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教委之春】【完】
1 【教委之春】(一)

  早春的阳光照进办公室,把不大的房间照的明亮明亮的,坐在办公室里面的洪国平非常得意。

  最近因为一次意外的遭遇,让他巴结上了省里面的领导。最近的教育干部工作会议上,省里面下来文件对他点名表扬,说他工作认真,团结群众,要重点提拔。

  既然是省里面的意见,市里面怎么敢怠慢。很快洪国平官职连跳数级,从下面一个基层小干部变成了市职业教育管理委员会主任书记,统管市里面的所有职业教育工作。

  现在,所有中专,职校的老师的生杀予夺的完全就在于他老洪一句话,在办公室里抽着下面那些想巴结他的人送来的高档中华烟,洪国平感叹命运的起落,没想到我洪某人也有今天。今天既然我爬到了这个地步,以前那些只敢在梦里面想的事情我都要把它慢慢变成现实。

  洪国平说的梦里面的事情就是柳悦铃,市里面一所外贸职业技术学院的英语老师。柳悦铃今年二十出头,长的是亭亭玉立,美丽漂亮,再加上刚刚结婚没多久,在被爱情和性滋润后,越发显出妩媚动人。

  洪国平想玩柳悦铃不是一天两天了,从他刚调到市里面的第一天他就被这个气质不凡的美女所吸引,无奈柳悦铃的老公是个身高体壮的体育老师,凶神恶煞的,柳悦铃又和他不属于同一个部门,所以才一直没有机会下的了嘴。

  上次市里面组织教育部门搞联谊,洪国平刚好和柳悦铃的学校安排在一起。

  一起出去游玩的时候洪国平和柳悦铃一起照了张集体照片,照相的时候洪国平因为老往柳悦铃身上贴,弄的柳悦铃杏目圆睁,旁边她的男朋友也不爽的推了洪国平一把,还好大家一起拉着,才没把事情闹大。

  此后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洪国平就捧着这张照片打手枪,时间一久,照片上沾到得精液过多,都透着一股味道。

  现在不比当日了,柳悦铃和他老公刘延都成了自己的下属,他们录用与否,工资高低,还不都在洪国平一句话。洪国平再次拿起照片,一只手套弄着阳具,狠狠地道“这次老子非把你搞到手,操死你个小骚货”“洪书记,你想操死谁啊?”门外传来悦耳的笑声,不用说,洪国平知道敢和他这样说话的就是他的办公室秘书林雪。

  林雪是洪国平的老下属了,跟着他换了三个地方,洪国平之所以一直带着他,除了她工作能力出色外,更重要的当然是林雪可以满足洪国平的很多需要。

  见进来的是林雪,洪国平也不需要遮掩什么,把照片往旁边一放,一只手继续撸这阳具说“小林啊,快过来!”“洪书记,还是早上呢,昨天晚上刚放过三炮,怎么又想啦?”随着高跟鞋踏着地板的清脆的响声,林雪走到洪国平跟前,修长的手熟练地替他套弄起鸡巴来。

  “洪书记,很硬嘛!”林雪媚笑道。

  “嘿嘿,小林啊,外贸职院的柳悦铃你知道吧”洪国平也不客气,在享受着林雪套弄的同时一把抓住林雪硕大的乳房,隔着丝质的衣服就把玩着。

  “洪主任,原来是想操我们的外贸之花啊,怪不得鸡巴特别硬”林雪吃吃笑道,一边帮洪国平脱下长裤。

  “什么之花之草的,明天你给我去传达一下,说市里面最近要精简师资队伍,对了,特别是要向外贸职院传达,对了,你还告诉那个柳悦铃,现在市里面的负责人是我洪国平,我这人很重感情的”边说着,洪国平不老实的把林雪的外套脱掉,蕾丝边的胸罩翻起,毫无障碍的直接玩弄着林雪的一双大乳“明白,洪书记,我林雪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林雪张开艳红的嘴,开始用舌头舔起洪国平的大阳具。

  在林雪巧妙的舌功下,洪国平的阳具越发的粗大狰狞,龟头上的青筋暴起,显得非常的恐怖“小林啊,这件事办好了我会好好的赏你的”洪国平已经在扯林雪的裤子了。

  “洪书记你要怎么赏我啊,”林雪主动的把身上剩余的衣裤褪掉,媚笑着问道。

  “你慌什么,这些年你跟着我,我少过你什么好处了,我有一口肉吃你肯定也有一碗汤喝的,来,别先急着坐上来啊,先夹夹”林雪听罢也不多说什么,用双手托起自己那硕大的奶子,把洪国平粗壮的阳具夹在中间,上下耸动,但是洪国平的鸡巴实在是太长了,整根鸡巴无法完全被乳房包括,一个奇大的龟头从乳房上冲出。

  林雪吃吃笑着,伸出舌头,用舌尖去挑逗马眼,洪国平不由一阵激灵,马眼中渗透出一些淫液,弄得林雪的舌尖和龟头之间连着一条细细的水线,画面十分淫靡。

  洪国平两手按紧林雪的乳房,腰身上下耸动,享受着龟头刮乳的快感,不得不说,林雪这骨子里面的淫荡是最让洪国平享受的,她完全把握住了男人享受的心。

  这不,林雪又伸出了一只手,开始把玩起洪国平的龟囊。龟头被林雪的舌尖舔着,龟身被林雪的柔软的乳肉夹着,龟囊又被林雪的手若有若无的骚弄着,三重刺激之下,洪国平感到一阵趐麻麻的,全身毛孔都开了“啊,小林啊,真舒服”洪国平不禁叹道“侍奉男人,真很难找到比你出色的”林雪淫荡用嘴一吸龟头,发出清脆的“啵”的一声。“洪书记,舒服了嘛,你的鸡巴已经很硬很烫了,快干我把,我的小屄都湿透了呢。”洪国平放开林雪的双乳,把她抱到办公室的沙发上,让她背过身来,把屁股高高翘起。

  林雪一只手拔开自己的阴唇,露出自己粉嫩的屄肉,转过身来用舌头舔着嘴角,发骚地媚笑道“书记,用你的大鸡巴干我把,小屄痒死了。”洪国平淫欲已经完全被林雪这个骚货吊起,也不用和她客气什么,扶着自己的龟头,在屄口磨蹭了两下。“啧”的一声狠狠的插入林雪的阴道,直冲花心,码足了劲全力冲刺抽插。

  林雪的嘴巴都张成了O 型,显然洪国平太狠了,完全不考虑她的感受就全力抽插“书记……您轻点……悠着点……别那么狠啊……啊”嘿嘿,这女秘书就是洪国平的私人玩物,洪国平那用在乎她的感受,林雪的求饶反而更激发了洪国平的兽性,洪国平干的更快更狠了,每一次抽插的时候都把阳具完全拔出,然后再狠狠的全根没入。

  渐渐林雪也适应了洪国平的高速抽插,声音开始变得欢快了起来“啊……啊……对……嗯……插我……不要停……啊……好舒服哦……插死了……美死我了……啊……好哥……好深哪……嗯……嗯……”林雪自己也开始疯狂的配合套弄了起来,淫水四处飞溅,打湿了洪国平的龟毛突然间,洪国平眼睛瞥见了防在旁边的柳悦铃的照片,想着过不了多久,这块天鹅肉就要被自己吃到,想着也许过两天,就在这个办公室,柳悦铃也要同样翘起屁股恳求他把鸡巴插入自己的嫩屄中,阳具不由的又胀大了一圈。

  林雪显然感觉到了洪国平的变化“书记……啊……今天你的鸡巴特别……硬……啊……救命啊”。

  想到爽时,洪国平对着林雪那白洁的屁股狠狠的一巴掌扇下去,“啪!”屁股上的五指掌印清晰可见。

  “啊……洪书记……痛……你可真狠啊……小妹就爱你这样的……嗯……猛男子”林雪讨好的叫道洪国平拔出鸡巴,那青筋毕露的大鸡巴沾着林雪的淫水,热腾腾的冒着蒸汽。

  “小林,换个姿势,你来主动”洪国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林雪张开小嘴,性感的红唇包含着洪国平的大鸡巴,把上面的淫水舔个干净,边舔边媚笑道“书记,你好猛啊,妹妹被你操的都快站不直了。”“哈哈,那有什么关系,站不直了就休息2 天,保养好再过来再让我操,快骑上来啊”林雪跨步而上,屁股一沉,鸡巴再次没入。

  洪国平的手也没闲着,抓起林雪的大乳不断捏着,在他的手里林雪的乳房变成各种奇怪摸样,如今是林雪在上面主动,他毫不费力,干脆全力把玩林雪的乳房,这不,他又抓起林雪的大乳,用嘴吮吸了起来“啊……书记……轻点……别咬啊……啊……痛”她哪里知道,现在洪国平幻想的完全是现在操的是柳悦铃,他当然要狠狠的咬,以解当初她对自己的一瞪一推之仇。

  洪国平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臭婊子,哥干的你爽不爽?”“爽……太爽了……小妹就喜欢哥操……”林雪也在兴头上。屁股上下的幅度变得更快更猛。淫水随着肉棒的抽动,不停的飞溅而出。

  “喔……喔……好舒服……啊……快一点……嗯哼……快一点……啊……我好热……嗯……”林雪这个淫娃疯狂地叫起床来“像这样吗?”洪国平努力地加快。

  “哦……对……对……啊……啊……我……我会死……啊……会死掉……”“让你死掉,好不好?”洪国平问道。

  “好……好……啊……让我……死掉……啊呀……真的……要死掉了……”林雪只是下意识的胡乱应付洪国平恶狠狠地说道,“干死你个装清纯的臭婊子”自己也在下面开始抽插,一时间办公室里只剩下“啪……啪……啪”的声音。

  在肉体和精神的双重享受下,洪国平很快攀上了高潮,他腰间猛地一哆嗦,精关一松“啊,悦铃,爽!”精液尽情喷出那边林雪非常配合,紧紧抱住洪国平,屁股下沉,让洪国平的鸡巴完全没入阴道中,子宫口牢牢地吸住洪国平的龟头,让他的精液喷洒在自己子宫颈上,红艳的唇也紧紧吻住洪国平的嘴唇,让洪国平得到全方位的射精快感。

  整个屋子突然间充满了精液的腥臭,良久,林雪才慢慢松开洪国平。

  林雪撒娇道“洪书记你好坏啊,人家那么辛苦在上面套弄你的鸡巴,你脑子里面想着的还是别人”洪国平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嘿嘿,这干嘛……。小林别生气,其他女人我只是随便玩玩,我和你才是长期伙伴嘛,悦铃的事情,你还要安排妥当哦”说着,又把一只手搭在林雪的乳房上,轻轻抚摸。

  “洪书记,放心吧,我一定会安排好的,她悦铃没什么后台靠山,不投靠我们洪书记还能投靠谁啊”直到在林雪阴道里面洪国平的阳具软了下来,林雪才慢慢起身,还来不及处理顺着阴道流出来的精液,林雪先用自己的小嘴把洪国平的鸡巴上的污渍清理干净,然后帮洪国平把衣裤穿上,最后才拿纸巾擦拭自己灌满精液的阴道以及大腿内侧流出的精液。

  无疑,林雪这种侍候男人的态度让洪国平十分满意。

  “小林啊,这几天你就把悦铃的事情办妥就可以了,其他时间就在家里休息就行了,不过……”“不过洪书记要是鸡巴痒了,想玩女人了,打个电话我就过来是吧,洪书记不用你交代”林雪吱吱笑道。

  说罢重新穿上自己的高跟鞋,走了出去,还真别说,走路的样子一扭一扭的,也许真是洪国平操的太狠了,把这个荡妇的屄都肏伤了呢。

  等林雪离去,洪国平看着那发黄的照片发狠道。“悦铃啊,这个星期我一定要操到你,让你在我的胯下呻吟。”。 [ 此帖被历风子在2015-03-23 11:58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