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一个夏天,一个秋甜】【作者:痴梦人】【完】
1   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老实、善良、内向、个子高、皮肤白、有点忧郁的感觉,这是我集合了身边大部分朋友对我的评价,而我自己对自己的看法则是,内心阴暗、不显山不露水的色狼、外表帅气、心思敏感、对人没有安全感。

  对比起来似乎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但我自认为我的一切阴暗的东西都是相对而言的,对坏人可能更坏,对於表示友好的陌生人我会比他们更加友好。

  那么对於两个都对你抱有好感的女生呢,其中一个是你现在的女友,而另一个则是她的闺蜜,你又该如何处理这样的情感纠葛,我现在就处於这样左右为难的境地。

  「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

  面对着夏天咄咄逼人的目光,我和身边的秋甜都紧张害怕地低下了头,谁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

  我那一刻无比的懊悔,怪责自己实在太不小心,连女友的行踪都没有打听好,贸贸然就和秋甜一起约出来看电影了,另一个是怪老天爷让自己的运气实在太背,这么多的电影院和商场、这么多的场次竟然三个人像电影剧本一样能遇到一起。

  「我们、我们,其实我们,就是刚才……」

  我发现找一个藉口原来是这么难的事情,而夏天看着我的目光更加锐利了,我们三个就像被人施了定身咒一样,立在大厅的中央,左右的游人不时地看向我们,让我的头脑快要爆炸了。

  「你好,我叫夏天。」

  面对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这个美女,我有些不知所措,看着她甜美的笑容我以为是自己又在做梦了。

  「你这样很没礼貌欸,我都在跟你打招呼,你不介绍一下自己吗。」这个主动的女生让我有些无法招架,但她漂亮可爱的外表又让人很难对她反感,反而是增加了她的特别。

  那是我和夏天第一次见面的样子,我坐在教室里默默解着题目,大家都已经放学回去了,所以当夏天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确实是吓了一跳。

  「你那时候傻傻的,好可爱哦。」

  「有吗?是你突然出现真的吓了我一跳。」

  我和夏天在大概两周之后就在一起了,自从那次之后她都跑来我的班级和我一起做题目,一起放学一起回家、一起买东西吃、一起在操场上跑步,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说不清楚是谁先对谁表的白。

  「我猜你那时候应该很害怕吧,突然出现了一个不认识的女生,又跟你打招呼。」

  「说起来你都没有告诉我,你怎么会突然到我们的班级里了,而且、而且乾嘛进来跟我打招呼。」

  我事后也曾经问过夏天这里面的不解,但她始终是微笑以对,没说甚么。

  「因为全校都已经放学了,就你一个人没有走,难道不会奇怪吗,就走进来看看咯,看见就打招呼啊,这难道不行吗?」

  对於夏天的解释我始终难以接受,但好像也没有别的更好的解释了,就当它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又有何不可。

  「你好,我是秋甜。」

  眼前的这个短发又有些害羞的女孩,是夏天的闺蜜加发小,他们的感情好到听说可以一起穿一件内衣,我是第一次见到秋甜那时候,我还记得那天她穿了一件米色的毛衣,配着白色的休闲裤,脚上穿的是vans的帆布鞋,在知性中又有那么一点青春的小躁动。

  秋甜的名字跟她的人并不相符,她很少会笑,就算是听到了好笑的事情也只是微笑着,似乎很难从她身上看到快乐的一面,我有时看着她会不自觉地被她所吸引,她身上有着一种特质能够让人安静下来,相比较起来,夏天则是跟她的名字十分的相符,充满了活力,有时我看着她们两个在一起,夏天更像是秋甜的男友,勾肩搭背说说笑笑的。

  在某一天里面,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我会不自觉地想起了秋甜来,会想着她此刻在干甚么,会在和夏天约会的时候想着她会不会也一起来。

  这种想法一开始我没在意,直到后来有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见到秋甜,我才开始着急,和夏天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我想自己是喜欢上那个女孩了。

  这件事情太可怕了,我喜欢上了女友的闺蜜,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可当我发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已经算是病入膏肓了,就算是刻意地提醒着自己不要去想她,但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想她更多。

  「你发甚么呆啊?」

  「啊!我?我没有啊。」

  「明明就有,可乐都被你喝光了都不知道。」

  我看了一眼玻璃杯里的可乐,确实是只剩下几块冰块了。

  「是不是在想别的女孩子?」

  夏天带着狡诈的眼神看着我,看起来像是开玩笑而随口说说的,但确实是被她猜着了,我顿时有些慌张,难道是被她发现了甚么嘛。

  「我只是在想刚才那道题目的另一种解法。」

  「真的假的!学霸是不是都喜欢吃东西的时候解题目的?」我抛了一个白眼给她,夏天嘻嘻笑笑的没有再追问甚么。

  「反倒是你,都快要高考了,你怎么一点都并不紧张,上次跟你说的那道三角函数的题目角度和变量之间的解法你回去以后有再解一遍吗?」「哎呦,那道题目太难了,我要是高考的时候遇到它的话,就把分送给它了。」「你这样子的话,怎么考的上大学。」

  「我又不要去考重点大学,到时候考一个普普通通的本科就好了。」我心里对於夏天这种消极的学习态度是非常反感的,我的志愿就是考上全国最好的大学,从我上高中那一天就立下了这样的志愿。

  「你总是这样,我们不是说好一起考同一所学校的吗?」「可是人家确实是学不会啊,你是不是在嫌弃我。」「说你几句就是嫌弃你咯?」

  「你明明就是。」

  情侣在一起久了之后必不可免的一定是争吵,只是和夏天的每一回吵架她都是理亏的,而她女生独有的特权就是说甚么都是我不对。

  气氛一下陷入尴尬之中,我们两个谁都不肯服输,这样僵持了好一会之后我忍不住这压抑的气氛,把话题转移到了秋甜身上:「最近怎么都没看到秋甜?」夏天气的瞪了我一眼,没有理睬我,一个人默默地看着窗外,那样子真像是受了气的小媳妇,我看着她的侧脸一下心里感到了莫大的愧疚,语气变得温和起来,颇带点求饶的意味说:「真的生气?我也是想和你在同一所大学读书,你要是再生气的话,不然你打我一顿好了。」

  结果她当然是没有打我一顿出气,这么多人的餐厅里她这点面子还是给我的。

  「她交男朋友了,都跟她男朋友在一起呢。」

  夏天很平淡地回答了我上一个问题的答案,而我在听完之后陷入了发呆之中,秋甜交男朋友了,我心里默念了好几遍,才肯定了这个事实。

  「甚么时候的事,都没听你说起过。」

  我尽量让自己的问题显得随意一点,而不是刻意关心。

  「很早之前了,我没有跟你说过吗?」

  「没有啊。」

  「这样啊,我还以为我跟你说过呢。」

  我玩转着玻璃杯沈默了一会,又问道:「她男朋友你见过吗?」「没见过欸,我有叫她带出来给我看看,但她都不肯。」「为甚么?」

  「可能是害羞吧,也可能是她男朋友不太喜欢。」「不太喜欢?」

  「对啊,听她说起来的样子,我感觉她男朋友有点大男子主义的那种,应该不喜欢就是听女友的摆布那种。」

  「那秋甜也能接受他?」

  「这有甚么不能接受,秋甜本来性格就很随和,这样他们在一起反而很配,我们觉得不好的地方,可能甜甜就很喜欢呢。」关於秋甜以及她男朋友的事情我没有再多问下去,我在心里想着不如就把它当作是一个句点结束了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的胡思乱想也好。

  此后一直到高考的那段时间我刻苦读书,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用功,我想很大部分是受到了秋甜的影响,只是用功读书才能忘却掉她,至於夏天也只是日常的见见面,放学了走一段路,因为我的父母后来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我们俩的事情,很明确地跟我说,只要我考上大学了,其他的他们不管,但是现在不行。

  我答应了他们的条件,这件事我并没有对夏天说,以她的性格如果知道了恐怕会以为是我父母不喜欢她,到时候哭哭闹闹的反而更麻烦。

  高考是定在六月份,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坐在考场的我们已经早感受不到气温带给我们的煎熬,一心扑在了试卷上,那天的我答题出乎意料的顺利,走出考场的时候整个人容光焕发,再没有哪天是让我觉得空气是如此清新的了。

  考完试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批改试卷的时间,我想去找夏天出来玩,却得知她回到了乡下的姥姥家去了,我又不爱在家里呆着,有事没事就往外面跑,到处走,终於有一天让我遇到了她。

  「真巧!你也在这?」

  「嗯,我陪朋友出来买衣服。」

  秋甜的身边还站着一个我不认识的女生,「哦哦,是吗。」我说完这句话后气氛一下陷入困境之中,我们两个彼此看了对方一眼,又快速地躲避着对方的目光,这一幕大概是被她的朋友看到了,以为我们之间有甚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带着一丝说不清意味的笑意说要再进商场去看衣服,留下了我们两个还在原地。

  「很久没见你,最近怎么样。」

  「是啊,之前要准备考试,就没有出来。」

  「哦!……」

  「你男朋友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出来。」

  我终於还是问出了我最关心的问题,秋甜很诧异地看着我,我想她大概没想到我会问这样的问题吧。

  「已经分手了。」

  「分手了?」

  「对。」

  我很想问她为甚么,但话到嘴边又感觉实在不妥,我即使是她闺蜜的男朋友,但贸贸然问一个女生关於感情的隐私,这难免会让人猜到我的意图。

  大概又过了一个月不到的时候,那是绝对全国考生命运的最要时刻,是否能够被录取就看那几天了,对於我来说是最为黑暗的日子,因为我所想考取的理想大学并没有考上,分数差了十五分,亏我以为自己状态极佳超常发挥。

  这个沈重的打击让我的父母又好几天吃不下饭,他们后来想了一想把所有的罪责全部归结到了夏天身上,在那个时候我不敢开口帮夏天辩护,可能我自己的心里也是找了这么一个藉口。

  夏天就像她自己说的,考上了一所普通的大学,但对於她和她全家来说已经心满意足了,她见到我时还安慰我,考不上那所重点大学不要紧,还有别的重点大学可以读,我表面没说甚么,心里气的直想骂人,她这样的人怎么会明白我为这个考试付出了多少。

  最后我们俩考的大学是在同一个地方,相隔也不过是十几公里,如果真想见面的话是难不住我们的。

  那天是情人节,我们做爱了,考完电影之后,我说太晚了不如在外面住吧,她没有反对,进了房间以后本来应该离开的我突然一把抱住了她,她全身上下都在吸引着我,我抱着她感受着她身上的温热和芳香,我的阴茎在迅速变大,夏天肯定也是感受到了,她想要把屁股往后挪好避开点,但她就这么死死地被我压在了墙壁上,还能往哪里躲。

  「不行的,你别这样,我还没准备好。」

  夏天慌张又害羞地把手抵在我的胸口,但这个时候是没有人能劝的住一个性欲要爆炸的年轻人的,更何况我看的出来夏天的拒绝并没有显得多么的坚定,我不顾一切地亲吻她抚摸她,她越是反抗则让我越兴奋。

  一开始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是夏天教会了我亲吻这件事,那还是我第一次被女孩子主动亲吻,后来慢慢地就变成了我去亲她,至於摸她是稍后一点的事了。

  女孩子胸部的柔软真的是超过了我对於一切事物的认知,是那么的让人沈迷,在高中时期的好几次机会里我差点就要在外对她下手,她的反抗跟现在一样激烈,只是那时候的我还没有这么大的贼胆,事后她总是骂我流氓,但没过多久又和说笑起来,所以我一直也没当回事。

  最终是我战胜了她,夏天被我脱得一丝不挂,躺在了床上,洁白的床单和她雪白的肉体交相辉映着,看不清楚是床单更白一些还是人比床单更亮一些。

  我不用开镜子也能知道自己的脸此刻肯定是通红的,因为此刻的我又变得害羞起来了,我们两个在那看着对方,谁也没有动一下,「你要看到甚么时候?」夏天说完后立马扯过被子钻了进去,我原本还有些犹豫不决的心顿时受到了她的激励,像我这种成天想着怎么玩女人的人,其实到了关键时候往往是容易掉链子的。

  我们两个就这么赤裸着身体在黑暗的被子中相会了,可能是因为到了黑暗的地方,不怕被我看见,当我钻进了被子里的时候夏天主动地抱住了我,让我吓了一跳。

  「你爱我吗?」

  在这样气氛下的时候夏天问了我这么一句没头脑的话,我想也不想地就回答了她:「爱,当然爱。」

  没有等她再说甚么,扒开了她的腿来到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因为一直是在被子里,我嫌实在是太暗了,一挥手就把被子甩到了一边去,突然受到了灯光的照射夏天吓得夹紧了双腿,最后我们采取了一个比较折中的办法,将床头的台灯的亮度调到最小,没想到这样一来反而使气氛更加的暧昧以符合现在的情景了。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晚销魂蚀骨的滋味,当然也忘不了摸黑找不到门的窘境,以及刚把鸡巴放进去差点就想射的紧张和刺激,有太多太多的第一次是我无法忘记的。

  做爱的时候夏天不是很爱叫,她一直忍着,我一开始就知道埋头苦干,十足像一只发了情的公狗一样,屁股后面像是有人在帮忙推,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夏天的阴道,我问夏天舒服吗,夏天没有回答,我不死心,可能是受到日本电影的荼毒实在是太深了,印象中女孩子这个时候应该是会叫的很大声的才对。

  「你怎么都不叫啊,叫吧,你叫了我喜欢,别憋着。」如是反复重复了好几次,夏天才开口叫出了第一声,那一声可把我刺激坏了:

  「操我,用力,用力操我,别、别停。」

  我的天呢,我的头皮都要爆炸了,这是我听到过的所有女性里面最吸引人的声音了,夏天在喊出这几句话的时候完全是发自内心的,从她的面目表情以及眼睛里的欲望都能看得出来,我在短暂的震惊之后,随之是异常的兴奋,那种兴奋差点没让我的头脑和身体爆炸,我抱着夏天的腰部疯狂地耸动着屁股,像是不要命似的用阴茎插入她的阴道。

  由小穴传来的紧实感快要让我的脑袋窒息了,我的脑袋根本不能思考,只知道一味地向前冲刺,事后回想起来,那种感觉可真可怕,完全不去想别的东西,顾不上别的,只知道一个劲儿地操逼,就是死了也要操完最后一下。

  完事以后,夏天靠在我的怀里,她用她的手指在我的胸口画着东西,一笔一划的样子格外的认真,我怀里抱着她,却有些失落,因为她没有流血,没有我听说的那种第一次处女会流血的情况。

  我的心里已经有了计较,至於我当时为甚么没有说破这件事或者是拿这个直接问她,应该是已经做好了分手的准备,反正都要分手了在一起多占些便宜有什么不好的呢。

  要说的一点是,秋甜考上的大学和我的那所大学是在同一块的大学城校区内,两所学校相隔也不过千米远,这是我上大学的时候多少感到有些高兴的事情。

  在我对夏天的感情越来越淡的时候,我开始盘算着怎么样可以把秋甜泡到手呢,我并不是黄色小说看多了,尽想着左拥右抱的好事,而是当我那晚从一个男孩成长为一个男人的时候,我的心态开始出现了转变,女人也不过如此。

  那时起,女人对我来说不再拥有秘密,差别只在於她叫床时的声音和懂得的姿势多少,秋甜是一个漂亮又让人心疼的女孩,这样的女孩有甚么理由不让我去追求和喜欢呢,更何况这是我很早之前就确定的事。

  「你能帮我个忙吗?」

  那是秋甜第一次给我发的短信,我现在都还记得我收到短信时的心情,我没有多问她具体是甚么事,就问她要怎么帮,原来是她家里给她寄了一床被子和若乾的衣服,足足有两大包,她一个人拎不回去,这才想着找我帮忙,我问明了地点,连中饭也没顾得上去吃,直接奔去了她们学校的校门口。

  秋甜还是那么的恬静和可人,身上的装束已经改变成了大人的成熟风格,相比起夏天的那种还是高中生叛逆期所穿的潮流服饰,我觉得秋甜的打扮更加符合我对於女性的喜爱。

  两个快递都很重,即使是我这样一个大男生帮忙,也要两趟才行,来到女生的宿舍楼下,我有些犯难了,宿管阿姨就坐在屋里正对着大门,我这样一个男生是不可能进去的,但这么大一个袋子秋甜也肯定拿不上去。

  人来人往,大家都看着我们,秋甜打算勉强尝试之际,那位宿管阿姨却忽然来了一道神来之笔:「你们干甚么的?东西不能摆在门口,堵道了都。」「阿姨,就是快递,她一个人拿不上去。」

  阿姨看了一眼包裹又看了我一眼,狐疑地问:「你是她同学?」「我是她男朋友。」

  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能感受到秋甜看向我的目光,我没有去验证,但我确实是感受到了。

  「那你帮她搬上去不就行了。」

  这位宿管阿姨的通情达理出乎了我的意料,跟我们学校的阿姨完全不同,「谢谢阿姨。」

  「记得搬完以后赶紧下来,宿舍里不能留男生的。」我们两个就在楼道里、走廊里接受着许许多多女生投来的惊讶的目光,有时也能听到一些尖叫,那是因为有女生穿着内裤就出来了。

  秋甜她们的宿舍是四人寝,房间很整洁,这倒是让我大吃一惊,因为很早就听说其实女生寝室要比男生寝室来的脏乱的多,看样子秋甜的寝室对於卫生打理的非常到位。

  「你就放这里吧。」

  我把包裹搬到了秋甜指定的位子上,「哪个是你的床位?这个就是吗?」「对呀,就是这个,怎么了?是不是很乱?」

  秋甜爽朗地笑着看着我,我一时看呆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对我笑,以往她都是和夏天一起出现的,即使是之前的偶然遇见,她从来都是带着浅浅的微笑,多少给我一种生分和冰冷的感觉,可能正是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特质,让我对她越发的好奇和想念。

  「你们寝室其他人呢?」

  「现在这个时候她们都去吃饭了吧。」

  「也是哦,这个时候是该去吃饭了。」

  「你吃过了吗?」

  「还没有。」

  「那我请你吃吧,算是谢谢你帮我搬东西。」

  「好呀,不过还得搬一趟。」

  我觉得我有一瞬间捕捉到了秋甜的心思,我直觉觉得她可能喜欢我,而且现在的状况是她要主动出击。

  我的内心里不太愿意相信秋甜这样的一个忧郁的女孩会是心机这么深的人,而且我还是她闺蜜的男友,但后来又开导自己在爱面前谁都有主动争取的权利,耍一些小手段又算的了甚么呢。

  饭后的我们并没有急於回到各自的学校,而是选择了去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坐坐,我们在咖啡厅里畅谈人生和理想,兴趣以及爱好,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所不包,原来秋甜真实的样子和我想象中并不一样,甚至是完全的两个人,她知识渊博、谈论古今自有其一番的讲解,我再没有见过比她更合我拍的女生了,那一刻我的灵魂和她的灵魂完美地契合在了一起,我们的谈话竟然不知不觉到了下午的四点多。

  起身送她回校的时候,路过公园的一片小树林,那里有白鸽有麻雀还有花猫,都是大家平时养着的,不怕生人,路边有些饲料,秋甜抓起一把洒向了他们,可能是撒的方式不对,有一只鸽子直接往她手上扑,她吓得尖叫起来,脚步踉跄地往后躲,没想到脚底碰到了甚么被绊了一下,我的心思从始至终都在她身上,一把就及时地把她抱住。

  在我的怀里,我看着她,她看着我,我们彼此看到了对方眼睛里闪烁的光芒,那是爱的呼唤。

  「我喜欢你。」

  这句憋在心里多久都不知道的话我终於有勇气说出来了,秋甜很是诧异,立刻变得不安起来,眼睛躲避着我,我死死地抱住她不让她挣脱开我的怀抱。

  「不行的,不行,你的夏天的男朋友,不可以这样的。」从这句话里我听出了一丝希望,如果我不是夏天的男朋友是不是就可以跟她在一起了呢。

  「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我到现在才知道,我原来喜欢的是你,不是夏天。」秋甜尽管镇定了一些,脸上仍然是充满犹豫和为难,对於她来说这个决定实在是太难了。

  我知道机会只有这一次,如果没有把握住,那么我再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我不希望伤害夏天,她真的是一个好女孩……」秋甜话说到一半,我再忍不住内心的冲动了,一把抱住了她就在那个小树林里,对着她的嘴唇吻了下去,她片刻地挣扎后再不反抗,那天晚上我们就睡在一起了。

  秋甜的身材以前完全看不出来是这么的火爆,平时她总是穿着保守,那天晚上我才见识到了甚么叫肉弹级别的肉体,她的乳房她的屁股还有那小蛮腰,就连大腿都是那么的巧夺天工。

  都说文静的女孩内心其实是闷骚的,有着一颗澎湃的心灵,秋甜在床上的表现让我沈迷,我虽然和夏天已经有过一些实战的经验,自认为自己已经算是花丛老手了,但秋甜把我狠狠地教育了一顿,原来我在女人面前是这么的毫无招架之力,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次的呻吟都让我想把管子里的精液狠狠地射进她的小穴里。

  我在鸡巴插进她身体里的第一下就知道她已经不是处女了,我虽然多少有些失落,但还是竭力地讨她的欢心,我想这颗果实可能已经被她那个前男友提前摘取了,「是我操的爽还是XX操的爽?」

  「是你,你操的最舒服了,操我,不要停。」

  秋甜的反应跟夏天完全不一样,她在床上非常的主动,而且重点是她知道男人想从女人身上得到甚么,想听到她们说甚么话,我为此而深深地着迷。

  此后我们就开始了这种秘密的地下恋情,我一方面跟夏天继续约会一起出双入对,又一边找着机会去和秋甜做爱、调情,我觉得在那段时间我的人是分离的,面对着夏天我是专一、深情的男友,和秋甜在一起的时候我是一只彻头彻尾的野兽,只知道一味地索取,秋甜对於我们的这种秘密的有些畸形的恋情从没有抱怨过,我的内心多少对她有些愧疚。

  而就在今晚我面临了人生最尴尬最丢脸的时刻,对於夏天的质问我答不出来,周围看戏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在远处看着,指指点点甚至连手机都拿出来拍摄了。

  「贱人!」

  夏天扬起手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我没有躲避,她看我没有反应,心里气不过又想再补上一巴掌,秋甜冲了出来拦在了我的面前,那巴掌就落在了她的脸上,我心里的火一下就腾地冒起来了,冲到前面推了夏天一把,夏天摔到了地上哭了起来,我扶着秋甜不顾众人的目光赶紧离开了电影院。

  关於这桩丑事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传到了学校里,那晚被人拍摄下来的视频在我们学校里的论坛等地方疯狂地传播,事态开始变得严重起来,校领导找我谈话,面对着视频作证我无力反驳,介於造成的社会影响以及全校皆知的情况,我收拾了包袱主动退了学。

  出了事以后我想找秋甜商量来着,发现打她的电话始终打不通,去她学校找她也找不着,她同学说已经好几天没见着她,我想她大概也是迫於压力出去避风头了吧。

  而这一避我就是四年没有再见过她,没有她的任何音讯,我想着从夏天那里得到一些信息,但转头想她俩更加是不可能联系的,我就这样从此断了她的联系。

  直到下一次的遇见,那是四年后了,她的打扮还是那么的知性,我已经有些沧桑了,没想到她还是把我认了出来。

  我们面对着彼此,坐在那里不知从和说起,「你当初去哪了?」我最关心还是这个问题,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竟然还是忘不了她。

  「也没甚么,就是出国留学了。」

  「……,这么突然,为甚么你不跟我说一声。」我觉得以我们当时的关系,我是有权利知道这件事情的。

  秋甜没有回答我,反而带着一丝神秘的笑意问我:「你知道我当初为甚么跟你在一起吗?明知道你是夏天的男友。」

  我心里有些惊慌,她说的这句话我不明白意思,但隐约感觉到后面藏了甚么重大的秘密。

  秋甜陷入了回忆之中,表情有些伤感又挂着微笑,那种给人的感觉是她很缅怀那段岁月,她说道:「我和夏天其实有在一起过你知道吗?」「在一起过?」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我不敢相信她说的意思跟我想的一样。

  「就是你想的那样,不用惊讶。」

  她仿佛看穿了我的内心。

  她继续说道:「后来大概是夏天玩腻了吧,或者是别的原因。她跟我分手了,要找个男朋友,虽然我们还是有联系。你应该看得出来夏天其实是一个比较爱玩的人。」

  这一点我是后来知道的,她身上的刺青已经后来被我发现的娴熟的床技。

  「可能是急於摆脱我的纠缠,她没过多久就跟我说找到男友了,对,那个人就是你。至於为甚么找你我想她有自己的打算,我后来要求要见见你,她一开始不肯后来没办法答应了。」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有一种莫名的憎恨,你抢走了夏天,我恨你。」我没想到原来秋甜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心里是怀着这样的怨恨,我还感觉她对我的印象不错。

  「你都没有怀疑过吗?我们既然是好姐妹好闺蜜,为甚么我们同时出现在你面前的次数那么少,夏天应该也很少在你面前提起我吧。」我试着回忆起来,确实是这样的没错。

  「后来我也找了一个男的,可能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也想忘了夏天。」

  她苦笑了一下,耸了耸肩,那样子看起来很无奈,她继续说道:「后来实在是受不了,我和那个男的还是分手了,我开始想着要把夏天从你身边夺回来,那次叫你帮忙就是我安排好的,我本来想你会在宿舍里就对我动手,没想到你忍到了小树林里。」

  我的头脑再没有比现在更空白的了,秋甜说的每一个字都让我心口发闷,我不敢相信她说的这些故事,但听她说起来又没有一丝的破绽,好像理当如此。

  「后面的事情你应该也猜到了,电影院里的巧遇也是我安排好的,夏天在看到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想到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所以她没有多说甚么别的,她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不是因为喜欢你,这也就构不成出轨和小三的事件的成立。你也不用猜了,那些视频也是我找人发到你们学校网站的,要不然他们怎么可能连你在哪个班级哪个宿舍,电话号码多少都知道。」我已经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了,脑袋开始发晕,我回想着过往的一些细节,确实像秋甜说的一样好像都是有迹可循的。

  「只是很可惜,后来我去找夏天,她仍然不肯和我复合,她好像对於你的出轨没有太大的伤心,更不会对男人产生绝望,我想也是,因为那晚以后的第二天我就看到她和另一个男的在一起了,看起来还不是刚在一起,应该是在之前就好上了,这样算起来你们俩谁也不欠谁的了。我也是在那时候死心了,我知道她已经找到新的好玩的东西了,我不可能再让她属於我一个人,所以我选择了出国留学,没想到今天竟然会遇到你,我把这些话说出来也不枉我们认识一场,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秋甜很潇洒地把那杯冰水一饮而尽,付了钱走人,留下我呆呆地坐在那还没从梦里醒过来,我的记忆不知不觉又飘回到了那个夏天,在教室遇到夏天的那一天。

  字节数:2100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