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堕落(作者:冬歌)
1 1

隔壁房里肉体撞击的声音、伴着女人克制着的呻吟声,一直持续了将近20分钟,终于安静下来。
季彤站起身伸个懒腰,喝了口水,收敛心神继续温习功课......
季彤做的早餐,照例是两份,烤面包、煎培根与荷包蛋,等他给自己倒好一杯橙汁坐下正要开吃的时候,隔壁屋的移门拉开了,沈丹穿着睡衣、光着脚走了出来。
“早,丹姐!”
“早!”沈丹拉开冰箱门,倒了杯牛奶,坐到季彤的对面,大口地吃着季彤准备的早餐。或许是昨夜体能消耗较大,一改往日的细嚼慢咽,沈丹忘记了保持吃饭时女性该有的形象。
季彤侧耳听了下,那个半夜送沈丹回家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他们住的这套日式公寓有两个卧室,客厅连接厨房,卫生间和浴室是分开的,所谓的2LDK。原是季彤的发小、李斌及其女朋友沈丹合租的。李斌比季彤早一年来的东京。季彤来日本就读的语言学校也是李斌联系办理的,所以也就理所当然地暂时住进了李斌的家。
刚开始,沈丹坚决反对让一个陌生男人住进来,甚至威胁李斌要和他断绝恋爱关系。后来,住一起时间久了沈丹发现,季彤勤快、爱干净、做得一手好菜,更主要的优点是还嘴严、不乱传话。
李斌和沈丹是同一个航班来的东京,在航站楼check in时,沈丹就注意到了高大帅气的李斌。90年代初,难得有人出趟国,都会有一大群亲友来机场相送,只有李斌孤伶伶一个人守着一个超大的行李箱,站在队列里冷眼看着别人的悲喜离合……
可能是天意,俩人居然就读同一所日本语学校,还分在了同一个班。李斌幽默、学习好,人又长得高大帅气,班上许多女生都喜欢他,甚至连年轻的日本女讲师都主动邀请他节假日一起出去玩。而李斌则每次都会拉上沈丹,还经常开玩笑说,沈丹是他的护草使者。
沈丹长得小巧玲珑、文静秀气,属于越看越好看类型的。一笑一对酒窝,还略带羞涩,回眸一笑百媚生所形容的正是沈丹这样的女子。通常娇小的女生都特别喜欢高大的男生,而矮小的男生则愿意追高个美女,也许潜意识里都是为了弥补自己的不足吧。
不到半年时间,李斌和沈丹就同居在了一起。李斌除了上学,要打三份工。早上四点半起床从中野坐早班车去位于水道桥的一栋办公楼清扫2个小时,下午放学后,四点前赶去涩谷的中餐馆做5个小时服务生,周六周日白天有时候还会去展览中心拆装展台。沈丹也打工,不过比较李斌则轻松的太多了,放学后回家吃过晚饭,8点左右赶到离家2站、位于新宿的一家斯纳库小酒吧,陪客人喝喝酒、聊聊天,工资待遇高,还能练习口语,只是每天回家比较晚。
季彤住进来时,李斌和沈丹的爱情已经过了蜜月期,俩人各种生活习惯的不同引发了各种不满情绪的萌芽。李斌由于长期睡眠不足又缺乏休息,好不容易挤时间俩人过一次性生活,常常进行到一半就疲软不行了,惹得沈丹不上不下,暗暗银牙咬碎。沈丹由于在斯纳库工作,每晚深夜回家头发里都是烟味酒味,偶尔身上还沾有男性的香水味。越是深爱着沈丹,李斌越是抑制不了浓浓的醋意和自卑。两人往往会因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吵一场,继而长时间冷战。
三个月前,语言学校毕业前夕,李斌和沈丹终于提出了分手,李斌考取了关西国立大学去了大阪,而沈丹得到店里的熟客的帮助,同客人的朋友办理了假结婚,取得日本人家属的签证。
季彤本来也准备随着李斌一起离开,搬出去和现在语言学校的同学合住。但是李斌说了,他们现在合租的公寓当时图便宜地方太偏,扔沈丹一个人住可能有危险,沈丹也正在寻找车站附近、比较热闹地段的单居室,希望季彤再等一等。所以,李斌虽然去了大阪,季彤暂时没有搬走。
李斌不给沈丹打电话,却几乎天天联系季彤。季彤心知肚明,李斌的心里还牵挂着沈丹,便尽可能详细的把沈丹的近况说给李斌听,而对沈丹的移情则只字不提……
李斌离开的第三天,季彤从餐馆打完工回到自己的房间,刚铺开书本开始学习,就听到外间房门的开门声。
“啊,终于到了。你家离车站好远啊。”一个日本男人低沉的声音。
“嘘!”
两人进了隔壁的房间,有一阵子毫无声息,渐渐地传出女人细微的呻吟声和床铺摇动的吱嘎声,而后越来越响,持续了近一个小时,这是李斌所从来没做到过的,季彤叹了口气收敛了心神。凌晨,季彤发现自己在梦里发生了遗精。
穿着睡衣,素颜朝天吃着早饭的沈丹,看上去是那样的清纯。 季彤咬着面包,悄悄地观察着对面的女人,想到昨晚隔壁房里发出的那些声音,便不自然起来。
季彤收拾了自己的餐盘,正要离开,沈丹开口道,“先别急着走,再坐一会儿,我有话要说,”喝了口牛奶,“我听到你和李斌的电话,我也知道你刻意瞒着李斌,不告诉他、我的一些私生活,谢谢你!”
季彤只是默默地听着,没有说话。
“都是成年人,我也不瞒你,其实我和李斌,那方面一直不太协调,”顿了顿沈丹继续道,“所以,其实在李斌离开前,我和店里的那个客人已经好了......”
看着沈丹清纯的脸,季彤一阵恍惚,女人啊,真不是男人能懂的!
晚上回家的路上,季彤心里一直闷闷的,找了个公共电话亭打通了李斌的电话,不咸不淡地聊了几句闲话,纠结是否要说说沈丹的变化,却听到电话那端背景里似乎有女人低低的呻吟声。
“嗯?有女客人在?”季彤问道,李斌爽朗地笑了,故意又弄出点暧昧声音。
“好吧,不打扰你的好事。”季彤悻悻地挂断了电话。
站在电话机旁发愣的季彤,不由的感叹,原本以为李斌还藕断丝连放不下沈丹,自己一直纠结如何把沈丹的变心婉转地告诉他,却不曾想换了个环境的李斌早已经走进了新天地,只是作为旁人的自己似乎不愿意这个爱情故事早早收场。
唉,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2

沈丹经过学姐的介绍来这家名叫“椿”的斯纳库陪酒也快2年了。轻轻地推开门,沈丹看了看腕表,晚上整8点还差十分。
“我来啦,”沈丹进门时尽量用愉快的语调跟店里先到的同僚们打着招呼。
“晚上好!”
“沈桑,晚上好!”店里的同事们友善地回应。
一年前,对面坐着的客人用笔写下他的名字,“丹田雄健”,沈丹捂着嘴笑了半天。 丹田先生很斯文,三、四十岁年纪,中分发型,戴着一副无框眼镜,话不多,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听沈丹说话,一周总会来店里两三次。听店里其他姐妹说丹田是个心理医生,从来不说自己家里的情况,人很大方,姐妹们谁生日都会额外给个信封,里面塞一万或两万日元。
随着见面的次数增多,沈丹的话题从学校、同学渐渐地谈到自己的男朋友。
也许是心理医生都有一种职业的亲和力,在丹田先生面前沈丹总觉得有满肚子的话想说,甚至男女隐私,说了也不觉得尴尬。
在语言学校里,成功地把众多美女爱慕的男神、李斌,变成自己的男朋友,一直是沈丹暗自得意的事。但是,私生活的不协调,渐渐地打消了沈丹的得意。从李斌最初偶尔的早泄到后来彻底的不举,隔阂了俩人和谐关系的不仅仅是生理,更严重的是心理。

“丹田先生,真的,我男朋友本来蛮健康的。记得当初第一次约会,晚上他送我到家门前,吻我的时候隔着薄薄的裤子,我能感觉到他那里起了反应”,
心理医生没搭话,只是用眼神鼓励沈丹继续说。
“后来,我同屋合租的女孩跟别人约了去箱根旅游,我就叫李桑来我家吃饭。不是自夸,短短一个小时我就做好了四菜一汤,而且还是色香味俱全呢。”
“那天,我们喝了李桑带来的一瓶红酒,我喝多了,硬是拉李桑跳舞。相拥着跳舞,我们就...就有了第一次。”
“因为李桑第二天需要很早起床去做大楼清扫的工作,所以他简单冲洗后就回去了。后来,有了亲密关系后我们的恋情在学校也公开了,不久为了节约房租,我们就搬到了一起。”沈丹没说,看到原来喜欢李斌的女孩子们失落的眼神,她当时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住一起后,刚开始还是好的,可是渐渐的李桑的身体似乎出了问题,我们已经很久没那个了。”沈丹微微的脸颊两侧泛起红晕,
“嗯,你们的情况应该不是身体健康的问题,可能是你男朋友工作太辛苦的缘故吧,多休息休息会恢复的。另外,适当地学习一些那方面的知识,增加点情趣,也能有助于和谐吧!让你男朋友去音像出租店借几本AV录像,你俩一起看,一定会有帮助的。”丹田医生一本正经地说道。
听到成人录像,沈丹便联想到偶尔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画面,不由得脸更加红了。
丹田观察着沈丹的表情,心想这个纯净的女孩子,在这里打工,估计不用多久就会不再单纯,心里暗暗滋生出了想保护她的柔情。
丹田从不提自己的生活,是因为他深爱着的妻子,在数年前的一场车祸中变成了植物人。丹田夫人身材不高,却是皮肤白皙、容貌可人,在沈丹的身上,丹田时常会看到妻子的影子。所以,这一年多来,他好像着了魔一样,有空就来这家斯纳库坐坐。有时候沈丹正陪着其他客人,丹田医生也会静静地坐在角落里远远地看着她,便感觉到了温暖和踏实。
沈丹外表柔弱内心却很倔强,自己私生活的事,她也只是向丹田先生提起过,不管是学校里的要好女生还是斯纳库店里和善的同事,她都闭口不提。
听了医生的话,沈丹有生以来头一次硬着头皮进入音像店的成人录像片角落,像做贼一样拿了两盒带子就逃了出来,好在营业员善解人意,很快办好租借手续,还用黑色的袋子装好。
沈丹租了片子后,考虑要不要和李斌一起看,记得以前李斌说过在国内时有个流氓同学搞到黄片邀请女生一起看,最后因强奸罪被判了刑,自己现在特意租了这种片子,李斌会不会把自己也看作是天生淫荡的女流氓呢?考虑再三,沈丹后悔了,后悔去租这种片子,于是把片子藏在了柜子里。那天学校放学后,沈丹照例一个人在家,想到AV带子租期已近,花了钱不看就还回去,想想有点亏,沈丹把录影带塞进了录放机。第一次看这种片子,沈丹脸红得都觉得自己像发烧了,是的,真的发烧了,她觉得不仅仅脸,浑身都在发热,特别下身穿的内裤都快湿透了,于是不得不在上班前又洗了身子换了身内衣才离开家。
那天晚上回家后,李斌已经进了被窝,沈丹冲了淋浴特意换了身性感的内衣,想学着录像里的方式好好诱惑一下李斌。可是等她回到卧室,劳累了一天的李斌却早已进入梦乡。
借过一次AV片后,偶尔去影像店租爱情片子看时,沈丹也会随手拿一、两部AV带子。沈丹的性欲被逐渐发掘出来,欲望变得越来越强烈。有天晚上李斌尚未睡着前,沈丹主动钻进了他的被窝。李斌像以往一样匆匆完事后,以为可以安睡了,却没想到沈丹学着片子里的情节,很耐心地继续抚慰和挑逗他。沈丹突然转变的风格给了李斌很大的压力,李斌虽然也很希望雄风再起,梅开二度,可惜现实终归是现实,无论沈丹怎样刺激,李斌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一切深深地伤害了男人的自尊,李斌感觉既无助又害怕,那一晚有生以来第一次失眠了。
浑浑噩噩地度过白天后,晚上收工回到家,面对不甘心失败,将自己打扮的更加妖娆性感的沈丹,李斌发现自己竟完全无能了。
最糟糕的是,经过那次失败,李斌对沈丹的心态逐渐发生了变化,常常臆想沈丹跟别的男人幽会偷情的场景。对沈丹衣服上、头发上的气味愈发敏感,常常带着狐疑的眼光,假装不经意的问这问那,打听沈丹每晚和谁在一起。
为了避嫌,沈丹也更加刻意保持和男性的距离,甚至在学校里都不怎么跟男生说话,生怕李斌多心。可是,斯纳库的工作性质注定了沈丹必须要接触异性客人。有几次沈丹喝多了被客人送回家时,李斌对客人不仅不感谢,反而无理地责怪客人让沈丹喝多。为此俩人三天一吵五天一闹,最终互不说话,季彤夹在中间最后成了传话筒。
丹田医生发觉了沈丹的变化,几次想问问沈丹私生活方面的问题,但是,沈丹都避开了,固执地把自己内心封闭起来,默默地挣扎在个人情感世界里。
沈丹现在酒越喝越多,原来别人说一些略带颜色的笑话,沈丹听了都会脸红。而现在,沈丹自己开口说起黄色段子,已经可以做到张口即来。终于有一次,丹田医生发现经常来店里的一个比较好色的客人,沈丹居然坐得离他很近。丹田远远的看到,桌子底下那个客人的手是放在沈丹大腿上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