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第一章 垃圾功法
1 太玄门,后山,一处清幽的所在,绿树成荫,繁花似锦,鸟叫虫鸣。一条碎石小道的旁边,有一块一人多高的大石,大石之上,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少年在盘腿修炼。

  少年的身周灵气荡漾,一呼一吸间,那汇聚而来的灵气便跟着一涨一缩,循着玄妙的规律向着少年的丹田汇聚而去。

  少年名叫古飞,是太玄门年轻一代的弟子。

  太玄门,是腾龙大陆之上,三大道门之一,有着悠久的历史,是一个古老的门派。古飞是一个孤儿,八岁的时候,他的师父万仙成出山游历之时,将其带回太玄门,收作入室弟子。

  虽然身在道门,但是古飞修炼的却不是道法,而是一门叫“上古炼体术”的法诀。

  炼体术,顾名思义,便是一门以自身身体为根本,逆天修身的一门法诀。法诀之中描述的武技神通足可以肉身成圣,上古战技更是能诛仙杀神。

  但是,这门上古秘技一旦修炼起来,却千难万难,即便修炼无成,也再不能转修其他功法。

  闭目盘坐在岩石上的古飞,运转上古炼体法诀,将四面八方的天地灵气吸纳进丹田,积聚起来。当丹田之中的灵气压缩积聚到一定程度之后,便引导丹田之中的灵气,冲击身上的经脉。

  一波波的灵气汇聚而来,无论是周围的草木精华,还是游离在虚空当中的日精月华,古飞是来者不拒,海纳百川般吸纳进丹田之内。

  隐约间,可见道道细小如青丝般的流光在他的身周缭绕。随着时间的消逝,古飞的丹田之中开始迸发出七彩的霞光,那是天地灵气高度凝聚而透发出的灵霞。

  聚气,冲击,聚气,冲击,时强时弱的灵气波动自古飞的体内扩散而出,循环往复之间,一股股七彩灵元自古飞的丹田之中如同江河决堤般冲击着他体内那还没有打通的经脉。

  每一次冲击,都好像有一柄千斤巨锤在古飞的体内狠命轰击,每冲击一次,他的脸上都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强大的灵气在经脉之中冲刷,带来的是撕裂般的痛苦,丹田之中爆发而出的天地灵气,暴烈之极,让他的经脉之中有若无数锋利的小刀在切割。

  他牙关紧咬,大汗淋漓,头发一撮一撮的被汗水粘在了脸上,身上的白衫,已经被汗水湿透,贴在了身上。

  他正经历上古炼体术之中的第二道门槛——通脉。

  通脉,就是汇聚天地间的灵气,凝结于丹田,而后来冲击经脉之上的窍穴,令经脉畅通无阻,这样,那天地灵气才能沿着全身经脉,达到身体的每一寸肌肉,每一块骨头,从而达到淬炼筋骨血肉,让躯体升华蜕变的目的。

  上古炼体术,乃是逆天修身的一门法诀,没有磐石般的意志,不懈的苦修,根本连第一道聚气的门槛都迈不过。

  腾龙大陆修炼体系无数,但天下修者的境界,可以划分成五大境界:醒我、脱凡、御虚、半神、入圣,每一境界又细分为九重天,暗合九五至尊之意。

  上古炼体术在醒我之境有四重关卡,入门第一步,便是聚气,只有掌握了聚气的能力,古飞才能进行下一步通脉的修炼。

  通脉之后,便是易筋,易筋大成之后,便进入到锻骨的修炼,锻骨大成之日,便是躯体蜕变之时,蜕变成功,古飞便能冲破修炼的桎梏,修为晋升到脱凡之境。

  “汇聚的灵气还不够强啊!”一次次的失败,带来的是如同凌迟般的恐怖痛苦,古飞的嘴角都咬破了,渗出了血迹,但他依然坚持。

  “人体十二正经,我才打通了两条经脉,十二正经之外,还有奇经八脉,我何时才能打通全身经脉,进入到易筋阶段的修炼?”

  上古炼体术修炼之艰难,实在恐怖,大多修炼过这门名字很牛叉,但是修炼进境却奇慢无比的功法的人,似乎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还没有将上古炼体术修炼有成,这些人便已经寿终正寝了。

  日上三竿,眼看早修的时间就要过去,古飞枯坐一个早上,自从两年前,他打通了第二条经脉之后,便再无寸进!

  修炼的屏壁,像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横跨在他的面前。

  古飞有点失望,但是并不气馁。他的性格有点像他的师父万仙成,都倔强如牛,是百折不回头那一类的人。

  “拼了!”古飞抬头看了看天色,时间还够他再冲击一次窍穴,于是,他一咬牙,脸上露出了决然之色,目光坚定无比。

  法诀运转,他身周那还没有散去的天地灵气,又再汇聚而来,丹田之中,一团灵气,缓缓旋转,吸纳着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灵气。

  一股不弱的元气波动,自他体内透发而出,各色星芒在他丹田之中浮现而出,那是高度压缩的天地灵能,而且是没有经过任何转化的天地力量。

  天地灵气快速在古飞的丹田汇聚,直到古飞感觉到丹田传出一股胀痛的感觉之后,他才猛的一狠心,拼命将丹田内的那股高度压缩的灵能,向着十二正经的第三条经脉涌去。

  强大爆裂的灵能,在古飞的经脉之中急剧涌动,就像是一条小溪,突然涌进了一股滔天洪水般,灵能所过之处,经脉急速膨胀,差点被那股洪流撑爆。

  “轰!”古飞的耳边仿佛响起了一声炸雷,自丹田汹涌而出的那股洪流,狠狠的冲击在经脉的屏壁之上。

  古飞身体剧震,忽然一张口,喷出一股鲜血,身形一晃,竟是自那块岩石之上,一头载了下来。

  巨石下,草丛中,古飞仰面朝天的躺倒在地,他的嘴角,一道猩红,尤为醒目。他抬头望天,投过树叶的缝隙,看到了那悠闲的飘动在天上的缕缕烟霞,偶尔有几只灵禽在天上飞掠而过。

  他的眼中没有气馁,没有沮丧,只有那坚定的有些可怕的眼神。

  慢慢自地上爬起,抹去嘴角的血迹,往前山的方向看去,后山的山道上,已经有零星的身影,往前山而去。

  那是和他一样,早早就来到后山修炼的太玄门弟子。

  太玄山,高耸入云,山顶云雾缭绕,座座殿宇,在山上若隐若现,地势雄奇,是大陆不可多得的一处灵山圣地。

  高阶的修道者,都在山上修炼,而像古飞这样入门不到十年,修为又低下的年轻弟子,只能在山脚下修炼。

  “嗯!还是没有突破啊!”古飞内视了一下体内的状况,他发现,第三条经脉的屏壁,只是有些许松动了,离冲破屏壁还远着呢。

  “八年了,上古炼体术才修炼到通脉的境界,不过才醒我三重天的修为,哎!”古飞自嘲的苦笑了一下,“其他支脉的弟子,就连那修为最低的王元智,都有醒我之境五重天的修为了啊!”

  想到那个经常找他麻烦的王元智,古飞的脸上便现出了厌恶之色。其他支脉的弟子,修炼的是道法,进展神速,但是他修炼的法诀,进展却慢如蜗牛。

  修炼界,只尊重强者,修为底,只有成为被欺负的对象。

  古飞整理了一下衣衫,而后沿着山道,绕向前山。清幽的山道两旁,盛开着朵朵不知名的鲜花。

  淡淡的青草气息与若有若无的花香,不时飘进古飞的鼻子里。

  刚才冲击经脉屏壁失败,古飞的身体,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受伤是必然的。但是,他根本不把受伤当作一回事,因为修炼了上古炼体术之后,别的本事没有,身体自愈能力却是惊人。

  古飞来到前山,遇到的弟子便多了起来,却无一人和他打招呼,仿佛对他视而不见,要不就是用鄙夷的目光扫了他一眼便走开。

  古飞面无表情,一脸淡然,面对一些同门投来的轻蔑眼神,他处之淡然。

  “哎哟,这不是我们的修炼天才古飞吗,啊不,应该是修炼废材才对,哈哈……”忽然,前面传来一声肆意的大笑。

  前面小道上,迎面走来了三个同样身穿白色长衫腰间束着白色腰带的少年来。为首一人哈哈大笑,而他身后两个少年也低声陪笑着。

  见到这三个少年,古飞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而后不搭理这三个少年,直接转上了旁边的一条小道上。

  这条小道,通向一片松木林。

  “喂,废材师弟,走哪快么干吗?”那三个少年也嬉笑着尾随着古飞转上了那条小道。小道上,还有七八个其他少年弟子。

  不过,这些弟子一见到这三个嘲笑古飞的少年之时,脚下的步伐却是不由得加快了些许,想要逼开这三个少年的样子。

  “你说谁是废材!”古飞突然停步,转身,向那三个少年吼道,他这一吼,却是将附近其他同门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怎么,说你是废材怎么了,不仅你是废材,你师父也是废材,哼!什么上古炼体术,肉身成圣,不过就是一本垃圾功法罢了,扔到地上都没人去捡,你们两师徒却将垃圾当成宝贝,真是脑袋被驴踢了,愚蠢到了极点。”

  为首那名少年被古飞突然一吼,楞了一下,但马上便连珠炮般,指着古飞的鼻子,唾沫横飞的骂了起来!

  “嗬!王元智,你别太过分了!”古飞的拳头紧紧捏起,因为太过用力,拳头上的每个指关节都发白了,胸中的怒火,如火山般猛然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