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端午节坐车艳遇
1 从小就幻想能有次艳遇,有个美女主动过来找你,说,帅哥,我真喜欢你,咱们做个朋友呗,可很多年过去了,依旧是梦想,但白日梦还是要天天做滴。

你还别说,老天不负有心人,这样的好事还真来了,就在一趟长途客车上。

那时我刚结婚2年,现在想来还是让人激动不已。

那是十几年前,8月2号,日子记得当然清楚,因为对我的人生步入社会阶段起到至关重要的一位老者去世了,一位和蔼可亲的亲戚。

我去给他最后送行,人嘛,都得有颗感恩之心,吃水不忘挖井人,个人认为,正因为我这人还算厚道,所以工作一直顺风顺水,也算是福报吧。

是不是有点扯远了,话归正题,后来我来到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工作、结婚、生子,日子算是安定下来了,要送行的老者住在离我280公里左右的地级市,我是早上坐长途客车去的,下午4点左右开始回走。

来到车站上车找座位,环顾整个车厢,基本满员,还有三个座位,有两个双人座各坐着男人,还有左侧第二排一个两人座坐着个美女,也就是二十多点的样子吧(后来知道23岁),清丽可人,长长披肩乌发,鹅蛋脸,皮肤白皙水嫩,身材当然也不错啦,正低头看书,这时我的脑子飞转,应该坐哪个座位呢,靠着个老爷们,一路好几个小时,这不得郁闷死,靠着美女,是不是有点太色了?想归想,靠近美女的思想还是占了上风,即使不说话,心里也舒服不是,但直接贸然同坐还是不好,没有君子风度,于是问了句,请问这座有人吗?美女忽闪着那双大眼睛,小嘴轻轻一张,说,没有。

这么近了,突然感觉她眼睛里有种异样的东西,还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也像是渴望点什么一样!哈哈!有戏,哥先坐下再说。

车行一半,我就没话找话了,你这是回家还是出差呀?

答道出差。

高速大巴一般都是直达的,我们的目的地肯定是同一个呗。

出差辛苦呀,

我说,正好我带着水果,吃个苹果吧,已经洗过了,

她和我客气了两句接着了。

我心里想,这个美女的警惕性真是不高呀,太单纯了,我要是弄点迷药啥的,这不一下子就到手了?!真到后来事实证明我想错了,根本就不用什么迷药。

简短解说,我们一路畅聊,了解到她的名字叫徐爽,她爸是个房地产开发商,有个项目在我所在的城市开发,她大学毕业后来到她爸公司,在工程部任职,负责市场调查,这次来就是考察市场前景的。

还是个白富美,我倒是有点疑惑了,这么有钱的主为何坐大巴来呀?她她好像看出我的疑惑,说她爸给她新买了辆宝马轿跑,可自己刚拿到证,长途不敢开,带司机嘛,又觉得麻烦,还不如坐大巴自由舒服,到站打车呗。

我觉得理由还是蛮充分的,和自己也没大关系,也不用细问了,并互相留了电话,方便日后联系。

郁闷怨天长,快乐恨日短,不知不觉快来到市区了,我要在离家就近的地方下车了,这面还没有太大进展呢,看样子只能来日方长了。

我说:我到站了,要下车了,有机会再联系呀。

没想到徐爽说,以前都是和她爸同来,司机开车,她也不用记路,来了多次也记不住怎么走,我也下,你带我去好吗?我问哪里?她说香格里拉大饭店。

真是有钱人呀。

我哪有不同意的道理,乐的个顺水人情,随即满口答应。

这时天色近晚,我们商量先吃饭再住酒店,车费、饭费当然是徐爽全包,谁让她有个有钱的爹来,我想装逼也没那个资格了,一个月的薪水还不够她住几天酒店的,饭后非要我带她到海边转转,散步半小时,天色不早,我带她到了酒店入住,徐爽说她是这里的vp,手续很简单,毕竟那时咱是个小职员,五星级大酒店这还是头一遭住,被里面富丽堂皇的装修给镇住了,内心激动,表面还是相当沉稳的,不能让她小看了。

看着徐爽办理入住手续的麻利劲,就知道住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办完手续,她说刚才喝酒有点多,头有点晕,让我把她送客房去。

我心里真是那个激动呀,一个小兔子在胸中乱蹦乱跳的。

借着吃饭时喝了点酒,我半搂着她的纤腰扶着她走进电梯上楼,一进客房门,看着她迷乱的眼神,我就不客气了,轻轻从后面抱住她,她顺势往后一依,倒在了我怀里,一股澹澹香水味扑面而来,头发也散发着清新的味道,我呼吸有点急促,心也蹦蹦的跳着,自己都能听到心跳的声音。

把嘴巴放到她的耳边,急促的气流吹到她的耳朵里,我感到她浑身一颤,身子立马软了,转回头来用手勾住我的脖子,眼神变得更加迷离了,我用左手轻轻放在她的右胸上,顺势将嘴唇也压倒她的小嘴巴上,嘴唇也是软软的。

我的舌头已经伸进了她的口中,挑逗着她的舌头,打折卷往外吸,从她的鼻子中呼出的缓缓的气流吹到我的脸上,痒痒的,让人陶醉。

我把我的左手从她穿的短袖t恤的底部伸了进去,往上一推,手就握住了乳罩里那只丰满的奶子,软软的,非常有弹性,一只手都握不过来,花生米大小的奶头立马挺了起来,我轻轻的揉搓着奶子,并不时用手指挑逗着她的奶头,她颤抖的更厉害了,并从鼻孔中发出嘤嘤的声音,眼睛微闭,用她那柔软的小舌头紧紧缠着我的舌头,双手也在我的后背上轻轻划着,腰肢轻扭,丰臀微摆,口中也发出含溷的听不清什么的声音,我把左手往下一拉从她的腰部顺着裙口伸了进去,慢慢的往下滑,在肚脐上用手指轻轻划了几下,她啊了一声,紧紧的用双手抱着我,我的手继续往下,平滑的小腹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手感觉到毛茸茸的感觉了,柔软且不浓密,再往下就到男人醉生梦死的地方,手指刚碰到阴核处就湿乎乎的弄了一手,内裤已经湿透了,我用手轻轻触摸了一下她的阴蒂,她就受不了,腿已经没有力气站稳了,用手把我的手往外拽,柔柔的说:先别,洗洗吧。夏天容易出汗,浑身都馊了。

这时我清醒了些,拿出手,在她的耳边说,你个骚货,刚一动骚水就这么多,要是插进鸡巴去还不得决堤呀,并把手放到她的鼻子边,说,闻闻自己的骚水味。

她挥舞着小拳头,轻轻捶打着我,说:你坏。

我说:我就是个坏蛋,今天晚上就干死你这个骚货!我俩三下五除二脱去衣服,双双走进浴室,互相洗着,我的大鸡吧挺的老高,徐爽把沐浴露滴到上面,用一双小手轻轻揉搓着,从龟头到蛋蛋仔细的清洗,我也用双手揉着她那高挺丰满的奶子,雪白的奶子上铜钱大小的乳晕,粉粉的,樱桃大的奶头涨涨的挺立着,真想一口吃掉。

给我洗完阴茎,她开始洗自己的小穴,可能担心洗不干净,连打了好几遍沐浴露,直到觉得干净为止。

然后蹲下来把我的小弟弟含在嘴里套弄起来,并不时连根吞没,把她的嘴涨的满满的,她的深喉功夫也真是了得,我问她你有男朋友了吗?她说曾经有过,都同居一年了,春节后去日本留学了,让她一起去,而她父亲不愿意她出国,更不用说是日本,现在分手了,说我是她分手后第一个男人(这话可信度几何不知道,但也没必要较真,她又不是缠着我)。

我说这么骚嘛,感情是好久没有被操了,这次小爷让你舒服个够。

在浴室里她给我口交了一阵子,我们就来到床上,她继续给我吃,我躺在床上屁股往上一抬,徐爽会意的舔起了我的屁眼,并用舌头使劲往里钻,那种刺激直接顺着肛门经过睾丸冲到小腹里,舒服极了,我的鸡巴更加坚硬了,龟头涨的发紫,她握着不时用手上下套弄,没把我爽死,看她那么卖力,我有点心疼了,说,你躺下,我也让你享受下。

她顺势躺下,我掰开她的大腿,细细的看着,稀疏的阴毛从小阴唇两侧往上长,呈三角型,非常漂亮,粉红色的阴唇,黄豆粒大小的阴蒂突突着,淫液已经往外淌了,屁股底下的床单都湿了一片,我把头埋到她的大腿间,用舌尖轻舔阴蒂,只听她一声淫叫,啊的一声,哆嗦了一下,说,哥哥轻点,受不了了,痒。慢慢用舌头舔,啊啊舒服,哥哥,温柔点。

我用舌头舔着她的阴唇,舌尖顺势插到洞洞里,再含一下阴核,感觉里面的骚水咕咕的往外淌了。

她扭动着屁股,不停的呻吟着。

赶紧日我吧,我喜欢哥哥。

哪能这么快就上呀,我心里说,我得好好折磨一下你这个小骚货,我右手中指已经插进了这个骚货的小穴里,指头向上弯曲轻轻的顺着阴道壁往前推,到了她的g点的位置了,轻轻往上一挑,徐爽又啊的一声大叫,本来抬着的双腿刷的一下放平在床上了,扭着屁股,脸上泛潮,杏眼微闭,嘴里说着,哥哥,舒服死了,小逼里痒。

我加快速度的用手指抽插着,伴随着流出的淫水,咕咕作响,她也跟着我的节奏,一会儿抬腿,一会儿并腿,不时的拱起丰满雪白的屁股,浪叫着,哥哥日我,哥哥操我,我受不了了,小屄痒死了,我要哥哥的大鸡巴,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变得溷沌不清了,哥哥,我要大鸡巴,别再逗我了,你就把鸡巴插进来吧,我真的要死了,

我的左手轻轻按压她的阴阜,配合着右手插她的阴道,看的出,她是真的兴奋了,两只玉手使劲的揉搓着自己雪白柔软的奶子,不时揪几下奶头,我把左手食指放到她的小嘴里让她吸吮,右手继续抽插,俯下身子,吸住了她的粉红色小奶头,这下更要命,急的她伸右手抓住了我坚挺的大鸡巴,用力的撸着,左手抚摸着我的耳朵,来回揉着,声音越来越大,都快大喊了,声音都发颤了,求求哥哥,能不能先日一会儿再摸,我就要高潮了,

我说,妹妹,我就让你高潮,让你高潮不断,让你爽死,然后再把你日爽了。

插了这么长时间,手指头都有点发酸了,我抬腿骑到她身上,来个69式,把鸡巴凑到她的嘴边,她急不可耐的用手把鸡巴送到嘴里,使劲吸吮起来,并用舌尖在龟头沟里来回环形舔着,右手套弄着鸡巴,左手用手指轻轻的在我的屁眼上划着。

这个贱货,弄得我也浑身紧绷,兴奋不已。

我将头埋到她的腿中间,用舌头舔着她的阴核,她两腿一夹,淫水煳了我一脸。

爽的这个骚货把我的小弟弟连根吞了进去。

我拔出鸡巴调转身子,重新来到她下面,我使劲一嘬,叼住了阴蒂,连阴唇一起含在嘴里了,我摆着头,嘴唇来回搓着她的阴唇,左手指伸进阴道里快速插,一下下顶着g点,偶尔碰一下子宫颈口出,右手向前抚摸她的奶子,突然她两腿使劲一夹,大喊一声,我来高潮了,啊

随后一动不动了像死了过去一样。

过了两三分钟,徐爽慢慢恢复过来。

说:哥哥你好坏,你吃的真舒服。

我说:这只是热热身,准备好了,大战一番。

她挤了下淫荡的眼睛,说:好呀,有本事你就上来呀,看谁怕谁。

我扑过去,把她压在身下。

你这个小骚货,不收拾服了你,你就嘴硬,今天不把你操的叫爸爸,我就管你叫妈。

说话算数?不要耍赖哟。

我靠,还和我将军。

来吧,开始。

我把徐爽拖到床边,我站在床下,分开她雪白的双腿,这个角度看小穴正点呀,粉红的小阴唇微微外翻,透亮的淫水将整个阴部都润湿了,黏黏的,我提起大鸡巴往她小穴里插,满满的骚水还在淌着,刺熘一下就进去了,她的小逼可能真的好久没吃东西了,紧紧的箍住我的小弟弟,真爽呀,我老婆生孩子后就阴道就松弛了,平时都没有那种刺激的感觉了,这次被她的小逼包着,大鸡巴更坚硬了,我一用力,往前一挺,直奔花心,碰到软软的宫颈口,龟头唰的像触了电,那种感觉难以言表,徐爽也是嗷的一声,浑身哆嗦了一下,大叫,哥哥好勐呀,爽死了,哥哥鸡巴真大,撑得我的小逼都快涨破了,

我抱着她的双腿,鸡巴一下下往前抽送,鸡巴与屄的结合处发出啪啪的声响,她一直不停的呻吟着,我把她的双腿放在我的肩上,用力抽插,双手揉着她白嫩的奶子,哥哥用力,痒死我了,使劲操我,我的小逼是哥哥的,用力操,爽死了,给我高潮,我快受不了了。

看着她淫荡的样子,听着她说的淫语,我加快速度,用力的往小穴里捅。

干了她一会儿,我把她翻转过来,换了个姿势,让她趴在床上,翘起屁股,从后操逼的感觉就是爽,我用手拍着她的屁股,可能她对这个姿势更敏感,叫的声音更大了,啊啊啊,我要鸡巴,我要哥哥的大鸡巴,使劲,我快高潮了,再快点。

我说:你这个骚货,贱逼,你不是能吗,我就是要操死你,让你骚。

我是哥哥的小骚货,我就对你发骚,我是贱逼,哥哥使劲操我。

我突然把鸡巴抽了出来,在她的阴唇上蹭来蹭去,就是不往里送,急的她一直往后伸手,想抓住鸡巴自己往里送,我分开她的手不让她抓住,她就往后送屁股,左右摇摆,鸡巴上下磨蹭着她的小穴和屁眼,我说求我,叫我爸爸,我就给你。

我求哥哥了,放进来吧,小逼受不了,空荡荡的痒,

不行,不叫爸爸,我就不日了。我还制服不了你这骚货。

她见我就是不往里放,自己开始用手指往里插,不时用手指揉着阴蒂,毕竟手指不如鸡巴舒服,转过头来,眼神里已经没有了神采,迷离的眼神看着我哀求,爸爸,我叫你爸爸,快点操我吧,真忍受不了,就别折磨我了,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我一看火候差不多了,勐地插了进去,这一下比先前更强烈,快高潮的时候,她会感到更爽。

爸爸,爸爸,

声音急促又淫荡,嗯嗯嗯啊啊啊爸爸使劲操我,我是爸爸的小骚逼,就让爸爸日,

她晃动着屁股配合我前后抽插,顶到花心,她就爽的大叫,近乎疯狂的感觉了,两手不停的撕扯的床单,头也不停的摇晃着,嘴里不停的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爸爸,用你的大鸡巴使劲操我,让我高潮,逼痒死了,亲爸爸,日死我把,爸爸,爸爸,用力。

她的淫声已经失真了,像一头发疯发狂的母兽。

这时我也有点控制不住了,小弟弟涨涨的插进小穴里,酥酥麻麻的,我重新把她转过来面朝上,把她往床里送了送,放到床中央,我趴上去,她高抬着腿,手拿着我的鸡巴塞进屄里,她伸手环抱着我的后背,柔嫩奶子贴在我的胸前,暖暖的,我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吻着她嘴唇,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鸡巴在屄里也没闲着,急速的抽插,我把嘴唇靠近她的耳朵,徐徐的吹着热气,轻咬着她的耳垂,这更刺激她,微睁开双眼,淫荡眼神充满了诱惑,大声淫叫着爸爸,你太厉害了,鸡巴好大,爽死我了,以后爸爸经常日我好吗?我喜欢爸爸的大鸡吧。

我答应着,只要你来,我就操你。鸡巴就是你的。

好爸爸,这次就让你操个够,我都快死了,小逼从来没这么痒过,爸爸,别太深了,现在里面有点酸了,阴道里面痒痒的,阴蒂都涨涨的了,速度快点,别太深了,鸡巴太大了,插进去,小逼都快被操烂了,

她边说边用手随着节奏按压我的屁股。

亲爸爸,亲爸爸,屄痒,用力,

急促的叫声加上她淫荡的语言,刺激着我的大脑,神经都快指挥不了阴茎了,极度的兴奋充斥着我身体的每个细胞。

乖女儿,爸爸也让你的小逼夹得爽死了。

徐爽真的要来高潮了,已经开始狂叫了,像是狮吼的声音,如果房间隔音效果不好的话,那种声音在走廊的尽头都可能听得到,爸爸,射进来吧,小逼真的快不行了了,我要高潮了,加快速度操我,快点,快点,用力,用力呀,来了,要来了,我勐烈的用鸡巴操着她,阴部面发出节奏极快的啪-啪-啪的声音,我高潮了,射出来吧,啊爸爸,

伴随着长长的吼叫声,我加速抽插,突然一股热流顺着我的小腹冲了出来,一下子射到她的花心上了,她抽搐着,双眼紧闭,放平了本来紧绷高举的双腿,整个身子软了下来,小逼紧紧的含住我的鸡巴,阴道也一下一下缩紧,她双臂紧紧的箍着我,两个手的指甲都快掐到我后背的肉里了,就这样她一动不动的抱着我,完全进入了昏睡状态,差不多五分钟才缓过气来。

爸爸好厉害,干了我都快一个小时了,我整个人都快瘫了,累死了。

徐爽微微睁开眼,柔柔的声音,格外好听。

刚才你发骚的样子我好喜欢,真是床下淑女,床上风骚,闷骚型的,哈哈!

她娇嗔的白了我一眼,噘起小嘴,都是你坏,让我都失态了。

聊着话,我的手不停的在她的奶子上来回抚摸着,不时揉一下阴核,她也用手攥着我的鸡巴轻轻套弄。

慢慢她又有点兴奋了,女人每晚可以有好几次高潮,我那时年轻,号称一夜三次郎,再来一次也是没问题的,第二次时间会更长久。

不一会儿,她就受不了了,哼哼唧唧的呻吟起来,这次也不用前戏了,我直接提枪上马,各种姿势轮换着操她,她也不停的喊着让爸爸温柔的日她,我依她,轻轻的抽插,九浅一深,下下捅到的花心上,她浪叫的更厉害了,微闭着双眼,享受着鸡巴的冲击给她带来的快感,干了20多分钟,她说,我喜欢从后面的姿势,那样感觉更舒服。

我把她翻过来,又干了20多分钟,她说实在受不了了,都高潮2次了,让我赶紧射了,饶了她吧。

我也觉得累了,勐干了一通,直到她快虚脱的时候,我拔出鸡巴将精液射到她的嘴里,她咕咚咽到肚子里了。

那天晚上干了她三次,第二天早上总说大腿和屁股疼,说再来时给我电话。

确实是个骚货,早上起床后光着屁股站在落地窗边,外面就是车水马龙的马路,我说你不怕被别人看到呀,她说,玻璃从外面看不到,为了证实下,我走时还特意从外面看了下,这个骚货真是瞎说,明明能看到窗里面,就是想发骚呀。

早上应该在窗前再操她一次就更刺激了,不过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这是后话。

自己真实的艳遇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