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欲游玄隐NTR
1 [color]33楼已更新三章

(一)淫欲之家

  遥远的天空上月光一片皎洁,从没有丝毫云朵遮盖的天空向下望去,一片静谧的原始森林中间,一条如同巨大的黑色蜈蚣般的雄浑山脉,正盘绕在其中。
  而在这山脉之下,一处洞穴隐藏于茂密的森林中,此时洞口正有三人盘膝围坐,三人中间一团篝火熊熊燃烧着。
  “子浩,今晚你就先入洞休息,我有些事要与你的兄长单独交代。”
  “是,师傅。”
  被称作子浩的少年应答后,便起身向洞内走去,只留下了一名老者与另外一名少年。
  老者正闭目养神,从他花白的头发可以看出他的年龄定然已经不小,但是面容却并不显得过于衰老,倒是有一种久经风霜的感觉,身体笔直,没有老年人该有的弯腰驼背,更像是一个青壮年的身体。
  坐在对面的少年,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眉清目秀,五官端正,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有些杂乱,但却不显邋遢,眉宇间透露着些许妖邪之气,或许正是这个年龄段的少年该有的吧,一双眼睛却是略微泛着紫光,除此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太过特殊的地方。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老者一直没有出声,而两人面前火堆里的木柴也已经不多,火焰渐渐变的弱了起来。
  “师傅……”
  眼看自己的兄弟走后,师傅却迟迟没有再开口,少年有些忍不住了。
  “子枫,你再去拿些柴火过来加进去。”
  “是,师傅。”
  被称作子枫的少年,起身来到洞口旁又拿了些木柴,然后回到原处坐下,向火堆里添了几块。
  “子枫,你可知道,今晚我要跟你交代什么事情?”
  “师傅,想必您是要交代我一些出山后有关外界的事情吧,其实您老在这些年里交代给我们的徒儿都已经记住,不必麻烦您再次嘱咐的。”
  老者听完子枫的回答后,才缓缓睁开了双眼,而随着老者双眼睁开的那一刻,犹如两道实质般的寒芒从中射出,不过在下一刻却又消失不见。
  “子枫,今晚为师要交代给你的,并不是之前一直告诫你们的,而是一些你们所不知道的事情,也希望你能够好好记住今晚的话。”
  “是,师傅。”
  听到师傅的话,子枫才明白过来,师傅特意让子浩先回洞中休息,应该就是想单独告诉自己一些之前没有说过的事情,于是正了正身体,待师傅再次开口。
  “我们玄隐大陆,种族繁多,但都极度崇尚武力,包括我们人族在内,而我今天要告诉你的,就是关于我们人族中十大家族的事情。”
  “这……师傅,十大家族,您不是已经对我们说过很多遍了吗?”
  “嗯,听我说下去。”
  听到师傅又一次说起十大家族,子枫忍不住又一次打断了师傅的话。
  “十大家族,你所知道的,蓝冷薛楚燕,邹唐李张王,并且每两年举办一次十大家族比武大会,从而选举出最强的三大家族,而目前最强的三大家族是蓝冷李,也享有着他们应有的权利。”
  听完这段话,子枫并没有再开口打断师傅,虽然这些话他已听过无数遍,但是他明白,师傅接下来的话,应该就是他所不知道的。
  师傅略微停顿后,拿起身旁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才继续开口。
  “三大最强家族所享有的权利,无非就是优先选择统领的城市,且第一家族可选十城,第二家族可选八城,第三家族可选六城,而除去这二十四城后,还剩下的二十一城,才能由剩下的七大家族所平分。”
  没错,关于玄隐大陆,人族是最为昌盛的种族,而在这之中,十大家族又是最强大的几大家族,十大家族自古存在,他们将玄隐大陆上人类所占领的地方划分为四十五个城,然后分管统治。
  “接下来我要说的,就是这七大家族中的邹家。”
  “邹家?师傅,为什么要说实力一般的邹家?难道您和邹家有仇?”
  “子枫,邹家,不是和我有仇,而是和你们兄弟两,有仇!”
  说到此时,一直神态自然的老者却也有了一丝的怒火!不过很快这丝怒火又被他强行压制了下去。
  “师傅,您说的是真的?之前我和子浩一直问您关于我们兄弟两的身世,但是您一直说我们太小,还不能告诉我们这些,那么现在,您是要告诉我了吧?”
  老者叹了口气,似乎是想要吐出心中的那丝不快,也似是回忆起了往事而感到有些伤感。
  “子枫,十大家族中,有五大淫欲之家,你可知道是哪五家?”
  “当然,是邹唐李张王。”
  “嗯,没错,而原本的五大淫欲之家,却并非是他们呀!”
  “师傅,您的意思是?”
  “原本的五大淫欲之家,是刘唐李张王。”
  听到师傅口中说出了刘家原本是五大淫欲之家之一,刘子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没错,刘子枫!
  过了好一会儿,子枫才开口再次询问师傅。
  “师傅,您,您是说,刘家?也就是说,我和子浩姓刘,而我们两……”
  “嗯,你们兄弟两,正是刘家仅存的的血脉。”
  听到师傅肯定的答复,子枫心中的震惊久久不能平复,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五大淫欲之家中刘家的后代,这可确实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先别惊讶的太早,还有很多你所不知道的事情,先听我说完吧。”
  子枫抬起头,即使心中已经是万分震惊,但还是想要听师傅说下去,毕竟,他是之前的刘家的后代,而为何刘家,会被取代呢?
  而此时老者也抬头看向天空,透过树木枝叶的遮挡,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一轮明月正挂在他们的头顶。
  “十七年前,刘家惨遭灭门,而这场灭门之灾,也并不仅仅是其他九大家族中的任意一两个家族所为,毕竟以刘家当年的实力,即使已经有所衰弱,但一两个家族合力就想要将其灭门,也是不可能的。”
  “那么,难道一个家族被灭门这么大的动静,其他的没有参与其中的几大家族都不管吗?”
  “嗯……因为,当晚参与其中的几大家族都蒙了面且身上没有佩戴任何家族饰品,而且事后邹家对外宣称是他们自己灭了刘家满门,称刘家已经没有实力再继续担当十大家族之一的角色,因此决定将其取代,而最主要的原因……”
  老者说到此处却停下了,像是在考虑接下来的话该不该对子枫说出来。
  “哎……都说到此处了,就告诉你吧。”
  看着子枫眼中的期待以及愤怒,老者犹豫片刻,最后摇了摇头,还是决定说出。
  “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其他的九大家族中,大多数都参与了对刘家的灭门!因此,没参与的也就没有谁敢站出来为已经被灭门了的刘家说话了。”
  说完这一切,老者看到子枫并没有表现的极为愤怒,反而表现的有些颓废与无奈。
  “子枫,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这就是现实,一个已经被灭门了的家族,不值得其他家族为之冒险,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这也是我想告诫你的话!”
  “是的,师傅,我知道了。”
  “嗯,我告诉你这些,既不是想让你出山后因为愤怒,而盲目的去找几大家族报仇,也不是想让你意志消沉,一蹶不振!我只是想要让你明白,你和子浩,都是原本刘家的血脉,身上流淌着刘家的血,而振兴刘家的重任,也只能由你们两个来抗!”
  师傅的话犹如潮水般瞬间浇醒了意志有所消沉的子枫。是啊,我是刘家的血脉,既然他们灭了我刘家,而其他人又不敢出面维护我刘家,那我就应该靠自己的实力,重振刘家威名!
  “嗯,师傅,子枫都明白了,我一定会努力重振刘家的!”
  看到子枫又一次充满了激情,老者感到了欣慰,看来子枫确实是长大了。
  “还有一件事,子枫,关于你们一直在修炼的阴阳秘籍,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秘籍。”
  “什么!?师傅,怎么会,您不是让我们从小就一直在修炼的吗?为何到现在才告诉我秘籍是假的呢?”
  师傅的话可让子枫急了,阴阳秘籍是他和子浩两人从小就一直在修炼的秘籍,共分为天玄地黄四大阶段,每个阶段又分为十层,而即使他们从小修炼,两人现在也是都停留在了黄阶十层不再上升,难道这就是因为秘籍是假的原因?
  “呵呵,子枫,这个假,可并非是你所以为的假。实际上,阴阳秘籍的修炼真谛,我还没有告诉你们,而这本阴阳秘籍,也是你们刘家身为五大淫欲之家的家传镇族之宝。”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我们一直在修炼自己家族的秘籍,那么师傅,这秘籍的真谛到底是什么呢?”
  “嗯……秘籍的真谛在于,这是一本自虐秘籍啊,呵呵。”
  “自虐秘籍?师傅,子枫还是不懂。”
  听着师傅的话,子枫感觉有些摸不着头脑,确实修炼这本秘籍使他吃了不少苦,可是要说是自虐,貌似还算不上这么严重吧?
  “嗯,实际上,这本秘籍,目前的你和子浩,只能是修炼到黄阶而已,而想要再往上修炼升阶,那么就必须是已行男女之事之人。”
  “这,还有这种奇怪的秘籍……”
  听到秘籍的真谛竟然是这种事,子枫真是有些哭笑不得,确实,他与子浩在这深山老林十七年之久,别说行男女之事了,就是连个女人都没有见过。
  “先别惊讶,还不仅如此,行过男女之事的人,也并不是就可以完全修炼此秘籍了,顶多也只是能修炼到地阶十层而已,而想要再往上修炼,就是要有所代价了。”
  还要代价!?说了这么多,还只是修炼到了地阶十层,而剩下的天玄两阶,想要修炼居然还得付出代价?不会是挥刀自宫吧!?想到此处子枫顿时感觉下体一阵哆嗦,背后也有些发凉。
  “小子,你乱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师傅,您继续说。”
  “呵呵,虽然这代价不是你小子想到的那么严重,不过,我也说了,这是一本自虐秘籍,想要修炼到玄阶的代价,就是你首先要得到处女的精血!”
  “额……师傅,您确定这是自虐不是享受?”
  “听我说下去吧,呵呵,拿到处女精血后,这个女人就要为你付出她的肉体,与其他的男人欢爱,当其他男人进去她的身体后,你所得到的处女精血就会在你的体内有所感应,从而达到助你修炼的作用,当然,你得到的处女精血越多,她们甘愿与其他男人进行的欢爱越多,你的修炼速度也就越快。”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之前的家族被灭门算是一个打击,而此时这个家族秘籍的修炼奥秘却是让子枫觉得不可思议了,师傅今天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我也知道你可能接受不了这种事情,不过这就是你们淫欲之家刘家的阴阳秘籍的真谛所在,也是为何你们刘家在之后逐渐衰败从而被其他家族灭门的原因,不过其他家族并不知道这秘籍的奥秘,只是以为你们家族是正常的衰败落寞了而已。”
  “那,那么,师傅,这是修炼到玄阶的代价,那么天阶呢?这最高的天阶又是什么代价呢?”
  “这……天阶的代价,我想你是更加不能接受的,我也不想在此时告诉你,毕竟你想修炼到玄阶十层,也是需要相当久的时间,等到那个时候,我再告诉你也不迟。好了,该告诉你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还有什么你不明白的吗?”
  子枫此时还是沉浸在这震惊之中,好不容易从灭门之灾的消沉中缓过来,这又来了这么件不可思议的事,这是要打击死人的节奏吗?
  “好吧,师傅,其实也没什么不明白的了,要说真的不明白,倒也只有一点。”
  “哦?是什么?”
  “师傅,您,到底是我们的什么人?”
  子枫的问话倒是让身为师傅的老者吃了一惊。
  “呵呵,子枫,我当然是你们的师傅啊,当年无意间救了你们二人,我也是说过了呀,你怎么还会这么问?”
  “如果仅仅是我们的师傅,为何会知道我们家族被灭门幕后的事,而且还会有我们家族的秘籍给我们修炼,就连修炼的真谛都知道的如此清楚?”
  “呵呵,看来子枫你确实长大了,不是小的时候那么好哄骗的了,好吧,我是谁其实并不重要,你所要知道的就是,我是想要帮助你们的师傅,是你们现在所能相信的唯一的人,也是绝对会保护你们生命安全的人!这样的回答,应该足以让你放下心中对我的怀疑。”
  盯着师傅的眼睛,子枫承认自己完全看不透自己的这名师傅,不过他相信,抚养照顾了兄弟两十七年之久的师傅,绝对不会是想要加害他们的人。
  “对不起,师傅,子枫不该怀疑您。”
  松开盘绕的的双腿,双膝跪地,双手按在地面,子枫将头重重的磕在地上,表示自己不该对师傅有所怀疑。
  “呵呵,子枫,你已年满二十,当初我说过的只要你们年满二十,就会让你们出山,而现在该交代的我也已经交代给你,明天,就是你的出山之日,不过你记住,三年之后,你必须回来一次,那个时候,子浩也将年满二十,你就要带领他一起出山,所以,这三年间你的作为,将决定子浩到时是跟你出山受苦,还是享乐了。”
  “是,师傅,子枫明白了。”
  “嗯,好了,时候不早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师傅说完,就率先起身向洞内走去,之后子枫也起身跟在了师傅的后面。
  第二天一早,子枫早已经收拾好了行李,除了几件衣物外,也就是师傅给的几个银币以及干粮,因此行装倒也简单。
  “好了,子浩,不要送我了,记得要好好练功,听师傅的话,三年以后,我一定会回来接你一起出山的。”
  看着送出自己距离山洞已经有一段距离了的子浩,还是依依不舍的不肯回去,子枫只好出言劝阻他了。
  “好吧,哥,那么你自己以后一定要小心。”
  子浩与子枫长相十分相似,泛紫的双眼,比子枫略胖一点,眼神也比子枫略显单纯。
  “嗯,放心吧,好了,那我走了!”
  没有再犹豫,朝不远处的山脉再看了一眼,子枫便转身向森林中飞奔而去,只留下子浩还站在原地。
  与此同时,山洞上方的山脉,某块巨石突起处,两人的师傅正站立于此。
  突然,几片树叶随风旋转飘过,一名身着黑衣的蒙面男子单膝跪在了老者的身后。
  “家主,现在就让刘子枫出山,真的没问题吗?”
  “嗯……我自有安排,风,你在暗中跟紧他,保证他的安全,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要轻易出手。记住,千万不要向任何人暴露你自己的身份!否则……”
  “是,家主,属下明白!”
  “嗯,去吧。”
  又是一阵微风吹过,带起了刚刚落地的几片树叶,那名黑衣人已经消失不见。
  正在向森林外围飞奔中的子枫,此刻心中充满了激动与向往,从自己三岁不记事的时候起,就被师傅带到了这森林之中,如今已经待了十七年之久,今天终于可以出去了,而自己出去的目的,也是相当明确……
  低头看了一眼握在手中的一块铜牌,这块铜牌是早上临走时师傅刚交给子枫的,虽然当时师傅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他明白,这块铜牌将会是他出山后遇到危难时唯一的救命稻草!
  紧了紧绑在身后的行囊,子枫再次加快了行进的速度……
  ***********************************




  (二)相识结伴

  玄隐大陆,是这个世界的名字,整个世界由五块大小不一的大陆块以及数不清小岛屿组成,这里存在着各种已知的与未知的种族。
  已知的有自主思想的种族有人族,魔族,兽族,妖族,精灵族,狼人族以及吸血族。
  其中人族,魔族,兽族,这三大种族的族员数量最为庞大,加起来共占据了七大种族族员数量的百分之七十左右。
  而精灵族与吸血族的族员数量则是最为稀少,加起来也就是仅仅占了百分之十左右,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也就是妖族与狼人族了。
  人族所占领的地区处于玄隐大陆的主大陆块上,主大陆块又被称为第一大陆,也是最大的大陆块,基本上有一大半的地区都是被人族所占领着,而剩下没被占领的区域,也基本上都是原始森林。
  兽族则是主要位于第二大陆,第二大陆在第一大陆的西南方向,比第一大陆略小,与第一大陆之间略微相连,相连之处也是原始森林密布,将人族与兽族相隔开来,也算是避免了两族之间的摩擦,毕竟任意穿越原始森林也不是普通人就能够做到的。
  魔族所占领的区域,自然就是第三大陆,第三大陆与第二大陆的大小相差不大,在第一大陆的东方与之隔海相望,只在最北方与第四大陆相连。
  第四大陆,在整个玄隐大陆的最北方,分别与第一和第三大陆相连,大小约是第一大陆的一半,主要是妖族,狼人族与精灵族的聚集地。
  至于第五大陆,则在世界的最南方,与第四大陆大小相当,却与任何其他的大陆都没有相连,也因此很少有人去过那里,而至于去过那里的人,也貌似没有人再回来过,所以第五大陆也成为了玄隐大陆上最为神秘的地方。
  最后的吸血族,不光族员数量稀少,分布区域也是极度的不确定,基本上位于各种原始森林之中。
  此时的刘子枫,也正是处于一片原始森林之中,这片森林正是第一与第二大陆之间的那片森林。
  离开所在的洞穴已经有一天的时间了,虽然一直不停地在飞奔赶路,但还是没有赶出这片原始森林,可见这片森林之广。
  “奶奶的,这片原始森林到底有多大啊,这都一天了,居然还是没有出去。”
  再次跃过一个枝头后,子枫落在了地上,靠着一棵参天大树坐下后自言自语的抱怨起来,随后又从身后的行囊中拿出了几块干粮,胡乱的吞咽了几口。
  “哎……这干粮还真是不怎么好吃,等我出去后,一定要先好好的吃一顿!不过,也不知道师傅所说的那些外界的酒楼,里面的食物贵不贵。”
  拿起临走前师傅给自己准备的几个银币,子枫略微有些担心,毕竟去了外界可不能像在森林里一样,想吃什么都可以随便捕杀,外界的食物都是有主的,需要花钱去买,而自己所带的这些钱貌似并不怎么多。
  玄隐大陆上,各种族间都是使用的同样的货币,从紫晶币到金币,再到银币以及铜币,都是一比一百的比例。
  而此时子枫手中共有五个银币,其实对于普通人来说也算是不少钱了,差不多相当于十头野牛的价格。
  将银币放好,抬头看了看即将落下的太阳,子枫起身再次背好行囊,准备上路。
  毕竟在这原始森林里,如果真的待到天黑,不一定会有什么凶猛野兽出现呢,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如果真的要说凶猛野兽,一路下来他已经不知道要遇上多少了,不过是有人提前帮他清理好了路而已。
  一直到了太阳完全落山,子枫才终于奔出了这片原始森林,来到了附近的一条道路上。
  “总算是出来了,按师傅所说,出来后不远处就会有一个小镇,顺着路往东走就能到达,还是得继续赶路啊。”
  辨认了一下方向,子枫没有多做停留,再次运气,顺着道路向东掠去。
  南凉镇,是南川城下的一个小镇,这个小镇位于第一大陆的西南端,与一二大陆间的原始森林十分接近,而子枫此时所到达的,正是这个小镇。
  “这里就是外界的小镇?与师傅给我们所看的图画倒是相差无几,嗯……看来得先找家旅店投宿再说。”
  一般来说,虽然主城下面的市镇也是归主城的管理家族所有,但是一般很少有家族将家族人员分配到镇上,所以子枫要进入镇内也就没有遇到什么阻拦。
  在镇内随意转了几圈,最后子枫来到了一家普通的旅店,要了个房间进入后,又点了几个菜,总共是花费了60多个铜币,让子枫心疼不已。
  “住个店要30铜币,这几个菜又30多铜币,这花费的确实有些快啊,看来得赶紧想办法找个来钱的门路啊。”
  吃过饭后,子枫终于能够安稳的躺到床上休息了,一天的奔波劳累,使的他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子枫还在睡梦之中,却被楼下传来的嘈杂声给吵醒了,于是只好郁闷的起床走出房间,来到走廊边向楼下望去,想要看看是什么人大清早的扰了他的清梦。
  只见楼下正有一名穿着普通的长发少年坐在椅子上,长发绑起来束在脑后,后背上背着一支被包裹起来貌似是长枪一类的武器,身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包裹,应该是他的行李。
  而在他的对面,三个彪形大汉站立着,怒目而视,身上穿着一些兽皮制成的衣物,手里则是每人一把大刀。
  “小子,赶紧把钱交出来,昨天要不是我们哥三个大意了,那只野虎绝对不可能让你抓到!”
  站在最左边的大汉向前踏出一步,挥了挥手中的大刀,对着面前的少年开口说道。
  “哼,笑话!那只野虎我可是跟了好久,如果不是你们突然冒出来惊动了它,结果非但抓不住它,反而还差点让它伤了你们,我也不用费那么大力气,说起来我倒还救了你们呢,你们倒是该谢谢我才是。”
  “你,你这小子别再狡辩了!要不是我们先冲了上去打头阵,你肯定抓不到它,趁我们疗伤的时候你就带上猎物跑掉了,没想到今天让我们在这又遇上了你,少说废话!快把卖野虎的钱交出来,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听完这几句对话,子枫大概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看来是因为捕杀猎物产生了纷争啊,不过三个大汉欺负一个少年,这貌似有些过分吧?旁边的人居然也都不上前劝阻,看来外界的人确实都是只顾自身安危啊。
  想到这里,看到下面的三个大汉也都跃跃欲试准备对少年动手,子枫从楼上一跃而下,刚好落在了几人的身边。
  “喂,我说你们几个家伙,以多欺少不说,还是三个大人欺负一个少年,害不害臊啊?”
  看到子枫突然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被吸引了过去,此时听到他又出言维护坐着的少年,三名大汉的脸色越发不悦起来。
  “小子,关你什么事?别他妈多管闲事,不然小心连你也一起揍!”
  三人之中依然是最左边的那名大汉此时气愤的说道。
  “老三!呵呵,这位小兄弟,你可能不知道事情的原委,实际上是这个少年抢了我们的猎物……”
  站在中间貌似是大哥的大汉也终于开口,怒斥了自己的三弟一声,才态度略微友善的对着子枫说道。
  “不用解释了,我想刚刚你们的对话我也能够听明白,这猎物貌似本身就不应该是你们的,而你们现在又来找这名少年的麻烦,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
  子枫也不给对方说完话的机会,反正这三个家伙是来找少年麻烦的,就没必要给他们好脸色看。
  这也就是子枫的性格,路见不平就愿拔刀相助,无论对方到底是不是会比自己强,反正不能眼见别人被欺负。
  “你!看来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们了!”
  自己的话被子枫打断,大哥的脾气也终于上来了,左右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兄弟,看来是准备动手了。
  “谢谢你了,这位朋友,不过……你还是不要扯进来的好!”
  就在此时,一直坐着的少年说完这句话后,瞬间站起身子踹翻了面前的桌子,同时右手伸到身后一把扯出了包裹住的银枪,向前刺去。
  “小心!”
  见桌子迎面飞来,大哥大喊一声后,迅速向后退去,手中大刀大力劈下,直接将桌子劈成了两半,但紧跟着而来的银枪已到,大汉来不及躲闪,只能尽量侧了下身子,左肩直接被银枪刺中。
  而此时左右两边的两个大汉也只是在老大的一声大喊提醒后向两边闪开,根本来不及有什么动作,回头就看到自己的大哥已经被刺伤。
  刺中这名大汉后,少年又是直接飞起一脚踹中了他的胸膛,将他踹飞了出去。
  “大哥!”
  眼见自己的大哥受伤倒地,两名大汉异口同声的喊到,同时转头看向少年,举起手中的大刀劈了过来。
  少年见两人同时从两边扑来,双手握住长枪将枪尾朝下立于地面,飞身而起朝其中一人踹去,没想到对方也只是声势大于能耐,被少年直接踹飞。
  落地后的少年刚转过身摆正长枪,想要回头对付另一名大汉,结果却看到另一人已经倒地,而刚刚帮自己说话的那名少年此时正一只脚踩在其胸膛之上。
  “这么垃圾居然也来找麻烦?我还以为第一次动手总算可以活动下筋骨了呢,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
  子枫无奈的耸了耸肩,见三人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然后冲少年笑了笑,转身向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
  过了没有多久,子枫再一次从房间出来,不过这次他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行囊,准备离开这里了。
  来到楼下,发现刚刚的少年还是坐在那里吃着东西,不过原先被打坏的桌子已经换掉了,看这旅店的麻利劲儿,估计经常有打架斗殴的事在店里发生,备用的桌椅板凳估计也是不少。
  原本想要再过去打个招呼,但是又担心对方会不会认为自己是想索要帮忙的回报,虽然自己也并没有帮上什么忙……想了想,子枫还是直接走出了旅店。既然事情已经解决,还是不必再过去了吧。
  只是没想到刚走出旅店没多远,那名少年却追了出来。
  “喂,刚刚谢谢你了。”
  子枫转过头,见是之前的少年,微笑着摆了摆手。
  “哪里啊,我根本也没有帮到你什么,相信就算不用我,以你的身手对付最后那一人也是轻而易举的。”
  “呵呵,你这人还真是奇怪,居然无缘无故的出手帮我,又什么都不要就离开,而且刚刚听你说的,你是第一次出手?”
  “这个……”
  子枫挠了挠头,确实这是第一次出手没错,可是该怎么解释呢?难道说自己全家被杀,然后自己一直都和师傅住在原始森林里?
  “其实,我确实是第一次出手啦,因为我是孤儿,被一位深山老者收养,之后也就收我为徒,教了我一些武功,而我也是昨天才出山来到外界,对于这里也实在不熟悉啦。”
  虽然子枫的回答明显不是多么合理,但是少年也并没有刨根问底,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不方便对外人说起,就像他自己也是一样。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我叫赵云,你叫什么?”
  “哦,我叫子枫。”
  听到对方说出自己的姓名,子枫也赶紧报上了名字,不过却并没有道出自己的姓氏,虽然天下姓刘的绝不止他刘家一家,但是他还是不想太早的说出自己的姓氏。
  “子枫,嗯……那么既然你是刚出山,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哦,说实话,还真是没有,对外界我可以说是毫无所知,也就是在山里的时候师傅告诉了我一些,不过真到了这里却发现外界还真是很复杂的样子。”
  子枫说着看了看周围大大小小的建筑以及来往的人群,表示自己对外界真是一点不懂。
  “哈哈,其实这里还不算复杂了,只是一个偏远小镇而已,如果你去了其他的市里甚至城里的话,那里才叫复杂,各种公会行会,估计你会觉得更乱。”
  “看来我还真是得先好好熟悉下外界的情况啊,不然到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可就麻烦了。”
  听到赵云所说,子枫此时也觉得自己知道的东西确实太少了,以前师傅虽然都会尽量的告诉自己,但是毕竟没有真正的见到过,所以还是没法真正的了解到。
  “要不然,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就跟你一起走?反正我也一直都没有什么事,四海为家的,呵呵。”
  “是吗,那当然好啊,刚好我还能随时向你了解一下这外界的各种情况,只是,我现在也没有打算去哪里……”
  “这……那么你出山的目的呢?”
  两人此时边说着边来到了路边,谈话间也已经有了些朋友间的轻松感。
  “目的啊……那是,我想要变强!”
  “变强?确实,玄隐大陆上的所有人都想要变强,你有这个目的倒是正常。”
  看着子枫突然变的异常坚定的眼神,赵云理解的点点头,以为子枫也是想要获得强大的实力从而在大陆上更有地位。
  “不,不仅仅是普通的变强,我要变的最强,因为我有血海深仇要报!”
  看来,子枫他身上应该有一些故事。看着子枫无意间表露出的愤怒,赵云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的眼睛看着,心里略有感触的想到。
  “对不起,我有点激动了。”
  想起自己的家族被灭门,子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又有些激动了,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没关系,想必你也是有自己的仇家吧,不过,还是要努力提高自己的实力以后才好表现出愤怒呀,不然被仇家发现的话,可能会对你有所戒备的,对吧?”
  “嗯,呵呵,谢谢你的提醒啦。不过,我的实力,你知道我的实力吗?”
  说到自己的实力,子枫还真是不太了解,只知道自己修炼的阴阳秘籍是到达了黄阶十级而已,而自己本身的真实实力要怎么算等级,他就不明白了。
  “什么?玄隐大陆的功力等级你不知道吗?像刚刚我们解决的那三个家伙,都是隐者而已,只不过那个老大是隐者八级,而其他两人都是隐者五级。至于你,是隐师七级了,以你的年纪来说算是很厉害了!”
  听着赵云口中所说的隐者隐师,子枫还真是丝毫不清楚,看来自己的那个师傅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东西都没有告诉自己吗!?真是个混蛋老头儿啊。
  而此时正在原始森林的山洞前指导着子浩的师傅,突然打了几个喷嚏。
  “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我受了风寒?哎……看了我真是老了呀,子枫走后也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忘了告诉他,到底是什么事呢?哎……”
  “那么,这个功力等级到底是怎么分的?而且怎么来辨别别人的等级呢?”
  “好吧,玄隐大陆上功力等级共分为十个,分别是:隐者,隐师,隐王,隐皇,隐尊,隐宗,隐帝,隐圣,隐仙,隐神,每个等级又有一到十级之分,只有达到十级以后,再往上修炼才会达到下一个等级。至于辨别别人的等级,那么只要你以自己的神识探到别人的丹田处,比你功力低的你也就自然能够知道,而比你功力高的那就无法得知了。”
  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赵云才感叹原来这些平常人都知道的事情反而也是挺难解释清楚的。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目前我的功力是隐师七级。”
  听完赵云的解释,子枫倒是探出神识先对自己的身体做了一下了解,确实发现自己的丹田处有七只蝌蚪大的东西在漂浮旋转着,想必那就是所谓的隐师七级了吧,只是当他想要探知赵云的身体时,却发现自己的神识根本进不了他的身体。
  “呵呵,你是想要探知我的功力吗?我是隐师九级,比你高两级,所以你探知不到我的。”
  “这样啊……”
  “嗯,好了,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说了,虽然你想变强,但也要有足够的钱来活下去,走吧,我带你去最近的市,在那里你可以加入公会领取任务,以此来获得报酬,还能提高自己的实力。”
  “嗯,好的,真是谢谢你了。”
  “呵呵,没事。”
  两人说着便再次走上了道路,一同向最近的南安市赶去。
  ***********************************




  (三)淫欲公会

  子枫与赵云两人出了南凉镇以后,一路狂奔,仅仅用了半个时辰左右就赶到了目的地南安市。
  在路上,赵云也再一次领教到了子枫对于玄隐大陆的无知程度。
  比如子枫所提出的问题,有没有坐骑之类的东西?因为他一直这么赶路还真是有够累的,而答案当然是有的,赵云也简单对他做了解释。
  大陆上坐骑共分三类,分别是:海陆空,而其中因为海洋类的坐骑用的人较少,因此售卖价格也相对较为便宜一点,而空中的飞行坐骑,由于其不受海陆空条件的影响,任意环境都是最快速的交通工具,因此价格也是相对较为昂贵。
  就分别用海陆空当中最为便宜的三个坐骑来做比较:
  海洋类的坐骑——浊鱼,价格约为30银币;陆地类的坐骑——战马,价格约为80银币;飞行类的坐骑——缈蝴,价格约为5金币!
  由此就可以看出飞行类的坐骑在大陆上到底有多么吃香了。
  而听完如此解释的子枫,也是被惊的说不出话来,不过让他郁闷的是,自己的师傅居然只给了自己五个银币!连那个最便宜的浊鱼都买不起半个……
  不过之后赵云说出的话,倒是让子枫更加惊讶,因为根据赵云的介绍,寻常的坐骑还有价格,但是有的坐骑,可是连价格,都没有明确的,因为它们是传说中的坐骑了。
  在世间流传着的传说中的坐骑有:赤龟,麒麟,火凤,逆龙这四只,传说它们已经不仅仅是坐骑这么简单,而是能够与自己的主人心灵沟通,并且在滴血认主后甚至可以随时将自身融入主人的身体里,以增强主人的战斗实力。
  对此子枫除了惊讶之余,倒是有些觉得不太可信了,毕竟赵云也说了是传说了,而既然是传说,那么谁知道真假呢?说不定只是别人编造出来的呢。
  当子枫二人来到了南安市的城门前时,见到这里的行人并不像是在南凉镇那样可以随意的进出了,不过检查也并不是太严格,只是一些穿着打扮像是士兵模样的人,站在了城门的两旁,较为随意的盘查着来往的人群。
  不过之后还有一些穿着统一服饰,却并不像是士兵的人,也在对入市人群做着盘查,想必应该就是某个家族的成员了吧。
  两人也在后面排好队伍,随着人群缓缓进入了市里。
  “刚刚那些士兵模样的人,应该就是皇家的士兵吧?”
  进入市里以后,子枫并没有先对面前眼花缭乱的建筑及设施感到惊讶,反而向赵云提出了自己心中的问题。
  “呦,没想到连最简单的大陆功力等级你都不知道,却知道皇家呢?哈哈~”
  “靠,能不能别这么损我……在山里的时候我也是从师傅那里学到了一些东西的。”
  听到赵云半开玩笑似的嘲笑自己,子枫感到特别无语,但是又没有办法。
  “哈哈,好啦,不开你玩笑了。是啊,没错,那些就是皇家的士兵,皇家是除了十大家族以外的最强存在,甚至可以说现在的皇家,实力已经超过十大家族的任意一家了呢。”
  皇家,是在十大家族之后成立的,具体的成立时间不清楚,而成立的目的,原本其实只是为了聚集起民间的高手,来抵抗由于十大家族每两年一次的换城前,导致的各种烧杀抢掠问题。
  因为十大家族每两年一次的比武大会所排出的排名不一,所以城市的管理家族也总是变换不定,一直处于排名后七位的家族还好,城市换不换都影响不大,毕竟后七位的家族当时分城时也是按照贫富城来进行合理均匀分配,但是前三名的家族,排名稍微有所升降就会是好几个城换主的问题,所以换主前的家族对城内财物进行提前的抢掠也是在所难免,而皇家也是在这种条件下成立了。
  原本的皇家实力并不强,除了几个实力强劲的高手外,其他的大多数都是普通平民而已,毕竟被掠夺最惨的也都是平民百姓,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皇家的成员越来越多,实力也是开始越来越强,最后终于逼的十大家族束手无策,毕竟实力强大后的平民可是难以压制住的,于是同意由皇家与各大家族合力管理所有城市,避免各大家族再发生抢掠百姓的事情。
  在之后经过多年发展,皇家的成员一直源源不断的增加,其成员总量甚至已经超过了十大家族人数总和,而且皇家也在不断完善着自身的管理制度,最终确立了以最强者为皇帝进行整个皇家的综合管理,下面分设各大机构,再由其他强者分管。
  然而时至如今,皇家的统治也已经逐渐变为了世袭制,也就是由皇帝的下一代直接接手皇帝的位置。
  现在的皇家除了每年都会对外招收实力强劲的高手外,也不断在全国各地寻找着各种练武奇才,将他们纳入自己的旗下,从而培养出效忠于自己的强者。
  听完赵云的解释后,子枫并没有显露出明白了的表情,而是再次提出了一个问题。
  “那么刚刚在那些士兵身后穿着统一服饰的人呢?是哪个家族的?”
  “哦,那是张家的人,在他们的衣袖以及领口处,都绣有他们家族的姓氏,这个只要你稍微靠近他们仔细看一下就能分辨出来了。”
  “哦,张家啊……是个淫欲之家呢。”
  听到刚刚的家族是五大淫欲之家中的张家,子枫略微感兴趣起来。
  “嗯?看来你确实还是知道一些东西的,是啊,淫欲之家,让男人向往的家族呢,哈哈~”
  “向往?为什么?”
  “你……开玩笑的吧?淫欲之家哎,每个淫欲之家都有着自己家族祖传的淫欲秘籍,修炼后不仅功力比同等级的人要强上很多,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们的下体也是各有其独特之处,让所有女人为之疯狂啊!”
  “额……”
  看着赵云向往的神态以及目光,子枫略微有些汗颜。没想到赵云这家伙看起来蛮正直的,实际上心里也是这么猥琐啊。不过说到下体的独特之处,不知道自己的下体算不算独特呢?
  打断了仍处在幻想中的赵云,子枫赶紧催促他带自己去找那些所谓的公会,毕竟目前最主要的还是加入公会再说,淫欲之类的以后再考虑吧。
  在赵云的带领下,两人通过重重人群,来到了差不多市中心的位置,而这里的建筑也是五花八门,各式各样,同时各种公会的招牌也是映入了眼帘。
  最后,赵云与子枫在这条公会街的中间位置停了下来,此时在两人面前耸立着几座高大的建筑:杀手公会,刺客公会,佣兵工会,拍卖行会等几大公会,想必这也是最为强大的几大公会了。
  跟着赵云的脚步,刚要踏入面前杀手公会的子枫,无意间向后扫了一眼,透过面前来来往往的人群,只见一个更加宏伟高大的建筑物耸立在斜对面几十米远的地方,而建筑物上紫色的公会招牌也是特别耀眼——淫欲公会。
  “那个,赵云,能不能等一下再进杀手公会?”
  听到身后的子枫叫住自己,赵云转过头看向他,发现子枫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斜对面,于是也顺着子枫的目光看去。
  “额……你是想要去哪里吗?”
  “嗯!想去看看。”
  对于赵云的询问,子枫仍然没有回头,还是直勾勾的看着那座建筑,随后不等赵云答应,直接抬脚就向斜对面走去。
  “与我之前第一次见到淫欲公会时的样子一样啊,哎……又一个要被教坏了的少年。”
  见到这种情况,赵云反倒没有惊讶,看来当初他见到淫欲公会时的样子也不比现在的子枫强多少吧?只不过这还只是在外面看到公会的招牌而已,如果进到里面的话,到底每个人又会有什么样的表现,还真是让人期待。
  跟在子枫身后,赵云也快步向斜对面的淫欲公会走去。
  来到淫欲公会面前,进进出出的人可谓络绎不绝,甚至子枫还看到了几个看似不像是人族的家伙。
  “那是魔族的人,不过也只是低阶的族员,稍微厉害些的都可以隐藏其魔族的魔角以及其庞大的体型,变的与人类无异。”
  见到子枫正看向一旁的几个魔族成员,赵云在身后出声解释道。
  “哦,还能变的与人族一样?真是厉害……”
  “好吧,看来你又是不明白了呀。七大种族,人族与兽族的形态无法变化,而魔族则是在功力达到一定阶段后,可以在人、魔、兽三族间任意变化。妖族、精灵族以及吸血族也是得功力达到一定阶段,不过只能在人类与其自身间互相转换,而狼人族,则可以在狼人、狼以及人三者间转换。”
  “原来如此,好吧,再次受教了。那么,我们快进去看看?”
  看来自己说了半天,子枫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里啊,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随着人流进入了公会里面,宽敞的大厅瞬间就让子枫与赵云从拥挤的人群中解脱了出来。
  “这人可真多呀,真想不明白大家都挤来这里干嘛。”
  “那么你来这里是为了干嘛?”
  听着子枫的抱怨,赵云在一旁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
  “嘿嘿,那个……对了,前面这么多门,我们要进去哪个呀?”
  被揭穿的子枫一脸的尴尬,赶紧转移话题,指向了前面的几扇大门。
  只见在大厅的最里面,有着五扇敞开着的大门,每扇门高约三米,宽约两米,门外都站着四名彪形大汉,门内两旁则各站着几个美女,正伸出头向外探望,而门内所对的正面却被里面的一个巨大屏风遮挡住了,看不到里面的情景,门上方的墙上分别有S、A、B、C、D五个金黄色的字母。
  “看到那些字母了吧,那就代表着等级,每个公会都是有等级的,比如我,凭着这个,就可以进到C级的门里,享受C级的待遇,嘿嘿。”
  赵云边说着边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块铜牌,在子枫的面前晃了晃,只见铜牌的正面有一个大大的C字,同时在下面有着赵云的名字,而在铜牌的反面则是淫欲公会的建筑物形象。
  “这样啊,那我呢?我没有铜牌,要去哪里?”
  “那就是D喽,初次进公会的人,都是D级,在你进去的时候也会给你个D级的铜牌,不过有没有都没啥意义,哈哈~”
  “靠!坑人……”
  “好啦好啦,别抱怨了,看你第一次来,我就陪你进D级房间去看看吧。”
  赵云说完就走在前头向D级大门走去,而同样向D级大门涌入的人也是最多的,至于S级的大门前,基本是没有什么人。
  子枫跟在赵云身后,艰难的挤到了门前,之后在得知子枫没有等级铜牌后,门前的其中一个大汉询问了子枫的名字,然后告诉了在门内站着的一名女子,没多久女子就将一块刻有子枫名字的D级铜牌给了子枫,同时让子枫顺利的通过了。
  进入其中后,绕过前面的巨大屏风,子枫看到面前居然又是四扇门,不过这四扇门比之前的大门略小一点点而已,在门的上面也没有了等级标识,而是分别写着:收购堂,观赏堂,男用堂,女用堂。
  “这又是什么意思?”
  “顾名思义喽,收购堂是你可以将你手中所拥有的男奴或者女奴带进去,然后他们会考虑以相应的价钱收购,观赏堂就是进去以后只能看,不能用,至于男用堂和女用堂,就不用我解释了吧?反正你不应该进女用堂就对了。”
  “哦,这么说,其他等级高的门内也有其他的的门堂?”
  “那当然了,像C级的话,里面就还有售卖堂,口交堂,乳交堂以及足交堂等,里面女人的档次也比这里强一些。至于再高级的里面还有制服堂,丝袜堂,萝莉堂之类的,不过我也只是听说了,没能进去过。”
  子枫被赵云所说的那些高级门堂给惊到合不拢嘴,没想到原来外界也是很不错的嘛~
  “对了,其实除了我们刚刚看到的S、A、B、C、D这五个等级外,还有三个等级,只不过在市里是不存在的,只有到了城里的淫欲公会才会有。”
  听到居然还有三个等级,子枫顿时感叹这外界的人可真会享受啊,这么多的门堂还不把人都榨干了?
  “还有哪三个?”
  “这三个等级分别是N、T、R,不过至于里面到底有什么门堂,我可是连听说都没有听过啦。”
  “哦……”
  接下来两人也没有再继续讨论,考虑了一番后,两人还是选择进入了观赏堂,毕竟男用堂里面虽然可以随意的享用那些女人,但是据赵云所说,那里面的女人真是……总之子枫看到赵云的表情就明白了,估计那是赵云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了。
  两人进入观赏堂以后,看到里面到处都有着各种女人站在一些台子上搔首弄姿,穿着打扮也是各有不同,当然也有很多是直接光着的,不过看的两人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同时他们倒是挺佩服那些坐在台子下的软椅上不断套弄自己下体的男人们。
  转了没多久,两人就出来了,而子枫也转过头再次同情的看了赵云一样,想到连观赏堂里面还算说的过去的都长这样,那么男用堂里的……
  看到子枫同情的眼神,赵云老脸一红,低头不语的向大门外走去。
  出了淫欲公会,子枫才想起向赵云询问如何提升淫欲公会的等级呢?而赵云也是耐心的做出了回答。
  淫欲公会的等级,是靠个人对于公会的贡献度来提升的,也就是说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比如去收购堂卖掉自己的男奴或者女奴,可以要钱也可以不要钱,不要钱的话公会就会给你记作贡献度;当然也可以直接向公会捐钱,同样也会被记作一定的贡献度,当你的贡献度累积到一定程度,被公会的管理层认为足以升级,那么自然就会在你下一次到来时给你更高等级的铜牌了。
  不过也有很多的不确定情况,比如公会最高管理阶层的几位高手,如果想要决定给谁一个S级的等级铜牌,那也是无人有权干涉的。
  同时说到了男奴女奴的问题,关于奴隶,实际上在人族里是不允许存在的,不过性奴却可以,并且在淫欲公会贩卖性奴的时候,被卖的性奴也是自愿的才行,不然的话皇家就会插手释放该性奴,并且将贩卖者捉拿起来。
  其实说是需要性奴自愿,那也是对普通的性奴拥有者来说罢了,如果你的实力够强,在淫欲公会的等级也够高,首先公会才不会在乎你的性奴是不是自愿,而且皇家对你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了。
  之后的赵云又带着子枫先后去了杀手公会与佣兵公会,同时也再次获得了两块刻有自己名字的D级铜牌。
  “我说赵云啊,你说大家都去参加这么多公会的话,光是身上带着的铜牌也会把自己给压死了吧?”
  看着自己手里这么一会儿就又多出了两块铜牌,子枫郁闷的对走在前面的赵云说道。
  “哦,首先呢,一般的人是不会选择参加太多公会的,因为公会多了的话反而不好发展,一般都会抓着一两个公会努力的提高自己在这个公会的等级,而我呢,主要也是因为既没有什么家人,也没有什么固定的团体,所以也就只好多参加公会接任务来养活自己喽。”
  “哦,这么说的话,我倒是与你也差不多,多参加公会也是没什么了,只是这么多铜牌确实麻烦。”
  “嗯,但是实际上有储物戒指的,好吧,我知道你还是不会懂的,给你,这是我之前用过的铜戒指,虽然里面的空间不大,而且也不能储存活物,但是对于你刚用的话应该足够啦,上面的我的神识已经被我去除了,你将自己的神识摄入,然后拿去用吧。”
  说着赵云从自己手上的银级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枚铜戒指,递给了子枫。
  “哦,赵云,真是太谢谢你了,让你帮我这么多还收你的东西。”
  “嗯,没事啦,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话可以考虑以后还给我钱的,哈哈。”
  “好啊,可以的,这枚铜戒指多少钱,我看看现在就可以给你的。”
  说到这里,子枫也觉得不想欠赵云太多,所以决定不如给他钱,就当是自己买他的这枚戒指好了。
  “算啦,我也就是说说而已,怎么可能真要你的钱呢,不过说到储物戒指的价格,这枚铜戒指的市场价是在50银币左右啦。”
  刚刚还打算掏钱给赵云的子枫,听到戒指的价格,瞬间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50银币!?开玩笑的吧?”
  “没有啊,是50银币没错啦,我手上的这个银戒指还是1金币呢,你以为这些东西都很便宜呀。”
  “好吧,那么看来我现在还真是没钱给你……”
  “哎呀,都说了不要你的钱啦,走吧走吧,说了这么多,也该找个地方吃午饭啦,我请客,吃烧鸡去!”
  “哦,嘿嘿,那好吧,那我就不客气啦。”
  既然都说到这样,子枫也就不再拒绝,反正自己现在也确实没钱给赵云,就先记下他的这份恩情好啦。
  接着,在赵云的带领下,两人向着酒楼走去。
  “对了,赵云,那么你在淫欲公会的C级铜牌,是怎么获得的?拐卖少女吗?”
  “额……怎么可能……”
  “那是什么?”
  “别问了嘛……”
  “为什么?快说啊,我也想要快点提升自己的等级去别的门里看看呢。”
  “那个,捐钱啦。”
  “哦,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不过是不是得捐很多钱才会升级?不对哎,看你的表情貌似还有别的吧?”
  “没,没了……”
  “快说实话啊,赵云!”
  “啊……捐精啦……”
  


[ 此貼被八卦在2017-03-05 18:32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