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转载)窥欲奇缘
1 宁远,20岁。05年高中毕业,因无心学业,放弃了高考,在南方打工一年,知道了生活并不是像电视上放的,随随便便就能闯出一方名堂。在外的一年,吃过亏,碰过壁,明白在这个社会上没有学历,没有特长,凭着奇思妙想是不能出人头地的便回到了家乡。宁远的家乡在北方的一个小城市,父母是农民50岁左右,有一个姐姐已成家,老两口在如今这个农活不算重的时代,小日子过的还算悠闲,唯一挂心的便是二子什么时候能娶回来个儿媳妇。
宁远回到家一个月后,他的舅舅为他找了一份汽车美容学徒的工作。宁远的这位舅舅在国企工作,他的一位女同事刚好辞职开了一间汽车美容店,如今正在招收学员,培养自己的人才。刚好宁远对汽车行业也比较感兴趣,他觉得未来几年这个行业应该会比较火。经了解,宁远知道汽车美容店的老板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对于一个离异的女人,而且肯放弃国企工作的机会,选择自己创业。宁远还是比较佩服的,要知道在县城里,一个这样的工作就是一辈子的铁饭碗,不是谁都有勇气放弃的!
准备妥当后,周末。宁远在他舅舅的带领下,来到了汽车美容店。汽车美容店在并不在闹市区内,宁远之前上高中的时候曾来过这里,知道这是几年前就盖好的大楼。之前一直无人居住,想不到阔别一年,如今各行各业的店铺都有了,周围还有不少小区正在建设中,宁远听说价格还不算便宜。早上的汽车美容店并没有生意,在前台坐着一位少女,20岁出头,穿着白色T桖,扎着马尾辫,白白净净很漂亮。在柜台旁边的板凳上坐着一个男人,上半身趴在柜台上,瘦瘦高高的,并不算难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笑起来给人一种及其猥琐的感觉。男人正在对少女说着什么,但少女只低头玩着手机,偶尔抬头给猥琐男一个白眼。
宁远二人走进店里,猥琐男停止了说笑,坐着了身体,一本正经,全然不见了一丝猥琐气息。少女放下了手机站起来说:“您好,有什么需要帮您?”宁远的舅舅回道:“我是何小惠的同事,跟她打过招呼了。她在吗?”少女听到是找老板的,从柜台里面走了出来说到:“我去叫一下,你稍等。”
少女起身向屋内走去,三个男人的眼光不由得都盯上了少女浅蓝色的牛仔短裤和短裤下露出的雪白的长腿。原本有柜台挡住了下半身,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少女,露出修长的长腿后,充满了活力!
片刻,活力少女走了出来,由于是正面,三人的目光都不敢过于肆无忌惮,但眼神还是不由得瞟向雪白的长腿。活力少女走进了柜台道:“惠姐等下就来。”
活力少女的话音刚落,屋里传出来了一阵高跟鞋“咔咔”的声音,接着一位穿着红色上衣,黑色的短裙,短裙在膝盖的位置上面一点,下面是一双黑色的丝袜包裹着圆润的小腿,脚上一双黑色的细跟高跟鞋,“咔咔”的声音正是其发出的。长长的波浪大卷发,五官不算多么精致,身材甚至有点微胖。但此刻宁远的心里却发生惊叹,因为其胸前的大乳是他平生仅见。有人把成熟的女性比作为水蜜桃,年轻的女性比作青苹果。而宁远爱吃的正是水蜜桃,更何况是这种熟的滴水的。
“好久不见了,亮哥”何小惠走到宁远舅舅面前伸出了手道。宁远的舅舅也伸出了手说道:“好久不见了,何大美女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二人礼貌的握手后,大胸老板娘将宁远二人迎到了里面办公室。
宁远看着舅舅与何小惠一通寒暄后,决定了宁远正式成为这里的学徒。何小惠本来想留下宁远的舅舅吃顿午饭,但其之前有约,何小惠只能作罢,并相约之后找几个以前的同事一起聚下。
宁远被何小惠安排到楼上的阁楼暂住几晚,等熟悉下环境后再出去租房。而宁远就在汽车美容店安定了下来。
PS:不好意思各位,本来打算的是每一小结都有肉戏的,但因为文笔有限,且第一次写东西,交代环境就用了一大通,多担待!!喜欢的请回复区留言支持!!!诸位放心,接下来肉戏就来了!



(2) 初窥之阁楼春光
经过一天的时间,宁远对汽车美容店有了更深的认识。进门时与长腿美女调笑的猥琐男叫张友德,他喜欢别人叫他阿德,长腿美女喜欢叫他猥琐德,因为他爱讲黄色笑话,还有笑的时候比较猥琐。长腿美女叫做许晴,猥琐德喜欢喊他小辣椒,因为她对猥琐德不是白眼就是无影脚。大胸老板娘叫何小惠,她让宁远喊她惠姨,因为其舅舅的关系在。为了这个称呼猥琐德与小辣椒没少调笑宁远。
汽车美容店共占用两间比较大门面,宽度16米左右,长度12米左右,左边的一间前半部洗车用,后半部贴膜喷漆用。老板娘装修的时候,在中间隔墙靠前半间的地方开了个小门,方便两边的走动。右边这间前半部放了一套沙发茶几,作为顾客休息的地方。前后走道的位置有一面大大的形象墙,上面写着惠美汽车美容店,能够遮挡住前后的走道,形象墙的下面是个柜台。后半部打了个阁楼,上面放些平时用到的材料,也就是宁远暂时休息的地方。阁楼下面打成了两个小隔间,前面小的是何小惠的办公室,大的是个卧室,何小惠与许晴不回去的时候住。后面最后面一间搁成两个部分,外面是厨房,锅碗都还齐全,却不见油盐,想来一个大胸妹,一个长腿妹也不见得会做饭。里面是厕所加洗浴室,布置的虽有些简陋,却挺温馨。
6月的天黑的挺晚,猥琐德7点多钟就下班回去了。关上两面卷闸门,何小惠带着宁远和许晴在外面简单的吃点东西,快9点的时候3人回到了汽车美容店。下午的时候猥琐德帮助宁远一起收拾了下阁楼,由于是夏天,到也简单,一张席子一床被子就能入睡。
宁远躺在床上,脑子里却挥不去长腿妹与大胸老板娘的身影,尤其是大胸老板娘占住了此刻宁远的全部身心。大概十几分钟后,在床上神游的宁远突然听到水流的声音。作为一个单身20年的屌丝,高中的时候也没少浏览个个网站。这种水流声让他心头一颤,他知道这是洗澡的声音。
宁远立刻关掉了阁楼的灯光,整个阁楼黑暗了下来,这样有助于他静下心来聆听,并且可以寻找光源。在阁楼的尽头,也就是楼下卫生间的位置有灯光传了上来。这个发现让宁远呼吸又加重了几分。宁远轻缓的来到光源处,顺着缝隙向下望去,在卫生间窗户处放着一面大镜子,平时应该是二女化妆用的,但此时却成了宁远的天堂,因为镜子的反光让整个卫生间一览无余!通过镜子的反光,宁远发现在马桶盖上有一套女士的内衣,而在浴缸处有一道帘子挡着,隐约可以看到人影在晃动,却不能看到真容。
这个发现让宁远的心像猫挠的一样,但宁远心里一动,因为对着浴室的上方铺着一块地毯。整个隔层二楼都是用木工板铺成的,在这一块唯独有着一块地毯有点突兀。宁远缓慢的揭开地毯,果然有光线传来。宁远小心翼翼的趴在地板上,眼睛贴在缝隙处。“是小辣椒!”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突如其来的画面还是宁远的大脑有些晕眩。映入眼帘的是少女的背影,本就白皙的肌肤在白色的灯光下显的有些炫目。黑黑的长发崔在肩膀处,圆翘的臀部到腰部有着天然的弧线,纤长的腿部没有一丝赘肉。仿佛刻度尺量做的躯体让宁远不敢眨一下眼睛,他怕别露掉一点细节!圆润的翘臀缝隙处宁远没有看到自己想象中的画面,他只有在心里努力的想着“转过身,转过身”。或许是迎合宁远的想法,沐浴中的小辣椒缓缓转过了身体。小巧的乳房竟然比宁远想象中还要大点,至少有C罩杯。少女的体毛很淡,在水流下形成尖尖的一戳,覆盖在耻丘上。乳尖上淡淡的乳晕,粉红色的乳头无一不在散发着青春的气息。缓缓的水流从乳房上流下,经过平坦的小腹,越过淡淡的毛发覆盖着的耻丘,从大腿、小腿一直流向脚下的浴缸。宁远在心里把自己的舌尖想象成淋浴的水流,他要品尝小辣椒的全身!宁远的手不知觉间放到了坚硬的小弟弟上,但他意识到后很快就讲手拿了出来。因为他知道还有更精彩的在后面!宁远屁股高高的趴在地板上,努力的向小小的缝隙中望去,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平时让他做一分钟都很难坚持,但如今的宁远却愿意为了眼前的画面坚持一年、十年!画面中的小辣椒已经到洗澡的尾声了,她都手无论是划过乳尖,还是身体的任何部位,宁远无一不在脑海中换成自己的手。在少女弯腰拿起浴缸边缘的头巾时,宁远终于看到了思念已久的画面。粉红色的菊花像是含苞待放,粉嫩的阴唇在弯腰的姿势下被挤成了一挑线。从阴部到菊花的位置不见一根阴毛,宁远此刻绝对愿意用舌尖品尝这两处的味道。画面一转而逝,这虽然不是宁远第一次看到女人的阴部(之前有偷窥到其他画面),但绝对是宁远看到最漂亮的女人。在这一刻宁远差点没有忍住喷发出来!小辣椒终于拿起毛巾擦干了身体,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宁远也迅速移动到边缘的缝隙处。镜子中的小辣椒正在擦拭着头发,圆润的乳房、淡淡阴毛覆盖着的耻丘在这一刻都显得那么的清晰!擦干头发后,小辣椒又拿起了吹风机,一切妥当后她并没有急着穿上衣服。双手拖着圆润的乳房,或是转身抚摸下自己的翘臀,小辣椒显然是在欣赏自己的身材,在抬腿撩臀间小穴的样子时隐时现,宁远终于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手,坚挺的小弟弟也终于在内裤中喷发了出来!在平时看片时,只要喷发后,宁远就会关掉电脑开始打扫战场了,但今天他显然不肯漏掉任何一幕。小辣椒终于停止了对自己的欣赏,拿起马桶盖上的内衣穿套起来。一套淡粉色的内衣,文胸上有着一圈蕾丝,很符合小辣椒活力少女的气息。穿上内衣的小辣椒又在镜子前面摆弄一番,才穿上睡衣走了出去。宁远心里却想着不知道谁能娶上小辣椒,如果是自己的话一天肯定要干个3-4遍!
宁远并没有离开,仍在等待着。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大概5分钟左右。一位穿着红色上衣,留着长长卷发的女子走了进来。“何小惠”!宁远知道在等着的是她,因为人没进来,胸就先进来了。但是在真的看到她的那一刻,宁远刚刚喷发过的小弟弟又站了起来!
何小惠关上门后,从洗手台下面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皮筋,把长长的头发高高的挽起。随后就解起上衣的扣子,随着每一颗扣子的解开,宁远的心跳就加重一分。何小惠除去上衣后,宁远险些晕阙,黑色带金边的文胸包裹着一对重磅炸弹,深深的乳沟看不到低,摄人心魄!何小惠脱掉短裙转身放置的时候,宁远发现端庄的老板娘穿了一条透明的内裤!这个发现让宁远的鸡巴一突一突的,如果不是刚刚爽过一把,这个时候绝对要缴械。除去短裙后,何小惠开始慢慢的褪下黑色丝袜。丝袜与透明内裤包裹着的臀部虽然丰满,却不见多少赘肉,被丝袜包裹着的小脚穿着凉拖鞋,“咔咔咔”高跟鞋已经被换下,在她弯腰脱掉脚上丝袜的时候,宁远的眼睛都看直了。丰满的屁股向后翘起,宁远恨不得趴在后面一顿狂啃,或者扶着屁股来一次后入式,绝对少活十年也愿意!将脱掉的丝袜放好后,何小惠又回到了镜子面前,双手放到了文胸的后面。宁远知道,最关键的时刻来了,此时他屏住呼吸,深怕粗重的喘息别惊动了楼下的人。在何小惠解开胸围扣子的一霎那,宁远明显感觉到她的胸部又向外扩张了一些。紧接着一对宁远期待依旧的乳房出现在镜子里,应该是G杯吧,随着何小惠放置衣服的动作,她胸前的一对乳房晃动不止。虽然宁远也在电视上看过不少大胸,甚至国外的一些娘们有着比何小惠还要夸张的胸围,但是那些有点巨大的胸部让人看着有点恶心,手摸上去的时候甚至会出现一些脂肪粒,绝对不及眼前的千分之一!何小惠的乳房很丰满,却不是很下垂,不用手扶着都能出现一道深深的乳沟,乳晕不是很大,挺立的乳头像是一颗熟透的葡萄,等待着人去品尝。
仅穿着内裤的何小惠,在镜子的倒影中,下体的部位出现了一片黑森林。随着内裤的除去,一丝不挂的何小惠出现在镜子里面,下体的阴毛很浓密,成倒三角形的样子守护着女子神秘的地带!脱光衣服的何小惠拿起了一个浴帽带在头上,然后转身走向了马桶。“她要尿尿”!一丝不挂的老板娘坐在马桶上尿尿与她的坐姿让本就丰满的乳房挤出一个夸张的深沟,这一切一切的刺激都让宁远用手飞快的在鸡巴上套弄着。擦拭后,何小惠脱掉鞋子走进了浴缸,宁远也缓慢的转身,小心的揭开地毯,趴在了缝隙处。依旧是背部,与小辣椒不同的是,这个背影无不散发着雌性荷尔蒙,虽然少了些青春的活力,却多了一种成熟女性独特的韵味。
何小惠的双手在胸前清洗着身体,宁远并看不到她具体的动作,但是在脑海中却幻想着自己的双手,正在抚摸着她全身的肌肤。直到何小惠缓缓的转过身体,久违了的胸部又重新出现在宁远的眼前。伴随着何小惠的每一个动作,她胸前的巨乳都在晃动着,而宁远的手,也一直在内裤里套弄着。何小惠在冲洗过身体后,拿出来了沐浴乳涂抹着身体,宁远期待着的神秘部位,因为角度的原因一直不能如愿,不过看到何小惠在弯着腰清洗下体的时候,她的手从前面伸进去,从股缝中漏出来,如此几次,宁远还是没有把持住射了出来。
何小惠洗澡的速度明显比小辣椒快了不少,冲掉身上的泡沫后她就拿着毛巾从浴缸走了出来。宁远又回到镜子反光处,看着老板娘擦拭身体,丰满的巨乳、阴毛覆盖着的耻丘、圆圆的屁股让宁远的鸡巴又有点想翘起来。宁远看到老板娘擦干身体后,从洗手池边上的袋子里拿出了一件酒红色睡衣,而老板娘在没有穿内衣的情况下直接就套上睡衣,接着将之前换下的衣服都收到袋子里就开门走了出去。这个发现又让宁远的心跳快了几拍。
老板娘走出去之后,宁远轻轻的把一切又恢复到原状后,回到了自己的床铺。在床上躺着刚刚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跳,就听到楼下传来何小惠的声音:“阿远下来洗澡了。”宁远迟疑了下回复道:“来了,惠姨。”宁远走到楼下后,看到老板娘刚好转过身体,宁远跟着老板娘向浴室的方向走去。借着微弱的灯光,宁远发现老板娘丝质的睡衣下果然没有内衣的痕迹。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老板娘转过身来,向宁远交代了下洗浴物品的位置,在这一瞬间宁远敏锐的发现她胸前的晃动与涂点。宁远连忙转过脸,回答知道了后走进了浴室。
走进浴室,站在镜子前。宁远想起之前激动的画面与开放的老板娘心情久久无法恢复,刚刚喷射两次的小弟弟竟然又有点硬起来的趋势,宁远不敢再继续想象,他怕自己的鸡鸡别因为走火太多而累坏了!草草冲了个澡,宁远把自己的内裤也洗了洗,老板娘刚才虽然有交代把换下的衣服放进篮子里,但有两次喷发记录的内裤宁远是不敢放的。用老板娘给自己新准备的毛巾擦干身体,宁远在洗手台的旁边看见了换洗衣服的篮子,篮子里有两套内衣,浅蓝色的是小辣椒的,老板娘的内衣与丝袜都装在一个塑料袋里。如果是撸前宁远觉得会将二人的衣物翻出来把玩一番,由于刚撸过两次宁远抵触猥亵的罪恶感强迫自己将目光转向它处。偷窥在宁远心中是有着自己的定义的,首先就是不能被对方发现,就算被对方察觉也不会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而自己窥视别人的秘密也只会烂在自己肚子里。偷窥着别人私密的感觉与那种刺激,让宁远无法自拔!
躺在床上的宁远用了很长时间才沉沉睡去,在睡梦中老板娘一丝不挂的身体让宁远忍住的第三次喷发又在内裤中爆发出来,穿着黏糊糊的内裤睡了一夜也算是对宁远偷窥别人秘密的惩罚吧!

PS:第二章完。第一次写肉戏,希望自己脑海中的景象能呈现出在各位的眼前。水平有限,求支持!!!连载中……

(3)再窥之百合花开
第二天很早宁远就起床了,高中上学时的早读和一直的晨练让宁远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宁远起床后打扫卫生,又在客厅做了一些锻炼,看到时间7点钟的时候在附近买了些早餐,回来的时候两位美女已经穿扮好了。小辣椒依旧是短裤T桖,整个人充满了活力。老板娘端庄的打扮,穿着咔咔咔的高跟鞋,让宁远不自觉的联想起她洗澡的样子与真空的睡衣,不敢对视她的眼镜。
宁远的表情在何小惠心里理解的是一个害羞的大男孩,而宁远勤快的工作、阳光的笑容无一不在她心里大大的加分。阿德快9点的时候才来到店里,他停好自己的电瓶车,就向宁远跑去。手撘在宁远的肩膀上,弯着腰,一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小缝,恨不得露出满嘴的牙齿说:“昨晚爽吗?”宁远看到他猥琐的样子,真恨不得给他两拳。在知道阿德是他师傅的情况下还是忍不住说道:“滚!”怪不得小辣椒喊他猥琐德,真是太贴切了!猥琐德除了开起玩笑来一副猥琐的样子,但教起宁远来却是个不错的师傅,而且还没师傅的架子。忙的时候与阿德一起干活,闲的时候与许晴聊聊天,宁远在毕业后第一次在工作中感到了一丝家的温馨。
天很快就黑了下来,一切收拾妥当后宁远又回到自己的阁楼,这次他没有开灯,因为好戏很快就要上演了。与昨天类似的情节,宁远的小弟弟也在五指姑娘的抚摸下喷射出来,这次他有准备纸,因为穿着黏糊糊的内裤确实不是件舒服的事。宁远躺在床上时心里还在想,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不能受的了。
但是好景不长,第二天何小惠给宁远在老城区找了一个出租房。房租一个月150元,房租是由何小惠付的,并说每个月都会为他交好房租。一室一厅有厨房卫生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但让宁远办理阁楼却是十万个不愿意,不过没有办法,总不能跟老板娘说没有办法看到你们洗澡了我不搬吧!?晚上阿德骑着电动车帮宁远搬了家,本来宁远想请他吃个晚饭表示感谢,不过阿德带着媳妇小两口在饭馆请宁远搓了一顿,并说等宁远学成拿工资后再回请回来。宁远发现阿德虽然平时猥琐了一点,但是作为朋友还是值得深交的。阿德的妻子是一位白领,叫白倩,28岁。剪着齐耳短发,穿着一身OL装,无论身材还是长相都非常漂亮。“不知道猥琐德是怎么追到手的?”晚饭时白倩频频给宁远夹菜,得到阿德与他妻子的照顾宁远很是感激。饭后宁远回到了出租房,想到没有两位美女的陪伴该如何睡眠。日子过的很平淡,转眼一个月5去了,宁远凭借着勤奋和阿德用心的教导,技术学的很快,老板娘对他也颇为照顾。这天发过工资,宁远喊来阿德与她的妻子一起吃了顿饭,表示对二人照顾的感谢。
回到家后,宁远冲过澡,躺在床上拿起了一本叫《凌辱女友》的网络小说,作者:胡作非。里面的主角与大胸老板娘同名,精彩的情节让宁远爱不释手,每晚看着书中的小慧打手枪宁远能才平安的渡过这段时间。(男主心目中的女神与小慧同名,有像神作致敬的意思!)但是今晚宁远有点难以睡眠,因为全本小说宁远都已看完,对于高潮点早已了解,自己始终无法高潮。无奈,收起小说,关掉灯,继续回忆小辣椒和老板娘洗澡的样子来抚慰寂寞的小弟弟。
宁远睡着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光线从窗户照了进来,他起身看下手机已经12点多钟了,不知道谁家这么晚才回来,他趴到窗口像对面望去。因为是老城区,两栋楼房之间的间距特别的窄,大概50厘米左右,而宁远租的房子是新盖的,导致同样是三楼,宁远住的却比对面高出一米。对面的住户明显是新搬来的,窗帘在上面一块玻璃空出了20多厘米。刚好宁远趴在窗户上,对面房间的情景一览无余。屋里进来的是两个年轻女性,年龄30岁以内,一个扎着马尾辫,一个披散着卷发,扎着辫子的略显年轻一些。宁远心呼一声“有戏”,连忙关上窗户,因为宁远房间关着灯的原因,对面无论如何也不会发现趴在玻璃上的偷窥者的。
对面的房间比宁远住的还要简单点,一间大大的房子即是客厅也是卧室。靠门的地方放置了一个鞋架,旁边是张化妆台,靠窗户的下面有张大床,另一面墙下有个长长沙发和茶几,在宁远视线尽头有着两个小门,应该是厨房和卫生间。二女进屋后换上凉拖鞋,扎着马尾的女人将包扔在沙发上,向一散小门走去,应该是上洗手间。散着卷发的女人直接走到床边开始脱起衣服。宁远心想欣赏的应该是个内衣秀,却不料对方迅速将自己脱个精光,末了还躺在床边大大的分开双腿,用内裤在阴部擦了擦。眼尖的宁远竟然发现内裤上竟然有水渍!丰满的乳房有E罩杯,深红色的乳头挺立着,平坦的小腹下阴毛十分整齐,两片阴唇由于腿大大的张开而微开着。不一会扎着马尾的女人从厕所走了出来,脱光衣服的女人立刻拉起了她的双手,两人竟激吻在一起。这一发现让宁远嘴角上扬了起来,“竟然是女同性恋,不由得暗呼,过瘾。”两女边吻,已脱光衣服的女人伸手去解扎着马尾的上衣,她自己的乳房也在马尾美女的手里变换着各种形状。上衣很快在二人的配合下离体而去,马尾美女的乳房不是很大,与小辣椒的有点相似,乳头也是娇艳的粉红色,卷发美女嘴巴亲吻着她的乳房,双手在她裤子上摸索着。马尾美女迷着眼睛,双手抱着着卷发美女的头部。随着卷发美女双手的动作,马尾美女的牛仔裤与内裤一起离体而去。宁远发现马尾美女的阴毛也十分整齐,没有之前女人的那么浓密。两人拉着手向卫生间的方向走去,褪下的衣物散落在床边与地板上。
等待的时间有点漫长,宁远从床边拿了些卫生纸为一会的喷发做准备。大概20分钟后两人相吻着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两人都散着头发,宁远通过乳房的大小辨认出了二人,扎着马尾的美女皮肤比散发的更加白皙点。走到床边的时候,卷发美女将马尾美女推到在床上,双手将她的双腿大大分开。两片不是很大的阴唇由于身体的动作微微张开着能够看到里面粉红色的嫩肉,菊花也是娇嫩的粉红色,正由于紧张的身体微微抖动着。卷发美女伸出舌头在马尾美女的阴部周围舔动着,她舌头每一次的落下,马尾美女身体都会随之颤抖,菊花一张一张的也更加明显。终于,灵活的舌尖从菊花的部位一直品尝到阴蒂,马尾美女身体立即紧绷,上牙床紧紧的咬着下唇,闭着双眼,紧皱着眉头。随着卷发美女的动作越来越快,马尾美女的表情也变换着,或是咬着嘴唇,或是张嘴呻吟,看的宁远的鸡巴一突一突的险些射出来。
卷发美女终于停止了舌头上的攻势,马尾美女的双手也从腿腕处放了下来。随后卷发美女也爬到了床上,双手放在大腿根部,让双腿大大的张开,丰满的胸部由于躺着的姿势而滑向两边。卷发美女的阴毛比马尾美女的更加浓密些,但是在阴唇的周围到菊花的部位却干干净净,通过宁远细心的观察是修剪过的,怪不得两人的形状是一样的,还都那么整齐。两片略大的阴唇分向两边,颜色是深红色的,菊花的颜色比之马尾美女也深些,高高凸起的阴蒂在手指的抚摸下也显露出来。
马尾美女撅起高高的屁股趴在她腿间,舌头在她的阴蒂上,阴唇上来回扫动。她双手按着马尾美女的头部,嘴巴张着大声的呻吟,声音仿佛透过两面玻璃传入宁远的耳中。舔弄了大概有5分钟,卷发美女将身体转过,趴在床上,双手放在自己的屁股上,用力分开自己的双臀,两片阴唇与菊花都做出最大程度的绽放。马尾美女用舌尖舔着丰硕的屁股,伸出自己的中指和无名指一起插进了散发美女的阴道中。来回搅动了几十下,马尾美女抽出手指的时候竟是水淋淋的,而卷发美女的阴毛也在这个姿势下被淫水浸湿,凝固成一小戳。马尾美女抽出手指后,又用舌尖在她阴部上来回舔弄几下,之后在换成手指进入阴道中搅动。散发美女掰开屁股的双手也越来越用力,如此几次后,散发美女终于松开了双手,而雪白的屁股上竟然出现了几个鲜红手印久久没有散去。宁远被眼前的一幕幕刺激下也喷发了出来。
卷发美女高潮过后把马尾美女拥入怀中,两条香舌又相吻在一起。两具雪白的肉体在灯光的照射下纠缠在一起,犹如一朵妖艳的百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