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玄媚剑(全本 无删节版)
1         有人认为是可以媲美<江山>的文字! 
        此长篇篇幅长,如能审核通过希望先不要回复 等我更新完。

相关 人物介绍
作品设定  人物设定(修改后)

  萧径亭:本书男主角,俊美绝伦、心性潇洒,行事随心所意,不顾忌礼法,甚至伦常。但行事手段,为人之术却又颇是厉害。为怀念爱妻,常作中年文士打扮,行遍天下,画尽无数美女,将爱妻神情融入画中,甚是痴情。但却从不停止追求美好事物,对美人的喜爱也从不忌讳什么,无论是对方立场还是对方身份。
  任夜晓:江南武盟盟主任断沧的女儿,天下美人榜--“落雁谱”中的“雪剑姬”,与其母一样被称为“江南第一美人”。甚是高贵典雅,智慧大方,是典型的天仙美人。然,当她遇到爱情的时候,便成为一个心思敏感的小女子,行事也变得不怎么理智,心志脆弱、好强无理、刁钻可爱。但是一旦敞开心怀后,变得妖媚大胆,成为的“有了情郎忘了娘”、“唯爱人主义”的典型代表。

  梦君奴:魔门小公主,是魔门中兴的希望,手上掌握无数势力。拥有绝代容颜,倾国倾城,萧径亭所见女子中,唯有妻子妍儿能够与其比肩。为人的手段权谋绝顶高明,经常算无余漏,若不是有萧径亭这个软肋,整个武林也只怕也在她掌握之中。由于受到其姥姥和母亲感情失败的影响,立誓一生不惹任何情事。但是她又和普通女子一般,有着多情的少女心思,遇到萧径亭后,与之做了一日的情侣,而后手段变得更加厉害。

  苏莞芷:“江南第一名妓”,身份十分隐秘。为人处事的手段极为厉害,心志坚强。但是对艺术的追求却是十分的高尚热挚,没有一点作为风尘女子应有的感伤,很是骄傲。

  穆夫人:醉香居的主人,武功高强,智慧绝伦、胸怀锦绣。而且身负绝顶媚术,有着一身魔鬼般的身材,绝美成熟的脸蛋,勾魂摄魄的眼睛,是一倾国倾城的绝世尤物。虽声名远扬,却没有几人见过,身份也极是神秘。最为令人喷血的是,在她肥美的阴阜上,阴毛虽然不茂密,但却有七八寸之长,这也是她身上最大的秘密。便在和萧径亭刚刚见面的第一天,就做了她的女人。而后,对萧径亭更多的便是母性的疼爱,对他也毫无保留全身心地付出,在很大部分的时间内,充当萧径亭长辈的绝色。

  石妍儿:萧径亭的爱妻,美丽无双。在突厥长大,被全突厥的英雄视为仙女,虽然深深爱慕,却不敢有一点唐突。常人一见下便心神迷醉,自贱惭俗。来到中原后,偶遇萧径亭,两个月后便身心沦陷。与萧径亭在一处山中隐居,神仙般的日子仅过了一年,便失去踪影,之后萧径亭走遍天下也未觅得芳影。

  夜君依:“醉香居”第一红牌,一口曲子唱得勾人心魄,长得绝美,但心志却有些软弱。对“惜花剑”柳含玉钟情入骨,所以对客人也极少应付。平时待人也有些冷淡,脸上总挂着让人心疼的幽怨轻愁。在感情连连受到挫折后,便一直在“醉香居”弹琴作曲。

  唐绰兮:西南第一门派“剑花宫”的宫主,当年的天下第一美人。但她全身心迷醉于武学,心中只有对武道的追求,其他诸事全然不去理会,在外人看来仿佛没有七情六欲一般。而且她行事唯心,不顾及任何外人的想法,也不理什么侠义规矩。却从不卷入任何江湖是非,所以“剑花宫”在江湖中没有任何仇怨,有着超然的身份。但至有“玄典圣谱”出没的传言后,唐绰兮便费尽心力,用尽手段想获得这一武林至高宝典。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辛忆:唐绰兮唯一的弟子,“落雁谱”中的“清水玉”。长相清秀绝伦,身形苗条、骨架纤细,但娇躯却甚是丰满。性格甚是单纯美好,心地善良透明。但心志却极是坚定,和乃师认为武道是一生唯一的追求,对于武学的狂热一点也不亚于唐绰兮。

  尉迟宵雪:魔门小公主手下的侍女兼师妹,虽然年纪小小但却有一身极其丰满火爆的身材,玉乳和香臀的尺寸都大大超过寻常女子,长相美丽绝顶。拥有外族血统的她,有着微蓝的迷人美眸和雪白无暇的水嫩肌肤。没有排上“落雁谱”也只是没有见过她而已。她有了魔鬼的身材,也有着天使般的面孔和心灵,纯洁可爱得仿佛万仞高山上的白雪,就是世界上最穷凶极恶的魔头大概也舍不得见她委屈地撅起小嘴,只有满腔的怜爱。另外,她还有一个一摸一样的双胞胎姐姐。

  连易奕:连邪尘唯一的女儿,小脸美丽迷人,身材娇小玲珑。本是一世间难觅的佳人。但是她嘴上刁钻,心思古怪。脑中一天到晚不知想的是什么,经常有天马行空的念头。出口的言语也常常令人瞠目结舌,行事无忌,毫不理会长幼之分、淑女之道。

  许嬷嬷:夜君依的授业嬷嬷,“醉香居”的第二把手。平常穆夫人极少露面,所以“醉香居”大小事件也由她一人打理。平时在“醉香居”都是掩去了自己的绝色容光,其实长相尤其妖媚美丽。

  池井月:池观崖的独生女儿,金陵有名的才女。由于在母腹中受到重创,所以一直娇纤虚弱,但心性高洁,聪明贤淑。后来她身上的病被梦君奴所打扮的神秘郎中治好。后来明明知道了梦君奴三是个女子,但是却仍然痴心与她,最后阴差阳错与萧径亭产生了纠葛。看来虽然柔弱,但其实有大将之风。

  盈盈:身形苗条迷人,温柔婉约,但是热情奔放,是梦君奴手下一个师叔的弟子,至小在神仙福地“缥缈居”长大。

  任小姐:身份尊贵,具体的现在还不知,典型的艳若桃李,心如蛇蝎。

  祝潆儿:祝仗乙的女儿,长相秀美,身形美好,恬静优雅,精于茶道。

  丹姑娘:妍儿的师姐,诡计多端既显得野心勃勃,又显得贪玩无理,既妖媚无比,又天真可爱。为突厥武林在中原代表,与梦君奴和那个神秘少主皆有利益关系。她来中原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将萧径亭引到突厥。

  秀情:长相美丽绝伦,高贵冷艳,娇躯看来苗条曼妙,但其实起伏惹火无比,有着无比诱人的风情。一贯喜欢穿白衣,为人心狠手辣,很是嗜血,是那位神秘少主的手下。在任府底下的秘道中,被诡计多端的丹姑娘用计制住,在她两瓣肥嫩绝美的肥臀上刺上“萧郎”二字,至此和萧径亭产生了一系列的纠葛。

  吴梦杳:吴梦玉的胞妹,再未嫁给任断沧之前被称为江南第一美人。不大喜欢掌招剑术,一心投在暗器毒药之上,却又不喜欢那种沾之立刻毙命的那种。从她玉手研究出来的毒药,不是刁钻就是缠绵,反正极是厉害。

  颜悔儿:怀玉掌门颜公度的女儿,自小被送入蜀山剑派,由于长得极其美丽,从而引得她的两位师兄李鹤梅、李松涛皆是爱慕,但是她却是遇上了当时风流潇洒的归行负,自此一缕情丝便缠绕在他身上,直至中年仍是单身未嫁。

  唐蕴儿:上兵世家家主池观崖后纳的小妾,精通媚术,生性淫荡无比,神秘也不怎么光明。

  方剑夕:“天剑谷”传人,朝廷在江湖的执政者,河北道节度使方召疾的独生公子。出道江湖一年余,便被誉为青年第一高手。在江湖人眼中,无论是人品、相貌、武功、为人、才具都是绝绝之选,是中原最有希望成为继吴梦玉后第二个武神的不二人选,寄托着挑战突厥第一高手毕啸的神圣使命。

  任伐逸:任断沧的独子,江南武盟的继承人。遗传了乃父的侠义心肠,以及正道的人生观,但处事上却多了份豁达聪明。长相承之乃母,所以极是俊逸,是武林最符盛名著名的美男子之一,也是江湖最杰出的青年高手。

  柳含玉:人称“惜花剑”,琴棋书画无所不能,所做词曲唱遍大江南北。他长相俊美飘逸,风流倜傥,为天下无数女子的深闺梦中人。众佳人称其为“风流玉郎”,而那些公子的则气愤地叫他作“闺阁杀手”。然这位貌胜潘安的风流浪子却有着一身与任伐逸齐名的武功修为,所以他的情敌们只能叫叫而已。但是后来却是苦恋魔门公主梦君奴不可自拔,完全没有了原先风流潇洒的气势,甘愿做她旗下的一员小卒。

  李箫沁:蜀山剑派李鹤梅的儿子,因为临夏王武莫宸看重蜀山剑派势力,召其加入旗下,任金剑侍卫。

  连易昶:连邪尘的二儿子,沉着稳重,颇有城府,行事极有毅力。且长相俊美,武功高强。比起其弟连易成厉害上许多,是江湖难得一见的俊杰。

  秀岐:东瀛王子,贪花好色,有着一身的奇计淫巧,长着一张微微带着邪气,但是又有妖异般魅力的俊脸,对于女人,他一贯喜新厌旧,而且只收冰清玉洁的处子,便是被他抛弃的女子,也被他专门收在一处府中,不得再事他人。但是,对于萧莫莫却有着无比强烈占有欲,从未死心过,而对于梦居奴却是前所未有的爱恋,梦牵魂绕的刻骨的爱意。


  连易成:闽中第一世家,连家的四公子。武功还好,且有些“二世祖”的作风,骄横无理、死要面子,典型的纨绔子弟。是一个有些脓包的人物,但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有些胆识。再醉香居被萧径亭救后,便将他看作最好的朋友和偶像。

  贺浄羽:天山道节度使贺希侫的公子,其母乃吴梦玉的另一胞妹,所以任夜晓唤他作表哥。长相斯文秀美,气质儒雅,按萧径亭的话说,他带着一股显碧净土特有的自然迷人的气息,也带一股天生的优越感和自然的骄傲。

  李易泽:金陵节度使的公子,善于琴曲丝竹。对夜君依百般追求,费劲心思讨她欢心。但是为了自己的前程,却又什么都可以当作筹码,略有才气。

  武莫宸:当朝二皇子,被封“临夏王”。长相英俊尊贵,颇有霸气。善于权谋之术,但却礼贤下士、待人谦和,毫不娇纵自负。与主角甚是相惜,有招揽之意。

  关索寒:浙江雁荡剑派掌门人的儿子,面相长得有些奇怪,具体武功高低不知。但是为人却是极度的深沉狠辣,六亲不认被萧径亭留下活口,呆在那位神秘少主的身边,最终为萧径亭所利用。

  跋剑:突厥人,身材魁梧雄壮,长相英俊挺拔。在很早的时候便爱上萧径亭的妻子--石妍儿。当石妍儿离开突厥的时候,他也借机来到中原,足足找了两年,也没有找到心中的佳人,倒是遇上了石妍儿的夫君--萧径亭。

  池井日:好权势,但是骄傲自大,心性软弱,经不起诱惑,终被人利用。

  连易然:苏州指挥使独生公子,连易奕的堂哥,和连易昶长得有些想象,便是性格和为人也极是相似。

  毕啸:传说中第一个修炼“玄典圣谱”上面武功的人,也是天下人第一次公认的第一高手,并一直在武林顶峰位置上孤独了几十年。直到第二个见到“玄典圣谱”的人--吴梦玉出现时,才又一个可以较量的对手。他也成为中原所有无人心目中的一个信念,时时刻刻想着去超越他,因为他时突厥人。

  任断沧:江南武盟盟主,中原武神吴梦玉的拜弟兼妹夫。一生以吴梦玉为标榜,崇尚大侠主义,为国为民,却也为人猜忌。但他一身绝顶的武功也让他无可争议地成为江南武林的领袖。年轻时候应苦恋“剑花宫”的唐绰兮未果,在情感上有些落寞,所以对女儿的情事上,看法也有些偏激和守旧。

  吴梦玉:武林王道领袖“天剑谷”百年来最出色的弟子,被誉为中原的武神,与突厥的毕啸齐名,不到而立之年便问鼎武林的顶峰。初到江湖时,与陆客秋、任断沧桃园结义,被称为“中原三侠”,收服江南数大门派,成立江南武盟。压制西南武林,结交拉拢西北各大门派宗主。使得中原武林达到前所未有的安宁与和平。在武林众人眼中,也有了神一般的地位。“中原三侠”的名称也随之被任淡忘,因为没有任可以与其并列在同一级地位上。在他二十九岁的时候,北上挑战具有天下第一高手之称的毕啸。那一战也成为天下人心目中最神圣的一战,尽管没有人知道其中的胜负。但至从那一战后,天下就再也没有见过吴梦玉,中原人都说他从那一战后心无牵挂,羽化登仙了。

  陆客秋:中原三侠的老二(依次为吴梦玉、陆客秋、任断沧),在吴梦玉与毕啸一战而不知踪影后,便做了江南盟的第二任宗主。但是才做了几个月后便离开江南盟,至此音讯全无。

  归行负:西北武林的第一宗师,贺兰剑派掌门人。出身黑道的他风流惜花,年老时还不改出入青楼的习惯,被众多正道武林所不齿,但却无人敢有不敬。由于他富可敌国,又有朝廷封号,所以也被人称之为“西北侯”。但被世人所不解的是,风流倜傥他一生仅纳一妻,其妻为雪山剑派老宗主的独生千金尉迟绾,艳震西北。由此多人推测,归行负是为惧内。

  方召疾:方剑夕父亲,北方道节度使,手掌几乎全国半数的兵马,当朝皇帝的亲胞兄。

  楚皱言:天山派掌门,武功狠辣为人看来刻薄寡恩,见风使舵,但其实手段极为厉害,心性也坚忍非常。

  连邪尘:福建连家家主,和任断沧是至交。长相俊美儒雅,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一身武学名列江湖前矛,尤其连家绝学左刀右剑更是出神入化。

  关歧轩:浙江雁荡剑派的掌门人,是整个门派中唯一一个负有盛名的顶尖高手。其实为神秘少主的属下高手,一身武功不低于几大门派宗主。

  公牧潘:洞庭山庄的庄主,在二十几年年几招便败于了吴梦玉,至此洞庭山庄退隐江湖二十年。待任断沧正是接任盟主的时候,想借机重出江湖,但是在与方剑夕的比武中,却是几招间便输给了对手,至此后加入江南武盟。

  楼临溪:渤海剑派掌门人,丧偶。长相英俊威武,却有些发福了。旗下的渤海剑派为东海第一大门派,有码头、运船无数,掌管大部分东海运输业,称的上是富可敌国。他也喜欢听歌妓唱曲弹琴,但却比归行负君子道学许多,几乎不上秦楼楚馆。同萧径亭一样,他的外族爱妻也生死不明,被梦君奴抓住这一软肋,听命与她。但是后来却与萧径亭结成了深厚的友情。

  李鹤梅:蜀山剑派掌门人,精于利益交往,极有心计。一手剑法极是凌厉。

  李松涛:李鹤梅的胞兄,为人沉默寡言,但是有着不亚于乃弟的武功修为,但是一贯对乃弟惟命是从。

  颜公度:怀玉派掌门人,为人老实厚道,但是却娶了一个绝色美丽的妻子,也生下了一个同样美丽的女儿。

  池观崖:朝廷御封的“上兵世家”家主,为人热情正直,爽朗豪放。长相也威猛高大,是为众多武人所敬重的英雄。

  费莫:渤海剑派的第二高手。

  祝仗乙:“安然居”的掌柜,一个精明稳重的商人,但胸中所学万千,兴趣高雅。热衷于结识贤才异士,向往伯牙子期般的知己之交。却光芒内敛,有隐于市的嫌疑。

  宋鼎:蜀山剑派掌门人李鹤梅的七弟子,人称“黑脸剑”,长相凶猛,身材熊巨。典型的浑人,却极好面子,微微有些骄傲神气。但为人却是极有原则,崇拜英雄,一言九鼎、心性刚直。武功也是不弱。

  宴孤蘅:极负盛名的才子,殿试被大武皇帝钦点为头名状元,而后官至礼部侍郎。清廉贤明,政绩卓越。但不知什么原因,被贬金陵任一五品小官,但是却是有着另外的神秘身份。

  卜泛舟:江南武盟总管,任断沧的得力手下,处事极是老练。

  公威、公武:两人长相极丑,为人小气刁毒,洞庭山庄公牧潘的手下,在任府中被萧径亭所折辱。

  德叔:那位尊贵狠辣的任小姐属下,武艺高强,使着一支奇怪的兵刃。




      第一卷第一章:第一美人
    春雨方歇,在晚春的晨起暖日下,空气中透着一股淡淡的湿意。街道两旁的花树下,尚余下作夜风雨的残红,仿若处子新破,在脂香的白绢上散落的朱斑,看来多少有些香艳。花树的主人竟也舍不得把它扫掉。天晓後尚不久,但已经依稀有丝竹吹弹声、歌女轻唱声从精致楼阁里头传出。由于那些精美的阁子大都笼罩在如烟的杨柳间,所以霏霏的音乐声更显婉转丝绕,哪声音随着缓缓的醉风飘出,飘到了楼阁外的青石街道上,飘到了公子仕女们的耳中。虽不若晚上那般荡漾心魄,但也不象夜间那麽扰人心神。这便是金陵。

  空中乳燕斜划,徐徐春风催动着柳枝,那姿态象极了在街边上女子扭动的蛮腰。蒙蒙的飞絮飞到行人的锦衣间,飞到了美丽女子撑起的花伞上,在悠闲暇意中,一切都是动的。所以在醉香居外的那个中年文士显得那麽惹眼,他看来仿佛四五十岁般,却是白衣胜雪、发如青丝,配上乌亮飘逸的美须,更是丰姿飒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他坐在一锦蹲上,面前是一红木书几,上置上好宣纸、狼毫湖笔。边上磨墨的竟是客居醉香居的江南第一名妓苏莞芷,眉若远山,瑶鼻樱口。纤手磨墨间婀娜娇躯轻摆,秋水般的眼波不时投在边上的白衣老头(当然他其实不是很老),轻笑生妍。那风情万种的俏样引来无数倾慕的目光。

  苏莞芷可是金陵城乃至整个江南的贵介公子们最朝思暮想的美人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羞刹了金陵的才子名士,只可惜生为女儿身不能进朝入仕罢了。能让冰清玉洁美若天仙的苏莞芷在一边轻笑倩兮地讨好的半老头是谁呢?沐在美人幽香的那人仿佛无视四周射来各种复杂的目光,悠然自若,微笑的面容井然无波。清澈若水般的目光注视着面前坐着等待作画的女子,目光虽然温柔清宁,但是却仿佛把那女子全身上下都看了个透。尽管他看来已经快成为一个老头,但是在待画姑娘的如玉小脸上,一丝诱人的红霞还是渗透开来,目光也不由得飘出一许嗔意。尽管如此,但是那姑娘仍是坐着一动不动,摆出最美的姿态,静若处子。兴许她有些不解,洛u换e这位先生的目光看来仿佛自己便是他的情人一般。

  “先生,那位姑娘正等您作画那?”苏莞芷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声音娇昵动人,但心中却是有些酸涩。他来醉香居的第一天就吸引了她的目光。而後,或言谈或抚琴,短短几日间,苏莞芷如沐春风,轻快欢喜间也变得容光焕发,娇艳四射,更是美得不可方物。但几天下来,仅仅只知道他姓萧。手上的笔仿若神来,不经意几划,便如神如仪。他特别善画美人,来金陵的第一副画便是苏莞芷。她见到画时,心神皆醉。画中的美人虽是自己,但又不是自己。因为画中人含情脉脉,秋波款款的风姿更美。便是自己也不敢多看。

  他画美人时是十分容易走神的,在画自己走神时那迷人的目光令自己心如撞鹿,漪涟连连。细看下,他目中却不是在看自己,那虽是痴迷与怜爱的目光,却是在缅怀与回忆中,惹得她不由得幽然欲泣。

  “哦”,萧先生向苏莞芷投来温和一笑,然後望向面前红晕尚未退尽的秀丽女子,目光落在她因侧坐而起伏动人的腰臀曲线,细腰下的圆臀确实丰满圆隆。暗道:“这女子倒生得好一美屁股。”左手拈袖,右手执笔,轻划斜点。沾墨的狼毫仿是活了般。片刻,美人侧坐的思春美丽跃然纸上。苏莞芷微微一瞥,便看到画中的美人又比真实的女子要迷人。不过他把那女的香臀画画得好生撩人。细腰处的衣裙被美丽的肉体挤成细细的褶皱,腰下的衣裳被肥硕的臀肉撑得光滑圆隆。也未免太羞人了,难怪人家姑娘只看了一眼便脸红过耳,匆忙收好羞急跑了。

  再看作画人,若无其事地看着新坐下等待作画的女子,。苏莞芷不禁想到萧先生洛u灾v作的画中,隐在层层衣中的玉乳痕迹画得有多惹火,尽管被包得严严实实,但从被撑起的的衣裳隆起处可以清楚地体会双丸的形状。以至于苏莞芷在沐浴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注意身上最美的玉乳。想到此,她不由得面如红火般。

  排在後面等待作画的女子已经不多了。

  “先生可是马上要离开金陵了?”苏莞芷声音中不由有些伤意。

  “苏小姐为什麽这麽说?”萧先生笔下不停,声音缓和。仿佛有说不出的好听。

  “先生几日来,几乎画尽了金陵城中所有的美人,想来也不会再呆多久了吧?”见萧先生笑笑,仿是默认。苏莞芷不由娇媚地瞟他一眼笑道:“先生尚有个最美的美人没画那,就匆匆走了不觉得可惜吗?”桃眸含水,樱嘴轻笑生妍,那每台仿佛让坐在萧先生面前的美丽女子都没了颜色。

  对真等国色天香的美人诱人风姿,萧先生亦多看了一会儿,道:“小姐说的是江南盟盟主任断沧的千金任夜晓吧?她难不成长得比小姐还要美吗?”萧先生停下手中的笔,清冶的目光投在苏莞芷如花的娇魇上。他一开始就是这麽放肆的,虽然这个时代男人讲究非礼勿视。

  苏莞芷微撅小嘴道:“她可是天之娇女那,江南第一美人。我一风尘女子哪能与人相比。”但玉脸上却全无一丝风尘女子所应该有的伤色,仿倒象一个爱计较自己容貌的小女子。

  萧先生不置以否,笑道:“单容貌而言,天下胜过小姐的已是不多了。任夜晓?有缘的话,我倒是要见见到底是任何一个美法。这位江南武林的公主武功应该很好咯。”

  “先生一读书人理会别人武功如何作什麽?”苏莞芷侧过身子,取过一袭上好的宣纸,摊在几上。道:“那任夜晓倒是弹得一手好琴那。”由于娇躯微倾,使得她曼妙的曲线更加动人。

  “内秀?任断沧了不起,生了这麽个好女儿。”这话听在苏莞芷耳中,老气横秋得好象有什麽不对劲。萧先生目光从苏莞芷丰满迷人的曲线上收回。放在已坐在自己面前等待作画的女子。只微瞥了几眼,便运笔作画,但目光和心神仿佛又不在画上,双眸又是一片迷茫,仿佛他不是凭眼前的女子样子作画,而是凭刚才瞄那几眼的印象,用心将整幅画完成。不过久,画几乎完成,坐在面前所画的女子,美目盯在画上已是异彩连连。心中暗喜:好美的自己!却不知那其实不是自己。

  萧先生正思量间,忽觉得一道尤其亮烁动人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手上的笔不由得缓了缓。抬起双目,对上射来的目光,却只是对上对面楼阁窗上的纱幕珠帘,隐有一美丽双眼从容移开。尽管隔了层纱幕珠帘,但隐传过来的目光却是天人才有的美丽。面对苏莞芷这等国色,他尚能心宁神静,但方才那微微的一瞥的美丽,却让他心湖驿动。

  也许是感应到了萧先生的目光,那汪动人秋水已是不见。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萧先生作画的这几天,他已经感应到好几次这美丽的目光了。但他却不敢有丝毫的冒昧。

  唐绰兮住在这小阁已经几天了,再过四天便是江南盟代盟主任断沧正式接掌江南盟的日子。唐绰兮本不想来参加的,因为二十多年前,任断沧是追求她的众俊才中最痴情的一个。但由于听到玄典圣谱在江南的传言,让她不得不提早几日赶到金陵。

  唐绰兮至小便被前剑花宫宫主收养,成为她的独传弟子。在十几年前已然是武林的顶尖高手,她对武学有一种超乎的理解和热爱。相反,在十几岁时便被江湖人称为天下第一美人的她,对自己的容貌虽有些喜欢,但是和武学比起来,简直微乎其微了。玄典圣谱作为武学的至高宝典,是天下武人的至生梦想。几十年前便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毕啸,被誉为中原武神的吴梦玉,都只窥了玄典门径而已。但为何毕啸匆匆一瞥玄典後的二十多年,玄典便落在了吴梦玉手上就不得而知了。而吴梦玉在二十多年前与毕啸秘密一战後,便不知踪迹,其中输赢便成为一个解不开的谜。

  最近江湖传言,有大批的突厥高手潜入中原,有说是为两国国事而来,但此次来的高手中听说便有毕啸的弟子,且来的是江南,更确切的说是江南武盟。因为江南盟便是吴梦玉在二十几年前创立的,而现任的代盟主任断沧是吴梦玉的结拜兄弟。种种迹象表明,此次突厥高手为的就是二十多年前吴梦玉匆匆一瞥的玄典圣谱。

  “自从接掌了剑花宫後,更是很少为任何事物动心了。玄典啊!你究竟是怎麽样的神圣呢?光凭一袭纸文就造就了两个闪烁古今的绝顶武神,仿佛再也无人能够逾越。”唐绰兮身着一紫色锦袍,这是剑花宫历届宫主传下了紫剑袍,普通刀剑根本奈何不了它。但穿在她身上,更显高贵美丽的风姿。唐绰兮娇躯丰腴,在紫衣下起伏有致。此时她坐在靠窗榻上,玉臂支着下巴,微微倾着娇躯,目光落在窗外若有所思。可惜萧先生此时没有见到她这倾绝天下的风姿。丰挺高耸的稣胸下,由于微倾,那拧小腰更显得盈盈一握。光上身这傲人曲线便足以倾倒天下人。那下面急剧涨大的玉臀和圆润修长的玉腿勾勒出来的撩人曲线,更是惊人心魄。难怪在二十多年前,江湖人一睹仙颜,便称之为天下第一美人。而後不知伤了多少名侠贵介,风流才子的一片痴心。

  唐绰兮自小的时候,在师傅的教导下,认为武道才是人一生中最崇高的追求。几十年剑花宫至高心法的修炼,使他几乎已经到了心境无波的境界。这玄妙的玄剑心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使她的修为一日千里,那时候的她几乎认为自己可以问鼎武林的顶峰,可以去挑战毕啸和吴梦玉两位武神只可以仰视的地位。

  但是,最近几年她的武学修为遇到了瓶颈,几乎停滞不前了。倒是那张在二十多年前便已令天下人屏息的脸变得越来越勾魂摄魄了。依然是如远山的柳眉,如水的汪汪美目,玉立琼起的精巧瑶鼻,巧夺天工的红润樱唇;但柳眉一颦一皱间仿佛刹那便融化了你的心,美眸一瞥一盼间便仿佛勾到了你内心的最深处。樱唇微微启合间便勾你所有的欲望。但精致美丽的瑶鼻起伏玉立的威严却让你望而却步。那张美绝人间的脸上添加了无数魔一般的魅力。本就如凝脂般的肌肤此时仿佛比天下最好的锦缎滑腻千万倍,散发着诱人的光芒和泌人的幽香,如山川起伏般的动人曲线更是媚到骨子里了。她很少照镜子,这些变化是她不经意见间从门下弟子的痴迷目光中感觉到的。从此以後,她外出几乎都戴上了面纱。

  “他到底想画谁呢?”百无聊赖中,唐绰兮的目光不禁又落在窗外萧先生的身上,“他已经画了上千幅画了,所有的画中仿佛都隐藏了同一个女子,一个有着惊人美丽的女子。”以她的功力,可以清楚地看到萧先生笔下的画,甚至是他运笔的顺序都十分清晰。“那个女人是谁呢?”以她的修为竟也忍不住被勾起好奇心,连听到了一阵轻微熟悉的脚步声也没有回头。

  “师傅,这几天中,金陵城中共有十几个突厥人出没,任盟主已经拿下几个,剩下的我们剑花宫都知道行止,是不是要埙u翰n盟把他们拿下了。”来人是辛忆,是唐绰兮最喜爱的唯一弟子。年方十九,一身功力已经登入天下高手的门径。但她叫唐绰兮师傅看来着实有些不象。唐绰兮此时看来只不过二十多岁而已,只不过宝石般的眸子中,如梦的美丽中写满了非二十岁能有的成熟。

  “暂时不要扰了他们,盯得紧一些便是了,等他出城了再说。”唐绰兮把目光投在辛忆绝美的脸上,微笑问道:“忆儿,见到任盟主了吗?”

  “见着了,但她们好象对我非常客气。”辛忆美丽的小脸上微有些担忧,美目怯生生地望向唐绰兮。

  唐绰兮微微一笑,屋中仿拂过一阵春风,道:“任盟主有意讨忆儿作儿媳妇那。”这点唐绰兮一开始就料到了,辛忆是她挑遍天下才选出来的,年幼时候边已经焕发非凡的美丽。长到现在更是沉鱼落雁,直追乃师。江湖俊才们早就把她列到落雁谱中。任断沧为弥补自己当年的遗憾,便想让自己的儿子娶了唐绰兮的弟子。似任断沧这等高人是不想让自己余下太多的遗憾,同时也是对他心灵的一种填补。

  “任伐逸也是除方剑夕外最副盛名的青年俊才了。忆儿……”话音未落,辛忆小脸已是一片惨色,珠泪欲坠,她一开始就担心师傅会把自己嫁出去。

  唐绰兮见辛忆当了真,忙慰道:“傻丫头,师傅怎舍得让你随便嫁了人,你走了师傅可没趣死了。”见辛忆闻之马上破涕,样子可爱,不由莞尔,逗她道:“忆儿,你当真那麽不喜欢那位英俊潇洒的任伐逸吗?”

  辛忆知道师傅逗她,喏道:“说不上不喜欢,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那种事情,我听说那种事情要很慢的,不是见了便会随便喜欢的。”话未说完,却见师傅瞧来的目光颇有促狭,连忙辨道:“我是听门里的姐姐们这麽说的。再说,我是不会嫁人的,我要像师傅一样,把精力都放在了武学上。”言语虽然娇嫩,但目光望向仿若天人般的唐绰兮,美丽的小脸全是坚定和仰慕,目中罕见地闪过一丝狂热。

  唐绰兮听之甚是欣慰,怜道:“忆儿这般想法再好没有,玄剑心法你还有好几层未练,师傅还想着让你继承衣钵那。”唐微瞄了下窗外又道:“若忆儿自己想嫁,师傅也不会不让。”未待辛忆雀跃,唐绰兮吩咐道:“忆儿你下去对面的萧先生那,你让他画出一幅他最想画的,最美丽的画儿。”

  待辛忆欢快跑下後,唐绰兮发现自己竟对那画有些期盼,拿起几上的《乐府》,细细观看,顷刻间心静神明。微微侧卧的丰腴娇躯更是起伏有致,美得绚目。

  萧先生觉得眼前一亮,好美的人儿。与身边这位江南第一名妓相比,来人更添了份清秀,少了些媚艳。清秀绝伦的小脸如凝脂般,吹弹可破。如水的大眼中尽是纯净与美好,笑亦生妍,不笑亦生妍。娇躯窈玲珑,因玉骨纤细,所以显得不那麽丰满。可是萧先生知道在这雪白衣裙里面,藏着更加雪白丰腻的胴体无比动人。因为尽管裙衣浮曼,但隐隐中,胸前玉乳和圆鼓香臀都异常凸起。

  “是谁把她保护得那麽好呢?美丽的眸子中全是单纯与欢快,仿没有染过任何丑恶。然而清纯并不意味着不聪明,从她目光的甜美中尚可以看出过人的智慧。如此灵秀可人,天下无几,她的父母或是师傅可真是高人。”萧先生想不出金陵城中谁家尚有这等绝色佳人,“她便是任夜晓吗?”

  “先生我师傅想请先生作一幅您自己最想画的,也是最美的画儿。”辛忆对这位丰神如玉的萧先生充满了好奇,也很想从他的笔下看出什麽秘密。但在他目光的注视下,竟微微有些不自然,不由得把目光转到正满目欣叹的苏莞芷身上,暗叹:“好美。”脸上不由得绽开甜甜的笑容。

  苏莞芷心里喜欢这个美丽的小姑娘,正笑着要打声招呼,却发现萧先生对着宣纸正准备作画,但与往常不同的是他此时面色有异,目中神色看来仿是柔情似海,又仿是缅怀追忆。她见过男人万千,最能读懂男子的眼楮了。但此时她怎麽也看不清他目光中的意思。脸上洋溢的笑容显得那麽幸福灿烂。一瞬间的神采,竟充满了以他年纪不相符的魅力。那容光仿佛都集中在了一双眸子上。闪烁的光芒怎麽看也是少年郎君痴情时候才有的眼神,芳心一动,更是纷乱忍不住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