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江湖笑 作者:不详
1 第一章 夜入淫窟

  “当当当”,清冷的大街上传来守夜人的铜锣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子时啦~~~”

  王哥的横眉一跳,眼睛似乎在一刹那间放大了一下,他低声道:“兄弟们,时候快到了,检查行装,一刻钟后出发!”

  此刻我们一行十四人,正聚集在凉城内一处普通民宅中,所有人皆是夜行衣打扮。大家均是面色凝重,空气里充满了一种压抑的气氛。王哥这一声令下,大家开始检查身上东西,屋子里总算有了一点生气,尽管大家不知不觉里早就检查过数遍了。

  我整了整头上的黑巾,因是夏季,已经全是汗水了,再正了正心口的护心境。我伏下身子,将绑腿重新系了一遍,把匕首再次紮好,这几个不大的动作,竟然让我有喘不过气的感觉,确实,因为敌人太过强大了。

  一年前,失踪已久的月宫宫主慕容隆重现江湖,并且在短短数月世间,一举攻破江南四大世家,太湖十三帮等各大势力,攻城拔寨,势如破竹。慕容隆武功绝高且心狠手辣,淫邪无常,手下更有众多邪派高手。凡被攻破的门派,男丁皆被屠戮殆尽,而年轻女眷则全部掳回充为性奴。

我曾收到南宫家的求救信鸽,但是当我赶到的时候,南宫山庄只留下一片被践踏过的废墟,从门口到室内,密密麻麻的都躺着南宫家男子的屍体,血流成河,怨气冲天。而在大堂,我更是看到惨绝人寰的一幕,南宫世家家主南宫渺被斩首於地,身首分离,而滚落在地上的头颅正目眦尽裂,在他视线的尽头,南宫夫人赤裸的屍体被手腿齐悬,吊在梁上,一刀从小腹破开,直到私处,裸出粉红妖艳的嫩肉,似乎仍在不断地往下滴着乳白的精液和血液,上身包裹在一层白浊的浆糊里,而脸部却凝固着一个微笑,似乎是在极度快乐中死去。我记得我开始跪在地上呕吐,视线不断模糊,模糊…也只是在一瞬间,这些记忆如同火石般在脑子里划过,轻移视线,我的眼里又看到了这张冷静而秀美的脸,竟与南宫夫人有七八分象。

是的,南宫弘,南宫家唯一逃过一劫的男子,南宫缈的次子,我的师弟。如果不是当日他正在师门闭关,若以他高出我,甚至是高出师傅,也高出他父亲的武功,南宫家或许是另一个局面。

  “师弟,此次行动凶险万分,其实…你是可以不去的”,我记得,在今晚之前,我曾很多次跟他提起这句话。

  然而收到的总是沈默,南宫弘,素来风流潇洒的公子,如今只剩下冷酷和仇恨。

  我从未跟他提起他父亲和母亲的死象,当他赶过来时,我们已经把最悲惨的场景给冲洗掉了,然而他只是远远看了一眼被毁掉的山庄,就转身离去,但我似乎看见他眼中无尽的痛苦和仇恨。

  从那以後,我们师兄弟都加入了秘密组织“天诛”,“天诛”的宗旨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择手段,屠尽月宫的邪徒。

  尽管我们背後有衆多武林正道门派的支持,但是这些门派也不敢光明正大地与月宫挑明关系。当今武林,已经不同以往了,正道渺渺,魔道猖獗,而这一切,又正是源自慕容隆一人。

  十年前,慕容隆不知从何处冒出,凭借一身雄厚的功力,短短时间内击败了数名大派掌门,一时名声雀起,然而此人竟然甘堕魔道,自建月宫,烧杀淫掠,与正道相抗。少林、武当、雪峰慈航等正义门派先後派人攻打月宫,皆全军覆没,後来召集武林大会,集结了各门派高手,一同杀入月宫,这一仗可谓惨烈,正道同盟生还者无几,但月宫同时也被连跟拔起。

慕容隆和几位护法在混战中失踪,江湖人都猜测他们可能是死在华山掌门独孤飘的绝招“天魔解体”中,此招一出,可爆发出高於常态数十倍的功力,令血肉自爆,可令方圆数丈内万物化爲尘土。然而世人都是盲目乐观了,如今慕容隆非但不死,实力更甚从前,而各大门派的精英却在上次围剿中爲之一空,正邪实力,此消彼长,令人感叹。

  离出发尚有半刻,冲哥从屋外走入,手里拿着两个装满刀剑的包袱,往屋里的大桌子上一扔,道:“各位兄弟,拿货”

  爲了保密,所有参加“天诛”组织的侠客几乎都有两个以上的身份,表面上可以是个商人之类的,暗地里却是“天诛”的刺客,大家只有在行动的时候才聚在一起,互相也不知道真正的姓名,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只要合作过一次,以後每次行动都会在一起,以防敌人渗透。每次行动都是使用组织配备的武器,以防失手被敌人查出更多的消息。

  今晚行动的目标是城中一处富商的住宅,经过我们的探子调查,确认了那正是月宫的一处行宫,今晚将有一名护法及多名坛主栖息在此,我们将深夜偷袭,主要任务即是干掉那名护法。

  我拿起一柄长剑,剑身出鞘,寒气逼人,“好剑!”我不禁暗赞一声。宝剑在手,我本来存有的几丝不安和恐惧即被扫除一空。我从八岁拜在师傅门下,剑法一练就是十六年。师傅说过,我的内力和轻功在江湖上只可排中上等,然而我的剑法绝对可以排进上上等。师傅本人就是用剑的高手,自几年前,拆招中师傅就已经不是我的对手,师傅所传的剑法招数简单,快准狠,招招致命,实爲做刺客的最好武功之一。加入“天诛”之後,我已经在十数次行动中手刃敌人头目,因此,在正面交战中,总是由我负责刺杀敌首。

  长剑入鞘,我再握起一付手弩。这种手弩名爲机关弩,非常精细小巧,只有握把、扳机、玄铁铸造的弩身以及箭筒,没有长弦,可携在腰间。每次射击前需要从握处输入内力,弩身内的数十根鲨鱼筋即绞起蓄劲,扣动扳机即可射出毒箭,每个箭筒可发射六次毒箭,射完後可以立即拔下箭筒进行更换。握柄低端有一暗扣,若是行动失手只需内力一吐即可触动机关,使得内部损毁,无法再用。虽然手弩射击间隔长,而且突破不了高手的护体真气,但是却方便於在潜入时无声无息地刺杀守卫。这种手弩乃是大内皇宫设计制造,用於保护重要人物,不知组织如何弄到一批,凡是执行重要的刺杀任务,皆配备此物,正所谓:攻欲其事,必先利其器。

  “时候已到,重复一遍,出门後按计划分青龙五人白虎九人,青龙从东侧,白虎走西侧,抵达目标後於计划位置隐蔽,沙漏计时,子时三刻动手,青龙入正堂刺杀护法,白虎入偏堂诛杀坛主,攻成後速退,如遇官兵阻拦,可杀之!”王哥不忘叮嘱到。“天诛”组织从来不相信官府,因此撞到官府,一律视爲敌人而杀之灭口。

  “明白!”衆人低声齐喝,便蒙上脸巾,鱼贯而出。在门口处,我拍住南宫弘的肩头,道:“保重,一定要活着没事!”。随後,我与王哥往青龙而去,他往白虎而去。两队人马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子时三刻!

  “扑 扑 扑”,在黑夜中荡起几声不容易察觉的声响,在刹那间,正堂外的十个守卫已被我们用机关弩射杀。王哥以手做势,我们即分成阵形,身形掠动,向正门隐入。

  一片黑暗。唯有我们的眼睛如同夜星一般闪亮。

  空寂中传来几声细若可闻的娇媚呻吟,仿佛在向我们指示目标的位置。我们捏着脚步,慢慢地向声音传来的房间靠近。

  “嗯啊~啊~啊,快啊~啊再快点,大力点啊~狠狠操我~~啊~啊~奴家快要被操死了,啊啊~~呜呜”,走的最前的小李向我们伸出三个手指,再伸出一个手指。意思是有三个男的,一个女的。小李是听风辨器的高手,一向判断正确。我不禁有点气血上涌,月宫的人不但武功高绝,组织严密,在玩弄女子方面,也是令人瞠目结舌,许多落到他们手里的贞节烈妇,最後都变成沈溺欲海的淫娃荡妇。虽然我并不是第一次知道三个男子可以一同玩弄一名女子,但是每当想到竟然有如此淫邪的事情,除了无比的愤怒外,丹田的气血竟然不受控制地乱涌,而我竟不知道究竟是爲什麽,脑中唯一能浮现的画面,竟是南宫夫人那张充满了极乐的脸。

  慢慢的,大家走到门口,排出进攻阵形,但是王哥还没有下令,我知道他正在犹豫。

  情况有些不对。

  今晚要刺杀的护法姓刑名青,据说以前乃是某个正派的大弟子,与师母奸情暴露後弑师逃脱,从此坠入魔道。此人虽然栖身於月宫,但却自命高洁,从不同时与多名女子发生关系,与女子发生关系时从不容许他人染指,绝不会参与聚衆淫乱的事件,现在屋子里有三男一女在交合,显然不会是他。

  情报失误,还是行动泄露?不管如何,现在退可能是死,进也可能是死。不知不觉,仿佛每个人的呼吸都沈重起来。

  只能孤注一掷了,大家互相望望,然後点了点头,王哥做手势安排进攻步骤,阿飞和梁二两人将门踢开,後撤,他和小李冲进去以手弩射击,我们三人急速拔剑入刺,五息之间一定能斩毕三人。

  手势一挥,行动!

  “彭!”房门被击成粉碎;“嗖 嗖 嗖 嗖”,王哥和小李皆是暗器高手,常人用机关弩只能射击一次的时间,他们已经射出四发,扑灭灯火以及封住死角。如此狭小的屋内,晓是护法级的高手,也要凝气护体,否则必死无疑。而我在射击的一瞬间,利剑出鞘,以一剑封喉的招式,向前扑出,身後,阿飞和梁二仅比我慢半息的时间。

  “噗嗤”,得手了,黑暗中竟然来不及一点反应,梁二的剑已经没入在女子头部站立着的男人的心脏,阿飞的长剑从那个抱着女子臀部摇晃的男人背後向前穿出,而我几乎是与地面贴平,一指点地,长剑从最下面的男子的股间刺入,内力净吐,将他的五脏六腑震碎。

  三剑齐收,我身形一荡,已然跃起,空气中才传来血液喷发的声音。阿飞点亮了火褶子。

  除了在地上似乎索索发抖的女子,敌人以无半个活口。

  非常完美的进攻,我看到王哥眼角似乎有露出笑意,然而…太顺利了似乎有点不对…!

  我的直觉让我不禁将目光投降地上那具雪白的身躯。

  月宫中的女人都是被从外掳入,过着牛马不如的性奴隶生活,根据我们以往月宫分子里弄来的招供,女子在月宫里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只要是男子,随时可以强暴任何一名女子,因此每个跟月宫邪徒在一起的女子,都可能是受害者,而我们的以往行动都证明了这一切。

  但是,今天例外!

  一股澎湃的真气向我们压来,时间都爲之一滞。“彭彭彭彭”,因果循环,如同刚才一般,没有任何反应,四具身体向外震出,我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我能闻到那代表死亡的血液,我听到了四颗心脏在同一时间内停止跳动,而这一切只不过是发生在呼吸之间。

  绝对的差距,一股气浪迎面袭来,我黯然地松手,长剑掉落在地上,我闭上双眼,死亡就在下一刻到来,我的脑海里闪过了一张绝美温柔的脸,“别了,我的爱妻,夫君回不去了,我的承诺…”

  “咯咯呵呵”,如同银铃般的笑声在我面前响起,排山倒海的气势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我闻到眼前飘来一股狐魅的体香…以及男人的精液的气息。

  一只柔软的手托住了我的下巴,我还没有死,我睁开眼睛,火褶子还在地上燃烧,我的内力也没有被制住,黑夜中我清楚地看见这名女子的唇红齿白,面容姣美,而且竟然如此年轻,仿佛跟我同龄,但刚才那份武功,实在是惊世骇俗。

  “彭彭彭”,远处传来巨响,是组织撤退时所轰出的爆裂烟雾弹,三声,代表只剩下三人,行动肯定是失败了的。我不禁愈发心惊,白虎队一共九人,每个皆是一等一高手,只是刺杀几个坛主,人数武功上都有优势,而今竟然只活了三人,难道我们真的是中了圈套?三个人中一定有南宫弘,他不会那麽容易死去,但是连他也被逼退,可见对手如何强悍!

  我的处境也极爲不妙!但是看来这名妖女不是想马上杀我,是要留活口拷问吗?只要能活下去,这就有希望!

  “嘻嘻,哇,想不到来杀小刑的人里有那麽帅的哦,让奴家颇爲心动耶”,女子拿掉了我的蒙面巾,正兴趣盎然地打量着我。

  小刑?刑青!刑青的年龄已过四十,这名女子竟然称之爲小刑,而她不过二十年纪,她到底是什麽来头?她的武功如此之高,我青龙五人组竟然在一个照面全被击溃。我应该如何求生?我不能死在这里。

  “爲什麽不杀我?”我面无表情地问。在出来闯荡江湖的时候,有个不出世的高人叮嘱我,做大侠一定要能多废话,说话多了,敌人就会露出破绽;做魔头,就一定要少废话,废话多了一定会自误。这麽多年,我确实感受到这句话的正确性。

  “嘻嘻,爲什麽一定要有理由啊,人家看你的功夫那麽俊,刚才那一剑,差点刺到奴家的那里去,好刺激好兴奋啊,奴家那麽多年没有兴奋了,人家怎麽舍得杀你哦,你要能把奴家服侍好了,奴家还可以考虑偷偷放你出去呢”,妖女说话的时候,还不忘用手轻轻在我胸口摩挲,而且说话间,红唇离我的耳朵越来越近,闻到话语里那兰花般的香气,我心神不由一荡,然而闻到随之而来的男人的腥臭味,令我泛起一种又愤怒又兴奋的感觉,我到底怎麽了?不行,我赶紧静下心来,去除邪魔歪想!

  “不要脸的贱货”,我平静下来在在心里暗骂,但是表面上我还得虚以委蛇,我故作轻浮地说:“好啊,你觉得好的话,那我再刺你那一剑好罗”

  “真的吗,人家好期待哦,而且…”,妖女咬住我的耳朵,玉腿轻挑,弹起地上的宝剑,塞到我手中,“而且,人家更期待你的另一只…大剑哦”,就在我分神间,妖女玉手下滑,风情万种地在我裆间一撩,身形已然飘荡开来,离我而去,如同一团柳絮般落在地上的褥子上,双腿打开,向我赤裸裸地展示那美丽粉嫩的私处,那浅浅的森林下,那流淌着溪流的神秘洞穴,如同灵蛇般,扭动的臀,腰,双手不断向前揉动的玉兔,那娇喘的神态…恍惚间,我好像,我好像看见了南宫夫人那处,那处动人妖艳的粉嫩。

  “啊~不!”,我脑子一团剧烈的混乱,我不能去想这种邪恶的,畸形的美。纯洁,纯洁在哪里,我需要他们来抵抗侵蚀,粉嫩,粉嫩,美丽的粉嫩,爱妻的,姣美的粉嫩。我的脑子里放映着一片洁白的圣光,啊,我看到了,那晚新婚之夜,终於看到师姐的~不,是爱妻的,美丽纯洁的私处,那里,我占有了,我和妻子融爲一体了,我们升华了,我变成了神仙,和爱妻一起飞翔。

  我的一分神志清醒过来,立刻咬破舌头,精神爲之一醒,“邪魔歪道,你们不应存在这个世间,下地狱去吧!”,妖女一定没有料到我没有被她完全魅惑,使得我有机会挥出这一剑。奥义!剑气江湖----!

  丹田之内,真气陡然暴涨数倍,只是平凡的向前一挥,斗室之内竟卷起一场风暴,刹那间如同鬼哭狼嚎向前袭去,妖女猝不及防,直接被气浪轰起,击出窗外,我并不期望能够以这一剑退敌,在剑势一尽,掏出硫磺火弹,往地上一砸,同时身形掠起,从另一侧窗户飞出。“轰”的一声巨响,大火滔天,而我便在这烈火和浓烟的掩护下逃之夭夭。


[ 此貼被锦衣郎i在2017-02-10 11:22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