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乱伦家族
1



小茜轻声地走进屋子里,深怕会惊醒到任何人,因为现在已经是半夜二点钟了。
她刚从一个朋友的生日舞宴回来,然後静悄悄的走进房间,随手关上了房门并点亮的房间电灯。她的爷爷奶奶这几天来她家玩,睡在客厅旁的房间里,她不想去惊醒他们。

她无力的躺在床上,她现在仍然感到性求不满,因为她的男朋友不能够去参加那场宴会。而在舞宴中她就感到欲火难捱,现在她感到必须去把它发 出来。

她起身脱掉了她的衣服,换上了睡衣。

她的手慢慢的爱抚,揉捏自己的乳房,她的手指揉搓着自己的乳头。慢慢的玩弄他们,直到乳头变硬。之後慢慢的她的手慢慢的滑下小腹,到达了渴望已久的阴户。

她分开了自己雪白的大腿,挺起了臀部,用右手的中指,在插入之前先在阴唇上下的爱抚着。

嘴巴轻哼出声。

小茜的阴户几乎马上就湿透了,她的淫水恣意的从她的手指缓缓地滑下。她用自己的左手沾取自己的淫水,慢慢地向後移到了背後,缓慢地将她的手指插进了她的屁眼。然後插入右手的另外的一只手指进入了她的阴户,然後用手指开始同时抽插自己的阴户和屁眼。

就在这时候小茜的爷爷,已经上完厕所要回自己的寝室。他看到小茜的房门打开了一小缝,灯光仍然是亮着的。他只是纳闷稍微的看了一下,这麽晚了她怎麽还没睡?

当他看见那个景象瞬间目瞪口呆,他的孙女那稚弱的年轻肉体因手淫在床上不断扭曲滚动着。

她那浑圆坚挺的乳房,不断的撞击她的睡衣,她的手指急速的在她的大腿之间抽插。因为她的手指使他没办法看清她的阴户,但他可以想像的到她的阴户的火热。

这情景震撼了他,他的鸡巴在内裤里开始勃起。

他告诉自己,他不应该偷看自己的孙女手淫,但他彷佛双脚被钉在地上,没有办法离开这幅恼人的景象。他小心翼翼地将门缝稍微再打开一点,以便能将这幅景象看的更清楚一点。

他的手慢慢的伸到自己的内裤里抚摸鸡巴。小茜注意到了那门被稍微移开一点,但她已经接近快接近高潮了,她不想去停止。

她偷偷的轻扫门缝数次,然後她藉着灯光看清楚原来那个人是她爷爷。她不禁偷笑。

(嗯....如果他真的想看,我就表演给他看吧!)

小茜继续啪啪的用手指猛烈撞击她的阴户,愈来愈快,直到她达到了愉悦的高潮。之後无力的倒在床上,乳头依旧高高的挺起,她调整身体,面对着门,稍微的分开了大腿。如此他爷爷能看清楚她的阴户,以及充满了大腿内侧的了淫水。

休息了一会儿她起身,关上了灯光,然後上床睡觉。

然後她听到了她的爷爷经过了客厅,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隔天小茜苦等机会去与她的爷爷单独相处,直到那下午机会终於来临。当她的爷爷走进了他们临时居住的客房,小茜假装无所事事般散步着,然後走进了房间,随手将房门关上,在上锁後转身面对她的爷爷。

她的爷爷感到惊讶,但他的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她的下腹部。

「我只是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爷爷你还记的昨天晚上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麽。」

「你当然知道,爷爷昨晚你偷看我手淫对吧?其实我喜欢你偷看我手淫。它使我的阴户感到火热潮湿,假如你想看到更多更仔细,我今晚可以为您再做一次。你今晚会来吧?」

「小茜,你不应该说这种话!」

「为什麽不能?我知道你喜欢的!爷爷」

小茜走向了她爷爷,一只手轻轻摩擦他的鸡巴,另一只手则爱抚着自己的乳房。

「假如你真的不愿意的话,你可以不要来,但是如果你能来我会非常高兴的。若是您愿意,甚至可以在那时进到我的房间里,这样你会看的更清楚。」

说完小茜移开门锁打开门,走出去爷爷的房间。

他的爷爷凝视着她的背影,然後慢慢的坐在床沿。突然小茜转头给他一个微笑。

「今晚再见罗。」

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小茜的爷爷,不安稳地躺在床上,下定决心不要离开房间。但是那是多麽痛苦的煎熬啊,在他的脑海里不能停止想像孙女那赤裸而青春的肉体,粉红色的乳头充满着年轻的朝气。前晚的情景一直在他脑中盘旋着,他感到鸡巴愈来愈硬,怒涨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经过了反覆的内心交战,他终於下定决心,他轻声的起床,离开房间。他现在唯一脑海里能想到的只有他自己孙女,性感而年轻的肉体。

经过了客厅,他看到崔西房间的灯光是亮着的,他们稍许的打开,在客厅能看到灯光。

他用轻巧的步伐来到门前,凝视门内。看到小茜赤裸的躺在床上,令人悸动的大腿分开,眼睛凝视着房门,期待他的到来。

「爷爷进来嘛,我正在等你。」他走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不要忘了锁上门锁,我们彼此都不希望有人来打扰我们吧。」

他顺从的锁上了房门,走向小茜横躺的床,坐在小茜的旁边。

他的眼睛上下的巡视着小茜的肉体,凝视着她坚挺的乳房,平坦的小腹和长满阴毛的阴户。

小茜坐起身,把手伸到了他的二腿之间,从他的睡裤,贪婪的抚摸他的鸡巴。

「啊!你已经这样硬了。」

「小茜我们不应该做这种事,我的意思是,你是我的孙女。」

「为什麽?为什麽我麽应该停止这种事,彼此都能享受快乐啊。让我使你放松,或许你就能享受这种快乐。」

小茜解开他的睡裤,把它拉下掉落在地上。然後把他的内裤脱掉,用一只手握住他的鸡巴,另一手爱抚睾丸。

「看!这不是感觉很好吗?」

「喔....小茜,这感觉棒透了。但这是不对的。」

「我猜这就更不对了。」小茜调皮的笑着,突然地张开她的小嘴,用舌头轻舔他的龟头,再将整根爷爷的宝贝含进她的嘴巴中,同时轻咬着龟头。在将整只鸡巴吞入口中之前,她一面不断上下的用嘴抽插他的鸡巴,一面轻抚他的睾丸。

爷爷突然猛然地喘了一口气,霎时升上了九霄云外。然後呼吸沈重的用手指猛烈的拽着她的头发,这个淫荡的美孙女。

小茜吐出了他的鸡巴,然後用舌头上下地轻舔着阴茎,然後吸进睾丸,轻舔这二个男人的骄傲,然後再恣意地用她那丰满的年轻乳房,去夹弄着那充满经验的鸡巴。

「爷爷只要你说你不想继续,无论何时,我会马上停止。」

爷爷只是凝视着她,没办法说一句话。

「现在让我们躺在床上,那会是更好的享受。」

他躺在床上的中央,然後小茜分开自己的大腿,她抓紧了他的鸡巴,然後慢慢的蹲下。直到龟头稍稍的刺穿阴唇,最後整根粗大的鸡巴完全地没入了甜美地阴户里。

一个小小的呻吟声从彼此的嘴巴冒出来。

小茜抓着她爷爷的手,去放在自己丰满的乳房上面。当她上下腰部猛干着鸡巴的时候,她的律动愈来愈快。她的爷爷起先拒绝有任何反应,但不久就猛抬臀部,去撞击孙女的阴户,双手也不停的大力柔捏拧弄她的乳房。

他们继续啪啪猛烈的撞击彼此的肉体,不久小茜到达了高潮,她慌忙地紧咬自己的嘴唇以免尖叫出声让家人知道她和爷爷间的不伦关系。她移动得愈来愈快,撞击着爷爷的鸡巴。不一会儿,他爷爷也达到了高潮,喷射了他的精子深深的进入她的阴户里。

小茜无力的躺在爷爷的胸膛,两个人的呼吸仍然是相当的急促。不久後小茜的呼吸慢慢的平顺下来,她温柔的亲吻着爷爷的脸颊。

「这不是令人感到相当的快乐吗?爷爷你仍然认为我们不应该做这件事吗?」

小茜将她的头移到爷爷那萎缩的鸡巴上,温柔且细腻地舔掉爷爷鸡巴上自己的爱液,和爷爷的精液。

爷爷在回过神来後就独自回去他的房间。

小茜一个人躺在床上。

此时她心里盘算着许多的可能性,她想要跟所有的男性亲人,建立一种新的关系....。想着想着,然後她慢慢的掉入了睡梦中,一抹微笑浮现在她的脸上。清纯的让人感觉不出来她曾经和爷爷是那麽地放纵享受彼此肉体。




--------------------------------------------------------------------------------

隔天早上,小茜慢步的走出房间去吃早餐,脸上仍然带着微笑。她仍然深深的沈浸在昨晚的甜蜜感觉里,小茜她是最後一个到达餐桌的。

「这是你的份,我们是正在纳闷今天早上你到底什麽时候才会起床。」

她妈妈 真 揶揄的说着,然後放一些食物在她的盘子里。

她的老爸 森 说道:「亲爱的,你昨晚睡的好吗?」

「令人惊奇的好,老爸。」

然後给她爷爷一个神秘的微笑,爷爷也给她一个神秘的微笑,幸好她奶奶没有注意到。

「嗯,我跟朋友约好去练摇滚乐了。」她的哥哥富来说道,然後很快的吃完食物,把碗筷放到了水槽里。

「我们一会儿再见。」

小茜现在安静的吃着早餐。关於爷爷,关於她的其他亲人的淫邪念头,一直在她的心里环绕着。

她看着她的父亲,看着他的浓密的黑发,雄伟的体格,然後轻摇自己的头,企图驱除这些淫荡的想法。她不能相信自己正想着要跟父亲做爱。

吃晚早餐後,她的爷爷奶奶,要去拜访她的阿姨 安安,和姨丈 志远,和他们的堂姐和堂哥 莉亚 和 樵斧,并和他们共度几天。

然後几天之後他们将一起回来这儿,度过一个家族的聚会。跟着阿姨 蓉 及 姨丈 克新。

「爸爸,你能带我去好友的家吗?在你上班的顺路途中」

她按耐不住的想去告诉她的好友,昨晚发生了什麽事。

「当然能,亲爱的。」

当每一个人离开家之後,真,继续去清理那些碗筷,把厨房收拾乾净。

当她做完这些事之後,邻居怯莉走了进来。

「嗨 真 你正在做什麽?」

「喔 没什麽 因为家人都出去了 我把厨房整理一下。」

「你父母还没回去吗?」

「他们要去打扰我妹妹他们几天,几天後他们将跟我妹妹他们一起过来。」

他们坐在厨房的餐桌闲聊着,放着音乐,并且喝着酒,谈论着最新的话题。

大约一小时之後,富来练习完摇滚乐,回到家中。

「嗨!妈。嗨!怯莉小姐。」

「哈罗。富来,你今天好吗?」

「好的。」

「亲爱的,摇滚乐练的如何?」

「没问题。」

富来离开了那二个女人走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怯莉注视着富来离开,她喜欢看着他的屁股在牛仔裤里摆动的感觉。

「我不懂你怎麽能忍耐?」她说着。

「忍耐什麽?」

「跟一个像你儿子如此年轻英俊的小夥子住在一起,而没有跟他做爱。」

「怯莉!」

「我是认真的,他是雄伟的,我敢打赌,他一定也有一支巨大的鸡巴。」

「怯莉! 你知不知道?你正在谈论的是我的儿子。」

「我知道!我知道!但你从没幻想过你儿子的鸡巴吗?你老实说。」

「嗯....我承认我偶而有过这样子的念头可以了吧!但这不意味着我会真正的去做这件事。」

「为什麽不真正去做它呢?」

「因为他是我儿子。」真 不能相信她朋友所说出来的话。

「抛掉这层顾忌,我敢打赌你会喜欢的。」

真 生气的说道:「我不晓得,你在说些什麽?」

「让我们一起去他的房间吧!你就知道我在说什麽。」

「你是发疯了吗??」

怯莉邪恶的对着她微笑:「或许是吧,但它一定非常有有趣的。」

「来嘛! 放松一下。」

怯莉拉着 真 的手臂,推她离开椅子,拉着她上楼到富来的房间。

她轻敲富来的门,不等富来应声就就拉着 真 走了进去。

「富来,你在忙吗?」

「没有,有什麽事吗?」他看着这二个女人,脸上有着疑惑的表情。

「我想要让你妈妈见识某些事情。」

怯莉蹲下了膝盖在富来的前面,解开他牛仔裤的扣子,然後脱下他的牛仔裤和内裤。富来只是看着她,不了解她要做什麽。

怯莉移动她的嘴唇含着他那萎缩的鸡巴,开始舔弄它。并用另一只手爱抚他的睾丸,然後用另一只手去爱抚自己的阴户。

富来的鸡巴在她的嘴里慢慢变硬,变长,而且也变得火热起来。怯莉继续用她的嘴上下狂抽他的鸡巴,直到鸡巴沾满了口水。

富来不能相信,他曾经性幻想多次的美丽邻居,现在真的在给他吹喇叭。而且他的母亲从头到尾在旁边观看,他的脑海一片混乱。但最後他决定放松自己,并且享受将要发生的事。

怯莉 转头面向 真 说:「看这大鸡巴,你不能告诉我说,你不想要吸它吧!」

「我不想,真的。」

她的话违背了她内心真正的意思,因为现在她的目光正紧紧的注视着富来那雄伟的鸡巴。怯莉把 真 拉了过来紧靠着她,然後抓着 真 的一只手,去握住富来的阴茎。

真 开始慢慢的去套弄她儿子的鸡巴,脑中变成一片空白。她失神的靠近然後用嘴去亲吻舔儿子的阴茎,然後用嘴含进龟头,这时怯莉正在吸她儿子的阴囊。

这二个女人现在正沈醉放纵在性海里,她们滚动她们的舌头围绕着阴茎。富来不能相信她的母亲正在吸吮她的龟头,但是他感觉如此的快乐,对於对方是他妈妈的事实,他现在一点也不在意了。

不一会儿,他感觉到快感从睾丸直冲上来,穿过脑门,射向天空。

「喔喔....我要射精了。」

「快射....将你全部火热精液一次放射出来。」怯莉高兴的说。

「快点....儿子....把你的精液射在妈妈身上,快点,宝贝。」

「给我你的精液,让我 看。」

富来抓紧自己的鸡巴对准二个女人的脸,喷射出他的阳精在他们的嘴里和脸上。然後倒塌在床上。呼吸沈重,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同时 真 和怯莉 饥渴的舔着彼此脸上的精液。

「现在游戏还未结束,富来我还要教你更好玩的游戏。」

「我不能想像还有比吹喇叭更好的了,妈妈,你是在那里学的如此高明的技巧?」

「喔,我已经练习了太多次了,每当你爸爸需要的时候,就是练习的最好时机。」

「嗯..富来....现在换你为我们服务了。」怯莉 慢慢的脱掉了 真 的衣服。然後拉她转身去面对自己的儿子。

「喔....妈妈....我从不知道你有如此性感的肉体。」富来伸出他的手沿着她的臀部,然後向上移动,直接到达她的乳房,不断的柔捏她的乳房。并且把她的乳头夹在自己的手掌之间,不断的挤压,然後他的舌头由她的母亲的胸部,开始往下舔。

直到雪白的大腿内侧,然後用头挤进了她母亲的大腿,脸朝着她母亲的阴户,然後轻轻吸吮着阴唇。

「喔喔....啊啊啊....富来....快快快....喔喔喔....」

当富来正在忙碌的吸吮他母亲的阴户,轻咬她的阴核的时候,怯莉脱光自己的衣服,在旁观看。突然间 真 猛抓儿子的头发,并且推他的脸更加的进入她的阴户。

「喔....我要高潮了....宝贝....舔我....快舔我....啊啊啊....快快快....」

真 的肉体不断的痉挛,她的大腿不断的发抖着。臀部不停的撞击着儿子,淫水滴落在床尚在富来的脸上,他仍然不断的舔着母亲的阴户,并且插入一只手指去更深的阴户,去把妈妈的淫水挖弄出来,然後慢慢的转头。

在他的脸上浮上了一股喜悦的笑容。

「乖孩子,还有妈妈,你们二个看起来非常的快乐。」

怯莉 走向了 富来,并且舔乾留在他脸上 真 的淫水。

「现在宝贝,该轮到我了。」怯莉上了床。

富来躺在床的中央,然後怯莉起身慢慢的蹲了下去,用阴户对准他的脸。富来分开怯莉的臀部用他的手指,并且用他的舌插进了怯莉那摺叠的阴唇,她的喉咙开始发出深沈的呜咽声,并且深深的抱紧富来的头,以免自己无力的倾倒在床上。

真 这时候是正在玩弄富来的鸡巴,使它慢慢的变大,跟刚才一样的雄壮。她慢慢的降低自己的臀部,首先用龟头不断的摩擦自己的阴唇,然後慢慢坐下,用臀部去感觉龟头慢慢的刺穿自己的阴户。

「喔....宝贝....你的鸡巴,在我的阴户里,我是感觉如此的棒,喔喔喔喔喔.....」

「喔....妈咪,你也有一个如此甜美湿润的阴户,你的小穴紧夹着我的鸡巴,让我感觉好像在天堂....」

真 用臀部 慢慢的在儿子的鸡巴上下套弄着,渐渐地好像疯狂的母马一样狂野地骑乘在儿子的鸡巴上,次次猛撞到底。就在这时,怯莉也疯狂的用她的阴户不断的碾磨着富来的脸。

当富来不断的以他的舌头深深地进入怯莉的阴户,这时他也不断轻咬着怯莉的阴核 以至於怯莉不断哭泣尖叫着。

「宝贝 快射出你的阳精,射在妈妈的浪穴里,啊啊啊啊....」

终於富来那火热的精液,喷射出来,射在母亲红肿的阴户里,把他母亲带向了另一波的高潮。富来这时把手指插入了怯莉的屁眼,并且一面用牙齿轻咬她那硬挺的阴核,怯莉马上达到了高潮,她的淫水流满了富来整个脸。

这二个女人轻轻的离开富来的身上,用满足的叹息声,然後躺在富来的身旁,轻轻的亲吻他那坚实的胸膛,用他们的手爱抚他那萎缩的鸡巴。

真 的手慢慢的来到睾丸,爱怜的轻抚着。不一会儿的时间,富来的鸡巴又硬梆梆的了。

「现在看我的。」怯莉说道,她转过她的身体,然後将手,头和膝盖紧贴着床铺。

「我想要你干我的屁眼。」

「乐易之至。」

富来来到怯莉的背後。当富来推挤着他的鸡巴慢慢的进入怯莉的屁眼时,她倒抽了一口气,富来毫不费力的慢慢进入它,屁眼包围他的鸡巴慢慢的分开。他开始慢慢的抽插着她的肛门,并且伸出手臂到前面去揉搓她那坚挺的乳房。

真 在这时候,来到了她们下面,用舌头去轻舔正在性交的怯莉阴户,和儿子的鸡巴。这时候怯莉稍微的往前移动,到达了 真 的阴户,当儿子正在干怯莉的屁眼时,母亲 真 和怯莉 有一个69式的性交。

富来继续啪啪的猛干怯莉的屁眼,直到他感觉快射精了,马上拔出了鸡巴,不断的用手上下的套弄着,然後喷射了怯莉一屁股的精液。

而 真 马上把精液涂抹均匀在怯莉的屁股,此时他们正在69式的口交。

「富来,你这干穴的坏蛋。」真 朝着富来,给他的脸颊一个热情的亲吻。

富来,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怯莉坐起身来慢慢的穿着她的衣服。

「我必须要回家了。」

然後依依不舍的道别。

「我们必须去保守这个秘密。」真 提醒她的儿子「富来这件事不能对任何人提起。」

「我保证我会守口如瓶的。」

「嗯....那好,现在穿上你的衣服,然後帮我把房间清理乾净,免得家人看到我们做过爱的痕迹。」

真 害羞的说道。




--------------------------------------------------------------------------------

在周末的时候,阿姨 安安,和姨丈 志远,还有爷爷奶奶来到他家。他们将要在这里逗留好几天。安安和志远 他们将住在爷爷和奶奶隔壁的客房里。

他们并且带来了她们的侄女和侄儿,也就是小茜和富来的表妹和表弟,樵斧和莉雅,他们的父母,蓉蓉 和 克新,将在几天之後来参加这个家族的聚会。

他们也都热切的期盼去见到对方。

樵斧 将跟 富来 住在同一房间,莉雅将跟小茜分享一个房间。

小茜跟富来都非常的不高兴,因为他们都希望去拥有属於私人的空间。小茜想要继续跟爷爷做爱,而富来则时时不能忘记他母亲的美妙肉体。

在他们到达後不久,小茜带着爷爷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里。

「我现在非常想跟爷爷做爱。」她调皮的说着「你今晚能到我的房间吗?」

「那你的表妹要怎麽办?」

「不用管她啦。」

「不,我不会再做那种事,我上次实在不应该去你的房间的。」

「你放屁。」小茜轻笑得说道,然後慢慢的走开。

那个晚上小茜和莉雅坐在床上,谈论着关於做爱的种种憧憬。每一个人都吹牛说她的性经验比对方丰富,最後小茜决定要挫挫对方的气焰,她告诉莉雅他已经跟爷爷做爱过了。

「我不信。」莉雅说道。

「它是真的,我让他看见我在手淫,然後我引诱他,他真的非常棒,在做爱方面。」

「你放屁。」

「那是真的。」小茜提高了音调。

「喔..对喔..你能找到一打的男人来到你的房间。」

「你不信,我证明给你看。」

「如何证明?」

「我们来一个赌注,我明天晚上带爷爷过来,假如我失信了,我找一打男人来陪你。但是如果我做到了,你就必须跟我一起和爷爷性交。」

「你在说什麽?」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别想。」

「你在担心什麽呢?难道你没有幻想过,爷爷可能会带我们多大的快乐吗?」

「我不知道。」

「你怎麽了?」

「我知道你最爱性爱的冒险游戏?不要告诉我你是一个懦夫。」

「我不是懦夫,好,你最好确信你能赢得赌注。」

「好!!」

隔天小茜有了跟爷爷单独相处的机会。她慢慢的靠上了爷爷的,用乳头去摩擦他的背部并且用自己的手去爱抚他的鸡巴。

「我只是想跟你打声招呼,并且告诉你,今晚我将跟莉雅在房间里做爱,如果你想去加入我们的话。」

「你跟莉雅?」

「当然,毕竟她是我的表妹,你今晚会去吗?」

「不,我不会再做这种事,毕竟我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做这种事。」

「随便你怎麽说,爷爷晚上再见罗!」小茜给他一个飞吻,然後走出房间。

到了晚上,小茜和莉雅坐在床上去等待爷爷的到来。莉雅紧张的坐立不安,十分的担心,或许小茜讲的是真的,爷爷今晚将会来。

这时小茜开始犹豫了,毕竟她也不能确定,她爷爷是否会来,她不禁十分的後悔在莉雅面前夸下海口。

「他是不会来的。」莉雅十分得意的说着

「他一定会来的。但是为什麽我们现在不找一点事情来做。」

「你想要做什麽?」

「你知道的。」小茜对她邪恶的笑着

她起身离开了床,脱掉了她的睡衣和内裤,然後躺在床上。

「你在做什麽?」莉雅怀疑的看着小茜,不能相信她所看到的。

小茜用一只手不断的揉搓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爱抚着自己的阴户。

「怎麽啦?你从没跟另一个女人做过这种事吗?」

「没有。」

「嗯,我也没有,但每件事都有第一次。」

小茜跳过去,把她表妹压倒在床上。用她赤裸的肉体,用手摩擦着表妹的阴户,用嘴亲吻她的嘴唇。

「快点嘛!你不要告诉我说,你从没跟男人接吻过。」

「好吧!我承认,大概有一二次。」莉雅对着小茜微笑的说着,然後开始去轻咬她的耳垂,慢慢地移动到了小茜的脖子,然後肩膀,最後到达了乳房她轻含了一粒乳头进入嘴里。

「啊....好棒,我保证你以前从没做过这种事。」

「真的,我从不曾做过,我猜这是女人的一种本能吧!」然後她的嘴换到另一个乳头继续的吸吮咬弄他们。

「啊啊啊阿....喔喔....我不想要叫你停止,但是我现在必须要去脱光你的衣服,亲爱的。」

「好吧!」

小茜滚到床的另一边,莉雅慢慢的坐了起来,脱掉了自己的睡衣。然後小茜脱掉了莉雅的内裤,分开了她的大腿,慢慢的用舌头撑开她的阴道,轻咬她的阴唇。

当小茜和莉雅是慢慢知道彼此的性感带时,爷爷正躺在床上努力的说服自己不要去孙女的房间,最後他放弃去抵抗这个诱惑,他看看他妻子确信他已经睡着然後无声的起床离开房间,当他经过客厅时,他看到小茜房间的灯光仍然是亮着的,在他打开房门之前他是踌躇了一会儿。

令他感到震惊的第一个景象是,她的二个孙女是赤裸的拥抱着,彼此的舌头是热情的交缠着,大腿疯狂的摩擦对方的阴户。当她们依依不舍的离开对方的嘴唇时,躺在下面的莉雅,看到站在门边正在注视她们的爷爷。

「啊! 爷爷!」

小茜转头看着她的爷爷。

「嗯 亲爱的,把门关上吧!你不想要其他的家人去看到我们吧!」

爷爷关上了门,走向了床边,他的孙女们正并排的躺在床上看着他。

莉雅看起来有点紧张,但也为将要发生的事感到有点兴奋。

小茜下滑她的脸直到爷爷的腰部,然後分开爷爷的睡袍,把爷爷的鸡巴含进自己的嘴里。

莉雅注视他们俩的肉体,她无法置信她所看到的事情。这时小茜走到爷爷的背後,让爷爷能让清楚莉雅那新鲜未成熟的肉体,轻轻的解开爷爷睡袍的扣子,让它经由肩膀,慢慢地滑落到地下。用丰满的乳房紧挨着爷爷的背部,乳头上下摩擦着,小穴不断的碾磨爷爷的屁股。

这时小茜看着莉雅:「为什麽你不过来跟我们一起享乐呢?」

「好的。」莉雅和小茜慢慢的舔着爷爷的鸡巴和龟头,此时他沈重的喘气着。然後她们一把地把爷爷推倒在床上。

当它们继续进行时,奶奶已惊醒了过来,她转头看不见爷爷的人影,猜想他一定是去上厕所,马上就会回来。她清醒的躺在床上等着爷爷,但是他一直没有回来。

她决定要去看看到底发生什麽事了?她走向了厕所。

当经过大厅时,她看到小茜房间的灯光仍然是亮着的,她本来不想理会它的,心想年轻女孩总是爱玩。但是现在她听到一个奇怪的声响,她本来不想打扰那些女孩们,但难耐好奇心的吸引,她轻轻的把门打开一小缝後,她受到了强烈的打击。

她的老公现在赤裸的躺在床上,小茜是正弯曲她的膝盖,用阴户猛干着他的鸡巴。而莉雅坐在他的脸上,她的老公正热情的用舌头猛刷莉雅的阴户。那二个女孩子向前的弯曲身体,去玩弄着彼此的乳房。

现在她非常生气的想去撞开门,揭发她们的奸情,但是她随即又想到,家丑不可外扬,如果我这样做,那二个女孩子将如何自处。难怪这死老头,最近都不跟我做爱。

她非常生气的,转头离开,这时她看到富来房间的灯光仍然是亮着的。她走到了富来房门前犹豫的想,我是不是该把这情形向他说,然後她轻敲他的门走了进去。

富来是坐在床上,而樵斧是坐在地上他的睡袋里,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当她进来时他们中断了谈话注视着她。

「奶奶这麽晚了,有什麽事吗?」富来说。

「我想听听你们这些孩子一些意见关於某些事。」

然後奶奶脱掉了她的睡衣赤裸的站在二个孩子的面前。这二个孩子被吓到了,不能说任何话,对於她们奶奶这麽唐突的举动。

「我只是想知道,你们对於我的身体感觉如何?当然我知道我不能跟你们那些可爱的小女朋友相比,我只是想要你们诚实的告诉我,我身上有哪些地方可以吸引你们男生。」

「奶..........奶奶...........」樵斧 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怎麽能这样问我们呢?」

另一方面,富来是贪婪的看着她奶奶的肉体,他纳闷到底是发生了什麽事,奶奶会在她们的孙子面前脱光衣服。但是他真的一点也不在意,他正在想着,如何能占她的便宜。

她还未到六十岁,她有一个非常好的身材,她现在仍然每天规律的做着有氧舞蹈。她的肌肉仍然相当的有弹性,乳房也只有稍微的下垂,一个稍微大的奶头点缀在乳房上面,乳房稍稍的倾斜。他仔细的看着她的臀部,仍然是如此的高耸。

嗯....她看起来是相当的可口美味的,富来正想如此地告诉她。

「奶奶」 富来向前走向她,「我认为你仍然是相当的有魅力的。」

富来用一只手抚摸她的乳房,一只手下移到她的腰部轻轻的摩擦她的屁股奶奶对於富来这样的举动,感到手足无措,几乎自然反应的想去推开他。但她想毕竟自己的肉体还是有魅力的,老头子能为什麽我不能?心里存着报复的想法,於是她把手伸入了富来的内裤,去按摩他的鸡巴,用手掌包围着睾丸,手指轻推着阴茎。

富来清哼出声,用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奶子,然後二只手,用力的猛捏到乳头突出,然後用牙齿去猛拉她的乳头。

「啊啊啊啊.....喔喔喔.....耶耶耶..............啊啊。」

樵斧只是坐在那里看着表哥和奶奶如此激烈的呻吟喘气。奶奶脱下了富来的内裤,用嘴吸入了他那已经硬挺的鸡巴。

「呼呼呼......啊啊......奶奶.......喔......你好厉害,如此温暖的嘴吸吮我的鸡巴,喔喔....................」

奶奶微笑的说:「我是老经验了,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接着用一只手不断的轻拍着睾丸,一只手仅拉着他的屁股。富来感觉自己是如此的爽而且硬。

接着奶奶转头看着樵斧说了:「樵斧你为什麽不过来一起享乐呢?」

「我..........我不能我真的.......真的........不敢相信你们两竟能做这种事。」

「天啊!富来!她是我们的奶奶啊!」

「你说的对!但我怎麽能这麽吝啬,不把最好的东西给我的孙儿呢?」

樵斧只是坐在那里不知该怎麽说?无力去阻止他们。接着奶奶坐了过来,把樵斧萎缩的鸡巴拉出内裤。静静地,她用她那美好的嘴唇整个含住肉块,并且用舌尖舔弄她嘴巴里的马眼。

当感觉嘴里的鸡巴慢慢膨胀时,她笑了。富来可不想一人在旁边看戏,慢慢的走到奶奶背後伸出手指沿着屁股,到达阴唇并用舌吸吮着屁眼。

当这叁人正彼此互相玩弄时,爷爷是正忙碌的在跟二个孙女做爱。

小茜继续疯狂的骑着她爷爷,爷爷的嘴是正在咬弄莉雅的小穴。他正拼命的把舌头插入莉雅那红肿充血的阴唇,吃喝着从那折叠的阴唇所流出的浪水残忍的用嘴唇紧压那可怜的阴户。

「啊啊啊啊........我不行啦!喔喔喔喔喔...........快....啊我忍不住了。」

淫水流满了爷爷整个脸。

小茜向前伏下身体,两个女人津津有味的吃着爷爷脸上,莉雅的阴精。

「嗯嗯....好棒啊!我还要更多,而且是最新鲜的。」

「好吧!」小茜羞涩的笑着。

「可是我也要你的。」

「好」

小茜离开爷爷身体躺在床上,莉雅用粉红的小舌头拨开小茜那细柔的阴毛,轻舔着那可爱的阴户。爷爷心想怎麽能把我冷落在一旁呢?很快的向前用手把莉雅那清秀的小脸板离小茜的大腿,把自己那八九寸长的大鸡巴,插入她那樱桃小口。

那鸡巴马上就深深的撑开莉雅的小嘴,马上整只鸡巴就消失在这小妖精的嘴里。小茜马上调转身子去含进爷爷那乌黑摺叠的阴囊,还有那抽出抽出莉雅鲜红小嘴带着发亮口水的巨大鸡巴。

不久小茜热情的跟莉雅亲吻着,而四片唇肉跟舌头中间,有爷爷鸡巴正在做着活塞运动。莉雅和小茜更彼此用纤纤玉指,插入彼此尚未完全发育的小阴户里。

叁人性交淫荡的进行着,肉体扭曲,秀发散乱,脸上身上,流下了大量的汗水,但彼此都强忍着自己,不敢尖叫出声,沈重的呼声,狂乱的呻吟,此起彼落在她们之间。

「啊!我快不行了!」爷爷按紧孙女的头,下腹怦怦的撞击孙女的头,睾丸不断的打击着他们的下颚。「啊!」

一声强忍的怒吼,射出了大量的精子。小茜和莉雅满足的吞下了这些精液。

当抽出鸡巴时,一条白色的精液,从她们的嘴巴,流了下来,然後砰的一声直接倒在床上,这二个小妖精继续的热吻着,纠缠着舌头。这二表姊妹最後依依不舍离开对方的嘴唇,转头对着爷爷邪恶的微笑,如小猫似的紧偎在他身旁,亲吻着他的胸膛。

「嗯...乖孙女们,可以了吧!我现在最好赶快回去,免得你们奶奶发现。」

小茜吻着他的龟头,淘气的对着鸡巴说说道:「小弟弟,我们的小妹妹随时为你而开。」

莉雅不舍得爱抚着爷爷的睾丸,用小女孩期盼的眼神说着,「爷爷你明晚会再过来吗?拜托!」

「我想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