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老婆的旧同学
1 我老婆以前读书的时候有二位较好的同学,在经过了十来年后大家都已经各 自结婚生子了,其中一位在毕业后比较有来往,她叫亚凤。结婚后定居在彰化的 亚凤偶而会独自来台北走走,每次来的时候都在我家住个一、二天,再加上老同 学难得见面,常常会在家聊到很晚,而我在跟我老婆结婚前就认识她,所以大家 也不会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甚致偶而还会跟她打打闹闹的,彼此「亏来亏去的」 开开玩笑也不介意。

这一天亚凤又独自北上来玩,距离上一次来隔了有二年多没来了,老婆跟我 当然热情的招待这为老家学,除了到外面餐馆吃吃好料的之外,晚上少不了的又 在家鶈点小酒,大家热络热络一翻,跟其他人的故事不同的是,我的酒没有老婆 的好,喝了两瓶啤酒后,我就先离开跑去书房上网玩电脑,顺便收信…等等,因 为老婆跟亚凤两个人很久没见面,话匣子一开便停不了了,直到半夜十二点多, 我受不了便跟我老婆说我先去睡了,老婆也体贴的过来跟我说不好意思,我跟她 说「你们俩个人这么久没见,当然有很多话说了,不用管我了,没关系,去吧。」

睡了好一会,因为口渴所以起来喝水,这时老婆已经睡得很沉(后来问我老 婆原来她们聊到快一点半才回房睡),走到客厅一看时间已经半夜快二点半了, 喝完水后想去看看我的电脑BT程式正在下载的电影已经到那,所以进去书房,看 到亚凤睡在抈(因为家房间不够,所以我家的书房当初在规划的时候就是顺便当 客房用的,地板也因为这样做成了原木地板,以方便睡觉),因为最近天气说热 不热,说凉又不凉,所以我们家也没开冷气,大家都只是开电风扇睡,亚凤也一 样,一进书房后先是看到亚凤平躺在地板上,加上电风扇的吹袭,亚凤身穿的连 身而宽松睡衣一直被吹的撩了起来,直直让我看到了内裤,其实我也不是没看过 亚凤裤曝光过,几次亚凤在家睡前都是穿这件连身睡衣,有几次就因为亚凤没坐 好而曝光,可看见亚凤大多穿一般绵质的女性三角裤,而今天亚凤睡衣彼吹起来 的,曝光的内裤跟以往大不同,是一件黑色蕾丝材质的内裤,本来我想帮她把凉 被盖好,可是凉被被她自已给压住了,这时候的我突然产生了男人不理性的反应, 我看到我的「鸡巴」硬了起来,而且是相当的硬,心想不会吧,晚上去欧式自助 餐厅吃的生蠔不会在这个时候起做用了吧,回头看了一眼亚凤,因为亚凤年轻的 时候蛮有男人缘的,长得虽然不漂亮,可是却蛮耐看的,而原本32A 的身材,也 因为结婚后再加上生过小孩,也变成了34C 而有成长了。

我想「亲一下因该没关系吧」,於是走到亚凤的旁边弯下了身子,亲亲的在 亚凤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闻到了亚凤身上所发出来的女人香,使我忍不助的再往 亚凤的嘴上亲吻了一口,见她没什么反应,手便与她那34C 的胸部有了接触,在 意乱情迷的情况下,色心大起,慢慢的将手伸入亚凤连身的睡衣内,一般女生睡 觉的时候都不喜欢穿睡衣,亚凤也不例外,在摸到亚凤那柔软而又有弹性的胸部 时,一边轻揉着亚凤右边的乳头,一边隔着衣服小口的咬了另一边的胸部,而且 动作大约了两分钟,这时亚凤轻轻的「嗯」的一声申吟,原本我还担心亚凤会醒 来甚致生气,但我看到亚凤的手轻轻的动了一下,当我抬头起来看这她的脸时, 在夜灯的光线下,我觉得亚凤的眼皮好像动了一下,可是却没有后续的动作,心 想可能是错觉,心想要不要再冒险下去,结果是理性又战输了,色心是男人最大 的敌人。

再次的趴在亚凤的身边,利用风扇的吹袭,及连身睡衣的宽大,轻轻的将睡 衣往上推向上,这时亚凤的胸部终於露出了来了,这一次我的是用嘴巴轻轻的含 住亚凤的胸部,并用舌头轻轻的在乳头上划圈圈,右手渐渐的往下滑落到蕾丝材 质的内裤上,这时我发现了一件事,原来亚凤已轻醒了,不是她出言阻止,而是 蕾丝材质的内裤已经湿透了,因为我曾经在半夜睡不觉时噜过我老婆几次,我知 道女人如果真的睡觉了,身体是没有反应的,如果有反应,那示这个女的已经醒 了,我略抬头看了一下亚凤的脸,发现她的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下嘴唇也微微 的咬着,这时后更确定亚凤已经醒了,可是她没出手阻止,那不就表示她默许我 做下去啰,即然你不阻止,那你就把这当做是做了一场春梦吧!

在得到亚凤的默许之后,我决定更大胆了,首先我扯住亚凤的蕾丝内裤轻轻 的往下拉,本来臀部的位置应该会被压住的,可正在拉下内裤的时候,亚凤却自 已轻轻的抬了一下,这一来使我的动作更加顺利进行,也更加让我确定亚凤是同 意我继续下去的,脱下内裤后的映入眼前的是已经淫水氾滥的蜜穴,这时我低下 头先是用舌尖划过了亚凤的蜜穴外围,可以感觉到亚凤的身体轻轻的抖了一下, 然后继续装睡,接着我将舌头整个含住了亚凤的蜜穴,耳边听到了亚凤再次发出 了一声呻吟,比上一声还稍大声了一点,为了避免她的尴尬,我没有再做持续的 爱抚,我立刻脱下了我的四角内裤(因为习惯只穿内裤睡觉),然后轻轻的翻动 了亚凤的身体,使她成为侧睡,完成了翻动后,马上躺到亚凤的后方,心想反正 你也已经醒了,也不用再装了,於是抬起了亚凤的右脚,接着将我的鸡巴塞入亚 凤的蜜穴,亚凤终於忍不住的「啊」的一声,但是还在装睡,我用右手从侧边环 抱住亚凤,轻轻的戳揉着亚凤的胸部及乳头,然后小声的在亚凤的耳边问了一声 「好啦!我知道你已经醒了,爽不爽?」,亚凤先是暋了一下嘴脣,然后娇嗔的 说了一句「你很坏耶,你不怕你老婆发现喔,小心我要跟你老婆讲。」,眼晴还 是闭着没有看我,我开始了一连串的抽插动作,亚凤这时不再装睡,口中也不断 的呻吟。

本来我还有点担心亚凤真会生气,但是因为色意薰心,再加上亚凤虽然口头 上说要告诉我老婆,可是同时却用手紧紧抓住了我放在她右胸上的手掌,也就因 此我没有停下动作,反而将她翻成正面,然我狠狠的用我的鸡巴插入她的蜜穴, 再将她给抱了起来,此时也动手将还套在亚凤身上的睡衣给脱了下来,两人交叠 的坐在一起,而亚凤应该是感到快感了不断的前后扭动着,我大口的咬住亚凤的 左胸,并用舌头不断的在左胸乳头上划圈转动,左手则是不停的搓揉着亚凤的右 胸,玩弄着右乳头,使得亚凤终於忍不住「啊」的叫了一长声,尤於当时已是半 夜,这一声还真吓了我一跳,连忙的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同时用右手遮住亚凤的 嘴巴,怕太声把老婆还有小孩给吵醒,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发现家人没被吵醒, 正放下心打算再继续时,看到亚凤先是自已吓着自已,接着吃吃得笑着,然后对 我说「你不是不怕!」

「癈话,敢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接着我再度开始着抽插的动作,而耳边也传来一阵阵嗯、嗯、啊、啊的伸吟 声,再抽插了大约、两佰下后,我将亚凤放了下来,并将她转身背对着我,跪趴 在地上,然后将被淫水浸泡而湿透的鸡巴给对向亚凤的屁眼,亚凤警觉的发现我 的企图,连忙阻止。

「不可以,不可以插屁眼,不然我真的生气了!」

因为跟亚凤算是相当的熟,所以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生气,也不想把彼此的气 氛弄僵,所以就放弃肛交,而将鸡巴再次插入了亚凤的蜜穴,在不断的抽插过程 中因为看到亚凤前后晃动的胸部令我更加的兴奋,於是更令我全力冲刺,亚凤在 受不了我的撞击之下,将整个脸埋在枕头上,不断的呻吟,甚致发出一声尖叫, 因为有枕头的阻隔,所以并不会吵到别人,也就只有我们两个听得到,所以我也 没有停下来,抽插了大约佰来下后,我感觉到我快射精了,连忙的将亚凤翻成正 面,而亚凤也不是初尝雨露的少妇,也应该有感觉我快射了,连忙的说「不可以 射在抈,会怀孕的!」

「不要怕,我早就已经节紮好几年了。」

「真的,不可以骗我喔!」

在知道无后顾之忧后,亚凤更是放开来享受,当我终於忍不住的将精液射进 亚凤的子宫时,因为原本的快感再加上滚烫的精液的刺激,亚凤也高潮了,亚凤 紧紧的抓着我的背,下体不停的上下抖动,还直说「不要动,!不要动!好爽!

好爽!「

在我们两人抱在一起大约一、两分钟后,我将鸡巴抽出,并拿面纸开始善后, 在抽出鸡巴的同时亚凤先是「喔」的一声,在我打算帮她擦到从她蜜穴流出来的 精液与淫水混合物时,因为亚凤下体的感觉还没消失,所以当我一碰到亚凤的下 体,亚凤连忙紧紧的夹住她的双腿,并且不断吃吃的笑着,还直「说不要碰我, 我自已来。」

在完成所有的清理之后我问了一句「你有没有生气?」

亚凤先是瞪了一眼,但眼神看不出来是生气,反而是有点开心,然后说「气 死了啦!」

这时我带点白目的再问了一句「爽不爽?」

亚凤给了我一个深吻,然后回了我一个字「爽……」

当我开口说「那我们已后……」

亚凤连忙将我推出房门,并在后面补了一句「不可以!」,就将房门给关上 并上锁。这时一看时间,妈呀!已经快四点了,得赶快去睡觉,不然明天会起不 来!

这一躺下去就不醒人事了,等到再醒来时,已经是九点多了,小孩早就在客 厅玩PS2 ,而老婆跟亚凤已早就换好衣服准备出门,原本今天大家约好要去东北 角的,只剩下我一个人最晚起床,老婆还以为我是昨天的那两瓶啤酒才睡得那么 晚,直取笑我,而亚凤则是意有所指的说「我看是晚上不睡觉,跑去做坏事啊!」

眼神中带着一点点娇媚,看来亚凤并没有告诉老婆我上了她的事。

当天大家因为出游,回到家已经很晚了,而且上今天要回彰化,也因为太晚 老婆就再留她住一宿。

半夜我因为睡前喝太多水而起来上厕所,看到老婆因为今天太累而沉睡的脸, 走到客厅喝水,一看时间「那么巧,又是二点半」,看着书房的门,用手轻轻的 转动一下,锁住了,看来真的不可能了,正打算走回房再睡时,听到「扣」的一 声,嗯!再次转动书房门把,门已经开了,走进去一看,亚凤还是像昨天一样的 睡姿,一样的睡衣,电风扇一样的转动着,不一样的是,昨天的蕾丝内裤已经换 成了……没穿内裤,亚凤一样的闭着眼晴,我轻轻的关上房门,躺在亚凤的身旁 …………

隔天亚凤快中午的时候由我开车载他去车站坐车,因为小孩得要上学,所以 老婆没跟过来,在车上我跟亚凤有默契的没有谈论这两晚的事,直到车站临下车 前亚凤在停车场给了我一个深深的吻后便下车了,原以为两人之间的关系到此结 束,没想到五个月后,我跟亚凤又发生了另一次的亲蜜关系,而这一次则是在她 家。

趁着寒假载着老婆和小孩到中、南部去玩,顺道去拜访亚凤,因为没事先通 知,打算给她一个惊喜,因为她娘家离她家很久,知道她每天下班时都会顺道回 娘家一趟,所以直接到她娘家等她,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到她娘家我先得到个惊 吓,因为她妈妈告诉我们亚凤怀孕了!而且是差不多五个月了!我一听「不会吧, 明明我已经节紮四、五年了,而且跟老婆也都没用套子啊,怎么会……,我死定 了!」

等到亚凤回到家,第一眼看到我们的到访表现出相当的惊喜,而我第一眼则 是注意到她那微凸的小腹,心中不时的纳闷着,亚凤则是没注意我的眼光,到了 晚餐时间,亚凤和她老公则是决意要请我们去吃「溪湖羊肉炉」,在晚餐的餐叙 过程中难免的彼此敬酒、聊天说地,而我一直想找亚凤问清楚,一来没什么机会, 二来亚凤妨乎刻意的避开与我眼神的交会,直到回到她家。

因为今晚要借住她家,回到她家后因为她老公在晚餐的餐叙中太高兴而多吃 了几杯而提早回房去休息了,亚凤则是在等洗衣机把衣服洗好后要晾衣服,我老 婆考量亚凤已经怀有身孕,要我去帮忙,於是我便随亚凤上三楼去,而我老婆则 是先去洗澡了,逮到这个机会我赶紧的问亚凤「你怎么怀孕了?」

「你说呢!你连两天都射在我抈!」

「可是我明明已经节紮啦!不可能吧?」

这时亚凤才笑着说「后,你想太多了吧!」

原来亚凤因为那两天在我家跟我发生关系回家后,一直对她老公感到愧疚, 所以回到家后当晚也跟她老公来了一回「激战」而且也是直接「中出」,可是她 老公没有节紮,也就因此怀孕了,在知道不是我的种之后心中的石头也就放了下 来,看着亚凤便便大腹,便伸手去抚摸她的肚子,摸着摸着,接触到亚凤的胸部, 因为怀孕原本已经34C 的胸部,变得更大了,隔着外衣及胸罩,亚凤也闭上双眼 享受起来,而我回想起那两晚在我家的事情,鸡巴渐渐的硬了起来,而亚凤的下 体也逐渐的湿润,我亲吻上亚凤的双唇,此时耳中听到我老婆从二楼上来的声响, 两人赶紧分开,只见老婆上到三楼后阳台晒衣场,问我晾好了没,晾好了换我去 洗澡了,我心虚的回答「快好了,快好了。」,当晚我们三人在聊天聊到一点多, 各自回房去睡觉了。

半夜我感到有人在轻轻摇我,我原已为是老婆要叫我起床,张开眼看到的却 是亚凤,亚凤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要我不要出声,我随着亚凤走出房间,临出房 前看了一下我老婆,看来是睡得很熟,出了房门随着亚凤到主卧室,没见到亚凤 她老公,原来她老公从知道她怀孕后怕睡觉时撞到亚凤,一直都是分开睡,而今 天我们的来访,亚凤的老公跟她们的小孩便到三楼,因为亚凤家是透天厝,三楼 隔成和室以方便随时都能运用,亚凤带我进主卧室后关起了门后,亚凤突然吻上 了我,并将我的引导我的手去摸她的蜜穴,蜜穴隔着内裤已是湿透了,事后亚凤 告诉我从她怀孕后她老公就一直不敢碰她,虽然她常常暗示她老公怀孕时期也是 可以行房,可是她老公从来都不感与她在怀孕期间做爱,也就是说亚凤已经三、 四个月没跟她老公做爱了。

此时我将亚凤的睡衣脱了下来,亚凤的胸部变得更大,大约有36D 了吧!我 轻轻的吸吮着亚凤的乳头,并用右手轻揉着亚凤另一个胸部,不久我跟亚凤躺在 和室地板上,我轻轻的脱下亚凤的内裤,并脱下我的衣裤,亚凤要我坐在她前面, 然后自已调整好姿势后,用她的嘴含住了我的鸡巴,这是亚凤第一次帮我口交, 而且是主动的,亚凤不断的运用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转啊转的,使我感到一阵的酥 麻与快感,直着又不断的用嘴巴整个上下环套住我的鸡巴,我不断的发出「喔~ 喔」的声音,发现原来亚凤的嘴上功夫那么的好,於是我便说了一句「早知道你 的嘴上功夫那么好,上次就应该要求来一下」

亚凤笑着回答「想得美喔,得了便宜还卖乘!」

过了一会我让亚凤侧躺,就像第一次发生关系那样的姿势,因为怀孕的女人 是不能用正常姿势行房,也不能太大力,所以只能用侧躺进入,我挺着硬朗的鸡 巴,顺着亚凤已经湿透的蜜穴缓缓的滑了进出,亚凤因为三、四个月没有做爱, 这一下真可说是搞得她心花开,不过因为不能太大力,也不能太过冲刺,所以两 人在一边爱抚下做爱,但也因为这样,我也就不会太快的想射「喔……好爽」亚 凤从口中不断的传出满足的伸吟声就这样进行了过了大约三十几分钟后,我觉得 我快射精了,於是我问亚凤「你要我射在那?」亚凤回答我「没关系,射在抈」

接着我便紧紧抱住亚凤的胸,一阵酥麻感冲了上来,我将满满的精液射进了 亚凤的蜜穴,而亚凤也「嗯……」的一长声,两人便结束了这一连串的快感。

后来我跟亚凤将房间稍做整理,亚凤照旧给了我一个深吻,便叫我回原来的 房间去休息,并千万叮咛要小声一点。隔天我们造原订的行程继续旅游,而跟亚 凤间也再没有任何的亲蜜接触,这三次的外遇也成了我们俩人的小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