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在论坛当版主期间与表妹发生的情欲纠葛】【作者:火种子神】【完】
1   现在回想起,当初,我在论坛当版主的经历,就一个字,爽,估计各位,无论是现役还是退役的同仁,应该都深有体会,所以具体涉及到什么查水,去重,评分,签到神马的,我就不多说了,大家都懂得,过于严肃的气氛不亚于PM2。5的危害,所以本着以人为本,全面建设和谐论坛的精神,我宁愿把今天真正重点要说的爽,说成是感情上的飒爽,说成是我在位期间与表妹发生的情欲纠葛之爽。

  唉~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性趣了解,反正我是把鸡巴掏出来了,你们都随意嗷~

  其实第一次接到表妹说要过来跟我住一段时间的电话,我是断然拒绝的,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当时已经挂上了版主的勋章,在经历了漫长而又无聊的守护者与督察的身份变更之后,已然身兼要职的我实在不愿放弃继续向超人进阶的上位之路。

  可表妹这一来,本来一个人已经住惯的我,是不得不把组织里的所有工作都被迫转为地下的,况且我这表妹也确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生性活泼,又爱玩好动,那永无止境的好奇心一旦劈头盖脸的涌来,换成是谁也终究顶不住的!

  所以面对远隔万里,从电话筒里传来的,表妹那柔柔弱弱的声音诱惑,我的态度,无比坚决。

  「表哥~你想我不~」

  「不想~」

  「嗯~你烦人~」

  表妹一生气,就会把一双明眸瞪的滚圆,「恩」这个字被她任性的声带扯地又长又尖,两腮那一层薄薄的霏云也跟着烧的火热,活泛的小脑袋能摇成拨浪鼓,把刘海全都甩到额前,盖住眉毛,一排贝齿时而咬在樱唇之上,时而咬在我胳膊的肌肉里,这样一直折腾,直到自己没了力气,她才总算把牙齿收回到嘴里去,将嫣红的娇唇嘟在一起,再轻轻地扬起下巴,摆出一副若是不好好哄她,就跟我没完的样子。

  小的时候呢,还好办,喂她吃几块糖,摆出一副认错投降的姿态,几乎不费什么大的力气,也就给糊弄过去了,等到她再大一些的时候,各方面发育都齐全了(我指的是大脑,表想歪哦),这时再想要把那紧嘟着的嘴给弄开,若是不让她真正尝到甜头,她是绝不肯善罢甘休的。

  「我要吃棒棒糖~」

  「我要吃棒棒糖~」

  没错,就是这个样子,电话那头表妹受到委屈后,擒着楚楚动人的泪光,还用理直气壮的口气跟我讨要安慰的样子,两年之后,即使隔着电话筒,也依然历历在目,以前我是知道的,要是义正言辞的回上一句「表妹~你听话~」

  这种老古董的卖相是肯定震不住表妹的,她一定会继续撅着嘴,变本加厉的跟我作,但令我万没有想到的是,她这次反应出的口气竟然完全不一样,不仅不剧烈,反而是舒缓地令我感到窒息。

  「我就要~吃~你的~棒棒糖~」

  她把每一个字都咬的很轻,但这句话却是我与表妹争执以来,听的最清楚的一次,那唇齿之间丝丝的暖风,混着唇膏上浓郁的草莓味道,如迷雾般涣散在我的脑海里,似幻若痴,挥之不去……

  电话戛然挂断的忙音依然还在耳际畅响,远处渐渐清晰的,表妹的样子,从一个只知道卖萌的黄毛丫头,到会熟练使用声调强弱变化来勾起一个异性欲望的少女,不知不觉之中,我那头脑里面,便烙印出了,表妹日益丰满的性感轮廓,凹凸有致的曲线对男人有着绝非寻常的诱惑,让我不由自主地把右手默默地伸到裤裆里,徒劳地将勃起的鸡巴重新矫正了一个合适安置的角度。

  欲望一旦肆起,便会脱去伪装,并赤裸地让人丧失理智。

  没错,当我从裤裆里抽出右手,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到手掌之上,从鸡巴口处,抹出的透明爱液的时候,那一刻,我是确信的,表妹长大了,当然,比这更难以启齿的事实却是,我想她,想操她。

  表妹19岁那年,曾给我口交过,就在她每夜沉睡的闺房里,也是从那天开始,她口中常要含的棒棒糖才有了更为丰富的内涵,而那天所发生的每一个细节,我是永远记得的,不仅仅是因为表妹那间闺房里,洋溢着的,满满的处女味道,比这更令我深刻的,却是姨妈那支草莓味的红色唇膏。

  我当时特别痴迷于表妹唇上的那一层红色的油彩,以至于当天中午,一进门,我就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嘴贴上去,学着姨夫的样子,用舌尖在那水润的表面,滑来滑去,在心满意足地吸嘬上好一阵之后,才一脸贱兮兮地说:

  「哈哈~原来是草莓味的~」

  「讨厌~」

  这一幕,姨妈扭着脖子,躲开姨夫的亲吻,嘴角间,假意拒绝的风情,我曾经在表妹家的卫生间里,偷窥过。当时姨夫跟姨妈这般接吻的对话情形,给我带来的冲击,无穷无尽,无休无止,可能也基于此,才使我一直对这传说中的草莓味道,一往情深。

  表妹接吻的样子还很青涩,当时她还跟我解释,唇膏是姨妈的,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当然知道表妹趁家里没人在的时候,为我精心打扮的心思,客厅影碟机的柜台深处,我为表妹精心刻录的啄木鸟碟片,里面的每一侦都是表妹急于要表达的愿望。

  可是我的心思却不在表妹身上,来自青春的那些无处安放的荷尔蒙全部都去了论坛那片自由的青色广场,那时我还是个猥琐的伸手党。

  无数个日夜对着那些美轮美奂的熟女肉体撸,我的双手沾满了对姨妈求之不得的渴望,而这些渴望也都嗡嗡地浇灌在了刻录碟片的岁月里,所以当表妹学着碟片里的女优给我口交的时候,那个泛着油光的红唇与我的鸡巴,紧紧的包裹在一起,仿佛永远也不要分离的时候,我的目光好像就突然凝滞在了那里:

  那一层草莓味的唇膏,

  饱满而又性感,

  一瞬间,无数姨妈动情的样子,如闪电般划破我的脑海。

  我想起,她在卫生间里,跪在姨夫面前,口吐舌头的诱惑,我想起,她光洁的裸背伴随着口中唾沫滋润的鸡巴,而来回收缩的润泽,我想起,她扭曲的腰肢,和上下翻动的雪白屁股。而这一切仿佛都在表妹的嘴里得到了补偿。

  里面温暖的腔道紧紧地包裹着我,温柔会让曾经的痛,幻化出愈合后的瘙痒,我想起了姨妈精致的唇边,对我勾勒出的鄙夷曲线,想起了她被姨夫操到动情时,与我在门缝交接的渴求目光,想起了她偷偷地跟表妹背后说我坏话时,义正严词的腔调。

  想着想着,莫须有的一股血脉,就会冲出来,一直冲到姨妈幽兰的檀香嘴里,我粗壮的鸡巴,在里面,搅动,舒展,延伸,抽插,疯狂地,狂野地,戳破那层虚伪的面具,击碎那份不可亵渎的高冷,直到最后,我操服了那张嘴,那张拒绝过我的,涂抹着草莓味唇膏的嘴。是的,我要将自己的鸡巴从她的嘴里,捅进她的心里,让她每每念到我鸡巴的厉害,便情不自已,日日思春,夜不能寐。

  那是个兴奋的时刻,当饱满的龟头已然沾满了她喉道里的汁液,润滑的程度达到让一切都畅通无阻的时候,我却依然坚持双手抓着她乌黑的头发,继续挺腰,送胯,将所有的空气都闷在她的嘴里,憋进她的胸腔,让她那起伏的白嫩胸脯晃动出无助的波浪,抖动出异样的快感,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腿肚子都幸福地扭在了一起,胯下红色的鸡巴还在里面搅动着透明的唾液,油亮的茎身与她那娇媚的唇边,丝丝地摩挲出急促的气流,发出如怨如泣般地嘶鸣,那破碎的声音如同零乱的音符,咦咦呀呀的调调像是催人奋进的号角,吹动着我体内的万千子孙,使它们拼了命地向前冲,冲,冲破一切的阻碍和束缚,去投奔无限的快乐和性福。

  我畅快的呼吸,被快感冲昏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字操

  就一个字。

  那时,我完全顾不得胯下女人的感受,任何她可能从嘴里吐出的话,都被我的鸡巴给生生地戳了回去,并滑回到她的肚子里,因为我不想听到她任何只言片语的反抗,我要的是她服从我,我要的是她无条件地顺从我!

  我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想通过自己的眼神狠狠地向她贯彻我的想法,而当我真正与那双天真而又无辜的目光相遇的时候,她吹弹可破的粉嫩脸颊,以及那上面清水划痕的委屈泪光,却又让我一瞬间清醒过来,眼前的一切,正明明白白的告诉我,胯下裹着我鸡巴的女人,并不是姨妈,而是表妹。

  可已然烧灼的鸡巴,是无法挽回的,即使我惊讶地松开了表妹的嘴,她哀怨的表情,以及那祈求无助的声音,却又能在瞬间重新激起我心中被深深压抑的欲望。

  「讨厌~你弄疼我了~」

  那是平常高高在上,自信优雅的姨妈,在姨夫的胯下,撒娇抛媚的样子,我曾无数次的在梦里重温这样的情形,而这梦中的表情悉数在表妹的脸上程现的时候,我是知道的,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我毅然把鸡巴重新捅回了表妹的嘴里,迅捷的动作,如剧风般扫过她柔软的身子,伏倒的上身曲线被她向后伸出的双手,支撑出一股别有韵味的风骚,我盯着她紧紧包裹鸡巴的红唇,射了~

  那一刻,我没有看到意想中的,姨妈吞精时,妩媚多情的样子,取而代之的却是表妹一脸的清纯和可爱。

  我尤其记得,她的那一双惊奇的大眼睛,当时就那么直勾勾的向上瞪着我,跟随着我鸡巴里面射出的,一股接着一股的精液,一闪又一闪地异动。像是漫漫黑夜长空里的两颗明星,不断地扑闪出,令我无法解读的情愫,那如炬的目光混着湿润的柔波,流露出的,是祈求又是期盼,似倾诉又似哀愁,我仿佛听到了她内心深处的声音:

  表哥~

  你怎么啦~

  这是什么阿~

  再出来点吧~

  我还想要~

  龟头上依然包裹着表妹湿热的口水,濡软的红唇紧箍我肉棒的力道,丝毫未减,那时的表妹还不会用舌尖去撩拨和抚慰一个男人射精高潮之后的虚脱。

  我垂下头来,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倒吸一口乾坤,任凭自己全部的身心都沉浸在表妹温柔的目光里,那一瞬间仿佛一切都静止了,安静的氛围洋溢着诗的韵味,午后的太阳是一天最美的时候,暖烘烘的阳光,能透彻心扉,直照心底……

  可美好~

  终究是短暂的。

  激情缠绵过后,分别,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两个极难说出口的字眼。

  因为它会把所有甜腻在一起的浪漫推回到现实无法满足的深渊,而我当时,所能唯一真正做到的,就是尽量让这分别的话,显得不那么刺耳:

  「表妹~姨妈该回来了~」

  「嗯~不管~我不管~你别走~」

  表妹抱着我的腿,长发盖住了她任性的眉毛,分别的最后一眼,我没有勇气直视她的目光,只记得,她嫣红的嘴角,流淌出的乳白色牛奶,是草莓味的……春夏更迭,日月穿梭,什么也无法阻止成长的脚步,思念也如同那发酵的陈酒,越发显露出这沁人心脾的醇香。

  两年的时间,不短,但却足以改变很多彼此固有的印迹。机场归来的表妹,变了,变成了身姿窈窕,长腿瘦腰的美女,我看着她咖啡色的香奈儿墨镜愣了很久,最终还是表妹活泼的嗓音把我唤回了现实。

  「表哥~你怎么啦~」

  这一问,像穿越了时空的隧道,一击便紧紧地箍住了我的命门,下面邪恶的鸡巴,顷刻间,勃起了青涩的血管,热血在全身喷张,红着一副人模狗样的脸,我主动接过表妹的行李箱,然后才撇开腿,弓着腰,扯开步子回家——变成了一种难以名状的诱惑。

  所以解锁,开门,也突然成了一件分外幸福的琐事。当感受到表妹惊奇的目光在窗明几净的房间,被不遗余力地扩散到每一个角落的时候,我曾自信的以为,她会在那时由衷的夸赞我几句,神马爱干净,有品位的话。但这些意想却最终没有真正到来。即使是经历了提前两天突击式打扫的bug之下,我也应该值得拥有的,不是么?

  可表妹雪亮的眼睛总是会抓住我懒惰的本质,她轻易地便在某个我忽略的角落,搞出了几团干枯的纸巾,上面几点显眼的黄绿色斑迹,明晃晃地,挑逗着我那根敏感的神经,瞬间,我所有的目光都被牵引到那只握着纸团的小嫩手里,那只精雕玉琢的粉拳正来回摆动着胜利的弧线,宝蓝色的手链晃闪出了异样的光彩,她眉眼含笑,口吐温存,诱惑的气息与之前电话里的声音别无两样。

  「这是什么阿~」

  简单的一句,就把我的鸡巴叫粗了一圈,浑身硬了一度,在这周身肌肉绷紧的一瞬间,我敏锐地察觉到,表妹惊异的大眼睛,又回来了。

  「表哥~其实你不必这样的~」

  「我可以帮你的,好不好~」

  她精致诱惑的唇线,勾得我心痒难耐,鸡巴里憋存了许久的思念急需深刻地表达。我一把捧住了表妹嫩滑的脸庞,一口急促的气流直接喷到了她纤长的玉颈上。

  「帮我?」

  「你怎么帮我?」

  「快说说你怎么帮我~」

  我从她雪白的脖子开始,贪婪地,沿着那清凉的肌肤,一路舔进她的唇,里面清纯的幽香,是酒,醉得人气血通畅。她搂着我的脖子,挣扎的指尖在我的后背划出一道红色的麻子,嘴上丰润的油光,散着某种激越的渴望,呜呜的声音,被我严丝合缝的吞进了嘴里,乌突突地祈求,振荡在我的腹腔里,听得不是太清楚。

  「唔唔唔~表哥~表哥~你~慢点~」

  她的小手,麻利地脱去了我的腰带,裤子利落地堆到我的脚踝,我松开了嘴,唇上的口水黏成丝,恋恋不舍的把我们牵在急需喘息的两边。我在一边吸着风,她在那边喘着气,胸腔的律动还难以平复,我乘着上升的快感,继续问她:

  「帮我什么?」

  表妹也不急着回答我了,魅惑的眼神,从我的胸膛一直燎到我的胯下,她握着我的鸡巴不放,隔着内裤,那双清纯的眼睛已经烧成了火,不时地,还会向上抛出燃燃的火苗,红色的火苗,从她嘴里吐出来的,在那唇齿之间,曼妙蠕动的鲜红舌头,是姨妈曾经的诱惑。

  「帮你打扫房间呗~」

  表妹俏皮的看了我一眼,舌头翻转灵活的可怕。

  「怎么样~需要我吧~」

  她贪婪的扒下了我的内裤,一根腾起的鸡巴,簌地顶在那红润的唇口,胯下舔食的声音,不觉于耳,身下表妹的妩媚,让我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慨。

  她的舌尖在龟头沟里,细腻回转的动作,她的红唇紧紧包裹着牙齿,慢慢撸唆我整个茎身的力度,她主动把我的龟头吸到深处,那喉道紧缩吞食的舒服。她吸得我,腹部肌肉跟着不由自主的抽动,心脏也狂跳不止,两条腿像面条一样软弱,她舔得我,紧紧地抓着她的头发不放,浑身毛口拼命地舒张,嘴上控制不住的呻吟。是的,我呻吟的声音,她都听地清清楚楚,因为我都看得到,她在下面向上翻腾出的,那得意的眼神,每一目都是摄魂的钩子,勾得我欲仙欲死,颠簸如泥,使我流离于她那两坨嫩白乳房上的律动,香销若雪,又让我沉醉于她那左右晃动屁股的淫荡曲线。

  这一切的一切,让我仿若堕入梦里,而这本来已经远去的梦,又因为表妹的变化,重新注入了新的色彩,鲜活的色彩。

  那天我没有操表妹,更准确地说法应该是,没舍得操,因为当时我实在不忍心去剥夺表妹宝贵的第一次。而我真正横下心来,把鸡巴捅进表妹那鲜嫩的肉穴里,混着那一层浓郁的处女香,在里面,进进出出,吞吞吐吐,插到她,淫液肆流,醉生梦死的时候,那是表妹来我家居住的第一个礼拜天,这天,也正是我被表妹发现是咱们论坛版主的日子。

  字节数:1171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