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妹妹的新婚+我的新婚 (完结)
1 妹妹的新婚

  昨天是妹妹结婚的大喜日子。我们终于完成了一件悬而未决多年的事。

  那天我的心情十分复杂。首先,妹妹嫁人,让我觉得自己心爱的宝贝被人抢
走了。其次,终于能有人替我名正言顺地照顾她一生,做哥哥的欣慰得很。

  从得知妹妹要嫁人之事开始,我就一直在忙咯婚事相关事宜。婚礼前一天晚
上更是陪了半宿,只为了婚礼不要出任何乱子。婚礼当天凌晨3点多就起床,只
睡了两个小时,怀着忐忑的心又开始跑前跑后。直到新郎接新娘到酒店,开始换
婚纱,我实在太累了,瘫倒在新娘更衣室隔壁的房间沙发里,动弹不得。

  忽然电话响起,妹妹问我在哪,看不到我心里没底。我说我就在隔壁休息,
你换衣服我不方便在。

  过了一会,忽听房门一响,睁眼一看,是妹妹穿着婚纱进来了,并随手关上
了房门。看到妹妹一身闪亮的洁白婚纱,俏美的新娘妆,心里激动得扑通扑通跳
个不停。忙问:你怎么过来了?都换完了吗?要下楼举行典礼了吗?

  妹妹摆了摆手,说:我就是来看看你。我对化妆师和伴娘说出来上厕所,就
跑过来看你。

  我心里感动得五味杂陈,竟说不出话。妹妹也呆立在那里不说话。两人一个
在门口,一个在角落沙发前,就这么对望着,仿佛时间停止了流动。空气也像透
明的果冻一般,甚至妹妹每一次眨动略带泪光的双眼,和柔软胸脯后粉色的心跳,
都能震荡着传到我心里,激起澎湃的回音。

  我忍住眼泪,缓缓向妹妹伸出双臂,妹妹便抓起婚纱沉重的拖尾冲向我,跌
进我的怀里。我紧紧地抱着妹妹,摩挲着她裸露的娇柔的背部,心中翻腾着各种
情绪。欣慰、欢喜、幸福、酸楚、嫉妒、哀伤、愤怒、害怕……一种难以言表的
情绪逐渐混合而成,一个声音这样反复说着:妹妹是我的!

  “哥,疼…”妹妹轻轻地呻吟了一声,我才意识到自己抱的太用力了。赶快
松开她,担心地轻柔她的臂膀。

  “妹妹,哥舍不得你嫁人!”我脱口而出,旋即后悔不已——这是妹妹人生
最重要的日子,这不是要毁了她的美好回忆嘛!“对不起,哥说错话……”

  妹妹的唇吻到了我的唇上。这短短半秒钟的一吻,好像慢动作一样,我甚至
可以感觉到那嘴唇细胞间的接触、碰撞、挤压、松弛、回弹、波动、分离……

  “哥,再说下去,妹妹就要逃婚了。”妹妹眼含热泪,强挤笑容,哽咽着说
道。

  我猛地再次抱紧妹妹,不顾一切地倾述着对妹妹的爱:“对不起!对不起!!”

  “哥,吻我……”妹妹轻轻耳语着。

  我缓缓松开她,惊讶地看着她。

  “哥,真正地爱妹妹一次,然后送妹妹出嫁。”妹妹仿佛像是一个大姐姐在
安慰小弟弟一般,温柔地对我说。“不要吻花我的妆哦!”

  我颤抖着,无法控制地将嘴吻了上去……

  我们的舌头仅仅短暂地交汇了一小会,便依依不舍地分开了,因为不可以吻
花妹妹的新娘妆。

  我的唇克制地在妹妹额头上、脸上、唇上、耳朵上、脖子上、头发上,蜻蜓
点水般亲吻着,手则发狂般在她身上抚摸着。终于,我毫无顾忌地拉掉她的上身
婚纱,扯掉隐形胸罩,蹂躏着那让年少时的我魂牵梦绕了好多年的粉嫩胸部。

  妹妹娇吟了一声,没有阻拦我,反而在我身上不停摩挲着,然后为我脱掉西
服上衣,扔到了不知何处。

  我一把将妹妹抱起,放坐到旁边的桌子上。我低下头,看着那对早已坚挺的
乳头——这里不再需要顾及什么新娘妆,义无反顾地啄了上去,胡乱吸吮着。而
手经过长时间的摸索,终于捉到了婚纱裙脚,然后又胡乱往上推搡着厚厚的婚纱
与错乱的钢架。最后,我终于摸到了妹妹的内裤,几番折腾不得要领,竟然脱不
下来。心急之下,将妹妹抱到床上,并将所有婚纱都胡乱推到最上面,但这样也
就无法看到摸到妹妹了。但那一刻我什么都顾不上了,脑海里反复喊着:“我的!
我的!我的!!”并草草拉下自己的裤子,将硬得发疼的阴茎插入妹妹的阴道!

  只感觉本来就很紧的妹妹的阴道更加紧张,虽然里面已经湿透了,但也许是
因为处女膜破裂的关系。

  我顾不得妹妹的感受是否疼痛,只是不停地在她的阴道里抽插着,直到一抬
头,看到床正上方天花板上的镜子将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完整地呈现出来。那里可
以看到妹妹正从镜子里望着我。她略带幸福感的表情告诉我,她很开心,虽然伴
随着丝丝疼痛,但看到我那么卖力,她也觉得逐渐舒服起来。

  门外走咯传来呼唤妹妹名字的声音,那是她的伴娘们在找她,似乎她们并不
知道新娘抱着带大拖尾的婚纱会去哪里上厕所。

  忽然我又感觉到包裹感更紧迫了,也许是妹妹因为外面呼喊而紧张的关系。
这让我险些就这么射进妹妹的阴道。我调整了一下呼吸,摸到妹妹的手,十指相
扣,从这里互相传达着我们的心情。那是多么复杂的情绪啊!在小我六岁青梅竹
马的妹妹出嫁当天,婚礼即将开始前,和她疯狂地做爱,并且是她的第一次!门
外走廊里她的父母和伴娘们正在拼命找她,她的新郎正在下面礼堂陪同几十位亲
友等着她,而她,正在和她最爱的哥哥做爱,并把自己的第一次送给了哥哥……
这是多么疯狂而又让人欣喜的乱伦之事啊!!!

  我终于在最后一刻拥有了妹妹!!她是我的!她是我的!!

  不!我要更完整地拥有她!

  想到这里,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更深更猛烈地刺进妹妹的肚子里。隔着婚
纱,我听到妹妹的呻吟和小声喊出的疼。我没有理会,继续努力刺进她的肚子里
——我要射进去!我要射进去!!我要射进去!!!

  妹妹似乎察觉到我的想法,拉着我的手,呼喊我。我不想停下自己的计划,
加快了抽插频率,这让妹妹一时无法说话,只传来更让我激动的娇淫呻吟声。

  我抽插着妹妹粉嫩湿透的阴道,发出液体在管道压力变化时的抽拉声音,和
两处阴部碰撞的声音。这乱伦的罪恶感让我兴奋到了极点!

  “妹妹!妹妹!我爱你!我爱你!你是我的女人!!我的!”我语无伦次地
表白着,也不知道妹妹听清了没有。只觉得妹妹肚子里更紧了。我终于把握不住,
下面一阵酸麻。我低吼着“射了!射了!”只觉妹妹肚子里又是一阵紧缩,我便
一泻千里,把一波波的精液狠狠地射进了妹妹的子宫里。

  大概是被滚烫的精液刺激到,妹妹也猛地弓起身子,进入了高潮。

  啪啪的撞击液体声更刺耳了。

  我们都颤抖着,一时动弹不得。慢慢的,我将阴茎依依不舍地拔了出来。随
着龟头脱离妹妹的阴道口,妹妹也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

  就这样,我们以哥哥将自己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妹妹子宫的方式,完成了最后
的狂欢和仪式。我可以没有遗憾的送她出嫁了。

  妹妹拖着虚弱的身子,褶皱的婚纱,和被汗弄花的新娘妆,回到了化妆室。
她用什么借口掩饰了这一切我不得而知。我只记得她在临出门前,回头对我说了
一句:哥,我等着你的大喜日子。

               我的新婚

  自从三年前在妹妹婚礼上,背着所有人和妹妹一帆云雨后,我们就再也没有
见过面。不是心理上拒绝见面,而是实在都很忙,也错过很多次见面的机会。连
过年都因为三十初一我去爷爷家过年,她却要去婆家过年,而始终错过。如今她
连孩子都生完了,我却刚刚准备结婚。

  今天已经忙了一早上了,还有半个小时,典礼就要开始了,我正准备去酒店
新娘化妆室取东西,忽然旁边的一扇门开了,一个女人冲了过来,一把将我拉进
了房间。我正在错愕,刚想开口骂,仔细一看,原来这女人竟是妹妹!只不过这
一头卷发,娇艳的妆,成熟的礼服,凹凸有致的身材,如果在街上插肩而过,根
本不会认出来。

  「你……好久没见……」我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不要说了,我是来履行我的诺言的。」妹妹眼波流转。

  「诺言?」我很疑惑,对她所说的诺言没有什么印象。

  「还记得我婚礼那天我临走前对你说的话吗?我说的是『我等着你大喜的那
天』。」妹妹伸出手拉住我的手。

  我恍然大悟。

  但这太……太……太什么了!上次是她的婚礼,我也许是因为旁观者的身份,
除了刺激以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但现在轮到自己结婚了,却觉得在婚礼
当天,背着父母妻子所有人,和妹妹乱伦,实在是很没法接受。

  这时妹妹已经拉着我走到了床前,两条玉臂轻轻环绕在我的脖子上,两人双
目对双目,鼻息对鼻息,嘴唇间的距离就差那么一点点,一股摄人心脾的香味通
过鼻子直钻入我的大脑。我呼吸急促,眼前似有似无地模糊不清,双手早已情不
自禁地在妹妹露背装间隙,滑腻的后背上不停摸索着。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两人忽然紧紧地抱住对方,肆无忌惮地亲吻起来。妹
妹扯掉我的西装,我将她礼服拉下来。我们的衣服越来越少,直至完全赤裸地摔
倒在床上。

  我迫不及待地打开妹妹的双腿,那洁白如玉的双腿间早已湿淋淋亮晶晶一片。
来不及多思考,没时间再爱抚,光是想着看着对方就已经足够我们性欲喷张了!
这是我的妹妹!我朝思夜想的妹妹!我亲自为她破处的妹妹!我用鸡巴为她送去
婚礼祝福的妹妹!我要在我的婚礼上再次拥有她!!

  我压在妹妹身上,将鸡巴猛地插进妹妹的身体,并开始不停抽插。妹妹似乎
用手掩住了嘴,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并开始不停地颤抖。顾不得妹妹是不是
刚刚被插就已经高潮了,我继续快速抽插着,鸡巴上传来让人眩晕的幸福感!妹
妹的阴道紧紧包裹住她哥哥鸡巴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太舒服了!那温暖湿滑的
肉洞紧紧吸吮着我的肉棒,龟头拔出时刮过阴道壁,和妹妹的肉瞬间擦过,并将
一小部分肉几乎带出洞口。随后龟头又重新插进去,挤压着妹妹的肉,被妹妹肉
洞内的肉芽瞬间裹缠住,甚至恨不得将妹妹的阴唇也卷进去。肉洞口发出噗呲噗
呲的声音刺激着我的耳朵。妹妹的肉洞一定就是为我肉棒而生的!!这种完美的
契合就是兄妹的最高意义所在啊!

  不知道抽插了多久,只知道妹妹似乎高潮了两三次,我也感觉要射了,加快
了速度,准备最后舒服几下就把鸡巴拔出来射到别的地方。但似乎妹妹察觉到了
我的想法,她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希望我将鸡巴拔出去,而是用双腿双臂将我紧紧
环抱住,让我没办法抽出来。已经来不及了,从妹妹湿滑紧致肉嫩阴道带来的最
后幸福感充满了全身,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全力以赴地继续抽插着,并且狠狠地
将浓浓的精液一股股地射进妹妹的身体里。每射一股,都感觉到妹妹紧随的一颤,
每射一股,都感觉到妹妹紧随的一颤。我仿佛能听到精液射在妹妹子宫壁上发出
的沉闷声音,仿佛能看到精液射在妹妹子宫壁上四处飞溅,并逐渐灌满妹妹整个
子宫的景象。

  随着逐渐瘫软的鸡巴从妹妹阴道口噗地一声滑出来,妹妹像上次那样最后颤
抖了一下,便不再动了,只剩下她一声声的娇喘。我强挺着眩晕的脑袋,艰难地
起身,看到浓浓的精液从妹妹身体里慢慢的流出来,一种难以名状的骄傲流露在
我上扬的嘴角上。

  我抚摸着妹妹湿淋淋的阴毛,问她:「刚才为什么不让我拔出来?」

  「因为我想再为你生一个。」妹妹软绵绵地回答道。

  这个答案让我愣了一下,转而明白过来。这个回答让我犹如被雷劈中一般,
久久没有说出话来。

  「现在允许要二胎了嘛。」妹妹扭过头暧昧地看着说。

  我还想艹她。

  我们擦掉汗和残留的口红痕迹,穿好衣服,等着走廊没人的间隙分别溜出了
房间。

  对于我的失踪,我谎称自己突然拉肚子,拉到自己虚脱冒虚汗,连电话掉在
地上都拿不起来。一干刚才还在因为找不到我而生气的人,看到我的确额头渗汗,
嘴唇发白,虽然脸颊莫名其妙的红润,也着实把他们吓坏了,生怕婚礼庆典上出
岔子,赶忙给我买来药,又给我灌了好多盐水。

  婚礼就这样得以继续。我不知道妹妹会不会再次怀孕,也不敢想象她现在的
孩子长什么样,更不敢想象近亲交配的孩子是否健康。我只能一遍遍回味着妹妹
的身体,体验着拥有两个娇妻,而且其中一个是我的妹妹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