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淫途亦修仙】【第二章】【作者:渚碧礁】
1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cc--驻吧作家:渚碧礁 第二章

  柳寿儿在功德堂接了采集灵药蓝铃花的宗门任务:每采集十朵蓝铃花奖励宗门贡献一点。杏吧首发接了任务后他二话不说急吼吼地飞奔出了宗门。在灵兽谷憋闷着苦修了整整两年多,眼看就可以大展拳脚了他怎能不兴奋?

  可一出了宗门看着宗门外的崇山峻岭,万重大山,寿儿就有点儿懵了,他不得不停下御风术来思考前进的方向。

  南揉国所属益阳郡境内有三大修仙宗门,分别是:古剑门、合欢宗、道神宗。其中第一大修仙门派古剑门在柳寿儿所属道神宗的东面四百多里,而合欢宗则位于北方三百多里。为了采集灵药时不与其他宗门的弟子碰上发生争执,柳寿儿果断选择了向西飞驰而去。

  听钟广南师兄讲:这大山最深处有五级甚至是六级的妖兽存在,那可是相当于结丹境修士的实力,所以临出发时钟广南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务必只围着大山外围寻找灵草、灵药,千万不要深入太多,否则碰到三、四级的妖兽(三、四级的妖兽相当于筑基修士的实力)就危险了。

  御风术是颇为消耗灵力的法术,而柳寿儿刚刚晋级凝气五层,灵力不是太雄厚,所以每飞奔一炷香的时间他的灵力就被消耗一空,不得不停下来吐纳元气来恢复灵力。就这样他飞飞停停直到奔出宗门五十里后才彻底停顿了下来。寿儿四下反复看了又看,在确认没有一个本门弟子后他一拍灵兽袋放出了小淫猴和三角麋鹿来。毕竟都是宗门的灵兽,他担心自己私自带出来被同门的师兄弟看到了,回去报告宗门处罚他。

  小淫猴毕竟是觅宝灵猴,嗅觉果然灵敏,刚一把它从灵兽袋中放出来它就朝着一个方向猛嗅,然后撒腿就奔哪个方向跑去。柳寿儿赶紧跟在后面,同时用神念沟通认他为主的三角麋鹿让它也跟上来。很快一个大黑影就从他身边蹿了过去直奔小淫猴冲去,还带起了一阵小旋风。杏吧首发寿儿心中一惊,定睛一看原来是三角麋鹿,这家伙跑起来居然比他的御风术还快?

  看着三角麋鹿高大迅疾的背影,柳寿儿忽然脑中一亮,他猛然间想到一个主意:“能不能骑在这三角麋鹿身上,像骑马那样?让这二级灵兽当自己的坐骑?这样的话就不用顾虑御风术的灵力耗损而走走停停了。”

  立刻用神念和认自己为主的三角麋鹿沟通,作为二级灵兽的三角麋鹿灵志已开,很快就明白了柳寿儿的意图,于是它停下身形,扭头示意柳寿儿坐到它的背上来。柳寿儿欣喜若狂,一个御风术催动灵力就跳上了三角麋鹿的后背。幸好这三角麋鹿后背上有一长条厚厚的绒毛,即便是没有鞍子坐在上面也很舒服。

  三角麋鹿看柳寿儿已然坐好便撒开四蹄狂奔,追赶小淫猴而去。它这猛一加速好悬没把柳寿儿掉下背来。寿儿眼疾手快赶紧用手搂住了三角麋鹿的脖子,这才稳当了许多。

  三角麋鹿果然速度奇快,只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追上了小淫猴,然后压慢了速度稳稳地跟在它身后。

  舒舒服服地坐在三角麋鹿毛茸茸的背身上,柳寿儿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早知这三角麋鹿能骑乘,我又何必苦苦修行两年多非要等到晋级凝气五层来运用走走停停的御风术呢? ”

  就在柳寿儿坐在鹿背上暗自腹诽的时候,小淫猴已经引着他们钻入了一处山间密林之中。在丛林中穿行了约半个时辰后三角麋鹿停了下来,原来此时小淫猴似乎已经找到了目标:一颗小腿粗细、其貌不扬的树木,树上挂满了一种淡黄色的小果子。这猴子此时已经迫不及待地窜上了树,开始采摘哪些果实。一边摘一边塞进嘴里“嘎嘣嘎嘣”兴奋地吃了起来。

  “这……这哪里是什么蓝铃花啊?你这只笨猴子,就知道吃。害我跑这么远结果被你给耍了。”柳寿儿一看就知道这果子根本就不是宗门任务要求采集的灵药蓝铃花,气就不打一处来,跳下鹿背来冲着小淫猴就是一通嚷嚷。

  生气归生气,可看吃货在树上吃得欢快,柳寿儿也忍不住有些嘴馋,终归他还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童心未泯。于是他用神念命令小淫猴把那浅黄色的果子扔下来几颗。(主人与灵宠之间是通过神念来交流的)感应到了柳寿儿的命令,小淫猴果然依言摘下来几个果子扔给了柳寿儿。

  柳寿儿把这果子拿在手里仔细观瞧,只见这果子浅黄色的果皮上亮晶晶的,还有一丝丝红色的细密纹路,像血丝一般。放进嘴里“嘎嘣”一声咬开,清脆、甘甜,口味有点像是冬枣,而且也有枣核。同时一股浓郁的精纯灵气从被咬开的果肉里散发了出来。寿儿赶紧引导这股精纯灵气按照道神决凝气卷的经脉运转线路游走周天。一个果子吃完精纯的灵气刚好够运转一个小周天。

  “咦?这灵果倒是不错啊。这精纯的灵气就像是灵石一般,虽然灵气量没有一颗下品灵石那么多,但要是吃四五个的话就应该相当于一颗下品灵石了。也不知这果子叫什么名字?干脆就叫血丝枣好了。”柳寿儿自言自语着,对这血丝枣相当的满意。他看着这满树的血丝枣仿佛看到了一颗颗可以修炼的灵石。

  忽然眼角撇到身旁的三角麋鹿投来热切的目光,他想起这三角麋鹿也是个爱吃灵果的灵兽,于是赶紧递给它两颗血丝枣。果然血丝枣进嘴后三角麋鹿一脸的陶醉,仿佛在感受那枣子里分泌出的精纯灵气。灵兽也是要靠吸收灵气提升修为进阶的。

  既然这血丝枣是不可多得的修炼灵果柳寿儿不再迟疑,赶紧用神念命令小淫猴把这满树的血丝枣都摘下来扔给他。这小淫猴虽然贪吃可对主人的命令还是很重视的,只见它在这颗三丈多高的果树上窜上窜下飞快地摘取一颗颗血丝枣然后扔到草地上,柳寿儿也手脚麻利地捡起来收藏进自己腰间的储物袋中,边捡取果子还边记着数。三角麋鹿也不停地用嘴叼起一颗颗血丝枣,不过它可不是递给柳寿儿,而是自己贪婪地一颗颗吃进了肚子里。

  半个多时辰后这颗血丝枣树上的枣子给小淫猴摘了个干干净净。柳寿儿算了算大概收进储物袋里二百四十多颗血丝枣,如果按每五颗血丝枣相当一枚下品灵石的话那么只这一次他就收入了四十八颗下品灵石,是他两年的宗门俸禄。他从来没有一次性得到过这么多的修炼资源。他之所以修炼速度慢其实跟缺少修炼资源有关,既缺少可以提升修为的丹药又没有灵石,如果有了这一大批的血丝枣他觉得修炼速度至少快好几倍都不止。等灵力醇厚了,再多学几个攻击法术就可以去猎杀一级妖兽了,他看了宗门任务的奖励:猎杀妖兽的贡献奖励明显比采集任务高出很多。那样达到四百点的贡献会很快,也好给爷爷兑换出来中品延寿丹。畅想着美好的未来一时间寿儿竟笑得嘴都合不拢了,明显还是一副小孩子心性。

  小淫猴边吃边摘现在早已吃饱了,它恋恋不舍地从空无一物的果树上跳了下来,手里还攥着两个枣子没舍得交给柳寿儿,看样子是打算私藏起来了。杏吧首发它看着柳寿儿把那么多的血丝枣都收进了腰间的哪个灰色小袋子里很是羡慕。

  宗门的采集任务还没有完成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柳寿儿从储物袋中取出任务图鉴,把那灵药蓝铃花的图鉴递到觅宝灵猴眼前,郑重地道:“小淫猴,你看好了。这才是蓝铃花。现在就找它吧。怎样?你行不行啊?”

  小淫猴一脸的茫然,也搞不懂它到底是不是理解了柳寿儿的意思,不过它还是跳上了寿儿的肩头使劲耸动着小鼻子向四周猛嗅了起来。很快它又找准了一个方向跳下来向密林深处蹿去。柳寿儿再一次跨骑上三角麋鹿跟在了它的身后。

  一个时辰后在山谷密林深处,柳寿儿表情复杂地站在小淫猴再一次找到的任务目标前:一株比刚才采摘的枣树更粗壮的血丝枣树,当然树上的血丝枣也更多、更稠密。

  “你……我不是让你看蓝铃花的图鉴了吗?你怎么又来找血丝枣了?你到底是不是觅宝灵猴啊?”寿儿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看来指望这只觅宝灵猴来寻找宗门任务要求的灵药的计划是要彻底泡汤了。

  “唉,爷爷的中品延寿丹啊!”

  柳寿儿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觅宝灵猴是通过鼻子的嗅觉来寻找天材地宝的,而不是通过眼睛的视觉。所以给这猴子看蓝铃花的图鉴根本就没用。还有就是这只小猴子太小了,才刚刚两岁,灵智有限。一些复杂的任务要求它根本就听不明白。

  “唉,实在不行就回去请教一下钟师兄,看看他是怎么调教他的那只觅宝灵猴的?”柳寿儿无奈地摇头叹息。

  小淫猴似乎也看出来柳寿儿的不高兴,于是主动地蹿到这棵更高大的果树上积极地摘起血丝枣来,也不用寿儿吩咐它就积极地把摘到的果子丢到寿儿脚边的草地上。

  既然事已至此柳寿儿也不好再抱怨这只小灵猴了,毕竟它才刚刚两岁,还不太懂事。看着血丝枣在草地上越积越多他也顾不了许多了,赶紧手忙脚乱地捡起来扔进了储物袋里。三角麋鹿载着寿儿跑了半天也累了,于是也开始毫不客气地低头吃起地上的血丝枣来。

  这一次采摘的血丝枣明显比上一次多了不少,柳寿儿数了数共收进储物袋里三百五十多颗,换算成下品灵石的话最少七十多块,又发一笔小财。关键是修炼速度会加快不少。他忽然觉得这觅宝灵猴其实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只要稍加培养以后肯定会大有用处的。

  “小淫猴,来,进灵兽袋里来吧?时间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回去还得好几个时辰呢。”柳寿儿招呼着小淫猴。

  可这小家伙死活都不愿意进灵兽袋,它反而跳到了寿儿的肩头。

  “也好,看在你今天还算尽力的份上让你在外面兜兜风,不过快到宗门时可就由不得你了。杏吧首发听到没?”说着柳寿儿又跨上了三角麋鹿沿着原路往宗门赶去。

  夕阳西垂时柳寿儿回到了灵兽谷。先把三角麋鹿偷偷放回到了平时的饲养符阵里,然后偷偷摸摸往自己的小破石屋奔去。

  “师弟,回来了?任务完成了吗?”钟广南刚好喂食完谷内的灵兽 ,赶巧在谷口碰到了柳寿儿。

  “唉,别提了钟师兄,我正想找你请教一下呢……”于是柳寿儿把他的觅宝灵猴找不出任务灵草的苦恼跟钟广南诉说了一遍,想听听他是如何解决的。

  “师弟啊,其实我的觅宝灵猴也是这种情况,不过我可并不为此而烦恼。如果觅宝灵猴只是找寻任务灵草、灵药的话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哦?钟师兄为何这么说?难道让灵猴帮忙完成宗门任务不好吗?”寿儿被钟广南的说法搞得一头雾水。

  “不是不好,但是你总不能为了一颗小树而放弃整片森林吧?”

  “什么?钟师兄我都被你说糊涂了。”

  “好,我说直白点儿。这觅宝灵猴本来是任何天材地宝都会被它发现找到的,可如果你只让它专门去寻找宗门的任务灵草、灵药那岂不是枉费了它的神奇天赋?”

  “可是完不成宗门任务就得不到贡献点,没有贡献点我就不能给家人兑换可以长寿的中品延寿丹啊?”

  “师弟啊,你……你也太单纯了吧?看来你只知道窝在灵兽谷苦修是不行的,该多出门闯荡闯荡。杏吧首发这中品延寿丹可不止咱们宗门功德堂有啊。你可知咱们道神宗山门以西十里有个修士坊市?”

  “修士坊市?”寿儿第一次听说,一脸的茫然。

  “修士坊市就是专门售卖各种修士所需物品的市场。丹药、法器、符箓、功法、灵草灵药、甚至连灵兽都有卖。”钟广南解释道。

  “钟师兄你的意思是说那中品延寿丹在哪个坊市也有卖?”寿儿总算明白钟广南的意思了。

  “对啊,哪里有几个商会开的店铺像中品延寿丹这种中级丹药多的是,更高级的丹药说不定都有呢。不过需要的灵石肯定少不了。”

  “钟师兄,哪些坊市里的店铺收灵草、灵药吗?”

  “当然收了。坊市里有许多修仙家族、散修们开的店铺,他们都急需灵草、灵药来炼丹修炼。他们给的灵石往往比哪些大商会的下属店铺更多。不瞒师弟你说:前几天我的小灵猴采集到一株二百年份的玄髓芝,商会的店铺才出价一百颗下品灵石,而一个修仙家族商家一开口就给一百二十颗下品灵石……”

  “哦,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师兄的意思了。你是说把觅宝灵猴采集到的天材地宝都到坊市上卖成灵石,然后再用灵石去买中品延寿丹?”柳寿儿惊喜道。

  “师弟果然是一点就透,我正是此意。所以你不必再为觅宝灵猴采集不到宗门任务的灵草而发愁了。”

  “嗯,多谢钟师兄提点。听你一席话瞬感茅塞顿开啊。”柳寿儿诚恳道。

  “呵呵,不谢不谢。师弟明天可是该我出去采集灵药去了,你可别忘记咱俩商量好的轮班表哦。”

  “晓得的,师兄,你就放心出去吧。我肯定会把这群灵兽喂得饱饱的。”柳寿儿拍胸脯道。他跟钟广南商议好了以后轮流值班,这样一来另一人就可以有时间出去采集灵草灵药了,这样就不必两个人都耗在这灵兽谷里喂灵兽了。

  这一夜打坐修炼时柳寿儿手里拿着大把的血丝枣,先往口里塞入了一颗的血丝枣咀嚼咽下,灵气瞬间在他肠胃之中鼓动激荡了起来。立刻运转道神决凝气卷引导灵气进入经脉。灵气稍有减弱时就旋即再吃下一颗血丝枣,就这样半个时辰吃了四颗枣子后他的灵气在经脉中运转了一个大周天。丹湖内所积攒的灵力明显能感觉到增加了那么一丝丝。于是乎趁热打铁继续边吃血丝枣边打坐修炼,灵力在他的经脉中一个大周天又一个大周天的运转积攒着,寿儿也渐渐地进入了禅定状态。

  晨光微熹,翌日清晨柳寿儿缓缓醒来,用神念内视丹湖发现经过一夜的修行打坐丹湖内所积攒的灵力明显比以往要多了不少,增加的量应该是平时他修炼凝结成的灵力的四五倍之多,他不禁欣喜若狂。

  “怪不得哪些靠丹药、灵石修炼的师兄、师姐们修行速度那么快呢,原来这灵物辅助修行的作用这么大啊!”杏吧首发柳寿儿感慨万千。

  不过当他看到地上的二十多颗枣核时微微有些心疼,这一晚上就消耗这么多的血丝枣,他合计着储物袋里五百多颗血丝枣照此用法连一个月都坚持不下来。

  “不过至少也比我往常修行速度快了四五倍,如果没有这些血丝枣我升阶到凝气六层估计最少也要将近两年的时间,可是现在估计一年多就应该可以了,已经很不错了。再说我还有小淫猴呢,它还可以帮我找到更多的修炼用的天材地宝呢。”柳寿儿越想越对自己的修行前途充满了希望。

  “修为高了就可以像内门师兄们那样去接哪些猎杀妖兽的宗门任务了,哪个奖励高了不少啊。那样的话不要说爷爷的中品延寿丹,就是奶奶的、爹、娘的中品延寿丹我都能帮他们兑换到。”柳寿儿修仙没有什么雄图大志,为亲人兑换到长寿丹药就是目前他最大的目标。

  ……

  又轮到柳寿儿出宗门时他去了一趟宗门西面十里外的坊市,这坊市很是热闹,除了道神宗的弟子们以外还有很多修仙家族的子弟、众多散修在此交易采购。坊市里有商会的店铺,也有修仙家族开的商铺,当然还有不少散修就地支起个小摊子摆摊叫卖的。柳寿儿的目标当然是中品延寿丹了,他逛了几个商铺后终于在一家叫做聚宝阁的店铺里看到了中品延寿丹,标出的价格是:五百下品灵石。

  “好贵啊。”柳寿儿掏了一下空无一物的衣兜心里嘀咕着,宗门每月发给他的两块下品灵石早就让他拿来修炼用掉了。

  一个凝气后期的四十多岁样貌的店员看寿儿穿着道神宗的道袍便笑呵呵地走过来热情招待:“这位道友想要点儿什么?”

  柳寿儿一愣,生怕人家看出来他身无分文,忙道:“你们这里收不收灵草、灵药?”

  “收啊,怎么这位道友可是有灵药要出手?我们聚宝阁可是价格最公道的商号,不信你可以四处打听打听。”店员一听柳寿儿要出手灵药,看他年纪轻轻就知道没有多少药草知识,于是打算在他身上好好捞一笔。

  “我只是问问,等有了灵药我再过来吧。”柳寿儿看人家真要拉着他收灵药了,连忙尴尬地退出了这家商号。

  “你……”那店员一脸的愤然,白白在他身上浪费了不少口舌。

  柳寿儿灰溜溜地奔出了坊市,身上没有半颗灵石逛着心里发虚啊。坊市里好东西不少可他一件都买不起。

  “当务之急还是赶紧进山里去寻找些灵草、灵药吧,等攒够五百下品灵石后再给爷爷买一颗中品延寿丹。”

  柳寿儿运起御风术向西面的大山飞奔而去,等看到远离宗门后就一拍灵兽袋唤出小淫猴和三角麋鹿来,让小淫猴在前面搜索寻找灵药,他骑乘在三角麋鹿背上跟在后面。

  ……

  就这样以后的日子里每隔一天柳寿儿都会和钟广南轮换着外出宗门寻找灵草、灵药换取灵石。杏吧首发虽然每次出去寻药都变化路线,不过在小淫猴灵敏的嗅觉帮助之下每次总能有所收获。

  眼看着一个月过去了,他也攒了将近四百块下品灵石,在很快就能够购买到一颗中品延寿丹的时候父亲柳天佑又一次跟苏虎做伴骑马来看望他。

  “爹,您要是再晚来几天就好了。我都快攒够灵石替爷爷买下那颗增加十五年寿元的中品延寿丹了。”寿儿在父亲面前遗憾道。

  “哦?是吗?不过这次拿不到也不要紧,等明年秋后我再过来时你最好能为你奶奶也买一颗中品延寿丹。”柳天佑慈爱地看着一年不见面的寿儿安慰道。

  “嘿嘿,明年别说是奶奶的,就是爹、娘的中品延寿丹我也都能帮你们全买下来了。”柳寿儿自信满满地道。

  “寿儿真是越来越懂事了。不过……”柳天佑话说一半欲言又止。

  “怎么了爹?出了什么事吗?”柳寿儿看到父亲面露难色便追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我去年跟你说过的:北面的北邙国侵略进咱们南揉国的事。听说咱们南揉国战况不佳,紧邻咱们益阳郡北面的戍边郡好像都丢失好几座城池了。那群北邙蛮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柳天佑面露担忧地叙说着。

  可柳寿儿现在已是修仙者,凡人之间的战争是影响不到他们的,所以当父亲诉说南揉国不利的战局时他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听说只一名结丹修士就可以横扫千军如卷席了,而他们道神宗明面上就有四名结丹大修士,更何况听说后山还有两位隐世不出的老师祖呢?所以哪些父亲口中强悍凶蛮的北邙士兵在柳寿儿眼中却微不足道。

  父亲担心的北邙国侵略没有引起柳寿儿的惊讶,反倒是旁边陪着苏虎聊天的苏家姐妹花中的老大苏嫣让他惊异不已:五年前初次见面时就给他留下不可磨灭印象的苏嫣如今已经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已经出落成了个婷婷玉立的窈窕美女。皮肤更加的白皙、身材更加的高挑不说,就是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姿更是引得一众从旁边路过的男弟子们纷纷侧目,一道道贪婪的目光都在她身上扫来扫去,都极不舍得离开她那绝丽容颜半分……柳寿儿虽然也看了两眼苏嫣,可他的眼神跟哪些火辣的男弟子们可不一样。他对苏嫣仅仅是欣赏,一种对美好事物的欣赏,没有参杂半分淫邪的念头。柳寿儿从小就受到了家庭的道德教育影响,是个家教极好的孩子。杏吧首发爷爷经常有意无意地教导他:“万恶淫为首”、“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受了这些熏陶的柳寿儿自然而然地对女色从内心里有着刻意的躲闪、疏离。虽然到了灵兽谷之后钟广南师兄经常在他面前对每一个宗门里稍有姿色的师姐、师妹都评头论足一番,然后用极其猥亵的言语意淫一通。可柳寿儿都能做到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不受任何影响。真正做到了:出淤泥而不染的境界。他怀疑钟广南师兄就是因为过于沉迷于女色才导致道心失守,从而这么多年来修为都没有什么长进。他柳寿儿可不是钟广南,他可不是那种对美色想入非非之人。

  ……

  父亲走后柳寿儿又开始了他一贯的边在灵兽谷忙碌、修行,边抽空就带着小淫猴、三角麋鹿出宗门去寻找灵草、灵药的有规律的修仙生活。

  每次出去寻找灵草、灵药为了不重复都得变化路线,渐渐地他的寻药方向不知不觉中就已经由向正西变为了向北。

  这一日终于又轮到柳寿儿出宗门去采集灵草、灵药了。他一早就出了山门,用御风术奔出宗门没多远就迫不及待地唤出了小淫猴、三角麋鹿,骑乘在三角麋鹿的背上向着正北方向疾驰而去。

  也不知飞奔了多久,终于坐在他肩头的小淫猴嗅着鼻子开始“吱吱”叫了起来。经过了这么久的配合,柳寿儿知道小淫猴又发现了好东西。连忙让三角麋鹿停下脚步,让小淫猴跳到了地面上。这小猴子一落地就寻了个方向疾奔而去,寿儿也骑乘着三角麋鹿紧跟在它的身后。

  一炷香的时间小淫猴就窜进了一道幽深的山谷之中,这山谷正中是一条清澈的小溪,两边山梁上都是树叶渐渐枯黄的树木,天气已到初冬,一阵谷间的小风吹过哪些已经枯黄了的叶子纷纷飘落。

  小淫猴就沿着这条小溪一路逆流而上,柳寿儿坐在三角麋鹿的背上边紧跟着它,边惬意地欣赏着着落叶纷飞的初冬景致。

  “轰隆隆……咔嚓……咔嚓……” 柳寿儿忽然隐隐听到了打雷的声音。 他连忙抬头看天,天上秋高气爽没有一丝云彩。

  “不对啊,这都冬天了还打什么雷下什么雨啊?”柳寿儿狐疑不定。

  再细听,远处又传来了 “轰隆隆……咔嚓……咔嚓……”的打雷声,不过这次他听清楚了这声音不是来自天上,而是来自这山谷的极远深处。

  他们越往里面走那雷声越清晰,好像不仅他们在动,那雷声似乎也在快速地在靠近着他们。

  “奇怪,到底怎么回事?这分明不是什么自然界的雷电,莫不是……雷电术法?前面有修士斗法缠斗?”柳寿儿忽然明白了过来。

  小淫猴似乎被天灵地宝的灵气所吸引,所以一直在往谷内深处疾奔,丝毫不受那雷电声的影响。柳寿儿深知这猴子一心向宝,贪婪的要命,只要被它发现了天灵地宝就是前面有刀山火海它也敢跳。

  随着与那雷电声越来越近柳寿儿似乎还听到了有人的怒斥、叫骂之声,这次可以肯定了前面指定是有修士在打斗。联想到小淫猴寻宝的方向与那打斗声源相近,柳寿儿怀疑可能是那宝贵药草已经被别人发现了,所以双方为了争夺灵物才发生了争斗。

  柳寿儿从来没有跟人斗过法,他修为低的可怜,所以他心里有些发虚。他可不想为了什么不知如何的灵草而被厉害的修士用雷电术给劈死了。他们柳家人本来寿命就短,而且爷爷还有亲人们还都等着他那续命的延寿丹呢,他可不能为了身外之物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把性命给丢了。杏吧首发想及此他急忙用神念唤住拼命往前奔跑着的小淫猴。跳下麋鹿来赶过去一把就将这猴急的小家伙抱在怀里。

  小家伙当然不能违抗用控灵术控制了它心神的柳寿儿,不过还是出于本能焦急地“吱吱吱吱”的叫着,并用小爪子不住的跟柳寿儿比划着。柳寿儿当然明白它的意思,这小淫猴的大概意思是说:“哪里有十分难得的天材地宝,不去采就太可惜了。”

  “废话,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要是没有宝物的话哪两名修士能争夺的红了眼,打起来吗?问题是咱们过去就是送死啊。”柳寿儿非常严肃地教训着这只要钱不要命的小猴子。

  没想到这小淫猴似乎听懂了他的话,翻着白眼鄙视了他一通,又用手指冲着柳寿儿身后那高大威猛的三角麋鹿指了指,“吱吱”乱叫、比划着。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它是说:“有这位二级灵兽三角麋鹿大姐当保镖,你怕个球啊?”

  柳寿儿皱眉深深琢磨了一下,觉得这小泼猴的建议似乎是有些道理的:“这二级灵兽三角麋鹿怎么说也是相当于凝气后期的修士实力,一旦那两名修士的争斗有了结果必然已是两败俱伤,到那时他指挥着三角麋鹿冲过去抢宝并不是没有机会。”

  再者说能让这两名修士争夺如斯的天材地宝必定不是凡物,既然都赶了上百里路寻宝到了此地,连宝物长啥样都没看到就这么让他灰溜溜地走人,他心里的确不是滋味。

  “也好,这样吧,咱们偷偷摸过去,远远地看看他们到底是在争夺什么宝物再说。三角麋鹿你头前带路。”柳寿儿终于还是忍不住对宝物的好奇做了最后的决定。

  一人两兽小心翼翼地向着打斗声传来的方向寻去。半个时辰后他们刚刚走到小溪旁的一个巨石边,就隐隐看到远处山谷树林里传出的电闪雷鸣异像,而且那雷电法术似乎还在向这边冲来。柳寿儿赶紧把身体藏在光滑的巨石后,仅仅露一只眼睛观察。为了防止小淫猴乱窜,他把它紧紧地抱在怀里。三角麋鹿也站在他身边探个头去观察。

  怒斥、打斗声越来越响,那两个打斗的身影也越来越清晰。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柳寿儿终于看清了两个打斗的身影,不过他同时也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旁边的三角麋鹿看清了来物后居然开始四腿打起颤来,这是对强者的自然畏惧, 是低等级灵兽对高等级妖兽的天生惧怕。

  事情完全超出了柳寿儿的想象:因为打斗的根本就不是什么他事先猜想的两名修士,而居然是一名修士与一条时隐时现的数丈长的银色巨蛇之间的缠斗。

  那名男修士穿黄褐色的儒衫,手里举着一把黝黑长柄大锤头,身前还悬浮着一面古铜色厚实方盾。杏吧首发他每一次施法那锤头就射出胳膊粗细的强烈的雷电击打在哪条巨蛇身上,电击的那蛇浑身一阵猛颤,旋即银色鳞片上就被雷击的一片焦黑。那名男修士显然是占据了上峰。

  哪条银色巨蛇边急速向这边退着,边时不时用巨大的蛇尾一个横扫抽打向那名修士,不过这种攻击很难伤到腾转挪移、身轻如燕的修士,果然扫空,却扫到了两颗碗口粗细的大树上,那两颗大树应声而断。一个攻击失手后银蛇马上又口吐一串串冰锥向那男修士射去。可那些冰锥在就快到男修士身前时就被那面厚实的古铜色方盾挡住了,然后冰锥就撞击在坚硬的金属盾面上破碎开来,这大蛇的冰锥攻击显然对男修士也毫无办法。它只能且战且退向着小溪这边逃来。

  柳寿儿看到身旁的三角麋鹿吓得浑身哆嗦就知道那条银色大蛇的等级相当之高了,能让二级灵兽吓成这样的最少也得是三级妖兽吧?同理能跟三级妖兽打斗还占据上峰的修士最少也是筑基境的修士啊!能有幸看到强大的筑基修士的施法打斗对柳寿儿来说显然是个难得的观摩学习机会,于是他对这场战斗看得更加认真、仔细了起来。

  观察得越仔细就越觉得哪条银色大蛇有些不太寻常,因为它时不时会原地消失不见,显然是会隐身的妖兽。可是每次刚刚隐身不久就会被那名强大的筑基修士用雷电轰击的显出原型来。刚开始柳寿儿还有些好奇:明明哪条大蛇隐身消失的很是高明,可那名筑基修士是怎么看出来它隐身后的方位的呢?

  等越来越近了柳寿儿终于看出了端倪:原来哪条银色巨蛇隐身后,它爬行道路上的枯黄草地会显现出它爬行逃窜的巨大印迹来。

  “真是条大笨蛇,这样的话隐不隐身还有什么用呢?”柳寿儿摇头叹息道,在他看来这条大蛇迟早要被这名强大的修士杀死。

  “难道这条大蛇身上有宝物?这筑基修士就是为了杀它好从它身上取宝?”柳寿儿盯着怀里的小淫猴用神念同它沟通。

  这猴头鬼精鬼精的似乎真地听明白了寿儿的神念询问,连忙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然后手指着二十多丈外小溪上游的一滩大水潭边的矮崖比比划划个不停。

  “哦?你是说这矮崖上长着什么灵物?”柳寿儿一听这宝物跟那两个打斗者无关,马上就来了兴趣。

  小淫猴猛点头。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那咱们等他们打斗走了之后就过去采摘了那灵物。现在咱们就好好欣赏筑基修士跟妖兽之间的斗法吧。”当柳寿儿知道他们的打斗跟自己的目标毫无瓜葛后就放心大胆地专注于观察这场人兽大战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真切地观看筑基修士运用法器斗法,他想多学习学习,以后万一自己碰到了妖兽也好有个经验借鉴。

  不过看着看着寿儿的脸色就变了,因为他似乎看出哪条银色大蛇的逃跑方向居然正是哪滩二十丈以外的崖下大水潭。

  “这该死的大蛇,要是把那名筑基修士也引到水潭边被他发现了天材地宝就坏了。”柳寿儿死死地盯着他们打斗移动的方向,在心里暗暗诅咒着哪条银色大蛇。

  果然柳寿儿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哪条时隐时现的银色大蛇终于冲出了树林向着大水潭没命地逃窜。杏吧首发那名筑基修士显然不想就这么放跑它,任谁都看得出如果让银色大蛇钻入深水潭中估计再想击杀就很难了。于是修士更加卖力地用黑色雷电锤攻击着大蛇,一道道雷电劈在那蛇身上让它的移动速度缓了又缓。一下子就被那名筑基修士堵住了逃路。

  就在柳寿儿认为这条银色大蛇要被重伤之时,情况突变:银色大蛇显然是被逼急了,一张口就向那名筑基修士喷出了一大团透明的雾气出来,这团雾气面积很大,使得那名筑基修士的古铜色盾牌在这团雾气面前毫无作用。筑基修士一下子就被雾气所包裹,旋即就呆滞在了当地。不过片刻后他终于反应过来飞身疾退,在那雾气数丈之外踉踉跄跄地停下身来,蓦然手中就多出一个小瓷瓶出来,迅速倒了一颗丹丸吞入口中,然后开始立在哪处一动不动地化解调息。看来那雾气显然对这修士造成的伤害很大,也许这雾气才是这条大蛇真正保留的杀手锏。

  那条银色大蛇并没有再趁机攻击这名修士,反而飞速地遁入了那幽深的潭水之中。

  那名筑基修士眼看这大蛇逃入了潭水之中显然是有些着急,也脚步不稳地追到了潭边,只见他取出一条布巾在潭水中浸湿后捂住了口、鼻,然后在周身亮起了黄蒙蒙的护身灵气护罩,那护罩似一个大气泡将他裹在其中,他在那护罩之中缓缓地步入了潭水之中,而潭水被隔绝在了灵气护罩之外,于是他很快就进入了潭水深处。

  “灵气护罩还可以这么用?”柳寿儿躲在巨石后面把这一切都看得真切,看到灵气护罩被这筑基修士用来避水,深受启发瞬感茅塞顿开。

  那筑基修士进入潭中之后又等了好一阵子才又隐隐地传来了雷电的轰鸣之声。不过那声音似乎并不是从水潭中传出来的,而仿佛是从潭边矮崖的山腹之中传出来的。柳寿儿反复仔细聆听了好多遍,最终确认之后当即就是心下一沉:

  “难道这潭中有通入矮崖之内的山洞?糟了,看来哪条大蛇就是冲着矮崖山腹之内的灵物去的。”

  事已至此柳寿儿只能寄希望于那名筑基修士能把哪条蠢蛇再追杀出那矮崖山腹。不过前提是那名筑基修士没有发现山腹内的灵物,不过这种希望太渺茫了。

  矮崖山腹之内隐隐传出来的雷击之声持续了足足有半个多时辰之久才渐渐平静了下来,然后就再无声息了。柳寿儿带着两只灵宠躲在小溪旁的巨石后左等那名筑基修士不出来,右等还是不出来。等了足足两个时辰后眼看着天色已晚再不回宗门时间就太晚了,实在没办法了他这才用神念同小淫猴沟通:

  “小淫猴,那灵宝还在不在了?你赶紧再嗅嗅。”

  小淫猴连忙点头,它连专门做一下嗅的动作都没有,看来那灵物一直就没有消失在它的监控之下。

  “奇怪了,那名筑基修士怎么这么久了都不出来?不会是受了伤在山腹里面疗伤呢?我要不要进去看看?”柳寿儿不甘心地想着。

  “唉!算了,还是不进去了。那家伙太厉害了,万一误会了我一个闪电就能将我劈死。还是小命要紧,家里人还都等着我的延寿丹呢。这种险可不能冒。杏吧首发天也不早了,先回去再说,大不了跟钟师兄再换一天职守,明天再过来看看。”柳寿儿有了决定不再迟延,把这个地方标记住,然后跨上三角麋鹿,让小淫猴蹲在自己的肩头就沿着原路返回宗门去了。

  傍晚回到灵兽谷中又陪着笑脸跟钟广南轮换了一天职守,这种连续出宗门两天去寻宝的事钟广南也做过,谁没有个特殊情况呢?所以钟广南很是体谅,答应了寿儿的请求。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柳寿儿就又出发去那正北方向的小溪谷了。

  骑着三角麋鹿又疾奔了将近两个时辰终于又来到了昨天的哪个水潭边,让小淫猴确定了灵物还在矮崖之中后,柳寿儿不禁心中诧异:“难道那名筑基修士杀了哪条会隐身的银色大蛇后真的没有发现那灵物?管他呢,先进去探探再说。”

  柳寿儿也学着那名筑基修士的样子:用了个灵气护罩法术,把一人两兽都包裹在其中,然后缓缓走向水潭中,一进入潭中果然看到了潭底矮崖上一个山体大裂缝形成的山洞,他急忙让三角麋鹿走在前面当肉盾向山洞口走去,可刚走一两步他的灵气护罩在水底的压力之下就溃散了,他的法力有限不足以支撑这么大的灵气护罩。他赶紧憋住一口气就催着三角麋鹿往那大裂缝里冲去。

  还好在水底洞中往上仅仅走了不久就出了水面,这是一条矮崖山体大裂缝,阳光从头顶的细窄裂缝中照了进来,裂缝很长且弯弯曲曲,柳寿儿用了个火球术将衣服烘干,然后让三角麋鹿顶在前面,他死死抓着小淫猴小心翼翼地往裂缝山洞里面走去。

  走了一炷香的时间终于眼前豁然开朗,前面出现一个巨大的石洞,阳光从洞顶的裂缝照了进来让洞庭内不算太幽暗,忽然走在前面的三角麋鹿猛然顿住了,被柳寿儿抓着的小淫猴也“吱吱”叫着,挣扎了起来,看样子大洞庭之内有情况。

  寿儿赶紧从三角麋鹿身后纵身上前来,顺着麋鹿警惕的目光他一眼就远远地看到了石壁边上躺着的一条数丈长的银色巨蛇。它躺在洞壁边一动不动,前半身七寸处下腹部位流了一大滩的血。

  柳寿儿看到身旁的三角麋鹿不再像昨天那样见了这大蛇就浑身打颤了,知道这大蛇是死了,不然三角麋鹿哪里还会这么昂首挺胸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为了保险起见柳寿儿掐指念决远远地打出一个爆炎术在银色大蛇身上。“轰”的一声那小火球在蛇身上炸开,它毫无反应,看来是真死了。

  “可能是被那名厉害的筑基修士给杀死了。奇怪那名修士拼了命的追杀这条大蛇,难道不是图谋这蛇身上的什么宝贝吗?怎么这蛇身还是如此完整?”

  柳寿儿在大洞庭内四下寻找着那名修士的踪迹,在没有确定那个厉害的筑基修士已经离开了这座洞府之前,他可不敢轻举妄动。万一哪人还在洞府内的某个角落里疗伤,他不小心触犯了人家可就要了命了。

  “咦?那不是那位修士的雷电锤头吗?”忽然柳寿儿看到在远处巨蛇的头部附近有一把长柄的黑色大锤头,他对这锤头印象太深刻了,所以尽管视线不是太好,那锤头掉在地上也不太显眼,可是还是被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可是那名筑基修士的攻击法器,而且绝非凡品,连这法器都不要了?莫非……”柳寿儿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杏吧首发想到这个可能性寿儿不再畏首畏尾急忙赶着三角麋鹿一步步走近了蛇身。

  果然是那名筑基修士的雷电锤,寿儿刚俯身想把这威力巨大的雷电锤收起来,眼角突然发现巨大的蛇头低下露出了古铜色金属的一角。

  “那是……那名筑基修士的防御盾?”寿儿大吃一惊,连忙跑过去运用法力把巨大的蛇头挪动了少许,终于露出了整面古铜色方盾。

  柳寿儿连忙围着这面盾牌,仔细看了又看。“好法器,绝对是极品法器。”不过虽然对这盾牌眼热他却暂时还不敢收起来,因为他担心那名厉害的筑基修士还躲在附近疗伤。

  柳寿儿小手往身后一背,装出一副视法宝如粪土的高手风范,忍痛离开了让他心痒难耐的两件极品法器,装模作样地来到哪条银色巨蛇伤口处,想看看这条颇具神通的高级妖兽是怎么死在那名筑基修士手里的。

  可当他走近了伤口仔细一看,顿时脸上的表情就莫名变幻不停了起来。先是发呆,后是震惊,接着就是狂喜。

  因为他发现哪条大蛇七寸蛇腹的巨大伤口处露出了一段握着一柄赤红色锋利短剑的苍白手臂,那手臂看上去早就没有了一丝的血色,这手臂的主人肯定是死得不能再死了。手臂的尽头还隐约可以看到黄褐色的衣袖,那颜色、款式可以断定正是那名筑基修士穿着的儒衫无疑。

  看来这名筑基修士不知是何原因被这诡谲的大蛇吸入了蛇腹之中,临死之前又用这把锋利的赤红短剑搅烂了大蛇的内脏、并划开蛇腹想要逃出来,可惜终未成功。

  看到最忌惮的人已死,柳寿儿一下子人就放轻松了下来。他立刻把怀里的小淫猴放到了地上,让它引着去寻找这山腹中的天灵地宝。不过在路过那两件极品法器时他就再也不装了,随手就把两件法器公然顺进了自己的储物袋中,打算有时间再好好研究研究。

  柳寿儿跟着小淫猴穿过这巨大的洞府尽头,又进入了一道裂缝石洞,走了不远就赫然发现了在裂缝的尽头有一株半人高的灌木,稀疏的枝条下竟挂着几个像草莓一般红艳艳的灵果。小淫猴、寿儿飞奔过去七手八脚的把五六个果子都采摘了下来。小馋猴张口就想吃那灵果,寿儿眼疾手快一把就夺了过来塞进了储物袋中。小淫猴气鼓鼓地冲着他“吱吱”直叫。

  能吸引着那诡异的银色大蛇拼死都要赶过来的灵果岂会是凡物?寿儿可不舍得把这种天灵地宝就这么让这个小馋猴给吃了。杏吧首发他打算回去好好思量思量再决定到底是自己修炼用还是拿到坊市上去卖个好价钱?

  小淫猴是真生气了,撇下他不管就又奔回了哪个洞府大厅中去了。柳寿儿也不在意,喜笑颜开地跟在它身后也向洞府大厅飞驰而去。

  寿儿想起那名筑基修士的遗留之物还没有清理,不用想也知道一名筑基修士的家产肯定是相当丰厚的。想到储物袋中的无数好东西,寿儿就急不可耐地加快了御风术。

  小淫猴已经先一步蹿到了巨大蛇头之上抓耳挠腮地在蛇的后脑上又是抠又是挖的不知在忙碌些什么。到底是还没有多少灵智,也不想想那坚韧的蛇皮连这筑基修士的法器都很难破开,它一个小猴子仅凭一双肉爪岂能挖开?寿儿估计它是因为刚才没有吃到灵果,所以跑过来拿这条死去的大蛇来出气。

  寿儿懒得去搭理那只正在气头上的泼猴,他现在着急想把那名筑基修士从蛇腹中拉出来,然后再搜刮他身上的储物袋。

  寿儿看了看那蛇腹的伤口不足以拽出一个人来,于是他一拍储物袋掏出了门派给他配发的那柄下品飞剑,举剑沿着伤口又使劲割了起来。不过这蛇腹的皮太坚韧了,他割了半天都收效甚微,索性用清洗术冲洗了一下这把宗门给的垃圾飞剑就丢进了储物袋里,从那段苍白手掌里拿过了那柄赤红色短剑。

  只微微一用力那伤口就被这柄赤红短剑轻易地割开了个大口子。

  “好剑啊。”寿儿赞不绝口,这两厢一对比寿儿突然觉得宗门给的那把下品飞剑太垃圾了,他估计要是拿到坊市上去卖叫价两块下品灵石都没人要。

  豁开了蛇腹,把那名筑基修士从中拉出来时哪人已经被蛇肚子里高腐蚀性消化液腐蚀得不成人形了,不过还好衣物都还没有被消化掉。

  寿儿翻来覆去的在哪人腰间寻找储物袋,可是除了一副腰牌外再无一物,他用灵力在手上护了一层保护膜后把那副腰牌拿近了一看,上面写着:合欢宗。

  “合欢宗?听钟师兄讲过这个门派是他所向往的门派,因为这个门派提倡双修。这个门派好像在我们道神宗以北三百多里。”寿儿看着这腰牌在脑海中搜索着有关信息。

  “奇怪,一个筑基大修士怎么穷的连个储物袋都没有呢?”寿儿有些失望地嘟囔着。

  寿儿是个很有韧劲的小伙子,他对翻了一遍的筑基大修士还是不死心,这次他翻找的更仔细了,甚至连人家的衣服都扒了下来,仔细翻着看,生怕遗漏了什么宝贝似得。

  “咦?左手好像还有枚戒指。说不定是个不错的法器呢。”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兴奋了起来。

  为了确定这枚戒指是不是法器,他输入灵力进去,结果惊喜地发现这戒指里面果然另有乾坤。他赶忙用神念进入查看,可这一看不要紧,他整个人都惊呆了。旋即露出了狂喜的表情:因为这戒指里面是个巨大的类似于储物袋的空间,看上去比他的储物袋的空间要大了几十倍,这种戒指应该就是在道神学堂时授业尊师提过的储物戒指了。连他们道神宗的筑基修士的身上都很难见到这种东西,可见这储物戒指的珍贵了。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这里面储存着许许多多的物品,粗略看过那堆物品后寿儿笑得眼睛都迷成了一条缝,嘴巴却笑得咧得大大的再也合不拢了:

  寿儿首先看到的是堆在戒指空间一角的晶莹的下品灵石,寿儿粗略的估算了一下最少也有两千多块。而且其中还有两颗更大一号的更加通透的灵石,那应该就是寿儿从来都没见过的中品灵石了。

  其余还有一本厚厚的书、几个玉简、两卷斑驳的旧羊皮卷以及一堆的瓶瓶罐罐、灵草、两件奇怪的法器(一条金属锁链,一张不知何用的大网)杏吧首发还有两个漆画木盒子、一个大箱子等等物品。

  对寿儿来说他最急需的是更高级的修炼功法和能延长寿命的丹药。所以寿儿首先把哪本厚书取了出来:“这么厚,肯定是本博大精深、无比玄奥的功法。”

  把这本书拿在手中,只见封面上写着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春榻秘技!》

  “春榻秘技?果然我猜的不错是一部秘法。”寿儿满怀期待地翻开了扉页。

  一张张画得栩栩如生的香艳春宫画映入了寿儿的眼帘:只见那逼真的画面上男女不着寸缕,赤身裸体地亲昵拥抱在一起,更过分的是这画居然连女人的下体羞处都画的纤毫必现……“这……这是……这个好色之徒!不知廉耻!”单纯的寿儿哪里见过这么露骨的画面?一时间看得脸红心跳不已,不过他还是强压住内心的强烈好奇一把将这书丢进了储物戒指里,心里却是对这名合欢宗的筑基修士极度鄙夷。这位筑基修士曾经在他内心的高大形象一下子就崩塌了。

  “嘭……嘭……嘭”虽然早已把哪本淫书丢进了戒指里,可寿儿的小心脏却依旧狂跳不止,久久不能平复。那一幅幅香艳的画面对他幼小、纯洁的心灵造成的冲击太强烈了,太震撼了。

  为了平复心情寿儿赶紧心烦意乱地翻起来哪些瓶瓶罐罐,想找到增加寿元的丹药,可那些瓷瓶上根本就没有标注,搞得他一头雾水。这些瓷瓶里的丹药他可没有办法确定是什么效果,不得不放弃查看。

  于是又把目光看向了角落里的两只有些特别的漆画木盒,取出来,打开一只木盒的盖子,里面装满了小瓷瓶,大约有二十多瓶的样子,不过还好这次瓷瓶上都有标注,看到这里的丹药都有文字标注,寿儿欣喜地拿起一个个精致的小瓷瓶仔细地看了起来:

  “师妹梦晓开苞精血留存”;

  “徒弟媚儿破瓜精血留存”;

  “徒弟田魅破瓜精血留存”

  ……

  “天啊,这是……这个变态,连徒弟都不放过?”寿儿只看了几瓶标识就看不下去了,因为他知道了这都是些什么东西。他现在对那名合欢宗的筑基修士简直鄙视到了无以复加。

  愤然地关上了这只漆木盒又打开了另外一只漆木盒,这个盒子里更是奇怪,怎么全都是用细线绑成一小撮儿一小撮儿的头发?而且细线上还挂着竹片文字标签,寿儿好奇的拿起了几小撮儿的头发看那竹片文字标签上到底写些什么:

  “师娘婉贞八月初六交合,杏吧首发剃阴留念!”

  “师兄道侣莹莹十月十七交合,剃阴为念!”

  ……

  

【未完待续】

字节数:32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