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隔河乡村】【作者:不详】【未完】
1

  第一回(隔河乡村的船夫老徐)

  这是凉水乡下面的一个小山村,名叫隔河乡村,因为村子与凉水乡隔了一条河,河有三十米来宽,隔河乡村北临河,南靠山,周围东西村的人去乡里都要从隔河乡村坐船,该村有二百来户人家,是周边最大的村子,村子前头河水从远处的山里蜿蜒流出,流经这里打了个弯后流向远方。河上面有一条木船,老徐就是这条船上的船主。过河去乡也只有这一条木船,因为老徐家的木船是他太爷爷留下来的,几辈子人与木船打交道,人们每天进出都是靠老徐家这条木船的接送,一大清早村子里弥漫着雾气的时候,老徐把村子里要去乡里的男女老少送到对岸,到了傍晚太阳落山的时候再到对岸把人们接回村子,那些时候是老徐一天最繁忙的。如果没有人乘船,老徐也会守着木船,头黑才会回去,老徐说这样才踏实。老徐名叫徐水船,今年四十岁,老徐也算老来得子,因为同岁数的,娃都娶婆娘生娃子了,娃子都溜溜乱跑了,而老徐的娃子徐天明才十三岁,平时在村里跟着教书先生念念字,这在该村这么大的娃念字是为数不多的,老徐大老粗一个,觉得娃子念啥书,应该跟着他一起跑船,因为老徐从小就这样过来的,可再咋样,老徐也拗不过他家婆娘陈大梅,今年三十八岁,陈大梅一说就是俺家娃不能跟你一样,不能跟别家娃一样不学字,因为陈大梅不是本村的,是凉水乡的,家里有个姐姐,姐夫在凉水乡教书,由于这个原因死活也让娃学字,以后想着去乡里让她姐夫带着娃读书。当时陈大梅嫁到隔河乡村时,在村里还引起不小的轰动,因为不单是一个乡里人下嫁到这来,关键陈大梅长的甚是水灵,咋就能跟老徐这个船夫在一块呢,这件事到现在也是该村的一个谜,无人知道是咋回事。

  第二回(老徐的美婆娘陈大梅)

  村里家家户户屋顶冒起了烟,各自忙着做午饭,饭香被微微细风吹的四处飘散,老徐远远望去,等待着他的婆娘陈大梅给他送饭,这也是他一天最快乐的时间,吃着碗里香喷喷的饭菜,看着婆娘那粗布包裹下依旧结实匀称的身体,尤其是胸前那饱满丰实的大白奶,老徐心里总是不免有些痒痒的,十大几年来依旧痴迷。

  这条木船老徐就如同他的半个家一样,有的时候他不回岸上的家,就在船上过夜,尤其以夏天的时候居多,来往乡里的人居多。为这事,这些年大梅已经责怪过他许多回,说他把船当成了自己的婆娘,连自己明媒正娶的婆娘都舍得晾在家里。不过大梅是个明理的女人,从她嫁过来,她知道徐水船自小在这船上长大,对这船和水的感情很深,如果因为这而真的怪罪老徐的话,倒是显得自己有些不通人情。

  老徐点了一根旱烟,坐在船舱里,感受着丝丝阴凉和徐徐凉风。“差不多该来了吧,今天怎么来得比平日晚了些的。”老徐抽完烟的时候,看了看岸边的小路,婆娘那熟悉的身影还没有出现。 正当老徐心里开始有些烦躁不安的时候,一条小黄狗摇着欢快的尾巴出现在小路的远端,他见了心里一乐,那是自己家养的小狗,知道大梅也在不远处。 果然一会儿之后大梅那丰韵的身姿也出现在了远处。婆娘的手里拎着一个小竹篮,里面放的是带给男人的饭菜。头上挂了条蓝白相间的毛巾遮阳,身上穿了件花色粗布褂子,身下穿的是一条黑色的粗布裤子。

  “水,饿坏了吧?”大梅喊着老徐的小名到了船上,来到船舱里,坐在自己男人身旁,看着他津津有味地吃着的样子,心里觉得甜甜的。

  “嗯。你再不把饭送来,俺的肚子可要饿瘪啦。”老徐吃着婆娘做的可口饭菜,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小腹说道。

  “你哟,咋还是俺嫁给你那时的德行。”大梅莞尔一笑道,用手轻轻地在男人那光溜溜的脊背上啪地打了一下。

  “哈哈,你不就是喜欢俺这德行才嫁给我的嘛。”老徐吃完饭用手抹了抹自己油滋滋的嘴,心满意足地说道。

  “呵呵,净知道耍嘴皮子啊,俺看天明越来越像你了,也是个刁顽的脾性,看以后哪家的姑娘受得了他。”边说边弯腰把碗筷收拾进竹篮里。老徐把眼看去,大梅黑色裤子下面包裹着的是一个丰满的大屁股。

  第三回(老徐忍不住了)

  “梅子,你的屁股还是那么大,没变。”老徐咽了咽口水说道,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到了婆娘的屁股上,那充满弹性的手感让他心里痒痒的感觉更加旺盛。老徐的手只觉得婆娘的身子轻轻地一颤,看到婆娘的手一下子停在篮子里不动了。

  “你……还不把手拿开,呆会有人乘船的呀……”大梅低声说道,边说边扭身看着男人,眼里却流露出一丝心动。

  “梅子,俺等不及了,你的那事来了好几天了,今天身子该干净了吧?俺都忍了好几天了。”老徐索性把手伸进了婆娘的裤子,把玩着婆娘那让他爱不释手的屁股。

  “别这样……让人家看到了,你叫俺以后怎么有脸做人啊?”大梅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跟刚过门的新媳妇一样,语调有些颤抖地说着。男人那火热的眼神和滚烫的手掌让她的心也一阵颤抖,只觉得自己对按在自己屁股上的那只手,既有些期待,又有些抵触。

  “大热的天,又是正午时候,谁还会来乘摆渡船啊?”老徐顺势把婆娘拉了一下,一手毫不客气地按在了婆娘坚挺的大白奶上。他那已经变得硬直的鸡巴顶在婆娘的屁股上。

  “你……你就等不到晚上回家啊……”大梅把老徐的手紧紧地抓着,不让他乱动,因为用劲,她的身子一下子绷得紧紧的。

  “梅子,你的白奶子摸上去咋就这么舒服啊?”老徐没有理会婆娘,他只知道他的鸡巴已经硬梆梆了,需要插入怀里婆娘的下身来个彻底地释放。老徐不顾婆娘的反抗,把手伸进婆娘的上衣,揉摸着婆娘那依旧坚挺饱满的大白奶,虽然快四十岁了,但那种弹性十足的肉感简直让他爱不释手。一会儿的功夫,老徐就感到婆娘的奶头翘立起来。

  第四回(让自己的婆娘扒开下面)

  “让俺摸摸,你那下面俺好几天没碰过的,想死俺了。”话音刚落,老徐的手从婆娘的上衣里抽出,一下子伸进婆娘的裤子,插到了婆娘的裤裆里,手在婆娘的腿缝间一摸,只觉得手指上已经是黏湿湿的一片。

  “呵,你看你,还没把你怎样,你下面就湿得一塌糊涂了,不会在想男人了吧?”老徐开玩笑着说道,手指毫不客气地插进女人那湿湿的下身一阵搅拌。

  “你……瞧你在瞎说些啥,哪有男人这么调侃自己婆娘的?”大梅瞪了男人一眼,把大腿紧紧的夹住说道。

  “好啦,算俺不对,给你赔礼道歉啦。”老徐说着把短裤裤衩往旁边一拉,一根硬梆梆的鸡巴硬直直地出现在婆娘眼前。

  “你……也不闲丢人,让人看见咋办。”大梅一边说一边起身要看船舱外有没有人。

  “现在没人的,抓紧时间。”老徐将婆娘一把又拉了回来, 老徐把婆娘的裤子往下一褪,一个雪白的大屁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十大几年来婆娘的身子一直保持着这个样子,这是村里多少男人想看到的,老徐一想到这就觉得比别人高了一截,无比的自豪。

  “把你下面扒开来,俺要插进去了。”老徐两手环抱着婆娘的屁股,把硬得像铁棍一样的鸡巴对准了婆娘的腿缝,在上面一阵乱撞,虽然婆娘的下身已是湿漉漉了,可不知怎的他几次都是划门而过。

  “你…你不会自己扒啊?”大梅看了男人一眼说道。

  “好了,还不快点。”

  说归说,做归做。大梅把一只手伸到屁股底下,用手指轻轻地把自己的下面扒开,另一只手捏着男人的鸡巴,把鸡头对准了自己那湿漉漉的下面。

  第五回(在船舱里插了起来)

  “来啦。”老徐应了一声后,屁股往下一沉, “扑哧”一声,老徐的屁股往前一顶,火热坚挺的鸡巴撑开婆娘的下面,完全插了进去。

  “啊……”大梅张嘴长吟了一声,男人这一下让她感到很是满足,也感到分外的刺激,她喜欢男人这样突如其来的一插到底。老徐的肩头架着婆娘的双脚开始慢慢地抽送,速度也由慢而快,越来越兴奋,一只手用力捏弄着婆娘的大白奶。

  “水……别”大梅的身体在船板上来回摇晃,些许是老徐的力气大,木船不知什么时候也开始了轻微地摇晃,随着他撞击着底下的女人发出的“啪啪”声,清澈的河水晃出了一圈又圈的水晕。

  “啊…嗯…快点……如果别人来了的话……躲都来不及的……”大梅眼神迷离地看着正在身上用力的男人说道。

  “没……没事……还有小黄的……别人来了它会……叫”。

  “嗯……俺要……”大梅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男人激烈的撞击,让她意乱神迷。

  老徐低头看着婆娘那意乱神迷的样子,他再也忍不住了,趴在婆娘的身上更猛烈的大动起来,一时间两人结合的地方发出肉体撞击声音响,充斥着整个船舱。大梅鼻子里低声地哼哼着,老徐喘着粗气趴在她叉开的两腿间用劲,越插越猛,已经到了快要发射的边缘。

  正当船仓里的老徐夫妇陶醉在男欢女爱带来的绝顶快感,各自都要到了高潮的当口,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从小路远处走到了岸边。少年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生得很秀气,少年的手里拿着一把雨伞。正在草丛里玩耍的小黄狗看到了他,一溜烟地跑到他地脚下,欢快地摇晃着尾巴。少年看着小黄狗笑了笑,他弯腰抚了抚小黄狗圆乎乎的脑袋后,来到岸边,用力一跃跳到了船头,小船一晃。

  第六回(高潮让自己娃子看到)

  大梅在小船一晃的时候,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睁眼一看,看到了站在船头上的脚。“有人来了!”她心里一急,想要把身上的男人推开,可她正是浑身酥麻的当口,哪里使得出丝毫的劲?只觉得男人的这几下抽插次次插在她心里,自己的下身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连串的抽搐,把男人的鸡巴一下子裹得死紧死紧。

  “娘!俺看天不好,俺给你送雨伞来了!”少年的声音透着些欣喜,一点也没察觉船舱里的两个人粘连在一起,还在做着那种事情。他边说边弯下了腰,往船舱里看去。就在少年弯腰往船舱里看的同时,借着外面的阳光,大梅清晰地看到了少年的脸,那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娃——徐天明!尤其是当听到娃叫娘的时候,她的心里不禁充满了羞愧!而与此相反地是高潮的快感正一波波地从下身涌向全身,将自己淹没!当少年看清船舱里面的情景时,他一下子愣住了,只觉得脑子一下子嗡嗡作响,全身的血液不听使唤地朝着自己的脑袋和下身两处地方奔涌而去,因为在他眼前的是爹娘光着屁股连接在一起的场景!爹的鸡巴正牢牢地插在娘的下面!娘的屁股很白,屁股缝里亮晶晶的,布满了黏黏的液体!

  “嗯…”老徐也听到了船头自己娃的叫声,只是那强烈的感觉让他停不下来。尤其是当他觉得鸡巴被婆娘的下面紧紧地啜了几下时,麻痒已久的鸡头再也守不住,他闷哼了一声,鸡巴使劲抽送了两下后,屁股往前一顶,一股股热烫的精液射入了婆娘的下面。

  “啊!水”大梅被老徐后面几下抽插弄得再也抑制不住地叫了出来,她知道自己到了高潮,在自己的娃眼前达到了高潮!顿时她有种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的感觉!

  “娘,俺把伞放下了。”少年回过了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身一边说着一边把伞放下就跑了。 大梅看着娃走了,瞬间觉得天旋地转,脑子乱成一团。

  第七回(大梅埋怨老徐)

  “娃来了,你也不知道躲一躲,还一个劲地插在里面,让俺以后咋面对娃。”大梅使劲推搡着身上的老徐,又羞又急地说着。可男人依旧压在婆娘的身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哈哈,看来咱娃还是蛮识相的,他不愿打扰爹娘的好事啊。”老徐哈哈一笑道。他抬起屁股,他的鸡巴抽离了婆娘的下面,婆娘和他结合的地方发出啵的一声。

  “你……可真不正经啊,哪有你这样做爹的?”大梅不禁胀红了脸,恨恨地看着身上的男人说道。

  “叫你晚上回家再做,可你偏要现在做。都怨你……”大梅说着就拧了一下男人的屁股。她只觉得自己的脸面都给丢尽了,居然在娃的眼皮底下做那事,也不知道以后娃会咋看自己,毕竟娃也不小了,更不知道以后该如何单独面对娃。

  “只是被自己娃看到嘛,又不是被外人看到的,他小时候和你一起洗澡,不也看到过你的光屁股吗?”老徐撑起身子,心满意足地穿好了裤子。

  “再说了,船里昏暗船外亮,他刚才在外头哪能看见什么?顶多看到我这个爹撅着个黑屁股吧。”

  “你……你就知道图一时的爽快,现在你看,出了大丑了,你叫我晚上咋和娃解释啊……”

  “呵呵,这要和娃解释啥?我小的时候还偷看过俺爹娘做呢。像这种事情,我们男人还不都是无师自通的?你们婆娘不也是这样的啊?”老徐嬉皮笑脸地说着。

  “你哟…难怪那么色,原来从小时候就那样了的。”大梅在男人的背上重重地捶了一下道。老徐靠在船舱抽起了旱烟。大梅起身子,白色粗布四角裤衩还挂在她的一条大腿上,她叉开腿弯腰用毛巾胡乱地擦了下身,把裤衩套了上去。她的屁股是那么的丰满,被裤衩包的严严实实,让人恨不得抓捏一把,难怪老徐对她的屁股那么的爱不释手。

  第八回(被光棍白长生看了出来)

  “水哥,在船上吗?俺要去乡里。”正在大梅穿好内裤的时候,河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这男人是住村东边的白长生,今年三十二岁,至今光棍,爹妈死的早,还有一哥哥,白长里,今年三十五岁,在乡里,很少来往。平时没事跟着村长东看看西看看,无所事事,村长倒是很喜欢他,因为这人背地里打别人小报告,在村里别人也很少与其来往,得罪人不少,不过这种人你就不能得罪他,要是让他缠上,就跟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村里都避而远之。

  “在……在的。”大梅理了理散开的头发,抬头高声说道。

  “俺先走了,今天先放过你……”大梅恨恨地看了看老徐,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边说边飞快地穿好裤子和袜子,整理好衣服。

  “哈,原来嫂子也在的啊,你俩还真是夫唱妇随啊。”白长生笑着说道,跳到船板上。

  “白大队(村里都这么叫他,村长的狗腿子,有些调侃意味),天不好,还出门啊?”大梅走出船舱,来到船头,看着白长生说道。 “是啊,这不俺哥叫我去乡里呢,好多年都不见了。”白长生站在船头,看着从船舱走出的大梅说道。

  “水哥,你是咱村最好福气的,娶了个这么好看的婆娘。嫂子到底是吃了啥,岁数一点点地往上长,人却是越长越水灵了。”白长生笑着道。他注意到女人的脸有些红,乌黑的头发有些凌乱。虽然光棍一条,但也没少勾搭别人家的女人,有一次勾搭别人家婆娘,被婆娘的男人打的不轻,以他的经验当然知道大梅和老徐在船里做了什么事情。

  “去,就知道乱嚼舌根,俺看你和水一样,也是油腔滑调的,本来嫂子还说给你介绍婆娘呢。”大梅的脸一红,笑着说道。


第九回(光棍白长生去乡里)

  “嫂子,你一定得给兄弟介绍个婆娘,打了三十年光棍了,不好受啊”白长生看着从身边走过的大梅,嬉皮笑脸的说道。

  大梅这边只是笑了笑,径直走了,只是当大梅走过白长生的身边时,看到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时,大梅忽的觉得心里莫明地一颤,脸上的那抹红晕不由得更盛。紧走几步朝着自家的方向走去。

  “白大队,你跟你哥又联系上了?”老徐站到了船头把船往对岸撑着,跟白长生没话找话的说道。

  “唉,前一阵,俺哥托人叫俺去乡里一趟,说有活介绍给俺做,跟着村长也就够吃,没钱,挣点钱也得娶个婆娘,给俺白家留后,水哥,你说是不是?”白长生道。

  “是这事,晚上还回来不,你要是回来,俺撑船接你啊。”老徐道。

  “不用,水哥,俺晚上不回来了,估计以后回村也少了,跟俺哥在乡里,等俺挣钱了,请你喝酒。”

  白大队,那俺就等着你的酒。“

  俩个男人有一句没一句说着村里村外的事,船也快使到乡里了。本来有些灰暗的天又突然变得艳阳高照,这天气真的难以琢磨,跟人一样。

  第十回( 徐天明和孟亮看牛,孟亮的娘来了 )

徐天明与他家隔壁大牛家娃子孟亮躺在村南进山的一片空地上,望着天空,聊着各自的一些所听所见的趣事。不远的地方是孟亮家圈养的五头牛。牛还是和往常一样不紧不慢地啃着地上的嫩草,偶尔有几只苍蝇停在牛的身上,牛就会把尾巴往身上啪啪地甩上两下,把讨厌的苍蝇赶走。徐天明和孟亮同岁,徐天明一天基本上都是跟着教书先生学字,而孟亮一天都是看管家里的五头牛,天明羡慕孟亮不用学习,而孟亮羡慕天明能写好多字,从小俩人一起长大,无话不说,各自的秘密也相互告知,互相保密着,但天明今天看到爹娘在船舱的事,不敢告诉孟亮,总觉得怪怪的。

  ”天明,你今天又学会了哪几个字?“孟亮又在向这个小老师请教。

  ”等明天在教你,俺现在想静静,不想说话。“天明还是没能从船舱那件事上回过神来。

  ”你咋啦,有啥事说说?“孟亮问道。

  ”没啥事,就想静静躺会。“徐天明说道。

  ”亮子,你这娃子,那草地上不脏啊,回家自己洗衣服。宁静被清脆的声音打破,走来一个婆娘,手里挎着一个竹篮来到这俩娃子身边,篮子里放着五六条刚刚采摘下来的黄瓜,黄瓜看上去新鲜水嫩。来人正是孟亮的娘李秀兰。

  “娘,俺自己洗还不行吗?”孟亮赶紧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脏东西。

  “天明也在啊,尝尝大娘刚采的黄瓜。”李秀兰一边说着一边从篮子里拿出一根黄瓜给了徐天明。

  “谢谢大娘。”徐天明接过李秀兰手里的黄瓜。

  “娘,这黄瓜看着就好吃。”孟亮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要从篮子里拿黄瓜。李秀兰一手打了过去。

  “你咋就知道吃,一天天脏的跟个泥人,俺又伺候你那爹,还得伺候你。李秀兰装作生气对娃子说道。

  ”娘,你偏心,你咋给天明不给俺,你把天明当你娃子吧,俺告诉俺爹去,看他不打你屁股。“孟亮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个小兔崽子,你去告诉你爹,俺还乐意让天明做俺娃子,不要你了。李秀兰看着自己娃子被逗的样子,就越起劲。徐天明在一边看的露出笑脸。觉得他家娘跟娃子一闹,就特有意思。

  第十一回(遇到村长,李秀兰呛村长)

  “亮子,俺的给你吃,俺不喜欢吃。”徐天明将手里的黄瓜让给孟亮。

  “呦,这不是秀兰妹子吗?干啥去了?走过来一个中年男人,这男人有一点很特别,就是头有些秃顶。全村就这一个秃顶的男人,他也是该村的一村之长-梁宝顺。今年50岁,家里一男娃一女娃,都是梁宝顺死去的婆娘生的,后来又找了个婆娘,名叫赛金花,今年39岁,不是本村人,从乡里来的,长的跟徐天明的娘陈大梅不相上下,但跟大梅不同的事,赛金花给人的感觉太媚,也就是骚,刚嫁过来的时候,村里男的看到了走不动道,但是不管再媚再骚,那是村长的婆娘,也就看看罢了,碰不得。

  ”呦,这不是村长大人啊,这不大牛想吃黄瓜了,去自家地里摘了几根。“李秀兰表面装的很热情,其实内心早已骂了眼前这个男人不知道多少回。早些年,大牛家跟一家外来户争一块肥地,村长收了外来户的钱,就主张把地给了外来户,大牛想不明白,去找村长理论,村长不知道是喝了浑酒还是早就对大牛的婆娘李秀兰有想法,提出让李秀兰陪他睡一晚,就把地给大牛家,大牛哪能受这窝囊气,把村长打了,在村里闹的不可开胶,肥地没拿着,以后村里再分地大牛家也别想拿到好的,没办法倒腾了几头牛,这恩怨也就结了下来,但是李秀兰虽说见了村长气不打一处来,但是面上还要过得去,毕竟人家一村之长,也没办法。

  ”秀兰妹子,在自留地摘黄瓜,下次叫上俺,俺帮你去采黄瓜,关心关心村民,俺也知道你家也不容易。“村长笑嘻嘻说道。

  ”村长啊,俺家确实不容易,以后分地的话给俺家分点好地吧。李秀兰知道梁宝顺没安好心,正没话堵他呢,这一来正好堵他的话,豆腐里藏刀子。梁宝顺聪明的很,知道李秀兰啥意思,想起之前自己做的事,毕竟理亏。

  “好…好…好,秀兰妹子的话说的是。你们先忙着,俺还有事。梁宝顺赶紧找了台阶下,灰溜溜就走了。看着梁宝顺的背影,李秀兰总算嘴上痛快了一回。

第十二回(看李秀兰的屁股想起船舱)

  你说你这死娃子,给天明的黄瓜你咋吃起来了,天明,给你一根。李秀兰说着弯下身去那刚才放在地上的篮子。李秀兰这一弯身不要紧,把宽松的粗布裤子绷了起来,屁股那丰满保实的轮廓展现在徐天明面前,看着李秀兰那丰润的屁股,徐天明竟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自己的娘—陈大梅,想起了今天响午船舱的那一幕。

  ”不知道那屁股摸上去感觉咋样,还有她的下面长得和娘一样吗?“徐天明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天明,想啥呢?“李秀兰说着已经把黄瓜递到了徐天明的手里,李秀兰不知道徐天明在想什么,如果她知道天明想的是什么,她会咋样呢?这些也不得而知。

  ”没啥,谢谢大娘。“徐天明克制自己不去再瞎想。

  ”谢啥子,娃子,走了,回家还得给你爹做饭呢!李秀兰说着往家走去,后面徐天明和孟亮一前一后跟着。一人咬着一根黄瓜消失在空地上,牛儿依旧啃着那吃不完的嫩草。

  “娘,俺回来了。”徐天明在院子里叫着陈大梅。走到屋里,看到陈大梅正撅着屁股往灶台上放做饭锅。徐天明看了一眼,赶紧把视线放到别的地方。

  “娃子,等你爹回来咱就吃饭,你先自己玩会。”陈大梅忙乎着顾不上看徐天明。

  “天明,天明。”孟亮一边喊着一边进了屋。

  “亮子,你咋来了。”徐天明高兴的说道。

  “俺不是找你,俺是来找大娘的。”说着走到陈大梅跟前。

  “大娘,俺娘让俺给你拿过来俩根黄瓜,是今天俺娘刚摘的。”孟亮一边说一边看着徐天明,眨着小眼。

  “这黄瓜真不错,你娘呢?”陈大梅接过黄瓜说道。

  “俺娘给俺爹做饭呢,俺先走了天明,别忘了明天教俺学字。”

  “天明,让孟亮留下吃饭吧,加双筷子的事。”陈大梅抹了抹头上些许汗水说道。

  “不了,大娘,天明,俺回去了。”孟亮说着走出了屋,徐天明送孟亮到大门口。

  第十三回(教书先生郭庆会)

  “郭老师,你咋来了。”徐天明正要回屋,看到大门口一个带着老式大眼镜的中年男人朝屋走来。这个中年男人看起来斯斯文文,体态中等,最显着就是那个大大的眼镜,给人感觉就是文化人,他就是该村唯一一个教书先生-郭庆会,今年49岁,家是该村的,文化程度也很高,以前在乡里教书,前几年回的村,外面流传郭庆会因犯了流氓罪被抓了起来,后来在乡里活不下去,逼不得已回的村,具体怎么回事,村里也只是流传,因为事情的经过谁也不知道,刚回来的时候,人们猜测他的事还成了茶余饭后的热点。至今一个人生活在他爹娘留下的房子里,村长梁宝顺后来找到他说村里也没教书先生,让他做起教书先生,村长家的俩娃学字都是跟着他,村里人后来也慢慢尊敬起来,过往的事也没人再提,徐天明就跟着他学字。

  “天明啊,你娘在家吗?”郭庆会扶了扶大眼镜说道。

  “在呢,屋里做饭呢!”徐天明让郭庆会进了屋。

  “娃子,谁来了?郭老师,您咋来了?”陈大梅从内屋出来说道。

  “没啥子事,最近天忽冷忽热,旁人说你火罐子做得好,帮我拔两罐。”郭庆会说的时候似乎还有一些不好意思。

  “那郭老师您进屋去吧,俺忙好了就过来,一会儿的事。”陈大梅让着郭庆会进内屋。

  “那个,大梅妹子,你看这行不,你来俺家拔吧,俺现在得去村长家,有事,俺过来先跟你说一嗓子。”郭庆会面带笑容的说道。

  “行的,那俺一会儿忙完这一摊,俺就过去。”陈大梅说道。

  “那个啥,大梅妹子,等吃了晚饭吧,不急这一会儿。”郭庆会依旧笑容满面的说道。

  “吃了晚饭,天都黑了,那个。”陈大梅说道。

  “啊,那要不明天吧,今个就算了,哎呦!”郭庆会摸着后背,脸色难看的叫了一声。徐天明和陈大梅赶忙过来扶住。

  “娘,晚饭吃了,你就去吧,郭老师看来真不舒服。”徐天明扶着郭庆会对着陈大梅说道。

  “行,那郭老师,俺就吃了饭过去,您那边弄上火,俺过去就能拔。”陈大梅说道。

  第十四回(老徐一家三口吃晚饭)

  “那行,俺就晚上等你,俺就先走了。”郭庆会一手扶着背,脸色比刚来时看的难看,徐天明扶着郭庆会。陈大梅看着他们出了大门,又进屋去忙活。

  “天明,你回去吧,俺自己走就行了。”郭庆会示意了一下徐天明。

  “郭老师,俺送你吧。”徐天明说道。

  “不用,你回去吧,听话,俺现在好多了,等你娘晚上来拔了罐就好了,明天你别忘了学字去,走吧。”郭庆会扶着背,慢悠悠就走了。

  “梅子,俺回来了。”徐水船说着来到屋里。

  “你洗洗,咱饭好了,吃饭吧。”陈大梅一边擦手一边说道。

  “娃子没在家啊?”徐水船左右看看说道。

  “那啥,郭老师来了,让俺吃了饭给他拔火罐子,受了寒了,娃子送他去了。”陈大梅一边舀饭一边说道。

  “咋让你拔火罐子啊。”徐天船拿粗布擦着脸说道。

  “拔火罐子的技术村里哪个婆娘能跟俺比?”陈大梅一脸自豪的样子。

  “嘻嘻,那倒是,俺婆娘技术了得,炕上也厉害。”徐水船傻笑的说道。

  “你个死人,说啥子呢,一天天说话就没正经的时候。”陈大梅表现一脸生气的样子给徐水船看。

  “俺错了,俺不对,但是俺一想响午船舱里,你那样俺就乐呵,俺晚上还想。”徐水船凑到陈大梅身边,手不老实的隔着裤子摸着婆娘的大屁股。

  “你给俺放开,你不说船舱,你一说船舱俺就来气,让娃子看到,俺还没找你算账呢。”陈大梅在徐水船背上一敲,继续忙活饭菜。

  “娃子回来,没啥吧?”徐水船不正经的样收敛了。

  “那能有啥,以后俺可不能那样,多寒颤。”陈大梅还是没笑脸。

  “那是,那是,俺以后也克制,毕竟娃子大了。”徐水船挠着头说道。

  “娃子,回来啊,快坐下吃饭了。”陈大梅看到大门口进来的徐天明喊着。

  “等会,俺上个茅房。”徐天明说道。陈大梅把饭菜都上了桌,坐了下来,徐天明进屋洗了洗手,也坐下吃饭,吃饭中徐水船总会问娃子今天学了几个字,觉得咋样,徐天明一一回答,徐水船虽然大老粗一个,但对徐天明的管教还是有一套,徐天明对徐水船有时还是有些怕的,而今晚的饭,陈大梅话语比往常少了很多,只低着头吃饭,帮徐水船舀舀饭,不知道是不是还对娃子看到自己在船舱那事羞愧。

  第十五回(陈大梅给郭庆会拔火罐子)

  吃完了饭,天也黑了,陈大梅收拾着桌子上的残羹剩饭,徐水船坐在外面木凳上抽起了旱烟,徐天明早已跑到隔壁找孟亮耍去了。屋内的油灯还不如外面的月亮地照的亮堂。

  “水,俺去给郭老师拔火罐子了。”陈大梅拿了俩个火罐子来到院里。

  “去吧,带我问候郭老师,娃子长进不少,多亏了人家。”徐水船扣了扣烟枪,又放了些烟叶说道。

  “好,那俺去了,让娃子玩会就行了,一会儿去大牛家叫他回来,一出去就疯了。”陈大梅说完,扭着被粗布裤子包裹着的大屁股出了大门。徐水船抽着旱烟,看着自己的婆娘,心里又有些痒痒了。

  陈大梅在月光下走在村道上,朝着郭庆会的家走去,因为郭庆会离她家也不远,没一会就到了。郭庆会家没院子,挨着村道边,陈大梅进屋前整了整衣服,敲了敲门,屋里传来郭庆会的声音“门没锁”。陈大梅推门进了屋,屋里郭庆会躺在床上,桌子上还有一些吃剩的饭菜,屋里一看就是没婆娘,东西乱七八糟的摆放着。

  “大梅妹子来了,你快做。”郭庆会看到陈大梅准备起身。

  “郭老师,您躺着吧。”陈大梅把火罐子放到床边说道。

  “大梅妹子,你看看炉灶里的火够不。”郭庆会指了指炉灶。陈大梅弯着腰把锅搬下来,看了看炉灶里,这时郭庆会的眼一刻也没离开陈大梅的大屁股,死死的盯着。

  “郭老师,够用了。”陈大梅说着转了身。郭庆会立马也扭了扭头。

  “郭老师,您哪个部位拔。”陈大梅走到床边。

  “那个,俺也不知晓,反正觉得后背疼。”郭庆会摸了摸后背说道。

  “郭老师,那您转个身,背过来,俺给您按按,哪疼咱就拔哪。”陈大梅说道。

  郭庆会开始转身,陈大梅看着郭庆会转身艰难,就搭把手帮着,此时陈大梅一弯身,郭庆会一只眼隐隐约约看到了陈大梅胸前的俩个大白奶,而另一只眼看着陈大梅由于弯腰的姿势,把大屁股一侧的轮廓也展示了出来。看的郭庆会喉结动了动。


  第十六回(郭庆会忍不住要强暴陈大梅)

  “郭老师,俺给您按一按,哪疼,您说话。”陈大梅把郭庆会后背衣服撩了上去,开始按,一边按一边问哪疼,郭庆会倒也老实一一回复着,到了疼的地方还哎呦一声。

  “郭老师,俺也拨了那么多火罐子了,往您两腰眼子上来一罐子,就没啥大碍。

  ”好,俺听大梅妹子的。“郭庆会那俩小眼上下瞄着陈大梅的身子。

  陈大梅转身去弄火罐子,郭庆会不知咋的,手伸向了陈大梅那圆滚滚的大屁股,摸了一把,陈大梅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你,你干啥呢?“陈大梅一下就急了,瞪着郭庆会说道。

  ”大梅妹子,你看看你,你急啥,俺又没摸你一块肉下来。“郭庆会说着就爬了起来,没有再表现的那么痛苦。

  ”俺看你是没啥事,火罐子也不用拔了。“陈大梅很气愤的拿起火罐子要走。郭庆会看着陈大梅快走到屋门那了,一不做二不休,紧走几步,就抱住了陈大梅。

  ”郭庆会,你个天杀的,你现在放开俺,俺就当没啥。“陈大梅吃力的扭动身体,想从郭庆会怀里挣脱开,手却被郭庆会抓的死死的,只有脚和身子动着。

  ”郭庆会,你他娘的,你放开俺,在不放开,俺就喊了。“陈大梅被郭庆会控制的想尽办法反抗。

  ”大梅…妹子…我的好妹子,你就是俺弄一回吧,让俺就插一次,俺想你想的好久了。“郭庆会开始在陈大梅身上乱啃,早已不是下午那个病怏怏的郭老师。

  ”你放开俺,俺死也不会的?“陈大梅使出浑身劲也还是没能挣脱来,毕竟是个婆娘。郭庆会用下半身使劲一拱,陈大梅身子弯曲在木桌子上,此时的腿脚也使不上了劲,郭庆会死死的压着,把陈大梅的双手背了过来,一只手紧紧抓着陈大梅的手,陈大梅依旧扭动着,想挣脱来这个王八蛋,由于陈大梅弯着身,上半身贴在木桌子面上,撅着的大屁股正好面向郭庆会,整个大屁股完美的轮廓展现出来,这是郭庆会梦寐以久的,这些年多少次的目光放在陈大梅的大屁股上,多想拥有它,这次终于实现了,到手的鸭子怎么能让她飞了,郭庆会已经失去了理智,郭庆会的另一只手开始在这迷人的大屁股上来回摸着,陈大梅挣扎的更加厉害,使得木桌子都摇晃了,泪水也从眼睛里流了下来,为了不让陈大梅动弹,郭庆会的上半身压到了陈大梅的身子上,这招为郭庆会省了不少力气。郭庆会紧接着一把拉下了陈大梅的裤子,连同裤衩一起拉了下来,由于没有了东西的遮挡,郭庆会对陈大梅的大屁股有了更直接的接触,激发了郭庆会,陈大梅嘶喊着,却引不起郭庆会的注意。郭庆会把自己的裤子也褪了下来,下体的鸡巴已经硬的直挺了,急需找地释放。

  第十七回(被村长儿子撞到,陈大梅趁机逃跑)

”大妹子,俺来了,俺会让你舒服!“郭庆会将鸡巴对着陈大梅的下面就要插的时候,屋门被推开了。

  ”郭老头,你他娘的,又躲在屋里插哪家婆娘呢,俺爹叫…门推开,一个男的看到屋里这一幕--郭庆会扶着鸡巴,一个女人撅着屁股趴在木桌子上,双手被反抓着。要说的话还没说完就呆站在那。

  “那,那啥,咋是天明娘?”这男的对这一幕吓到了,确切的说对面前这个婆娘是天明的娘吓到了。郭庆会对有人突然闯进来,还没反应过来,倒是陈大梅在郭庆会放松那一下间,推来了郭庆会,提着裤子疯一样的跑出郭庆会的家。被推开的郭庆会说了一句“完了,这次要完了。”呆坐在木凳子上。

  “你这个郭老头,你咋把天明娘插上了,我咋看天明娘不情愿的样子。”该男的一脸的疑惑。

  “你他娘的,俺跟你说话呢?”该男的对郭庆会的默不作答很是生气。

  “你说你,早不来晚不来,咋这时候来啦?”郭庆会的神回来了,对眼前这个年龄二十岁的男的埋怨到。

  “俺爹中午就找你,有事跟你说,这么晚了还不来,俺爹就让俺叫你来,俺咋知道你在干这事,跟俺说说你咋跟天明娘有一腿,平时看不出来啊?”男的对刚才这件事看起来有些兴趣。

  “村长找俺啥事?”郭庆会看着男的说道?

  “刚才的事你还没说呢,你咋搞上的?”男的笑嘻嘻说道。

  “这事以后在跟你说,你先回吧,俺一会儿就去找村长。”郭庆会起身把刚才被陈大梅扔在地上的火罐子拣了起来。

  “郭老头,以后别忘了跟俺说,你快点,俺爹等你等的很着急。男的说道。

  ”你先去,俺这就来。“郭庆会说道。男的转身出了屋,屋里只留下郭庆会一个人呆坐着。而刚走的那男的,是村长的娃子-梁宝祥。


  第十八回(乡妓成了村长娃子梁宝祥的婆娘)

  梁宝祥今年二十一岁,是村长梁宝顺和死去的婆娘所生。梁宝祥生的高壮高壮,跟着郭庆会学过几年字,郭庆会刚回村的时候受到别人很多议论,就因为搭上了村长家,才转变了过来,是因为后来郭庆会的妹妹郭庆霞嫁给了梁宝祥做媳妇,这俩家成了一家人。但是外界人全然不知,郭庆会的妹妹郭庆霞不叫郭庆霞,也不是郭庆会的亲妹妹,这是郭庆会下的一盘棋。郭庆会有一次去乡里找了一个乡妓,云雨一番后,看着这个年纪轻轻的乡妓,郭庆会萌生已久的一个想法像是找到了办法,郭庆会自从因流氓罪无奈从乡里回到村里,受到村里人指指点点,他无时无刻的想在村里站住脚,如何站住脚,只能攀上有权有势的人,那个人也就是隔河乡村的村长-梁宝顺,那样自己也能挺直腰板做人了,如何攀上村长,郭庆会想到了村长的娃子-梁宝祥,该娃子也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何不如让面前的乡妓去勾引该娃子,这些年郭庆会一直在乡里,村里人对于郭庆会了解甚少,让这乡妓做自己的妹妹,村里人也起不了怀疑,自己的妹妹跟村长娃子成了亲,自己自然而然也就跟村长成为了一家子,有了村长这个靠山,自己翻身也就有忘了。郭庆会当时给了乡妓过夜钱,并没着急走,而是将自己谋划已久的这一切对乡妓脱口而出,并表示乡妓如果成功的跟村长娃子成了亲,将会得到什么?郭庆会本是文化人,说的那是天花乱坠,果不其然,乡妓竟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郭庆会看着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随即带着该乡妓就回了隔河乡村的家里,对村里见人就说,这是俺妹妹,这是俺妹妹,俺妹妹叫郭庆霞,今年17岁,其实那时的郭庆霞已经23岁了,但生的看小,那时的梁宝祥才18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再加上该乡妓生的动人,身子要哪有哪,郭庆会老谋深算,暗中帮助乡妓,在梁宝祥19岁那年娶了该乡妓为婆娘,郭庆会的计谋也如愿以偿,虽然曾有人怀疑郭庆会咋会有个这么年纪轻的妹妹,但也只是怀疑。至今村长一家还蒙在鼓里,梁宝祥只知道自己的婆娘叫郭庆霞,比自己小1岁,如若知道这郭庆霞不是郭庆会的妹妹,是以前隔河乡的一个乡妓,那郭庆会估计死的不知道自己咋死的。

  本楼字节数:27504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