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窗边的美女
1 1

  阪部平太郎听说其部属吉泽惠子是平成通信机器公司的大美女,感到很得意,

惠子确实很美,身体也是一级棒。

  胸部可能超过九十公分,腰围可能不到六十公分。大腿丰满,但双腿修长。

  那怕一次也好,希望能和她睡一次。

  阪部每一次看到惠子,就产生这种念头。

  笑时露出皓齿,同时浮现两个酒窝。

  清澈的大眼睛好像要把他吸进去。过去不知有多少次,到了紧要关头才勉强煞

车。

  如果不是直属的部下,阪部可能早就把惠子弄到手了。

  惠子不只是美丽,身材好,个性温柔,而且体贴。

  有客户来访时,会判断该用红茶仰或咖啡招待。

  在秋天即将来临的某月,惠子露出紧张的表情来到阪部的面前。

  因为惠子的样子紧张,阪都还以为她是打破了国宝级的茶杯。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为缓和惠子的紧张,阪部笑着问。

  “我…要结婚…所以…下个月就要辞职。”

  惠子紧张的说过后,向阪部深深一鞠躬。

  “什么?结婚?什么时候?在那里?对方是谁?”

  阪部也紧张了。

  还没有为她恭喜就提出一大串的问题。

  因为快到下班的时间,大家都停下准备回家的动作,不约而同的向阪部和惠子

看过去。

  其中也有人认为他们两个人已经有了关系,自以为是的瞎猜。

  “是…婚礼定在三月十日。因为到那时候才有空的饭店…从半年前就定光了…”

  惠子受到卖备似的结结巴巴的说。

  “结婚的对象是谁呢?”

  阪部环视男部下。

  他们都低下头,表示不是自己。

  “我要和小野义彦结婚。”

  惠仔抬起头,以坚定的口吻说出对方的名字。

  “小野义彦?经理部的小野吗?”

  阪部的太阳穴冒出青筋。

  接着是部下的女职员间一阵骚动。

  惠子是公司的第一美女,而小野义彦是公司的第一美男子,也是女职员们向往

的对象。

  阪部也曾经说过小野义彦和几名女职员有过关系。

  阪部深深叹一口气。

  “恭喜你,是最相配的一对。”

  阪部终于说出上司应该说的话。

  惠子露出放心的表情。

  “可是说不定会出现二、三个自杀的人。”

  阪部顺便说出风凉话。

  “谁要自杀?”

  惠子瞪大眼睛看阪部。

  “像我一样向往你的男职员,也许伤心得上吊,单恋小野的女职员也许会投河

自尽。”

  “如果是自杀实在可怕。”

  “鬼魂也许每天晚上出现在你的枕边。”

  “啊…课长好坏!”

  惠子做出用拳头捶打阪部胸部的样子。

  从这个动作看到过去从未有过的女人味道。

  “好像早就发生过关系了…”

  以这种眼光看,惠子的身体好像比以前圆润,好像也性感多了。

  “可是,我和小野结婚的话,那一个人投河自尽呢?”

  惠子凝视阪部的表情。

  好像要从阪部的嘴里套出会自杀的女职员姓名。

  “我才不会轻易说出来…”

  阪部的嘴闭得更紧。

  “课长…”

  惠子用娇柔的声音说着,抬头看阪部。

  “什么?”

  男人听到这样的声音就会忘了自己姓什么,阪部也不例外。

  “今天晚上为我结婚庆贺一下好不好?到时还请课长在婚礼上致辞…”

  “小野…他也一起吗?”

  “我想还是和课长两个人比较好。”

  “好啊!为你庆祝一下吧。”

  庆祝是少不了喝酒的。

  阪部的表情在说,两个人吃饭,喝酒后有了异常的发展我可不管…

  心里当然迫切的期待。


                 2

  下班后,阪部把惠子带到法国餐厅。

  一般职业妇女都喜欢法国料理。

  看到餐厅直接进口的红葡萄酒,惠子发出欢呼声。

  “我和小野每次都去烤肉店,从来没有吃过法国料理,不愧是课长,带我去的

地方就是不同。”

  按照规定品尝味道表示可以后,才把葡萄酒倒入杯里。

  阪部一面吃饭,一面试探惠子上床的可能性。

  惠子好像很有兴趣的样子。

  惠子已经有性经验,好像对性行为也充满好奇心。

  婚后,只有一个男人,惠子好像很不满的样子。

  好像认为外遇后能遇到有美妙性技巧的男人。

  惠子也不断的以性骚扰做为话题。

  公司的女职员准备成立性骚扰举发委员会,也调查过去发生的性骚扰事件,预

定要举发几名男性。

  “这几个人中,不会有我吧。”

  阪部过去和几个女职员过从甚密,所以压低声音说。

  “没有你的名字。可是小野的课长就要求和我睡觉,说什么和他睡觉后就提拔

小野。我差一点就和他睡觉了。以后在走廊相遇时,摸一下屁股,或在我耳边说,

你的耻骨很发达,这是典型的性骚扰,我向委员会检举了。”

  惠子鼓起脸颊说。

  “真危险,我几乎要追求你的,因为你很让男人产生这种欲望的魅力。”

  阪部喝一大口葡萄酒,又深深叹一口气。

  “可是你追求我,并不构成性骚扰。”

  “为什么?”

  “因为小野不是你的直属部下,而我是不久后要结婚辞职的女职员,受到追求

也可能拒绝的,大不了你不来参加婚礼。”

  惠子笑着说完,探出上身,看着阪部的眼晴说。

  “课长,以后我不在,你会寂寞吗?”

  看样子,惠子是期待阪部的追求。

  阪部觉得现在是好机会。

  “当然寂寞,几乎觉得公司是一片黑暗,很像情人被抢走,深受打击。”

  阪部看着惠子说。

  “能听你这样说,我太幸福了。但我不是有那么大魅力的女人。”

  惠子羞怯的说,但也露出满足的笑容。

  “不,你有很大的魅力,因为大你十多岁的我,都为你伤心,说不定我会杀了

小野的。”

  “千万不可以,那样我会伤心的。”

  “这都是你太美、太有魅力,恨不得从小野那里把你抢回来。你为什么不在我

结婚之前出现呢?”

  “课长结婚时我还是国中生或是小学生呀。”

  “你要走了…也许我会在你的婚礼上对小野说,把惠子还给我罢。”

  “你的心情我明白。”

  惠子在阪部的空杯里倒葡萄酒,说:“吃完饭后,我们去外面走走罢。”

  “我们两个人吗?”

  “嗯,手牵手的,我不想立刻和你说再见。”

  惠子露出陶醉的眼神看阪部。

  阪部看到惠子的眼睛,心想花芯已湿了吧。

  肉棒在内裤里骚痒。


                 3

  饭后,离开法国餐厅时,阪部和惠子手牵手走在夜晚的街上。

  惠子的手汗湿。

  惠子喝了半瓶多葡萄酒。

  走路有点摇摆,和花芯湿润都是这个原故。

  阪部觉得差不多了,刚才惠子的意见是到退休年龄和准备辞职的女职员,就是

追求她们也不会构成性骚扰。

  阪部想起惠子的意见,一直等待带她上旅馆的机会。

  走了五分钟左右,来到了一个小公园。

  这里有滑梯和秋千等,是情侣散步休闲的最佳场所。

  “我是不是喝醉了…”

  走进公园,惠子看到空凳子,立刻坐了下去。

  阪部也并肩坐下。

  两个人仍旧牵着手。

  “我一直在看你,你真是有魅力的女性,真不敢想像没有你之后,公司里的情

形会是如何。”

  “你真的那么喜欢我吗?”

  “喜欢,真的很喜欢。”

  阪部说完就接吻。

  把舌头伸入惠子的嘴里,寻找舌尖。惠子的舌头也积极的回应。

  阪部把惠子紧抱在怀里,继续热吻。

  惠子的身体柔软得好像在阪部的怀里溶化了。

  “即然这样喜欢我,就把我抢走吧。”

  惠子的嘴离开后,自言自语的说。

  没有预期的话,反而使阪部不知所措。

  低下头看惠子,好像在查看她的真意。

  惠子点头,像在表示刚才说的话是真的。

  根据阪部的盘算,从这里慢慢的走十五分钟到达旅馆,在那里的酒吧间让惠子

喝酒,趁这个时候订好房间。

  没想到惠子会主动的表示愿意。

  阪部急忙向四周看,从树木之间,看到宾馆的招牌。必须要趁惠子未改变主意

之前,赶紧上床。

  阪部牵着惠子的手向宾馆走去。

  如果惠子有拒绝的反应,阪部准备坐计程车去大旅馆。

  宾馆附近的行人已稀少。

  阪部拉惠子的手进入宾馆。

  惠子在门口显示紧张的样子,但没有拒绝。

  阪部从照片选择房间,拿到钥匙后搭电梯去房间。

  “课长,你好熟练的样子,一点都不紧张。”

  进入房间后,惠子投入阪部的怀里。

  可能在婚前和其他的男人进入这种地方,产生罪恶感吧。

  “我们来这里是因为相爱,不是为了做坏事。”

  阪部设法消除惠子心里的罪恶意识。

  “不是为了做坏事吗?”

  “相爱怎么是做坏事呢?”

  阪部一面吻惠子,一面拉下洋装背后的拉链。

  脱去洋装的上半身时,顺便把乳罩的肩带也脱了下去。

  惠子的上半身赤裸了,丰满的乳头向上翘起。

  “真可爱的乳房。”

  阪部赞美,轻轻的用嘴夹住乳头。

  “啊…”

  惠子的膝盖颤抖一下。

  “你很敏感。”

  阪部把惠子的身体推倒在床上,迅速撩起洋装下摆,脱下三角裤。

  阪部继续亲吻乳房和乳头。

  “啊…”

  惠子发出哼声的同时扭动屁股。

  “我的乳头和下面好像连成一条线,吸吮乳头时,下面好像触电一般。”

  “让我看一看。”

  阪部的手摸到花芯时,知道溢出大量蜜汁,同时找到硬挺的肉芽。

  “啊…好…”

  惠子的身体颤抖,仰起头,露出雪白的喉头。

  “比小野好多了。”

  惠子的呼吸有点凌乱。

  阪部决心不急着和惠子结合。

  年轻的小野一定看了惠子的裸体后急忙结合。

  不要急,让惠子达到性高潮的边缘,一定会忘了小野。

  我一定要惠子迷上我。

  阪部想到这儿,露出得意的笑容。


                 4

  阪部分开惠子的双腿,身体进入其间。

  溢出的蜜汁湿润大腿根,从那里散发出女人的味道。

  速干性的蜜汁,干了之后就会从那里散发出女人的味道。

  阪部陶醉在女人的味道里,用舌头舔花芯。

  “啊…”

  惠子轻叫一声,屁股上下颤抖。

  阪部没有急着结合,经柔而仔细的舔花芯。

  “啊…好…”

  惠子的大腿痉挛,不断的溢出蜜汁。

  阪部发出嗽嗽声吸吮蜜汁,同时用嘴唇夹住肉芽,舌尖轻轻摩擦肉芽顶。

  “啊…我受不了了…”

  惠子不停的摇头。

  “这种感觉我还是第一次…”

  惠子的肚子起伏,双手抓紧床单。

  “惠子,我爱你,因为爱你才能这样爱抚。”

  “唔…你真的爱我吗…”

  惠子的花心有节奏的收缩。

  “可是,我结婚的对象是小野…”

  惠子喃喃自语。

  “我答应你和小野结婚,但在办公室是我的女人。”

  “嗯…”

  惠子点头的同时,全身痉挛。

  爱抚到惠子全身无力,不停的扭动屁股要求,这才以正常姿势结合。

  “啊…我想要你…”

  惠子的双腿包夹阪部的腰,屁股从下面向上挺起。

  花芯里又热又湿,形成容易抽插的状态。

  阪部这才开始缓缓的抽插。

  轻轻的后退,慢慢的前进,一直到压到肉芽,屁股旋转后开始后退。

  这样几次后,惠子的呼吸更急促。

  花芯不停的收缩,夹紧肉棒。

  “啊…我这是怎么回事?”

  惠子拼命抬起屁股。

  “还是第一次这样,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惠子抱紧阪部的后背,指尖陷入肉里。

  “啊…我的身体要飘起来了…快把我压住…”

  到这里,惠子的保险丝断了,她达到性高潮。

  花芯收缩的快感,使阪部忍不住扣动板机。

  待阪部射完精后,惠子的花芯仍不肯放出肉棒。

  阪部只好压在惠子的身上,等待花芯松弛。

  松弛是突然来临,肉棒从花芯里被推出来。

  “啊…我怎么了…到一半时什么也不知道了…”

  惠子一面喘息,一面懒洋洋的说。

  “那是达到性高潮了。”

  阪部从惠子的身上下来,抽出置于枕边的卫生纸。

  “那样就是性高潮吗?”

  “是呀,那就是女人最大的喜悦。”

  “真的吗?”

  “有没有达到性高潮,从事后的处理便知。”

  阪部用卫坐纸擦拭花芯,故意用卫生纸轻碰肉芽。

  “啊…不要…”

  惠子的身体颤抖一下,急忙夹紧双腿。

  “很痒吗?”

  “嗯。”

  “那就是达到性高潮的证明。”

  阪部拿起另外的卫生纸擦拭花瓣。

  “那样是性高潮的话,我和小野是从未有过。”

  “你们发生关系多久了?”

  “四、五个月吧。小野从来不曾像课长这样用很多的时间爱抚,每一次都迫不

及待的进来,不出一分钟就结束了。所以,只有一次也好,想和其他的男人发生关

系。”

  “幸好你选择的男人是我。”

  “真的,我也这么认为。”

  惠子紧紧抱住阪部。

  “以后还可以吗?”

  “随时都可以,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爽快。”

  惠子兴奋的说:“课长是第一个让我知道女人快感的人,我这一生永远不会忘

记,我请求课长让我们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

  惠子主动的吻阪部。


                 5

  是被,阪部让全身无力的惠子穿上洋装,坐计程车送她回家。

  第二天,惠子带着开朗的表情上班。

  “我是即将辞职的窗邀族,搬到那边去吧。”

  惠子向同事说完,自动的搬到窗边空位置的办公桌。这个位置距离阪部很近。

  “在我离开公司之前要好好的伺候课长,请他在我的婚礼上做完美的致辞。”

  惠子向其他的女同事们宣布后,一手包办阪部的杂物。

  惠子为阪部倒茶或影印资料时,阪部就摸她的大腿或屁股,有了性欲就在会客

室或顶楼享受短暂的欢愉。

  “上一次在性骚扰告发委员会上,课长成为话题。”

  有一天,在宾馆拥抱时,惠子说:“有人看到你摸我的屁股和大腿,认为太过

分,要我向委员会检举。”

  “这…”

  阪部说不出话来,勃起的肉棒瞬间即萎缩。

  “你答应告发了吗?”

  “不用担心,我对大家说,我马上就要结婚辞职了,所以不认为课长的行为是

性骚扰,不仅如此,是课长开发我的性感,因而可以获得幸福的婚姻生活,所以我

是很感谢的。结果受到大家攻击,我不得不说课长是让我知道女性真正快乐的人。”

  “怎么可以这样…”

  惠子手上的肉棒更萎缩了。

  “这是事实。”

  惠子理直气壮的说。

  “怎么办?这个消息在公司里传开,我就要这样了。”

  阪部用手掌做出砍自己脖子的动作。

  “如此一来,也会影响你和小野的婚事吧。”

  “那种男人没有关系。不能让女人得到最大的欢乐,就不能算是男人,我有课

长就够了。”

  惠子揉搓萎缩的肉棒。

  阪部知道事态严重了,“自愿辞职”的字眼在脑海里闪烁。

  惠子不断的揉搓,肉棒却始终硬不起来,心里只想着如何克服这一次的危机。

  这一夜,没有和惠子结合就离开宾馆回家。

  数日后,阪部发觉公司的人都用轻蔑的眼光看他。

  一定是他和惠子的关系传遍全公司了。

  阪部想,现在到了应该辞职的时候了。

  立刻写好志愿辞职申请书,放在口袋里去见部长。

  “部长也可能听说了,我认为应该提出辞呈…”

  从口袋里掏出辞职申请表放在办公桌上。

  “这个消息我也听说了。不过,你也不要太认真,每一次有了什么传言就写辞

呈,上班族就无法干下去了,还是这样吧。”

  部长拿起辞职书撕破后,扔进垃圾桶。

  “这是说我不需要解职…”

  “我不认为有此必要,你的部下吉泽惠子到处说诱惑你的结果是阳萎,没想到

这句话会对你造成这样大的伤害。我也是男人,知道被说成阳萎的感受。不过,依

我的看法,你受到诱惑还能克制自己不让那个东西勃起,真是了不起,这是值得表

扬的事。”

  “这…”

  阪部感到意外,部长听到的,真是这样的吗。

  “吉泽惠子好像真的迷上你了,说是你教她知道女人的真正快乐,然后又改口

说,诱惑你之后,你以强大的抑制力不肯勃起,所以散布谣言说你是阳萎,用以报

复。这样可恶的女人应该立刻开除,但看在她就要结婚的份上原谅她。”

  “哦…可是…事情好像不是这样的…”

  “有一点差异,又有什么关系呢?俗话说谣言不攻自破,就忍耐一下吧。你是

光荣的阳萎,就忍耐一下难以忍耐的事吧。”

  部长离开办公桌,来到阪部的身边,小声说:“公司的女职员们要组成性骚扰

告发委员会,最近就要采取第一次行动。我也看到这个名单,里面没有你。我建议

把你列为受害者,可是她们认为加害人马上就要辞职,不能列入。”

  阪部知道,自己是很勉强的情形下得救,不由得叹一口气,同时下决心不再搞

办公室之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