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旋风花(全本)
1 第一章 龙眠山庄
  「旋风花」这三个字,当真像刮起了一阵旋风,在短短的三个月工夫,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武林中人,莫不谈花色变。
  旋风花,究竟是什么呢?一阵旋风、一朵紫红的玫瑰花,如此而已。但它竟能使江湖黑白两道的著名人物闻风丧胆,因为旋风花是武林大豪的阎王帖。据说凡是接到旋风花警告的人,任你武功如何高强,保护如何严密,在一阵不知起自何方的旋风,一朵无可抗拒的花朵下,丧失了生命。这是一件非常离奇而神秘的事,由于一传十,十传百,传说的人们多少总要加油加醋的加上一些,于是把「旋风花」更说得神秘莫测。
  但这也不由你不信,在这三个月当中,皖南金刀庄庄主金刀无敌郭东升、伏牛山虎头庄黑虎神侯敞、长安永胜镖局前总镖头罗永椿、神灯教总护法智多星金惟能、和庐山黄龙寺方丈智明禅师等人,都先后死在旋风花下。这六个人,有白道、也有黑道。
  庐山黄龙寺方丈智明禅师出自少林寺,是当今几位有名的高僧之一。永胜镖局前总镖头罗永椿,十年前早已金盆洗手,退出江湖。神灯教总护法金惟能,一向是足智多谋,是个善用心机的人。黑虎神侯敞则是无恶不作坐地分赃的大盗,是个死有余辜的人。这六个人道不相同,行迳各异,但他们的死法则一,同在旋风花预先示警的三日之后,死于旋风花下。
  于是大家纷纷揣测,是仇杀?还是另有原因?因为这六个人无论如何也扯不到一起去的。旋风花为什么要杀他们呢?现在旋风花的警告,又落到另一个江湖大豪身上,这人就是龙眠山庄庄主擎天手李天群。
  龙眠山,在安徽桐城县西北,山不高而秀,水不深而清,胜景如画。龙眠山庄,就在龙眠山的东麓,长松修竹,曲水澄潭,景色清幽,这是擎天手李天群的别墅。每当朝阳初升,轻烟如纱,或是夕阳衔山,群鸟归巢,他都会徜徉在山径之间,松林之下。
  擎天手李天群今年已经六十有七,看去还只是五十许人,虽然早已退出江湖,但在大江南北,李天群还是一言九鼎,没有人不卖帐的。他和黄山万松山庄庄主万青峰是连襟,黄山万家三代担任过武林盟主,现在虽然已有多年没选盟主,黄山万家还是显赫的武林世家。擎天手李天群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小云,今年才二十岁。两个门人张义钧、沉宏庆,都是三十开外的人了。
  李天群也在不久之前,才听到旋风花的消息,他还不相信天下那有如此神秘之事?但他自己也接到了这份阎王帖子。那是昨天早晨,在他书桌上发现的,一张白纸上只写了寥寥几个字:「不义之徒三日后纳命」,下面画了一朵紫红的玫瑰花。
  旋风花下的帖子上,就是这几个字,李天群早已听说过了,这是旋风花向自己挑战来了。他并不惧怕旋风花来向他挑战,而且他欢迎旋风花来向他挑战。武林中人就是年纪大了,也永远不服老的,何况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令他不舒服的,只是字条上的「不义之徒」四个字而已,他自问几时做过不义之事?
  龙眠山庄依然和平时一样,看不出有什么戒备,但大弟子张义钧和二弟子沉宏庆已经起来,把龙眠山庄的庄丁们作了适当的部署。那也只是暗中加强戒备,外面是看不出来的。第一个赶到龙眠山庄来的是他襟弟黄山万青峰。
  这是第三天的中午时光,二弟子沉宏庆值的是日班,他匆匆奔人东厢师傅的书房。他刚刚走近门口,李天群已经开口了:「宏庆,有什么事吗?」
  沉宏庆在门口躬身道:「启禀师傅,黄山万大先生来了。」
  李天群迅即站起,一手捋须,含笑道:「是你们去把他搬来的?」
  沉宏庆嗫嚅的道:「这是大师兄的意思,师傅纵然并不怕了旋风花,但多几个人,也许可以把他拿下,就可揭开旋风花之谜了。」
  只听一个宏亮的声音笑道:「天群兄,咱们是至亲,你接到了旋风花的通知,照说正应知会兄弟一声才是。」
  随着话声走进来一个身穿天蓝缎袍的红脸老者,此老当然是黄山万青峰了,五十开外年纪,方面大耳,浓眉海口,微见秃顶,手中提着一个长形蓝布囊,他连兵刃也带来了。
  李天群连忙抱拳道:「青峰兄请坐,兄弟原本不想惊动你的。」
  万青峰随手把布囊朝几上一搁,呵呵笑道:「旋风花已在江湖上掀起了一阵旋风,看他行劲,亦正亦邪,令人不可捉摸,正好趁这机会,截住他问个清楚,否则任由他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胡来,当真不把江湖同道放在眼里了。」
  一名青衣少女端上茶来。
  只听沉宏庆在门口躬着身道:「启禀师傅,霍山霍师叔、青山谢师叔来了。」
  李天群笑着问道:「你们还替为师邀约了什么人?」
  沉宏庆道:「没有了,大师兄就只通知了万老爷子和霍、谢二位师叔。」
  说话之时,两人已经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前面一个瘦高老者,看去已经六十出头,是霍山霍天柱。稍后一个中等身材的,也已六旬左右,是青山谢东山。这两人乃是李天群的义弟,和李天群号称皖西三侠,在江湖上名声极着。
  霍天柱一眼看到万青峰,连忙拱手道:「青峰兄已经先来了。」
  万青峰笑道:「二位来得也并不迟,兄弟也只是刚到而已。」
  「小弟见过大哥。」
  霍天柱、谢东山两人同时朝李天群抱拳行礼。
  霍天柱已经急不容缓的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二位贤弟请坐。」
  「大哥接到了旋风花的通知?」
  李天群含笑道:「青峰兄且看看这个。」
  随手把旋风花的那张字条朝万青峰递了过去。
  万青峰接过字条只看了一眼,就把字条递给了霍天柱,一面说道:「他若是说和天群兄有仇,也许天群兄和他结有梁子,亦未可知,若把这「不义之徒」四个字加到天群兄头上,那就荒唐了。」
  「简直岂有此理。」
  霍天柱怒形于色的问道:「大哥,这字条收到几天了?」
  李天群道:「到今天刚好三天。」
  谢东山问道:「大哥可有什么打算?」
  李天群依然含笑道:「愚兄本来不打算惊动青峰兄和二位贤弟的,他和我有仇也好,指我不义之徒也好,要取我性命,总得和我照面,我就是要问问他李某和他何怨付仇?他总得还我一句公道来?再就是郭东升老哥,和咱们也相识了几十年,死得不明不白,他也该有个交代的……」
  谢东山道:「但他……听江湖上传说,他要取人性命,只是一阵旋风,一朵紫红玫瑰花,没有人看到过他的人。」
  「哈哈。」
  李天群大笑一声道:「谢贤弟也相信江湖上的传言吗?」
  谢东山脸上一热,说道:「但江湖上大家都这样说……」
  李天群道:「也许看到他的人,已经死了,这叫做死无对证。一个人武功再高,练到飞花摘叶可以伤人的境界。他摘的叶,飞的花,最多也不会超过百步,旋风花岂会凭空而来的?这是因为大家没看到他人,才越说越神秘,愚兄不相信这朵旋风花,会像古时候传说的飞剑一样,能取人首级于百里之外那样神奇。」
  万青峰颔首道:「天群兄说得极是,兄弟也有此同感。」
  他目光抡动,笑道:「如今咱们有四个人在此,不是兄弟夸口,就算他生了三头六臂,武功通天,也未必得逞。」
  这话也是事实,他们四个人不但各有一身精纯武功,而且他们每一个人几乎可以代表一个门派。
  万青峰出身黄山世家,他曾、祖、父三代历任武林盟主,一套「黄山剑法」集诸家之长,「穿云指」更是武林一绝。李天群是形意门的名宿,以「形意」掌、剑驰誉武林,搏得擎天手的美号。霍天柱是八卦门的高手,一套「八卦游身掌」,无人能够逼近他身子。谢东山是武功门高手,精擅「百步神拳」。以这四个人的武功,若是联手抗敌,委实没有人能是他们对手了。
  霍天柱道:「此人真要敢来,正好把他拿下,也可以揭开三个月来谣传的「旋风花」之谜了。」
  正说之间,一名青衣使女走了进来,躬身道:「庄主,酒席已经摆好,可以人席了。」
  李天群点点头,起身肃客道:「青峰兄,二位贤弟远道赶来,想必腹中饥饿了,咱们边吃边谈吧。」
  酒席就摆在书房外面一间,四人入席之后,所谈的当然还是旋风花的事,不必细表。
  饭后,四人依然回到书房落坐,使女替四人重新沏上新茶,才行退去。大家一面喝茶,一面低声交谈,因为今天是旋风花预先示警的第三天,白天既然毫无征兆,可能要等到夜晚才来。江湖上人多半是夜晚才出动的,因此大家交换意见,如何加强戒备,静以待敌。
  套一句老话,所谓光阴如白驹过隙,一个下午很快过去,而时间已渐渐的接近黄昏了。坐在书房里聊天的人还不觉得什么,但李天群的两个门下张义钧和沉宏庆可正在忙着呢。他们指挥着龙眠山庄的庄丁们,分拔提前吃过晚饭,有的配备匣弩,有的配备钩镰枪,分别在书房四周,因地制宜,作了隐密的部署。再由张义钧和沉宏庆两人,各率八名身手矫捷的庄丁,在龙眠山庄巡逻,作机动的支援。在这样严密的布置之下,就算是飞鸟,只要飞进龙眠山庄,也立可发现;一经发现,包管你插翅难飞。
  晚餐之后,李天群依然陪着万青峰,和二位义弟在书房品茗谈天。他们脸上虽然平静如亘,但每人都把自己的长剑放到身边,就是坐的椅子,也都调整到随时可以出手最有利的角度。譬如李天群他是对方下手的目标,他是坐在靠北首墙下,面对南首花格子窗,至少还有一丈多远。他左首是万青峰,右首是二位义弟霍天柱和谢东山。
  书房外面是起居室,门口有大弟子张义钧和八名庄丁守着,如果有人要进来,必须先通过张义钧这一关,那么里面的人自然也可以及时发现,剩下来就是南首的窗户了。窗房自然是最为重要的一处,张义钧早已在两侧安设了八名匣弩手和八名手持盾牌的钩枪手。
  对面隔着一排花盆,则埋伏了八名匣弩手,一旦发现有人,匣弩手立即发射匣弩,钩枪手负责拿人。假如有人穿窗而入,万青峰和霍、谢二人随手可以把来人挡住,何况擎天手李天群一身武功,也毋须别人保护,足可应付突袭。
  这样安排,李天群先前还并不赞成,因为大家把他当作了被保护的人。还是万青峰再三劝说:「对方既然把你当作目标,咱们就不妨将计就计,把你当作饵,只有把饵放在里首,他才会冒险深入,大家就可把他截住。咱们都是自己人,还有谁不知道你的武功修为,并不在咱们三人之下?根据传说,对方实在太神秘了,所以只能智取。」
  这样李天群才算答应下来。
  旋风花既然下了预告,今晚已是第三天,他一定会来,事情会在随时随刻发动,每个人也都是随时随刻的提高警觉,准备出手,这气氛当然是紧张的。现在已是初更时分,龙眠山庄广大的庄院,入夜之后,已经熄去灯火,一片黑沉沉的,不闻一点人声。只有庄主的书房里,依然灯火通明,如同白昼。夜行人如果进入龙眠山庄,目标很容易找到,但也是一个张网以待的陷阱。
  就在此时,书房门口飘起一阵香风,一个全身劲装手持长剑的姑娘从长廊飘然走来。张义钧一下拦在前面,低声喝道:「小师妹,你来做什么?」
  那姑娘家正是李天群唯一的掌上明珠李小云,她眨动一双清澈的大眼,轻声道:「大师哥,我是进去看看爹的。」
  张义钧道:「你别胡闹,师傅正在陪同万老爷子和二位师叔,商谈要事,你快回房去。」
  李小云悄声道:「姨丈和二位师叔我又不是不认识,我看得出来,今晚咱们庄上一定有事,爹不肯告诉我,你和二师哥也守口如瓶,但我可不是三岁小孩子……」
  张义钧心头大急,忙道:「真的没事,他们几位老人家正在商量一件重大的事,你……你不能进去,快些回房去吧。有什么话,明天再问好了。」
  李小云不依道:「今晚一定有事,你不告诉我,我偏不走。」
  他们说得虽轻,但如何瞒得过里面四个人的耳朵?李天群问道:「义钧,有什么事吗?」
  张义钧忙道:「是师……」
  他「妹」字还没出口,李小云急忙接口叫道:「爹,是我……」
  话声未落,身形一侧,快得有如一阵风般从大师兄身边闪过,飞一般掠进门去。
  她刚刚跨进书房门,李天群脸色已经沉了下来,说:「你来做什么?」
  李小云从没看到过爹对她有这般疾言厉色过,她望望姨丈和二位师叔,粉脸蓦地一红,垂下头,嗫嚅的道:「女儿觉得今晚咱们庄上好像有事,师哥都不肯告诉我。」
  李天群没待她说下去,就拦着道:「咱们庄上有什么事?是爹和你姨丈、二位师叔正在商量一件重要之事,你快回去。」
  李小云抬眼望望爹,还待开口,李天群叱道:「你还不快走?给我回房去,不许到处乱跑,听见了吗?」
  李小云不敢多说,只应了声「是」,回身就走,跨出书房。
  张义钧悄声道:「小师妹,师傅他们正在有事,你不该闯进的,快回房去睡吧。」
  李小云受了爹的叱责,已是一肚子委屈,一言不发,顿顿脚就走,转过长廊,心想:爹从没这样对我发过脾气,到底今晚有什么事呢?哦,爹还说不许我到处乱跑,要是庄上没发生什么事,爹就不会这么说了,哼,你们都不肯说,我偏不回房去,偏偏要看个究竟。想到这里,不觉咭的笑出声来,目光朝四下迅快一瞥,不见有人,立即身形一弓,小蛮靴一点,一道人影飕的窜上屋顶,再一点足,就掠到屋脊和屋山头的阴暗之处,悄悄伏下身来。
  时间好像过去得很慢,但它总是在过去,现在差不多二更天了。蓦地在龙眠山庄南首屋顶上出现了一条人影。南首一排房屋,正好面对着大厅,而这人影出现在东南首,正对着庄主李天群的书房,中间只隔了一个狭窄的小天井,就是书房的窗子。
  这人身法奇快无比,而且也来得悄无声息,就在他人影堪堪在屋顶出现,右手已经对着窗户扬起。花格子窗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那人影就立即斜掠而起,倏然隐去。窗下左右两侧和对面墙下,都埋伏了手持匣弩和钩镰枪的庄丁。只是那条人影身法实在太快了,庄丁们几乎连他人影都还没有看清,人影已经不见。
  庄主书房花格窗上发出「啪」的下声轻响,大家都听到了,每一个人心头蓦然一紧,不约而同举起手中匣弩,朝人影闪去的方向,向空猛射,随着一阵杂乱的「达」、「达」之声,箭如飞蝗般射出。那人影隐去之后,不过眨眼之间,已在南首屋脊出现,而且一下就长身飞起。
  在这同时,屋脊上响起一声娇叱,另一条人影跟着飞起,凌空扑了过去。先前那条人影身形稍偏,但并没有被拦住,依然丝毫不停,急急飞掠出奉。后面的人影当然不肯放过,就这样衔尾朝庄外追去。这一瞬之间,发生的事情,实在来得太快了,庄丁们目不暇接。
  再说书房里面吧,李天群、万青峰等四位高手坐着等待的自然是旋风花。以他们的武功,当然不会像埋伏的庄丁一般,临时措手不及,但他们坐在里面,书房中灯光较亮,外面则是黝黑的,里面的人,当然看不到外面的情形。
  这并不是老江湖的疏忽或者错误,而是他们都认为等到外面有警,再吹熄灯火也来得及。主要的还是托大了些,认为把旋风花说得如此神秘莫测,只是江湖传言失实,有他们四个人足可对付得了。哪知来人不但身法快,手法也奇快无比,等到花格子窗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四个人已经同时霍地站起,但见一点黑影业已破窗射入。此人几乎算得十分精确,预料李天群听到声音一定会站起来的,因此那点黑影居然直向李天群当胸射来。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站在他左首稍前的万青峰反映也是不慢,右手抬处,长剑锵然出鞘,挥剑就朝那点黑影撩去。这一剑他虽然发得仓猝,但至少也有二四成力道。那知长剑和黑影乍然一接,只觉这点黑影虽然不大,但传到剑上的震力却强大无匹,那是一种旋转的震力。万青峰右腕剧震,长剑被一股大力推开,脚下浮动,人也被震得往后斜退了半步。
  这一下说来话长,其实只是电光右火般事,李天群要待举掌劈出,都已不及,只听又是「啪」的一声,那点黑影不偏不倚射在他胸口上。李天群口中哼了一声,一个人登登登连退了三步之多,才被身后的墙壁挡住。直到此时,才从他身上跌落一朵紫红玫瑰花来。旋风花,果然是旋风花。
  霍天柱双目圆睁,他看得清清楚楚,就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急急问道:「大哥,你没事吧?」
  李天群几乎不相信这是事实,一手掩胸,定了定神才道:「还……好……没有什么?」
  霍天柱道:「三弟,你留在这里,照顾大哥,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三头六臂的人物。」
  话声出口,一手提着长剑,点足飞起,「砰」的一声冲破花格子窗,穿窗射出。
  万青峰做梦也想不到人家仅凭脱手飞出的一朵玫瑰花,居然把他长剑震歪,连人都会被震退半步,这是他万青峰出道以来,从未遇上过的事,一张老脸气得通红,口中长笑一声:「不错,万某也非得会会他不可。」
  不待李天群开口,跟踪霍天柱之后,也从花格子窗的破窟窿中穿射出去。
  再说从屋脊飞起的两条人影,一前一后掠出龙眠山庄,前面就是一片草地的广场。后面那人娇声喝道:「好个贼子,你还不给我站住?」
  一听声音,就知是个姑娘家。
  前面那人只是一路奔行,连头也没回。后面的姑娘本来和他只是衔尾追逐,相距不过数尺,现在已经落后一丈多了,心中一急,又大声喝道:「喂,你听到没有?你给我站住。」
  前面那人没有回头,但他声音却传了过来:「姑娘追错人了。」
  后面的姑娘怒声道:「我怎么会追错人,你……给我站住。」
  前面那人依然没有停步,说道:「姑娘要追的应该不是在下。」
  后面的姑娘道:「我要追的就是你,你站住,你跑不了的。」
  现在相距已在两丈外了,前面那人依然没有停下来。后面的姑娘又气又急,大声道:「你这贼子,你师傅只教你会逃?有本领,你给我站住,逃算什么人物?真连你师傅的脸都给你丢光了。」
  她追不上人家,就连他师傅都骂上了。
  前面那人因她辱及师傅,不觉霍地停步,转过身来,愤然道:「你说什么?」
  后面的姑娘提气紧追,不防前面那人真会停了下来,两人不过只差了两丈多远,一个已经停下了,一个还紧追着掠上去,差点就撞到那人身上,姑娘家急忙刹住身子。两人这一面对了面,月光虽然暗淡,还是可以看清楚对方的面貌。
  前面那人,是个颀长的青衫少年,生得剑眉星目、唇红齿白,极为英俊,看去不过二十三四岁,这一站定下来,神色安详,两道目光清澈如电。
  后面那姑娘蛾眉凤目,瓜子脸,两条乌黑有光的发辫,分垂在鼓腾腾的胸前,年约二十左右。敢情这一阵工夫,追得太急了,此时胸脯起伏,还在娇喘,这姑娘当然就是李小云了。她和青衫少年四目相投,粉脸不自觉的飞起两片红云,挑着眉毛,问迫:「你是什么人,夜闯龙眠山庄,做什么来的?」
  她对旋风花的事,一无所知。
  「在下只是路过……」
  青衫少年看了她一眼,接着道:「在下说过,姑娘可能追错了人。」
  「路过?」
  李小云披披嘴道:「我们庄子离大路有好一段路,你这话鬼才相信,哼,你一定有什么企图,今晚不交代清楚,休想一走了之。」
  青衫少年剑眉微蹙,轻轻叹了口气道:「晚姑娘这般纠缠不清,可知耽误了我的事情……」
  话声甫落,突听有人大笑一声,横空飞来,泻落到两人之间,那是个子高瘦的霍天柱,手持连鞘长剑,目光一注,洪喝道:「好小子,你就是旋风花了,我还当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
  在他说话之时,万青峰也一手持着连鞘长剑,飘然赶来。
  李小云睁大双目,诧异的道:「二叔,他就是旋风花?」
  青衫少年暗暗攒着剑眉,昂首道:「在下不是旋风花。」
  这时由沉宏庆率领的八名庄丁,也急步从庄中赶了出来,把青衫少年围在中间。
  霍天柱怒声道:「你不是旋风花?你还想抵赖?」
  青衫少年道:「在下何曾抵赖?」
  李小云凝视着他,说道:「二叔,他说是过路的。」
  霍天柱洪笑一声道:「他潜入龙眠山庄,用旋风花偷袭大哥,会是过路的吗?」
  「啊。」
  李小云惊啊一声,娇叱道:「好啊,你用旋风花偷袭我爹,还说是过路的,原来你果然不是好人。」
  纤手一抬,呛得一声抽出长剑,朝青衫少年喝道:「你亮剑。」
  青衫少年并没亮剑,只是平静的道:「在下已经说过,不是旋风花,这是误会,你们不肯相信,这……这要在下怎么说呢?」
  「你潜入龙眠山庄,偷袭我爹,还是误会?」
  李小云手中长剑快指到他鼻子,冷哼道:「你再不被剑,我可要不客气了。」
  霍天柱道:「小云,你不是他对手,还是二叔来,今晚非把他拿下不可。」
  李小云长剑已经出鞘,岂肯退下,扭头说道:「二叔,你老等一等,先让侄女和他动手,等我不敌,你老再出手不迟?」
  一面喝道:「你再不拔剑,我可要出手了。」
  青衫少年俊脸红了,气愤的道:「在下真的不是旋风花,你们到底要怎样才会相信呢?」
  李小云道:「多说无益,看剑。」
  唰的一剑朝青衫少年刺去。
  她刺是刺出去了,但看他依然没有拔剑的样子,剑势到得中途,不觉缓得一缓。缓得一缓者,没有出手那么快而已,剑招还是刺了出去。青衫少年似是不愿和她动手,左肩微侧,左脚斜跨半步,便自避开。
  李小云看他闪避开去,心中暗道:「好哇,你乘我剑势一缓,才避开的,这有什么了不起?」
  心念一动,右手一转,则的又是一剑,反手点去。她平日骄纵惯了,出手剑势,那会留情?但不知怎的,看他依然没有拔剑,只是潇洒的站在那里,点过去的剑势,不自觉的又稍稍放慢了些。青衫少年等她剑势快要及身,右足斜退半步,姑娘家这一剑自然又落了空。
  李小云不禁有气,纤手倏地一翻,剑尖上挑,幻起三点剑花,品字形朝他「天突」和左右「将台」三处飞射过去。这一剑出手虽快,但点落之时,还是放轻了剑势,她心里纵然有气,手下还是留了分寸。那知这回青衫少年连脚步也没跨了,只是等她剑尖接近,上身微侧,就让过剑势,开口说道:「姑娘似乎可以住手吧?」
  意思是说她刺了三剑,他并没回手。
  这话听到李小云耳中,气可大了,口中哼了一声,玉腕连摇,剑如灵蛇,一连刺出三剑了。这三剑当然又急又快,记记都指向背衫少年要害。青衫少年不闪不躲,只是随着她刺去的剑势,上身轻轻摆动,每一剑都落了空。李小云连粉脸都胀红了,一声不作?剑光连闪,一口气又刺出了九剑。
  这九剑她已经使出了看家本领,一剑快过一剑,剑势连绵,寒芒点点,令人目不暇接,但青衫少年依然站在原地,只是上身连连摆动,一支支明晃晃的利剑,就是从他颈、肩、胸、肋等处闪电般穿过,连他衣衫都没被剑锋刺破一丁点。
  万青峰眼看这青衫少年气定神闲,毫无半点邪恶习气,尤其避剑身法。十分怪异,李小云最后这几剑,几乎剑剑都急如星火,他却好像非等到她剑尖快要刺上衣衫才侧身避开,每一剑都几乎探身而过,看去极为惊险,实则毫厘之失,已经差得很多了。心中不禁暗暗称奇,忖道:「这会是什么身法?」
  要知他出身黄山世家,天下各大门派的武学,无不了如指掌,但这青衫少年的避剑身法,他不但从未见过,连听都没听人说过。连万青峰都看不出来的剑法,天下大概没有人看得出来了。
  剑影中又响起青衫少年的声音说道:「现在姑娘可以住住手了?」
  他表现的武功越高,霍天柱就越认定他是旋风花,口中喝道:「小云,你退下来。」
  李小云平日纵然刁蛮,但二叔的话,可也不敢不听,长剑一收,顿起小嘴,悼悼的道:「他只是一味的躲闪,又算得什么?我又没败给他。」
  霍天柱锵的一声,掣出长剑,喝道:「小子,你亮剑,让霍某掂掂你的斤两。」
  万青峰不待青衫少年开口,微一摆手道:「天柱兄且慢,兄弟想问问这位小友。」
  青衫少年听到霍天柱这声「小子」,两条浓浓的剑眉不觉掀动了一下,但因万青峰的话声较为和气,目光一抬,问道:「这位大叔要问在下什么呢?」
  万青峰道:「小友尊师是那一门派的高人,可以见告吗?」
  青衫少年道:「家师从未在江湖走动,也不在那一门派之中,在下就是说出来了,大叔也未必知道。」
  他不肯说。
  万青峰平日在大江南北,一言九鼎,从没有人敢当面给他碰钉子的,数十年来大概还是第一次碰上这个软钉子,他一手捋须,看着这个年轻人,微微一笑道:「那么小友贵姓大名,总可以说出来听听了?」
  青衫少年道:「在下南宫靖。」
  万青峰依然平静的道:「老夫看你不过二十出头,不会和龙眠山庄李庄主有什么梁子可言,那么今晚以旋风花袭击李庄主,总有理由吧?」
  南宫靖愤然道:「在下说过,在下不是旋风花,这是误会。」
  雷天柱怒声道:「你……」
  他只说了一个「你」字,万青峰朝他摆了下手,目注南宫靖,又道:「小友说过,你是路过此地,但这话很难使人相信,因为龙眠山庄距离大路还有一箭来遥,过路的人绝不会舍了大路,弯到龙眠山庄来,何况时间已在二更。再说,正好旋风花袭击李庄主之时,小友出现在龙眠山庄的屋顶上,天下那有如此巧合之事?如果当时确有另一个人施放旋风花,小友同时出现,还有可说,但是当时除了小友,别无第二个人,小友这误会二字,又作何解释呢?江湖道上,不论黑白两道,都讲究敢作敢当,老夫是想听听小友的解释。」
  他话虽说得和缓,口气却一句逼紧一句,虽然没有指明南宫靖就是旋风花,但已暗示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
  霍天柱听得暗暗点头,心想:「青峰兄虽然不是武林盟主,目前武林中已经没有盟主,再要推举盟主,委实也非他莫属。」
  南宫靖道:「大叔既然这样说了,在下不得不以实相告,在下是追踪旋风花来的,今晚进入龙眠山庄的,除了在下,另一个人就是旋风花,他身法太快了,在下本来应该可以追得上他,可惜给这位姑娘一拦,就失去了他踪影。」
  万青峰一怔,问道:「小友认识旋风花?」
  南宫靖道:「在下不认识。」
  万青峰道:「那么小友见过他了?」
  南宫靖摇摇头道:「在下看到的只是一个黑影,没和他对过面。」
  万青峰道:「小友上一次是在那里见到他的?」
  南宫靖道:「神灯教总坛,情形也和今晚差不多,最糟的大概是他先发现了在下踪迹,故意惊动神灯教的人,让神灯教的人截住了在下,他却乘机向金惟能下手,因此还引起一场误会。」
  万青峰看他说话的神色不像有假。其实对方只是一个大孩子而已,从他口中,也可以听得出来,这年轻人大概还是初次行走江湖,没有什么经验。
  霍天柱洪笑一声道:「小子,你这故事编得不错,但说了半天,你有什么可以证明你不是旋风花呢?」
  万青峰对南宫靖说的话,倒是有些相信,但就是霍天庄说的这句话了,他说不出师门门派,也没有可以证明他不是旋风花的证据,一时只是拈着飘胸的黑须,沉吟不语。
  南宫靖道:「在下没有什么可以证明。」
  霍天柱沉嘿一声道:「这就是了,你既然没有什么可以证明你不是旋风花,咱们又如何能相信你的话呢?」
  南宫靖俊脸红了,说道:「那你们要怎样才会相信呢?」
  霍天柱霍的跨上一步,沉喝道:「我说你就是旋风花,小子,事实俱在,不用再抵赖了。」
  南宫靖怫然道:「在下说的都是实话,信不信由你,在下可要走了。」
  霍天柱道:「你还想走?」
  南宫靖道:「你们既然不相信在下说的话,留此何益?」
  霍天柱大笑道:「你走得了吗?」
  南宫靖微哂道:「你的意思是要把在下留下了?」
  「不错,你夜闯龙眠山庄,就算你不是旋风花,也嫌疑重大,自然非把你拿下不可了。」
  雷天柱手中长剑一掂,凛然道:「你是束手就缚呢?还是要想顽抗?」
  南宫靖剑眉一扬,朗笑道:「在下若是要走,凭阁下还未必能拦得住我。」
  霍天柱听得大怒,喝道:「很好,那你就亮剑吧。」
  南宫靖道:「阁下要动手,就只管出招,在下亮不亮剑乃是在下的事了。」
  这话明明就是瞧不起人。
  霍天柱怒哼一声道:「好狂的小子,接招。」
  振腕一剑刺了过去。他心头怒恼,出手一招就使得十分辛辣,剑光如电,一闪即至,刺向南宫靖左肩。
  南宫靖既没拔剑,也没闪避,直等霍天柱剑势及身,左手抬处,三个指头一撮,就把剑尖撮个正着。霍天柱做梦也想不到出手第一招上,就被人家撮住剑尖,但他是八卦门的高手,反应也是不慢,左手一掌迅若雷奔朝南宫靖当胸击去。
  南宫靖左手三指拈着他剑尖不放,右掌直竖平胸推出,硬接霍天柱一掌。双掌甫接,霍天柱陡觉对方竟然把自己击去的掌力,一齐反震回来,力道之强,无与伦比,心头大吃一惊,只得右手一松,放弃长剑,身向旁跃。
  南宫靖也不追击,只是偏头看了他一眼,把夺来的长剑随手一丢,说道:「在下现在总可以走了吧?」
  霍天柱是八卦门有数的高手,居然在一招之间被人家夺下手中兵刃,这下看得万青峰也不禁为之一呆,忖道:「拈花指,他会是少林俗家弟子?」
  一边忙道:「且慢,小友可是少林门下?」
  南宫靖截然道:「在下不是少林门人。」
  万青峰道:「咱们既然遇上了,老夫也想和小友试上几招。」
  南宫靖道:「在下悉凭大叔吩咐。」
  万青峰道:「吩咐不敢,老夫就和小友在拳掌上领教几招就好。」
  南宫靖道:「大叔有意赐教,就请赐招吧。」
  他依然潇洒的站在那里,丝毫不作戒备之状。
  万青峰对这位年轻人真有高深莫测之感,随即喝道:「小友小心了。」
  右手徐举,拍出一掌。他方才曾以长剑和旋风花接触过,是以有意试试对方内力,这一掌上,用上了七成力道,一道无形内劲像匹综般卷撞过去。
  南宫靖等到掌劲快要及身,才身形向左一转,左手化掌,并不向前迎击,反而随着侧身之际,向外扬去。他这左手外扬,登时把万青峰拍去的一道掌风,引着从他身前流过朝左泻出,同时右手虎口向外,由胸前平划而出,朝万青峰反击过来。
  万青峰突觉自己掌力被对方引出,另一道锋利掌风却朝自己劈来,心头暗暗一惊,仓猝之间,左手迅速迎击出去。这一记掌风却很快就接触上了,因为双方用的都是内劲,是以不闻丝毫声息,但万青峰已经感觉对方求上竟然含着极强的震力,把自己迎击出去的掌力悉数反震回来。
  这一记又大出万青峰意料之外,差幸他只用了七成力道,而且数十年的勤修苦练,功力深厚,掌力能发能收,立即右手一招,把迎击出去的力道收回,但还是被对方内劲震得后退了半步,这才颔首道:「好了,小友可以住手了。」
  南宫靖问道:「在下可以走了吧?」
  万青峰道:「小友请吧。」
  南宫靖抱抱拳道:「在下那就告辞。」
  转身飘然而去。沉宏庆和八名庄丁因万青峰答应他走的,自然不敢阻拦。
  霍天柱道:「青峰兄……」
  万青峰朝他点点头道:「让他去吧,咱们也该回去了。」
  霍天柱自然看得出刚才双方对掌之际,万青峰被逼后退了半步,显然也吃了暗亏,就不好多说,心中不期大感惊凛:「这小子不过二十出头,居然有这般厉害。」
  李小云眨动双目,问道:「姨爹,他是不是旋风花呢?」
  万青峰道:「咱们回去再说吧。」
  大家匆匆回到龙眠山庄。
  万青峰、霍天柱迳自走入书房,李小云也紧跟在两人身后,跨了进去,守护在门口的张义钧这回并没拦阻,任由她进去。书房中,李天群在左首一张紫檀木炕床上闭目跌坐,正在调息运功。谢东山长剑出鞘,站在榻前全神戒备,是在替他护法。万青峰看得暗暗一惊,这一情形,岂不是说李天群内伤不轻?
  谢东山看到三人走人,急忙悄声问道:「青峰兄,可是没追上贼人吗?」
  万青峰点了下头,问道:「天群兄怎么了?」
  正说之间,李天群已经睁开眼来,说道:「兄弟还好,没有什么。」
  李小云急步抢了上去,急急问道:「爹被旋风花袭击,没负伤吧?」
  这话也正是万青峰和霍天柱、谢东山三人要问的,是这话也正是万青峰和霍天柱、谢东山三人要问的,是以大家的目光都不期而然朝李天群投去。
  李天群伸手从几上取起一朵紫红玫瑰花,随手递给了万青峰,一面说道:「青峰兄,你看,这是一朵用紫色细绢做的玫瑰花,但在花蕊之中,却有一支寸许长的钢针,乃是上好的精铁。」
  万青峰用手指轻轻捏了捏,点头道:「不错。」
  谢东山愕然道:「这支细针上莫非淬过奇毒。」
  李天群微微摇头道:「不是。」
  他伸手解开胸前衣衫,大家已可看到他内衣外面,缚了一片黝黑的圆形护胸镜,但这片护胸镜已经由中间向四外龟裂成八九片碎片,只是由网形的缚带缚住了,还没有掉下来而已。
  李天群缓缓的把护胸镜取下,说道:「这片护胸镜是寒家世代传下来的东西,据说还是我上代祖先当武官的时候,出征安南,得自安南一个武将身上,可挡利簇,刀剑不入,传到兄弟手上,已经快两百年了,今晚若是没有这片护胸镜,只怕难逃毒手了……」
  李小云惊愕的道:「爹,这护心镜是被这朵玫瑰打碎的吗?这玫瑰花只是绢制的呀。」
  万青峰道:「问题只怕就在这支铁针之上。」
  李天群道:「青峰兄说得极是,这朵虽是绢制的玫瑰花,但此人打出的手法十分特殊,旋转着飞来,震力极强。中间这支铁针,就像钻子一样,护胸镜先经它在中心一钻,接着再和玫瑰花上强大震力一震,任何最好的护胸镜也会被震碎。如果没有那护胸镜,这支铁针就可先破你的气功,再则内腑受到剧震,就非送命不可。」
  李小云听得急道:「爹,你老人家内腑也被震伤了吗?」
  李天群道:「差幸爹这片护心镜,乃是百练精铁制成,爹至少也练过四五十年内功,它震碎护心镜,震力已弱,阿况爹早巳运气护住胸腹,应该是伤不到爹了……」
  万青峰道:「天群兄可是被一股阴气渗入内腑了。」
  李天群目露惊奇之色,问道:「青峰兄如何知道的?」
  万青峰微笑道:「这朵玫瑰花最初穿窗射人之时,经兄弟举剑一撩,已经把它撩个正着,但它所含的震力十分强大,竟然把兄弟撩去的剑尖震开了三寸光景,主要是它这支铁针上好像另有一缕阴气,和兄弟剑尖接触,登时传到了兄弟手腕之上,力道为之一弱。」
  李天群点头道:「不错,兄弟护心镜被震碎的同时,的确有一缕阴气侵入内腑,刚才经兄弟运气行功,希望把它从体内逼出,那知运行了快有一顿饭的工夫,依然无法把这一阴气逼出来。」
  霍天柱听得一怔,大哥是形意门的名宿,形意门一向以内家自居,竟然连从玫瑰花上传来的一缕阴气,都无法把它逼出体外来,说道:「会有这等事?这是什么旁门手法呢?竟有这么厉害。」
  万青峰道:「这个很可能是「借物传阴」手法了。」
  李天群道:「这倒并不要紧,只有一缕阴气侵入体内,慢慢总可以把它练化的。哦,青峰兄和二弟追出去,可曾追上什么人吗?」
  李小云就把追出龙眠山庄,拦住南宫靖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李天群做作沉吟,询道:「他是追踪旋风花来的?」
  目光一抬,朝万青峰望来,说道:「青峰兄见多识广,和他动过手,大概已可以看出他的来历来了?」
  万青峰颔首道:「此人年事极轻,武功却不在咱们几人之下,他使的两种手法,极似少林「拈花手」和「接引神功」,但却又和少林寺的这两种神功稍稍有异,兄弟曾问他可是少林俗家门人,他一口否认。江湖上人,只要他出身某一门派,绝不会不承认的,因此兄弟也不敢确定他是少林俗家弟子了。」
  他口气微顿,接着道:「所以兄弟要徒手试他两招,如果他是发射旋风花的人,内力之中,必然会含蕴阴气。兄弟试出他内力之中,并无一丝阴气,可能他说的不假,发射旋风花的另有其人,故而兄弟让他走了。」
  李天群道:「此人如果不是旋风花,那么旋风花又是什么人呢?」
万青峰一手捻须,微微一笑道:「咱们要找旋风花,此人不失为一条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