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银耀-捭阖录
1 第一部:凤潜南荒

第一卷:传国公主

  第01章、帝都离魂

  夏日炎炙,浑浊的热风吸得疲惫的人肺腑翻腾。
  歪七倒八的银甲士兵不复昔日破天气势,一个个靠在树底,残喘!濒死般的难受是他们唯一的不断翻身的动力,在无药无医的的逃亡里,许多人本不算什么的伤口开始溃烂,惨白的嘴唇,头盔里凌乱的脏发,和失去神采的眼球,让气氛诡异。
  这里是帝都五百里外的松树林,松树绿得正盛,盛得让人发寒。大熠朝帝都已破,帝都内最后一支银耀铁骑,沿皇陵密道逃到这里,只剩下三百余人,而这群护卫着大熠最后希望的勇士,已经开始腐烂。
  腐败气息的中心,一架锦栏玉砌的马车静静停驻,显得格格不入,甚至,有些残忍。
  马车内,一位明眸皓齿,皮肤胜雪的锦衣少女,无力的靠在镂花窗口,香汗将发丝黏在精致的脸颊,也湿透了衣襟,薄薄的夏装湿漉漉的贴在她的胸脯,勾勒出一抹饱满的曲线。
  大熠传国公主,蓝欣雪。
  蓝欣雪十六岁,如花的年纪,本该在盛夏的皇宫,红袖香书,玉亭乘凉,而今却正在经历一段山河破碎。
  汗珠沿着光滑的额头滑下,一溜攀上挺翘的鼻尖,随着玉人皱弄琼鼻而滴落,落在胸口的衣衫上,瞬间融合进去,细看之下,湿漉漉的锦衣已经有些透明。
  本该红润的小嘴有些发白,微微张着,可以看到雪白整齐的贝齿保护着一条娇柔的嫩舌。雪嫩的颈脖有些昂起,露出大片白皙,似乎这样可以凉快一些。
  若不是战火突起,也许有风流雅士见到这一幕,会忍不住作诗赞叹,世间是怎样的女子,连流汗也能流得这般清雅。
  蓝欣雪动了动身子,有些吃力坐正,小嘴张了张,从干涩的喉咙勉强蹦出一个凤鸣莺啼的音节:“水…”
  门帘被掀起,带着一阵凉风,让蓝欣雪舒服的眯了眯眼,一个军用水袋被递了过来:“公主殿下,冒犯了,让您喝下属的水袋,只是现在水已经不多了,情况特殊,请见谅。”
  帐外,一个头盔插着银羽的士官恭敬道。
  蓝欣雪瞟了他一眼,微笑着摇摇头,揭开壶盖,仰头灌了几大口。
  士官见蓝欣雪仰头之时娇躯挺显,丰腴的酥胸轮廓清晰,纤细的腰肢和臀线也是被湿衣所出卖,整个人就像是水中坐起的躶体一般,也是“咕嘟”一声吞了口口水。
  生死不知的大逃亡中,还有这样的美景,当真是死了也值。
  喝了半袋水的蓝欣雪将水袋递了出去,看起来状态好了不少。见到那个士官迟迟不接过水袋,她意识到自己全身已经湿透,突然脸色一变,娇喝一声:“大胆!”
  看呆了的士官一惊,连忙接过水袋退了出去,回味着刚才的美景。
  蓝欣雪哀叹一声,缩了缩身子,滑腻的衣服让她很不舒服。过了一会,一道人影钻入车内,尖声说道:“公主殿下,我和卫太傅已经勘察过,这树林深入十里,必有水源,现在立马动身吧,不然非渴死这些战士们。”
  “好的,苏公公去传话吧。”蓝欣雪有气无力的回应着,看也不看他。
  “遵命。”苏远低着头,作了一个揖,退了出去。
  “前方十里有水源,结阵,行军!”马车外,士官的吼声响起,马车也缓缓动了起来。
  蓝欣雪随着马车缓缓摇动着,双腿扭了扭,感受着残余的疼痛,思绪回到了城破之前。
  惨烈,这是蓝欣雪登上城墙后唯一能形容所见词语。敌方的黑马骑兵挥舞着长枪,几乎屠戮的冲毁己方阵型,然后离国赫赫有名的黑欲铁骑出现了,蓝欣雪就是在那时候,晕倒的。
  国家破灭的危机感,碾压着蓝欣雪的小心脏,压抑,她却无法哭泣。父王战死,自己身为传国公主,背负大熠最后的血脉,却眼见着王朝在自己手中,一步一步走向灭亡,这样的心情,怎是无力回天几个字就能表达的。
  蓝欣雪再醒来,已是在颠沛的马车上,下体一阵撕裂的疼痛,把她从死寂中唤醒。
  那痛痛得蓝欣雪破国的压迫感都散去不少,下半身似乎都已经不受控制,明明只有一瞬,疼痛就开始减轻,影响却是那么深远。
  而远超疼痛的,是蓝欣雪心底惊呼惊恐的震撼,心底泛起滔天巨浪,脑海却又一时空白。若不是一只手按在她的嘴上,她必定失去公主的仪态,尖叫出来。
  车内,一个身着红色锦服的男人,正伏在她身上,她的裙子被掀起被迫分开一双玉腿,粉红的蜜穴中延展出鲜红的血丝,缠绕着插在里面的肉棒。
  “苏远!”
  蓝欣雪双眼圆瞪,似乎要把身上的男人看穿,胆大妄为玷污了自己清白的人,竟然是御马监掌印太监苏远!
  “他怎么没有净身!”蓝欣雪惊得一时间忘了反抗。
  苏远没有注意到身下的美人儿已经醒来,一边紧张的聆听着马车外的动静,一边顺着马车的轻微颠簸而抽送。
  刚刚破身,每一次抽送的疼痛都似乎是撕扯着蓝欣雪的娇躯,干涩的阴道被肉棒磨得发红。
  “唔!呜呜!唔!”蓝欣雪挣扎起来,要把苏远推开。
  苏远被突如其来的挣扎吓了一抖,停止了动作。随即更加用力的捂住蓝欣雪的嘴巴,低下身说道:“公主殿下,稍安勿躁,听奴才细细说来。”
  蓝欣雪琼鼻“呼呼”的吸着空气,胸脯剧烈起伏,但身子却是平静下来,不再做无用的挣扎。
  她蓝欣雪可不是寻常家的女子,审时度势,是帝王家儿女必修的帝王之术。当时她站在高耸的城墙上,看着穿梭在战场中的离国黑欲铁骑,收割着被黑骑冲散的己方阵营,就知道会有现在的处境。
  几乎失去了一切,高高在上的帝女,如今只能逃亡,想要活下去,就更加要冷静。只是,虽然能做到冷静,却万万没想到,这样的形势之下,自己身边的人还有这种心思,那人居然还是看着自己长大的一个太监!
  太骇人听闻了,自己被太监玷污了!
  蓝欣雪美眸死死盯住苏远,听他要说些什么。
  苏远似乎是料到蓝欣雪能快速冷静,笑了笑,才缓缓说道:“公主殿下,您一定很奇怪吧,太监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呢?呵呵,我当年啊,被送进皇宫,主刀的老太监是我父亲的挚友,他不忍心我的苦苦哀求,于是斗胆放过了我,嘱咐我日后小心。”
  说到这里,苏远几乎压到蓝欣雪的身上,他吸着蓝欣雪发丝间的气味,亲昵的在她耳边喃喃:“您知道一个正常的男人,要装作太监,要服侍无数美貌的妃子沐浴,是多么难受的事情吗?有人能理解这二十年我是怎么过的吗?为了活着,我都忍着,忍着忍着混到了御马监掌印太监,权倾朝野啊,可是还是不能明目张胆的玩女人。”
  “后来,你出生了,长大了,看着你一天一天变得饱满的奶子,挺翘的屁股,还有这一张倾国倾城的精致脸蛋,我接过小太监的活,亲自服侍你沐浴,我忍得多难受啊。”
  想到这两年来,常常在自己沐浴时陪在一旁的苏远,蓝欣雪不禁打了个冷战,原来自己一直在被他窥视。
  苏远说着,声音渐渐变得不再尖细,而是正常男人的音调,他的手放肆的按在了蓝欣雪的胸部,隔着薄薄的纱衣,颤动着那只从来没接触过男人的娇乳。
  “现在我们已经穿过皇陵,算是暂时逃出来了。你要理解我的苦衷啊,我害怕啊,不知自己还能活多久,所以看着您尊贵的身体,已经无法再忍耐了。”说完这句,苏远猛的一顶。
  “唔!”
  蓝欣雪痛得眼中泪珠滚动,但更多的是因为害怕,御马监掌印太监,掌管御林军,难道说现在护送自己的,全是苏远的人。
  “我的公主殿下,我不忍心伤害你,你乖乖的哦。”苏远像是对着一个心爱的布偶说话一般,笑着慢慢将手放开。
  “外面的人要是知道你在干什么,你会被处死的。”蓝欣雪柳眉微皱,虚着一只眼睛,表情痛苦的打量着苏远,想在他身上发现一丝恐慌。
  面对这冷冷的试探,苏远眼睛一转:“如果你愿意让所有人知道你被我玷污了,那就叫出来,反正那我做都做了,也是死而无憾啊。”
  苏远这话,说到了蓝欣雪的痛处,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生活的少女公主,从未经历过这样不能掌控的事情。她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士兵知道自己高贵的身体被人玷污了,即使是国家危亡,也不能失去帝王仪态。
  咬着牙,泪花滚滚的蓝欣雪尽量用高冷的语气说道:“苏公公,本公主可以既往不咎,快停下来,很痛的。”
  “没有苏公公了,我是个男人”,苏远似乎是受到刺激,她低吼着,发泄着隐忍多年的怒意,大力抽插起来,磨得蓝欣雪柔嫩的阴道生疼。“大熠就要灭亡了,只有你一个弱女子活着,那么各路太守要么自立为王,要么投靠离朝。而我执掌兵符,由我出面的话,你才有生路,我是不可或缺的人,我叫苏远!”
  苏远一手揉捏起蓝欣雪的娇乳,一手搬过蓝欣雪的脑袋,贴在她的脸蛋上,其声字字诛心。
  蓝欣雪不可置否的闭上眼睛,泪珠滚落,小手抵在苏远肩上,满脸厌恶的喃喃道:“不要……不是这样的…快放开本公主…”
  苏远继续说:“不可能,我要拥有你,没有我你是没有出路的,小公主,你还想夺回一切吧,你要是死在了十六岁,大熠就真的亡了。”苏远循循善诱,嘴角勾起,起身收回双手,按住蓝欣雪的腰肢,肉棒一寸一寸的挺进。
  “不要再…进来了…唔…”蓝欣雪扭动着试图脱离苏远,却发现昏迷了不知道多久的自己虚弱得全身无力。
  “啊,公主殿下的处子之身是我的,好紧啊,处女小穴。”苏远兴奋的挺动着,不顾蓝欣雪象征性的反抗。
  肉棒已经全部进去,想要将蓝欣雪刚被开发的蜜穴扩展到最大程度。火热的龟头开拓着幽深娇嫩的密道,正极限的膨胀着,炫耀着自己是第一个君临这个片蜜地的王者。
  车外树影斑斑,一群银甲骑兵护卫着中心这一架马车快速奔驰在皇陵密道的最后一段路。
  车内,苏远解开了蓝欣雪胸前的衣襟,粗暴的揉搓着娇嫩的双乳,下身缓缓挺动着。蓝欣雪咬着牙,双手按在苏远的双臂上,似乎这样可以阻止他继续侵犯自己。
  “父王…救我…呜呜…不要…”蓝欣雪无助的呢喃着,消耗着身体里最后的力气。
  被干得发红的蜜穴,渐渐的分泌出了汁液,出于本能的缓解着摩擦之痛。蓝欣雪感觉到体内的肉棒抽插得顺滑了不少,红着脸,羞愧不已。
  “大人,马上就走山路了,可能会有些颠簸。”一个士兵的声音突然传来,吓得苏远和蓝欣雪都是一抖,心脏狂跳不已。
  “无妨,无妨!”苏远连忙回应道,然后呼了口气,转回头看到公主殿下同样紧张,便继续兴致勃勃的奸淫起她来。
  “求你不要继续了…我们都会身败名裂的。”蓝欣雪狂跳的心脏还没平静,她有气无力的挣扎着,泪痕都已经干了。
  苏远不理会蓝欣雪,俯下身,将两只乳尖勉强挤到一起,左右来回的吮吸起来。
  蓝欣雪脑子被羞耻感冲击得一片浆糊,只感觉下体分泌出了不少的液体,裹着那根丑陋的肉棒,让它一下一下进入得更深,更顺畅。
  “皇帝好色,坐拥千百美人,房中之事做得不少,哈哈,公主这一点遗传得好啊,被强奸都能出水,不哭了,开始舒服了?”苏远羞辱着蓝欣雪,同时肉棒搅动,刺激着周围的媚肉一丝丝的分泌淫水。
  “不是的…我…我不知道…”蓝欣雪昏迷两日,方才苏醒又经历破瓜之痛,此时实在是疲惫到极点,身心都恍惚。
  苏远觉得这个姿势不过瘾,于是抱起软绵绵的蓝欣雪坐到自己腿上,捏住她两瓣屁股,开始一下一下的挺送。
  突然马车抖动起来,想来是好路已经走完了,现在是疾驰在山道上。苏远借着着激烈的抖动,放开了蓝欣雪的臀瓣,蓝欣雪一个不稳,下意识的搂住的苏远,但并没有制住身体下落的趋势。
  “啊!”
  蓝欣雪重重的坐到苏远的腿上,那只肉棒一插到底,抵在了敏感无比的花心上,刺激得蓝欣雪不由自主的叫出来。可还没来得及吸气,颠簸的马车又将她抛了起来,肉棒一下子拉出大半只,龟头挂得她直颤。
  “啪!”
  又一次下落,蓝欣雪仿佛是主动的骑在苏远身上套弄似的,一下一下被撞到花心,第一次尝到了快感。
  身上的公主衣衫不整,主动般的和自己交合,苏远搂着蓝欣雪,蹭着她露在衣衫外的小美乳,惬意无比。
  女人身体的本能,不是用意志和气质就能改变的,蓝欣雪拼命捂着自己的嘴,紧张无比的在颠簸中一下下被迫用翘臀撞击苏远,蜜穴已经湿透了。
  紧乍的蜜穴里媚肉开始收缩,一个个凸点传出吸力,像漩涡一般的吮吸着苏远的肉棒,蓝欣雪竟然有一副名器。
  “哦,公主殿下竟然是名器,这么高贵的身份,竟然是为了男人而生的,忍不住了。”苏远咬着牙,拼命挺着下体,在这刺激的行为中,率先忍不住要爆发。
  蓝欣雪极力排斥着一丝丝扩大的性交快感,心中默念着“不是我自愿的,很难受。”没有经验的她并没有意识到苏远一下子绷直了身体,肉棒快速抖动起来意味着什么。
  “啊啊!”
  苏远畅快的低声叫着,把蓝欣雪的臀瓣都揉搓红了,肉棒一下下出入着,一股股精液喷出,挤满了蓝欣雪的阴道。
  因为没有进入子宫,蓝欣雪也没有意识到苏远在射精,只感觉体内的肉棒突然一鼓一鼓的,然后阴道有了非常滑腻的感觉。
  待苏远满足的推倒她,蓝欣雪感觉到蜜穴里又大量粘稠的液体缓缓流出时才惊叫起来:“你,你在里面了!”
  苏远喘着气,淡淡的说道:“没事,我没插到最里面去射,不会怀孕的。”
  蓝欣雪心中悲苦交加,又是担忧又是绝望,屈起腿,缩成了一团,在马车的角落里忍不住抽泣。苏远用丝绸擦干净她的下体,又把她的衣衫拉好,这时蓝欣雪已经疲惫的睡去。
  半天之后,蓝欣雪才被进来的人影摇醒,她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一缩,然后警惕的看着对方。
  “别怕的,公主,是我。”苍老的声音听在蓝欣雪耳朵里,是那么的温柔。
  她像是见到亲人一般,大声哭泣起来,所有的委屈和惊恐都抛进哭声里:“呜呜…呜呜…卫太傅…呜呜…”
  卫息礼貌的拍了拍蓝欣雪的肩膀,任她哭泣着。心中也是苦涩无比,公主才十六岁啊,为什么老天不开眼,让这个可怜的孩子经历如此苦难。
  “唔…太傅…我怕…”蓝欣雪哭够了,抽泣着。
  “公主,不怕了,我拼了老命也要保护你,你是大熠最后的血脉,一定要活着。”卫息哀叹着。
  卫息苍老而坚定声音在蓝欣雪耳边环绕,她想了想战死的父王和兄长,还有不知死活的母后,咬着牙把又要流出的泪水逼回了眼眶。
  本来,蓝欣雪有两个哥哥。
  熠帝远征身亡后,大哥身为太子,不急于登基,却执意要亲自镇守山岳要塞,因为,他料到离国会反击大熠。出征前,他是那么的意气风发,只说了一句:“山岳要塞依险而立,涧下沼泽无数,绝不可能被正面攻破。”
  而数月以后,回到帝都的却是一具身中数箭的尸体,还有一杆血写的大旗,写着:“生不能守祖宗疆土,愧死也不能安眠。”
  接连失去父亲和大哥,蓝欣雪的幼稚天真已经受到了深深的打击,不料一年之后,离国竟然已经兵临殇阳关。二哥率兵出征,亦是一去不回。
  蓝欣雪阅历尚浅,却不笨,她知道身为大熠皇朝最后的正统的血脉,她不能死,否则大熠就真的亡了。只要她还活着,各方就能以讨逆扶正的名义汇聚起一股强大的力量,夺回大熠的一切。
  “嗯!”蓝欣雪抹干眼泪,眸子中开始透露出坚毅。
  “你该吃点东西了。”
  “好的。”
  “哎,出来得匆忙,没有带些精致的糕点,公主,您将就一下吧,到了易安就好了。”卫息突然想到食物问题,有些尴尬。
  “卫太傅,给我吧。”蓝欣雪摇了摇头,示意无妨。
  “委屈公主了。”
  蓝欣雪接过卫息递过来的粗饼,看也不看就往嘴里塞,强咽着嘴里无味的粗饼。吃了几口之后,突然转过头,不让卫息看到自己的表情。
  “卫太傅,没什么委屈不委屈的,也许从今天起,暂时没有大熠的公主了。”
  蓝欣雪目无焦距的望着镂花窗外,思绪随着缓缓停止的马车回到眼前。
  “找到水源了,有湖泊!”马车外,传来将士的欢呼,在这疲敝不堪,物资甚缺的路途中,这样的欢声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
  进入所有将士眼帘的,是片湛蓝的湖泊群,大大小小数个湖泊,彼此间还有些距离。
  “有鱼!可以吃肉了!”率先冲到湖边的一个侦查兵,看到水里肥硕大鱼游动的样子,激动的大喊。
  将士们一个个面带喜色,有的口水的都已经吞了好几口,但依然保持着阵型,等待上级安排。
  军阵中,一个魁梧的身影缓缓策马而出,淡淡的沈声说道:“全军听令,前队卸甲,后队布防。前队自由活动,洁身果腹,一个时辰后换防!”
  士兵们动了起来,魁梧的男子也摘下了自己头盔,露出一张苍白,嘴唇都已经干裂了。
  休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百多位士兵脱下沉重的战甲,渐渐露出一具具精壮的身体,他们欢呼着了跳进河里,清洗着满身的污秽。
  一些身上伤口溃烂不能下水的,则是装满水壶,在一边清洗伤口。然后用将内衣撕成布条,在湖边洗干净,升起火,准备烤干了后用来包扎。
  不一会儿,几个士兵带着肥硕的湖鱼跑到岸上,生怕它跑了似的,顾不上穿衣服,拔出小刀就清理了起来。
  蓝欣雪通过镂花车窗看着外面热闹的景象,已经热的受不了的她无比期盼着下车。但作为金枝玉叶,她现在不能下车,要等士兵们用营帐给她围出一个专用的“浴池”才能去沐浴。
  看着湖边一个个裸男奔跑着,有几人胯下的大屌甩来甩去,蓝欣雪一下子脸色通红,咬着嘴唇,不再去看。
  这时脚步声缓缓靠近,蓝欣雪注视着门帘,看谁会来。
  “哈哈,公主殿下,士兵们考好了美味的肥鱼,您先吃一点吧,饿坏了吧。”尖细的声音带着一阵烤鱼的香味传进马车内。
  进来的是苏远,一如既往的微笑着,可是现在怎么看都让蓝欣雪一阵恶心。他拿着一条烤得金黄的鱼,散发着无比诱人的香气。
  蓝欣雪也不说话,起身就伸手去拿。苏远故意用大手捏住整个树枝柄,想让蓝欣雪无从下手,只能把小手钻进自己的手里去拿。没想到蓝欣雪瞟了他一眼,直接抓在烤鱼上面,顿时小手烫得通红。
  她也不吭一声,缓缓用力,将烤鱼从苏远手中抽了出来,惊得苏远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苏远楞楞的打量着蓝欣雪,看她好似感觉不到才烤好的烤鱼的温度一样,优雅的撕下一片片鱼肉塞进嘴里,贝齿几下就咀嚼完了。再打量了一下那迷人的娇媚身子,苏远尴尬的笑了笑,讪讪的退了出去。
  一转眼,蓝欣雪吃完了半条鱼,如此鲜美的味道仿佛从来未曾尝过,那些记忆里的御厨做出的山珍海味也远远不及。
  没过多久,第一轮士兵都休整完毕,换防之际,一片围着个小湖泊搭建的军布围栏也做好了。
  苏远又来到马车前,躬身喊道:“恭迎公主殿下沐浴。”
  蓝欣雪放下烤鱼,优雅的掀开帘子,缓步踩着玉梯,将油腻腻的手交到苏远手里。苏远一楞,无言的牵着蓝欣雪的手,向围栏走去。
  “苏公公歇着吧,不用你伺候了。”走到围栏边,蓝欣雪大声说道。
  苏远脸色变了变,终于笑着退开了。
  远处,有几个巡逻的士兵讨论着。
  “公主殿下真是国色天香,你们看到没,她衣服被汗水湿透了,真性感。”
  “苏公公真是好运啊,可以服侍公主殿下沐浴,我们只能在这么远守着。”
  “好运?你羡慕的话,自宫吧,那就可以服侍公主了。”
  “哈哈,说说而已。”
  围栏中,蓝欣雪先是独脚而立,扯下靴袜,露出一双粉足,然后扯开腰带,拨开紧贴在肌肤上的丝衣。滑嫩香肩慢慢展现出来,解开内衫和胸衣后,一对初具规模的挺翘美乳就蹦了出来,乳头湿漉漉的泛着水光。
  内衫的裙摆还粘连着蓝欣雪浑圆修长的大腿,只见她低下身,双手按住腰间的衣服,向下推去。纤细的腰肢成一抹弯月,随着衣服的褪去,白嫩的美臀弹了出来,完美的形状在空气中傲然展现。
  费劲的脱去湿漉漉的衣物,蓝欣雪挺直身子,娇躯玲珑,曲线完美,再长大一些,必定是更加丰腴诱人。一步一步迈向清凉的湖水中,蓝欣雪的玉体缓缓浸入湖水,一双美腿被淹没后,湖水接触到没有一根阴毛的光洁阴唇。
  别样的感觉让蓝欣雪一颤,不由思考着,难道数去处子之身后,这里的敏感程度就不一样了?
  “唔…”蓝欣雪全身泡在水里,舒服的叹了一声。
  水的浮力让胸前饱满的娇乳轻了许多,蓝欣雪倍感轻松,几天来的疲惫和难受都减轻了不少,不由自主的想到一直这么泡着该多好,仿佛那些事从来都没发生过。
  蓝欣雪双手划动着水面,露出少女的天真烂漫,一只手一只手的清洗着自己的身体。但是当手指接触到乳头和阴部时,仿佛是有一股电流从那里窜出,引诱着她继续抚摸。
  “怎么回事…”
  四下无人,蓝欣雪再次尝试,指尖轻轻捏住粉嫩的乳头,果然一股酥麻的感觉流窜开来,让她忍不住用力捏。
  实验了乳头,蓝欣雪红着脸,不受控制的又想实验一下下面。那天被苏远奸污,到了最后也是有一些舒服的,只是作为受害者,她的矜持无法让她承认。现在反正没有别人,蓝欣雪羞答答的走到岸边,坐在一块石头上,微微分开双腿,研究起来。
  她从未这么仔细的观察过自己的阴部,一片无毛的下体,洁白光滑,两片粉红的阴唇的和在一起,包裹住里面敏感的小豆豆。
  皇室注重礼仪,没想到自己身为传国公主,居然在野外做这种事情。想到这些,蓝欣雪脸更是发烫,她轻轻拨开两片蜜唇,想看看苏远当天是插在哪个洞里面。
  “唔…嗯…”
  阴唇受到刺激,立刻分泌出一股水,蓝欣雪惊讶的看着蠕动的蜜穴,鬼使神差的戳碰了一下硬起的阴蒂。
  “啊!”一股酸麻的快感让她几乎坐不稳。
  “如此娇嫩的阴蒂,怎么能去戳呢,公主殿下真是淫荡啊。”突然想起的调笑声,吓得蓝欣雪差点坠进湖里。
  苏远已经脱了个精光,并且走到了蓝欣雪跟前,她居然没有发现。
  “你…大胆奴才…谁叫你进来的!”蓝欣雪捂着胸喊道。
  苏远却是笑笑,故意用尖细的声音回应:“哎哟,公主殿下,我就是个太监,又不算男人,你遮什么遮啊,奴才服侍你多年,什么没见过啊。”
  “你是个假太监!你给我出去!”蓝欣雪大喝。
  “呵呵,难道公主殿下想让别人知道,我是个假太监,然后和你上过床吗?”苏远淡淡的笑着,刚才他把巡逻的人支开到了足够远。
  “那又如何,本公主不会受你摆布的,你再胆敢冒犯…”
  蓝欣雪话还没说完,苏远便大声打断了她:“冒犯你又如何,人我都支开了,你大声叫又如何?你想好了,到了易安,没我你能说服他们归顺吗,你要是不想复国了,想要送死的话,那你直接走出去好了,我不拦你,但是你如果留下来,就别一副这样的姿态,你得靠我!”
  蓝欣雪咬着银牙,气得发抖,小小的拳头捏紧了又松开,往外走的脚步始终迈不开。
  “这一赌气出去,也许苏远会死,但是我也就走投无路了,也许别的男人,更想把我当做玩物。”
  苏远料定了能震住涉世不深的蓝欣雪,自若的走到正做思想斗争的蓝欣雪身边,肉棒已经高高立起。
  “别想了,我的小公主,我都是为你好呢。”苏远摸着蓝欣雪的头发,顺滑着抚摸到肩膀。
  “别碰我!”蓝欣雪扭了一下,甩开了苏远的手,警惕的看着苏远。
  “你知道该怎样做吧,不碰你我怎么干你?”苏远嬉皮笑脸,又追了过去,一把抓住蓝欣雪的手。
  “啊,放开我!”
  “过来吧!”
  苏远牢牢抓住蓝欣雪,然后用力一拉,将她拉到怀里,感受着滑腻的肌肤。
  “呀!”蓝欣雪本能的尖叫,想要挣脱。
  可是苏远双臂一合,将她的身子死死的楼住,贴在了她光滑的裸背上。
  蓝欣雪被箍在苏远怀里,她只感觉到自己的臀瓣被挤开,一根火热的肉棒深深挤进股沟,利用着她弹力十足的翘臀抽插着。这样的动作无疑是非常猥亵的,身为公众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带着哀伤和羞辱,蓝欣雪挣扎了几下,便立着不再扭动,她知道,这样的扭动不但浪费自己的力气,而且会更加激发男人捕猎般的兽欲。
  她就这样立着,但紧张的心情被她重重的喘气所暴露,苏远故意动作缓慢,用龟头在娇嫩的臀瓣间刮来刮去,享受着那柔滑细腻的嫩肉。
  蓝欣雪双臂收拢在身体两侧,两只尚未发育完全的雪入被箍在她胸口的手臂抬得十分饱满。苏远大幅度的挺动腰部,顶得蓝欣雪跟着前后送腰,两只乳房就被挤着晃来晃去,不是还撞在苏远的手臂上。
  “啊,够了!”蓝欣雪是在是忍受不了这样的羞耻。
  苏远一下子放开蓝欣雪,但不等她站稳,又搬过她的肩膀,一下子搂住她的腰:“这么软的奶子,得好好玩啊。”
  “住手!”
  苏远捏住蓝欣雪一个乳房,大力的揉捏着,一会儿搓圆按扁,一会又拉长乳尖。玩了好一阵子,苏远又张嘴想要去吻住蓝欣雪,忍耐到极限的蓝欣雪终于发作了。
  “不行,你这个变态,放开我!”蓝欣雪猛的挣扎起来,几乎要挣脱苏远的控制。
  “那就留着你高贵的初吻吧,我们直接来做正事。”苏远恼羞成怒,一把将蓝欣雪放倒在草地上。
  “不,我不做!”蓝欣雪嘶吼。
  “由不得你!”苏远也是怒了,本来以为蓝欣雪懂得大局,已经就范,没想打她这么不识趣。
  两人扭打了一阵,力竭的蓝欣雪被按住双手,大大分开在两边,两条浑圆的大腿也被苏远的腰腹挤开,夺走她处子之身的肉棒又一次抵在了那微微颤抖的花瓣上。
  “不要…不要…不要!”那龟头在苏远的操纵下,坚定不移的向幽深的花径里爬去,一点点回到最初的战场。
  蓝欣雪明显的感受到极其缓慢的进入过程,紧乍的蜜穴一点点被撑开,湿润隐秘的深处就要被探索,少女与生俱来的恐惧让才决定要坚强的蓝欣雪不由得又落下两行热泪。
  苏远颇有快感的看着蓝欣雪露出不甘的表情,极度兴奋的送腰,最后一截肉棒“啪”的一声齐根没入。
  “又进来了,啊哈,这次自己就是湿的哟。”
  “才没有…”
  “坏公主,第二次就变得淫荡了,天生是个骚货吧。”苏远一下下的挺着腰,越来越顺畅,干了几十下,就感觉到蓝欣雪的蜜穴里十分湿滑了,她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容,问道:“舒服吧?”
  蓝欣雪不说话,咬着下唇拼命摇头。
  “你动情了,这么多水,还吸我呢。”
  蓝欣雪紧咬着牙,死活不让呻吟从比鼻息里蹿出,只是身子越来越热,阴道在肉棒的研磨下酥痒无比,让她条件反射的夹紧以求摩擦,而这一夹紧,一波波快感袭向全身,让她蜜穴的汁液一发不可收拾。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没时间让蓝欣雪多想,苏远抱起蓝欣雪的腰肢,就加大了抽插力度,蓝欣雪双手按住嘴巴,还是被干得“唔唔唔”的闷哼。
  穴内媚肉每一寸都在充血,蓝欣雪大脑空白,只觉得渐渐的整个人都泡在云朵里,全身每一处肌肤都火热的渴望被抚摸。她的双腿不知不觉的就本能的攀上的苏远的腰,小蛮腰也被刺激得摇摆起来。
  蓝欣雪感到身体深处有一股暖流渐渐涌出,与蜜穴的酥麻渐渐汇合,她十分享受这样的愉悦。欢愉间,突然一种酸麻的尿意袭来,蜜穴不受控制的兴奋抽搐,比先前的快感加起来还要强烈快乐在身体里炸开。
  刚才的暖流也从蜜穴向外用去,冲击在苏远的龟头上。
  受到如此收缩刺激的苏远,连捅了几下之后,立刻拔出肉棒,蹲到蓝欣雪面前,对准那张失神的俏脸一阵狂射。
  “噗噗!”
  粘稠腥臭的精液一股股设在蓝欣雪白皙的脸蛋上,给倾国倾城的妩媚添上了一缕妖艳。
  “呼,小公主真厉害,高潮了呢,爽死了吧?”苏远把肉棒在蓝欣雪的胸上蹭着,把她的淫液涂在她自己的乳房上。
  缓过神来的蓝欣雪只睁得开一只眼,她瞟到苏远奸计得逞的满足,突然想到了什么,厉声喝道:“你在鱼里面加了什么!”
  然而苏远只是耸耸肩,留给她一个背影。
  蓝欣雪休息良久,缓缓爬起来,到湖里洗去脸上的污迹。她蹲在水边,长发沾湿在背上,环抱着膝盖,显得那么孤寂。
  水中倒影出她的样子,柳眉星眸,琼鼻挺翘,红润的小嘴恨不得让人咬一口。虽然眉宇间继承了父王的一缕英气,但尖尖的瓜子脸更是显得媚力十足,真是个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