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穿越之还珠风流(1—185全本)
1 [内容简介]
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你还在为她的韶华早逝而感到悲痛欲绝吗?还记得那楚楚动人的夏紫薇,古灵精怪的小燕子,温婉淡雅的晴儿,酷似‘范爷’的金锁吗?“香妃娘娘变成蝴蝶飞走了!”一句轻轻的谎言,让多少少男少女为之揪心,“何不怜取枕边人?”又体现了生性恬淡的令妃娘娘怎样的闺怨和无奈?
回忆已成追忆,生活仍在继续,一觉醒来,都市宅男孙风梦穿《还珠》世界两年前,成为福家二少福尔泰的他,还会让上述的悲催重演吗?当然不会!那穿越重生后的他,将会与夏雨荷、夏紫薇母女,令妃母女,小燕子,晴儿,塞娅,香妃,愉妃,皇后,缅甸公主,福伦妻妾,后宫娘娘,欣荣格格,知琴,知棋,知书,知画,金锁,明月,彩霞,腊梅,冬雪产生怎样的感情故事呢?


穿越之还珠风流


第001章 令妃娘娘
  一觉醒来,孙风竟然穿越到了还珠格格的世界中,成了福家二少爷,福尔泰。(未免造成阅读混乱,以后主角的名字都用福尔泰)这是他来到还珠的世界里的第五天,一个丫头跑来跟他说,“二少爷,令妃娘娘叫您即刻入宫。”
  令妃娘娘是福尔泰母亲的妹妹,也是福尔泰的姨娘,一个很漂亮的成熟女人。
  尔泰说知道了,就挥手让丫鬟下去了。之后他就赶忙的梳洗,对于令妃娘娘的召见,他是绝对不敢怠慢,曾几何时,令妃娘娘这样风韵犹存的熟女,恰是尔泰心中的最爱。
  尔泰洗脸刷牙梳头快速的完成,而后施展轻功,很快就来到了皇宫城门。
  跟熟悉的守卫们打了招呼,亮出腰牌就直接进入了皇宫内院,来到令妃娘娘的香闺,尔泰的心砰砰的直跳,就是在敲下这些字的时候,他的手也是在微微的颤抖着。
  尔泰推门进了令妃娘娘居住的正殿,里面陈设华丽,不过此时房间里一人没有,他有些奇怪,明明是令妃娘娘叫他过来的,她怎么会不在这里呢?
  尔泰正在狐疑着,突然西南角一侧的内室中传来一位丫头的声音,说,“娘娘,水凉了吧,奴婢再给您添水去。”
  “恩。”
  紧接着一个好听的成熟的女声答应了,这个声音福尔泰很熟悉,正是他的姨娘,令妃娘娘的声音。
  尔泰的个心儿啊,蹦蹦的直打鼓,丫儿的令妃娘娘正在洗澡,这真是来的早不如来得巧啊。尔泰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了,要不老天爷咋这样待见他。
  忽然,尔泰听到内室的房门轻轻的响了一声,他知道那个要添水的丫头出来了,他一个箭步闪身避开,躲到了令妃娘娘的香床上。
  尔泰放下床帘,钻进了令妃娘娘盖得被子里,感受到了一种属于他姨娘的独特的气息,满鼻子都是香风涌动,他的身子不自主的就发生了变化 。
  忽然,尔泰的眼睛看到了床榻一角的一叠衣服,是电视剧中的那种服饰,请恕作者文笔极差不会形容,但尔泰却会欣赏,尤其这叠衣服是他姨娘刚刚脱下来的,上面还存留着他姨娘的体热和香气。
  尔泰翻找着,终于那件令他魂牵梦绕的紫色小肚兜被他握在了手中,肚兜上绣着一朵大玫瑰,正是肚兜的中央部位。
  尔泰将肚兜放在鼻下,贪婪的闻着,闻到了上面的一层淡淡的香奶味,令人心旷神怡、如痴如醉的气息。他在脑海中不由的幻想起姨娘的乳房来,想着那两颗白皙滑嫩的乳球,想着那条令人如痴如醉的幽深乳沟。
  渐渐的,他又看到了那条紫色的裤衩,是短小精致版的,上面带有花纹的,那花纹刚好盖住令妃娘娘最隐秘的地方,尔泰拿在手中,轻轻的抚摸着,裤衩十分丝滑,他禁不住将鼻子凑上去,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异味。
  他的大脑一时有些空白,感觉到下面异常的坚硬,好像要脱裤而出,他忍不住了, 把紫色裤衩套在下面的龙头上,情不自禁的套弄起来。
  这个时候,那个端水的丫头又进了内室,尔泰仍将令妃的紫色裤衩缠绕在自己的龙头上,而后提上裤子,手里攥着姨娘的小肚兜,悄悄的走向了那扇虚掩着的房门。
  听着里面传来的哗哗的水渍声,尔泰的心跳的更剧烈了。


第002章 自我安慰
  在轻轻的推开了内室房门之后,尔泰就看到了一个幔帐,穿过透明的幔帐,他能隐约模糊的瞥见在池中的令妃娘娘正双手托着水珠,然后一点点的举起,再顺着光滑的身子流淌下来,隔着幔帐,他看的不是很清楚,这时一阵风飘过,幔帐飘了起来,他看到了正在木桶中洗浴的姨娘,真的是宛如一朵梅花般圣洁。
  她的双腿是那样的细腻,在水中轻轻的抬起,还沾着几颗水珠,尤其是那双腿深处幽深色的莲蓬,在水中漂浮着,看的尔泰欲火中烧,只想把皇帝最宠爱的这个大玉人压在身下,好好的奉养一通。
  这时,令妃对着那个伺候她的宫女摆摆手,说,“你先出去吧,关好门,如果尔泰来了,叫他在门外候着。”
  那宫女应了声是,就闪身走了出去。尔泰照例躲藏了起来,待得宫女关上了正殿的大门,他又偷偷的溜回到了内室门口,顺着缝隙看进去。
  此时的令妃自然不知道尔泰站在她的身后偷瞧,过了一会,居然背对着尔泰,坐在了木桶边沿上,双手扣住了自己的两只丰满白皙的乳房,轻轻的握住,揉动着,呼吸微微喘息着。
  摩挲了一会,那两颗鲜艳欲滴的乳头,就在她的手手心中慢慢的鼓胀、坚硬了起来,令妃感到舒爽越发的浓烈,她一只手在乳房、乳头上抚摸着,另一只手就顺着她光洁平滑的身子,滑到了身子的下面,越过幽深的莲蓬,她的那只手,就在那个深红色、涨卜卜的花唇外沿抚触着,她的喘息声也是大了起来。
  因为令妃是背对着尔泰的,尔泰只是看到了令妃的两只胳膊在微微的颤动着,身子也是战栗着,但具体她是在做什么,尔泰看的不清楚,不过却能通过他的经验,知道令妃此动作代表的意思。
  这段时间朝中大事繁忙,皇帝忙的焦头烂额,难免一时疏忽了对令妃的宠幸,这对于令妃来说,肯定是非常痛苦的事,至少她已经尝到了被欲望刺激的快.感,一旦太长时间没有被充实塞满的时候,女人都会觉得空虚寂寞。尤其是令妃这样的如狼似虎年纪的女人,最是寂寞难耐,因此自我安慰这种行为,在后宫中还真是算不得什么孟浪的事情。
  尔泰看的有些冲动了,尤其是对方是尔泰一直幻想的令妃娘娘,又是他现在的姨娘,他心中涌出了一股股异样、异常狂暴的电流,让他忍不住将姨娘的肚兜咬在口中,闭着眼睛疯狂的舔舐着,狂暴的龙头用带着令妃体味的裤衩裹住,一边看着,一边幻想着自己将令妃压在身下美美的奉养,一边狂暴的撸动着自己的龙头。
  在现代的时候,听说过裸.聊,而此时令妃和尔泰用着裸.聊方式,却是如此真实的在一个空间里动作着,这样尔泰的身体中如火烧房子,冲动到不能自持,他不由的加快了动作。
  “啊啊啊啊——我要——我想要——啊——好爽——啊——要飞了——唔——”
  令妃迷醉的呓语,她身子紧紧的靠在木桶壁上,身子随着动作一前一后、一上一下的蜷缩着,随着她的晃动,池中的水波,荡漾着摇晃了出来。
  看着他一直幻想的姨娘竟然在自己面前自慰,不复昔日的淑女形象,那渴求的生生呼喊就好似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一般,尔泰真想冲过去,一把抱住令妃,然后进入她的身体,告诉她自己比她爱的皇帝强,自己能给她皇帝给不了她的幸福。
  可惜他不敢,他只能站在令妃的背后,偷偷地看着令妃自慰,一会,令妃的喘息浓烈了起来,身子剧烈的起伏着,她双眸迷离,脸色桃红,胸前的两颗饱满、白皙的乳房,已经在她的手心中被挤压的变了形。
  “啊啊啊……我要……给我……好想要……”
  令妃不停地呓语着,脑海中幻想着一根粗壮的肉棒狠狠的插进她的小蜜穴中,让她欲仙欲死,身子抖动的越来越狂暴,她忘情的呼喊,此时已是练成了一条细线,在她的喉咙中,抑制不住的喷薄而出。
  令妃突然的到来瞬间点燃了尔泰的激情,他发了疯似的握着令妃的肚兜放在脸上,疯狂的亲吻着,撕咬着,同时握着身下龙头的手也是加快了速度,在一阵阵酸麻痒涨一同袭来,身体中如上万只虫子再爬之际,尔泰的大脑一片空白。
  “啊,令妃,啊,姨娘,我要你,我要干死你,我要——”
  尔泰在心中疯狂的呼喊,终于,与令妃一道,在令妃歇斯底里的呼喊声中,尔泰将浓浓的白液,喷在了令妃的裤衩上。
  “啊啊啊——啊啊——啊!”
  令妃和尔泰一同呼喊了出来,声音沉闷。
  过后,令妃瘫软的坐在木桶中,两只莲藕般的玉臂都搭在木桶边沿,她瘫软的坐在清水中,急促的呼吸着。忽的,她叹了口气,很哀怨的样子。尔泰知道这种自我安慰,无法满足她的渴求,如果可能的话,尔泰愿意代替皇上,让他心爱的姨娘,得到最彻底的宣泄。
  一会儿,令妃从水中站了起来,她转过身,正面对着尔泰,尔泰猛的闪开身子,只留着一双眼在定定的看着,令妃那光滑白嫩的胴体,就全部展现在了尔泰的眼中。
  只见令妃通体雪白无瑕,像是一块美玉一般,胸前那两颗坚挺而不肥硕的乳房,挺立的面向尔泰,那上面的两颗桃红色的小豆粒,娇艳欲滴,如同婴儿般的粉嫩。
  慢慢的尔泰又将目光滑到了令妃杨柳般的腰肢之下,看到了那丛茂密的花草,它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动人。尤其是隐藏在芳草丛中的鲍蕾,因为动情过的原因,泛着鲜红之色,随着令妃细细的娇喘,那鲍蕾微微的开合,似乎是会说话一般。
  尔泰终于看到了梦境中的画面,他有种想要喷鼻血的冲动,令妃的那两处重要的部分,此时是那么的清晰,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动人,还要好看。
  令妃伸出莲藕般的玉臂,从衣架上拿了一件轻纱披在身上,而后从木桶中走出来,晶莹剔透的玉足踩到了松软的地毯上,正缓缓向尔泰这边走来,尔泰知道自己该闪开了。
  一刻钟后,尔泰若无其事的重新进了姨娘寝宫,甫一进入,便见地上丫鬟、奴才的跪了一地。


第003章 护卫娘娘
  尔泰不由得有些奇怪,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这才一会,丫鬟、奴才们就都跪倒在地了。
  尔泰看着令妃,她正面色红润的坐在椅子上,瞧她脸上的不爽之色,应该是在生气。
  “臣福尔泰给令妃娘娘请安。”
  尔泰慌忙走上前,单膝跪地,给自己的姨娘请安,说真的,尔泰多少有些不爽,他是现代人,哪受到了天天跪拜这种事,真想整出个‘跪的容易’耍耍。
  而提起‘跪的容易’,尔泰又不由得想起了精灵古怪又漂亮的小燕子,今年她还只有十六岁, 此时应该正在街面上卖艺,真该找个机会去会会她。
  见尔泰叩首,令妃脸上的怒气有所缓和,挤出一丝笑容,温柔的说,“尔泰起来吧,都是自家人,不用太客气的。”
  尔泰就说,“谢谢姨娘。”
  然后站起身,盯着衣着齐整的令妃,看着她漂亮的模样和性.感的身材,他不由得想起了刚刚的场景,眼睛有些不受控制的向着令妃的胸前看去。
  不知令妃是不是发觉了尔泰的举动,只见她神情很复杂的看了尔泰一眼,尔泰慌忙移开目光,说,“不知娘娘召唤我来,有何吩咐?”
  令妃就对着跪倒在地的丫鬟、奴才们挥挥手,这些人感激向尔泰投去感激的目光,之后就弓着腰,唯唯诺诺的退了出去。
  这些下人们离开,令妃指了指一侧的椅子,说,“尔泰坐吧。”
  尔泰也没客气,说了声谢谢娘娘,就在令妃的一侧下首位置坐了下来。令妃说,“尔泰,最近皇宫里不太平,我这里缺人手,你到我这里来护卫一段时间吧。”
  尔泰闻言大喜,太好了,正愁找不到机会接近令妃,此时令妃却让尔泰做她的护卫,这不正是刚想睡觉,就有人送上枕头嘛。尔泰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头,恭敬地说,“尔泰领命。”
  其实令妃口中的皇宫不太平,无非就是妃子间的互相倾轧罢了,有时候也会动用武力的,这些娘冤死的妃子们,当真是不在少数,尔泰自然不会让姨娘受到伤害的。
  令妃说,“尔泰啊,你跟你哥哥尔康都是姨娘最信任的人,有你护卫着,我很放心。”
  尔泰就说多谢娘娘信任之类的,我一定好好干,不辜负您的信任啥的,不过他貌似最喜欢‘好好干’这句承诺。
  尔泰问,“姨娘,刚刚出什么事了吗,怎么这些奴才们都跪了一地。”
  见他动问,一向温婉如水的姨娘也是禁不住的恼怒了起来,气鼓鼓的说,“还能是什么,这些没用的下人,连个家都看不住,丢了两件东西。”
  “丢了东西?”
  尔泰挑起眉头,说,“丢了什么东西?”
  听尔泰这样一问,令妃的脸顿时浮起了一抹红霞,很醉人、很美丽的样子,她语焉不详的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过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尔泰顿时明白了,令妃丢的正是在他手中的小肚兜和裤衩。
  不过尔泰装作不知道,紧着保证说,“娘娘请放心,今后有我在,这样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再发生。”
  令妃就笑着说,“恩,尔泰你做事,我一向是很放心的,其实在你跟你哥哥之间,我最疼的还是你,你还记不记得,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尔泰连忙说,“记得,我记得娘娘最疼爱我了。”
  心里却再说,“我记得个逑,那时候咱还没来呢,不过我倒是你希望你现在疼爱我,再向之前那样抱着我。”


第004章 采花贼
  从令妃娘娘那里跪安出来,尔泰就直接回了福家,他找来一盆清水,屏退了左右下人,一个人偷偷的躲在屋里,清洗着姨娘裤衩上的水渍。
  下午的时光就在尔泰对姨娘的幻想中悄然而逝,晚上吃了饭,跟母亲聊了会天,就回到了房间中。许是尔泰年龄正当青春,又常年习武,身体异常的容易冲动,今天弄着令妃的小肚兜、裤衩泄了两次,到了晚上,又他娘的有了感觉。
  尔泰很燥热,就找小安子给他弄了桶凉水,尔泰美美的冲了个凉水澡,不过令他郁闷的是,凉水的侵袭,竟然还没将他心中的燥热压制。
  凌晨,尔泰实在是有些憋闷不住了,只想偷偷跑出府邸,去青楼找个妹妹去去火。他没敢走正门,就想去后院翻墙出去,不过在穿过后院的时候,忽然看到两个身影从福家宅院墙壁外翻了进来。
  那两个身影轻飘飘的落地了,尔泰顿时警觉起来,因为他常年习武,能从两人翻墙的动作看出这两人身手不弱,他偷偷的隐藏在一棵粗重的大树后面,悄悄的观察着两人的动作。
  只见那两人摸手摸脚的向前走去,老道的躲避着福家巡夜的家丁,在福家,就跟逛自家花园没什么分别,看样子绝不是第一次来了,尔泰更是打叠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悄悄的跟在两人身后。
  绕过了巡夜的守卫,那两人又翻过了一个内院墙壁,随即一掌劈昏了一个家丁,那两人向着一处亮灯的屋子行去。
  尔泰抽了一口凉气,那不是他爹地福伦的四姨太纳兰珠的住所吗?妈的,敢打老子四姨娘的主意,一会就弄死你们。
  来到门前,那两个人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人年岁小点的对着年岁大点的说,“哎,你确定没有问题吗?我可是听说,福家的两个小子都是御前侍卫,身手很是了得,要是他们在,我们岂不是连命都没了。”
  “我呸,亏你还是堂堂的采花蜂,胆子怎么这么小,他是御前侍卫怎么了,老子的武功也不弱,还怕了他不成?”
  那个年岁长的不屑的数落道。
  “倒不是怕他,只是小心使得万年船,一步行差踏错,我们还有命采花吗?”
  那个年岁小的强自辩解道。
  “哼,你不敢就算了,我进去,你在外面替我把风。”
  年岁长的冷哼道,随即作势就要进入纳兰珠的卧房。
  “别的,咱可是说好的,同进退的,我跟你一起进去。”
  见年岁长的让自己把风,年岁短的可就不干了,忙即跟上,那年岁长的回过头,小声的说,“这就对了,那个纳兰珠可是号称满洲第一美女啊,真是便宜福伦那个老太监了,怎么就娶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人。”
  随后两人猛地一脚踢开了纳兰珠的房门,一阵风飘过,屋内的烛火摇曳,忽明忽暗的,几个正在伺候着纳兰珠安寝的丫鬟看到有两个黑衣人冲进来,本能的涨红了脸,‘啊’的一声就想大叫,不料那年岁长的黑衣人猛地一挥袖子,随后‘嘶’一声传过,一道奇特的香味迅即传出,而后,那些丫鬟们就一个个‘扑通扑通’的摔倒在地。
  “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
  纳兰珠脸色煞白,恐惧的看着突然闯入的两个黑衣人,此时的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轻纱,美好的身子半隐半现着,看到两人银笑着向她走来,她一把扯过被子盖在身上,挡住了春光。
  不过,因为事发的匆忙,她仅是遮住了大半的风情,一只精美的玉足和一小段光洁白晰的小腿裸露在外面,瑟瑟发抖着。
  “妈的,真不愧是满洲第一美女啊,生的就是端正啊,连脚丫子都是这么美,跟了福伦那个死太监,真是亏大发了。”
  那个年长的黑衣人,邪邪的笑着。
  “是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脚丫子,美人别急,哥哥们一会就来陪你,嘿嘿嘿。”
  那个年岁小的,此时也是将尔泰、尔康甩到了爪哇国,他的下.身鼓涨涨的,似乎是快要涨爆了,将裤子顶起一个巨大的帐篷。
  他二人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将这个满洲第一美人,压在身下美美的伺候一通。
  纳兰珠没有想到守备森严的福家会突然闯入两个不知名的黑衣人,还一脸淫.邪的看着自己,她忘记了大喊救命,只是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着,直到两个黑衣人扑上来,她才像是想起了大喊救命,“来——”
  可惜张开秀美的红唇,刚刚喊出了一个字,就被先头那个扑上来的黑衣人捂住了嘴,满洲女子性格都比较刚烈,尽管纳兰珠被两名黑衣人吓得魂不附体,但在危急关头,却是用力的抬起脚,胡乱的凌空乱蹬着,去踢那黑衣人的脑袋和胸膛。
  不过她那点力气,那是黑衣人的对手,黑衣人另一只手,就扼住了她的脚踝,纳兰珠挣扎不得,突然张开口,对着黑衣人捂住自己的大手用力的咬了下去。
  “啊!”
  那黑人吃痛的大叫,手被咬出了血,疼的他直冒冷汗,气愤的他刚想甩纳兰珠一个巴掌,不过一想到一会要拿下她,打得脸花了须不好看,便没有动手,反而是捏住纳兰珠的喉咙,在她口中丢进去一粒深褐色的药丸。
  “咕咚!”
  纳兰珠被那人捏着喉咙,一顺气将那颗药丸送进了纳兰珠体内。随即那人回过头,淫.笑着对着年岁小的说,“行了,快过来享用这小蹄子吧,她吃了我的独尊合欢散,不消一刻钟,贞女也会变成荡妇,哈哈哈。”
  那人得意的大笑着,而下一刻,他的笑容却是僵在了脸上,只见他那个同伴僵直的站在原地,眼睛茫然的盯视着前方,瞳孔涣散,嘴角流淌出一缕浓浓的鲜血,心脏处插着一把短剑,剑头泛着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