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发廊遇妻】【作者:不详】【完】
1   5 月,那天出差回来,谎报老婆要迟一天回家,直奔本城另一侧一个住宅小区的发廊区偷吃,想这样安全一点。

  该住宅小区是80年代开发的商品房,大部分是当时效益较好的单位买了作福利房。很多住户都出租出去给别人开发廊了,自己则另买电梯房,毕竟80年代分房的那一锅都已退休了,很多发廊一楼作铺面,在楼上租一套3 室1 厅做炮房。

  我常去的那家今天关了门。我只得去了一家新的。老板娘30左右,退役老鸡,丰满性感,长年化妆显得有点老了。她问:「先生今天想尝良家妇女吗,今天会有一个亮丽少妇来接客,但贵点。玩别人老婆,很爽的渥。」我说:「现在做鸡也冒充良家妇女,假货真多。」老板娘说:「真的,台费50,小费要500.她等会过来,已约好3 个客人。如果先生看上,可以在她做完之后或间中侍候你。」我说,:「少费话,现在我就要」。接着对旁边衣着性感的打牌的小姐们问:「今天谁赢哪?」3 个发廊妹都没好气理我,分明是输给那个穿红色连衣裙的发廊妹张丽了。我问她:「现在可以帮我按摩吗?」她答应了,得待她们打完那盘牌。她领我到了3 楼一个3 室1 厅的套间,每个房再用三隔板隔开3 个小房,足够放床。其实客厅也隔了一个房,估计是老板娘住。我们进了一个房间的一个小房,就是张丽平时的宿舍了。我也知这是发廊的员工宿舍,大概有7-8 个小姐吧。台费30,小费150-200 ,行价。

  我们一边调情一边开始常规动作,突然,听到厅门开了,声音很熟,可不是我们单位守门的张伯吗?隔这么远,居然撞上了。我躲在房里,不动声色。张伯和老板娘一起上来,张伯年轻丧妻,辛苦拉扯大儿子张东,张东聪明能干,赚很多钱,开很多公司,对张伯很好。张伯本可享福的,他不甘安闲,就在我们公司当了看门的。但大家为了讨好他儿子张东,连老总都对他讨好几分。他儿子张东任他花钱,很直接,随便找女人,但不要后母,到了这样身份地位,总怕惹财产纠纷。张伯平时和我关系一般,见面时开开黄色玩笑。

  言归正传,只听张伯:「让我捏捏,宝贝」

  老板娘娇呻:「别碰我,等会她就来了,看你已经搭起帐篷了」张伯:「我们先拍拍」老板娘:「别嘛,搞湿我又不干,很难受的,上次让隔壁吃了免费豆腐,挺亏的。」张伯:「好,我先给你500 ,我们先干一次。」这时张丽催促我:「快动呀,人家痒死了。」这时我才想起坐在我阴茎上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张丽,淫水已经很多了。我胡乱动了几下,看到旁边桌面一面镜子,便甩开张丽,举起镜子看看隔壁。只见张伯已经撩起老板娘的黄裙,从后面站着把阴茎塞入老板娘的阴户,可没动两下,就听到厅门开锁的声音。张伯和老板娘马上分开,老板娘一手拿下500 元,塞进胸罩跑了出去。张伯慌忙脱下避孕套,扔到旁边的垃圾袋里,穿好裤子,出了门。原来他约好的良家妇女来了吧。

  我这边张丽已经骚得不行了:「你干什么,有钱你也可以叫贵鸡呀,别干一半就停下来呀。」我也觉得这样对张丽也太不道德了,我觉得即使是我付了钱,我也得对对方满足性生活负责。正要出力,我们的小门响了,老板娘进来了,对张丽说:「下来!这个给我」张丽说:「快完了,你总不能这样以势欺人吧。」说完便拼命用阴道套弄我阴茎,用乳房蹭我嘴巴,我一下子子泄了。老板娘很生气:「婊子,居然和我争?」张丽说:「你婊龄比我长。」我掏出150 给了张丽,张丽没好气收了说:「真不爽。」老板娘:「贱货。」张丽:「你不贱?还免费呢。」一面鄙视地走了。

  老板娘对我说:「今天便宜点给你吧,100 」

  我说:「我没钱了」

  老板娘说:「算我这次亏了」

  我说:「刚才没几下,你就赚了500 ,亏什么」老板娘有点疑惑,但脱下我裤子,但我已硬不起来了。老板娘要替我口交,我不让,毕竟我怕在发廊脏。

  这时听到隔壁张伯说话了:「宝贝,我等得很急了」那个女的说:「急什么,你跟老板娘有一腿吧?」声音有点熟,估计网友看标题已经猜到了。

  张伯:「哪会呢?我就要你一个。」

  女的说:「骗人」

  张伯:「模模下面,怎么湿了?」

  女的说:「坐公交车给摸的贝」张伯:「怎么不打车」?

  女的说:「我喜欢」张伯:「你就喜欢公交吧」女的说:「死鬼,坐出租车常给警察查」我已经怀疑是我老婆张娟了,可不敢相信,因为老婆张娟不认识张伯。老婆张娟性感漂亮,且风骚得体,恰到好处,我相信婚前她已经不是处女了。她本有一个男朋友,因为看她太紧,分手了。我较放得开,只要她不在我圈子闹丢我脸,不变心就行了。所以我不敢带回公司,不然让领导看上就麻烦了。她是她们公司的营销,平时陪老总陪客户,穿得性感一点,小动作常有的了,我自己也经常出去混,只要老婆张娟做好防护措施,我也懒得理。老婆张娟有时回来时性欲很强,由於跳舞时客户常毛手毛脚的,很易流淫水,在舞厅没解决就回家找我了,我也乐的省了前戏。

  说回这里,老板娘已经用手套弄我阴茎了。我还是不放心,举起镜子看隔壁,真的是我老婆张娟!!!我正想冲过去,但这可是发廊啊,我不该在这儿的,况且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只好吃这哑巴亏。老板娘正要制止,我小声问老板娘:

  「那女的就是良家妇女吗?」

  老板娘:「是啊,但你不是没钱了吗?」

  我小声说:「我要看着隔壁才可以恢复」

  老板娘小声:「别让他们发现,我也想看。」於是我把镜子固定好。

  见到老婆张娟开始为张伯口交了,很快张伯挺着阴茎,对准老婆张娟的洞口,老婆张娟张开腿,坐在卓上。我急死了,头脑发热,不由叫了一声:「别。」只见老婆马上挡住张伯的阴茎,同时老板娘捂住我的嘴巴。张伯不明就里,我当时都乱了套,小声对老板娘说:「那是我老婆!!」但声音很小,老板娘听了,有点慌。

  我质问老板娘:「他们来几次了?」

  老板娘:「就这次」

  我不信。

  老板娘:「他们原来在我姐姐开的饭店干的,最近姐姐把店卖了给别人,我就接过来了,不关我事」。

  字节数:4856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