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 二十六章(上)
1 二十六、风平浪静(上)

首先三姐和六姐两个人的都能证明那天我去过艺术教学楼,而且两个人的时间也应该是相近的。那个时间小欣和阿涛在浴室里,如果我在遇到三姐之前,是刚刚去过舞蹈室的话,那么我就不可能看到小欣和阿涛在舞蹈室里的那段好戏。

而浴室的门,我又进不去,所以对于小欣来说我就不可能知道她和阿涛的奸情。小欣是单纯的姑娘,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淫妻癖”“绿帽癖”,所以她也根本不会想到,我会和阿涛串通,其实在遇到三姐之前,我是在更衣室里面的。

因此我故意说出三姐这个时间证人,在加上刚才六姐的作证。我相信,还是能够糊弄过去的。

“哦,三姐。。三姐没有跟我说啊。可。。可是。。三姐之后去那了?”

呵呵,听我这么一说小欣果然轻松了一些。但是排除了我的威胁,却又冒出来一个三姐,小欣多少又有些紧张了。

“这个我还真没注意,但是三姐好像是去打水了,我看她拎个大水壶,应该是直接回寝室了吧。”

我知道她担心这事再被三姐知道,所以告诉她三姐应该是直接回了寝室。

“哦。那我知道了。”

小欣应该是彻底放下心来。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老问那天的事干嘛?”

我故意装作不懂的问道。

“哦,没。。。没什么。刚刚跟七姐聊天,她说那天在教学楼看到你,说你应该是去找我的,我说我不知道啊,就问问你有没有什么要紧的事。”

小欣也开始胡邹了起来,她们寝室的七姐我是不熟的,所以她这么说,我也不可能去问,更别提,我压根也不会去问了。

“哦,没什么事,有事的话,我之后就给你打电话了。”

我装作了解的说道。

“嗯,没事就好,我到寝室了,一会进电梯就没信号了,先不聊了。你也早点睡觉吧,明天一起吃饭?”

小欣已经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听语气,心情也好了很多。

“嗯,好的,你回去也赶紧收拾收拾睡吧。这几天别累坏了,明天中午请你去食堂吃大餐。”

她的心情好了,我也开心了不少。

“食堂?还大餐?吃炒饭吗?老晃点我。”

听出了玩笑,还会回呛,证明心情好多了。

“嘿嘿,到时候你随便点。shushuwuxs.com哈哈。好了,快回去吧。”

“嗯,嗯,晚安。”

“嗯,晚安,爱你!~”

挂断了电话,我也安心不少,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虽然都被一一解决,但是这过程却有些太过惊险了。

别看刚刚电话的最后,小欣已经会和我开玩笑了,但是我想,挂断之后,小欣应该依然开心不起来。虽然她和阿涛的奸情被掩盖住了,但是她在浴室和男生做爱的事情却已经板上钉钉了,就算她们认为那是和我在一起,但她一贯以来的清纯作风却已经荡然无存了。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利是弊,我之所以决定要阿涛来调教想小欣,就是想让她更加开放一些,如果她之中把自己保护在清纯的外衣下,她就永远不可能达到我的期望。

在一次次的调教下,小欣已经可以在除我之外的男人面前露出妩媚的一面了,那么之后就是需要她慢慢脱下她之前的清纯外衣,慢慢去接受调教,和享受性感,所以我们就必须残忍的让她去接受这个现实。

本来在我原本的计划里,我是想让她先和阿涛出去渡个假,想让她在陌生人面前更大胆一点,然后再到身边的人,可是没想到,一场浴室的性爱,两个人的无意闯入,将整个计划提前了很多。

有一句话说的好“步子不能迈太大,容易扯到蛋。”突然的提前,没有了循序渐进的适应过程,就造成了小欣现在一时之间,无法接受在朋友眼里,自己的突然转型。这正是此时她困扰的根源所在。

虽然已经算是提前完成了任务,不过为了能够更全面的开发小欣,我还是决定按照之前定好的方向来执行计划。

思考的差不多了,小欣那边也算是糊弄过去了。我也应该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我合上了电闸,但是没有关灯。我怕明天早上小蕾和阿涛会一起回来,合上电闸是因为房间没有电的话,我的密室门也不能锁死,万一被小蕾发现就糟糕了。而不关灯,是怕小蕾发现有电,但是灯被关闭了,而猜到房间里当时有人。

我知道,在老鼠的威慑力下,小蕾和阿涛一起回来的概率微乎其微,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做了淮备。

悄悄的关好门,离开了出租房。我感觉好像两世为人一般,这几个小时的刺激太强烈了,没有一丝快感,只有沉重的担忧。

不知道这一夜,我会心烦意乱的无眠,还是心力交瘁的酣睡。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阿涛就打来了电话。

他们两个昨晚出去后,就在一家宾馆过了一夜。他问我他们走后小欣的情况,我简单了说了一下。

然后他又问我怎么会忽然没有电,我就说当时租房子的时候房东告诉我说里面还有一个电闸,我当时著急,就直接断了电。

听我说完。阿涛一直夸我机智,却没有深想,我当时安这个电闸是为了防著他的。

之后他很小声,好像怕别人知道似的偷偷问我,事情都圆过去了吗?我给了他肯定的答复,他才松了口气。

当然他也询问了之后的计划。shushuwuxs.com我说略有变动,等之后我会再告诉他。然后我们就挂断了电话。

因为临近考期,我们已经没有什么课程安排了。放下了电话,我从洗手间旁的晾衣间走了出来,看到没人注意我,转身回来寝室。

我之所以敢在这里说,一来是因为这里平时很少有人会来,我们洗好的衣服,一般都会晾在寝室里,我相信读过大学的朋友都知道,把衣服挂在晾衣间是很容易被顺走的,都别说名牌了,就是刚洗过的内裤,都有被人偷走的情况发生。

二来我在电话的内容上很是注意,首先我们的名字我就不会提,其次一些话我会只说个大概,让同样了解情况的阿涛能听明白就好。因此,类似被人偷听,之后被胁迫的情况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回到寝室,室友们看书的看书,在电脑旁奋战的奋战。而我则因为身心疲惫的再次钻进了被窝,睡起了回笼觉。

再一次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想想一会还要跟小欣一起吃午饭,只能起身洗漱,然后早早的来到小欣寝室楼下等待。

还好我时间掐的比较淮,没多一会就看到了小欣的身影。

她今天依然穿著那件有小怪兽图案的羽绒服,看到了我,脸上挂著浅浅的笑。

光从她的神情上来看,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不过知道她走进,我从她眼中的血丝可得出来,昨晚对她来说也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我假装不知的迎了上去,直到我们快要撞到一起时,两个人默契的转身,她的手自然的穿过我身体与肘部的缝隙,挎在我的胳膊上,然后直接向食堂的方向走去。这中间没有一丝停顿,一切都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这是我们相恋多年来养成的默契。

路上我问她想吃什么,她想了想说,还是吃食堂算了,因为她下午还要排练。

之后我们一路说说笑笑的来到了食堂,在整个吃饭的过程中,我们没有互相试探,只是像所有正常的情侣一般,聊著各自班级的趣事,吐槽著学校,吐槽著老师,吐槽著室友。

我没有问她有没有找三姐求证。因为从她的神态上看来,没有一丝的担忧,所以我确认她应该已经相信了我的说辞。我猜测她昨天回到寝室后,可能旁敲侧击的套过了三姐的话。

我其实是希望她找三姐证实的,因为只要三姐将那晚的情况如实的说出来,对于小欣来说就算是找到答案了。对于此时此刻的情况来说,也只能欺负小欣的知识面还是太窄了。嘿嘿~

吃过午饭我送她会排练室,在路上小欣忽然若无其事的问我假期有什么安排。

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为了之后的计划,我只能真假参半的告诉她,我爸爸这段时间一直在首都那边谈生意,今年这个假期我可能要去帮他。

听了我的答复,小欣的表情微微放松,好像松了一口气,不过我也在其中看到了一丝失望。

我有些心软,但是再幻想了一下未来的幸福生活,却也只能狠心的继续坚持下去。

得到了我的答复,小欣沉默著整理了一下情绪后,又找了个别的话题,算是把这件事岔了过去。我也乐得如此。

一路说笑的把她送到排练室。在轻声的道别后,我转身向校外走去。

刚刚听小欣问我假期的安排,我就知道,对于阿涛所说的,出去旅行之后,他就要出去实习的这个借口,小欣已经有些心动了。那么我就要对此做些淮备了。

其实我知道,昨晚的事情对小欣来说冲击很大,这几次的调教,被陌生人,被熟人多次撞破,对于小欣来说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她的身体,她的形象,甚至是她的信仰都被无情的摧残著。

她一定想过要离开阿涛,但是阿涛的无赖性格她也是了解的。如果她过于强硬,也怕阿涛狗急跳墙,跟六姐说这件事情,甚至是直接找到我或者是对外公开这段奸情。所以我想她一定是权衡了很久,才没有选择这条路。

那么现在阿涛忽然给了她一条折中的路线,就她而言,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虽然这次出去旅行,她可能还要面对阿涛的羞辱调教,但是只要自己咬咬牙,还是能挺过去。在说之前也不是没有跟阿涛一起在外地鬼混过。

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上次的情况和这次可不一样了。那时候阿涛对她的调教还只是初期,但是现在那?随著调教的尺度越来越大,这次出去她要面对的可就不是之前那么简单了。

不过现在不管她有没有考虑到此行的风险,她能有所考虑,对于我来说,这就是好事。只要之后阿涛把这个饼画的圆圆的,就不怕小欣不答应。

所以现在我就要回家去淮备东西了。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可不想再窝在房间里,听著隔壁春情了。所以这次我打算看看现场直播。

我一路轻车熟路的到了爸爸的总公司,找到了综合部的刘叔。刘叔是综合部的负责人,平时给我爸爸打理一些内务工作。

爸爸这几天确实去了首都谈生意,我就告诉刘叔,说很著急,一时找不到爸爸,只好直接来找他了。刘叔也没有疑心。

这次来找他,我说是有两件事,一件是我有个好朋友,家里开了个小食杂店,最近老丢东西,很犯愁,我就说要帮他弄个监控,需要刘叔帮忙弄一个。另一件就是需要刘叔帮我另外一个朋友办个护照,假期我们要出去旅行,现在办理时间有点紧,想让他找找门路,给办一个。

这两件事,对于刘叔来说,根本就不叫事。所以他满口答应了下来。

事情办好了,我就回去等了起来。

刘叔的效率还真的很快,第三天,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取监控摄像头。至于护照,他已经联系好了门路,不过还是要等半个月左右,我算了算时间,半个月的时间还是可以的,也就安心了。

我再一次到公司取了东西,就直接联系了阿涛,确认了他那里现在安全,打了个车就赶了过去。

我考虑过使用普通的摄像头,但是第一是怕那边的酒店里没有电脑。第二是就算有电脑,那也不能让阿涛每次跟小欣做爱的时候,都先登陆QQ然后跟我开视频吧?其实现在想想,那时候的科技还真是落后,如果是现在,我们可以直接打开手机直播APP就什么事都搞定了。可是在2006、2007年的时候,第一代苹果手机都还在研发那,怎么可能有什么APP啊?

所以我被逼无奈的,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个监控用摄像头了。不过还好,刘叔在我的要求下,给我弄的这个摄像头,是隐蔽式的,很是小巧。

到时候,只要提前在酒店找到个合适的位置放好,然后捋顺了线,顺到我的房间,接到我的笔记本上就可以了。

打开摄像头的包装盒,里面还附带了一张光盘,可以安装在电脑上,保存拍到的视频资料。这个功能也是我需要的。

之前数码相机里的视频,虽然我已经保存了起来,但是只有那一段,翻来覆去的看了无数次,已经有些无趣了。所以这一次我需要补充一些新的资源了。

在阿涛家,我们两个研究了有一个来小时,算是把所有的功能都研究明白了。然后又照原来的样子装好,藏了起来。

这边的事情都安排的差不多了。算算时间,我决定再次让阿涛联系小欣,对于现在心思已经动摇了的小欣来说,是需要让阿涛在逼一逼她的。

不过为了能够更加坚定小欣用这次旅行换来自由之身的决心,我还要在之前再添一把火。

于是新的计划,应运而生。

我让阿涛周六联系小欣,而我则在周五就对小欣发出了邀请,说是有新电影要上映,想约她一起去看。小欣不疑有他,高高兴兴的欣然赴约。

温馨甜蜜的看过了一场电影,我们一边聊著电影的内容,一边走出影院,去吃饭餐,由于晚上小欣排练完,已经是五点多钟了。赶到电影院,再看完电影,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还好明天是周六,不用早起,所以我们也不是很著急。

溜溜达达的找了个饭店,轻松悠闲的吃过了晚饭。再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钟。既然时间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学校寝室也锁了门,所以自然而然的,我们两个要出去开房了。

其实如果我只是想跟小欣开房的话,是不需要这么多安排的。但是我的主要目的,可不止是开房。

我把时间选在了周五,又把时间拖到如此之晚,在没有提前订房的情况下,我们想要找个地方可是难上加难了。

在学校附近就这这样,附近的网吧,旅店平时的客流少的可怜,但是只要到了周末,那可就是高朋满座了。

我装的郁闷的看了看小欣,她的脸上也多少有些失望。然后我装作无奈的提出去旅店一条街碰碰运气。

本来我和小欣是不爱去那条街的,那里的住宿条件,实在是不敢恭维。我一般都会去稍微远一点的快捷酒店。但是今天在我有意的拖延下,那些酒店都已经满了。

万般无奈之下,小欣也只好答应了下来。因为之前我们也有过临时决定开房而客满的情况,所以也在那里住过一两次,所以我提出这个意见,是不怕她拒绝的。

就这样,我们沿著旅店一条街慢慢打听著,小欣一路脸色红红的,低著头。

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一家,说是刚刚有个订房的打电话来,说是不来了,现在可以给我们住,我回头看看小欣,她还是低著头不说话,我就自己做主,定了下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