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爱情公寓H版
1 我叫张明27岁,在上海的一家IT公司做市场销售。有一年多没有交女朋友了,现在自己一个人,也没有买房。
  上海的80后不是富二代怎么买,太他妈的贵了,我现在每天心里都偷偷问候一遍炒房客的全家女性,我也没想过要拿家里人的钱。
  因为最近受不了一起合租的室友,太恶心了,吃完饭碗也不涮,往桌上一放,就一星期。
  我经常帮他涮碗,所以就在上周我和他彻底闹翻了,现在四处找房子。
  因为收入还可以,所以在条件上也要求的好一些。做销售嘛,自然经常在外面跑,看了很多房子也没一个满意的,不是条件差,就是要跟别人合租。
  合租我其实不反对,本来上海就是大城市,外来人口多,房价高,你也不是富二代。哪能要求那么高,但麻比的有些合租的人,一看那长相就吃不下饭,我也不能天天对着这样的货吧。
  有的房间太乱,我虽然一个大男人,但对生活的空间干净度上还是有一些要求,不是我事多,太脏了也不利于健康是吧。
  转眼,跑了一星期,大夏天的,热的我晕头转向不说,结果也太让人失望。
  最后我决定自己主导,求租。有一天我逛房源网站时发现一个叫爱情公寓的小区有人求合租。
  打电话,约时间,上门。打电话时,我听到了一个甜甜的女生,心里一激动,妈的不是让我遇到糖饼了吧。单身同居,万一是一漂亮MM,我企不是人房两收?
  下午三点,我开车到了爱情公寓,位置还可以离市中心不是很远,二十分钟的车程。3546号房间,刚想咣咣咣敲门,一想到里面万一是一甜美的女生。
  不是毁我形象,我小心翼翼的轻轻的敲了几下,电话里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谁?我一紧张,差点东北话跑出来,看房的。我轻声的说,您好,我是约好和你看房的人。
  门打开了,我看到了一个长像很斯文的女生,穿了一件墨绿色格子长杉,下身一件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材料的及膝的裙子,腿上穿着黑丝袜,戴着一副黑框的眼镜,大大的眼睛,不是大眼镜叻。
  直直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有一点卷的长发,简单的扎了起来。麻比的我喜欢的类型,好像是人都喜欢这种女生吧。
  您好,我叫张明,27岁,做市场销售,东北人。同时伸出了手,对面女生的手轻轻的搭了上来,呵呵的一乐,不用说这么细。我叫秦雨墨!
  你可以叫我雨墨,麻比的又丢人了,见到漂亮女生我就这么不自然啊不自然。
  手也忘了放开,温热的手,碰到了我已出汗的手心,对面女生脸微微一红,我想起了还握着人家的手,我赶忙松开了手。
  把汗渍渍的手,往我的裤子上使劲抹了抹。让您贱笑了,我见着美女就紧张。
  秦雨墨说,你这也叫紧张,我要是美女,还真让你给蒙住了,东北人都挺擅长忽悠啊。
  话题打开了,我也感觉自然了点,确实平时我也挺能白话(东北话,能侃的意思),做销售的,这方面都还行,关键是遇着我喜欢的型了才紧张了。
  我带你看看房吧,秦雨墨说着往里面走去,这套房子是个越层,她边走边说到,她现在和一个姐妹一同住在这里,现在那个闺蜜正在上班,要晚上六点多才能回家。
  因为姐妹两个人,打电话听到我是男生才敢让我过来看房,她一个人住的话,可不敢和一个男生同住一起。
  当时我就有点晕,果然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哪能有这么便宜的事,让一个这么漂亮的美女和我同居,不过能和她住在一起,也算是运气了,机会早晚会出现的,你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信了。
  这个越层4个房间,楼上两间,楼下两间,现在她和她的姐妹住在楼下,如果我要是同意,就得住在楼上。
  这套房子是很正常的格局,一层中间是一个大的客厅,旁边是厨房,楼上楼下各有一个厕所,楼下的厕所可以洗澡,楼上的不能。
  她一边走一边说,原来她来在这住了一年了,一直是两个人,她现在正在找工作,原来的工作辞掉了,这不是为了缩减开支,才找人合租,这才是发布消息的第二天。
  操了,老子运气真好,这房子我一定要拿下。
  现在这房子3000块一个月,你要来住,拿1000就行了,水电物业平分。我激动的差点流涕,但不能让人看出来我这色狼样,还是装了装样子,四处走了走,最后说,格居我很喜欢,和女生住一起干净,我平时也很喜欢干净。
  我还一手好厨艺,到时可以给你露一手。就这么定了吧,我先付半年的租金,你看行不。
  雨墨微笑着点点头说,可以。看来她也是有点满意我这型的吧,我人长得不算太帅还可以,个头虽然不高,但穿着干净整齐。一看就不是邋遢的人,所以她才能这么顺利的和我签合同吧。
  第二天一早我就开始往这边搬家,因为一直也没有自己的房子,也经常换住的地方,所以也没有多少东西,一上午就折腾完了。雨墨因为现在没找到工作,一上午也跟我折腾,真想是那种折腾哈。
  转眼到了中午,人家帮我忙了一上午,我顺理成章的请人家吃饭,尽管她一个尽的推脱,说也没帮上什么忙,但我都看在了心里。
  这姑娘勤快,大方,一点不做作。简直就是我梦想中的那个标准。经过一翻拉拉扯扯,还是让我拽到了吃饭地方,我也不想让她太在意就简简单单的点了几个小菜。
  吃饭的中间,我和她拉起了家常,雨墨24岁,湖北人,独生子女,本科毕业,最关键的来了,现在单身。老天瞎了眼,怎么这么好的女孩还单身,那么多狼友一天到晚都在忙活什么啊。
  下午我回到了公司,因为这些天在上班的过程中偷跑,干私活,私活就是看房=.= ,我也不想太过分,毕竟现在的公司和老板待我不薄,让我拿着高薪。
  我这人挺中情谊,别人对我好,我两倍还回去,靠了那些说十倍的人,说话也不走走脑子。我这么高尚的人都做不到十倍。
  晚上七点多,我拖着疲倦的身体,这几天折腾坏了,我一个人折腾,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下了班开着我的小赛欧,慢悠悠的回到了家。
  拿着钥匙打开房门,就看到一个同样穿着格子衬衫下面穿着热裤的长腿MM站在我的面前,感觉她一脸的豪爽气息,右手拿着锅铲,左手大方的伸了过来。
  说道,我叫胡一菲,你尼,帅哥?我当时一愣,这哪跟哪啊,刺激太大了,我差点以为我走错了房,要不是自己开的门,我现在可以就打算往外走了。
  我颤颤巍巍的伸出左手,心里想着她和胡一刀的关系,对面的姑娘乐了,右手右手。看哪尼。我收回了打在她腰上的目光,红着脸又伸出了右手,我现在两只手都伸着,你们想那动作吧。
  握着她的小手,嘴里嘟囔着,雨墨没和你说,我叫啥?对面的胡一刀更加乐了,看着我的动作,说道,就是想正式的来一次介绍,你一大男人的磨磨机机,我再次无语,长相这么清秀的美女,怎么说话这德行和我一样。
  这就是我的另一个室友?我忍住问她和胡一刀的关系,简单的介绍了自己,不过比和雨墨时利索的多了。
  也没有多说,不给这女人笑我的机会。
  这时雨墨从胡一菲后面闪了出来,乐着说,你叫她一菲吧。她人很爽快,大大咧咧的,你刚刚发现没?我无语的看着二人,都是美女,怎么差这么多捏。
  雨墨接过我手中的包,放在沙发上,拉着一菲,和我说,今天你第一天入住,我和一菲一起下厨,欢迎你的到来,你面子真大啊,这可是我俩第一次合作做饭给男生吃。
  一菲说道,磨机什么,小子便宜你了,第一次哟。雨墨的,快来,晚了就让别人拿去了,哈哈哈。雨墨红着脸也不搭腔,往里走去。第一次的做席,很欢乐,大家都喝了点酒,有红,有黄,我喝的尤其的多。
  也不知道那一菲是不是酒吧老板的二奶,这么会灌别人酒。我躺在沙发就睡着了。
  半夜我被一股尿意憋醒,迷迷糊糊的起来,发现睡在沙发上。一边走一边解着腰带,当着是自己以前的家尼,还没到门口鸡巴已经掏了出来,拉开门捏着翘起的鸡巴就要嗤。
  啊的一声,我就迷起模糊的眼睛,看到雨墨坐在马桶上,红着脸,捂着嘴,看着我血脉喷张的大鸡巴。我再一看她时,她连忙把眼睛也捂了起来,我看到她白晰的大腿,棕色的丝袜和白色内裤,褪到小腿的位置。
  白色内裤中间的敏感部位有着一点淡淡的黄色,雨墨吓的忘了叫我出去,我也惊的只顾看她的身体。
  10多秒后,还是雨墨松开了捂着的眼睛的手,紧张的问我,你还不出去。
  让一菲看到了,怎么办。我慌乱中夺路而逃,也不记得她说这话的意思,不让一菲看到就可以了?
  我也没想这些,我为人虽然好色,但今天不在我计划内啊,我估计要是高手碰到这情况,估计就拿下了吧。
  我出了厕所,做在沙发上摸着发硬的鸡巴,现在可是刺激起来的,不是憋出来的。
  回忆着刚刚的情形,雨墨不会把我撵出去吧,我得好好解释,我也不是故意的。听到马桶冲水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我赶紧把鸡巴塞了回去,妈的,硬时真不好弄回去。
  刚刚塞进去,就看到雨墨穿戴整齐的走了过来,我那还没消下去的下面,让我一阵的尴尬,我也不能这样,看到人家过来,我就坐下去吧,只能挺在那里。
  雨墨看着我支着的牛仔裤下面,红红的脸,略带一点生气,略带一点害羞,我好像还看到一点魅惑,指着我说:
  你色狼!
  二、丝袜腿的手感
  我红着脸一下子,忘记了该说什么,忘记了刚刚想好的解释。又被美女定住了,我强烈要求作者让我免疫,我抗议。我要当吕子乔!!!
  雨墨看到我红红的脸,也不说话了,也忘记了还要说的别的,一下子时间好像定住了。我回过神来,偷偷的抹了一把汗,还好当时是雨墨,如果坐在马桶上的是一菲,我估计已经被她用如来神掌抽成90岁的关羽了。
  还是我先缓过神来,我整理了一下思路,把刚刚要说的按顺序说了一遍。什么以为是自己原来住的地方了,什么喝多了也没想厕所为啥开着灯,什么习惯了一边往厕所走,一边解裤子来着。
  我发现雨墨的脸更红了,盯盯的看着我。我感觉到了害羞,雨墨的眼神太纯洁了。我发现自己变成了小处男时常有的害羞心理。
  我也说不下去了,打了个招呼,我还头晕,我眼花,我明天要早起,找个理由。赶紧溜到了楼上自己的房间。
  不过真是喝太多了,这么刺激的场景也没能让我失眠,我带着昏沉的脑袋一觉睡到天亮。
  爬了起来,一看七点多了,一边下楼一边伸伸懒腰,顺便看一下谁还在。
  感觉卫生间里有人,探头一看,嘴角带着点泡沫正在刷牙的雨墨正回头看着我,你也起来了?几乎是同时说出口,我平时不爱睡懒觉,我解释了一下。
  雨墨微笑了一下,接着刷起牙来。
  忽然耳朵痛了起来,扭头一看,一菲正拽着它。你一大早的,跑到我们卫生间,调戏雨墨。是不是当我不存在啊。我扭过红着的脸,看到嘴角冒着白泡的雨墨,我俩同时又脸红了,太邪恶了这场景。我下来找东西吃的,我不知道冰箱在哪,来问雨墨的。
  不信你问雨墨。这冰箱里有你东西吗,调戏雨墨,还想占老娘便宜吃我零食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望着胡一菲慢慢变大的眼睛,我感觉,我要是找不到理由,估计这个月的早餐,就得我负责了。
  我撒腿就跑,嘴里喊着,好像什么东西糊了,我楼上炖的佛跳墙好像是糊了。
  过了半个小时,我穿好衣服,一身整齐的的站在房间门口,打开门,朝楼下一看。胡一菲正瞪着那双大眼看着我的房间,正好来了个二目相对,嘴里咬着切片。
  正淫笑的看着我。好像正等着我盛佛跳墙送下去给她喝。我一个机灵,回身进了屋,过了一会走下楼去,叫了声一菲姐,同时从裤袋里拿出皱皱巴巴的一袋榨菜,谄媚的放到她的身前。
  这是小人这个月的早菜,您尝尝?旁边噗的一声,喝豆浆的雨墨把豆浆喷到了盘子里的切片上……我走了,你没事骚扰别雨墨,一菲一扭一扭的打开门回头说到。今天周六,我也不知道胡一菲干什么工作,也没敢问,我发现她好像和我自来熟。
  我当时真庆幸自己没有这样的姐。我也真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有弟弟什么的,如果有,估计也已经不在人间了吧,我一声长叹。
  我躺在屋里,什么也没干,没开电视、没开电脑、没放音乐,也没有睡着,就这么躺着。我也不想去骚扰雨墨,就这么放空的一直躺着。
  妈的好像睡着了,是真的睡着了。当当当,好像有人敲门。小明,当当当,小明。好像真的有人敲门。
  我勉强站起来,走到门边,发现一只手已经麻了,我打开门,看到雨墨。还是那件绿格子衣服,下面已经换成了墨绿色的丝袜。
  只不过没穿裙子,不过有点长的衣服盖住了那一块,男人想看的东西,但又感觉影子里能看到些什么。
  干啥啊,知道我好这口啊。雨墨看着我呲牙裂嘴的表情,她哪知道我手麻了,以为我身体怎么了。你怎么了没事吧。我右手抬着左手活动着说,睡麻了。
  你有事啊。那个,我在淘宝上买衣服,交易时有点问题,听说你是搞挨踢的,能帮我看看不。我晃荡着有点晕的脑袋,对挨踢。
  跟着她到了她的房间,淡淡的香水味,一下刺激了我的神经。看着雨墨细长的美腿,包裹在墨绿色的丝袜下,我无耻的有点硬了。不知道别人怎么样,我发现我对丝袜免疫不能,这不是逼我嘛。
  你看就是这个,我一要打款,就提示我你的帐号不安全,需要重置密码。我看了一眼,好像是浏览器的插件问题,也不太确定。
  我就说我来看看,我坐在了正位,雨墨又搬了把椅子坐在我的边上。淡淡的香气变的浓郁起来,我的脑袋麻了。
  你在这里输入下密码,雨墨探着身子开始输入密码,感觉到她的丝袜腿好像贴到了我的小腿上,由于在家,我只穿了条沙滩裤。她的体温,只隔着一条丝袜传到了我的腿上。
  我感觉自己好像颤栗了起来,我想拿开我的左腿,但是左腿好像已经不属于我,温暖的感觉,丝袜的感觉,让我感到拿鼠标的手也不听了使唤。
  我看到雨墨好像因为近视,前身更靠近了我放在键盘上的左手,右腿还是紧贴着我的左腿。我心里在想,你感觉不到吗?输完的密码,雨墨坐直了身体,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我怎么感觉她好像知道刚刚的事情。
  我也说不准,折腾了几下,装完了插件要重起。重起后进到我买的物品里,再次点击付款,又要输密码。
  又和刚刚一样,不过这次,好像因为要看清屏幕,她的胸部压到了我的左手,手背感觉好像被装着水的避孕套按住了一样。胸罩尼?胸围尼?这手感不对啊。
  我不好意思的抽出了左手,我还是控制了一下自己。刚刚搬来,这样不好,万一人家不是故意的,我以后还怎么在这住。
  我还是很喜欢雨墨的,我抽出的左手自然的放到了凳子上,操了。左手怎么又传来丝袜的触感,雨墨输完了密码,坐直了身子发现我的手正放到了她的腿下。
  我操,我怎么把手怎么放到她的椅子上了?
  可能感到腿下不对劲,雨墨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她腿下的我的手,我日了。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刚刚控制自己了才从你胸下拿出来的,这什么啊,坑爹啊。
  赶紧抽出左手,雨墨的脸又红了,我又当色狼了。
  看着那黑色的丝袜,我射了,射到
  了地板上,射到了键盘上,我感觉好像射到了雨墨的丝袜上。
  这几天热的要死,我感觉怎么动一动就一身的汗,又是一觉醒来的我,发现自己一头的汗。上海的温度,不开空调睡觉还真难受,今天又35度。我来到下面的厕所,不洗是不行了,短裤的前部有点硬尼,翻开一看,前面白花花的一片,操,不是梦遗,刚刚没清理干净。
  刚要打开喷头,低头时一瞥,脏衣服筐里是什么,棕色丝袜,白色内裤,偷偷拿起来,感觉好像今天的尼。
  内裤的重要部位,好像还没有干。操了我知道打手枪多了不好,虽然看了方舟子说的手淫和做爱一样。没什么危害,但多了也累啊。
  摸着那柔软的内裤,闻着那内裤中间的味道,我的手又不直觉的套动了起来。
  拿着内裤包裹着鸡巴,闻着的丝袜的香味,感觉着丝袜尖部那有一点点硬的地方,那是汗液腐蚀的结果。
  轻轻的用舌头舔了起来。淡淡的汗味,淡淡的香水味,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但又不想这么快就结束,我放慢了速度,幻想着雨墨穿着这双棕色的丝袜为我足交。一只脚轻轻的研磨着我的龟头,我托起她的另一只脚,慢慢的从脚根舔到脚掌。
  最后用嘴把脚尖含入嘴中,用我的唾液,润湿她的丝袜,她的脚趾。我用双手抚摸着她的小腿,一点一点的感觉着丝袜的光滑,感觉着她的体温,看着她红红的脸,深深的喘息,我完全陶醉在里面。
  手中的速度也不自觉的加快,最后竟然有一点点的酸痛感,但我不想停止,我要释放。我加强自己的幻想,完成了这次喷射,几秒钟后才缓过神来,看着内裤的上的精液。
  我无语了,怎么忘了这事,射哪不是射啊,怎么处理,一大块粘乎乎的液体,我用手纸擦了擦。看着一大块的斑痕,上面留着手纸的纸屑。操了,我现在知道杀人后的人,为啥都手足无措了。我把内裤扔了?我刚搬过来,人家就丢内裤。
  扯淡啊!我把内裤洗了?说不定雨墨明天会谢谢我,学习雷锋,好榜样,为新女室友洗内裤,后面一定是胡一菲扶着我这残疾人过马路。
  瞬间,我感觉没有了生的希望,老子今天要归位,我毁我恨,我一把一把往下揪头发。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我把中间的一块用水洗了洗,扔在了筐里。无助的扶着墙往屋子走去,我先练练残疾人的感觉吧,我感觉我早晚得交待到胡一菲手上。
  这一晚,我睡的乱七八糟,我做了很多你们一猜就能猜到的梦,这些天的疲惫。加上一晚上的模拟逃跑,我的心情像极了,德州电锯杀人狂里的主人公。早上起来我感觉头痛欲裂,我像梦游一样走到了楼下,看到了雨墨,看到了红着脸的雨墨。好像在说:
  你色狼。
  三、顶在花心
  雨墨红着脸看着我,也不说话。我也楞了一下,早啊。早,早。
  刚刚,雨墨好像是愣神了。紧张的回了我一句,扭身就往洗手间走去。我刚想追上去搭话,胡一菲那有" 磁力" 的声音,又在耳边想起。早啊,明明,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
  一菲啊,早啊,今天上班不?胡一菲眉毛一挑,怎么滴。你想约我?我小声嘟囔了一句,我还小,等两年您在祸祸我。你是当我听不着,还是当我听不懂你们东北话啊。
  我连忙转换话题,一菲啊,你周末怎么还上班,你老板在山西开小煤窑的?
  你皮又痒了是吧,我可是人民教师,专门" 培养" 你们这些花朵的,我没和你说过?
  接着捏的指关节卡卡做响,边说道:最近接了个跆拳道教练的活做兼职,不过有两年没练了,你来陪我练练?这时雨墨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你就不能女人点,26了,也不怕没人要你。
  我有一失散多年的二大爷,听说离异了,要不我好好劝劝他收了你?我勉强的看了胡一菲一眼,撒腿就往楼上跑,身后传来胡一菲愤怒的咆哮,雨墨低低的笑声和锅碗瓢盆的哗啦声。
  等我再出来时,一菲已经祸祸花朵去了。雨墨也不在家,可能是逛街去了。
  我倒了杯牛奶,一边喝,一边往楼上走。却听到身后传来不正常的声音。
  还好我胆子不小,估计是小偷,我慢慢的拿起身边的凳子,顺势躲到了一个角落。慢慢的听到了脚步声,麻比,果然是小偷,还好我在家里,要是两个女生在家还不让人,人财两收了。
  我慢慢探出了头,看到了一个一米八左右身高的一个青年男子。长相还可以,90后的发型,流里流气,两手空空没拿武器。
  我虽然170公分多一点的身高,但因为平时常做运动,也没把他放在眼里。
  我直接显身出来,一是不害怕他,二是也怕误伤了好人。拎着凳子说道,哥们,您这是演哪出啊。
  那小子,显然是一惊,反问道你是谁?我心里骂道:靠。但嘴上还是没太过分,我新搬来的。
  这小子马上换了一付嘴脸,我叫吕子乔,住隔壁,同时伸出手来。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这小子马上明白了,接着说了一句,胡一菲,秦雨墨都是我朋友哈。
  我顺手把凳子递了过去,您坐您坐,我也换了一付嘴脸。打了个哈哈,我叫张明,前天搬过来的,以后多照顾啊。
  我和我女朋友就住在隔壁,周末了想过来转转。就走窗户了,这不近嘛。有人就聊聊天,没人就顺点零食哈。
  我咽了一口想吐他脸上的吐沫,心想:麻比的这什么人啊,我感觉我就挺无耻了,和他一比,我感觉自己一下就高大了。扯了一会没用的,子乔顺走了几袋零食,回屋了。这回走的是门,临走时,还请我有空去家里坐坐。
  在屋里上了一会网,觉着无聊,也不知道干点什么。忽然想起吕子乔,我决定去隔壁看看,顺便摸摸他的底。这小子这么滑,别让他涮了。
  当当当,我敲起了隔壁的门,一个女声问道: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