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那些年送出的绿帽之楼上军嫂】【作者:charubb】【完】
1   人生题记:我是一个矛盾综合体,一方面是个懦弱者,一方面却又是个征服者。一方面我蠢笨如猪,一方面聪明如狐。我的生活就是在得与失、征服与被征服中交错,曾经,立下过无数次的志气,要克服性格中的懦弱,但这先天遗传和后天环境造就的性格却始终改不了,无奈,我就打破一切心理框架,打破一切传统观念,享受这征服与被征服交错的人生。而在无聊闲暇之际,回味一下各种经历,却如同老酒一样,愈久愈醇,就把这些经历写下来。

  本章题记:你的叫床声真好听,我想听。——那你上来吧。

第一节楼上女主人的叫床声

  ==偶听楼上楼下叫床声

  那天早上不到五点,一阵刺耳的闹钟声把本来就被尿憋的睡不很严实的我吵醒了,仔细听听是楼下。

  妈的,大清早的弄个闹钟,也不关,我就起床去撒了泡尿。回来后,听听闹钟声没了,我就继续睡。刚侧着身子摆好姿势,听到楼下又传来声音。再一听,我乐啊,伴着床的吱扭声和女人不时的呻吟声。哈哈,原来是做爱声。听了一会,声音没了,接着是楼下开门的声音。

  声音消失后,我突然想到,楼下的男人是开大车的,前天刚走,一般转一圈回来起码得半个月。难道不成是偷情?

  真的是,有的人只要是个母的就不嫌。楼下娘门年龄又大,长相又差,就一农村娘们,三个孩子了,估计屄都又松又黑了吧。

  本来嘛,我晚上一般十一点睡着。这天因为早上醒的早了点,我十点多就上床了。不过,本来习惯了晚睡,这要早睡一时也睡不着。正在我翻来复去的时候,听到了楼上传过来床的吱扭声和女人的叫声。

  楼上娘们比较漂亮,我对她比较感兴趣。从此,我就开始留上了听楼上的声音了。

  ==与老婆的议论

  听了一段时间后,我总结出了三楼娘们的规律,也经过观察进一步的确认了她确实是有情人。

  这天晚上,在听完了楼上的声音后,我跟老婆聊天。

  「你在家没注意楼下和楼上娘们都有情人?」

  「不会吧?」

  「真的。我都听到声音了。」

  「我不信。楼上的娘们有情人倒有可能,楼下那个臭娘们还会有人看上她?」我就把早上和晚上听到声音的情况都跟老婆说了一下。

  「哎呀呀,你耳朵不是不好使吗?怎么听这些声音时比我的耳朵都好用?」老婆火了。

  我急忙闭上了嘴。

  ==楼上女主人

  我家楼上女主人陈芷薇,80年生人,身体苗条,1米65的个头,长发飘飘,双乳高耸,开着一辆丰田。很是会打扮,每一身打扮都会让有着正常性欲的男人多看她两眼。她的丈夫是个当兵的,不在本地,二个月回来住个二三天。

  根据我的判断她有情人,起码两个,操她时各有特点。而且呢,这个女人看上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性生活很滋润。是啊,她的这种生活状态是很为非常的一种,是一般女人所想要的那种。有钱有地位,生活和家务都不用愁,有大把的时间保养身体。一般要完全满足一个女人的性欲,需要两个男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二男一女的3p广为男女所接受的原因吧。她的丈夫不在家,两个青年情人也分别充当了女人所需要的二个男人的角色。她的丈夫,倒成了她性生活中的调味剂了。而且呢,丈夫和二个情人都在她的工作和生活中给了她帮忙,就是同时享受的性爱的欢愉又享受了物质的丰富和心理安全感的满足。

  ==楼上女主人的叫床声

  瘦情人:约30出头,是我们当地政府的一个秘书之类的工作职务。他操陈芷薇时,是连续一阵猛操,就在刚要插入操时,能听到陈芷薇的1- 3声呻吟。

  然后二人在早上有时还操一次。

  胖情人:年龄估计25- 30间,操陈芷薇时,估计是先玩一会,这时候会听到陈芷薇时的呻吟声。然后再操一会,操时一下一下的中间有停顿,这时陈芷薇就没了声音,估计是在咬着牙享受。然后男人停下,又能听到女人的几声呻吟。

  然后又是抽插时的床体活动的声音。这样,来回折腾四五个回圈后,就听到二人起床梳洗的声音。又过几分钟,就听到她家的门响,应该是老情人老公:半年的时间一共听到两次。每次大约持续30分钟,和胖情人差不多,操一会歇歇,再操一会,一般歇二次,在第三波就射精。这过程中,陈芷薇的呻吟声能听到二三声。

  自慰:听到过数次。每次持续三四分钟,随着她自己不断的呻吟和床体的持续震动,在她「啊」的一声大叫中结束。然后起床去洗阴道。

  ==暧昧一笑

  那天晚上九点多,我和老婆在外面散步回家,正好碰上陈芷薇和一胖青年一前一后的往楼上走,她走的快,青年走的慢,我们呢,正好插在二人的中间。

  平时,都是我老婆和她打交道聊天的,在这之前我还没和她说过话,噢,没当面说过话,也就是在办一些交房的事时通过电话。

  陈芷薇在前面走着,她在转过楼角时往后瞅了一眼,其实她在瞅那个青年。

  看那个青年没有跟上,就喊了一声:快点。

  我看看青年,青年有点就是那种不愿意露面被人看到的怯懦,青年应了一声,声音不大。我又瞅瞅陈芷薇,正好和她对了目光,我瞅瞅青年,又瞅瞅她,向她别有意味一笑,又瞅她那性感的屁股。她呢,看了我一眼,别过头,又看了胖青年一眼,上了楼。

  ==楼上楼下同时响起叫床声

  我知道,今天晚上二人肯定会肏屄的。刚过十点,我就离开书房,上了床,等着楼上声音的出现。

  果不其然,十点二十,随着陈芷薇「啊」的一声绵软悠长的叫声,她的那张欧式床又开始发出了「扑通」「扑通」的抗议声。

  听着那一下一下的声音,想像着陈芷薇被肏的样子,我的鸡巴也硬了,我把在看电视的老婆叫到了床上,稍稍前戏一下,随着老婆「啊」的一声大叫,我开始了快速的抽插。之所以铡开始就快速,我主要的是让老婆大声的连续不断叫,叫给楼上听。此时,楼上估计插了不到二十下。

  我一边插,一边侧耳细听楼上的声音,很明显的听到男人的说话声和男女的笑声。估计是男的说了句「楼下也开始了,声音还挺大」,然后男女二人齐笑。

  接着,楼上的声音比刚开始要大了一些,仿佛要跟我比赛似的。

  这场比赛持续了好一会儿。

  当听到楼上的呻吟声和床体的震动声停下了后,我也无心再操老婆了,操了那么多年了,早操够了。

  我让老婆把身体摆正了,又操了五六分钟,而后故意的使劲的撞击,惹得老婆也忍不住大叫起来,又操了一二分钟,我射了。

  第二节肏了楼上女主

  ==你前晚的叫床声真好听,我想听。——那你10分钟后上来吧。

对於陈芷薇,我一直想肏了她。可碍於楼上楼下过近,在正常生活中又没有接触的机会,她又是个军属,顾虑很多。虽然她有情人,但那是她的生活交际圈中认识和发展的,是日常生活和性生活交织中形成的。我呢?要发展,则完全是为了性。

  从安全的角度来讲,从我的角度和她的角度分别讲,都是不安全的。不用多分析,起码一句「兔子不吃窝边草」嘛。

  面对这么一个充满诱惑的尤物,任何男人都会忍不住,何况我知道她有情人,是比较的开放的那一种呢?我开始用微信加她,发的资讯都是正常的「你好。聊聊?」之类的,可是都没有回应。

  什么原因呢?我一直没有猜透。我想,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她的生活中已经不缺男人了,无论是日常生活、性生活还是心理上,都不再需要新的男人了。

  我很是郁闷。

  有时我就自我安慰,有这么一个邻居,能经常听听呻吟声也不错嘛。

  这天,也就是楼上楼上呻吟比赛的第三天晚上,我在书房电脑前,一边看着电影一边听着楼上的动静。快十点了,楼上有声音了,仔细听听,只有陈芷薇一个人的高跟鞋的声音、我推开键盘,看了看正在看电视的老婆,拿过手机,打开微信,找到她,发了一条请求加好友的资讯:

  你前晚的叫床声真好听,我想听。我是楼下。

  然后,我放下手机,没抱什么希望,继续看电影,三分钟后,手要震动了一下,又是广告,我心想,不过,我还是打开了手机,是她!是陈芷薇给我回了一条资讯:

  那你10分钟后上来吧。

  我狂喜,可又大苦。十点了,老婆又在家,我用什么理由出去呢?而且估计操一场连去带回起码得一个小时吧。

  我的大脑快速的运转起来。恐怕当年高考时大脑的运转也没有这样的效率。

  ==开门进入楼上

  「啊。」我大叫了一声,伸了伸懒腰,走出书房。

  「怎么了?发疯?」老婆瞅了我一眼,又回头看电视。

  「闷的慌,我下去走走。」我一边说着一边穿衣服。

  「这么晚了还下去?」老婆转头问我。

  「嗯。」我应了一声,「人少,清静。」

  「那少溜达会就上来啊。」老婆道。

  「嗯。」我穿好了衣服,推门走出来,在迈步的一霎那,我转了一下心思,把手机关机放在了门后的放物台上。下了楼,走出单元们,我重重的摔在门框里。

  我沿着楼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单元门前,我心中又犹豫了,想了好几个月的好事这么简单就成了?毕竟那是个军属,又是邻居,不会是仙人跳吧?

  也罢,试试。如果是坏事,她应该比自己更会要面子。

  我拉开单元们,轻轻关上,又轻轻地走到了我们楼上。我看了看表,刚才十分钟。

  我开始敲门,我本来打算敲三下等会,然后再敲。我得注意影响,替她考虑,一个军属妇女自己在家,半夜有人敲门,虽说邻居们都不熟,但心里头还是会议论的。

  刚要敲第三下时,门开了条缝,一股香风扑了出来,我一个激淩,拉开门,跨了进去,而后轻轻的关上门。

  回头看看,却没看到人。咦?人哪去了?难道那会门就没关。当我转向卫生间时,笑了一下,呵呵,透过朦胧的玻璃,一个靓丽的人影在晃动。

  进去洗个鸳鸯浴?我心中一动,鸡巴硬了起来。

  我忍住激动的心,轻轻地敲了二下卫生间的门,然后推开了,一个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内的美女正站在镜子前正在刷牙。

  「你先去卧室等我。」美女回头对我一笑,「刚才冲澡时把头发湿了。」「好。」我应了一声,退出了卫生间,往卧室走去。

  ==抱起上床

  好一间温情的闺房,精美、文雅,温馨,又有激情。

  想了想,我又退了出来,到了卫生间门口。

  又等了一二分钟,陈芷薇出来了。我一把抱住她,推到防盗门上,激吻了起来,一霎那,仿佛天地万物均已不存在。

  「咚咚咚。」外面响起有人上楼的声音。

  陈芷薇推开我,竖起两指放在嘴边作了个「嘘」的动作。

  这时,她的乳房,阴唇我已经摸遍了,她的细手也摸过了我的胸膛,并在我那已经勃起的鸡巴上抚弄了几下了。我的上衣扣子也全部解开了,腰带也解开了,裤子掉到了脚脖子处。她的浴巾前面系的带子也解开了,要不是我把她压在门上,早就掉到地上了。

  在那人上楼的脚步消失后,「嘿嘿。」我们二人相视一笑。

  陈芷薇伸出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一只手抓着浴巾,道:「抱我上床。」「嗯。」我轻应了一声,抱住她,两只脚绊绊磕磕的进了卧室。

  ==吻遍全身

  我把陈芷薇放在床上,围着她身体的浴巾很自然的解开了,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尊极其性感美丽的玉体。精致的脸庞,两只眼半闭着,暖昧地看着我。两只已经硬起的洁白的乳房,随着呼吸而轻轻的起伏着。光滑毫无赘肉的小腹,腹肌隐约可见。小腹下是一条紫色三角小内裤,缕空的蕾丝根本挡不住那浓密的阴毛,那两腿正中间的地方一条细缝清晰可见,已经略略有些湿了。两条细长光滑的玉腿交织在一起。那纤细的脚趾轻轻的动着,仿佛在勾引我。

  我蹲下身子,轻轻含住一个脚趾,细细舔了起来。陈芷薇轻轻呻吟了一下,我的舌头继续运动,手也顺着光滑的腿运动到了大腿跟处。

  她的双手也在我的头上、肩上乱摸着,又伸到我胸前去摸我的小乳头。

  虽然有着起码三个男人轮流的滋润,又生了孩子,陈芷薇的阴唇仍旧是粉色的,小阴唇不大,略略突起的两片。一看她的阴唇是这个样子,我就知道,她的阴道肯定很窄,是属於男人喜欢的极品了。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已经用过这样一个阴道了,不过,那段维护了二年的经历我不想写出来。

  此时,那微微张开的小口已有浅色的淫液流出来,我轻轻舔了一下,又顺着大小阴唇舔了一圈,继续往上,穿过阴毛,经过小腹,将她的两个奶子亲了个遍,又沿着脖子向上,转过她的耳角,贴在了她的嘴唇上。

  此时,她的手也伸向了我的胯间,握住了我早已硬起的鸡巴。我的手也没闲着,在她的两个奶子和阴唇这三个地方来回的游转着。

  ==六九时她的高潮

  「痒。」在我的手再一次的摸向陈芷薇的阴唇时,她并起两腿,夹紧了我的手,嘴里含糊不清地吐出了这个字。

  「不急,我还没好好看看那里呢。」我放开她的舌头,自己的舌头又原路返回,经过脖子,双乳,小腹来到了两腿正中间。

  因为此时我的鸡巴离她的手有点远,陈芷薇伸手拉了一下我的鸡巴,又调整了一下姿势,放平了身子。我心中一动,「六九式」,因为是第一次这样深入接触,我并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不过,试试啦。我抬起右腿,胯过她的上身,把睾丸轻轻地对着她的嘴坐了下去。

  事实证明我对了。陈芷薇的口活是极其的棒,舔过我的尿道口,用舌头围着冠状沟转了一圈,又沿着输精管下滑到睾丸处,将两个睾丸各吞吐了一次,又往后轻轻舔至我的肛门,这块区域是我最喜欢被舔的地方。那种轻痒的感觉很是舒服,不是性的刺激,是纯粹的皮肤触觉的享受。我停下了手里嘴里的动作,慢慢的享受着。

  「啪。」陈芷薇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嗔道:「不准闲着。」「嘿嘿。」我笑了一下,低下头,埋在她的两腿之间,开始花式舔屄。她的嘴和舌,在我的胯下也活动的更灵活了,她很快就喘开了粗气。

  阴道里流出的水越来越多,两条腿也开始扭动起来,我猛地把整个阴唇都含在嘴里,用舌头快速的拨弄着她的阴蒂。

  一下,二下,三下。她的两腿放开了。我又舔了一下。

  「啊。」陈芷薇猛地叫了一声,两腿紧紧夹住我的脑袋,我感觉到一股热热的东西在阴道深处向外涌来。接着,她紧紧抱着我的屁股,嘴贴在我的肛门上,舌头拼命地伸向肛门里面。同时,两腿夹着我的脑袋,整个身子又扭动了几下,而后全身瘫软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全身舌浴

  「这么快就投降了?」我调整了一下姿势,和她并排躺着,抬头脑袋,笑着问她。

  「去。」她轻轻「呸」了我一下,「你的口活这么厉害,怪不得经常听到你老婆的大叫呢。」

  「嘿嘿。」我轻轻笑了一下,左手在她的身上游走,她刚刚高潮释放,还有余韵,我得让她先释放一下,然后恢复,我还没有开始插入干正事呢。

  看着她平静了下来,我道:「你的口活也很厉害嘛,要不,现在你活动活动?」「嗯。」陈芷薇应了一起,我扶着她坐了起来,她开始给我舔鸡巴。

  「别光舔这里,给我来个全身的舌浴吧。」我捏着她的乳头道。

  「全身?」

  「嗯。」

  这是一块从头到脚的享受,每每亲到鸡巴那里,她总是蜻蜓点水一样,即保持着鸡巴坚挺的活力,又不让鸡巴过於刺激而在她的口活的攻击下交枪。

  陈芷薇的舌头在我的全身上下游走了一遍后,又回到了胯间。我拍拍她的屁股,她很自然的跨到了我的头上,现在又是六九式了,女上男下了。

  我们的嘴舌同时活动着。我的舌头也来回在她的肛门和阴道之间游走,不时的伸向肛门和阴道深处。

  ==插入

  慢慢地,陈芷薇的嘴里的活动慢了下来,阴唇去一张一合的快了起来,我知道,她的性欲又一起激发了起来。

  我吐出含着她的阴唇,轻舔着她的肛门,一手来回抚弄着她的两个乳头,一手有韵律的按压着她的阴唇。

  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屏住了两腿,伸手推开了我的手。我知道,她又要来了。

  我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没有说话,她很默契地转过身躺了下来,叉开了腿,等等待着我的插入。

  我来到陈芷薇双腿中间,看着那轻轻张合的阴唇中间的肉洞,突然想起一个事,不过,又想,这会提出会扫兴。当然,就是内射她会不会怀孕的事。

  我俯下身子,轻吻着她,让龟头在那也的阴道口周围胡乱的碰撞着,就是不插入。她有点急了,抓着我的阴茎把龟头对准了那洞口,然后两手搂着我的腰把我的身体往她的身体上拉。

  嘿嘿。我暗暗一笑,腰轻轻一挺,把阴茎轻轻送去了一些,好紧。一般的女人来了一次高潮了,又这么个玩法,阴道多数都很松了,而她的依然很紧。

  「啊。舒服。」陈芷薇长长出了一口气,叫道。

  「嘿嘿。舒服吗?」我又把阴茎送进去一点,问。

  「嗯。快——」陈芷薇闭着眼,搂着我腰的两手又加了力气。

  「嘿嘿。」我却一下子抽了出来,只留着龟头在阴道里面。

  「呀,别,不要——」陈芷薇一下子叫了出来,睁开眼看着我。

  「九浅一深嘛。」我在她的乳头上吸了一口,笑道。

  「你好坏。」陈芷薇抬起一只手,在我的屁股轻轻拍了一下。

  「好啊。」我叫道,「你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小骚货?」「好啊。来收拾吧,看你有什么手段?本姐姐不怕。」······

  男上女下、女上男下,坐式,后入……各种姿势用了个遍,每个姿势都有不同的体验,唯一不变的就是她的小穴牢牢的吸住我的肉棒,就是在变换姿势时,我们也没有脱离开来。

  ==高潮射精

  这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在别的人床上肏别人的老婆,而且肏到她高潮!而且内射!!

  「啊,啊,啊——」

  宽大的床上,陈芷薇光着身子横躺在床上,闭着眼,张着嘴,汗水在她的额头「吧嗒」「吧嗒」往下滴,她的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床单,两腿高高的抬着,两只脚的脚尖紧紧扣着,试图要在空气中找到能够借力的地方。

  在陈芷薇的两条腿的中间,我两只手紧紧抓着她的两个奶子,而因为陈芷薇奶子上的汗水过多而导致的我的手不是的有点滑,就不时的重新松开再抓紧。我那根粗长的肉棒快速的抽插,甚至感觉了摩擦产生的热量。

  不知多少下后,我只知道我的汗正快速的滴到她的身上。

  我猛地一用力,把肉棒狠狠地顶在陈芷薇阴道深处,顶在一个肉肉的东西上停了下来。此时,「吱扭!」那本来极为坚实的床体突然猛的晃动了一下,发出了似乎要断裂的声音,

  「啊。我要死了!」陈芷薇大叫了一声,猛地抬起了头,看了一眼那已经深深没入自己阴道内的肉棒,倒吸了一口气,又重重地摔在床上。

  我抓着陈芷薇的两条腿大腿,一点又一点的让龟头压向陈芷薇阴道深处。而随着我一点一点的压入,陈芷薇一点一点的出着气,她的脸也因为憋气而越来越红。

  「啊。」随着我的一声大叫,我的身体抖动了一下,陈芷薇的身子又弹了起来,而后又重重的摔倒在床体上。

  我松开陈芷薇的腰,慢慢的抽出鸡巴,一股淫液随着鸡巴的流出开始往外溢。

  鸡巴抽出了一半后,又猛地把剩下的一把抽了出来,接着又狠狠的插了进去,我只觉着又一股淫精射了出来。

  「啊。」陈芷薇又是一声大叫,身体不停的抖动着,两片阴唇快速的一张一合,阴道深处一股股的温热的液体漫过我的龟头、阴茎,向向阴道口涌来,却被我紧紧地堵住了而出不来。

  ==射精后的拥吻

  又射了几下后,我趴在了陈芷薇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陈芷薇仍紧收着两腿,夹着我那渐渐变小的鸡巴,两手搂着我,轻轻地拍打着我的背,轻声地说:「宝贝,累坏了吧,快趴下,放松,全部趴到我的身上。」我很乖地全身压在了她的身上,停了二三分钟后,我又抱紧发她,说:「来,上床。」而后我们一齐用力,打了个滚,翻到了床上。下体仍是紧紧贴在一起,四腿交缠在一起不愿意分开。

  又休息了一会,二人的呼吸都平息了下来。我睁眼看着陈芷薇,她害羞一笑,我又心中一动,把右手从她脖子下面穿过,把她搂到我的面前,张大了嘴,把她的樱桃小口全部含了进来,舌头全部的伸进了她的口腔。我的左手也不闲着,又在她的两个本来要软下去的乳房上游走,那正要滑出她的阴道的鸡巴,又开始慢慢变硬。

  我抬起左腿,胯在她的身上,屁股轻轻的一顶一顶的,体会着鸡巴在她的阴道内慢慢变大的感觉。

  「好了。你该走了。」亲了一会。陈芷薇一把推开我,扭过头面向着天花板,大口地喘着粗气,「你上来的时间太长了,该回去陪你家那位了。」「不嘛。我还要想你。」我抬起头,伸出舌头又要去舔她的脸。

  「去。」陈芷薇别过头,伸出小手挡在我的嘴前,又把下身往后扭了过去。

  ==口活

  「好吧。」我也摆正了身子,仰面向上,双手支着身子,坐了起来。我靠着床头,看了看那尚未完全硬起的鸡巴说,「哎呀,那个东西粘乎乎,你用你的嘴给我洗洗嘛。」

  「去。」陈芷薇瞪了我一眼,道:「回家让你家那位给你洗去。」「真的?」我伸手在她奶子上捏了一下道,「嘿嘿。」「你!」陈芷薇伸手抓住我的鸡巴用力捏了一下。

  「啊。好痛啊。」我装作痛苦的样子,大叫起来,然后伸出右手搂住陈芷薇的脖子,把她的头往我的两腿间拉,又说:「哼,你给我弄痛了,你得用嘴舔舔来安慰安慰她。」

  「哼,死样,不就是想让我给你……」陈志维撅了一下嘴,偏起身子,把头埋在我的两腿间,含住了我的鸡巴。

  我放松了身体,享受着她的口活,看着她或吞或吐,或舔或咬,时而深喉,时而伸出舌头挑弄着我的睾丸,每一个动作都像是一幅艺术画,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长发,慢慢的享受着那樱桃小口带来的享受。

  很快,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坐直了身子,伸出双手握着她的两个奶子,轻轻揉搓着,两个乳头又渐渐变硬了。

  「宝贝。」我轻轻贴在她的耳边说,「我又想要了。」「啊。」陈芷薇颤抖了一下,轻轻咬了一下我的龟头道,坐直了身子,道:

  「好了,宝贝,不要了,你该下去了。」

  「我想要嘛。」我又抱紧了她。

  「宝贝,不是我不想,是你刚才CC操的我那里好痛,有点肿了呢。」陈芷薇一笑,又伸手抓了一下我的鸡巴道。

  「好吧。」我稍稍用力在她的两个奶子上抓了一下,道:「我也好累。宝贝帮我穿衣服啦。」

  「哼,我看你才不累呢,要让你再做一次你做不做啊?哼,嘿嘿。」陈芷薇撇嘴一笑道,说着拿起我的衣服来给我穿了起来。

  ==吻别

  我穿好了衣服,站在床边,看着慵懒的躺在床上的陈芷薇道,「宝贝,来个吻别?」

  陈芷薇下巴一仰,闭上眼,嘟起嘴,伸出双臂。

  我府下身子,在她小嘴上亲了一下,又伸出两手,抱起了她,她就势两臂搂着我的肚子,双腿夹住了我的腰。我抱着她往门口走去。

  刚走到客厅,陈芷薇对我说:「先回去。」

  我转过身子,回到床上,把她放到了床上。

  陈芷薇快速地穿上了那条紫色小内裤,披上了浴巾,又坐在床沿上,伸展出四肢,闭上眼,仰起下巴。

  我心中一动,轻轻吻了上去,同时把她抱了起来,一边吻着,一边往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我把她顶在了门背上,我们二人又是深吻了一会,彼此分开,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陈芷薇扭动了一下身子,我把她放了下来。

  她慢慢的敞开门,探头看了下,又转头悄声对我说:「快走吧。」我迈出了门,转头又要去吻她,她却「啪」的一下关上了门。而就在我要转对下去的一瞬间,她又打开门,对我做了个飞吻。

  ==交公粮

  到了楼下我家门前,我正要开门,又想起了一件事,心里暗暗叫道:幸亏想起来了。

  我轻手轻手来到单元们处,把单元门推开,又重重的关上。然后踩着重重的脚步上了楼。

  「去哪里来?这么久才回来?」

  「去转了几圈,又跑了一小会。」

  「怎么还把手机关机?」老婆又埋怨道。

  「哦。手机出门前我看看没电自动关机了,我就没带。」说完,我就进了卫生间。

  冲洗完了,出了卫生间,我正要往卧室走去,老婆喊我。

  「来,过来,我跟你说个事。」老婆一边拍打着身边的沙发一边神秘兮兮地对我说。

  「什么事?」我猜不透,走到老婆坐下……

  「还真让你说准了。楼上那娘们还真有情人呢。」老婆抓着我的手道。

  「你不是不信吗?」我挣扎开她的手要走。

  「现在信了。」老婆拉住我道,「刚才确实是听到她做爱时的叫声了。而且,她老公昨天回来的,今天早上走的。」

  「噢。」我心里一乐,哈哈,刚才是我肏的她呢。

  「没别的事,我去睡觉了。」说着,我起身就要走。

  「老公。」老婆贴过身子,隔着裤子摸着我的鸡巴道,「我想了。」「嘿嘿。小骚货。」我笑着道,「听见楼上娘们叫床你也骚了?」我虽然笑着,心里却暗暗叫苦,老婆如果主动要了那可是非做不可。

  「嗯。想了。」老婆应道,手已经伸进了裤头内拨弄着我的鸡巴。我收了一下小腹,把鸡巴挺了一下,感觉还有反应,心里稍稍放松,还需要再休息一会才能充分战斗力。不过,鸡巴是没问题,就是精液肯定要少很多了,腰力也不行了。

  「要不,今晚就让你自己先来一次吧。我休息休息,跑步跳的有点累,我明天再肏你。」我揉搓着老婆的奶子道。

  「不!行!」老婆的手拨弄的更快了,道,「看,这个小东西都有反应了呢。」唉,逃不过了。

  ==老婆的检查

  我实在是很累了,也没有激情,就施出了自己的杀手锏——亲嘴抓奶摸阴蒂吉它式——果然,不到二分钟后,老婆就大叫着高潮了。在老婆大叫过后,我侧耳听楼上,果然听到了声音,是那种人躺在床上翻盘身,故意让腿重重摔在床上的声音。我知道,这是楼上陈芷薇对我抗议,是不是中抗议我在肏她时没用出全力?

  本来,我的特点就是必须连着肏两天。就是头一天做了,第二天必须再做一次,才能把性欲完全释放掉。然后第三天没有性欲,没有晨勃。再从第四天开始又有晨勃,又有主动渴求性的冲动。

  这次,只是当天就得两次了。我玩的最爽的一天三场性爱,就是上午和一对夫妻三人行,中午和一少女激情一场,晚上又和另一对夫妻三人行。

  我再一次勃起后,我把老婆想像成是陈芷薇,又肏了一场。

  以前每次做完,老婆都要检查套套内的精夜的数量。

  果然,我射了后,就翻身躺下,听任老婆给我擦乾净,给我按摩阴茎和睾丸。

  按摩完后,老婆拿着避孕套道:「今天不多啊。跑步累的?」「嗯。」此时,我已经迷糊要睡去了,随便的应了一声。老婆也没再追问,自己去卫生间清洗去了。

  对,那会肏陈芷薇时没戴套,她不会怀上吧?她会处理好的。沉重的睡意袭来,我沉沉地睡了过去。

  字节数:2113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