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淫色的皇都】【作者:bwfire】【完】
1 x   前传

  十年前……

  帝国皇都皇宫内……

  「陛下,您别这么不安啊,五公主殿下上个月出生的时候您可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高斯……你不明白我现在的心情啊,儿子女儿我之前都生了那么多了,问题今天我还是第一次要把女儿给嫁出去,这……总觉得有些舍不得。」

  「大公主本人都已经同意了,您这个做父亲的可不能表现的比自己孩子还不成熟啊,再说陛下您已经有五个女儿了,她们都是迟早要嫁人的,总不能每次都慌成这样吧。」

  此时在房间内说话的两人正是帝国皇帝赫尔曼以及他最信任的臣下之一,高斯。克利夫兰,正如两人之前对话里所说的,这一天正是大公主、也就是赫尔曼的长女即将出嫁的前一天,这个在其他人面前威严无比的帝皇此时也像个正常父亲一般有些担心起来了。

  「所以我才找高斯你来陪我的嘛,我现在这样子可不能让其他人看到,而且你那两个女儿不也是嫁出去了嘛,所以也好和我说说啊……」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我那两个宝贝女儿嫁出去之后,只剩下一个败家儿子,陛下您就不同了,二皇子才1 2岁就已经那么优秀了,而且芙蕾雅殿下才刚出生,起码后面十几年都能陪着您。」

  「也是啊,哎……不过现在想想我还是有些不适合做皇帝啊,才嫁第一个女儿就担心的要死,想想那么多君主贵族为了政治利益把女儿当做工具一样随便就送出去了,还真有些佩服他们。」

  「陛下,在这位置上呆久了您自然就会习惯了,啊……我也差不多要出去了,莫里斯那帮人应该也快来了。」

  高斯算了一下时间,觉得也是离开的时候了,毕竟一个臣下和君主呆的时间太长是会引起其他贵族猜疑的。

  「别担心了,莫里斯昨天派人来说过今天全家要先去教堂的,会晚点过来。」

  「其实……我也有些担心我那个孙女……」

  「哦……是小菲尔纳吗,哈哈……那孩子还是那么喜欢乱跑啊,既然这样你先去吧,我再呆一会也会出去的。」

  「是……那么请容我先告退了。」

  在高斯离开后,赫尔曼有些无力的坐到了沙发上,这种无力感不仅仅是因为大女儿的即将离去,还有对自己这个皇位的无力感,他原本的打算是想让几个女儿都尽量能嫁给皇都里的贵族,以后也好方便经常见面,但现实的政治利益交换是无情的,为了保证帝国的内部稳定,和几大领主之间必须要尽量保持通婚关系。

  赫尔曼小时候一直觉得自己的父皇拥有着无尽的权力,但直到真正坐上了皇位之后,才发现自己其实也只是帝国这个庞大机械的一个零件而已,只不过比别的零件更显眼一点,但再怎么显眼,零件终究只是零件,想要违逆整个机器的运转是不可能的。就好像现在……身为皇帝却只能把女儿嫁给一个远在异乡连认识都不认识的男人,真是可悲……

  他也知道自己能登上皇位有着太多的偶然因素,虽然有卡特元帅的支持让自己得到了比较稳定的政治环境,但依然还有很多大臣对自己的登基内心并不认同,让本来就派系林立的皇都政治圈变得更加混乱。

  「陛下,外面有人求见。」

  管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但赫尔曼此时实在没有心思见除了自己近臣以外的其他人,所以立刻拒绝了。

  「这个……陛下,求见者是克拉法尔公爵,所以我才来通知您的。」

  「哦!那让他赶快进来吧。」

  「是……」

  管家褪下之后,很快就领着克拉法尔公爵来到了房间,君臣两人刚一见面就立刻笑着抱在了一起……

  「你怎么现在才来啊……威尔,婚礼明天就开始了!」

  「啊……路上下雨耽误了几天,不然你赫尔曼女儿的婚礼我哪会迟到啊,哦!现在应该称呼陛下了啊……」

  「哎哟!别……你喊我陛下我感觉是在骂人。」

  克拉法尔公爵全名是威尔克斯。克拉法尔,从他和皇帝之间这毫无君臣压力的对话,任何人都能看出两人之间的关系有多紧密了。因为这层友谊的关系,克拉法尔家族也是现在皇室唯一一个不用通婚也能彼此保持信任的领主。

  「哎……时间过得真快啊,我们俩那时一起去伯尼尔家和她老婆偷情好像还是昨天的事呢,结果现在一个皇帝一个公爵,你都要嫁第一个女儿了。」

  克拉法尔公爵大大咧咧地躺坐在了沙发上,完全不给眼前的皇帝一点面子,当然对方对他这无礼的举动也根本不在意。

  「别把我说的多老一样!我还没到40岁呢。」

  「差不多了啦,年龄越大时间过得就越快,我那个大女儿今年不也20岁了,人一有了孩子就会感觉老的特别快。」

  说到这里,两人同时叹了口气,都在感慨着时间的残酷。

  「你这么一说……蕾娜今年也有20岁了啊,这次带她来了吗?」

  「没有,那小妮子一心要当个圣骑士,最近一直呆在圣城了,我这次把我第四个儿子带了过来,那孩子成天就喜欢躲在屋子里看书,所以这次特地把他带到皇都来见见世面。」

  「哈哈哈!你们克拉法尔家竟然会有喜欢看书的人!别惹我发笑了好不好……那孩子肯定不是你亲生的吧!呼呼呼……对了,你那儿子叫什么名字啊?」

  「艾德利斯……一般都叫他艾德,今年刚1 5岁,还有赫尔曼我告诉你,我好不容易养出来一个有书生气的儿子,你可别咒我啊……」

  「好了好了……你这混蛋私生子那么多,继承人也多……根本就不用担心儿子的问题好吧……」

  「你的私生子难道少了?我看光是这个皇宫里面就有不少小女仆是你和那些漂亮侍女的私生女吧,而且要说儿子的话,你不是一直都在重点培养恩里克吗,其他儿子看来你是根本不考虑了啊。」

  「你别乱说啊……宫里只有三个小女仆是我的私生女,其他的都送到教堂收养去了。至于恩里克他……」

  赫尔曼说到自己的二儿子时,表情突然变得很是得意,就好像一位艺术家在炫耀自己最完美的作品一样,充满着自豪感,同时也有着一种隐隐的自卑感。

  「恩里克他和我不一样,那孩子优秀的都不像我的儿子,简直就像父皇那样天生就是要成为君主的人……哎……其实我这皇帝当到现在,治国的能力和水平我自己也清楚,以后的人不把我说成昏君就算很给我面子了,但起码我相信我在继承人的选择上绝对不会被后人挑到毛病的。」

  赫尔曼似乎是在发泄一般的说出了这番话,身为一国之君这种话自然也只能对信得过的好友才敢说。

  「你在担心个屁啊……这皇位也不是你自愿要坐的,先帝当年刚刚驾崩,你那些兄弟为了皇位就开始互相斗了,搞到最后死的死跑的跑残的残,除了你也没有合法继承人了。再说治国这种事具体事务还不是我们这些臣下负责的,你身为君主只要能够稳住那些大贵族就行了。赫尔曼……我们都知道你这皇帝完全就是赶鸭子上架的,能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别太勉强自己。」

  「哎……我还指望你能稍微奉承我一下呢,非要说这些难听的真话,其实当年如果不是卡特老爷子帮我躲起来的话,我绝对是被众兄弟第一个干掉的……后来也是因为他的支持我才能勉强登基的。」

  「卡特元帅他当时不仅是为了帮你,也只为了皇室和帝国,不然的话当时那群贵族们肯定会把你那个痴呆弟弟弄成傀儡皇帝,到时候帝国政权肯定会落在那帮兔崽子的手上了,你虽然也是个白痴,但起码会说个不字啊……哈哈哈……」

  「靠……老子当了那么多年皇帝了,结果还要被你损,妈的……不谈这些了!说点轻松的吧……对了,我小女儿上个月才出生,把你儿子叫上一起去看看吧。」

  「别管我儿子了,那小子第一次来皇都,还在到处玩呢,他这次就是为了你们皇都刚刚建的那个图书馆才来的。」

  「哦……那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当初我要建那个图书馆就是为了改变一下我们帝国的粗野形象,顺便给那帮只知道贪钱的混蛋们增加点文化修养,但结果……根本没人去啊,你儿子将来肯定会有出息的,说不定还能辅佐一下恩里克呢。

  」

  「什么叫说不定……是肯定会的好不好,艾德那孩子其实是我几个儿子里最有才能的一个了,但就是有些胆小,而且不愿意露头,我好几次想把他定为继承人,但因为她母亲只是我当初的一个小侍女,在家里没什么势力,所以一直都不被其他人接受,后来想把他送到军队里锻炼一下气魄,但现在帝国唯一还在打仗的地方就是钢壁要塞了,当然也不会送他去那的,哎……这么看如果将来真能跟着恩里克混的话那也好,就是不知道两个人性格合不合得来,而且艾德的年纪还稍微大一些。」

  「放心吧……恩里克虽然才1 2岁,但已经相当会笼络人心了,而且既然是我们俩的儿子关系怎么也不会差的,就是麻烦你儿子以后别拖我儿子后腿,他可是要继承皇位的。」

  「说得好听,将来谁帮谁还不一定呢,算了不说混小子们了,赶紧去看看我们帝国新的小公主有多可爱吧。」

  「嘻嘻……绝对会让你嫉妒的喷血啊,长大后说不定会比米莉亚还可爱呢。」

  「真是的,你这人长的也没比我帅多少,怎么生的女儿全都那么漂亮……你不是说在宫里和教堂都有私生女的嘛,这次挑个漂亮点的给我回去当小妾吧。」

  「行啊,有个快1 5岁的可以给你,不过先说好了,虽然说是私生女,但怎么说也是我的女儿,勉强也算是个没有名号的公主,你可得对她好点。」

  「这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我们克拉法尔家的男人一向是以对女人好出名的,妻妾再多都能让她们服服帖帖,妈的……突然想找个女人玩玩了,喂……喊个女仆过来让我先泻泻火。」

  「你个鸟人都是公爵了就不能自己带个女奴过来啊。」

  「我难得来你这一次,不就是为了玩玩皇宫里的女人嘛,老玩自己的有什么意思啊,我刚才其实已经看到一个不错的了,你等等就帮我把她找过来吧……」

  这对名为君臣实为好友的二人组就这么一边谈论着女人一边谈论着女儿离开了这不大的房间。而在皇宫的另一边,因为明天的婚礼,大公主和身为伴娘的二公主都在为婚礼而紧张忙碌着,而她们的两个小 妹 妹就只能由女仆陪伴着度过这繁忙的一天了……

  「姐姐……大姐结婚之后……真的就见不到面了吗?」

  此时只有六岁的四公主米莉亚靠在她三姐姐露塞莉娅的身旁,用有些天真而又不安的眼神问道,这个问题她问过了很多人,但得到的都只是模凌两可的回答,毕竟真正的答案对一个六岁的女孩确实有些残忍。

  「怎么会呢……大姐就算为了米莉亚你肯定也会经常回来的。」

  露塞莉娅虽然也只有7 岁,但比起米莉亚来要成熟不少,已经知道用假话来安慰妹妹了,只是这种成熟也是因为那长时间的被歧视所换来的,歧视什么?自然就是发色了,身为皇室血脉,露塞莉娅是几个公主里面唯一没有继承她父皇金发的女儿,有些特异的红发加上那公主的身份使她在宫里总是被人莫名的针对。

  况且她母亲茉莉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靠山,更是让一些和皇帝比较亲密甚至是有了私生子女但没有皇妃名分的女人百般嘲讽,好在露塞莉娅公主那同样天生的容忍性格也帮她熬到了现在,而且哪怕皇宫里所有人都讨厌她,她也知道自己的母亲和妹妹米莉亚永远都会喜欢自己的。

  「但是……我希望姐姐们能一直陪在我身边,结婚的话总归不能每天见面了。

  」

  米莉亚似乎还是不太满意得到的答案,幼嫩的双臂紧紧抱着身旁的姐姐,似乎怕她跑掉一样。

  周围的女仆都知道米莉亚是现在皇帝最宠爱的女儿,所以都想和她多亲近亲近好有个将来的靠山,但这个小公主却偏偏只喜欢她的姐姐,其他人在她眼里似乎都只是木头一样无关紧要。

  「没关系的,不是还有我和二姐姐陪着米莉亚你吗,别怕别怕……」

  「但是……上次我偷听父皇他们谈话……二姐她和姐姐你好像也要订婚了,我……我好怕姐姐你将来也要结婚,只……只有那个绝对不行……姐姐你要永远陪着米莉亚的。」

  米莉亚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从这些话中也可以看出在对待三个姐姐中,她对露塞莉娅有着极为特别的感情,在称呼上就可以听得出来……米莉亚在称呼大公主和二公主时都是喊大姐和二姐,但对露塞莉娅却是直接喊姐姐。

  「不会的啦……姐姐我又不像米莉亚和大姐二姐那么漂亮,不会有男人愿意和我结婚的啦。」

  「才不是呢!露塞莉娅姐姐是最最最……漂亮的了,那些男人还有父皇都是大笨蛋,说什么不是金发就不好,姐姐的头发也是最漂亮的了,但是……但是肯定会有聪明的男人看上姐姐然后把姐姐抢走的……那到时候米莉亚也不要活了……呜……」

  对6 岁的米莉亚来说,露塞莉娅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特别是那艳红的头发,明明那么漂亮,偏偏父皇就是不喜欢,对她这个年龄来说还没有用发色来区分人种的概念,所以当然很是不解。

  「姐姐向你保证,会永远陪在米莉亚身边的,只要米莉亚不结婚,姐姐也不会结婚的,好不好啊?」

  「光不结婚还不行!姐姐要保证永远都不会喜欢上男生,只会爱着米莉亚一个人!」

  「好……姐姐保证只会喜欢米莉亚一个人,不会喜欢上男人的。」

  「真的吗?说好了不能骗人哦……不然我会恨姐姐你一辈子的!」

  「恩……绝对不骗你,我会永远和米莉亚在一起的。」

  露塞莉娅说完也抱住了妹妹,很快米莉亚公主的可爱娃娃脸就破涕为笑了,同时也露出了一丝狡黠的表情。

  「嘻嘻……姐姐,今天大家都那么忙,我们不如趁机出宫玩玩去吧。」

  「你别乱说啊!被父皇发现的话就完蛋了,我没关系,但米莉亚你可不能有什么事情,皇宫外面可是很危险的。」

  「哎?那我平常都听大人们说皇都是全大陆最完美最安全的城市啊,我们也不会跑远的,怎么会有危险呢?」

  这话又把露塞莉娅给问到了,她总不好对6 岁的妹妹说那些只是大人骗人的话吧,特别是米莉亚的眼神此刻是那么的天真无邪……

  「问题我们两个也出不去啊,侍卫会拦住我们的。」

  「没关系的姐姐,米莉亚已经想好计划了,今天所有人都在忙,我们俩假装在花园里玩,然后趁没人注意躲到园丁的马车上,就能跟着偷偷溜出去了。」

  看着米莉亚那闪烁着的灵动大眼楚楚可怜地望着自己,露塞莉娅知道自己还是拒绝不了她的恳求,反正计划多半不会成功,先陪她去然后再回来就行了,三公主带着这样的想法答应了妹妹的请求……

  就在皇宫内忙成一团的时候吗,整个皇都也因为大公主的婚礼而陷入了一种欢乐的气氛中,因为明天的婚礼要在敏斯特大教堂举办,所以此时的教堂附近已经聚集了不少游人了……

  「艾德少爷,赶紧和我一起先去皇宫吧,公爵大人应该已经等急了。」

  在教堂正门前,一位侍从模样的中年男人正在苦口婆心地劝着一位贵族少爷模样的男孩跟他一起走,但很明显对方并不肯答应。

  「父亲他去皇宫因为陛下是他的朋友,我在皇宫一个人都不认识,那么早跑过去干什么啊……难得来一次皇都我一定要好好玩玩,对了……等会还要去看一看皇家图书馆,所以不急啦……」

  「少爷……这个地方不是克拉法尔家的领地,而且今天还这么乱,万一您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没法和公爵交代啊……还是和我一起先去皇宫吧。」

  名叫艾德的棕发少 年对这番劝阻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他知道对方是在担心自己,所以也不想发火,于是假装思考了一会后,突然趁着对方的放松警惕,利用自己身形较小的又是,窜进了人群中。

  「少爷!少爷!?」

  艾德一阵乱跑之后,来到了教堂的后面,向周围警惕地看了几眼后确定人没追过来,才如释重负地重新把身子直了起来,不过接下来他却自作聪明地拿出一块布蒙住了自己的半张脸,以为这样就能让那些下人认不出自己了,却不知道这打扮反而让他在人群里变得更加显眼。

  「真是的……他们就是会瞎操心,我都1 5岁了……出来玩一次还不能稍微自由点,唔……教堂里看来是进不去了,直接去图书馆算了。」

  艾德自言自语地把行程决定后,才发现自己在皇都根本就不认识路,想要向周围的人问一下路,但所有人都因为他的蒙面造型而故意躲着他,这种情况让这个贵族小少爷不免有些委屈,自己手上唯一拿着的东西就是自己最喜欢的诗集而已,拿着一本书怎么也不像是危险人物吧……

  有些无奈的他只能低着头随便找了一条路走了过去,结果还没走几步远,就被一个声音喊住了……

  「那边那个可疑的人!别动!对……说的就是你,那个蒙面拿着书的!」

  艾德听到对方说蒙面拿书的才反应过来是在说自己,但他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可疑的,或许是过去少爷当得太习惯了吧,在日常中反而有些呆呆的,不过喊住他的那个声音也让他有些好奇。

  声音的主人是个小 男 孩,比艾德要小不少,大概才七八岁的样子,外表相当的惹眼,柔顺的金发、秀美的脸庞,穿着一身精心搭配的衣服,几乎所有人的眼光不分男女都在盯着他看,虽然穿的是男装,但说是女孩子的话估计所有人也都会相信。

  「今天可是公主大婚的前一天了,你蒙着脸在教堂附近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俊秀小 男 孩一点不给面子直接走到了艾德面前质问了起来,虽然对方是陌生人但他却完全不在意,完全就是小孩子的自来熟风格,不过因为他比艾德整整矮了一个多头,所以这情景看上去有些滑稽。

  「喂喂喂……小朋友,要玩治安官游戏的话去找你家里人玩吧,我可是很忙的,没时间陪你。」

  虽然对方只是个小鬼,但长得这么好看不免让艾德有些嫉妒,而且看穿着很明显也是贵族出身,所以他也不想多说什么,免得给父亲添麻烦,只不过对方却是不依不饶地缠上他了。

  「才不是玩游戏呢!最近听说皇都内有一个崇拜恶魔的邪教,看你蒙着脸还拿着一本书的样子实在太可疑了,唔……书上的字还不是帝国语,那么就是恶魔语了,你肯定就是个信仰恶魔的邪教徒!」

  「别乱说好不好!这可不是什么恶魔语,是摩拉语,只是一本普通的诗集而已啦,真是的……最近的小孩子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你别想狡辩了……赶快老老实实地认罪,不然我就要把你押送到钢壁要塞去了哦。」

  金发男孩从腰部抽出了一把短剑,只不过是个还没开封的练习用剑,艾德也懒得再去理他,自顾自地继续往前走。

  「你这个混蛋别把我不当回事,我可是真的会叫钢壁要塞的人过来抓你哦。」

  「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皇都吧,就算有人来抓我也应该是近卫军,哪里轮得到要塞的人啊,小孩子崇拜那边的人无所谓,但起码也要有点常识啊……」

  说到这里,金发男孩突然像是泄了气一样收起了剑,对艾德的警戒眼神也减轻了一些……

  「你不是皇都人吧……」

  「确实不是,你怎么知道的啊?我的口音应该学的很像的啊……」

  「哼!皇都本地人都知道近卫军只不过是一群废物而已,指望他们能抓到人根本就是笑话,呜……看你这傻样也不像是什么邪教徒了,不过还是很可疑,所以我要继续跟着你才行。」

  小 男 孩似乎也只是因为有些无聊,所以才找上艾德的,估计只是觉得好玩吧,不过艾德刚好需要一个本地人来给他指指路,现在有一个小家伙愿意自己跟过来倒也好。

  「无所谓……反正我也不认识路,你愿意当我的小向导也好,但我还是先问问你的名字吧。」

  「我叫菲尔……将来会成为钢壁要塞最伟大的战士,蒙面大哥哥你呢?」

  蒙面大哥哥……艾德对这个自己突然得来的称呼似乎不是太满意,稍微皱了皱眉。

  「我叫……算了,名字我不想和你说,你想叫我蒙面人还是蒙面大哥哥都随你便了。」

  「哼!装什么酷啊,我跟着你是给你面子,看你又瘦又弱的,在皇都这种地方可是很危险的哦……」

  艾德也知道自己因为小时候重文轻武,所以身体有些缺乏锻炼,但是被一个刚刚认识的小鬼头这么评价,实在是有些丢面子,不过对方那可爱的相貌让他实在又生不了气,只能苦笑一声不再理他,不过小菲尔的嘴上却还是不依不饶。

  「嘻嘻……被我说到痛处了吧,我一直都认为钢壁要塞的战士们才称得上是真正的男人,大哥哥你就应该去那里当兵的,多少也能变得强壮点吧。」

  「别开玩笑了,我真是嫌命多了才会去要塞那种鬼地方,先不说我根本就不想当兵,真要服役的话我肯定也只会加入近卫军,拿着俸禄随便混混就可以等着退伍了,多轻松……」

  艾德这番现实的言论自然也是现在大多数贵族的正常想法,只不过对于菲尔这种还处于成天幻想着英雄故事的小孩子来说,未免就有些太过刺耳和迂腐了。

  「哼!堕落!如果人人都是你这种想法的话,那还有谁会去要塞对抗恶魔啊,那里才不是什么鬼地方,是英雄们聚集的圣地。」

  菲尔的这番话说的义正言辞,毫无反驳余地,问题是一个小孩子把自己说的无话可驳让艾德有些不太爽,但他也知道自己之前的言论有些不太像话,所以打算把话题稍微转一下……

  「菲尔你很喜欢钢壁要塞那些人吗?」

  「恩!超级喜欢,能和卡特元帅一起共同对抗恶魔是我现在最大的梦想,等一到1 5岁的时候我就要立刻去要塞参军。」

  「你家里应该不会让你去的吧,而且很有可能会死的哦。」

  「身为帝国的贵族能够在要塞战死是最大的荣耀了,家里人的话我才不会在乎呢,我父亲和哥哥就和你一样总是这么胆小,我将来不止要去要塞参军,而且也只会嫁给要塞的英雄……」

  「恩?嫁?」

  艾德觉得自己好像听错了什么,却没有注意到菲尔再说到最后那句话时露出的小女儿神态。

  「啊……那……那个……我是说如果我是女人的话,肯定会嫁给要塞的英雄啦!你听错了啊……哈哈……哈哈哈……」

  菲尔对于自己的「失言」似乎很在意,赶紧慌张地解释了起来,艾德倒是没怎么当回事,也许是菲尔秀美的容貌使得他说那话没什么违和感吧……

  「菲尔你长得这么漂亮,去了那边说不定真会给当成女人哦。」

  艾德本来只是随便说说这话的,没想到小菲尔竟然真的被他说脸红了,那模样真有种说不出的迷人,让艾德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变态,竟然会被一个八岁左右的小 男 孩给迷住……

  「什……什么漂亮啊!人家是男孩,你说这些……我……我也不会高兴的。」

  菲尔故意加快了脚步走到艾德的前面,似乎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正脸,这反而让艾德有些好奇,也想走到菲尔前面看看他究竟怎么了,两人就这么你追我赶地说说笑笑的很快来到了护城河边。

  「哦……这就是皇都的护城河啊,还真宽啊……难怪不需要城墙呢。」

  「哼哼……很羡慕吧,在别的地方可不会有这么漂亮的护城河了,不过你可不能跳下去游泳哦。」

  「我们俩刚刚才认识……你到底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了啊。我只是想到皇家图书馆去看一看而已。」

  「去图书馆为什么要把脸蒙起来啊?你就算不是什么邪教徒,也肯定是某处的通缉犯或者外逃的奴隶什么的吧。」

  艾德虽然也觉得自己蒙着脸是有些犯二,但如果真是通缉犯或者逃亡奴隶在大街上还刻意蒙面的话,那可是真傻了。想了想后他也打算把蒙面布拿下来,结果刚要付诸行动,河岸边就传来了一阵骚动。

  骚动的源头是两个贵族女人,正非常粗暴地对着一个瘦弱的小 女 孩打骂,周围的不少人虽然也有些看不过去,但毕竟对方是贵族,也没有人敢去阻止暴行。

  「你这个贱种!下次再敢踩到我的裙子,我非把你的贱蹄子都给剁下来!」

  贵妇模样的女人边骂边甩手对着小 女 孩的脸上就是一巴掌,这一下打得毫不留情,小 女 孩的嘴角甚至都被扇出了血,但还是在那勉强撑起笑容道着歉。

  「是……是,夫人……我再也不敢了,以后……一定会注意的……呜……呜……」

  被打骂的小 女 孩比菲尔还要小,大概才6 岁左右,头发是很稀有的纯黑发,可惜身体却是严重的营养不良,黑黑瘦瘦的让人不忍直视,这模样任何人都会认为她应该是贵妇家的奴隶,但女孩的脖子上却没有项圈。

  「你还敢哭!!是不是还想让我们家在这丢人啊!让你哭!」

  贵妇说着又是一巴掌扇了上去,小 女 孩这下被打的连话都不敢说了,哭声也都不敢发出来,但哽咽声却是止不住,全身都被恐惧笼罩着而不停地颤抖。

  「住手!」

  艾德终于忍耐不住这样的景象,大声阻止了贵妇的暴行,而对方似乎没想到在这里会有人敢出声阻止,有些惊讶地回头看了看,当看到艾德那蒙着脸的奇怪形象后,她还真的本能地退了一步,似乎是有些害怕。

  「你是什么人!我管管我家的贱奴,用得着你来插嘴?」

  妇人似乎是平常傲气惯了,对于自己在大庭广众下的恶心丝毫没有自觉,而另一个和她一起的贵族女人似乎稍微要点面子,把被打的小 女 孩赶紧拉起来挡在了身后。

  「奴隶?根据帝国法律,所有的奴隶都必须要在颈上带上项圈的,我可没有看到那个小 女 孩脖子上有什么东西啊……」

  「戴不戴项圈那也是我们家的事,我只是懒得替这个小贱货花那点钱而已!你知不知道我丈夫是谁!竟然敢在皇都管起我家的事来了!」

  听到这样的威胁,艾德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了……原本他认为皇都的贵族应该都是谦逊有礼富有涵养的,贵妇们更应该是知书达理典雅贤淑,没想到刚来的第一天就被打碎了幻想。

  「唔……既然是在皇都的话,你丈夫最多也就是个侯爵而已吧,不过侯爵都必须和皇室有亲属关系,应该不会有你这样不顾家族形象的妻室,所以……你丈夫其实也就是个伯爵……我没猜错吧。」

  艾德这看似随意的话在旁人听起来却是嚣张到了极点,侯爵和伯爵在他口中似乎都只是无所谓的小官了,要知道在皇都一个侯爵已经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爵位了,毕竟更高的公爵全部都是住在各自的领地内,几年不会在皇都出现一次。

  贵妇原本也以为这个蒙着脸的怪人只是在故意虚张声势,但是她突然想到因为明天大公主的婚礼,还真的有两个公爵不远千里的来到了皇都,眼前的这人既然敢如此不把自己的威胁当回事,那就说明了他家里的后台硬到能让他在皇都得罪本地贵族还能安然无事的地步,其身份也就可想而知了,想到这里……贵妇的气势更进一步地减弱了。

  不过艾德倒也没有逼人太甚的意思,他回头想看看菲尔的反应,却发现小家伙已经直接跑到了那个贵妇的身后,安慰起了被打的黑发小 女 孩来。

  「你没事吧?」

  菲尔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手帕,替黑发小 女 孩把嘴角的血迹擦了擦,而小 女 孩却连头都不敢抬,只是蜷缩着身子轻声地说了下谢谢,看来在家里已经是被虐待贯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难不成还想把这个小贱种抢走吗?」

  贵妇说到这冷笑了一下,大概是相信没有男人会看得上这么难看的女孩。

  「这位夫人……我没有和你作对的意思,只是希望你不要做得那么过分,这小 妹 妹毕竟还这么小,做错什么事也很正常,哪怕是奴隶也不能像你刚才那么粗暴啊……出手那么重可是真会打死她的。」

  「哼!这小贱畜把我的裙子给踩脏了,难道你打算帮她补偿什么嘛!」

  艾德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真能无耻到说出这种话来,虽然不知道被打的黑发小 女 孩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一个贵族竟然会因为这种事就对一个孩子在大庭广众下大打出手,真的是有些心理变态了。

  「恩……如果你能保证不再对这孩子动粗的话,我确实可以补偿,你要什么?」

  「很简单,10个金币,我就保证回去也不会对这小贱种怎么样。」

  艾德从贵妇的语气和神态中实在弄不懂她的想法,那种歇斯底里的打骂似乎只是一种纯粹的发泄,问题对一个这么可怜的孩子究竟有什么好发泄的……也许皇都这里的女人压力比其他地方大一些吧,他只能这么理解了。

  「10个金币吗……好吧,我给了,不过你可不要食言。」

  艾德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真的从口袋中掏出了10个金币,周围不少平民看到这笔巨款后,很多人连眼睛都红了,而凶悍贵妇也一下子有些呆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真的会为了自己口中的那个贱种拿出这么一笔钱来。

  「哼!好……你行……我答应你不会再怪她了,走吧!」

  贵妇急切地把金接到了手中,按理来说她应该根本不缺钱的,但天生的贪婪本性还是让她的丑陋暴露无遗,她的丈夫能娶到这种老婆真不知道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趁着贵妇还在数钱时,黑发小 女 孩低着头跑到了艾德的面前,似乎不想让艾德看到她那脏兮兮的脸……

  「蒙面的大哥哥……谢……谢谢你,我……我……」

  「好啦,我今天可没说免费帮你哦,这次交出了10个金币,你将来长大后可要还我10个金块才行哦,呵呵………」

  艾德笑着开了个夸张的玩笑,想借此缓和一下小 女 孩的恐惧情绪,并摸了摸她的头,小 女 孩也没有再说什么,身体的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激动,也许第一次有人会为她做这种事吧……

  「还有……这边的……金发小哥哥,也……也谢谢你,把……把你的手帕弄脏了,对不起。」

  「呵呵,没关系啦。」

  黑发小 女 孩对于菲尔用那么漂亮的手帕擦拭她嘴角的血似乎很在意,同时语气也带有一点点的暧昧,似乎对菲尔很有好感,这让艾德稍微有点不爽,自己花了10个金币,而这个金发小帅哥只是弄脏了一块手帕,结果黑发小姑娘却是对他更有好感,他不由得感慨男人长着一张俊脸还是很有好处的。

  「贱种!还不快过来,我们还要赶时间!哼!和你那个骚包母亲一个样,都是天生会勾男人的荡货!」

  「是……夫人。」

  小 女 孩一听到贵妇的叫喊声,立刻害怕地跟了过去,虽然好几次都想回头再看一看艾德和菲尔,但终究还是没有勇气转头,大概是怕被贵妇再次打骂吧。艾德看到这也只能摇摇头叹了口气,目送她们离开了河岸边。

  「蒙面大哥哥!我之前真是没看出来,你还是挺有种的嘛。」

  菲尔在风波结束后带着有些钦佩的目光拍了拍艾德,似乎对他有些刮目相看,或者说根本就没想到他会做出那种有正义感的事情来。

  「我是如你说的有些堕落,但还没有堕落到那种程度,不过皇都的情况似乎比我想的要差一点啊……贵族的素质竟然会差到那种程度,在我们那边就算是奴隶也不会在外面直接打的啊。」

  听到这话菲尔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艾德倒是愿意相信这只是偶尔发生的一次个案。

  「刚才那个女人我其实认识,她是莫里斯伯爵的正室,他们家族在皇都的势力一直不小,所以可能嚣张贯了吧,只是希望那个小 女 孩回去后不要再被虐待了。」

  「最好不要,不然我的10个金币可就是喂狗了,哎……身上连零花钱都没了,只能先去图书馆了,你赶快帮我带路吧。」

  「好了啦,这边走……不过我说大哥哥啊,你一个大男人不想着好好练武,光看书有什么用啊,将来怕是连老婆都娶不到哦。」

  菲尔果然是受到标准的帝国式教育长大的,武力至上的观念已经深入他的内心深处,读书在他看来只是一些迂腐文人才会做的事。

  「哼!帝国的疆域已经稳定多年,除了钢壁要塞那边基本不会有什么大的战事了,将来想要混得好就一定要有足够渊博的知识,帝国从来都不缺武夫,所以我根本没必要浪费时间去习武,还是看书适合我。」

  菲尔对这人实在是无话可说了,在他看来这观念实在是有些超前,虽然喜欢看书不是什么坏事,但身为帝国的男人,对武艺的锻炼永远都是要摆在第一位的,但是一想到自己家里那个好吃懒做的哥哥和父亲,他又不好意思对艾德说太难听的话了。

  两人就这么说说笑笑的往图书馆走去,彼此的了解也进一步加深了,只不过菲尔还是不知道艾德的名字,更不知道他那块蒙面布后到底是张怎么样的脸……希望不会太难看吧,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但菲尔还是这么期待着。

  两人一路就好像观光旅游一般,吵吵嚷嚷地慢慢往前走,菲尔作为一个本地人却比艾德这个刚来皇都的人还要兴奋,不过艾德也并不奇怪,毕竟对方也只是个小孩子而已……

  「真不愧是皇宫附近啊,今天的戒备竟然这么严。」

  艾德在菲尔的带领下已经来到了皇家图书馆附近,皇宫也已经近在咫尺了,不过路上却有很多侍卫造型的人在跑来跑去,似乎有什么麻烦事发生了。

  「奇怪啊……上午还好好的呢,恐怕是有什么突发情况吧,不管了……我们先进图书馆去吧。」

  菲尔对这样的情况也有些不解,但这也不是他该管的事了,期间有几个人对于艾德的蒙面造型也是警惕性很高,似乎都想过来盘问了,但是在看到菲尔之后又全都主动离开,艾德据此判断这个金发小家伙应该也是个很有背景的大贵族了。

  「这真是……太美了!」

  刚一走进图书馆内部,艾德就不由得感叹了起来,那迷醉的表情简直就好像一个男人走进了皇帝的后宫一般,不过在菲尔看来这实在只能说是古怪了……

  菲尔对于这里当然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来回散步随意地看了看,往里面走过了几个书架后,突然听到了一阵稚嫩的哭声,于是他赶紧跑过去,结果在一个书架后面发现了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小 女 孩,而且还是一个不得了的人。

  「露塞莉娅公主!您怎么会在这里的?」

  菲尔立刻就从那鲜艳的红发认出了眼前的女孩,正是帝国的三公主露塞莉娅,此时的她正站在那里伤心地哭着,似乎出了什么大事。

  「你是……克利夫兰家的……菲尔纳?呜……呜……」

  「公主殿下,您先别哭了,发生了什么事先告诉我吧……」

  虽然菲尔穿的是男装,但露塞莉娅公主却知道她是个女孩子,只不过喜欢女扮男装而已,有一个年龄相仿的同性在身边,三公主的心里也算踏实了不少,把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菲尔纳……

  「这么说……就是您和米莉亚公主偷偷跑出宫来玩,然后溜进图书馆里两人玩捉迷藏,结果却怎么也找不到米莉亚公主了?」

  菲尔大概把三公主那断断续续的说辞整理了一下后,也算了解了事情的缘由和经过,同时也反应了过来为什么外面会有那么多宫里的人了,估计都是来找这两个小公主的。

  「菲尔纳……我该怎么办……呜……这里这么大,我好担心米莉亚会出什么事,以前玩的时候她最后都会自己出来的,但这次却一直都没有见到人,我喊她的名字也没反应……」

  「公主殿下您先别急,外面全都是在找你们的人,所以米莉亚公主肯定还在图书馆里面,我们三个人找肯定能很快找到的。」

  「三个人?」

  露塞莉娅对于菲尔的这个说法有些不解,同时她也不希望有外人知道自己跑出宫的事情。

  「啊……是我刚认识的一个朋友,应该不是皇都人,所以肯定不认识公主殿下您的,不用担心。」

  「是吗……那……那就请他来一起帮忙找找吧……」

  于是两个小美女先去找到了艾德,此时的他正站在摆满了诗集的书架旁像个痴汉一般地左右踱步,旁边的长桌上已经被他摆了两堆书了,看来是打算窝在这里直到关门了。

  「蒙面大哥哥,别管这些书了啦,有事情要你帮忙!」

  艾德刚坐下来准备好好把这些书看完,就被菲尔的声音打断了思绪,他有些愤怒地转过了头,发现金发小家伙的身边又多了一个红发的小丫头,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什么?小孩子捉迷藏不肯出来也要我去帮忙找?你们真当我很闲啊……」

  「大哥哥……求……求求你了,帮帮我吧,我……我真的好担心我妹妹……」

  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个红发小 女 孩露出恳求的表情后,艾德就突然心软了,这种楚楚可怜的气质刚好是他最喜欢的类型,让人无法拒绝,将来长大后还真不知道会长成怎样魅惑众生的模样呢。

  「好……吧,那我去2 楼找,你们俩就在下层继续找吧。」

  艾德说完便把书一本本地都放回了书架上,而自己带来的那本诗集则交给了露塞莉娅公主。

  「这……这是……要送我吗?」

  「怎么可能啊,只是……我有些累了,这书拿了一天可是很重的,作为帮你找妹妹的报酬,你就暂时把我保管一下。」

  菲尔和露塞莉娅差点同时倒下去……一个大男人竟然会因为一本书的重量觉得累,这人的体力得有多差啊……两个小丫头在心里都同时下了一个决定……将来千万别和这种男人在一起。

  三人在分开之后,艾德不理会两个小 女 孩的目光,直接来到了二楼。按他的性格当然不会像平常人那样每个地方都翻一遍,因为效率实在是太低了,根据自己小时候玩捉迷藏的经验,小孩子最后找不到又不肯出来的原因多半是躲到了进去容易出来难的地方,而且还是个声音也传不出来的密闭空间。

  于是根据这个条件,艾德很快就把目标锁定在了一个狭小的墙洞,把木头遮板的插栓打开后,果然有一个又哭又闹的金发小 女 孩被关在了里面,看到有人打开了出口,小 女 孩一下子来了精神,开始耍起大小姐脾气了。

  「姐姐你好慢啊!怎么才找到我!我……我……哎……你……你不是姐姐!」

  金发小 女 孩自然也就是四公主米莉亚了,在看到出现的人不是自己在等的姐姐后,她原本兴奋的表情一下子就变成了失望,同时也本能地往里面继续缩了缩。而艾德准备告诉她自己就是被她姐姐委托来找她的时候,却发现刚才忘记问这对姐妹的名字了……

  「恩……小 妹 妹,你别怕啊……先出来吧,那里面还是很危险的。」

  「不要!除了姐姐谁都不能让我出去!而且你的样子好可疑,蒙着脸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和那些炼金术士一样,讨厌死了!」

  艾德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是蒙着脸的造型,反正马上也要准备进皇宫了,自己家的人要过来找自己也无所谓,于是直接就把蒙面布给拽了下来,露出了那张勉强还算过得去的脸……

  「这下不可疑了吧。」

  「唔……长的很一般嘛,那应该不是什么坏人了,不过我还是只会等姐姐来找到我。」

  这个金发大小姐对自己长相的评价让艾德有些泄气,虽然不知道她那「长的一般就不是坏人」的理论从何而来,但现在他只想赶快把这对冒失姐妹的事情处理完好继续看书,于是把自己过来的原因说了出来。

  「我就是你姐姐喊来找你的,你姐姐就是那个红色头发的漂亮小姐对吧,她可是急的都哭了哦,你还不肯出去吗?」

  「是姐姐让你来的?那你不早说啊,我……我当然早就想出去了啊,问题这个洞后面太窄了,我被卡住了啊……你快把我拉出来,一定要轻点哦。」

  艾德也不在乎她这毫无诚意的求人态度,毕竟这情况任何人都会帮忙的,不过也难怪被卡在这里她姐姐却没找到了,因为这个墙洞的高度比两人的身高还高,她的姐姐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这里的。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把这个大小姐慢慢抱了出来,对方虽然还是一脸任性嚣张的表情,但看艾德的眼神倒也温柔了一点,虽然还有些警惕就是了。

  「呼……终于出来了,你这么看我干什么啊……被关在里面很奇怪吗?我……我本来只是想躲在里面等姐姐找不到我认输后就出去的,结果不知道哪个混蛋把外面的遮板给锁上了,对了!我眼睛不红了吧,你等会可不能告诉姐姐我哭了哦!」

  艾德猜想大概是工作人员习惯性地把墙洞的遮板给关上的吧,因为木板的隔音效果很好,这小丫头连声音都喊不出去,如果不是自己找到的话,可能真的会有危险了,不过他也没指望这个任性小鬼会感谢自己,只想赶快把她交给她姐姐。

  「你姐姐应该就在楼下,赶快过去吧。」

  「你这男人怎么当的啊,我在里面被关了那么久,腿都麻死了,现在你当然是要抱我下去啦!真是的……所以说男人都是笨蛋嘛,还是姐姐好。」

  这下艾德可是真要发火了,自己好歹也是个公爵之子,就算对方是个皇都的大小姐也未免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心里正盘算着怎么教训她的时候,小丫头却已经爬到了他的背上,理所当然地把他当成坐骑来用了。

  「想想看,我不能被男人抱在怀里呢,因为和姐姐说好不能太亲近男人的,所以你还是背我吧,快点走喽……姐姐肯定等急了。」

  「你……算……算了,我就当自找的了,别在我背上乱搞啊。」

  「别自作多情了,如果不是我走不了路,本公……啊……本小姐怎么肯能会让你背我啊,我只是想快回姐姐身边去而已,啊……姐姐为了我哭出来的样子,好像看看哦……一定比平时还要美……」

  米莉亚最后的那句话是用一种极其陶醉的语调说出来的,让艾德觉得这个大小姐的恋姐程度似乎比自己想的还要严重,甚至已经算是轻微的变态了。

  「你那么喜欢你姐姐吗?」

  「你这不是废话嘛……姐姐那么完美那么漂亮,谁会不喜欢啊,你不是也看过我姐姐了吗,你说……她是不是你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

  艾德虽然心里承认那个红发小 女 孩长的很漂亮,但是要把一个才八岁不到的幼女说成是自己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也未免太小看他的阅历了,不过现在他已经知道背后小 女 孩的脾气,所以当然是顺着她的喜好来说了……

  「我承认啦……你姐姐长的是最漂亮的,娇小可爱温柔典雅,那红色的头发就和玫瑰一样漂亮迷人,我好羡慕你啊……」

  「嘻嘻……说的不错嘛,你这人虽然人挺笨但是嘴倒是很会说,不过你可不能对姐姐有什么非分之想哦,姐姐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其他人……特别是男人是绝不能把她抢走的。」

  「不敢不敢啦,有你这么个妹妹在,我可没那种命了……啊!你姐姐刚好就在那呢,我们下楼了哦。」

  两人来到了楼梯口处,正好看到了菲尔和露塞莉娅肩靠肩坐在那,两人似乎已经把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不过因为是背对着楼梯,所以两个小家伙没有看到艾德已经把她们要找的人背了过来。

  「那……那个金发混蛋是谁啊,竟然和姐姐坐的那么近!」

  米莉亚因为也只能看到菲尔的背影,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是谁,而姐姐自然可以从那艳红的头发一眼就认出来。

  「那个小家伙叫菲尔,你姐姐好像和他认识,你应该也认识吧……」

  艾德还不知道菲尔的真实性别是女性,所以只是把她之前说的男性假名告诉了米莉亚。

  「菲尔……?这名字我听都没听过,难道是……姐姐背着我偷偷交到的男朋友?她一直都在瞒着我……?骗人!骗人!!」

  「真是的……最近的小鬼早熟的未免太厉害了吧,还男朋友呢……想想也知道不可能的吧,你先别激动,稍微听听她们两人在说些什么。」

  为了防止米莉亚再哭出来,艾德赶紧先出言安慰住了她,而四公主自然也是愿意相信姐姐,忍住了心中的冲动,趴低了身子偷听起了楼下两人的谈话,而艾德当然不会对这些小孩子的聊天感兴趣,直接走到了隔壁的书架处,安静地享受起了自己的读书时间了……

  「露塞莉娅殿下,您和米莉亚殿下这次真是太乱来了,竟然在大公主婚礼前一天偷跑出来,皇宫现在肯定都乱成一团了。」

  楼下的菲尔纳和露塞莉娅公主似乎也只是在谈论着公主姐妹的任性举动,没有米莉亚担心的那种亲密对话。

  「对……对不起。」

  「您不用和我道歉啦,我又没有帮忙做什么,一切都等找到米莉亚殿下后再说吧。」

  「恩……」

  两人之间的对话似乎暂时中止了,米莉亚悬着的心也暂时放了下来,看来这个叫菲尔的男孩和姐姐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但对于姐姐的事情她从来都不会大意,所以继续听了下去……

  「不过刚才那个蒙面大哥哥真的好奇怪哦,竟然拿着这么一本看不懂的书到处走,这书到底写的是什么啊?」

  露塞莉娅似乎又把兴趣转到了艾德给她的那本书上,翻开看了几页后,发现上面都是自己不认识的字,但却依然很感兴趣的样子。

  「他说是什么摩拉语写的诗集什么的,我搞不懂这东西到底有什么意思,不过他人虽然挺怪,但也不是什么坏人,所以能信得过啦。」

  「是吗……」

  露塞莉娅的目光似乎全被手中的那本书吸引了,虽然看不懂上面的字,但诗歌那工整的书写手法和格式却让她有些着迷,她突然觉得自己也许可以找一些帝国语写的诗集来看一看,应该会很有意思。

  「露塞莉娅殿下,您别管这本书了,明天都是大公主的婚礼了,你就一点都没有什么感触吗?」

  菲尔看三公主对那本破书感起了兴趣,打算开始把话题引到了一些女孩子的事情上了。

  「感触?你是指什么啊?」

  「当然就是将来结婚的事啦,二公主的婚事也已经决定了,听说陛下最近也开始准备帮您和米莉亚公主决定结婚对象了呢。」

  「真的……假的?我怎么都不知道啊?」

  这个消息别说露塞莉娅了,连米莉亚这个深受父皇宠爱的女儿都从来没听过,让在楼上偷听的她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

  「真的……上次陛下到我家的时候和我爷爷谈过这事的,听说好像打算让您和拜尔家的雅克少爷先定亲,等您到1 6岁的时候再结婚。」

  「雅……雅克吗?你是说真的吗?!」

  听到这个名字后,露塞莉娅的声调一下子高了起来,似乎显得很激动。

  「哎?这反应……难道公主殿下你喜欢雅克吗?」

  「那个……喜欢……倒谈不上啦,不过……确实有些好感,以前见过几面……觉得……人还不错啦。」

  露塞莉娅那娇羞的神情和因兴奋而扭动的幼嫩身躯已经把她心里的想法展现无遗了,这种情况连傻子都能明白她心中所想了。

  「什么嘛!这不就是喜欢啊……没什么好害羞的啦,雅克长的确实很好看,您喜欢上很正常啦。」

  「是……是这样吗?不过……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哦,特别是米莉亚,我今天才答应她不会喜欢上男人的,要被她知道的话可就完蛋了。」

  「这倒没关系,虽然不清楚你们之间有什么东西,不过我可不会像那些八卦女孩一样乱说话的。」

  「呵呵……说的好像你就不是女孩一样呢。」

  两个小 女 孩聊着聊着就过去了不少时间,楼上的艾德也觉得差不多该下去看看了,却发现之前还在楼梯处的米莉亚已经不见了,心想大概是下去找她姐姐了吧,于是也不准备再待下去,走下楼梯回到了一楼,却直接撞见了一直在找寻自己的下人。

  「艾德少爷!终于找到你了!呼……呼……呼」

  仆人喘气喘的很严重,似乎为了找他一直在不停奔波,让艾德有些过意不去,也觉得差不多是时候进皇宫去了。

  「那个……我知道错了啦,你也没必要把自己累成这样啊,我们马上进皇宫找父亲去吧……」

  他本以为仆人还是想让自己赶快进宫不要耽误时间,但对方却说出了让他怎么也没想到的话来。

  「不是……那个……已经不重要了!呼……艾德少爷……在下刚刚得到的消息,家里……出大事了!」

  「家里?父亲此时就在皇都,只要他没事家里还能有什么大事。」

  艾德似乎对自己父亲在家族的权威很有自信,依然保持着镇静。

  「是您的母亲……出事了!二夫人她们将您母亲软禁了起来,好像还找了什么理由要制她的罪,总之……您现在必须立刻赶回去!马车已经准备好,公爵大人那边我们等会也会通知的。」

  「母亲……!?怎么会?该死!我马上就回去。」

  艾德知道这下可不是进皇宫的时候了,虽然今天刚刚来到皇都,但也必须立刻往回赶了。

  而菲尔和露塞莉娅这边,两人听到了艾德他们的说话声,赶过去的时候发现艾德似乎有什么急事要马上离开了,于是菲尔赶紧喊住了他,

  「蒙面大哥哥!你要去哪啊?」

  「不好意思,有些急事要离开了,谢谢你带我来图书馆,还有……那位红发小姐的妹妹我已经找出来了,应该是自己先走了吧,你们也不用呆在这里了。」

  露塞莉娅听说妹妹已经找到,心里的大石总算也落下了,但发现艾德之前让她保管的书还在自己手上……

  「大哥哥,你的书!」

  已经跑远的艾德似乎没有听见喊声,飞奔出了图书馆,消失在了两人的面前,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紧急的事情,到最后艾德都只给她们看到背影而已。

  「真是的,最后走的时候都没给我看到他的脸,还有连名字都没告诉我,太不够意思了,哎……反正长的多半也不怎么样,不管了……」

  菲尔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舍,她其实还是想和艾德多交流一会的,毕竟对方也算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菲尔纳,这本书怎么办啊,我是不是要带回去啊?」

  「下次见面时再还给他就是了,一本书而已嘛。」

  「也是啊……那……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我也要回宫去了,米莉亚应该也先回去了吧……」

  露塞莉娅的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太舒服,米莉亚从来都不会丢下自己一个人先回去的,既然都已经被那个蒙面大哥哥找到了,为什么不和自己一起走呢?她希望自己的妹妹只是因为自己没找到她而临时生个小气。

  不过此时的米莉亚公主却带着比姐姐沉重无数倍的心情走在回到皇宫的路上,当在图书馆中从姐姐嘴里亲耳听见她喜欢雅克的事实后,这个恋姐恋到无可自拔的小公主第一次体会到了眼前一黑的感觉,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个图书馆的,如果不是刚出来就被宫里寻找她的人发现,恐怕连皇宫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去了。

  「姐姐……呜……呜……哇……你骗我!你骗我!!呜哇……!」

  米莉亚一路上就这么不停地哭喊,让侍卫和女仆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个小公主平时的脾气就有些怪,除了三公主外任何人都管不住她,甚至是皇帝本人也一样,正当众人无可奈何之时,米莉亚突然看到了一个人,紧接着就疯狂的冲了上去。

  众人发现米莉亚冲向的人竟是拜尔家的女主人奥菲莉亚,皇都有名的艳妇和荡妇,此时她也正向皇宫走去,但这个夫人和米莉亚公主从来就没有什么特殊关系,众人都不明白小公主的用意为何。

  「哎呀……米莉亚公主这么伤心地来找我有什么事啊?」

  奥菲莉亚身为皇都贵族,对突然跑过来公主当然不会有什么不敬,只不过也有些奇怪她的举动。

  「都怪你!都怪你生了个儿子!呜……姐姐……姐姐被骗走了……呜哇……」

  「这个……米莉亚殿下,虽然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您先慢慢说,如果我那个儿子做了什么坏事的话,我会好好教训他的。」

  奥菲莉亚在暂时稳住了米莉亚的情绪后,陪同她来到了皇宫的花园中,在向那些下人们保证不会把两位公主偷跑出宫的事情告诉陛下后,也暂时获得了和米莉亚独处的权力,接着她耐心地听米莉亚讲完了之前图书馆发生的事情……

  「哎呀呀……就是说米莉亚公主最喜欢的姐姐被我那个混蛋儿子勾引住了呢,唔……这确实是我们家的错啊。」

  奥菲莉亚听完米莉亚那断断续续又不清不楚的讲述后,还是明白了大概发生的事情,也知道了这个小公主那有些严重的恋姐情节,但她似乎并不是太紧张,反而露出了一股难以名状的魅惑笑容。

  「就是你那个混蛋儿子……呜……儿子的错!也怪姐姐长得太漂亮……但是……她明明才答应过米莉亚不……不会喜欢男人的……呜……姐姐是大骗子!」

  「那……米莉亚公主也可以把我那个混蛋儿子给勾引过来嘛,你姐姐不就又会回到你身边了吗……」

  「你在胡说什么啊,我……比不过姐姐的,根本不可能的。」

  对于相貌,米莉亚似乎是一点都没有自信,姐姐在她的心中已经如同山一样的高了,但奥菲莉亚却依然在笑着对她进行劝说。

  「没关系没关系的……阿姨我有办法让米莉亚殿下变得比露塞莉娅殿下还要漂亮哦,而且会让你姐姐变得从此之后再也不会有男人去喜欢,变成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姐姐哦……」

  「真的吗?!你真有办法吗?」

  「当然了哦,可爱的公主殿下,只要你愿意跟我发一个誓,我就会让你得到比你姐姐还要诱人的魅力,呵呵……」

  米莉亚立刻就答应了奥菲莉亚的邀请,因为此时的她心里充满了对姐姐报复的冲动,过去那些对姐姐的爱欲也慢慢扭曲成了一股怨恨,这种怨恨让她在之后的那么多年里不停地在勾引着一切能勾引的男人,也让这个曾经可爱天真的小公主慢慢成为了一个人尽可夫的淫荡骚货……

  ……

  ……

  ……

  「主人!主人!」

  「啊?怎么了啊?伊莉丝?」

  「你刚才在发什么呆啊。」

  「那个……没什么,想起十年前自己来过皇都的事了。」

  众人此时正围在露蕊的身边,饶有兴趣地看着躺在她大腿上的玩偶米莉亚公主那幸福的模样,听到艾德的这话,也都感起了兴趣来。

  「十年前你来过皇都啊……那一年大姐刚好结婚呢,碰到过什么事吗?」

  练习完了魔法的露蕊也不由得好奇地问了一句。

  「呵呵……坦白说,我的身体被恶魔改造过之后,1 4岁之后的部分记忆就变得很模糊,皇都那次好像只来了一天就急急忙忙的回去了,发生什么事我也记不太清,反正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用管它了。」

  艾德当然不想在这方面浪费时间和精力,现在的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过去什么的巴不得多忘记一点呢。

  「呜……姐姐……姐姐只能喜欢……米莉亚一人,嘻嘻……只有我和姐姐……」

  米莉亚的声音还是小的听不见,众人都不知道她这句梦话说的是什么,不过看那表情……多半是做了什么好梦了……

  【未完待续】

  本楼字节:41851

  总字节:184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