好想你了,于是就找到了真如。”菲菲在天涯的怀里幽幽的说。

  “哦,今天的聚会是真如让正伟安排的,是吗,菲菲你真是用心良苦呀,其实你要见我只需要给正伟说一声就是了,何必搞的这么隆重。”天涯轻轻挽着她的腰“我想自然一点嘛”菲菲在天涯的怀里开始撒娇。

  “菲菲,这些年你过的好吗?”

  “还可以吧,其他都好,就是很想一个坏蛋。”

  “哦,那就继续想这个坏蛋吧”天涯在她腰间的手突然抓她的痒痒。

  “你……你还是那么坏……,见面就……欺负人家”菲菲一边在我怀里扭动,一边抓着我的手。

  “菲菲,你这些年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或者给个口信呀,你不知道我当初多么挂念你。”天涯想反正十年之约还有三年,这个寒假就让我好好的爱菲菲吧,于是捧着她的脸,深情的对她说。

  “就是让你想,谁叫你当初把我弄得很疼,哼”菲菲在天涯的腰间狠狠的掐了一下。

  “你呀,当初可是你自愿的呀,可不能怪我,我也是第一次呀!”天涯为自己辩解。

  “你是男人应该比我懂的多,而且你平时那么坏,你把我弄得很疼就是你的不对了”当年很温柔的菲菲怎么这么凶呀。

  “那今天我们好好的在来一次,一定不会把你弄疼了,好吗”天涯充满期望的问她。

  “你呀,满脑子坏心思,不理你了!”说着抓住了天涯正在往她胸部移的手,又说“天涯,我这次回来就是想看看你,我不管你这几年和谁在一起,我要你这几天陪我好吗,过初九就回深圳去了”

  “好的,我一定好好的陪你好吗,我的菲菲!”天涯的手还是移到了菲菲的乳房上,这一次,她只是稍微抵抗了一下,没有管我了。

  虽然隔着羊毛衫,但是天涯觉得比当年的还是大了很多,应该是他摸过的女孩的乳房中最大的,黄华的乳房是34B的,但是没有菲菲的大,所以他觉得她的最少也是34D的,或者已经达到了36。菲菲好象是很享受天涯抚摩她的乳房,所以,没有反对他,只是对天涯说:“天涯,今天你就好好的爱我吧,我想你这些年一定积累了很多的经验,今天就让菲菲再体验一下当年的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吧”说完就把头埋在我的怀里,满脸通红。

  天涯当然是不会放过这样的调戏她的机会:“原来是我们的菲菲思春了,想让我疼了,是吗?”

  “你……我就是那样怎么样了……谁知道你这几年和多少女人混过了,人家有没有和别的男人做过,就是想也很正常呀!”菲菲为自己的要求正名了。

  “好,好,我说不过你,现在就让天涯来疼菲菲好了,行吗”

  “恩”

  天涯听了这个话,就知道今天晚上肯定是回不去了,一顶要在这里好好的陪她了。于是给家里打了电话,说今晚在正伟那里,就不回去了,天涯的母亲也没有问什么,反正天涯在外面过夜家里人也已经习惯,只是交代他尽量把要给别人添麻烦。

  等到了家里人的认可,天涯现在反而不急了,对怀里有点娇羞的菲菲说:

  “菲菲,今天晚上都是我们两个人的,时间还有很长,我们慢慢的做好吗,我一定会好好的伺候你的,我们先去洗澡好了!”

  “恩”

  “一起洗好吗,我来给你脱衣服”

  “不要,你先进去,我一会就来了”

  天涯想她可能还是有点害羞,于是就说:“那我在里面等你,你要快点哟”

  天涯以最快的速度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示威示的在菲菲面前转了一圈,在菲菲的一句“难看死了”的笑骂声中才进入了浴室。

  虽然说是钱江最好的宾馆,但是和南京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但是天涯还是觉得可以了,于是就一最快的速度给自己抹沐浴露,就冲洗完了,整个过程只有三分钟。就在他准备出去叫菲菲进来的时候,浴室的门开了。

  菲菲身上没有任何的东西,只有一种光芒在菲菲的身上闪烁,天涯看直了眼,半天说不说话来了。

  七年前的那一次做爱,对于两个都是第一次的人来说,是成功,但是那个时候天涯还不会很欣赏女人,只知道那时菲菲的身体很漂亮,但是哪里漂亮,他当时是说不出来了,但是,现在,除了菲菲,天涯已经经历了3个女人,其中还有近四年的几乎不间断的性爱史,所以对女人的了解远远的超过了当年的那个楞小子。

  浑圆的乳房在菲菲那并不丰满的身子上是那样的出采,嫣红的乳头想两颗红宝石一样镶嵌在雪白的乳房上,淡红色的乳晕看起来是那样的耀眼,菲菲的乳房的形体和七年前一样,还是倒梨型,这是女人的乳房最美的形体之一。天涯很幸运,只觉得这是天底下最完美的乳房,他只觉得晕了,真的晕了。

  不知道为什么,天涯看女人最喜欢看的就是乳房,天涯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说一个女人走过来,你第一眼看的是什么地方,有三个选择:脸、乳房、阴部。

  答案是选择看脸的是一个传统的男人,和这种男人生活没有无趣;看阴部的男人是最下流的,满脑子都是龌龊的想法,这种男人很危险。看乳房的这种男人性欲很强,应该是可靠的男人,生活有情趣,性趣也很好,天涯就是选择了看乳房的第三类男人,所以他对菲菲的乳房的美感很着迷。

  “天涯,你怎么了,又像今天下午一样,发呆了”

  菲菲的话语把天涯惊醒了,再一次把眼光投向了菲菲那诱人的侗体。

  总体的感觉就是菲菲的肤色太好了,身上的皮肤晶莹发亮,那盈盈一握的纤腰让天涯怀疑它是否能支撑上面那至少34D的乳房,光滑的小腹下面是那稀疏的绒毛,不是很黑,想青青的小草附在大地上,绒毛不是很长,和黄华那片大森林相比,菲菲的这边芳草地开起来分外妖娆,天涯一下想起如果在上面耕耘的话是何等的快感。

  不知道是不是天涯刚才没有关淋浴头的原因溅了水在菲菲的身上还是别的原因,在菲菲最靠近阴户的那几根绒毛有少许的露珠,守卫在菲菲的要害的位置上,看起来是那么的诱人,看着那粉红的水蜜桃,天涯忍不住想咬上两口。

  “看你那傻样,以前不是见过吗?天涯,你来跟我洗洗身上的酒味吧,刚才我可是为你挡了几杯酒的哟”菲菲抿着最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恭敬不如从命,我一定为把酒味给你清晰干净的!”这等好事是绝对不能错过的,天涯赶紧回答。

  说着就牵着菲菲的手进了淋浴房,一只手拿着淋浴头,一只手在她的身上抚摩,当天涯的手摸到那至少34D的乳房的时候,菲菲的身体轻轻的颤抖了一下,说:“天涯,好舒服呀”

  天涯的手顺着水流在乳房上滑动,每个地方都没有换放过,然后顺着水流来到菲菲的秘密花园,天涯觉得这里的水流似乎有些滑,和上面的水流不太一样,但是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于是就咬着菲菲的耳朵说:“刚才已经湿了吗,这么滑”

  “是又怎样,谁叫你刚才挑逗人家,而且人家想你想了七年了”菲菲一点都没有害羞墨盒在外面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天涯赶紧说。

  “你干什么?”菲菲的身体差点跌到,幸亏有天涯扶着她。

  原来天涯的手顺着水流插进了菲菲的紧密的小穴,菲菲受不了这个刺激。

  天涯只觉得里面好紧,虽然只有一根食指,但是仍然被里面的嫩肉紧紧的围住了,“要是插进去,那一定爽死了”天涯如是想。

  但是接下来的时间天涯还是没有继续挑逗菲菲,因为他知道菲菲等了他七年,先让她慢慢的适应一下才是最好了,一开始猛烈了对菲菲的身体是不好的,饶是如此,洗完了澡的时候菲菲却已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软软的伏在天涯的身上,媚眼如丝,春意昂然。

  天涯是把菲菲从浴室里包出来的了,而且这个时候的他的兄器早已经膨胀到最大的状态了。非常想和菲菲的花园来一一次亲密接触了。

  天涯把菲菲放在洁白的床单上,把室内的空调打开,房子里基本不冷了,紧紧的搂着菲菲,让她的丰满的乳房压在自己宽阔的胸膛上,另外,自己那六寸长的阳具也紧紧的帖在菲菲的阴户。

  “菲菲,我今天就好好的疼你,好不好,让你享受到一个女人的幸福”天涯在菲菲的耳边说,最里发出的热气拥入菲菲的耳中,菲菲觉得身体深处马上涌出了一阵热潮。

  天涯换了一个姿势,把菲菲平放在席梦思床上,自己便从菲菲的樱唇开始攻击。

  天涯的双唇压上菲菲的芳唇的时候,菲菲的舌头已经迫不及待的伸了过来,两个人舌头就开始这样的来回的滑动,天涯不停的的舌尖去挑逗菲菲的舌尖,像鱼一样来去自如。

  一只手更是一点也不闲着,抓着菲菲那至少34D的左乳,来回的揉动,好光滑,好饱满,虽然过了七年,但是菲菲的乳房中硬块一点都没有消失,随着天涯的手那块硬核也左右的移动。

  然后天涯的嘴慢慢的移动,来到了他向往已久的乳房,现在舌头在乳房的外围轻轻的添,同时用手握着乳房来回的晃动,然后就来到乳晕,轻轻的舔食。

  菲菲感觉全身就像麻了一样,心里像是有蚂蚁在爬,也像有一团火需要扑灭,但是,现在,她只想把整个乳房都送到天涯的嘴里,让他好好的疼爱,于是身体不停的扭动,胸部不停的上升,看起来确实很想让天涯狠狠蹂蘖的样子。

  天涯的舌尖围着菲菲的乳头轻轻打转,同时用牙齿轻轻的磕着菲菲的乳头,一会吮吸,一会把乳头含起来拉一起,在慢慢的放回去,这样几个来回,菲菲就已经受不了。

  只见菲菲太起头来说:“天涯,我们开始吧,我好想你呀!”

  天涯一脸坏笑的看着菲菲:“现在才开始没有多久呀,菲菲,我都还没有吃你的水蜜桃呀,等我吃完的水蜜桃我就好好的插你,好吗?”

  “那你快点,我觉得下面都流了好多水了。”

  “哦,让我摸摸”天涯说者就把手伸到菲菲的小穴处,一摸,真的的淫水泛滥,好湿呀,于是还故意把淫水抹到菲菲雪白的乳房上:“菲菲你看,你的水好多呀”

  “是呀,天涯,你快点呀,我要你的这个”说着,菲菲抓住了天涯的巨龙。

  天涯还是没有理会菲菲,变了一个姿势,他们两人就成了69式,天涯看着那布满淫水的阴户,那亮晶晶粘满淫水的绒毛,突然一下字就吻了下去,在阴户那快开始耕耘起来。

  菲菲只觉得天涯的舌头在自己的阴唇中间扫荡,舌尖轻轻的刮着自己阴唇中的嫩肉,就像刮在自己的心里一样扣人心悬,尤其是天涯的舌头顶着她的阴蒂的时候,菲菲只觉得内心深处一阵瘙痒,阴户深处又喷出了许多水,然后自己又没有力气了,软软的躺在床上。

  天涯的舌头有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这一次,他的目标是菲菲的小穴,只见天涯将舌头卷成柱状,想他的巨龙一样,开始深入菲菲的肉洞中去,来回的抽插,弄的脸上到处都是淫水。

  菲菲不停将自己的小穴望天涯的嘴里送,感觉天涯的舌头就像他的肉棒一样牵着她的心,希望天涯的舌头能深深进入自己的花园深处,再度体会那种充实的快感。

  天涯的肉棒一直有菲菲的双手我着,她还不知道怎么摆弄,只是两只握着它,在套弄着,刚开始的时候还比较轻柔,后来随着天涯对她小穴的刺激越来越大,力度也大了起来,同时看着这根巨龙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很想咬一口,又怕天涯觉得自己淫荡。但是看着它还是有说不出的喜爱:“这就是当初破了自己处女身的那根坏东西吗,真的好大呀,当初我是怎么把它装下的呀!一会在插进我的那个小洞洞,能不能放下呀,天涯的这个东西比起当年,又大了许多。”菲菲一边套弄一边想这么大的家伙怎么插进去的时候,天涯的的忍耐也到了极限。

  立起了身子,肉棒也就逃离了菲菲的淫爪,说:“菲菲,开始了,我的棒棒要吃你的水蜜桃了”

  “天涯,你来吧,我等了好久了”菲菲见天涯终于要插自己了,心中有点紧张,但更多的是欣喜。

  天涯伏下身,把自己的肉棒对准菲菲的穴口,看看菲菲,说:“菲菲,我进入了”

  “恩,来吧,我的男人”

  虽然菲菲的淫水已经六了很多,天涯刚才也给她口交快乐许久,但是,天涯真正插入到菲菲小穴的时候,那种紧笮感还是那么明显,小穴四周的嫩肉进紧紧的包裹着天涯的巨龙。

  菲菲的体内骤然插进了这么一根又粗有长的家伙,一下自有点适应不了,虽然七年就已经和天涯做过了,但是经过了七年的荒芜,现在吃来真优点困难,但是这并不是不能接受,尤其是经过了天涯这么长时间的前戏过后,对天涯肉棒的需求很是强烈,所以并没有表现出丝毫不爽的意思。

  天涯一看菲菲能适应自己的肉棒,也就开始放心的抽插起来。

  菲菲的小穴随着天涯的抽插,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尤其是龟头在进出的时候来回的刮着阴道内壁的嫩肉,让菲菲觉得小穴里非常的酥麻,非要天涯好好的插上一场不可。

  “天涯……七年……不见了……你的肉棒……现在比……以前更大了……插得我好舒服呀……就是这样……重一点……”

  天涯受菲菲的刺激,也越来越卖力,很多时候都是把整个肉棒抽出来再狠狠的插进去,而且插了不久之后,就可以每次都顶到菲菲的花心了,那一团软软的嫩肉,吸着天涯的龟头实在是妙不可言呀。

  “菲菲……你的小穴……还是和……和……当年一样……又紧……水又多……真是我的水蜜桃……我爱死它了……好舒服呀!”

  “天涯……那你就……好好的插它……你知道吗……它想你的肉棒……肉棒……想了七年了……今天……你就好好的干它……把它操爽…好不…用力一点……就是那里……就是这样磨它……好舒服呀!”

  ……

  后来天涯和菲菲一共换了四种姿势,天涯才把自己的精华射进了菲菲的小穴里,同时菲菲也到了三次高潮,连最后清洁的里也没有了,还是天涯把她抱到浴室给他清洗了一番才把她抱了回来。

  这天晚上,菲菲和天涯都睡的很香,当然地二天起来的时候两人又是一场大站,在随后的五天里,天涯和菲菲基本就是粘在一起,一有空就做爱,像是要把过去七年的时间一起补回来一样。

  和天涯一样,菲菲也没有过多的说十年之约的事情,但是天涯知道自己已经又一次的喜欢上她了,但是自己又不知道怎么对黄华说,所以自己也很矛盾,出乎自己的意料,菲菲对于自己这几年的事情从来没有认真的问天涯,只是有几次在做爱的时候半开玩笑的说问天涯经历过多少女人,怎么现在做爱这么厉害了,天涯只是笑而不答。因为他明知她是开玩笑,同时天涯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知道正月初九,菲菲回了深圳,天涯在家里养了两天,正月十三才回了南京。

  字节数:27959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