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满园春
1 序幕:


  广西桂林有条维江,四季如春,沿岸风景幽雅,江水环绕而曲折。江南岸有一座雄伟壮丽的苍龙山,它由大大小小的三个山峰组成。在山脚下有一个古镇,是一个远近闻名的镇子。



  古镇方圆十里之遥,四周由高大而古老的城墙围绕着,东西南北各有城门一处。白日里四门洞开,人来人往;到了夜晚,大门紧闭。城内南北东西,各两条大街,街道繁华兴隆,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酒馆、茶社、旅店、妓院,小商小贩,星罗棋布,拥满了整个的街道。医病卖药的、打把式卖艺的、给人看手相的,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妓女们也个个花枝招展,乳波臀浪,淫声浪语。



  古镇的首富是叶府的老爷叶福,全镇上下,大部份的人都是靠给他打工吃饭的,是在镇上跺脚乱颤,说一不二的实权人物;而且他还是一个武林高手。而他那五位太太在没嫁给他以前,在江湖上也是数得上的好手。



  古镇上另一个比较有权势的是叶府隔壁的王府,但靠的不是钱和权,而是他们的医术。但王府医病救人比较怪,因为王府的老爷都过世得早,所以主要是王府的四个太太们给人看病。



  这样王府就定了一些比较特别的规定:男人得病了,只能在王府开的坐诊的地方看,看完就走人,自己到药房抓药;而女人就可以直接进府,在府上看病,费用也很低。但对于孕妇又多规定了一条:如果需要王府来接生的,她们不会出诊,所以一定要在生小孩子的头三个月到小孩子出生后的三个月内,就住在府上不能回家。因为在这半年时间在传统上是不能行房的,而且如果住在王府上,费用也很低,也容易保证母子平安,所以那些做丈夫也都十分乐意。



  叶府和王府的关系一直很好,而且叶府的大小姐也嫁给了王府的大少爷,两家算是亲家了,所以古镇上的人都对王府十分尊敬。



  叶福有五个妻妾,虽然给他生了八个孩子,但都是女儿。灰心之余,就过继了一个男孩,起名叫叶开。每天由他和几个太太教他武功,但对叶开的身事几个人谁也不提,对外也只是说是叶福在路上拾的一个孤儿。



  叶开不仅相貌英俊,而且十分聪明,什么东西一教就会,又十分听话。深得叶福和他五个妻妾的喜欢。在他十六岁那年叶福还专门给他一个庭院,安排了两个叫小兰和小莲的丫鬟服侍他。



  因为叶福经常行走江湖,不在家。他的五位太太,就每人收了三个徒弟,各自传授武功,隔半年比一次武,看谁的徒弟的功夫最好。



  在叶开十八岁那年,叶府发生了两件大事。先是他的大姐夫,也就是隔壁王府的王少爷,突得重病死了;接着叶福被仇人暗算也去世了。因为叶福是一脉单传,无兄弟,府上的事就由大太太接手管理。



  叶福虽然认了叶开做儿子,但叶开到底是外人,所以五位夫人一商量决定把和他一般大的二姑娘叶秋嫁给他。



  事情虽然定了下来,但老爷刚去世没多久,就没有叫他们马上结婚。但大家知道这件事后就常常开他们俩的玩笑,而叶开也就经常约叶秋到后山上幽会。


第01章


  一天下午,叶开又约叶秋到后山上玩。他们正又说又笑地在山路上走着,突然,路边的小树林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呻吟声,他俩一听好奇的停了下来,一起走了过去。拨开树枝偷偷地望过去,一看之下,两人本能的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眼光也被吸引住了。



  只见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两人浑身一丝不挂,脱得精光,男的正趴在女的身上,浑身使劲,一上一下、忽左忽右的推动着;女的把两脚交叉在男的腰上,屁股用力地往上抬。



  叶开两眼直瞪着那阴阳交合处,只见随着阴茎的抽插,那红红的阴唇也一掀一合的迎送着,那白白的屁股中间一条鸿沟,流满了淫水,一阵一阵的,像小河般流得地上这一块,那一块,「噗滋、噗滋」肉与肉的撞击声,和这那「啊……啊……」



  的呻吟声,构成了一幅风雨交际的乐曲。



  这时,叶开觉的一个人向他怀里靠过来,一看是叶秋,只见她满脸通红,胸前扑扑直跳,而眼睛却没有离开那交战的场面。叶开把她抱在怀里,手抚摸着她的身体,吻着她的耳髻颊粉。渐渐地她的身体瘫软了,叶开连忙抱住她,慢慢地退出了树村,飞快地来到他们经常幽会的一个小山洞里,把叶秋放在地上的草堆上。



  只见叶秋春心汤漾、气息短促的倒在草堆上,一双微红的美目痴视着叶开。



  那眼神深含着渴望、幻想,胸前起伏不定,双峰一高一低地颤动着。



  叶开歪到在她的身边,给了她一个甜蜜的长吻,叶秋此时也热情如火,双手紧紧地抱住叶开,伸出舌头到他的嘴里。叶开在叶秋的紧紧拥抱下,禁不住伸出双手,握住她的那对大奶子,又揉又捏。



  「嗯……好弟弟,我好难过,好热呀!」



  叶秋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娇媚的说着。



  「姐,把衣服脱掉好吗?」



  「嗯!」



  叶秋点点头,默许了。



  叶开如奉旨般,迅速替她脱下衣服、褪掉内衣,赤裸的玉体,瞬时横阵在眼前。洁白而透红,细腻的皮肤,无一点瑕庇可寻;结实而玲珑的玉乳,在胸前起伏不定;均衡而有曲线的身体,滑溜溜的小腹,修长而浑圆的大腿,真是天上的杰作;阴部似个馒头高凸,黑细的阴毛中,微微露出的阴唇红嘟嘟的,就像婴儿似的张着小嘴,一开一合,还流着淫水呢!看得叶开眼里射淫光,虎视眈眈的望着那可爱的地方。



  「弟弟,把你的衣服也脱了嘛!」



  叶秋有气无力的说道。



  叶开恍然大悟,飞快地脱掉衣服,把她抱在怀里,吸吮着她那鲜红的乳头,右手伸到那神秘的阴户上抚摸着。这时叶秋的淫水更像缺堤的江水,直往外流。叶开伸出中指,顺着淫水,慢慢地往里插,插进一点时,叶秋突然皱着眉头叫道:「啊……慢点弟弟,有点痛。」



  叶开赶紧按兵不动,但手指被她的阴道紧紧夹住,四壁软软的十分舒服。这样过了一会,叶秋感到阴道里面痒痒的很难过,便把屁股向上抬起,嘴里叫道:「好弟弟,里面痒痒的,你轻轻地插进去。」



  叶开一见马上将手指又往里插,还不时的抽出,在她的阴核上揉捏一阵。一下子,叶秋的淫水流得更多了,她忍不住伸出手来,一下子抓住了叶开的阴茎,一抓之下,那原有七寸长的阴茎,刹时更加暴胀,龟头一颤一颤的,像是要冲出重围似的,把握不住。



  「啊!弟弟你的那个这么大,我怕!」



  叶秋有畏惧的说。



  「好姐姐,不要怕,我会慢慢的弄,你放心好了!」



  叶开急忙安慰她。



  在她的玉手的拨弄下,叶开更是觉得慾火冲天,浑身水熟熟的。他本能的抽出手来,将叶秋平放在草堆上,分开她的两腿,用手扶着阴茎,在她的桃源洞口一探一探地慢慢将阴茎插进她的阴道里。



  「好弟弟,慢点,有点痛!」



  叶秋略感疼痛,用手握住阴茎,娇声的说道。



  叶开只好将炽热的龟头抵在洞口,一面深吻香唇,紧吮香舌;一面用手不停的揉摸着乳房和乳头。经过这样不停的挑逗,叶秋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终于她忍不住发自内心的痒,娇喘呼呼道:「好弟弟,你可以慢慢的弄了。」



  说话间,她挪动双腿,阴胯随着张得更开了,并挺起臀部迎接着龟头。叶开知道她芳心大动,便微微一用力,龟头就着淫水挺了进去,「啊!痛死我了!」



  叶秋叫道。



  此时,叶开也感到有一个东西挡在龟头前面,根据原来他偷偷看的一书禁书上写的,他知道是处女膜。但又见叶秋头冒冷汗,眼睛紧闭,便只好按兵不动,用右手抓住阴茎,让龟头不停的轻轻抽动着;而左手按在她的乳房上,一面轻轻的揉捏着,一面轻声问道:「好姐姐,现在觉得如何?还痛不痛了。」



  「弟弟,就这样,等一会再插,姐姐还有点痛,但里面却痒得难受!」



  又过了一会,叶秋的又腿开始乱动,时而缩并,时而挺直,时而张开;同时也挺起屁股,开始迎合龟头的抽动。叶开一见时机已经快成熟了,就慢慢地抽出阴茎,用龟头在阴唇和阴核上捻动。一下子,叶秋的淫心狂动,屁股连连挺迎,娇喘的说道:「弟弟,姐姐现在不痛了,里面很难受,痒痒的,你只管用力插进去吧!」



  叶开瞅准时机,就当她咬紧牙关、屁股往上挺的刹那,叶开猛的吸一口气,阴茎怒胀,屁股一沉,顺着湿润的阴道,猛然插入,「滋」的一声,冲破了处女膜,七寸多长的阴茎,全根尽没,胀硬的龟头深抵在子宫洞口。



  叶秋这一下痛得热泪直流,全身颤抖,几乎张口叫了出来,却被叶开用嘴封住了。想是她痛极了,双手不住的推拒,上身也左右摆动,叶开见她痛得历害,也只得伏身不动,而整根阴茎被阴道紧紧的夹住,十分舒服。



  他们就这样拥抱了一会,叶秋的阵痛也过去了,随着而来的是,阴道里开始痒了,十分难受,便轻声说道:「好弟弟!现在好些了,你可以慢慢的玩了,只是要轻些,姐姐怕受不了。」



  叶开很听话的把阴茎慢慢地抽出,又缓缓地插入。在这样轻抽慢送之下,叶秋的淫水又涌了出来,她娇喘微微,显得淫狂快活。



  叶开见她苦尽甘来,春情荡漾,媚态迷人,更加慾火如炽,抱紧娇躯,耸动着屁股,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猛,不停地狂插。只插的叶秋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娇声的叫道:「啊……啊……好弟弟,姐姐好舒服啊!啊……你真会干……美……美死我了!啊……你顶到……你姐的花心了……啊,我美死了!」



  叶秋一阵抽搐,只觉得叶开那粗大的肉棍,像一根火柱插在自己的阴道里,不停地抽动着,触到了花心,像似要插进子宫里似的。她的全身像火一样的燃烧着,她觉得心中一阵阵的燥热,娇脸上春潮四溢,香唇娇喘吁吁。



  叶开听着叶秋那淫声浪语的叫床声,更为卖力的抽插着,双手也移到她那高耸着的乳峰上,用力地揉捏着。在这样的双面夹功下,叶秋更加欲仙欲死了,嘴里大声地呻吟着。



  随着叶秋的呻吟声,只见她浑身颤抖着,阴穴里一阵收缩,一股火热的阴精喷射在叶开的龟头上,手和腿也都瘫软下来,同时娇喘吁吁道:「啊……宝贝,我不行了,姐……姐上天了!」



  叶开的龟头被那股火热的阴情一射,心神一动,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快感涌上心头,猛然打了个寒颤,一股精液也射了出去。



  「啊……舒服死了!」



  叶秋媚眼一闭,享爱着这无比的快感。他们第一次尝到人生乐趣,真是神魂颠到了,飘然欲仙。两人射精后,都感到很累,但仍然不愿分开。



  叶开抱着叶秋,双手在她的乳房上轻轻地揉捏着。这时,因为阴茎的抽出,叶秋蓬门洞开,那淫水合着阴精、阳精和一些血液流了出来,把她的双腿间和地上弄湿了一片。叶秋一看有血流出来,害怕道:「你看看,刚才那么用力干我,现在流血了,怎么办?」



  叶开听后笑着说道:「小笨妞,你是黄花闺女,第一次当然是要见红的。不要怕!我刚才不用力干你,你会这么爽?怎么样,再来一次吧!」



  说着,他的手又向她的阴户摸去。



  「不了,」



  叶秋一把抓住他的手说道:「天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明天中午吃完饭,我们再来好不好?不过,这草堆躺起来不舒服,明天你先来带点东西把它铺好,我陪妈说会话就来,好不好?」



  叶开一看也只好同意了,两人起身穿好衣服,高高兴兴的下了山。


第02章


  第二天,叶开一吃完午饭,就偷偷拿了条被子溜了出来。来到山洞后,他把被子铺好,坐在上面等叶秋来。可是等了好一会,叶秋还没来,他闲着没事,就点了根火把往洞的深处走去,看看里面有什么。



  不想没走多远,就走到头了,而且还发现一具尸体倒在洞壁上,右手还握着一根石头。叶开艺高人胆大,就走上去看。原来这个人已经死了很久了,可能是因为中了一种特殊的毒药,所以才能保存这么久。



  叶开把他移开,觉得那人手里握着的石头十分奇怪,但抓住它拔也拔不动,扭也扭不动,最后他往下一压,不想一压就压下去了。同时,尸体后面石壁也开始动了,叶开害怕有暗器,连忙向后退了几步,只见石壁上开出一个洞口,从里面射出一道柔和的光线,尸体也倒了下去。



  叶开一见没有暗器,就走了过去,只见一条通道出现在眼前,那柔和的光线来自强壁上的夜明珠。光这个通道和这些珠子就值好多钱了,那里面有什么呢?



  他正想进去,忽然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好像是叶秋的声音,他就赶紧退了出去。只见叶秋正站在被子旁,一见叶开出来,说道:「你跑到里面干什么?也不知道在这等我。」



  叶开连忙说道:「二姐,别生气,我见你没来,又没什么事,就进出看看这洞有多深,没想到发现了一个通道。来,我带你去看看!」



  说着,拉着叶秋就来到了那个刚打开的洞口。



  叶秋也一下子被迷住了,刚想进去,但被洞口的死人挡着,吓得她一下子退了回来。叶开一看连忙说:「不用怕,这个人早就死了,要不是他,我还发现不了这个洞口呢!」



  说着,他就把死人拖了出来,见旁边有个小洞口,就准备把死人塞进去。



  但叶秋忽然说道:「先别急,看看他身上有什么东西没有。」



  叶开一听有理,便把尸体放在地上,在尸体的怀里一摸,还真摸出一个盒子和两本书。便将东西交给叶秋,将尸体推进那个小洞里,又找了几块石头把洞口封上。



  他拿起盒子打开一看,只见盒子里装着两个比手指略粗的、五寸多长的两个东西,便不知道是什么。他又拿起一本书一看,原来是本武林秘笈,是多少武林人士做梦都想得到的。



  他刚想打开来看,忽然听到叶秋叫道:「弟弟,你快过来看,我知道这洞是谁盖的了。」



  叶开听见回头一看,见叶秋正拿着别外那本书叫着,便过去一看。



  原来这个洞,是他们现在住着的那个「桃花山庄」和隔壁王府住的「菊花山庄」的原来的主人,原来这两个山庄是一个山庄,叫「逍遥山庄」,而这里是他为了防止仇人寻仇和自己寻欢作乐,在他山庄下面修建的一个宏大的地下宫殿。



  叶开这才想起,他现在住他那个庭院和隔壁王府有一道门通着,不过平时那道门一直是锁着的。原来是这个人死后,原来得「逍遥山庄」才一分为二,变成现在这样。



  他接着住下看,着这地下宫殿建成没多久,在一次决斗中他受了伤,后来伤是好了,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却不能和女人做爱了,阴茎怎么也硬不起来了。后来他听说有两个东西,只要把它们塞进两个处女的阴道里,等它融化,流出来,再合着一起流出的淫水和处女血喝下去,就可以使男人的阴茎变成「金枪不倒」,而且可以控制想硬就硬,想软就软,想射精就射精。



  书写到这就完了,叶开想了想,拿起手中的盒子对叶秋说道:「看来这盒子里的就是那两个东西,看来他是找到后,太高兴了被人暗算,跑到这后就死了。走,我们进去看看。」



  说着,他拉着叶秋一起走了进去。



  他们走进通道,走了很长一段,忽然从后面传来一声响,他们马上站住了。



  又听了一会,但什么也听不到,叶秋说道:「弟,刚才那声音你也听到了,我们要不要回去看看?」



  叶开说:「我们都走了这么长了,看来已经快到山底了,我想差不多也要到了,回去看什么?我们在这幽会这么长时间也没见有人来,刚才那声音大概是石头掉下来发出的声响。就是有人,我们还怕他不成?如果是男人杀了,女的留着供我享受,不是正好吗!」



  说得叶秋脸一红,嘴里说道:「小色鬼!」



  拉着他就往下走。



  又走了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一个小门前,推开门一看,是一间长长的房子,里面除了他们出来的小门外,还有一个大门和许多个小门,而且每个门上都写着字,他们刚才出来的门上写着「半山腰」;另外的小门上,大部份都写着「逍遥山庄」(也就是现在的叶府「桃花山庄」和王府「菊花山庄」)里的各个院的院名;只有一个写着「静月庵」,是山上的一个尼姑庵。大门上写着「逍遥洞」,大门旁边还立着一个碑,刻着许多小字。



  他们走近一看,才知道这就是那个地下宫殿,那些小门是通往上面所写的地方,出口都是在卧室里,大门后面就是他寻欢作乐的地方。而且在建这个地下宫殿的时候,他还发现了个温泉,不仅可以用来洗澡,还有一定的美容的作用,可以使女人保持年轻美丽,所以他还把这些泉水接到上面庄园里,供大家洗澡用。



  看到这,叶秋禁不住对叶开说:「怪不得,妈妈们经常洗澡,而且都三、四十岁的人了,看起来比我们大不了多少,原来是因为这泉水。看来我以后也得经常洗澡。」



  下面接着写道,在宫殿里他不仅修了浴池,一张大床,还特别设计了两张躺椅和一张大圆桌。那两个躺椅,一打开机关它会上下左右的摆动,还可以调节高低,同时,如果有的女孩子不听话,它还可以把人的手和脚锁住,让她没法子反抗。那个大圆桌很不简单,它不但很稳固,而且可以旋转,可同时让十个女孩团团坐在台边,男人则可以原地不动地逐个逐个地鉴赏淫乐,从中比较每位女孩子的容貌、身段、乳房、阴户的不同。在石壁的墙上,他还让人画了二十四个欢喜佛画像,有真人大小,活色生香。



  看的叶开万分高兴,说道:「姐姐,这地方和我们住的地方相通,而且有这么多好东西,以后我们就在这里幽会,好不好?」



  叶秋一听,脸一红说:「好,那还不快进去看看!」



  说着她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一看,里面果然是很大一间房子,中间有一张大床,躺上几十个人都不成问题,而且这张床实际上是地上的一个石台,不过上面铺着很多的被子。到床前一摸,虽然这么长时间没有人来,因为在地下密封得好,一点也不脏,跟刚铺上似的。床的左边是个大浴池,右边就是那两个特殊的躺椅,躺椅边还有一个柜子和一些高低不同的架子。



  叶开走过去,只见柜子上有五个抽屉。叶开拉最上面的一看,只见里面放着许多的小盒子,每个盒子上还都贴着标签。他将盒子挑了几个看了一下,这才知道这些原来都是春药,不过效用不同:有专门是挑情用的;有专门让忠烈女子发情的;有专门让少女变成荡妇的。而且还分是下到水里、饭里,或者像香一样一点,人一闻到就发作的。



  他又拉开下面的抽屉,只见第二个抽屉里装着一些假阴茎,看来是让女人自慰的。第三个抽屉里装得也是假阴茎,不过这些是两头都可以插的那种长的,是两个女人一块自慰用的。第四个抽屉里装着一些和第二个抽屉差不多的假阴茎,不过这些假阴茎后面有几根带子,可以绑在女人的身上,根部正好顶在女人的阴蒂上,这样在插另外的女人的阴道时,她自己也可以自慰,同时露着阴道正好让男人的阴茎插入。第五个抽屉里装着一些绳索、藤条和长钉。



  叶开看完后,回头刚想叫叶秋过来,发现叶秋正满脸通红的,媚眼如丝地看着墙上的画像。叶开向三面墙上所画的那二十四个画像望去,画像上的人物有真人大小,而且每幅画上的人做爱的姿势也各不相同。叶秋所看的那个画像上,那女的双手按地,采取爬行姿式,男的则站在她背后,双手抓在女的双乳上,阴茎从后面插在阴道里。



  叶开知道她已经心动了,说道:「姐姐,把衣服脱了吧!」



  叶秋点了点头,脱下衣服,叶开也飞快的脱掉衣服,将她抱到床上。



  先把头埋在她的双乳间,吻了一会,继续往上一下压在她的香唇上,右手渐渐下移抚摸着她的小腹、肚脐眼,最后停在阴户上,轻轻地梳抓几下阴毛,由食指按着阴户上方的阴核上缓缓揉动。



  只一阵子,叶秋就娇喘吁吁,全身无力,阴道痒痒的,屁股也随着手的揉动扭动着。叶开一看知道差不多了,将手指下移,中指伸进阴道,挖弄起来。直弄得叶秋的阴唇一开一合的,淫水直流,而嘴里哼着:「好弟弟……快点……我要……我要……啊……」



  忽地叶开低下头,伏在她的阴户上,嘴对着那丰满的阴唇,向洞里吹气。一口一口的热气,直吹的叶秋连打寒噤,忍不住挺起了屁股,叶开乘机托住丰臀,一手按着屁眼,用嘴猛吹阴穴。叶秋只觉得洞里一空,一股淫水流了出去,阴壁里一阵阵的奇痒,那阴核也忍不住一跳一跳的。



  叶开继续把舌头伸到里面,在阴道内壁上翻来搅去,内壁的嫩肉经这一弄,更是又酸、又麻、又痒,叶秋只觉得全身轻飘飘的,头昏昏的,什么都忘了,只在潜意识中,拚命挺起屁股,将阴道凑近他的嘴,使他的舌头更深入洞里。



  忽然,阴核也被舌头捣住了,还向上一挑一挑的,她禁不住娇喘和呻吟了起来:「啊……痒……好痒……啊……你把阴穴舔得美极了!啊……快!穴里痒死了……」



  她扭动着屁股,穴里不停地流着淫水。



  叶开一看时机成熟,抬起头说道:「姐,来翻个身,趴在床上,我们用刚才看的那式玩,好不好?」



  叶秋听话的反了个身,趴在床上,屁股蹶起。只见她那肥圆的屁股下露出一条阴缝,两片肥大的阴唇裂开着,不断有淫水流出来。



  叶开也跪在她的身后,用手扶着阴茎,用龟头在洞口磨着,然后「滋」的一声插了进去,叶秋不禁大声叫道:「好美啊……好舒服啊,好弟弟用力……用力插死我!」



  她一边叫,一边用力地往后使劲,以配合叶开的抽插;头也不定的扭动着,胸前那两个高耸的乳房,前后左右不停的颤动。



  叶开在小穴里传出的「咕叽、咕叽」水声,和「啪、啪……」



  的肉击声中,更加卖力地干着。「啊……喔……我不行了,胳膊支不住了……啊……」



  叶开在她的娇喘、呻吟的激发下,一连又是二十几下的急插急抽,然后一下子抓住她的肩膀,把她的上身拉起,抱在怀里,双手在那高耸的乳房上猛力地揉着捏着,下面的阴茎也一下比一下猛地冲击着叶秋的阴穴。



  叶秋听着小穴里立刻发出更响亮、更快速的肉击声,她只觉得阴茎像是要穿破她的子宫口,插入子宫里般,一种强烈的快感猛的涌了出来。



  「啊……啊……我不行了……好舒服啊……」



  随着她一声大叫,有股更大的淫水和着阴精一下冲击在龟头上。叶开也猛地又插了几下,射出了他的精液,两人拥抱着一起倒在床上。



  两人正躺着享受高潮后的余韵,猛然听见门口好像有人的呻吟声,连忙坐了起来问道:「谁?谁在外面?」



  「我们。」



  随着一声有点变音的声音,门口出现了两个女孩子。



  叶开一看不是外人,正是三妹叶清和七妹叶素,只见两人满脸通红,衣服也有些零乱。叶秋一看,羞得连忙抓了条被子盖在两人的身上,问道:「你们怎么会到这儿?」



  叶清说:「我们……我们饭后见你和妈妈说了会话,就偷偷的一个人溜了出来,我和七妹就偷偷地跟在你的身后上了山。见你叫了几声开哥,开哥出来后你们说了几句话,就高兴的进了山洞,长时间也不出来。我本来是想回去的。」



  「是我拉着三姐,一定要进来看看的。」



  叶素说:「进了通道,我们还把门关上了。没想到,刚下来就看见你和哥干那事。我们本来想看一下就走的,没想到一看之下,双腿发软,还没走开,就被你们发现了。」



  叶秋一听这下明白了,下来时听到的那声响,是她俩关门时的声音。有心叫她们走吧,但又怕她们出去后和别的姐妹乱说,而且看她俩都有点春心荡漾,正好叶开要练「金枪不倒」也正需要两个处女,大家都是姐妹,不如叫叶开把她们也干了。



  想到这,她说道:「你们两个听不听姐的话?」



  两人都点点头,「听话就过来。」



  两人听话的走到了床前。



  叶秋看她们走了过来,对叶开说道:「你练『金枪不倒』,不是要两个女孩子吗?她们俩怎么样?」



  叶开听了,连忙点点头说:「行,只要你不吃醋就行,但是不知她俩同不同意?」



  叶秋拧了一下叶开,说道:「我吃醋?你练成『金枪不倒』,不知道多少女孩子要到在你的棍下!她俩没问题,看我的吧!」



  说着,光着身子站起来,走到两个女孩面前说:「怎么样,你们俩刚才是不是看得有点心动了?做爱真的很舒服。你们的开哥正好要练『金枪不倒』,要两个处女献身,你们看看怎么样?」



  两个女孩一听都羞得低下了头,但是经过刚才那一幕,两人又都不约而同地轻轻点了点头。叶秋一看,忍不住一下抱住她俩,说:「这才是我的好妹妹,有什么害羞的!一会干起来你们就知道有多兴奋了。来,先把衣服脱了,我叫阿开过来。」



  说着,回头向叶开招了招手,叶开一看知道她们同意了,便拿着盒子高兴地走了过来。



  不一会儿,两个赤裸的处女就站在了他的面前,那雪白的肌肤,高高耸起的双乳,两条修长的腿的交汇处,那高高凸起的阴户上像蒙着一层白雪,光亮得一根阴毛也没有,那腥红的阴唇微合着。只看得叶开的慾火一下子燃烧起来,那本来软绵绵的阴茎也渐渐地站立起来。



  叶清和叶素被他看得扭动着身体,说:「姐,你看哥好坏,怎么这样子看我们呀!而且他的鸡巴那么大,我们的穴这么小,有时洗澡时插进一个小手指都不行,他这么大,插进去一定会很痛的。」



  「不要紧,第一次是会有点痛的,以后就好了,你们刚才也看到了我是多舒服呀!」



  叶秋说:「以后,鸡巴不大你们还会觉得不舒服呢!呀,你们俩为什么都没有长阴毛呀?」



  叶素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四妈也是这样的,洗澡时我看见她也没长。」



  「这叫白虎,可能会遗传。而且书上说,白虎的性慾强,不容易满足。你看看,叶清已经十八岁了,就不说了,叶素才十五岁,就长了对这么大的乳房。」



  叶开一边说着,一边禁不住一把拉过两个女孩,双手按在她俩那两对高耸的乳房上揉捏着。



  叶秋一看,连忙叫道:「阿开先别急嘛,我们先干正事,等会你想怎么玩都可以。」



  叶开一听也不放手,问道:「怎么练呢?」



  「我都想好了,让她俩躺在躺椅上。」



  叶秋说:「用锁锁好她们,省得一会她俩乱动,弄撒那药水。然后拿两个洗澡用的小盆接药水,不就行了?」



  叶开一听这主意不错,便一手一个拉着两个女孩来到躺椅前。先让叶清躺在左边的床上,一按机关,只听「喀」的一声,叶清的双手、双脚和腰都被包着布的铁圈扣住了。



  让叶素躺在右边的床上同样弄好后,叶开说:「我现在要塞个东西到你们的阴道里。」



  说着,从盒子里取出那两根棍子:「可能将处女膜弄破时会有点痛,等它化了,流出来我一喝,练成『金枪不倒』就行了。另外为了让它化得快点,我会和你们调会情,所以你们要先忍着点。」



  叶清忍不住叫道:「快点弄吧!早点弄完不就可以早点上床吗?」



  叶开一听笑着走到她的跟前,摸着她那对高耸的乳房说:「先别急,得等你的阴穴里流水后才能塞,不然会很痛的。」



  同时他转头对叶秋说:「好姐姐,你去和叶素玩,好不好?」



  叶秋一听,就走到叶素跟前,手放在她的乳房上,轻轻的揉动着,不时地还捏住那乳头,用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捻动着。只一会,叶素的乳头就胀硬了,乳晕也扩大了。



  「嗯……嗯……好姐姐,你也是个女人,嗯……怎么你摸我,我也会感到十分舒服?」



  叶素轻声呻吟道。



  叶秋见她的脸上起了两片红晕,乳房也随着手的揉动而急剧起伏着,「好妹妹,不错吧?一会还会更舒服。」



  说着,她俯下身子,用她的乳房压在叶素的乳房上,摆动着身子,手滑到叶素的阴户上,分开那两片肥厚的阴唇,用手指顺着穴沟滑动了几下便找到了阴核。她知道这是女人十分敏感的部位,能勾起女人无穷无尽的快感,就用手指在上面轻轻地揉动着。



  这边叶开先是用手在叶清的乳房上揉捏着、吻着,过了一会他便转移阵地,来到了那光溜溜的阴户上。因为没有阴毛的掩盖,叶清的阴唇显得特别的肥厚,叶开忍不住深深的闻着,那淡淡的骚气加着一股处女的清香,直撩拨得他心里痒痒的。



  他轻轻的分开了那肥厚的阴唇,那深深的阴穴和鲜红的阴核露了出来,叶开伸出他那长长的舌头,像火苗一样的探来探去,最后终于落在了阴核上。他先用舌尖轻轻地顶了几下,然后又用舌头不停地在阴核上绕着、转着。



  随着他的转动,叶清忍不住了,开始大声呻吟着,她那雪白的屁股也开始蠕动着,一股淫水也随着涌了出来,滴在地上的盆里。叶开一看,知道行了,便拿起那根棍子在阴唇上滑动了几下,先润滑了一下,然后慢慢地插进去,等他觉得差不多时,便猛的一下全插了进去。



  「啊……好痛!」



  叶清大声呻吟道,叶开连忙在她的脸上吻着,安慰着。渐渐地叶清觉得阴道里已经不痛了,取而代之是一阵阵的奇痒,那根棍子也渐渐地随着淫水融化着,她忍不住蠕动着屁股,嘴里含混不清地叫道:「唔……唔……痒,好痒……哥快点……给我止痒啊!」



  叶开低头一看,只见叶清的阴唇裂开着,里面不时涌出淫水来,淫水里还夹杂着血迹和一些淡黄色的液体,看来是药。



  「啊……好姐姐……你不要揉了,我里面好痒啊!」



  叶开一听那边叶素也在叫,回头一看,只见叶秋趴在叶素的身上,摆动着身体,手在她的阴户上揉着。



  叶素扭动着脑袋,小脸蛋像一朵盛开的红山茶,双脚抖动着,嘴里发着含混不清的呻吟,不时有淫水滴到盆里。



  叶开便拿着另外一根药棍走过去,说:「好姐姐,你去和叶清玩会,我先把药棍插进去,等会我们一起再上床玩好不好?」



  叶秋一听抬起身,吻了一下叶开,说:「你可得轻一点,我这个妹子还小,温柔点。」



  说着走到叶清跟前,揉着她的乳房说:「阿清,舒服不舒服呀?」



  叶清呻吟道:「好姐姐,我……我的里面好痒啊……唔……唔……」



  「你先不用急,等一会到床上,你就知道怎么是真正的舒服了。」



  说着,叶秋双手交换着在她的乳房和阴户上揉捏着。一下子,叶清的呻吟声更厉害了,淫水也猛烈地涌了出来。



  这边叶开来到叶素床边,摸着她那对急速起伏着的奶子说:「好妹子,我要插了,你要忍着点。」



  说着,他也是先把棍子在阴道口滑动了几下,然后一下子猛地插了进去。



  「啊……好痛……哥,好痛啊!」



  叶素痛得叫了起来,她到底还小,阴道平时插进一个小指头都不行。



  叶开右手在她那对高耸的乳房上揉捏着,左手分开她那两片阴唇,用舌头舔着,不时得还收回舌头,用牙齿轻轻地刮弄着鲜红的阴核,直刮得叶素忘记了疼痛,不停地蠕动着屁股,大声的呻吟着:「啊……啊……好哥哥,好舒服啊……你真厉害,弄得我好痒、好痒啊!」



  随着她一声声浪叫,她的淫水带着处女血和药液不断地涌出来,叶开一看,更加卖力的刮弄着。



  每次刮弄,叶素就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刺激从阴核中发出,波激到全身燥热、酥麻、刺痒,一种用语言无法表达的快感在血液中奔流,她忍不住发出了尽情而快乐的呻吟:「啊……啊……好……好舒服,我不行了……」



  说着,一股火热的阴精涌出,带着已经融化掉的药液涌出阴道,流到了盆里。



  叶开一看,知道她已经丢了,忙打开机关,把她抱起来。叶素瘫软在他的怀里说:「哥,你真行,我真是舒服死了。」



  叶开抱着她走到床前,将她放到床上说:「你先躺着休息会,等一会你回复过来我再玩你,到时更舒服。」



  说完吻了她一下,就来到叶清跟前。只见叶清也已经丢了,瘫软在躺椅上一动也不动,叶秋这时也已经淫火上升,春潮起伏。「姐,你先在躺椅上躺着,我马上就来。」



  说着,他打开机关,看叶清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就将她抱到叶素旁边,说:「素妹,你先看着你姐,我先在躺椅上和你秋姐玩会。」



  他先将两个盆子里的药水合在一起,一口渴了下去,只觉得全身猛的一热,那阴茎跟着一颤,竟涨出了一寸多长,也粗壮了许多。



  叶开连忙走到叶秋身边,见叶秋叉着双腿躺在那里,双手在自己的奶子和阴户上揉着,见他走过来,娇声的说道:「好弟弟,快点来呀!姐姐里面痒死了,快点用你的大鸡巴给姐姐止止痒!」



  说着,一把抓住了叶开的阴茎,「啊!为什么今天它这么大呀?好像又长多了。」



  「这还不是喝了那药以后才这样的!来,你先用嘴含舔我的肉棍,我也给你舔穴好不好?」



  说着叶开就趴了下去,把阴茎对着叶秋的嘴低下身子,趴在她的阴户上。



  叶秋虽然已经让叶开干过两次了,但这次他的阴茎这么大,她也想玩玩。她的一双妩媚的眼睛盯着叶开那根又粗、又壮、又长、又红、又紫的大肉棍,只见龟头晶光瓦亮,黑茸茸的阴毛布满了小腿,肉棍上胀凸的青筋,盘据在肉棍上,硬梆梆的肉刺有规则地向龟头倾斜着。她看花了,看醉了,忍不住像吃香肠一样一口吞下去,拚命的吸呀、吮呀。



  这时,叶开也用手贪婪地拨开了她那两片肥厚的阴唇,用舌头舔着,然后用他那天生的长舌头,深入肉壁不停地搅动着,搅得叶秋奇痒无比,忍不住吐出龟头,浪声叫着,一股淫水也随着叫声涌了出来。



  叶开连忙用嘴塞住阴穴口,猛力地吸着,然后又含住叶秋那艳如玛瑙的小阴核,狠劲地吸吮、舔磨,直弄得叶秋全身发颤,扭动着屁股,粉颈也一上一下地抬起,小嘴一张一合的更加卖力地套弄起龟头来,叶开的阴茎也被套弄得一胀一胀的,胸中的慾火也越烧越旺。



  他跳下躺椅,站在叶秋的两腿前,先龟头在穴口磨了一会,就一下子插了进去,肉棍立刻被穴里的肥肉紧紧的夹住了。叶秋的阴道一下子也被撑得满满的,一股刺激的快感也迅速流遍了全身,真是又痒、又麻、又酸,无法形容的舒服。



  「快……快点插呀!」



  叶秋叫道。叶开没有马上开始,而是打开了机关,随着机关的打开,躺椅的靠背升了起来,叶秋也跟着起来了。叶开一看差不多了,就关上机关,打开了另一个机关,一下子椅座开始一上一下的动了起来,叶秋的屁股也随着动着,阴茎在阴道里轻松的抽动着。



  「啊……唔……好舒服……快揉咪咪啊!揉……」



  叶秋随着椅了的运动,大声的呻吟起来。



  叶开顺手握住叶秋那对白生生的丰乳,猛力地揉着、捏弄着乳头,臀部同时配合叶秋肥臀的动作,一下一下的挺动着。叶秋被顶得媚眼翻白,娇喘连连,她全部神经已经兴奋到了极点,只见她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叫着:「哎哟……插死我……插死我……啊……我不行了,你去……去找她俩吧!」



  一股阴精一下子喷在叶开的龟头上,叶开也被刺激得打了个寒颤,不过他控制住没有射出精液。



  他见叶秋已经无力地瘫软在椅子上,便抽出阴茎,抱起叶秋,转头见叶清和叶素躺在床上,双手在自己和对方的身体上抚摸着。见他转过头来,叶清叫道:「哥,你快点来呀!我和妹妹里面都痒痒的,你快点来干我们呀!」



  叶开抱着叶秋来到床前,将她放在一边,随手在叶清的阴户上摸了一把,说道:「叶清你真浪呀!刚才流了那么多,现在又流了。」



  叶清羞的脸一红,说道:「哥,你又取笑人家了,你看叶素不也流了吗?」



  叶开一看,果然叶素躺在那,淫水正不时的向外流着。



  「不要看了,快点来嘛!」



  叶清说着,伸手拉着叶开就要干。不想叶素也叫道:「我也痒啊,快点干我呀!」



  叶开一听连忙说:「先别急,干你们没问题,但以后你们一定得听话,我叫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知不知道?」



  两人听话的点了点头。



  「你们现在是两个人,我没法一次干。反正谁也跑不了,叶清你让妹妹,我先干她,让她舔你的穴好不好!」



  叶清没办法,只好点了点头,叶素则连忙躺好,分开两腿,叫道:「哥,快点来嘛!」



  叶开拿过一个枕头塞在她的屁股下面,把她的阴户垫高,然后跪在她两腿间,先用龟头磨了一会儿,然后把头对准阴穴口,便一下把整个阴茎插了进去。



  「啊……哥儿,痛呀!你先别动。」



  叶素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叶开的阴茎太大了,一下插入,她痛得还是叫了起来。



  叶开也不忙着抽动,双手按在她的双乳上,轻轻的揉动着,嘴在她的嘴上吻着。过了一会,叶素的阵痛过去了,随着叶开的挑逗,她又开始扭动身体,屁股也开始向上挺动着。



  叶开叫叶清过来蹲在叶素的头上,阴穴对着叶素的嘴,叶素用手分开她姐那两片肥厚的阴唇,露出小阴唇和阴核,先用手在沾着淫小在上面揉着、捏着,然后伸出舌头舔着,手指不时得伸进阴穴里搅动几下。



  叶清在她妹妹的挑逗下,一边呻吟着,一边用力的把屁股向下压,一股股的淫水从穴内涌了出来。但那股引人发狂的奇痒折磨着她,只想让大肉棍一下插入解除这种煎熬。她扭动身体,双手在自己和妹妹的奶子上用力地揉捏着。



  叶开看着叶清那发狂的样子,用手把她一拉,嘴对嘴用力地吻着她,双手在她俩的奶子上揉着,屁股一上一下地猛力抽插着。



  「啊……好厉害……好舒服啊……真得好舒服啊……」



  叶素随着他的猛力冲顶,媚眼翻白,松开叶清,大声呻吟道。不一会,一股阴精就从她的子宫里喷射而出,射在叶开的龟头上。



  叶开又顶动了几下,抽出了阴茎,叶清一看连忙把叶素移开躺在床上,分开两腿,叫着:「哥儿,快点!里面痒死了。」



  「好妹妹,你起来,我躺着你在上面自己玩,好不好?」



  叶开一面说着,一面拉起叶清,自己躺在床上。



  叶清见那大肉棍直立着,龟头粗壮赤红,上面还沾满了淫水和处女的血迹。



  这时,叶清什么也不管了,跨在叶开身上,将那通红发亮的龟头对准自己的阴穴口,慢慢地塞了进去。



  「啊……好舒服,你的东西真大啊!」



  叶清正说着,叶开一把抓住她那对奶子,屁股用力一抬,那大肉棍一下子冲了进去。叶清虽然痛得四肢无力,但那肉棍的插入使她心里感到十分舒服。



  随着疼痛减轻,她试探着扭动屁股,那肉棍像是活物一样在穴内滑动着,她觉得肉棍似乎不是插在穴里,而是插进了自己的腹内,它是那么长、那么粗。一阵身心的酥爽,丝丝缕缕的在穴里发作了,一种强烈的慾望立刻燃烧起来。



  叶清逐渐地加快了速度,白嫩的屁股不停的扭动着,只见她杨柳纤腰摇摇摆摆,一对高耸的乳房上下颤动着,小脸蛋绯红,一双妩媚的杏眼微闭着,嘴里也不时地传出呻吟声,满头的青丝前后左右地飘散。



  叶开因为不要用力,所以高兴地躺在那,看着叶清那疯狂的骚样,双手伸出抓着那对乱蹦乱跳的奶子,用力地揉捏着。



  这时叶清的呻吟声更加厉害了,一阵阵的淫水随着肉棍流到了叶开的腿上。



  叶开忍不住猛的坐起,抱着叶清一翻身,然后双手支撑在床上,屁股猛烈的抽动起来。



  叶清在他的猛烈功击下,双手情不自禁地在自己的奶子上揉捏起来,嘴里大声叫着:「啊……好哥哥……快用力啊……我不行了!」



  她一面叫着,一面用力地挺动了几下屁股,就瘫软在床上不动了。



  叶开一看,便把阴茎从她的阴道里抽出,只见一股淫水合着血迹、阴精流了出来。他双手抱着叶清和叶素躺在床上,抚摸着她俩那对被揉得发红的乳房说:「好妹妹,舒服吧?」



  叶素说:「舒服死了,没想到做爱这样舒服,今后哥你可要经常干我呀!」



  「你个小浪货,小小年纪就这么骚!」



  叶秋趴到他们身边,伸手在叶素的阴穴上摸了一下,说道,「这么多淫水,叫阿开再干你一次好不好?」



  「我不行了,我的阴穴里现在还有点痛,再干我怕路都走不成了。」



  叶素连忙叫道。



  叶清坐了起来,看着自己和妹妹的阴穴说:「就是嘛,我俩的阴穴都有点肿了,我不干了。大概快吃晚饭了,回去吧!」



  叶开也坐了起来,说:「好吧,不干了,不过得洗一下。你们三个的淫水真多,流得我身上粘粘的。晚上你们和我一起睡好不好?」



  叶秋在他的阴茎轻轻地打了一下说:「干完了就骂人,晚上你自己睡吧,我们今天都累死了。」



  说完就拉着两个女孩洗澡,穿好衣服走秘道回去了。



  叶开一看没有办法,就拿着那两本书,走秘道回到自己的卧室


第03章

  晚上吃过饭,他让小兰和小莲不用服侍他了。等她俩出去后,他就拿出那本武林秘笈,边看边学。



  书上记载得是一种内功的修练方法,这种内功叫「落凤功」,学起来到十分容易,像他这种本来就有功底的人,只练习了一个多时辰就行了。叶开跟着书上所说的练了一个周天,果然觉得自己的内功增加了不少。



  叶开高兴地来到大院外,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将他原来学的招式练了一下,果然不错。原来他打断一棵小树还得费点劲,现在一掌下去一棵小树就应掌而断了。



  叶开高兴地回到卧室,又拿起书看完。突然在书的最后发现了一段说,原来这本秘笈是个采花大盗的内功心法,这种内功练成后只要干一个处女,功力就越厉害,不过这种内功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练成后,每隔半年就一定要干一个处女,不然功力会减退。



  叶开一看这也不错,虽然每隔半年一定要干一个处女,不过他家这么有钱,找个处女还是很容易的。他看完书后,为了不让别人发现,他就把那两本书都烧了。



  因为练功和烧书弄得身上很多的汗,他就来到洗澡间准备洗澡。他刚走到门口,突然听见里面有水声和说话声,好像是他的两个丫鬟。他忍不住轻轻地推开门,露出一条小缝来,往里一看,原来小兰和小莲正一丝不挂地正在洗澡。



  两个丫鬟都已年方十八了,小兰属于小巧、丰满、肉感十足的类型,圆圆的脸蛋,弯弯的细眉,樱桃似的小嘴,皮肤雪白娇艳、柔细光滑,乳房高耸丰满,乳头酷似鲜红的樱桃,乳晕部份粉红诱人;平坦的小腹,阴户似馒头般高凸,阴毛微黄而卷曲,浓稀适宜,倒三角的下部隐约可见,鲜红的阴唇微合着;玉腿健美,丰满的屁股大而圆。



  小莲是个活泼开朗的姑娘,她的身材修长苗条,曲线优美,凸凹有致;姿容秀丽,一笑两个小酒窝,樱唇香舌,说起话来,娇声细语,悦耳动听;皮肤光滑细嫩,乳峰高耸,弹性十足,乳头红艳;阴毛浓密地包围着三角区及阴唇两侧,屁股肥圆。



  平时她俩服侍叶开的起居饮食,叶开也没注意过,这次一看才知道原来自己身边一直有两个美女,不过自己一直没有发现。他一边偷看着,一边想着怎么才能把两个丫鬟弄到手。



  这时,只见小兰躺在池边,让小莲给她擦尘。擦着擦着,小莲的手就不老实了,她的左手在小兰的奶子上揉着,右手则滑到小兰的阴户上扣动着。



  「啊!死小莲你又在逗我,一会痒上来了你来止痒。」



  小兰伸手打了一下小莲说道。



  「哎,我用什么给你止呀?我又不是男人。」



  小莲说:「你痒了去诱少爷,让他干你不就行了?」



  「你不要乱说话,难道你自己不想吗?不过我们都是下人,服侍少爷这么多年了,少爷也没注意过我们。」



  小兰说。



  叶开本来就看得有点忍不住了,听她俩这么一说,推开门走了进去说:「怎么不行?原来是我瞎眼没注意你们两个大美女,现在只要你们同意,我一定满足你们。」



  「啊!少爷,你怎么跑进来了?」



  小兰叫着,伸手就抓了条毛巾挡在自己身上。



  「有什么好羞的?想干就不要怕羞嘛!」



  小莲大方的走到叶开身边说:「少爷,你说是不是呀?」



  「是,是!」



  叶开说着,一把抱着小莲吻着,双手在她身上抚摸着。



  「嗯,你先不要急嘛,你身上脏死了,让我们服侍你洗个澡吧!」



  说着,小莲帮叶开把衣服脱掉,见他那大腿根一个软绵绵的肉虫爬在那里,忍不住说道:「少爷,它那么小,到底行不行呀?」



  「行。来,立起来!」



  随着叶开的话音,那条肉虫果然变成了一支粗壮的肉棍,还上下左右的颤抖着,看得两个姑娘都羞红了脸。



  热气升腾,烟雾弥漫,一男二女平躺在浴盆里,叶开在中,左边是小莲,右边是小兰。热水浸泡着身体,滋润着身心,同时,刺激着男性的肉棍和女性的阴穴,三股热流同时在他们心中奔腾。



  叶开的双手开始活动了,一只胳膊搂着小兰,一只胳膊搂着小莲,左边亲一下,右边亲一下,而且越搂越紧。



  春心荡漾的少女,在钢筋铁臂的紧箍中,四个硕大的嫩乳紧紧地挤压在叶开的胸肌上。这时,小兰的心中像有一只无名的小虫在缓缓地蠕动,像针尖一样刺弄着她那每一根感性的神经。这边小莲,被铁钳般地紧箍,青春少女的血液,就好像滚开的水一样,在澎湃、在沸腾。她的双腿之间热辣辣的,正在一浪高于一浪地鼓动,阴唇一缩一张,像贪婪地等待着什么,一股热流从子宫口溢出,沿着鲜红的嫩肉冲击着阴唇。



  她那娇嫩的小手忍不住一把抓住了叶开的大肉棍,一上一下的套弄着;与此同时,小兰的手也伸向了叶开的双腿之间,但触到了小莲的手,只好下滑,抓着叶开肉棍下的两个大卵蛋,轻轻的揉捏着。



  叶开胸中的慾火也越烧越旺,他极力地挺着小腹,使小腹最限度地挺起,让两只小手尽情地揉捏着。小兰、小莲同时侧过头来,在他的面颊两侧狂吻起来。



  「停!」



  叶开忍不住大声叫道:「快,洗乾净上床玩!」



  「真吓人!」



  、「吓我一跳!」



  小兰、小莲说着,飞快地给叶开洗乾净,然后给他擦乾,让他上床等着,她俩也飞快地擦乾身体爬上床,向叶开猛扑过去。



  三个人紧紧搂在一起,猛烈地亲吻着,四个白生生的乳房,在叶开的身上挤压、摩擦着,两个少女同时发出了呻吟。



  「暂停。」



  叶开说道:「小兰,你跨在我头上,用手把小穴分开,放在我的嘴上,我为你舔穴。小莲,用你的小嘴舔我的肉棍。」



  两个少女一听,高兴地点点头,迅速地摆好姿式。于是小兰把阴穴放在叶开的脸上,对准他的嘴,半蹲在叶开的脸上。而小莲则趴在他的大腿上,像吃糖果似的伸出舌头舔着龟头,用龟头在自己脸上来回移动着。



  小兰的阴穴正对着叶开的嘴,叶开用手分开那两片肥厚的阴唇,让最鲜嫩的红肉暴露出来。叶开先用舌尖在小兰的阴唇和阴核上舔了一会,然后深入阴道,用他那长舌头尽情地舔着、搅着,直弄得小兰心慌意乱,奇痒无比,淫声浪调,舒服得自己都不知说什么好。



  突然叶开猛一仰头,含住了小兰那艳如玛瑙的阴核,狠劲的吸吮、舔磨;小兰也全身发颤,双手在自己那对高耸的乳峰上,用力的揉捏着。
这边小莲,在小兰的呻吟声和肉棍的刺激下,右手抓着大肉棍,粉颈一上一下,小嘴一张一合地套弄着,左手则抓着叶开那两个肉蛋揉着。一会她放弃了用嘴,改用她那对丰满的乳房,把肉棍放在乳沟中,然后两手按着乳房夹住,一上一下的套弄着,嘴里也大声呻吟着。



  小兰发狂似的把屁股向下压,双手帮助叶开分开自己的阴唇,让叶开腾出两手揉捏她的奶子。一股股的淫水不时地从穴里冲击而出,但那股引人发狂的奇痒在折磨着她,她大声呻吟着,扭动着身体,脑袋像货郎鼓一样摇动着,满头的长发在空中飞舞,小脸也红得像一朵盛开的红山茶。



  小莲这时也淫水四溢,顺着她的玉腿向下流淌着,流得她身酥骨软,忍不住放弃了工作,翻身跨在叶开身上,用手握住叶开的大肉棍,分开自己的阴唇,把自己那小馒头似的肥穴对准龟头,缓缓地往下坐了下去。



  随着龟头的进入,小莲觉得有点痛,便停止下蹲。这时叶开的慾火越来越旺了,他见小莲停止下坐,便叫小兰下来躺在旁边,他则握着小莲的双乳一拉,阴茎同时向上猛地一顶,龟头一下就顶破了处女膜。



  「啊……痛啊!」



  小莲被顶得大声喊着。叶开连忙停止活动,用手在她的乳房上揉着,在阴毛上梳理着。叶开的大肉棍像一根烧红的铁棍,被坐插在小莲的肉穴里,被穴里的肉紧紧地咬着,而少女的阴道也被撑得涨涨的。



  一股刺激的快感,随着叶开手的揉动流遍了全身。小莲慢慢地移动着身体,随着她缓慢的上下移动,一股更加强烈的快感涌了出来,她渐渐加快速度,身体也随着上下摆动着,一对丰满的乳房上下摇动着,很是好看。



  叶开抓着她的乳房,猛揉乳房和乳头,屁股同时配合小莲的移动,一上一下的挺动着,使阴茎更加深入她的阴穴。



  「啊……真好……真舒服啊!」



  小莲一边用力地动着,一边大声的呻吟着。



  旁边的小兰看得忍不住趴到她背后,双乳压在她背上用力地磨着,双手帮她上下动着,嘴在她的颈上、面颊上吻着、亲着。



  小莲在他们两人的攻击下,很快地就高潮了,随着一股阴精的射出,她也无力地倒在小兰的怀里。小兰一见,连忙把她抱在一边,分开阴穴就要往大肉棍上坐。但叶开一直躺着干,虽然不费劲,但觉得不过瘾,便一把拉住小兰,让她侧身躺好,右手把右腿拉起,然后他躺在她背后,将腿放在小兰的左腿上,分开她的阴唇,将龟头先慢慢的塞进去,当他觉得碰到处女膜时,就猛的一顶,整根大肉棍全都进入了小兰的阴穴内。



  小兰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被顶得叫了起来。叶开连忙用手在小兰的胸前揉着,在阴穴、阴核上揉着,屁股缓缓的抽动着。



  渐渐地小兰的痛被痒代替了,她一边呻吟着,一边用力向后顶着屁股:「快……少爷快点……啊……好好……好舒服啊……」



  随着叶开加快速度,她只觉得龟头在阴道里快速的移动、摩擦,一股美妙的快感传遍她的全身,她的呻吟声更大了。



  叶开双手一边揉捏着小兰的乳房和那鲜红的乳头,一边用力拉着她向后压,配合着屁股的前后运动。大肉棍一次次地插进阴穴,直插得小兰秀眼直翻,娇喘连连,妩媚极了,也淫浪极了。



  越干越来劲,越干越疯狂,小兰的花心被龟头连续地撞击,使得小兰情不自禁地大声呻吟道:「啊……唔……我好舒服……好舒服……啊……」



  小兰的浪叫激励着叶开,他的屁股用力地前顶,小兰也用力地后压,动作越来越激烈,小兰心中也越来越活跃,阴壁随着阵阵收缩,花心吸吮着龟头,龟头顶撞着花心。



  「啊……少爷……我……我顶不住了……啊……」



  浪声未完,小兰就一洩如注,淫水一下子随着肉棍抽动涌了出来,把两人的阴毛浸得湿淋淋的。



  叶开又抽动了几下,抽出阴茎,让两个丫鬟收拾好床。本来她俩是在外屋睡的,叶开没让她们出去,便搂着两个丫鬟睡了。



  第二天,等他起床时,小兰和小莲早就起来了,将屋子收拾乾净,早饭也摆在桌上。叶开漱洗完,吩咐两个丫鬟脱光衣服,坐在他身边喂他吃,他则用手在两个丫鬟的身上乱摸,乱揉。



  本来吃完饭,他还想再干她们一次,不过她俩昨晚才开苞,阴穴一直还有点痛,不想要,他也没有强要。反正叶家的丫鬟都是卖身进来的,只要不将她们卖了或送人,以后他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地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