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中】【作者:biohazrd】【完】
1

  第十三章 心态的转变

  「哦……哦……噢……啊……」

  丝丝靡靡之音从充满诱人春光的房间里传了出来,形成条条美妙的淫靡奏乐,房间内的两人根本不知道此时正有人往着二楼上来。我和温阿姨都已经沉迷于水乳相融带来的肉欲之中,那强烈的肉体冲撞如同惊涛骇浪般一浪接一浪袭来。世外的一切仿佛与我们早已不相干了。

  只见我一个弯身把温阿姨的一只大奶子抓在手里,那只有在巨乳类A片里面才有幸一督的惊人弧度,雪白的美乳难以形容的弹性,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强大的催情药?

  也难怪我会发了疯似的在温婉婷身上驰骋,如此香艳的熟妇酮体谁能顶得住?

  只是沉迷快感中的我却不知道,自己这一生中最好的朋友即将往二楼而来。

  虽说这件房间是在二楼的尽头,传不下一楼,可二楼这么空旷,难保会有回音回荡。

  可以说如果徐胖子真的上到二楼,听到声响是非常容易的。

  来人不是他人,而是徐胖子,温婉婷可是徐胖子的亲生妈妈,若是被徐胖子见到我抓住他妈的奶子在搞他的妈妈,看到他的妈妈在我的胯下承欢,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会不会拿刀砍死我?还是受不了自己的好朋友奸淫自己妈妈的画面疯掉?

  「啊……好爽……好舒服……继续……操我……」然而温婉婷还没意识到她的儿子已经回来了,仍然沉沦在性爱的高潮中不能自我,眼前这个和自己儿子般大小的男孩着实让她感到讶异,如果不是自己小屄内传来滚烫火热的温度,实在难以让她相信插在她阴道的是一根鸡巴而不是一根铁棍死物。虽然此时的她被欲望给支配,但不代表温婉婷失去了思考能力,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感到惊讶。

  半个小时过去了,过程中她都泄身了两次,可自己屄洞里的肉棒依然坚硬如铁,没有丝毫要射精的迹象,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么厉害的持久力,以往和男人做爱的时候,占据上风的一般都是她,很多时候她都还没高潮,那些男人就已经一泻千里了,所以通常想要满足她,没有射出两炮精液以上是不可能的,一些把持力差的,四次才换她一次高潮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他与自己的儿子一般大,也就是说才十六岁,怎么可能?

  如果说是技巧做到这样不奇怪,但是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别说是什么床上技巧了,就连插入的方式都粗糙无比,以她的阅历一眼就看出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初哥。

  而且最奇怪的是,自己和他做爱,好像比平时更添一份另类的刺激,这是她在其他男人身上感受不到的禁忌诱惑,让她得到了远超寻时难以企及的快感,这也是让她如此忘我的原因。

  温婉婷突然将她的肉丝美腿搭在我的肩膀上,让她的身体更好地迎接我的鸡巴,方便我的鸡巴插入她的子宫深处。在这一刻,温婉婷她觉得自己彻底迷醉了,什么儿子老公,什么世俗道德,统统都抛之脑后,脑袋里只想着,好想,好想,想要更多,想要得到更多的快感,想要永远沉沦在这种肉欲之下……像这样的豪华别墅,一楼都二楼的阶级不算多,顶多一分钟就能走完,但此刻犹如登天之路般看不到尽头。作用在徐胖子身上的时间仿佛减缓了,让他每一步走的都是如此漫长,不过便如登天之路都有走完的时候,当在徐胖子踏上二楼走道时,空气似乎凝固住了。

  世间的一切喧哗突兀讶然静止,只剩下回荡在二楼的细微靡音。声音虽然轻细,但还是被已经踏上二楼走道的徐胖子听到异样,顿时引起了徐胖子的注意,于是他便往声音的尽头走过去。毕竟突然家里出现这样的异响,正常人都会去查看看看的。

  越是走近,徐胖子就越是感到这种声音好像在哪里经常听过,非常熟悉。只不过光凭声音判断,还是无法知道究竟是什么异响。很快地他便走过了自己的房间,徐胖子有些奇怪,开始他以为会不会是自己的好朋友夏鎏枫在他的房间里弄出的声响,现在很明显不是。

  那究竟是哪里呢……徐胖子一时间怎么也不会联想到,这声音会是他妈妈的叫床声淫叫声,随着徐胖子的走近,传出来的声音越来越大,同时也让徐胖子心底升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若是继续前行,他将会失去身边的一切,甚至是改变他的命运。

  噗通!噗通!噗通!

  心脏猛烈的跳动,徐胖子也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无缘无故心跳加快,而且抑制不住。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害怕走过去,为什么我的心里面总有个东西在阻止我继续走下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徐胖子距离温婉婷的房间只有三步之遥,他很奇怪,他妈妈的房间里面怎么会传来如此熟悉的声音,这不正是他经常看的A片里面那些女优的叫床声吗?为什么妈妈的房间里面会有这样的声音,难道妈妈在里面?

  刚好和爸爸在行房?

  徐胖子可不像我,对这方面一窍不通,当初我听到爸爸妈妈房间里怪异的声响,都还能想象为有小偷进屋。但徐胖子是谁?拥有数年AV经验,还嫖过妓的淫人,哪能听不出来房间里的声音正是男女做那种事情时候发出的声音。

  难不成真的是爸爸回来了,和妈妈在做爱?没理由啊,这个时候妈妈一般都是在医院的,至于爸爸,一年都没回来几次,怎么可能会突然回来,碰巧妈妈也在,和妈妈做爱?即使在饥渴也不可能日光日白的,连房门都不关地搞吧。

  怀着奇怪的心情,正准备走过去彻底推开房间一探究竟时,突然——「噢……第一次我,在开摩托的时候,咩黑泻泻忘记开大锁;噢……第一次我,骑摩托接时候,刹车刹车惊人撞飞我……」一阵手机的铃声在徐胖子的裤袋里响起,不过这音乐……徐胖子这家伙不愧是一代淫人呐,连手机铃声都是往色情方面类型的。

  突如其来的电话让徐胖子微微一愣,随即拿出了手机,看着来电显示的电话号码。徐胖子不由得神色顿然凝结,接着不加思索地按下了接听键放到了耳边,很快电话那头出现了声音,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徐胖子刹那间脸色大变。

  顿时顾不得他妈妈房间里传来的呻吟声到底是何来由,旋即转身飞快地往楼下跑去。

  兰姨在客厅打扫卫生,突然见到徐胖子神色慌张地跑下楼,觉得奇怪便上前一步问道:「少爷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么?」「没什么,兰姨,我有些紧要事先出去很快回来」,说完徐胖子穿上鞋子甩门而出,一溜烟地不见踪影了。留下兰姨虽然觉得有些疑惑,但也没多想,毕竟男孩子风风火火地不是很正常吗?于是她也就没有过去理会,继续做她的家务。

  至于我的问题,兰姨以为徐胖子跟我说过了,所以就没有上楼去提醒我。

  不得不说真是惊险万分,如果没有这一个电话,徐胖子可能已经见到我和温阿姨做爱的画面了,到时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真是好险啊。但……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电话,让徐胖子如此紧张,连几步的距离都放弃没有继续去探究叫床声的来源,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这只能待后文才知道了。

  命运往往就是这么奇妙,正因为这三步之遥,徐胖子错失了看见一个令他痛苦的真相,也使得剧情发展更加地白热化。

  而我和温婉婷则是继续沉迷在性欲和肉欲之间,根本没有察觉到,刚刚他们经历了多么惊险的瞬间。

  走出到别墅小区门口的时候,徐胖子「啊」地叫了一下,一拍脑袋,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没跟夏鎏枫说,自己有急事要处理,额,这下子惨了,本来放了夏鎏枫这家伙这么久鸽子,以他多年对夏鎏枫这家伙的了解,此时此刻百分百是想要宰了他,现在他又再一次放他鸽子,啊……死了死了,呜呜呜呜——诶,等等,貌似他刚刚回去,并没有看到夏鎏枫,也就说夏鎏枫应该还不知道他回去过,所以相当于他只是放了夏鎏枫一次鸽子,这样的话还至于被打死,哈哈哈哈,只是……我的珍藏啊,呜呜呜呜。

  徐胖子真不知道他这时候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徐胖子那几百斤的肥肉,没想到跑起来竟是如此轻盈,看在保安亭的大叔是一阵内牛满面,而且这保安大叔是远远看着徐胖子跑过来的,看着徐胖子一边跑,脸上的表情一时哭丧,一时兴奋,还以为徐胖子中邪了。

  于是乎感叹,看来有钱家的孩子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才这么小就精神失常,唉……以前看这小子一副不怀好意坏坏的样子,原来是精神有问题啊,难怪我就觉得奇怪,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会露出那些猥亵少女的大叔表情呢。

  这保安大叔在这干也有些年头了,对徐胖子的印象挺是深刻,因为这死胖子每次看着他笑的时候,总让他觉得这笑容好他妈邪恶,害他每次看到都觉得全身鸡皮疙瘩掉一地,以为徐胖子是不是对他有某种意图。现在终于找出原因了,原来是精神出了问题呐,多年来的困扰也算是能放下了。

  望着一个肉球滚动的背景,保安大叔露出了一个释怀的笑容。

  前面的徐胖子突然一个踉跄,全身顿时一阵恶寒,接着连打了几个喷嚏。让徐胖子紧张的步伐减缓了一下,想道: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憋屈感,好别扭好心塞。难不成是夏鎏枫在骂我?

  任徐胖子如何猜测,都不会想到他已经被他家的别墅小区保安当作是精神有问题的小孩,而且曾经还把他联想成会对一个大叔不怀好意的猥琐佬,要是知道的话,徐胖子必定会回头跟这保安大叔拼命的。

  镜头转回到房间,此时的我已经放开了让所有男人都会爱不释手的汹涌巨乳,转而将手抓住了温阿姨的丝袜大腿,能够被温婉婷穿在身上的自然不会是那种十块钱一双甚至几双的丝袜啦。高档的肉色丝袜在温阿姨的美腿中真正把丝袜这人类一伟大发明发挥的淋漓尽致,我的手抚摸在白皙的美腿上,高密度纤维的冰丝质感和柔顺,难怪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多丝袜控,简直是无时无刻都在挑战着男人的视觉和触觉。

  我的身躯如同一个不断重复的机器人,猛烈地往前捣动,似乎被上了发条般永远不会停下来。温婉婷在我这狂风暴雨的攻势下,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胸前的乳肉不断地上下晃动,滚滚颤栗。真是不敢想象这会是Z市有数的名暖贵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夜总会下贱的妓女。

  骤然我停下了动作,不是我体力不支,而是因为……温婉婷娇躯一阵僵直,雪白的美腿张得开开的,似乎是已经习惯了。

  「噗」

  连续几声非常细微,小得几乎听不见的声响,在那一刻,我感觉我的灵魂好像出窍了,整个人无比的空灵,孑然一身。然而温婉婷则是感觉到一股炙热的岩浆宛若崩掉的河提般疯狂地冲进了她的子宫深处。霎时她觉得她整个子宫就要被燃烧般,这股热流还蔓延到了她的阴道,甚至全身,她觉得她要被融化了。

  「啊哦……好烫,好热……要去了……哦……」别以为性事会就此结束,一个阳刚的青春少男,一个饥渴到极点的美妇,两人简直就是干柴对上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即便我刚刚射完精,但眼神里的欲火却一点都没有衰退的迹象。

  然而温婉婷比我还要疯狂,整个人都堕入了乱欲的深渊,过程中都不知道被我操得高潮了几多次,唤作一般的女子,早就软瘫不能动了。要知道妈妈上次受到了催情药的效果影响下,也才堪堪泄身了数次罢了,可温婉婷现今一点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只见温婉婷趁着我刚射完精,有些恍惚和虚幻时,乘机将我反转,压倒在下。

  用手抓住了我沾满淫水和精液的鸡巴,温婉婷释放了一个迷离的神情,时而抚媚,时而端庄,让人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她。

  温婉婷扶正了我的肉棒,把我的龟头对准了她的两腿之间,用她的那两片紫红色肥美的小阴唇轻轻摩擦我的马眼,顿时一个突然,我感觉我好像捅入了一个神秘的幽地,顶到那一块天堂的门扉。

  「喔……」

  我和温阿姨两人再次同时呻吟。

  紧接着温婉婷熟练地用手撑住我的胸膛,开始慢慢扭动她曼妙的身姿,成熟的风采在这一刻表现得一览无遗。丰满的美臀好像一个巨大的磨盘一样,在揣磨着我的大鸡巴。

  「哦……噢……」

  「啊……喔……嗯……」

  随着温婉婷腰肢的每一次摆动,她就会发出一道让人浑身燥热无比的淫叫。

  随着她上下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她胸前的两只大奶子就好像灌∴最?新?网●址×百喥Δ弟╔—?板╮zんù╕综↑合μ社╔区☆满了水的水球一样,晃动起来雪花花的乳肉滚滚抖动,十分吸引人眼球。

  两人好像不知疲倦似的,什么贵妇的姿态,什么矜持,统统都化为乌有,也好在徐胖子没有看到,若是被他见到他妈妈现在这幅丑态,一副淫娃荡妇的样子,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呢?想想都觉得激动。

  良久——

  「啊……」

  随着温婉婷最后一声撕心裂肺地嘶吼,在我抽出鸡巴的瞬间,温婉婷的小屄忽然冒出一道水柱,径直地冲在了我的身上,把我身上没来得及脱掉的衣服冲湿了。

  但我已经没有过多的脑力去理会这种问题了,射完精的我大口地喘息着空气,迷失的瞳孔渐渐找回了光彩,发泄完了兽欲,我空白的大脑开始回复理智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冷静下来,看到一个成熟的美妇,一丝不挂赤裸地躺在我面前,那姣好的面容,艳丽的容貌,不正是我最熟悉的温阿姨么?我到底做了什么?

  我望着眼前这一具经历过高潮过后香汗淋漓的韶艳酮体,微微颤动的娇躯,紧闭的双眼,丰玉红唇轻张,不断传来轻微的梦呓,最可怕的是,温婉婷两腿之间正在泊泊流出的乳白色液体,散发着某种异味。数以亿计的精子伴随着淫水一同流出,肉色的长筒丝袜不可避免的,大腿根处的蕾丝花纹也被沾湿了不少水渍。

  这些都是我做的?

  我强奸了温阿姨?强奸了我最好的兄弟的妈妈?我……望着眼前依然诱惑非常的熟艳酮体,我的心底竟再次生出一丝欲望,我怎么可以——「啊——」我终于忍受不住内心的惶恐,穿起了自己的衣服,飞快地逃离了温阿姨的房间。因为我害怕,害怕自己会再次克制不了。

  急忙地下了楼梯,头也不回地往着大门的方向冲了过去,连正在打扫的兰姨看见叫唤都不理睬,甩门而出。留下兰姨一个人感到奇怪,怎么今天一个个的,都好像被人追债一样,沛少爷是,连小枫亦是如此。

  我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跑到了哪里,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远离那个地方。不知不觉我已经跑到了一个了无人烟的海边,我停了下来。

  此刻的我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跪倒在地,匍匐地将头埋在了沙滩上。脑海里一直浮现着刚刚温婉婷的裸体,还有之前不顾一切地奸淫自己好朋友妈妈的画面。

  「啊……」

  旋即我站了起来对着大海怒吼。

  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那个可是徐胖子的妈妈,我最好最好的兄弟的妈妈,从小跟我玩到大,甚至什么都愿意跟我分享的徐胖子的妈妈。我竟然会……竟然会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妈妈那一次就算了,可是温阿姨是我最敬爱的人。

  从小,温阿姨就好像温暖的阳光般,每次去徐胖子家,我都能体会到一种妈妈不能给我的温暖,这也是为什么小时候我很喜欢去徐胖子家的缘故。有的时候我真是很妒忌徐胖子,有个这么温柔的妈妈,可以无所顾忌的透入到其亲切的怀抱之中。

  那个时候,每次我看见温阿姨对徐胖子做一些母子之间亲昵的动作,比如拥抱,解纽扣,这些很多妈妈都会帮孩子做的时候,我却在一边默默地羡慕。因为我从乡下爷爷回到爸爸妈妈身边的时候,已经五,六岁了,而严格的妈妈早早就要求我学会独立,所以穿衣服什么的,都只能依靠自己。

  有好几次,我为了也能体会到温阿姨的一次温暖服务,我故意穿了一件童装衬衫,把纽扣全部解开和徐胖子在厅里玩耍。不出所以然,温阿姨在看见我衣服开开后,果然走了过来,为我扣了上去。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暖意。

  那一种母性的光辉,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虽然稍微长大了点,对于这种母爱的温暖的依赖渐渐摆脱,但是温阿姨的婉约笑容却一直我都未曾忘记。

  然而这样的温阿姨,我竟然会对她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我还是人吗?我真的还是一个人吗?我觉得我就是一个畜生,噢不,畜生都会知道天伦人伦不可违背,但我却做出了连畜生都知道不能做的事,我真的配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上了自己妈妈不单止,现在连自己都敬爱的好朋友的妈妈也搞了,我……我的罪责,天打雷劈五雷轰顶都洗清不了。

  懊悔,懊恼,惭愧,此时此刻,我的内心真是无比的煎熬,痛苦不堪,无法言语的心情,想说说不出来,想死不知道怎么死得痛快,纠结,彻骨,彻心,整颗心好像被掏空了般。

  是不是觉得我很做作?上了一个这么漂亮的美妇,还在扮演着痛苦?觉得我在装逼?

  举个例子,例如你的亲生妈妈去世了,你爸爸再娶了另一个,这个后母对你虽说不至于恶毒,但也极为冷淡,毕竟哪个女人会对自己男人前妻的孩子好,即便好也是别有目的。这样子的情况下,对于还是小孩子的你会是怎么想呢?然而这个时候,有一个长辈出现,对你无微不至,给予了你母爱的温暖,你很是敬重她。不过有一天,你无意中却和其上了床,欲望发泄过后,你有想过以后怎么面对这个长辈吗?你觉得自己会羞愧吗?

  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你的心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我只能说你已经泯灭人性了。人之所以称之为人,高等灵长类,是因为人有着丰富的情感,有七情六欲,有属于自己的道德标杆衡量,即使是再坏的人,在冷血的人,都会有着光明的一面,所以这就是人。

  我……虽说是温婉婷先诱惑我的,但是无论如何她都是我的长辈,而且我最恨我自己的地方,是我竟然对温阿姨有着邪念,这才是我最不能原谅自己的原因。

  好久——好久——

  我整个人睡在沙滩上,任由海水冲刷着自己,仿佛想要借此洗掉身上的罪恶感。

  夜色渐渐爬上天空,我从徐胖子家跑出来已经五,六点了,我没有去在意时间的流逝。我呆呆地望着海面上的寒月,似乎想要问它,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从小被妈妈严格教导,对于自身的道德修养极为看重的我,在今年之前,连小黄片AV都不知道什么的我,却是首先上了自己的亲生妈妈,现在连自己最好兄弟的妈妈,我最尊敬的温阿姨也搞了。

  我贱格吗?我问过我自己,我不贱格,虽说我和妈妈还有温阿姨都做爱了,但是两次都不是我先挑起的。不过问题又来了,既然不是我挑起的,为什么我不能拒绝,是因为我原本心里面都存有对这两个女人有着非分之想?

  或许吧……

  只是我今后该何去何从,我生命中与我最亲近的两个女人,都与我发生了关系,而且都是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我不知道妈妈和温阿姨的想法,是恨我趁人之危,还是恨我其他?这一切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该怎么去面对她们,妈妈的问题还没结束,现又多出了一个温阿姨,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我的命运会如此多舛……内心的挣扎,让我真的有过一刹那想要冲进海里一死了之,只是在我感受到冰凉的海水透过来的彻骨感,令我的脑海中闪过一副画面,竟是我的妈妈。到最后我都是没有勇气踏出那一步,平躺在沙滩上。

  我思考着。

  原本我就只不过是个平平凡凡的少年,虽然会点小武功,但在今时今日热武器的时代,再厉害的武功能快得过子弹么?就这么普通的我,命运竟然和我开了玩笑。

  过去的时光找不回来,发生过的事也不会改变,我能做的只有随波逐流。我坦诚我挣扎过,纠结过,痛苦过,可是想深一层,又能改变什么呢?既然我没有自杀的勇气,难道我连面对自己的勇气都没有吗?

  我躺着伸出了一只手臂,张开手掌环扣天上的月亮,皎洁的月光透过我的手指映在我的脸上,我发觉被月亮照耀的自己,其实并没有我自己想象中那么纯洁,相比于洁白无暇的月亮,我显得黑暗许多。

  此时此刻,和内心战斗,天人交战过后的我,心情显得无比的平静,好像风雨过后回复宁静的安逸。突兀我想起,我的窘迫,我的囧境,貌似算不了什么,我不过是沧海一粟,跟大海,跟天空比较,我只是渺小的一个点罢了。

  我既不伟大也不出众,扔到人群中,可能找都找不到我。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去在意世俗的看法呢?世界这么大,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不说远就说日本,徐胖子借给我的AV中不就有关于乱伦的题材吗?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之中,乱伦的人,我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即使乱伦确实是被会千夫所指没错,但也就如此罢了。

  我先前问过自己,我对妈妈和温阿姨存在过非分之想吗?我此时可以回答,有的。没错有的,如果我对妈妈没有想法,即便我被诱惑,我血气方刚,但也不至于变得那么疯狂,做爱的时候完全失去理智。对于温阿姨亦是如此。

  不知为何,浸泡在海水中的我,从没有过这么坦然,一些我从没未敢想过的事情,或者说抗拒想,压抑自己不让自己想的事情统统浮现在脑海中。

  陈淑娴,我的妈妈,从小对我严肃,苛刻的人,我心里面对她一直存有敬畏,对她是又怕又爱,爱的是期望她有一天能够肯定自己。一“w^w`w点01bz点n`e”t\"

  次的无意,看见了妈妈

  深藏的美好身材,让我产生了性的萌动,也是我开始对性有了另类的想法。

  温婉婷,徐胖子这个我最好的兄弟,好到能同穿一条内裤的兄弟的妈妈,我最敬爱的温阿姨,对我有着深远影响的女人,给予了我在妈妈那里得不到的母爱温暖,让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对其种下了憧憬的种子,在我的心里悄然的发芽。

  要说我对她们有没有感觉,要是以前我是绝对不可能承认的,但是此刻的我,却不得不坦诚,我确实是泛起了涟漪。尤其是想起温阿姨那对饱满的巨乳,妖娆的身姿,修长的丝袜美腿,还有那成熟的韵味,美妙的触感,狭隘的小屄给我带来的无上快感,让我心头不禁一阵火热,腹间貌似有一团邪火正在燃燃升起。

  这个时候,我竟是没有丝毫的罪恶感,也没有了内心的羞愧,就这么平静地想起。

  我觉得我有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是呀改变了,既然无法改变命运,那就只能改变自己。不过该坚守的东西还是必须得坚守的,只是……任由随其自然吧……—————万恶的分界线————温婉婷摊开双脚地躺在床上,高潮过后的温婉婷全身都在打颤。看得出来她依然沉淀在我带给她的无上快感之中久久不能自拔,她从未试过如此满足过,那一种仿佛将灵魂填满的感觉,让她无处宣泄的欲望得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升华。

  简直是爽爆了。即便是以前……都未曾获得这种舒畅的高潮。

  良久良久,温婉婷才缓缓醒转过来,她浑然起身,坐在床上回思起刚才发生的一切。虽说她在发作的时候,她会克制不住自己身体的性欲,但并不代表她是失忆的。所以她清晰记得,那个和她发生关系的男人,居然是自己儿子的好朋友,小枫。

  这时温婉婷用手扶了扶自己的额头,揉了揉太阳穴,总算渐渐解除掉浑浑噩噩的状态,她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被人操得昏死过去了。自从……温婉婷呼出了一口浊气,张开了双眼,忽然感觉到自己两腿之间有些粘稠不适,顺手用手探了一下,看着沾在手上的乳白色液体还有些许自己淫水的混合物,温婉婷不禁一阵苦笑。

  虽说她对于精液一点都不陌生,甚至对性爱方面非常开放,但这次竟然会是一个自己很熟悉的人,小枫,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这个跟自己儿子年龄一般大的小男孩,她居然诱惑了人家还跟其上了床,饶是温婉婷这样阅历丰厚的人,也同样难以释怀。

  不过温婉婷并没有想太多,旋即便抖动着胸前的巨乳走进了浴室,过程自然是香艳无比,可惜却是没有人有福气可以欣赏到这一幕。

  待其再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披了一件浴袍,没有丝毫顾忌地下到了一楼。

  也是,这是她的家,有什么好顾忌的?

  这时正好遇到干完活准备回去休息的兰姨,于是兰姨便恭敬道:「夫人」。

  「嗯」,温婉婷点点头,此时的她已经恢复回平时的贵妇风范,一身高贵婉约的气质尽显无遗。

  就在兰姨打完招呼刚要离开时,突然停了下来。

  「对了夫人,今天下午的时候,小枫来找少爷,但少爷却是不在家」,即便我她们都已经很熟悉了,但是作为佣人的兰姨出于职责还是有必要报备一下主人公的。这间屋子的主人公自然是徐胖子的父亲啦,但是他爸爸不在,告诉主人公的夫人亦是一样的。

  温婉婷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我有来过,不止来过,还和她在床上颠鸾倒凤,把她操得几乎晕死过去,到现在才醒呢。

  「后来小沛少爷回来……」

  「小沛他回来过?」,未等兰姨说完,温婉婷便打断了她的话,甚至神情出现了一些慌张。

  「是的,小沛少爷回来过,但是刚上楼没多久,就急急忙忙地冲下来,然后跑出去了」,兰姨如实回答道。

  「你说小沛回来,然后又跑了?」

  温婉婷心底升起一股惶恐,难不成……如果真是那样,她……就在此时,别墅的大门缓缓被打开,来人不是他人,正是徐胖子。

  温婉婷看着她的儿子,心里面从没有此刻这么紧张过,生怕她最害怕的一幕发生。随着徐胖子脱下鞋子一步步向她靠近。

  温婉婷的心整个提了起来,连呼吸都变得不协调。

  本楼字节数:19563

  【未完待续】

  总字节数;318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