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古今乱谈母子情 共六篇
1 状元孝母
明朝年间县西郊住着几户人家,其中一对秀才母子。母亲原名林纾珍,自16岁嫁与张家后,邻居们都称她为张氏。嫁入张家生了张秀才不久,其夫便染病而死。由于张氏姿上佳所以寡居时不少人登门求亲,都被她一一拒绝,原由就是儿子年幼,嫁入他家后恐受委屈。就这样母子俩相依为命了十五年,子过得清苦但张氏也觉得值得,因为儿子十岁能写诗、十四岁时就考上了秀才,邻居们都夸是状元之才。

夜间母亲在灯远处干着针线活,一面做一面看着认真苦读的张秀才,心下宽慰不已。正在此时一声声言语由隔壁传来,那如泣如笑的声冲击着朗朗读书声,声中的幽怨和糜令闻者脸红。

是过来人的张氏眉头一皱,却也不好发作。此时张秀才也读不下去了,对其母问道:“,隔壁出事了,杨家婶子快要死了!”

听到这里张氏奇怪问之:“你怎么知道杨家婶子要死了?”

“我听见她在喊死我了,涨死我了。”听到儿子的话,张氏粉面顿时红了起来,但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顿时沉默不语。

隔壁的喊声越来越大,张秀才猛站起来拍了拍膛说要前去救人。张氏见了连忙来拖“孩子别去,那是夫妻之间的事情。”说完脸红得更厉害。

张秀才听到母亲的解释后,见其脸红似血,加上那句夫妻间的事情,也就知了几分。张秀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也不再理睬那人的呼喊,可是这颗心却无法静下来了。张氏见儿子烦躁的模样,连忙拿棉花来其耳朵。好之后却没半点用处,那娇呻吟一丝不漏的钻入耳中,传到张秀才的心坎里。

次张氏出去卖针线,张秀才刚朗读完几篇四书,昨夜的呻吟又响了起来。

出于对这声音的好奇,张秀才放下书本拿着楼梯悄悄的爬上了墙头。

隔壁杨家婶子光着子趴在院子里的凳上,同样赤的男子趴在她白皙的上来回的耸动着,随那人的动作,昨夜今辰的噪音就由杨家婶子嘴里发出。

虽然张秀才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也舍不得就此下来,一双眼珠瞪得溜圆,下面也渐渐有了反应。随着院子内男人的一声暴吼,这幕戏结束了,而张秀才的裆也透了,手都粘着。

至此以后张秀才天天早晨在母亲走后就爬上楼梯去偷看,可是好戏不会天天有,所以这几天张秀才是乘兴而去失望而归。越是难见到他对的渴望越浓烈,以至只要边有过往人,秀才的眼睛便如狼一般的死瞅着。随之而来,许多古典情书籍就代替了他苦读的四书五经。以后许多子里张秀才就在昏暗的烛光下手捧着情书籍,一手握住笔的茎套动着,痛快的时候还摇头晃脑口里念念有词,彷佛认真苦读的模样。

张氏怎知道儿子在干什么,依旧做着针线,忙着明的生计与儿子的文房四宝。这样的子过了几个月,张秀才读破了情小说万余卷,渐渐的虚无缥缈的情文字对他的惑不如以前了,他的视线由书本转到母亲鼓起的部,虽然张氏布裙,却丝毫掩盖不住她那丰盈的段。更重要的是,她是张秀才唯一能夜夜相望的人。

认定成人后,张氏在秀才的眼中不再是母亲了,而是书上写着的狐媚勾人的物事。想起书中的一段,杨得中夜主母的故事,其中丫鬟与张得中的一段对白。

“相公你若想少,只管趁她睡之后,摸到她房中便可。”

张得中回道:“若她叫将起来我如何是好。”

丫鬟笑道:“若相公你将送了进去,少定不敢喊叫。”

想起这段令自己狂七次的妙文,张秀才心下决定依此计母。

夜已三更,隔壁房中张氏微弱的呼渐渐均匀,张秀才料母已睡,当即蹑手蹑脚推门而入,藉着淡淡的月光,瞅见母亲侧卧酣睡。

想起将要发生的事情,张秀才心跳加速,茎弹起,浑哆嗦着走到近前。

张氏睡了,被张秀才紧张的手捏到子也没加反应。先前张秀才心还是虚的,见此情形胆子也渐渐大了。

双手解着母亲的布裙带,不一会的功夫张氏便赤条条的呈现在儿子面前,张秀才在月光下看到的是白花花的一儿,伸手去摸,柔软异常,摸上峰,温馨重回,下的也硬得受不了。张秀才急急的将服掉,光着子就爬上了母亲的,找好位置将探索着顶住一个孔,想起书中所描写的,心想这就应该是了。

对应书本,认定是此处后,张秀才往前一耸,扑哧一声,大的茎撑开花道,入了半。

茎一入,张氏便醒转过来,疼呼一声问道:“哎哟、是谁?”虽然带有质问之意,可哎哟声大而是谁两字却如蚊呢。

初时张秀才闻母惊醒恐其叫,正堵嘴时,觉亲比他还怕人知晓!想到这,也不堵嘴了,下继续往前用力,舒服地将茎再送入几分后,捏着鼻子道:“我是隔壁小杨,见嫂子寂寞,特来相会。”说完后那茎完全被母亲的花道包裹住了。

听到是隔壁杨屠,张氏无地自容,但恐惊醒儿子也不敢大喊,轻声埋怨道:

“杨屠你好大胆子,快些下去…”一面推着上男子。

张秀才一面耸着茎轻声道:“嫂子,既来之则安之,你就让我吧。要这样推拉之下,惊醒四邻,你我颜面上都不好过。”听到这里,张氏一想,事已至此,也就长叹一声,认命的摊开大腿任在中的来回动。

见母误以为是隔壁杨屠,张秀才更加心宽,双手抬起分开的小腿往前去,张氏的部也跟随着大腿举起,这个姿势自然是方便了茎的进出,于是张秀才是大刀阔斧,猛进猛出的动起来。花道间来回动一阵后,张氏大腿猛颤,间内一阵动后四壁冒出。受到润滑后张秀才的茎越越快,那唧咕的搅水声和扑哧的动声响彻屋内,张氏听到这些异响。面一红,手儿连忙抓住男人半截茎,控制其深入。茎被握,不能畅游母,张秀才急道:“快放手,让我痛快一会。”

张氏低声回道:“不,声音太响,恐惊醒我儿。”手儿又往下几分,得张秀才只有个头在母亲里。

至此张秀才道:“放手,是我啊!”听到悉的声音张氏脑袋顿时晕了,手儿也不由得松开。张秀才也不耽误时间,趁前端一松,整就了进去,开始来回捣着母亲的。

得知上男人是儿子后,张氏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体也如木雕一般,不会动弹,任张秀才在上为所为着。

了半响后,张秀才舒服的说道:“妈妈,我来啦!”将打到母亲的壁上。灼热的一烫下,张氏顿时回过神来,望着累趴在上的儿子,觉到间冰凉的体,做为的她还能说什么做什么,默默的着泪。

哭了一会,等张秀才睡着后,张氏才将其推到上,还为其盖好被子才蹒跚着下到后院去洗那体内的污秽之物。

次,张秀才醒转时其母正在厨房忙着,晨起后张秀才的就铁一般的竖起。为解火张秀才悄悄爬起,走到母亲背后,忽然将其抱住后,就开始扯裙褪。解除阻隔物后便将朝亲润的一捅,开始快马加鞭起来。

对此张氏一声叹息后也就由他任他了。

自从与母相知道人的味道以后,张秀才的神又可以专注了,不久之后便考上了状元。皇帝十分欣赏他的才华,招其为驸马。

公主貌美如仙,但张秀才不为所动,而以家中有妻断然拒绝了天赐因缘。皇上闻之赞其面对富贵不忘糟糠妻,特封他为太子老师官居一品。

下朝后张秀才修书一封回到家中,将其母接到京城。

母子相见,张秀才就迫不及待将母抱入内室。两人光服后,张氏跪爬在上翘起白,出那万黑丛中一点红,张秀才托住丰软的将入一点红内。小别胜新婚,就此母子二人在房内盘肠大战,整整乐了三天三夜,方才裳不整的走出房间,从此后张氏改回原姓。

以后…自然是儿孙堂,世代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