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一个太监闯内宫(后宫佳丽三千人)(未删减全集)作者:风中啸
1 书名:一个太监闯内宫
        作者:风中啸
        排版:zhanshi71521


        简述:
        混迹皇宫
        纵情风流
        人间鬼界
        唯我独尊
        请看一个网络小说爱好者在古代皇宫里的奇遇——《后宫佳丽三千人》
        本文在起点和说频首发,有时起点更新得快一些,有时说频更新得快一些。但基本上,两处更新时间的差异还是不会超过一天。
        在说频,本作品的书名为《后宫佳丽三千人》
       

                序章

  李小民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小说。经常会从租书店租来一大堆的小说,
一看就是一整夜,为了看小说,连觉都可以不睡。

  这个爱好,从他在网上发现了文学网站之后,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每天一
有空,他就会打开电脑,上网看小说,直看到没的可看为止。

  他在网上看的小说,当然不会是什么世界名著,而是一群小说爱好者写的故
事,这些故事都写得很吸引人,让李小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在网上看了这么久的小说,李小民也渐渐知道这些小说里面,包括玄幻、武
侠、仙侠、架空历史等好多大类,共同的特点是看上去很爽,这让李小民不由常
常幻想,如果把自己放到别的时空,以自己超越时代的见识,自己一定也能成为
一个伟大的人物吧?而伟人的身边,总是少不了美女,那样,自己就可以左拥右
抱,享尽齐人之福了……

  每当想到这里,李小民的唇边,都会现出蒙娜丽莎般的神秘微笑,内心里对
异世界的美好生活憧憬不已。

  这个星期六和星期天,李小民照例熬夜看小说,直看到星期一太阳东升,才
瞪着困倦的双眼,伸手去拿鼠标,关掉电脑。

  可是两天两夜没睡,让李小民的手有点发抖,正在抖抖索索地关掉小说网站
的页面时,突然一头栽倒在电脑桌上,再也不动了。

  事后,法医在他的死亡报告上写着:「该青年因上网时间过长,导致心力衰
竭而猝死。」


              第一章 失身

  「死小民子,本宫在训你话,你还敢装睡!」

  李小民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过去,立刻便将眼睛瞪大了,眼前的美女,
是他从未曾见过的美貌佳人!

  这美女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姿容美丽,在她的身上,穿着华丽的宫
装,眉如春山,眼横青水,肌肤雪白细腻,身材高挑,李小民从下向上看去,那
一对高耸的双峰,很明显地突出在她的胸前,直看得他口水长流,直滴到了衣服
上。

  「咦,为什么是从下向上看?」李小民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低下头,惊讶
地看到,自己是跪在地上,双膝着地,好象还穿着样式古怪的衣服,已经被口水
打湿了一些。

  李小民没功夫去想自己为什么会穿这身怪衣服,他只是在男性的自尊心驱使
之下,立即站了起来,心里愤愤地想着:「她又不是我老婆,为什么我要跪在她
面前?」

  昂首挺胸地站在美女面前,李小民正要展示自己男性的尊严和气质,突然瞪
大了眼睛,吃惊地发现,这美女的身高居然比自己还要高上许多!

  那美女正在柳眉倒竖地大声训斥他,忽然看到他站了起来,登时大怒,抬起
玉掌,啪地一声,重重打在他的脸上。李小民只觉一股巨力袭来,一头栽倒在地
上,痛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那宫装美女打了一记耳光还不算完,大步走过来,狠狠地几脚踹在他的屁股
上,骂道:「死小民子,才来我宫里,就敢干活偷懒,叫你跪在地上听训斥,你
装听不见,在你头上打一拳,你又装睡,现在竟敢跳起来面对本宫,看本宫不好
好教训你这死奴才!」

  被美人的玉足踹在屁股上,滋味不是很好受。李小民忍不住哀叫几声,抬起
头来看着她,这才觉得奇怪,为什么她的身上,穿着古代的服饰?

  李小民对古代人穿的衣服不是很了解,也能看出她穿的不是清朝衣冠,到底
是宋代还是明代的衣服就看不出来了,只是觉得这衣服很漂亮华丽,是用丝绸做
的,做工好象还精细,一切都象古代人的一样。衬着她的花容月貌,性感身材,
看上去娇娆至极。

  要换做是别人,就算不吓得大叫大嚷,也要跳起来质问:「你们是在拍电影
吗?」

  然后就被人当做疯子抓起来,在囚牢里度过一段难忘的时光。

  也幸亏了是李小民,久经网上小说考验的坚强战士,一看事情不对,登时就
趴在地上装死,心中窃喜:「哇,难道老天开眼,让我真的回到了古代?嘿嘿,
这回真是赚到了!古代的美女们,我来了!」

  他忍着屁股上的疼痛,硬挨了几脚,那美女见他不动,也有些奇怪,伸出手
去探了探他的鼻息,怒道:「这狗奴才,才挨了几下,就昏过去了!把他给我拖
到内事房去,就说他不敬主子,叫内事房打上几百棍子,让他清醒清醒!」

  李小民吓了一跳,仍是紧闭双眼,不敢睁开。就听有一个少女的声音在哀告
道:「娘娘,打上几百棍子,他就是不死,也没法再干活了!现在,宫中人手不
足,好不容易派了这么一个来,再打死了,恐怕一时很难要到人了!」

  那美女沉默了一下,怒气冲冲地道:「来人,把他拖到自己屋里去,让他在
那里挺尸,等他醒了,再过来领取责罚!」

  李小民这才微微放心,不敢睁开眼睛,任由几个女子,拖着自己进了一间屋
子,放在床上。心里也觉得奇怪,自己一个大男人,身子也不算轻,怎么这么容
易就被几个女人抬起来了?

  听着房门被关上的声音响起,李小民躺了一会,小心地睁开眼睛,看看屋里
只有自己一个人,立即跳了起来,兴奋地到处看来看去,寻找着自己穿越时空的
证据。

  屋子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张桌子,一张床,还有个小柜子。屋子虽然狭
小,却是木制的,和自己住的钢筋混凝土楼房完全不同。再加上桌子和床的样式
都与现代截然不同,还有手工雕刻的花纹在上面,古色古香,还都是旧的,这让
李小民相信,自己确实是穿越了时空,来到了中国的古代。

  李小民在桌子上面幸运地找到了一面小小的铜镜,向里面一看,不由惊得目
瞪口呆,在镜子里面,是一个模样俊俏的少年,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左右。头上
戴着一个稍高的黑布帽子,有些象是官吏打扮,里面罩着一头长发。

  「哎哟,这不光是架空历史小说,还是转世重生小说里的情节!」李小民惊
讶地想着,看着镜中的少年皮肤洁白,样子俊美,比之前生还要好看几倍,不由
又惊又喜,暗道:「以我现在的年纪,超越时代的才华,想在这个时代出头,那
真是太容易了!只要我显露出我的才华,还怕这个时代的美女不投怀送抱吗?」

  话虽如此说,他还是有些担心,生怕被人看出破绽。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
楚自己在什么地方,哪个朝代,才好采取相应的对策。

  他站起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却不敢开门出去看。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
觉得身上有些不对劲,好象失去了什么东西。

  想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首先要从刚才听到的话里寻找线索。李小民努
力活动起被兴奋激动冲得昏昏沉沉的头脑,回想着刚才那美女说过的话,突然一
阵大惊,脸上变了颜色,浑身抖抖索索,手忙脚乱地松开腰带,只向下身看了一
眼,立时便昏了过去。

  「小民子哥哥,小民子哥哥!」

  耳边传来一阵焦急的喊声,声音娇嫩,好象还在努力压抑着,不敢大声地讲
话。

  李小民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美貌可爱的小姑娘,大概有十四五岁,
身上穿着衣裙,也是古式,看上去象是宫女的衣服。

  李小民呆呆地看着她羞红的娇靥,目光从她纤细苗条的身材向下看去,一直
看到自己赤裸的下体,只觉一股血冲上脑门,一头扑倒在少女的怀里,再度晕了
过去。

  那小宫女本是好心进来看他醒了没有,结果却看到他赤裸着下身,裤子褪去
了一半,晕倒在地上。吓得她慌忙忍羞上前把他喊醒,谁知他只看了自己一眼,
便又晕了。

  小宫女又惊又怕的,顾不得害羞,忙费尽力气把他抬到床上,盖上被子,努
力地把他叫醒,惶声道:「小民子哥哥,你不要睡了,你要吃点什么,我去帮你
弄!」

  李小民眼泪哗哗地流下,想起了自己失去了身上最重要的器官,悲惨血泪,
胸中流淌。过了半晌,才努力控制住自己,抽泣着向小宫女打听自己的现状。

  按照移魂小说里的正规步骤,虽是心神大乱,李小民也还是自然而然地说自
己近来神志恍惚,有些事记不清楚,清她代为解答。

  这宫女年纪幼小,哪里有什么心机,听他一问,便一五一十地回答了他。

  他们现在所处的时代,很奇怪,并不是李小民所知道的任何一个时代。他们
现在是在大唐的皇宫里,皇帝也姓李,却不是李世民的后人,除了大唐之外,还
有赵国、蜀国、陈国、晋国等大大小小几个国家,李小民也无心去问,只要知道
自己的历史学知识,在这个时代毫无用武之地就够了。

  既然身在皇宫,而且有这样的身体条件,李小民基本上也就明白了自己的身
份。由那个小丫头证实,自己确实是皇宫里的一个小太监,叫小民子,入宫不太
久,由净身房在初步的训练之后派给云妃娘娘,听候使唤。

  这位云妃娘娘,年轻貌美,从前可是一位受宠的主儿,家里也是豪富门第,
因此脾气要大一些,待下人非打即骂。前一位在本宫当差的太监就是因为一件小
事触怒了她,被送到内事房一顿棍子打死的。

  若按她前几年受宠的时候,不管有什么事,内宫总管,早就乖乖地提前做好
了。

  可惜皇恩浩荡,又移到了别的年轻妃嫔身上,云妃已经好久没看到皇帝了,
身边的宫女太监也一减再减,现在房中也只有十几个宫女听使唤。直到最后一个
没有被调走的太监死后,云妃才发现自己房中已经没有可用的太监了。

  身为皇妃,宫里没有太监也太丢面子了。因此,云妃才向净身房新要太监,
替她做事。

  人情冷暖,自古皆然,净身房也就推三推四,道是最近人手不够,直拖了好
久,才派了一个刚训练出来的小太监小民子,到云妃的房里当差。

  这是小民子来的第一天,就因为笨手笨脚被云妃骂了一顿,跪在地上听候训
斥。结果在挨了发怒的云妃一记粉拳后,不知道为什么灵魂出窍,然后被李小民
的灵魂穿越时空,附在了他的身上。

  根据这个叫做兰儿的好心宫女所说的,加上自己的推测,李小民将事情猜了
个八九不离十。想到自己现在的悲惨处境,只觉眼前一阵发黑,差点晕了过去。

  他抬眼呆呆地看着兰儿,想起她一直在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自己,心中暗
道:「难道这小姑娘暗恋我——不,是暗恋小民子?这就怪不得她这么热心地照
顾我了。」

  他想得倒也差不了多少,从前小民子与兰儿曾有一面之缘,帮着迷路的兰儿
回到了自己的宫里,因此兰儿对他总有亲切的感觉。

  若按从前,有这么美貌的小姑娘暗恋自己,李小民高兴还来不及,现在他却
只想大哭一场,最后强忍住泪水,让兰儿出去,只说自己要休息一会。

  兰儿听得他要休息,乖乖地走出房间,带上了门。

  在屋里,李小民抱着被子,无声地大哭,为自己的悲惨命运,痛不欲生。

  想当初,他在做读者做腻了的时候,也当过一阵子作者,在网站上发布自己
写的小说。只是写着写着突然写不下去,然后就把那部小说停下来不写,就是俗
称的太监——下面没有了,任由愤怒的读者在评论区里质问、怒骂,李小民就是
硬着头皮不去看评论,也不再接着写下去。

  可是想不到,当初自己在网上做了太监作者,今天,却轮到自己做了真的太
监!

  李小民眼泪汪汪,茫然地想着:「天哪,难道说,一日做了太监,终身变成
太监?唉,悔不当初,不该黑了心把那本书太监掉,结果却落得这般下场,真是
后悔啊!」

  呆滞的目光望着墙壁,精神几乎错乱的李小民喃喃自语道:「起点的各位作
者大人,请看我的榜样,千万不要重蹈我的覆辙啊!」

               


              第二章 受辱

  李小民低着头,在云妃屋里仔细打扫着,努力做到一尘不染。

  屋里到处散发着一股幽香,十分诱人。可是李小民现在却是心如枯木,丝毫
不受其引诱,这般强大的定力,就算是修炼多年的武林高手,也要甘拜下风。

  可是不受引诱,并不代表他的心情就很平静。此刻,悲惨血泪正在他的心里
流淌,痛苦几乎要把他的胸膛撕成两半。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上网看小说会落到这样的悲惨下场,难道说,看小说是
逆天而行,必然要受到报应吗?

  在他的心里,已经把他常去的文学网站诅咒了几千万遍,从为网站提供服务
器的运营商一直到给网站办公室打扫卫生的老大娘,统统进行了恶毒的诅咒,咒
他们个个木有小鸡鸡,让他们也尝一尝自己所受的痛苦!

  在云妃屋里干了几天活,李小民就诅咒了几天。直到自己也骂得麻木,才掉
转枪头,向那些作者们开炮。

  一开始他还是诅咒写架空历史小说的作者,尤其是他临来前看的那部架空历
史小说的作者风中啸,后来就把他知道的和不知道的每一个作者,不管是写奇幻
还是写散文的,只要在那个网站上发过文章的作者,都受到他真诚的诅咒,在他
的意念中,被武林称雄了几万万回。

  到了作者也被咒光时,李小民再度寻找新的发泄对象,这一次的目标,是小
说网站的读者。

  李小民在心里,把他知道的读者一个个地骂过来,然后就骂那些不知道名字
的读者,从评论区的发贴狂人到千年沉没的潜水艇,个个都受到他真心诚意的祝
福,直到后来他想起自己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这才停止了诅咒,专心地干起活
来。

  总的说来,在宫里的生活还算不错,虽然是粗茶淡饭,倒也能够吃饱,在这
多国争雄的乱世中算是很难得了。只是每天上厕所不大方便,一想到这里,李小
民就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宫墙上。

  可是好死不如赖活着,李小民擦干眼泪,坚强地活了下来,就算要死,也要
在宫里逛个够,看够了新奇事物再去死。

  别的不说,宫里的这些美女真让他看得目瞪口呆。现在他真的相信,现在是
在异时空的世界里面,而不是在中国的古代,不然的话,他可不相信哪个朝代会
有这样多的美女聚集在皇宫里面。只要一想起曾经看过的满清后宫佳丽的照片,
他就忍不住感到一阵恶心寒冷,升起在胃里和脊背上。

  可悲的是,只能看不能摸,连意淫他也没法做到。因为没有坚强物质基础的
支持,李小民每次一想到真枪实弹的画面,就会眼泪长流,却也只能往肚子里面
咽。

  他拿着一块抹布,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在云妃的香闺里东擦擦,西抹抹,将
桌椅、梳妆台上都擦得干干净净。

  这是云妃定的规矩,一定要在她起床之前,把屋里的灰尘擦干净,让她醒来
时,能看到一个清爽的环境。

  李小民正想着,忽然听到一声娇懒的呼唤:「小民子,伺候哀家起床!」

  李小民回过神来,慌忙丢下抹布,擦干净手,跑到云妃床边侍候。

  芙蓉帐掀起,一张娇慵无限的绝美容颜显露出来,与此同时,暴露出来的还
有她半裸的娇躯,云妃只穿着肚兜,在床上拥被而坐,光洁如玉的香肩、雪白的
酥胸几乎把李小民的魂魄勾走,这幅美人春睡图,令人百看不厌。

  一般的嫔妃,都只用宫女服侍她们穿衣起床,云妃却是大胆,硬要李小民服
侍她穿衣,李小民倒也不客气,一双眼睛,上上下下在云妃身上打量,大吃冰淇
淋,虽然不能真的上,可是过过干瘾也不错。

  云妃的身材十分诱人,在李小民看起来,便是魔鬼身材也不过如此。他一边
想着,一边拿起床边衣架上挂着的衣衫,小心地披在云妃雪白光滑的香肩上,一
边暗暗地咽着口水。

  云妃抬起玉掌,按在樱唇上,娇懒地打了个哈欠,随即转过头来,笑吟吟地
看着床边这个十四五岁的小太监。

  在她看起来,这个小太监十分地大胆,别的太监站在床边,早就吓得魂飞魄
散,不敢抬头,这个太监人小鬼大,竟然敢偷窥她的玉体,这倒是很有趣。

  这个时候,李小民正在从她的肩上,直勾勾地看着鲜红的肚兜下面,那半露
出的雪白玉乳,看得头昏昏,心跳跳,鼻血差点要狂涌而出,忽然看到一只玉手
轻轻扯住肚兜,向下面拉了一点,恰好露出了一颗鲜红的樱桃,不由瞪大眼睛,
脑中轰地一声巨响,被这个巨大的打击震得头晕目眩。

  说起来真不好意思,虽然是成年人,可是上辈子李小民居然还是处男,自然
也没什么机会在这么的近距离看到美人的玉乳,何况还是一个身材超级棒的绝色
美女,也就难怪他会露出这么震惊的神色了。

  云妃笑嘻嘻地看着他,见一点鼻血从他的鼻孔中渗出,更觉好奇,见他竟会
有这样的表现,这可是自己从未想到的。

  她打量了李小民半晌,见他还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玉乳,不由笑道:「好
看吗?」

  李小民忙不迭地点头,早就魂飞天外,连是谁问的都忘了看一下。

  看着那俊美的小脸上,充满了渴望的神情,豪放大胆的云妃竟然感到一阵娇
羞,慌忙将肚兜拉好,嗔道:「小色狼,看够了没有?还不快点服侍我起床!」

  李小民这才回过神来,吓出了一身冷汗,忙将华丽罗衫服侍云妃穿上,却也
忍不住要在她身上揩些油,装作不经意地碰触着她宛若凝脂般的雪白肌肤,心中
狂跳,象要从胸中跳出来。

  云妃微闭着眼睛,享受着他的手,在自己身上不规矩地碰触,一丝微妙的感
觉,在心中升起,芳心竟然有些乱跳的感觉,不由又惊又羞,为这小太监的大胆
而诧异,却又舍不得他停下来,只能娇喘息息,任由他为自己穿上衣服。

  李小民的手,小心地替云妃系上腰带,触摸着她柔若无骨的纤腰,装作替她
整理衣服的样子,向上滑去,手背在玉乳上轻碰一下,感受着那柔软富有弹性的
触感,瞳孔不由自主地迅速放大,随即又恢复过来,小心地替她穿好衣服,不敢
再行轻薄,免得自己热血上涌,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来。

  可是,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呢?想到这里,李小民就觉一阵深重的悲哀涌了上
来,让他几乎痛哭失声。

  云妃突然伸出手,一把抱住他,将他的头,按在自己的酥胸上,娇笑地道:
「你是不是想要这样?」

  由于云妃异于常人的怪僻,屋里没有留下宫女侍候,只有她和李小民二人。

  李小民猝不及防,脸扑在云妃香软的酥胸上,几乎喘不过气来,被云妃大胆
的动作吓得目瞪口呆,魂儿飘荡,不知飞到了哪里。

  云妃低头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上六七岁的男孩,芳心也在乱跳,一股奇异的情
愫渐渐在心底泛起。

  这样的动作,她从未对别人做过,面对皇帝时,她纵然天性刁蛮,也不敢放
肆,总是战战兢兢,与旁的嫔妃没什么两样,而皇帝又有几年没来了,太监面对
她总是吓得不得了,更没有人敢接近她,占她的便宜。

  因此,小民子是她这样紧紧拥抱着的,第一个男人。

  「男人?」云妃皱起眉头,玉手捧起李小民的小脸,看着那雪白如玉的俊美
容颜,一股强烈的厌恶从心底泛起。

  这个小太监,算得什么男人,竟然敢占自己的便宜!想到这里,云妃怒从心
起,狠狠一个耳光甩在李小民脸上,怒道:「狗奴才,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的
身份,竟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李小民被这一记耳光打懵了,跌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床上端坐怒视着自己
的绝色美女,象在看着一个发怒的女神一般。

  半晌,他才醒过神来,一股强烈的悲愤从心底猛冲上来,李小民捂着脸大哭
着跑了出去,脚步飞快,霎时不见了踪影。

  有一点他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他的性格还是受了那个被他占了躯体的小太
监的影响,很容易就会大哭逃走。

  云妃呆呆地看着他哭着跑掉,忽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悔意,忙从床上跳了起
来,赤着玉足跑到屋门口,叫着:「小民子,小民子!快回来!」

  叫了几声,哪里看得到李小民的影子,只有几个服侍自己的宫女,站在院落
里,呆呆地看着衣衫不整的云妃。

  云妃脸上一红,命令道:「兰儿,快去把他追回来!」

  兰儿呆呆地应了一声,不敢停留,跑出院门,寻找着李小民逃去的踪迹,到
处寻找。

  李小民哭泣着,在皇宫中大步狂奔,满心的悲愤,让他恨不得,立刻死去才
好。

  这里是皇宫内院,没有侍卫巡逻,因为天色还早,路上也没有太监、宫女经
过,因此,没有人看到一个年轻的小太监带着满怀的伤痛,哭泣着在路上跑过。

  「不如死了,不如死了!」一边奔跑,李小民一边哭着嘟囔,眼泪如断线的
珠子一般,洒在脸上、胸前。

  象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好过的,真不如一头撞死,免得受这无穷无尽的痛
苦煎熬!

  他知道,从来到这个世界那一刻起,自己就不再是李小民,而是一个叫做小
民子的太监!

  小民子痛苦哭泣着,只想最后跑到大殿处,看一眼龙椅的模样,然后一头撞
死在玉阶前,用自己的死,来控诉这人吃人、人压迫人的万恶的旧社会!

  可是跑到宫门处,李小民又停下了脚步,在那边,有十几个侍卫守护,个个
刀剑在身,自己跑过去,一眨眼就会被他们擒下,说不定还要抓去严刑拷打,讯
问自己想逃出宫去到底是有什么阴谋,那就真的生不如死了。

  李小民垂头丧气地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寻思着寻死的方法,不知不觉便偏了
方向,走到了皇宫内院的一处密林中。

  耳边传来一阵呜咽哭泣声,李小民被这哭声勾起了心事,也不由地哽咽了两
下,抬起头来,看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身着宫装,坐在林中哭泣,便走过去
问道:「小妹妹,你怎么了?」

  那小女孩抬起头来,露出一张美丽可爱至极的精致面庞,满脸惊讶的神色,
呆呆地道:「你……看得见我?」

  李小民本是一心助人,想在自己死前做点好事,没想到竟然听到这一句,气
得大骂道:「废话!我看不见你,跟鬼说话啊!你这是想唬我吗?」

  女孩神情激动,站起来拉住他,颤声道:「你,你真的看得见我!」

  她那清瘦的小手,在碰触到李小民的肩头时,忽然穿了过去,象穿透一层薄
雾一样。

  李小民满心怒气,正要再骂,忽然看到这一幕,要说的话,一下子被憋了回
去,呆呆地看着女孩,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摸向她微微隆起的胸部。

  他的手,轻易地穿透了她的胸膛,一直伸到她的背后。看着自己的手掌在她
肩后出现,李小民目瞪口呆。

  李小民一个箭步跳开,看着这瘦小的女孩,惊叫道:「你,你是鬼!」

  密林阴暗,无人经过。看着这满身阴气的女孩,冷汗流满了李小民一头。

  他呆呆地看着这绝美的清丽女孩,就象再次看到了自己的小弟弟一样,头脑
一阵发昏,差点又晕了过去。

  那女孩洁白美丽的面庞上,两行晶莹的泪水霎时流了下来,用力点着头,哽
咽着说不出话来。

  李小民躲在树后面,怕了一阵,后来想想,自己也是准备做鬼的人了,而且
已经经过了奇异的时空穿梭,再看到一个鬼也算不得什么稀奇事,当下便从树后
走了出来,心灰意懒地道:「喂,你找我干什么,想找替死鬼吗?」

  女孩满脸激动模样,掩面哭了一阵,勉强抑制出激动,摇头道:「不是,我
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三百年了!」

  李小民走过去,找根粗大的干树枝坐了下来,叹息道:「坐下来说吧,站着
怪累的。」

  那女孩乖乖地坐到他身边,坐了下来,小心地讲述起自己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