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重生赵志敬(1-64完结) 作者:wolui
1 TXT下载:http://66yp.cc/file-1225261.html

  书名:重生赵志敬
  作者:wolui
  排版:TXT打包区管理·色中色大叔

  内容简介:

  金庸武侠同人作品非常的多而且专,由于人气女性角色特别的多,所以黄蓉,小龙女等各个作品的女性角色特别的受同人作者的欢迎,但是这部作品通俗打破了这个界限,与穿越系列或者是无限类系列同人小说不同。作者新奇的将整个金庸武侠的世界合并在了一起,蒙古、南宋、北宋、大金、清朝等等金庸武侠里面出现的时代全部在了一个时间节点,并且作者用了一系列设定将国家与国家联系起来,比如里面的清朝就是蒙古的附属国,这种设定给人特别眼睛一亮的感觉。
  作者伊始使用了边不负这个小说进行续写,让穿越到边不负身上的现代人在完成大唐双龙传面位后继续来到了金庸面位,并且让主角进入了一个背负着恶名的赵志敬身上。大家都知道赵志敬在神雕侠侣里面是多小人的一个角色,这时候,主角因知道整个金庸武侠的事件,开始对赵志敬这个人进行人格上的改变。
  接下来就是本书出彩的地方了,也就是各种攻略人气女角,用感动的,强迫的,调教的,骗的,各种方法来获得女角的H值,并且剧情连贯性也不错。其中有些篇章还有些武侠小说的招式描写,作者在边不负之后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作者在攻略女角的时候,根据不同的女角用了不同的攻略手法,所以各位看官喜欢任何写法的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攻略方法。

  一、穿越伊始

  ***********************************
  PS:第一章暂无色,下章开始会有。这是延续着《大唐双龙传之重生边不负》的设定,但没看过前文的也不要紧。
  ***********************************

  清晨,赵志敬张开了眼睛。
  不,或许不应该叫他赵志敬。
  在上一个世界,他被人称为边不负,天命圣皇边不负。
  那个威压整个大唐双龙位面的无上霸主!
  大唐世界崩溃,轮回重置,赵志敬在世界意志明空的帮助下,穿越了位面,经过漫长而惊险的虚空流浪,终於进入了一个新的位面里。
  在跨入位面壁垒的时候,他的肉身崩溃,只余下一点经过锤炼的强大真灵,在全面溃散前终於落到了一座山脉之上,并闯入山上的道观中,佔据了一个男子的躯体。
  他佔据躯体的时候乃深夜,经过一晚的吸收,终於将这个倒霉鬼的原本灵魂吸收殆尽,正式佔据了这个躯体。
  此人竟然是赵志敬,那个金庸笔下神鵰侠侣中的贱人赵志敬。
  原着中,赵志敬乃是铁脚仙王处一的弟子,乃第三代掌教弟子尹志平的师兄,论武功,赵志敬比尹志平应该还是稍胜一筹的。所以,他对於自己师弟尹志平能成为掌教弟子不无嫉妒。
  这个世界看来就是神鵰侠侣的位面了。
  只是,在吸收完原有赵志敬的记忆后,他这位新生的赵志敬却是吸了口凉气。
  尼玛,这,这是什么坑爹的位面啊!
  本来,神鵰侠侣的时代是处於宋代的,故事的主线之一就是襄阳抵抗蒙古入侵。
  但,在这个世界,却根本不是这样。
  蒙古依然存在,还是那个可以席卷世界,极其恐怖的黄祸。
  但,现在蒙古的大汗依然是早应该死亡的铁木真。
  原本那个只是骑射出色的铁木真,在这个位面竟然是超级高手,修习只有黄金家族血脉才能修炼的大天魔功。被称为域外天魔,吞天苍狼。
  二十年前,他亲自率领蒙古精兵攻略中原,於阵前与当时的北宋朝廷第一高手,葵花老祖的嫡传弟子,修炼葵花宝典的大太监童贯决战,并於千招之后击杀童贯。大宋防线崩溃,中原北部地区沦陷。赵氏宗室无奈之下南渡,建立南宋朝廷。
  铁木真自持天下无敌,继续南侵。
  但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就在这危难关头,全真教掌教,中原五绝之首中神通王重阳挑战吞天苍狼铁木真。
  两者决战於襄阳城外。
  这一战惊天动地,王重阳以先天功硬撼铁木真的天魔功,终於两败俱伤。而大宋军民也士气提升,抵挡住了蒙古军的进攻。
  只是,王重阳受此重创,回传真教后不久就去世,临死前还拼着最后一口气击破欧阳锋的蛤蟆功,但一代强人,依然是黯然逝去。
  铁木真则撤军回域外,深居简出,这些年来一直疗养伤势。蒙古军的主攻方向也变成了西进,向欧陆进攻。
  而南方,则主要交给了三个蒙古的附庸种族,与南宋对峙。
  东三省,河南河北,山东山西大体上是属於清国的地盘。
  以西安为中心辐射出去的一圈,还有宁夏、甘肃的一部分,属於金国的地盘。
  西北方面,原本历史上属於吐蕃诸部落的很多地盘,以及宁夏、甘肃的另一部分,则是辽国的地盘。
  吐蕃依然存在,但面积缩水了许多,不与南宋直接接壤。
  西夏更杯具,面积缩小了一半不止,变成了夹在金国、辽国、南宋中间的一块。
  大理国则没有什么变化,和历史上相似,依然在云南贵州那边。
  辽国,金国,这两个宋朝前期的主要外族对手依然存在,而后世才出现的清国则提前出现了,它们都是蒙古汗国的附庸种族,与南宋接壤,经常攻打南宋。
  辽国的掌权者乃萧太后。
  金国的掌权者是完颜洪烈,对,就是那个杨康的便宜老爸。
  清国的掌权者则是玄烨,也就是历史上的康熙大帝。只是现时康熙年幼尚未亲政,军政大权把持在权臣鳌拜的手里。
  大理的掌权者则是段正明,也就是段誉的伯父。而五绝中的南帝段智兴,却成了段正明的长辈,在出家后把皇位让给段正明的。
  南宋的皇帝和历史上一样,是宋理宗赵昀。南宋朝廷中是宠妃阎贵妃为首的外戚显贵与权臣贾似道在争权,十分热闹。
  此外,铁木真的义子汝阳王察汗在清国都城北京城附近设大都城,建立起监察三个蒙古附庸国的机构,并管理投降的汉人。他的儿女也特意另取了个汉人名字,分别是王保保与赵敏。
  对了,还有吴三桂,这傢伙的地盘远比原本历史上的小,只在南宋与大理、辽国之间佔了一小块地方,由於当年响应蒙古入侵,被封为平西王,管理一处弹丸之地。
  而武林方面,大家以少林及武当为尊。少林分为南北少林,分别以北方嵩山与南方九莲山为根据地。北少林方丈为玄慈,对,就是虚竹的老爸,威望甚隆。
  而南少林方丈则为方证,也是老成持重之辈。
  而武当派中张三丰依然健在,年过百岁的他隐隐是天下第一高手。不久之前,在他的百岁寿诞上,却发生了十分不愉快的事件。许多门派为了夺取屠龙刀,胁迫张三丰五弟子张翠山,让其说出金毛狮王谢逊的下落。最终导致了张翠山夫妇身亡,其爱子张无忌也被高手用寒毒掌力击伤。寿宴不欢而散。
  峨嵋派掌教则是灭绝师太,手持倚天剑的她是当今武林中最有名气的女性高手之一。
  崑崙派第一高手乃与张三丰同辈的崑崙三圣何足道,也是现任掌门何太冲的师祖。
  五岳剑派也存在,嵩山派左冷禅、衡山派莫大先生、恆山派三定、泰山派天门道人,而本来五岳最强的华山派却由於内乱而衰落。
  剑气之争,使华山派分为了三个部分。
  一个是以岳不群、鲜於通师兄弟为首的气宗,一个是以封不平等人为首的剑宗,还有一个是不参与两者争斗,以神剑仙猿穆人清为首的隐宗。
  丐帮现任帮主乔峰。前代帮主洪七公,曾把帮主之位传给黄蓉。但黄蓉在与郭靖结婚后,便全力协助丈夫镇守襄阳,辞去了帮主职务,由长老汪剑通接任。
  汪剑通身故后,便由弟子乔峰接任。乔峰现年虽然只是三十多岁,但一身武艺之强,只怕不在五绝之一的北丐洪七公之下。
  此外,还有诸如余沧海领导的青城派、白自在领导的雪山派之流的属於正道的小门派。
  而邪道方面,则是明教与日月神教二者争辉。传说两者於百年前是同一个教派,后来因内乱分裂。只是两个门派实力都十分强大。
  明教虽然教主阳顶天失踪多年,但麾下的高手众多,像杨逍、韦一笑等都是一流好手。
  日月神教虽然整体实力不如明教,但其教主东方不败却是邪派第一高手,威震武林。
  除了正邪两派,还有一些小帮派,如一直在北方异族领地进行颠覆活动的红花会与天地会之类,还有海外的侠客岛、神龙岛这些神神秘秘的势力。
  反正高手众多,还有如东邪、西毒、南帝、北丐等四绝,昙花一现的逍遥派高手,曾经被称为剑圣但失踪多年的风清扬,都是最顶级的武者。
  这个世界哪里是神鵰侠侣,明明就是整个金庸大部分小说糅合起来的奇怪位面!
  而现在的时间段,靠,三天前杨过正式进入古墓,成为小龙女的弟子。
  那就是说自己这个杨过的师父已经和他闹翻,小龙女对自己这个阴毒的传真弟子估计也没啥好印象。
  尼玛,来迟了一步,若是在杨过刚上山的时候穿越,自己一定会好好待他,让他为自己所用。就算是要针对,作为他师父的自己,也有大把阴毒方法可把他借刀杀人的弄死。
  现时的传真教高手就只有周伯通一人,但这位师叔祖却经常玩失踪,不知身在何方。虽然许多武林人士敬佩王重阳挑战铁木真,阻延蒙古南侵多年的功绩,把全真教称为武林第一大派。但凭着马钰、丘处机这些傢伙,又如何撑得起天下第一大派的威严?
  全真教的武功最强的自然是先天功,但这个功法对资质的要求很高。首先必须把全真教的进阶内功天罡纯阳决练至顶峰的第十层,然后保持童子之身,方有机会修炼先天功。
  而现在的全真教内,周伯通不清楚,马钰和丘处机都是天罡纯阳诀第七层,赵志敬的师父王处一是第六层,郝大通也是第六层,刘处玄是第五层,孙不二最差,只到第四层。而三代弟子中,最强的自己和尹志平都只是第三层。
  可以说,全真六子根本没有人有机会修炼先天功,自己与尹志平也是希望渺茫。
  先天功这门镇派神功却只能成为摆设了。
  只是,原本是这样,但我既然穿越了,凭自己凌驾一个位面的武学境界与眼光,绝对会改变这一切。
  虽然金庸得到世界不像大唐世界里面重视武学境界,自己那天人境的境界也在这里没有用武之地,而肉身的毁灭也让自己一身天人般的功力付诸流水。但,自己的眼光与经验还在,梳理了一下脑中的内功口诀,大幅加快修炼速度不是难事。
  先低调点,把武功练起来才是正道。
  赵志敬是绍兴人士,但从懂事起记忆中就只有母亲,生活十分贫苦。母亲经常念叨赵志敬的父亲是个了不起的男人,一定会来接他们母子。只是,待到母亲得病去世,也没有见到那所谓的父亲出现。
  乱世中没父没母的小童便如同无根之萍,赵志敬自小便被送到了全真教,当时的全真教也是刚刚创立,正大力招人,他方得以入教。一晃眼,便过了快三十年了。
  母亲唯一留给赵志敬的,便只有一个刻有赵字的玉珮,样式挺特别,但材质也不怎么名贵,大概也不值什么钱。所以幼年的赵志敬便也得以一直保留下来,便是到了现在也常常揣在怀里,算是对母亲的一种怀念吧。
  现时,全真教上下没有人知道赵志敬已经换了个灵魂,但是,大家却逐渐觉得赵志敬的性格变得阳光开朗,更好相处。
  之前的赵志敬睚眥必报,阴毒小气,毫无容人之量,无论是同辈还是后辈都没多少人喜欢他。而这也是他被武功不如自己的尹志平夺去掌教弟子地位的重要原因。
  但现在的这个赵志敬是穿越者,却是开始铺排人脉,为以后自己的行动减少阻力。
  他是第三代弟子,“志”字辈。而第四代弟子的徒弟则是“清”字辈,比如赵志敬也收了个徒弟叫鹿清笃的。
  只是这个鹿清笃资质平庸,不识大体庸俗小气,与原本的赵志敬倒是性格有点相似。但现在的赵志敬却是十分看不上这个徒弟,不免开始疏远起来。
  以前的赵志敬,在教内看见那些“清”字辈的弟子与自己打招呼,都是爱理不理,端起架子,一副看不起人的模样。
  而现在,曾经在上一个世界到达巅峰的赵志敬却会端起假面具,笑面迎人,让人如沐春风,教内的评价自然大大不同。
  此时,距离赵志敬被穿越已经一个月了。他已经把一切都适应了过来,真正代入了赵志敬的生活之中。
  本来作为穿越者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熟知剧情,但现在他处身於这样一个大杂烩的金庸世界,却是根本把握不到剧情会如何发展。
  而自己体内那枚沉睡着大唐诸女以及大唐位面意志明空的神格碎片也是毫无反应。
  可以说,现在的赵志敬除了眼光与智谋外,和原版相比并没有太大的优势。
  哼,但是,那些武功秘籍估计还在原本的位置吧。
  金庸小说赵志敬穿越前基本都看过,情节也算熟悉。
  此时最现实的,肯定就是古墓里的重阳遗刻,虽然只是部分的九阴真经,但入手难度最低,就在终南山上,只要找到水道入口潜入古墓就可以了。
  完整版的九阴真经应该在郭靖和黄蓉的手上,短时间内是没啥机会得到了。
  与九阴真经齐名的九阳神功,联系到张无忌现在的年龄,只怕还在红梅山庄旁边的某个山洞里面的猿猴肚子里,要寻找难度很大,没有主角光环的话基本可以放弃。
  同样,襄阳城附近的独孤求败剑冢,没有主角光环去找的话就如同大海捞针,不用指望。
  比较容易入手的有无量山洞里的北冥神功与凌波微步,有无量山作为坐标,估计可以找到。但问题是无量山在大理云南,而自己所在的终南山却是在陕西,路程遥远,自己现在根本没藉口长时间离开传真教自由行动,也只能等待机会再找。
  当然,还有一个很容易找到的秘笈,便是福州林家老宅的闢邪剑谱,只是赵志敬对於这个要自宫的东东可是敬谢不敏了。
  对了,还有全真教的镇派神功先天功,放置先天功秘笈的密室赵志敬也清楚,甚至他本人也是轮候守卫之一,可以说已是他囊中之物。
  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赵志敬终於把密室里的先天功口诀记全,当然现在还不能修炼,但他有信心在三年内把天罡纯阳诀练至巅峰,到时便可以开始修炼王重阳威压武林的神技了。
  而经过长时间的寻找后,终於发现了古墓的水道入口,几次潜入古墓便把部分九阴真经记忆了下来。
  暂时倒是没有动小龙女,现在赵志敬的武功估计还是不及她的。虽然利用某些卑鄙手段有心算无心也有很大机会暗算成功,但现在赵志敬可是瞄着修炼先天功的,童身却是还要保持一段时间。
  当然,过过眼瘾倒是无妨。
  赵志敬深刻记得自己第一次通过水道潜入古墓,便遇上了那位清丽绝伦的少女。
  他躲在一处密室内,小龙女却是带着刚刚入门的杨过从外面走过,被他从密室的墙缝中窥见。
  现时的小龙女大概只有十八岁左右,一身白衣,美得出奇。
  由於长居地下,她的肤色真是白得惊人,冰肌玉骨,简直如同雪里琼苞,即明净剔透又清丽绝伦。
  缓缓走来,那一袭轻纱般的白衣便随之轻轻摇曳,让她如同置身於轻烟薄雾之中,如幻如真,简直就像那清水出芙蓉的姑射仙子,人间哪会有这样的美人?
  她的身子十分苗条,如风拂玉树般秀雅娇柔。只是,那发育良好的身段却是曲线玲珑,饱满的酥胸,苗条的腰肢,挺翘的臀儿都散发着诱人的魅力。
  不愧是小龙女!
  穿越至此,却是不枉了!
  赵志敬也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自己从小龙女那让人沉迷的美丽中挣脱出来,把心思放回修炼武功上。
  重阳遗刻包括部分的九阴真经以及部分的玉女心经,毕竟王重阳是先把玉女心经列出来,再利用九阴真经的法门一一破解的。
  其实,以王重阳先天功大成的可怕威力,就算招数不如,但光靠内劲也可碾压对手,他所说的“重阳一生,不弱於人”倒是没错的。但纯论招式,全真教的武功却真的是被古墓派的武学所克制。
  对於赵志敬而言,古墓派的武学自然不需要练,但作为参考,触类旁通倒也有几分用处,也便记下了。
  而部分的九阴真经包括的诸如《移魂大法》、《解穴秘诀》、《蛇行狸翻》等等法门,都是十分高深的武学道理,对赵志敬揣摩金庸世界的武学原理极有用处。
  是啊,虽然位面规则大不相同,但他曾经在一方位面立於巅峰,又岂是邯郸学步之辈?所有秘诀被他吃透后,便会修改出最适合自己的修炼方法,大大加快变强的速度。
  三年,整整三年的时间。
  赵志敬深居简出,苦修武学,终於是把先天功的前置内功天罡纯阳诀练至巅峰,远超马钰与丘处机。
  当然,为免惊世骇俗,这个秘密没有人知道,赵志敬对外的表现也只是练至第四层,只比四年前进步了一些,达到了孙不二的水平。
  三年来唯一的下山机会便是和师傅王处一一起追捕在江湖上作恶多端的女魔头李莫愁,此事发生在赵志敬刚刚穿越过来不久的时候。
  王处一带着几个三代弟子一路往南寻找,跑了好大一圈,却根本找不到人。
  其实,以李莫愁的武功,全真教内怕是只有马钰和丘处机可以与之一战,王处一肯定是不成的。
  但全真教被称为天下第一大教,名声太盛,李莫愁估计是摄於全真教声势,望风而逃了。
  只是,在途中,赵志敬独自在一村落探听消息时却是遇到了一事。
  他碰见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威武汉子带着一个病怏怏的男孩赶路。
  两人风尘仆仆,大汉鬚发浓密,虽然略带疲惫担忧之色,但神态却极为坚毅,虎目精光闪闪。而男孩约十三四岁,眉清目秀,但脸色惨白,像是身患重病的模样。
  两人走着走着,那男孩突然浑身一颤,便摔倒在地上,然后浑身不停抽搐颤抖,像是冷得厉害。
  那大汉连忙扶着男孩,连声道:“张兄弟,觉得怎么样?”
  男孩看上去十分难受,但为了不让大汉担心,还是勉力答道:“常大哥,不……不用担心,等一阵子就好了。”
  大汉皱起眉头,却也无计可施,只好道:“兄弟你忍耐一下,坚持到蝴蝶谷,我师伯一定能治好你的。”
  赵志敬心中一动,想到了两人的身份,便连忙走上几步,露出关心之色,问道:“两位,贫道乃全真教玉阳子门下赵志敬,未知可有在下可供效劳之处?”
  全真教现时的名声还是很响亮的,那大汉一听,便连忙抱拳道:“原来是铁脚仙王真人高足,失敬失敬。”
  那大汉想来,全真教号称天下第一大教,或许对自己兄弟的伤患会有办法,便诚恳地道:“在下常遇春,只是一无名小卒,在江湖上混口饭吃。”然后指了一下那浑身颤抖着的男孩,担忧道:“他是我兄弟,却是被贼人暗算,中了寒毒。那寒毒十分阴损,天天发作,一天比一天厉害,我正带他寻访医师,却是,却是让道长费心了。”
  常遇春虽然容貌粗鲁,但却是粗中有细,他摸不准全真教与武当派这两个道门大派之间有没有什么龌龊事儿,索性便没有提及那男孩的身份。免得眼前这道人知道男孩乃是武当掌教张三丰的徒孙张无忌,反而起了歹心。
  若是这全真教的道人有歹意,自己料想是敌不过的,但受人之託忠人之事,自己答应了张真人要把无忌兄弟带去蝴蝶谷治疗,便是拼了命也要保护他。
  赵志敬本来只是想结个善缘,也不揭破,笑了笑道:“贫道所修的功法乃纯阳法决,料想对寒毒有一定效果。”说罢,却是盘膝坐到张无忌背后,手掌搭上了他的肩头。
  只是,现在赵志敬才是刚刚穿越过来,一身功力比起武当七侠还差一大截,哪里有资格去压制连张三丰都觉得棘手的玄冥神掌寒毒?
  幸好,张无忌的寒毒也是发作了一阵便过去了。
  赵志敬却是因为沾染到了寒毒,反倒是自己调息了好一阵才把寒毒驱除。
  虽然没什么效果,但张无忌与常遇春两人却依然对赵志敬这位热心的道长十分感激,双方闲聊了几句,便各自离去。
  赵志敬望着他们的背影,微微一笑,谁会想到这个看上去命不久矣的少年,日后竟会成为名震天下的明教教主?
  可惜,若自己是田伯光,无拘无束,此时便可偷偷跟着前往,到蝴蝶谷逼奸纪晓芙。
  但现在他穿越成的身份是赵志敬,乃正道人士,却是不能像大唐位面穿越成边不负那样的行事方式了。便是做奸邪之事,也要有所掩饰,起码给人的印象必须是个大侠的模样。
  特别是现在武功低微需要遵守规则的时候,更是如此。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赵志敬的武功,已是除了周伯通之外的全真教第一人。
  这三年内,逐渐年迈的全真六子武功没啥进步,只有丘处机是把天罡纯阳诀突破到第八层,其余人都在原地踏步。
  而赵志敬,却是已经可以开始修炼先天功了。
  先天功乃王重阳依仗纵横天下的绝技,最大的特点是只要修炼小成,便可把一身功力由后天转先天,成为先天高手。
  金庸世界却是层次比大唐世界略低,别说破碎虚空了,就算是先天高手也十分稀罕。只怕到了准五绝等级的顶尖好手才能从后天返先天。
  先天高手最大的特点就是回气速度快,内息悠长,对每一分功力的利用率比后天高手高得多。如神雕中裘千仞与金轮法王大战一天一夜,便可知先天高手的续航能力有多强。
  只是,已经先天功大成,位列五绝之首的王重阳居然也只能与铁木真两败俱伤。这方位面蒙古铁木真的天魔功岂非也是异常恐怖?
  赵志敬记忆不太清晰,但南宋最多也就撑个十多二十年就会亡国了吧?自己在这方世界不知会逗留多久,若蒙古南侵,却是不知如何面对。
  虽然在真实历史上,位处北方的全真教从来就不是什么异族抵抗者。王重阳乃金国朝廷的座上客,丘处机更是大受成吉思汗的看重。
  但在金庸世界里,全真教却是抗金抗蒙的先锋,而现时终南山一带位处金国的管辖范围内,全真教倒是有几分危险的。
  这天,全真教掌教马钰召集了全真六子与尹志平、赵志敬两名三代核心弟子一起议事。
  全真教第二代弟子本是七人,被称作全真七子,只是谭处端多年前便被西毒欧阳锋所杀,现在却只剩下全真六子了。
  分别是掌教丹阳子马钰,长春子丘处机,玉阳子王处一,太古子郝大通,长生子刘处玄,清静散人孙不二。
  八个人分主从坐落到蒲团上,赵志敬看见马钰与丘处机等人都是神色凝重,暗道只怕是出了要紧的事儿。
  马钰沉声道:“昨夜,本座收到了一封求援信,你们先传阅一下。”
  丘处机应该已经看过了,便把信件传下去,一个一个的观看。
  轮到了赵志敬了,他仔细一看,落款居然是沐王府。
  这个时代,沐英成了北宋的名将,在抵抗异族的战斗中立下了不少功劳,被皇帝封王。虽然在抵抗蒙古侵略的战斗中英勇牺牲,但沐王府一系却受到了大家的尊敬。
  现时沐王府人才较为凋零,少主沐剑声年幼,府中也没什么高手,但却依然坚持在抵抗异族的第一线,经常在清国境内进行颠覆活动。
  而此时,却是沐剑声等沐王府人员中了埋伏,被清兵抓住,囚禁於清宫天牢内。
  这封信,便是沐王府的人向全真教的求援信了,希望全真教派高手赶赴京城,在沐剑声等人被处决前把人营救出来。
  其实不但是全真教,许多位处北方的门派也收到了沐王府的求救信,但能去冒险救人的,却不知道有多少了。
  赵志敬暗道:“清廷捉住了反贼却不处决,还公告出去,一副等着别人来救的样子,只怕有陷阱。”
  果然,刘处玄开口道:“此事有点麻烦……”说着,却不往下说了。
  在场的大多是人精,除了孙不二这老女人与尹志平有点迷糊外,其余人都露出了然之色,一时间竟是有点冷场。
  过了一阵,丘处机乾咳一声,缓缓道:“无论如何,沐王府的义士还是必须要救的。”
  马钰点点头,叹道:“世人敬重我们全真教,不是因为我们的武功胜过别人,而是因为我们自重阳先师起便一直坚守的抗蒙信念。虽然我们去清廷救人可能会激怒蛮夷,但,这是大是大非,我们不能不去!”
  赵志敬此时开口道:“师伯,此次派人去北京,务必允许我一同前往。徒儿一直练武,便是想为大宋效力,早就想杀几个鞑子解恨了。”
  丘处机讚道:“好!难得你不畏艰险!”
  说罢,便转头向马钰道:“师哥,去的人不宜太多,不如便由我带队,选几个高手去吧。”
  马钰沉吟了一下,道:“嗯,那便让处一与处玄跟着你,然后再带上志敬以及志常吧。”
  这样,却是全真六子一下去了一半,算是全力以赴了。
  李志常也是王处一的弟子,和赵志敬熟络,却是马钰考虑到他们的相互配合了。
  丘处机他们连忙答应。
  赵志敬暗道:“此番却是个好机会,完事后便藉故跑去大理寻那无量山洞,搜寻那两部秘笈,只盼段誉此时还未到过那儿。”
  这几年,赵志敬却是想明白了。
  虽然这个综合位面诡异古怪,但自己首要的事儿就是要提高武功与建立势力,那样等明空苏醒后无论什么情况,都进可攻退可守。
  既然自己穿越成了全真教的赵志敬,那天然便拥有正道侠士的身份,这点自然需要利用好。
  全真教虽然只有周伯通一个不靠谱的高手,但这些年来名气很大,所以弟子众多,山门内有近千人,各种背景的人都有,却是一笔极大的财富。
  哼,全真教却是必定要控制在自己手上的,尹志平很容易对付,几下手脚就能让他翻不了身。但即使自己成为了掌教弟子,前面却还有全真六子压着,却是要想办法把他们压服才行。
  等先天功小成,便开始动手,反正这三年里面自己仔细经营,第三代及第四代中已有不少自己的铁桿支持者,为自己掌握派中大权打下了有利的基础。
  待到控制住全真教,自己的武功也攀上一个高峰后,便可以此为基础,与少林、武当、魔教等争雄,成就伟业。
  哈,快了,先天功自己已有头绪,很快就能入门。练至小成后,便不惧怕童身被破,自己也可解解馋。尼玛,憋了三年,可真是快馋死了。
  赵志敬这肉身的本钱还算不错,胯下那根宝贝挺粗长的,加上自己这三年来结合前世知识的操练,更是堪称百战金刚。
  嘿嘿,金庸世界的美女们,你们便准备好好享受吧。
  与此同时,在北京城中,一个身穿小太监服饰的男孩偷偷摸摸的连夜出宫,来到了城里一处隐秘的胡同内。
  对上暗号,他便被接入胡同的屋子里面。
  一进门,便听见一把熟悉的声音:“小宝,你来得正好。”
  说话的人坐在大堂正中,乃是一个中年文士,看上去文质彬彬,两鬓稍稍花白,眉宇带有一丝些疲惫之色。但脊樑挺直,像是可以担起千斤重担,极有英雄气概,让人一看就生出信任之心。
  男孩连忙走上去,嬉皮笑脸地道:“师傅,您来啦,可想死小宝了。”
  中年男子却是江湖人称“平生不识陈近南,便称英雄也枉然”的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他看着眼前那刚收的徒弟一副调皮捣蛋的模样,知道他的性子便是这样,也不斥责,淡淡一笑道:“小宝,先来见见这位英雄豪杰。”
  说罢把他引向旁边一位二十来岁的英俊青年,含笑道:“陈总舵主,这少年便是在下新收的徒弟,名唤韦小宝,是天地会青木堂香主,现时正潜伏於清宫内,为我们探听情报。”
  那青年肃然起敬,对身穿太监服饰的韦小宝一揖,敬佩地道:“在下红花会陈家洛,韦香主年纪小小竟然如此深明大义,不惜牺牲自己,真是个小英雄!”
  陈家洛是以为韦小宝为了当间谍竟竟不惜自宫当太监,心中大为敬仰,哪知道韦小宝却是阴差阳错顶替了小桂子的身份?
  韦小宝倒是听过红花会的名头,知道是和天地会差不多的反抗异族的组织,在江湖上名气甚大。此时看见这个英俊的青年竟自称红花会总舵主,不禁为之咋舌,暗道:“这小子看上去清清秀秀就如兔儿爷似的,竟是红花会的头头?”
  但也不容他多想,连忙向陈家洛还礼。韦小宝自幼在妓院长大,所说的话自然没啥文化,但天地会与红花会群雄都是不拘小节的人,倒也不觉得失礼。
  此时,一把如同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响起:“我们红花会与你们天地会的总舵主都是姓陈,大家都叫陈总舵主,倒是妙得很,嘻嘻。”
  这声音让韦小宝心里为之一酥,抬头看去,顿觉呼吸一窒,心道:“辣块妈妈,死了死了,这小娘皮竟这么勾人,就算丽春院的红牌全部加在一起都比不上。”
  说话的却是个二十来岁的青春少妇,明艳照人,妙目流盼,樱唇浅笑,说不尽的妩媚多姿。说话间柳腰轻摆,姣好的身材完全展现,曼妙的曲线直让人口乾舌燥,却是红花会四当家奔雷手文泰来的娇妻骆冰。
  此番说话若是由别人说出,倒是会让人联想到天地会与红花会之间的地位谁高谁低的问题。但出於骆冰这样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之口,却是没有人会觉得反感,反而会觉得骆冰可爱。
  陈家洛轻轻一笑,道:“四嫂见笑了。我乃未学后进,却还是有很多地方需要向各位学习,哪里能与天地会陈总舵主相提并论?只是自问抗蒙杀贼的决心不会比任何人弱,又被於总舵主临终重託,所以一路战战兢兢,带着红花会的兄弟为抗蒙大业尽一份绵力而已。”
  陈近南知道陈家洛所说的是客套话,心中暗讚其说话得体,连忙也客气一番。
  骆冰发觉到那身穿太监服饰的韦小宝正呆呆地看着自己,也不着恼,反而对其微微一笑,便如百花盛开一般。
  这下,别说韦小宝,就是大堂内正偷偷打量这诱人少妇的男子全都大晕其浪,甚至有人连手持的兵刃都哐噹一声不小心跌落到地上。
  此时,陈近南乾咳一声,进入正题,向韦小宝问道:“小宝,为师让你探听的事情,可有消息?”
  韦小宝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连忙点点头,道:“沐王府的人被囚禁的地点我是探听出来了,除了沐剑声,好像还有几个人,一个好像是叫什么什么无头狮子的。”
  陈近南皱起眉头道:“是摇头狮子吴立新吧。”
  韦小宝点点头,拍马屁道:“师傅你老人家真是明见百里……不对,是明见万里……也不对……是明见百万里才是……嘿嘿……”
  陈近南打断他道:“废话少说,讲重点。”
  韦小宝连忙点头应是,然后又道:“总共被关的应该是五个人,身份不是太清楚,但关押的位置距离不是太远,我可以大体上画个地图出来。”
  边说,心中边暗道:“小玄子,不是小桂子不讲义气出卖你,确实是因为关押人的地方离你好远,不会让你有什么危险的。”
  大家看过了韦小宝所画的草图,便又开始议论起来。
  此时,骆冰身旁的天地会四当家奔雷手文泰来道:“据我所知,沐王府的求援信北地的许多武林门派都有收到,不知除了我们还有没有其他义士会出手救人。”
  二当家无尘道长冷哼一声,道:“便是只有我们,却也不惧那些清廷狗鞑子。”
  此言一出,群雄顿时人人叫好,一个个摩拳擦掌似乎马上就要去大干一场。
  陈近南轻叹一声,道:“那些北地的大门大派怕会被蛮夷记恨,未必敢来;而小门小派,潜入清宫却是力有不逮。恐怕到了最后也是主要要靠我们自己努力。”
  韦小宝默不作声,心中却恨不得大家放弃入宫冒险救人的计划,那些什么沐王府的傢伙死掉便算了。
  红花会七当家徐天宏则道:“此次我们必须小心鳌拜此人,他号称满洲第一勇士,传说所使用的是西域金刚门的功夫,十分厉害。”
  陈近南点头,沉声道:“单对单,我不是他的对手。”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陈近南可是江湖上有名的好手,一手凝血神爪名气很大,虽然算不上是什么绝顶高手,但比起一些武林门派的掌门,却也弱不到哪里去。便是红花会上下,估计也没哪个人够胆说自己一定比陈近南强的。
  此时他竟自认不敌鳌拜,却是让群雄都觉得此次闯入清宫只怕会比想像中更加危险。
  陈近南笑道:“大伙儿也不用担心,我们此行的目的只是潜入救人,并不是要明刀明枪的和清兵火拚。能多杀几个鞑虏自然是好,但若没机会,能把沐王府的义士救出来,也可以了。”
  陈近南领导天地会十多年,极有人格魅力,听到他的话后,群雄的心态也便放松了一些,开始商讨潜入清宫的具体计划。


[ 此貼被二雷在2017-03-06 19:57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