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青清白衣凝华行(作者:浪子文)(1-8全)
1 作者:浪子文
2012/ 09/ 22首发于:SexInSex.net
  

  本文名字释义:青清:青春,清纯白衣:本主角凝华行:……这个不解释

  第一章:冰(上)

********************************

  我叫杨剑,我是凝华宫的少宫主,凝华宫全部由女子组成,当然本少爷除外。

  本少主是宫中唯一的男丁,也是我母亲凝华宫宫主霞玉仙子的宝贝儿子。

  我从小在宫中无忧无虑地长大,我可以随心所欲,做任何想做的事,甚至只
要我想,整个凝华宫除了有限几个人之外,全部可以成为我的女人。我虽然知道
这些规矩,但是我并不懂男女之事。一直在我十六岁那年,母亲霞玉仙子送给了
我梅兰竹菊四个美丽的小丫头,并派人让我明白了男女之事,四个小妮子成了我
的丫鬟兼女人。

  我不明白四君子的美名为何要用到四个小妮子身上,但我很享受跟她们在一
起的时光,自从破去她们的处子之身成为我的女人之后,一直是我床第间最好的
伴侣。

  就像现在我在床榻上,和梅儿巫山云雨,她躺在我的身下,身体白皙,她的
乳房像两座圆圆的山峰,双腿两旁分开。我搓揉着她胸口两坨软软的乳肉,下身
肉棒往她身体里冲撞了几下,带起她婉转的娇啼。她的阴户上方生着一小撮毛发,
大阴唇油光水亮,小小的小阴唇形状美好,在我青筋凸起的肉棒抽动中一开一阖。

  整个花房是濡湿的,不停地花蜜流泄。

  我在梅儿身上快速挺动着,柔媚的人儿发出甜美的呻吟,我连续地抽动着,
梅儿渐渐到达愉悦的至境,最后登上高潮,泄了身子。

  高潮之后我放开了她的身子,对着一旁的兰儿招了招手。兰儿来到我面前,
她背对着我在我身前趴伏着,屁股微微撅起。在四女中兰儿的屁股是最好看的,
又大又圆好像两个月亮,我抚摸着她的臀部,将肉棒顶到她的阴户插了进去。

  随着我的深入,我明显感觉到她里面在收紧,接着我抱住她的臀部,开始用
力撞击起来。撞了几十下之后,兰儿也开始呻吟起来,我愈发快速地在她体内冲
撞,我的身体和她的臀部相撞发出「啪啪」的声音,圆润的屁股变得一片通红。

  兰儿也承受不了我多久的插干运动,她很快也尖叫着达到了高潮。

  排第三位的小妮子竹儿,我和她通常玩的是女上男下,就是我躺着她骑在我
身上。我很享受这种最不耗力的交合方式,因为她不耽误翻云覆雨,我可以摸摸
她的乳房,玩弄她的阴蒂,还可以看到她在我身上起伏迷醉的表情。这次我也照
样在竹儿身上大饱手足之欲。竹儿在我身上起伏良久,终也泄出大量花蜜,败下
阵来。

  和最后的菊儿交欢我用的是一种能将肉棒插入最深的方式,我将她的双腿扛
在肩上,把她的身体折叠起来,由上而下不停地干着她。每每在我疯狂地冲刺里,
菊儿会发出愉悦的尖叫。每次交合到了菊儿这里已经接近尾声,在菊儿体内疯狂
抽动着,我感觉到了崩溃的边缘,到了最后激情勃发的一刹那,我会停止交合,
菊儿会跪伏到我身前,将我的肉棒含在嘴中,用柔软的唇舌温柔抚慰他……接着
我会在她的樱桃小口里将我积蓄的大量精液全部射出,菊儿会把精液温柔吞下,
然后帮我舔舐干净肉棒,最后她对我嫣然一笑。这些并不是我要求菊儿为我做的,
只是她觉得这样会让我更舒服,并喜欢上了这种方式。我和我的侍女间的盘肠大
战就结束了。

  行走在宫中的甬道里,我感觉十分的惬意,与四个乖巧伶俐,和我心意相通
的侍女进行一场美好的交欢,这样的生活让我很满意,我的要求并不高。

  迎面走来了一队人,她们腰间配剑,神情肃穆,我知道这是凝华宫的巡逻队,
负责宫中守卫,为首的侍卫长沁冰,她长得剑眉凤目,英气逼人。在我很小的时
候我就常常对这个冷冰冰、但美艳的女子有感觉,只是一直没有动作。直到我懂
得男女之事后,我才明白对她的是爱慕之情,开始考虑下一步动作。看着迎面来
的沁冰,或许她会是我第一个主动下手的女子呢,我心里微笑着。

  沁冰见到我抱剑行了一礼:「少宫主。」接着不发一言。其他侍卫也是匆匆
行了一礼,然后在沁冰的带领下而去。我笑了笑,并没对她们的倨傲产生意见,
这些负责宫中安全的侍卫一向眼高于顶惯了。而沁冰,我想她是不习惯跟人打交
道吧。

  现在我要去的地方是我师父的庭院,平时我会在她那里学习剑法。我的师父
可是凝华宫数一数二的高手,外号霓洁仙子,她在宫中并无职位,不过身份极为
尊贵。我的师父从小就教我练习着剑法,她是个千娇百媚的绝世美人,我除了一
丝不苟地练习之外,还真的对她没有其他的心思,一来平时师父对待我很好,犯
了错也不打骂我。二来她怎么也算是我的长辈,并且在宫中地位极高,对她起异
样的心思,我还没有那个心气。

  每次师父教完我剑法,然后会跑到一旁托着腮发呆。有一次我忍不住问她:
师父你在想什么?她告诉我她在想她的爱人,脸上浮起幸福又羞涩而娇俏的表情。

  师父比我大了十多岁,每次看到她这个表情我总感觉不出和她年龄相差悬殊
的差异,我总是把她当成心中的大姐姐,她除了有着一身成熟风韵之外,似乎还
保持着少女特有的纯真。

  今天的练剑没有任何意外,首先我还是演示了一下师父教给我的所有剑法,
然后她喂招,我接招,两个人打得衣袂飘飞,满天乱舞,直到确定今天的练习结
束后,师父霓洁仙子又丢下我跑到一旁去了。

  我见怪不怪,只是从背后看着她。师父的身段非常美好,尽管穿着一身白色
的衣裳,我仍然可以见到下面的峰峦起伏。尤其是师父举手投足间,带着成熟的
风味,有如熟透的水蜜桃。我的侍女和她一比显得青涩了些,好像青苹果。呃,
我在想什么?!

  我辞别了师父,回到了自己房中。

  几天后,我不经意地闲逛,来到了翠叶亭的时候,意外发现侍卫长沁冰正也
在这里。这妮子换上了一套不同于平时侍卫时的衣裳,正坐在亭中看着远处出神。

  (我的身边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一个爱发呆的美人。)

  我轻轻走了过去对她打招呼:「沁冰侍卫长。」卸下侍卫衣装的沁冰此时似
乎没有防备,被我的话语声冲击,有些慌乱地站起来,她似乎想对我行礼,双手
在胸口抱拳。但她忘了这是她平时的家居衣装,两只宽大的袖子垂落在胸前,有
些不伦不类,她立刻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又想换回女儿家该有的礼节,一时又豪
无头绪,不禁发了愁,最后她索性僵立在我身前。

  我并没有顾及这些,只是走到栏杆靠近她身边,说:「沁冰也在看这里的荷
塘美景啊。」

  沁冰反应了过来,她手放了下来,冷冰冰地说:「少主也要看景色吗?沁冰
是否打扰了少主?」

  我缓缓挨近她,说:「沁冰,我们一起看吧,可好?」

  对于我的接近沁冰似有不适,她依然立着不动:「沁冰不敢与少主平起平坐。」

  不知什么时候,我摸上了沁冰的小手,她的手带着一丝凉意,很软。

  「沁冰,在本少主面前没有什么尊卑之分,你就与我一同欣赏好了。」沁冰
对我的接触有些排斥,她冷冷地说:「请少主顾及自己的身份。」我左臂弯过去
搂住了她的纤腰,嗯,很柔很软,我说:「为了宫中日后的事务,我想和沁冰侍
卫长亲近亲近。」

  沁冰对我的搂抱大感不适,她推拒着我:「啊!少主,你从来不对沁冰如此
的,今日为何?请你放开沁冰。」我非但没有放开,还在她的腰肢轻轻抚摸了起
来:「沁冰,你知道吗,我注意你很久了。」当然我除了摸她的细腰外,并没有
其他动作。

  沁冰怔了一怔,说:「沁冰何德何能,实在担当不起。」我将头凑到她的鬓
边,一边呢喃着:「沁冰侍卫长,你是如此美丽,如此动人,少主经常想起你的
倩影,每每夜不能寐。」我一口含住了她圆润的耳垂,在口中捻动。

  「啊!」沁冰发出一声低呼,我明显感觉到她的身躯绷紧了,她连连抗拒着
我:「不要,少主不要这样。」不知道是那句话,还是我对她的动作让她如此。

  她敏感的耳垂被我舔动着,我清楚地看到她粉面上满布红霞,接着我开始往
下,用舌头轻轻舔着她柔嫩的脖颈。

  对于我的攻势沁冰大感吃不消,这次她又「啊」地低低发出一道呼声。我能
分辨出不同于刚才的惊呼,这是一道愉悦的呻吟。我很明显地感觉到手里的身子
变软了。

  我继续不停,从她的脖颈吻到了她的下颌,然后在她珠玉一般的面容上亲吻
起来。当然,我并没有亲她的樱唇。同时我的双手也在做着其他动作,我伸到了
她的身后,揉起了她两团柔软的臀肉。我的动作轻柔而舒缓,对于沁冰这样的心
高气傲的女子,如果动作太激烈的话可能会引起她的强烈反抗,甚至落跑。

  我不停地亲吻沁冰,同时双手不停抚摸她,沁冰发出无意识的「嗯,啊,哦」

  的愉悦呻吟,口中同时还在说:「好奇怪……少主,请不要对沁冰如此……
啊……」我的手抚上了她胸前的乳峰,将顶端两颗圆珠放在手指间不停把玩,沁
冰连续发出呻吟,身躯后仰。她的反应让我想到她可能没有经过人事。

  胸口被袭,沁冰身子都酥软了,已经块站不住了,我搂抱着她将她的娇躯放
在了亭中的圆桌上,双手在她胸前搓揉起来。沁冰柳条一样的身体不停在石台上
扭动着。

  平时冷冰冰的美艳侍卫长此时在我抚摸下满面红霞,春情勃发,婉转着身子
娇颤啼鸣,我喜欢这一幕,让我很有成就感。然而好景不长,沁冰终是惊醒了过
来打开了我的手惊呼:「少主,你怎么能对沁冰如此。啊!我怎么会躺下了。」

  趁着她春情未散,脸上还有迷醉,我轻轻地吻了她一下:「沁冰,本少主情
不自禁和你发生了接触,沁冰,我的好冰儿,本少主想你想的很苦,做我的女人
好不好?」沁冰终于清醒了。她连忙推开我,说:「啊!不,少主不可以,沁冰
不做你的女人。」

  我对她柔声说:「不要这么快拒绝,这样吧,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之
后我等你答复。」对于这个妮子,我知道不能一口吃下,需要慢慢来,今日的一
番接触已经是她所能忍受的了,如果我真想此刻要了她,并不算太大的难事,但
势必引起沁冰的不快,那样就享受不到乐趣了,日后化解也会流下阴影。我并不
想破坏和美人之间的兴致。

  沁冰魂不守舍,也不知道她听懂了我的话没有,见我让开了身子,她捂着胸
口冲出了亭子,似乎忘了她的武功,像小姑娘遇到侵袭,受难一般地逃走了。

  平时冷艳高傲的大侍卫长,露出的这一面,能看到的人不多吧。

  我站在她身后呵呵笑着。

  看着她的背影,仿佛有一条看不见的细线牵在了她身上,而线的这头在我手
里,如果她是鱼儿,我想她逃不脱我的手心了。

  我转身负手独自看着荷塘的景色。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