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淫途亦修仙】【第三章】【作者:渚碧礁】
1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cc--原创作者:渚碧礁
第三章

  “这是……难道这不是头发?”柳寿儿看了竹片上的标注后,再看向那一小撮儿卷曲毛发心中踌躇不已。杏吧首发

  寿儿还是个未经人伦的少年,哪里见过女人下身羞处的芳草?在他想来:漂亮的女人下身羞处也应该是光洁的,就如她们光洁明丽的俏脸上不长胡须一样。女人哪个地方怎么可能会长这么长的毛发呢?每个成年男人鼻下都长的胡须她们不是都干干净净毫发未生吗?这要是明艳动人的苏嫣师姐下身也长这么多毛毛那得多难看啊? 想到这里柳寿儿不禁打了个冷战。

  “师娘婉贞八月初六交合,剃阴留念?这个淫邪之徒,竟然跟自己的师娘……”为了鉴定真假,柳寿儿拿起那一小撮儿卷曲的毛发在鼻子前嗅了嗅,一股淡淡的淫靡气味传入了他的鼻孔之中。这种异性分泌的独有气味像催情的春药一般,一下子就勾起了男性本能的欲望,寿儿内心猛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原始冲动,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不敢再闻那东西,更强迫自己停止胡思乱想,赶紧把这撮毛发又丢进了哪个漆画木盒子里,“啪”的一声重重地关上了盖子,匆忙把这两个漆画盒子都丢进了储物戒指里。

  “嘭……嘭……嘭”寿儿的心狂跳不止,他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强迫自己不去回忆刚才那撮儿女人阴毛上诱人的气味,他慌里慌张地又从那枚储物戒指里取出了那几枚玉简。

  用神念进入玉简查看内容:

  一枚玉简上记载着合欢宗的基础玄级功法:《合欢鸳鸯决》,一看这功法的名字就知道是一种双修功法,柳寿儿对这种邪门的功法可不感兴趣,鄙夷地把它又丢回了储物戒指里;

  一枚玉简上记载着一种叫做:“玉女回春丹”的丹方。看简介说是这种丹药可以增加五十年寿元。柳寿儿一下子就被这强大的增寿药效吸引了,这正是他所最需要的丹药。可再往下一看这丹方所需的炼丹主材他就彻底傻眼了:一百滴不同处女之破瓜精血、雪莲蕊、冰晶髓…… 寿儿忽然明白这位死去的合欢宗筑基修士为什么要收集那么多瓶的处子精血了。寿儿苦笑着把这枚玉简也扔回了储物戒指里,这丹方虽好可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还有一枚玉简上记载着不知道从哪里拓印的《修仙奇闻秘录》。篇幅不小,不过现在可不是全文认真阅读的时候,寿儿只是简单扫了一眼记载在最前面的一条轶闻:

  “传闻两千年前北邙国凤鸣山凤鸣仙子携手道侣普贤真人双双羽化飞仙,飘升仙界。一时间在北邙国修真界传为佳话。二人以双修功法悟道升仙,一时间引得北邙国修真界皆改弦易辙,改修双修之道……”

  “靠双修功法悟道升仙?瞎扯!双修被当今修真界公认为是邪门歪道。还双双羽化飞仙?那么容易成仙怎么现如今上百年了都没有听说过飞升仙界的?”柳寿儿对这种道听途说的传闻颇不以为然,嗤之以鼻。又把这枚玉简也扔回了储物戒指里。

  看完了所有玉简并没发现太让他动心的或者当下就有助于他修行的内容,只好把神念转投到储物戒指内那两卷兽皮卷上。把它们用神念从储物戒指里取出来真切地拿在手里之后才发现原来这兽皮只是包裹用的,里面还有东西。他刚刚要解开其中一个兽皮包裹,忽的眼睛扫到这兽皮上还写着一行字:

  “天级术法:《脱凡植根术》, 盛揉十六年九月随师父、师娘按古图索骥,于北邙凤鸣山古修士洞府密得。”

  “天级术法?”柳寿儿看到这一行注解目光一缩,天级术法这种最顶级的术法他也就是在道神学堂时听授业尊师提起过,在道神宗五年多还真没有听说过那位师兄、师姐有幸学到这种传说中的最顶级术法。钟师兄天天念叨的惊才绝艳的雅仙子最厉害的也就是两个地级术法。

  寿儿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又看向另一卷兽皮卷,果然其上也同样标注着一行杏吧首发小字:

  “天级功法:《本源真经》, 盛揉十六年九月随师父、师娘按古图索骥,于北邙凤鸣山古修士洞府密得。”

  “天级功法?天啊,我转运了吗?这么好的运气?”柳寿儿激动地拿着两卷兽皮卷的手开始不停颤抖。他所学宗门的基础功法《道神决》也就是玄级功法而已,而刚才他看到的那合欢宗的基础功法也才是个玄级的功法,在整个南揉国地级功法都极其稀有就更不要说这种最顶级的天级功法了。

  “盛揉十六年九月?也就是今年九月才得到咯?看来这合欢宗修士也就刚刚才得到这功法两个月而已。”(盛揉是南揉国现任国君的年号,他至今已在位十六年。)

  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先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那卷包裹着天级术法:《脱凡植根术》的兽皮包裹,里面出现了一卷散发着更为久远气息的古老兽皮卷,轻轻地展开,上面的字迹斑驳,其字根本就不同于现在的字体,不过大致还是可以认得的。由于古语比较晦涩难懂,柳寿儿看了好一阵子才看明白了其对这门术法功效的扼要描述,大致意思是:

  运用此术法可以让本没有灵根的凡体肉身脱胎换骨,变成有灵根的具修仙资质的修真者。而且经此术法培植的灵根只有一个单一属性。不过由于此单属性灵根是后天改造而成的伪灵根,所以这种伪单灵根修士的修行资质是比不上真正的单灵根修士的。不过其修仙资质却不低于先天双灵根修士的修行资质。

  “老天啊,还有这么逆天的术法?怪不得是天级术法。哈哈哈!太好了。这样一来运用此术爷爷、奶奶、爹、娘岂不是都可以变成具有伪灵根的修仙者了?”柳寿儿只看了此逆天术法的简介就狂喜不已。

  迫不及待地再往下看这《脱凡植根术》的下文。不过一炷香后本来笑得合不拢嘴的柳寿儿的表情就变得异常古怪了起来,后来就干脆连连摇头,叹息着将此术法又包裹了起来,丢进了储物戒指里。

  “唉,白高兴一场了,原来是个双修的邪术。还要什么在对方泄精之后皮肤毛孔舒张之时行功施术,这都是些什么淫邪的术法啊?还好意思称为天级术法?估计也只有合欢宗的哪个不要脸的家伙才会施展此术吧?幸好此人已死,以后也不会再祸害良家女子了。”柳寿儿对此天级术法的不适用不禁扼腕不已。

  他又拿起了那卷天级功法:《本源真经》,小心展开兽皮卷,一股古朴、浩瀚苍茫的之气扑面而来。

  “这才是天级功法该有的气势啊!”柳寿儿不由内心感叹。

  再定睛细看那兽皮上记录的文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抬头的几行十分接近于当杏吧首发今书写字体的小字,下面才是密密麻麻的那种十分晦涩难懂的古老文字。

  先仔细阅读那几行小字:

  “贫道与道侣凤鸣携手飞升仙界之际,留几句肺腑感悟之言于有缘人:

  吾辈修仙之途本就是感悟大道之途,体悟道之精髓要意乃吾辈之终极所求!

  何为道?有得道升仙之先仙云:‘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谓之道也’。可见道之本意乃调和阴阳!正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万物各得其阴阳调和以生!

  由此可见:阴阳相济,双修交融才是修行正道!而吾辈修行者却大多逆行之:倡清心寡欲之歪风,鄙阴阳双修之正途,真个是舍本逐末,本末倒置!令人扼腕。更有迂腐之辈反诬阴阳相济、双修之正途为邪道。真个到了混肴视听、颠倒黑白之地步。

  断情绝欲非修仙正道,洞晓阴阳相溶,双修调和之奥义才是正道!

  值此羽化飞仙之际,身外之物皆不能携,吾与凤鸣二人将布阵隐匿此洞府,留吾二人修行之上古天级双修功法《本源真经》与有缘人。期愿仙界有缘再会! ”

  柳寿儿看完这几段文字脑袋“轰”的一声一片空白。手捧着那卷兽皮卷久久呆滞不能语。这几段文字彻底震撼了他,彻底颠覆了他一直一来的修仙观念。

  “何为道?”他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他修仙只是为了能让亲人们长寿。如此深奥的问题他想都没想过。他修行完全是人云亦云,授业尊师教授他如何修行他便照做,从来没有思考过为何要这样修行?而不是那样修行?

  “难道阴阳相济,双修交融才是修仙正道?可是在道神学堂的时候授业尊师明明说双修是歪门邪道的啊?可……”柳寿儿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到底是筑基境界的授业尊师的说法更权威?还是已经得道升仙的普贤大仙更权威?”

   两者身份的两厢一对比,答案好像就不言自明了。而且听说北邙国的修士以双修的邪修居多,正好印证了哪个玉简中拓印的《修仙奇闻秘录》中的传闻:“凤鸣仙子携手道侣普贤真人飞升仙界后。引得北邙国修真界皆改弦易辙,改修双修之道。 ”

  “看来北邙国的修士们已经做了选择。怪不得听钟广南师兄讲:他最向往提倡双修的合欢宗,说是双修的修炼速度明显比他们这些清心寡欲的苦修速度更快许多。”柳寿儿皱眉思考着。

  半个时辰之前他还视双修者为邪修,对双修之术嗤之以杏吧首发鼻。可如今……

  柳寿儿收起胡思乱想的思绪,想要郑重地好好看看这卷所谓的上古天级双修功法《本源真经》到底有何玄妙。

  可才艰难地看了两行晦涩的文字之后他就猛然抬头,惊异地侧脸望向了哪条银色大蛇的尸身。

  因为这两行晦涩文字的大致意思是:“欲炼此功先炼其体。需先将其体修炼为‘欲体’。要成‘欲体’需吞食炼化世间致淫灵兽:龙、蛟亦或蛇,其中之一的妖丹即可成。”

  “难道那名合欢宗筑基修士拼死追杀这头大蛇就是为了妖丹?可是听说只有达到了四级的妖兽才会有妖丹啊?莫非这蛇已然是四级妖兽……?”柳寿儿看着至今还在不停奋力用爪子抠挖那条大蛇后脑的觅宝灵猴,突然想到了什么。

  又看看躺在一旁的那名合欢宗筑基修士的尸体,他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怪不得这名合欢宗筑基修士拼了性命也要追杀这条大蛇呢。看来这蛇真是四级妖兽,真的有妖丹了。这修士是想炼化了这蛇的妖丹,好炼成‘欲体’,来修炼那上古天级双修功法《本源真经》。怪不得小淫猴一直在哪里挖个不停,原来它早就察觉出来妖丹了。唉,我刚才居然还以为它是在生气冲那大蛇在发脾气。”

  柳寿儿把手里的兽皮卷又小心包裹了起来,稳稳地放回了储物戒指里。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把这妖丹挖出来,到底练不练这上古天级双修功法《本源真经》他还不好做决定,改修基础功法这可不是小事,他打算回去以后再好好思量思量。

  寿儿拎起那把赤红色锋利短剑,一个御风术就纵身跳到了大蛇宽大的脊背上,用神念沟通小淫猴躲避,然后举剑在小淫猴抠挖的哪处刺了下去。“叮”的一声,居然没有刺破这蛇皮,锋利的剑刃只是在坚硬的鳞片上划了一道印记。

  “咦?好坚韧的蛇皮。要是剥下来炼成一件护体皮甲就好了。”柳寿儿停下了继续的动作,在心中有了打算。

  “还是蛇腹的皮更软些,更好下手。”

  寿儿抱着小淫猴从蛇身上跳了下来。鼓荡真元猛用灵力将这条不知几千斤的大蛇略微侧翻了一下,露出了整个肚皮来,用那把赤红色锋利短剑沿着原来的切口又割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

  一个时辰后终于费力地一点点剥开大蛇头部的皮找到了那颗暗红色拳头大小的妖丹。仅仅是用手捧着就能感觉到妖丹里面所蕴含的磅礴浩瀚的灵力波动。

  “吱吱。。。。吱吱”寿儿正欲把这妖丹妥善收好存入储物戒指中,就听到小淫猴急赤白脸地叫声。

  寿儿看向它时它正踮着脚尖,双爪比划着想要抢那妖丹。这么珍贵的妖丹寿儿怎么可能会给它呢?赶紧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一个小空罐来把妖丹小心放进去,然后妥妥地把它保存在了储物戒指里。

  一看柳寿儿又独占了宝物,小淫猴气得一跳一人多高,翻着白眼儿怒视着柳杏吧首发寿儿。

  寿儿可没空搭理它,他正忙着打算把整条大银蛇的皮剥下来,好炼制几件护体皮甲。仅仅是剥开头部的皮就耗费了一个多时辰,这几丈长的大蛇皮全剥下来也不知要用多长时间。他想过了如果找个中级以上的炼器师,就凭这蛇皮的质地怎么也能炼制出一件可防御住上品法器攻击的皮甲来。而且这诡异银色大蛇那神奇的隐身能力也让他颇为眼馋,他打算拿着这蛇皮去咨询一下炼器大师:能不能帮他把这种蛇皮上附带的隐身属性也激发出来。要是能成功的话……他只想想就咧开嘴傻笑了起来。

  忽的柳寿儿感觉腰间一紧,一下子就把他从美好畅想中拉回了现实,他低头一看,只见小淫猴已经一把从他腰间把宗门给他配发的哪个灰色小储物袋给抢跑了。他早就知道这泼猴一直对他的储物袋眼馋了,可没想到它敢明抢。他刚想发火训斥这泼猴一番,可刚张口就猛然想到今天自己能有这么大的收获全凭了这小淫猴,人家的确是立了大功的。可自己呢?连一个小小的灵果都没有奖励这可怜的小猴子一颗。

  “唉,也罢,反正我已经有这更好的储物戒指了,这泼猴想要储物袋就给它算了。”柳寿儿无奈地摇头道,不再理那泼猴又埋头继续剥起蛇皮来。

  “可是这储物袋是要用灵力才能使用的啊,它一只小毛猴会用吗?”柳寿儿疑惑地抬起头想看看这泼猴到底如何摆弄这储物袋。抬头一看石洞大厅里早就没了那猴子的身影。

  柳寿儿心中一惊:“咦?跑哪了去了?难不成气得叛逃了?”

  四下看了看没有踪影,他觉得古怪:“这猴子至今好像还没有无的放矢过。就像这次它抠挖这大蛇的后脑一样,当时自己还以为它是在拿这条大蛇出气,可事实证明不是那么回事。这小淫猴好像从来不做无用功。这次它抢我的储物袋……难道……难道还有宝贝?它怕我抢它的想单独去用储物袋私藏起来?”

  柳寿儿越想越觉的是这么一回事,赶忙掐决,运用控灵术感受小淫猴的方位,很快就感应到了:原来这家伙又跑去哪个采摘红色灵果的灌木所在的哪个裂缝山洞去了。

  寿儿赶紧开启御风术飞奔了过去,万一要是再有宝贝被这泼猴给吃掉了,那可就太可惜了。

  进了哪个裂缝山洞后没走多远,寿儿就感应到那小淫猴似乎是在自己的头顶上似得,连忙抬头竟然发现在他头上三尺处裂缝的石壁上居然有个黑黝黝的大洞口,第一次来采摘那红色灵果时并没有太注意上面,所以没发现那洞口。没想到这石洞里居然还有连环洞。

  一个御风术就飞了上去,刚一进洞口一股浓浓的大蛇身上的那种腥味就扑面而来。奔驰了十几丈的距离眼前忽的豁然开朗,竟又是一个很大的石厅,而且这里还堆着一大堆一大堆的皮革似的东西。寿儿聚睛缩眼仔细一看竟然是蛇皮!

  寿儿在灵兽谷饲养各种灵兽也两年多了,灵兽谷中就有条一级灵兽赤金蛇,他知道那蛇几乎每年夏天都蜕一次皮。看到洞里的蛇皮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哪条赤金蛇的蜕皮。

  “难道这些都是那银色大蛇蜕的皮?”柳寿儿吃惊地看着洞里的一堆堆蛇皮,心中惊喜莫名。有了这些现成的蛇皮他就不用费力去剥银色大蛇死尸上的皮了。这样一来省了不少力气,而且这一大洞穴的蛇皮也不知道可以做多少件防御皮甲了,他怎么可能不高兴呢?

  “咦?那泼猴呢?难道它就是来收集这些蛇皮的?不像啊?”寿儿不失时机的把一张最新蜕掉的大蛇皮收进储物戒指里,然后赶紧又感应了一下那猴子的方位。

  在大洞厅的偏僻一角两堆蛇皮之间,寿儿远远地就发现了那泼猴,此时它正在搬着什么东西,寿儿轻飘飘地飞近了它,躲在蛇皮堆后面想看看它到底在搞什么鬼?原来这家伙正搬着一个鸵鸟蛋大小的雪白色大蛋往储物袋里塞,可是它不会使用储物袋,于是就着急地抓耳挠腮着直跳脚。而在它身后还有好几颗这种大蛋。

  “这是……难道这是那银色大蛇下的蛋?又是蜕皮又是蛇蛋,这么说这洞府是银色大蛇的窝咯?我当初还以为这蛇是来抢那红色灵果的,看来是我冤枉这大蛇了。原来人家才是这里的主人”

  “这泼猴果然狡猾,居然瞒着我私藏这么一大堆好东西。这四级妖兽的蛇蛋可是宝贝啊!不仅可以孵化出来后作为灵宠,还可以卖个好价钱……”柳寿儿想到这里不再迟疑,立刻飞落到那堆蛇蛋旁边一颗一颗小心翼翼地收入到储物戒指中。

  小淫猴看到寿儿又来抢它的宝贝,冲着寿儿怒目而视,呲牙咧嘴。寿儿把其余的八颗蛋都收入了储物戒指中,小淫猴抱着的那颗他没有去抢,不仅如此,寿儿还善意地用神念沟通小淫猴,教它如何使用储物袋。这小淫猴毕竟是既有灵智又有灵力的灵猴没多长时间就学会了使用,并把那颗蛇蛋收入了储物袋中,又试着把它从储物袋里取出来,反反复复了几次后终于冲着寿儿开心地笑了。真不知道这小淫猴要这蛇蛋能有什么用呢?

  从小淫猴抢去的哪个储物袋中寿儿把里面放着的自己衣物、下品飞剑都取了出来杏吧首发丢进了储物戒指里,然后又帮小淫猴把那储物袋绑在了它的腰间,这才领着它回到了大银蛇尸体所在的哪个洞厅。

  时间已然不早,寿儿打算早点回去,因为今天需要他好好思量的事情太多了,他想早点回去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

  临走前他草草掩埋了那名合欢宗的筑基修士,又用赤红色锋利短剑把银色大蛇的两颗两尺多长的锋利大毒牙、十八颗小尖牙也剜了下来。他打算一并让炼器大师帮他练成武器法器,当然如果练成的法器要是也能隐形那就更完美了。要是真能隐形的话那绝对是偷袭杀妖兽的利器。

  日暮余晖的照射之下,一名骑在鹿背上的青衣少年面容俊朗,目露得色,虽然目视前方像是在专注于前方道路,可那目光却那么的飘渺,嘴里还时不时发出一阵阵“嘿嘿”的傻笑之声,也不知他此时在想着什么好事?

  一只银白色的小猴子蹲在这年轻人的肩头,此时正低头认真摆弄着一个灰色的小袋子,疾驰后退着一阵阵的旋风也不能影响它的注意力分毫。忽的那猴子双爪之间突兀地出现了一个雪白的大蛋,可刚想再仔细看看那只蛋究竟是何物时,那蛋却又突然消失不见了。然后这只小猴子脸上就露出了拟人化的灿烂笑容……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节数:13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