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聋哑姐妹花】【作者:不详】完
1






  哑巴,是个不能说话、不能听话的残 同胞。他们生活上的缺陷,使他们无法
 略到听觉上的享受,更无法以言语来表达他们所想的、所要说的话,惟有以变化
无穷的手语,来表达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言语。

  机缘凑巧,在我四处飘泊、四处流浪的途中,在回高雄的途中,我认识了一位
女哑巴,我虽然认识了她,可是却不容易沟通,我又不懂手语,只好拿笔和纸,慢
慢的写、慢慢的聊,到最後终於聊出一点眉目,原来她也是高雄人,於是我告诉了
她我回高雄的目的。

  哑女写字告诉我:「如果你不嫌弃寒舍的话,不妨到寒舍小住几天。」

  「方便吗?我是男的,你是女的,孤男寡女相处一室,旁人会说闲话。」

  「不是孤男寡女,我还有一个妹妹,家里有两个房间,没关系。」

  「好吧!不过我先声明,我只住几天。」

  「随便你要住几天,你要走,我也不会留你。」

  「到高雄,你就带路吧!」

  车行很快地到高雄,一下车她立刻 我到自强路一段她所居住的地方,那是一
栋四层楼房式的公寓住宅,她住在三楼,是一间约莫卅五坪左右的房子,里面陈设
的装璜,并不是挺豪华气派,但是却秀致适中,乾净整洁,不落俗套,可以看得出
来,这些摆设是经过一番设计和布置的。

  「不好意思,房间不太好,你随便坐,不要客气。」

  「哪里!很好,整理的非常乾 。」

  「你坐一会儿,我去弄个吃的,你想吃什么?」

  「有现成的东西,就弄现成的,不用太麻烦, 要我帮忙吗?」

  「如果有 要的话,我会找你的,你坐著休息好了。」

  望著哑女在厨房忙进忙出,不一会已弄好了三菜一汤,唉!我心里想:如果有
一天我真的结婚了,我的太太会不会像她一样体贴我、关心我呢,我将来是不是和
现在一样四处飘泊、四处流浪呢?

  哦,她在叫我吃饭了,望著菜馐,我不由得多看哑女一眼,好手艺,真的是色
香味俱全,这一顿饭吃得我几乎快撑死了。饭後,略做整理,哑女带我到了她的房
间,并为我脱下袜子,问我要不要去冲个凉、洗个澡,等会好睡觉,我想想也好,
天气这么热,冲个凉,会比较舒服一点。於是我走进浴室,拿起莲蓬头简简单单地
冲洗完毕。出来之後我告诉她:

  「我想睡个觉,你这里方便吗?」

  「可以,我不会吵你,你慢慢的睡吧。」

  棉被一拉,闭上眼睛,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睡到一半,朦胧中我感觉似乎有人在摸我的脸、摸我的胸膛,摸得我痒痒的。
张开眼睛,原来是她,她也躺在我的旁边,感觉上她身上没有穿衣服,果然我用手
一摸,真的没穿衣服,我想说话,可是她又听不见,算了,此时真的是「无声胜有
声」,哑女两眼一眨也不眨看著我,似乎想把我的心事看穿,我笑一笑,拍拍她的
肩膀,拍拍她的脸,耸耸肩,装出没什么事的无所谓样子,哑女此时却趁势倒入我
的怀里,手还在我面前比东比西,比的我眼花撩乱,一头雾水,搞不清楚,她到底
是什么意思。最後,她比了一个左手食指穿过右拳,来回的伸入,哦!我才恍然大
悟,原来她是想和我打炮!我懂了,这就是为什么要带我回她家的用意,原来她也
是要和我做那种男人和女人的事。为什么会如此呢?我心里不禁想道:

  「反正我也不亏什么,顶多住个几天就走了。」

  想著想著,冷不防哑女的嘴突然印上了我的嘴,丁香暗渡,我和她真的是亲的
啧啧有声,她的胴体磨擦著我的身体,撩起我阵阵的原始本能,我的大鸡巴也在这
个时候胀了起来,我的双手更是不闲著,一支手爱抚著她的乳房,拨弄著她的高起
的乳头,另一支则一边细数她的阴毛,一边又扣弄著女人最敏感的部位——阴蒂,
哑女的经验似乎也不差,用手做成管状,上下套弄著我的大鸡巴,我还是速战速决
吧!於是我比了个手势要她躺下,比了个好半天,她似乎弄不 楚该用什么姿势,
我乾脆一把推倒她,提著大鸡巴,毫不留情地直 她的穴。插呀、干呀,我要弄死
 死这个不会说话的浪女人,干死她!哑女被我干的很爽的样子,不停的猛摇头,
双手紧紧地抱著我的屁股,臀部更不停地上下摇摆, 的我舒服透了,哑女也不知
在叫什么,只听得:

  「哦……呀……哦……呀……哦……呀……」

  我也不管哑女听不听得懂我舒服时呻吟的叫声,舒服自然就叫嚷出来:

  「哦……小浪货……哦……你真骚……哦……呀……哦……呀……」

  「我插死你这个小穴,我要干死你!好哑巴……哦……哦……我快泄了……啊
……我泄了……」

  从开始 穴到我泄精,整个过程是狠、猛、快,可是只有短短的六分钟,这次
的插穴,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快的一次,哑女一直是那么的善解人意、体贴入微,
拿了卫生纸,将我软软的鸡巴,上上下下、前前後後,从头至尾擦了个乾净,又再
比手语,我还是不懂,最後还是让她自己来吧,只见哑女扶住我软绵绵的鸡巴,一
囗含了下去……

  哇!她嘴上的功夫,可是高人一等,吸、吮、咬、含、套,样样都来,弄得我
的鸡巴又恢复生机,也因为哑女口的润滑,我的大鸡巴一跳一跳的,在她的小嘴里
蹦蹦跳跳,使得哑女的脸上露出一股钦佩又赞美的表情,她也不管我的反应,站起
来一屁股就往我的大鸡巴上坐,滋……哦……

  「呀……哦……呀……哦……呀……哦……」

  「你真浪,好吧,我给你玩……哦……」

  「哦……呀……哦……呀……哦……」

  她拿起我的手,要我抓她的乳房,为了满足她,我当然是很大力的抓。

  「呀……呀……哦……嗯……呀……」

  「好美……你的穴好棒……你真会玩……哦……」

  「啊……呀……哦……呀……喔……」

  「你快泄了吧?……哼……对,赶快动……大力的转……」

  哑女在一阵高速的运转之下,泄了。哈哈!她泄了,软软的趴下来,不住的喘
气。这下该我再次上场了,我该用什么姿势呢?对用侧交的方式,於是我帮哑女摆
好姿势,大鸡巴斜斜直直剌入哑女的浪穴 ,双手提著她的右脚,我不知道我这到
底是什么姿势,半跪不跪的,所幸大鸡巴抽送不必费很大的力气,在这个时候,在
我的第六感里,天似乎快黑了。咦,门口突然有一声轻响,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谁,
我也不问哑女,她那个时侯怎么回答我?她只有享受挨插的乐趣、接受大鸡巴的摧
残。

  「呀……哦……呀……哼……」

  「小浪穴!你的穴夹累我的鸡巴,好舒服呀!哦……哦……」

  「呀……呀……哼……嗯……啊……」

  我知道时间不能拖太久,天已黑了,於是我提起神威,狠狠的干、狠狠的插,
一下又一下根根入底,哑女突然以手抓住我的臂膀:

  「啊……呀……啊……呀……」

  「好穴……美死我了……啊……啊……美死我了……啊……」

  我和哑女同时双双泄身,我也不理哑女等一下还要干什么,但我猜想那一定是
 上的事,我先好好的休息睡一觉再说,念毕,我倒头就睡,心中也盘算著,今晚
该如何去引诱另一个哑女。

  当我昏沉沉的醒来,哑女和她妹姝已分别坐在我床边,哑女递上纸条:

  「起床,我们一块去吃饭。」

  我望望旁边的小哑女,约莫十七、八左右,长得甜甜的,原来她就是傍 时分
的偷窥者,好极了!好极了!晚上大家一起来,看我不插死你们两姐妹才怪。因为
补充睡觉後,我的体力各方面都显得相当的充沛,小哑女滋牙裂嘴的对我笑一笑,
接著跟大哑女又比手划脚的不知在谈什么。哑女似乎有心讨好我,又是炖鸡、又是
猪肝,给我好好的补一补,好让我晚上大开杀戒,狠狠的去 她们姐妹俩,让她们
姐妹俩知道我的厉害。

  「哈……哈……」心想著,嘴上不知不觉中露出了笑意,是那得意的笑容。

  「哈……哈……一箭双鹃,这辈子活了这么久从来想都没想过,会同时和两个
女人做爱,乐歪我了。」

  用完了 饭,哑女姐妹俩便请我去客厅休息,又泡了杯咖啡。哈!好骚穴,大
概是晚上不想让我睡觉,存心设计我。但我豁上了不管了,刚吃饱先消化消化,有
了战备存粮才可以持久不败,才不会犯兵家大忌,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
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等待著她们姐妹俩的来临,俗语说:「等久了就是你的。」

  终於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鞋子一放、衣服一脱,一头钻进了棉被里,我搞不
清楚她是怎么回事,既然她们策略是一个一个来,那我也一个个杀,杀得她们臣服
於我的大鸡巴。我也走到床边,并掀开棉被,欣赏那诱人的胴体,只看到小女孩全
身精光,眼睛闭著,我的手一摸到她的身体,她有如触电的抖了起来,呼吸急促,
如同等待著什么似的,我慢慢的游走,周游天下,我低下头去,轻轻地咬著她的乳
头,少女的胴体的确不同於成熟的女人,有弹性、有一股少女的幽香,另一边则扣
弄著她那只长有几根嫩毛的阴户,我用手指先进去探路,只进去一点点便被阻挡,
哈,是个原装货,还没有被开过封条,心中不禁乐道:

  「这可是千载难逢,好极了,好极了。」

  我连忙迅速地脱掉衣服,鸡巴早在那待命而发,再略一扣弄她的小穴,淫水已
有如黄河泛滥般的流湿了床单,此时不上更待何时?於是我将大鸡巴头慢慢插进了
去,我心又想:

  「她早痛晚痛还是要痛,硬上再看情形。」

  我一挺腰、一送力,大鸡巴便进了一半多,我立刻感觉到那种鸡巴被夹紧的滋
味,但是她呢?

  「啊……啊……啊……」

  小哑女双手猛推我的身体,眼角也淌下几滴泪水,看到这种情形,我立刻停止
动作,并吻她的嘴,直到她用手比叫,我才又将残馀露在外面一截的大鸡巴完全插
入,可是我又马上停下来,观看她的动静,一看她不再推我,我又再开始进行我的
工作,继续抽插,力量不敢太大,只是轻出浅入,让她适应这根大鸡巴,如此的抽
插,大概已经有二百下左右,小哑女开始叫了,她的叫声几乎跟她姐姐一模一样:

  「呀……呀……哦……呀……哦……」

  突然,她姐姐进来了,赤裸上身,我们才刚刚开始进入状况,她就前来助阵,
只见她走到小哑女身旁,轻扣著妹妹的乳头,以增加她妹妹的快感和淫兴。

  「呀……呀……哦……呀……哦……」

  我依然不管她们听不听得到我的叫声,继续我的惨叫。

  「哦……你妹妹的穴……真紧……哦……好小穴……大声的叫……扭动你的屁
股……哦……」

  一阵阵、一股股的熟浪立刻侵袭著我的大鸡巴,小哑女泄了,我抽出大鸡巴,
大鸡巴整根红红的,又带著如液体般的精水,大哑女一看,飞忙的立刻把我的大鸡
巴擦拭乾净,并用嘴舔我的蛋蛋、我的鸡巴头,乃至送进她的嘴里,姐妹俩轮番上
阵, 是老的辣,大哑女深得个中滋味,懂得如何做好安排前奏曲,此时,我不能
再存有怜香惜玉之心,能摆平她们姐妹俩,我想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她们多泄几次
身子,於是我立刻推倒大哑女,大鸡巴驾轻就熟的「滋」一声进去了,我要给她来
狠的,小哑女似乎知道我的心思,低头去吸吮著大哑女的乳头。哈,这个厉害,三
路进兵,非弄得你丢盔弃甲不可。

  「呀……嗯……嗯……哦……啊……」

  「小浪穴美吗?大鸡巴干的你可舒服?」

  「呀……呀……嗯……哼……哼……呀……」

  「哦……小骚穴,我会干死你!哦……哦……」

  「呀……嗯……哼……哼……嗯……」

  我的大鸡巴对大哑女的小穴,可真是丝毫不留情,一下又一下的狠 、一次又
一次的根根到底,弄得她分不清是过瘾的叫,还是……其他的叫声。

  「呀……呀……哼……嗯……嗯……」

  大哑女的速度突然加速,她的双手狠狠的抓住了我的头发,她也差不多了。

  「啊……哦……哦……啊……啊……」

  「哦!小浪穴……哦……大鸡巴美吗?哦……」

  「小骚穴快扭动!啊……我要泄了……啊……」

  一阵阵爽的感觉,刺激了我全身的神经,哦……好爽,哑女姐妹俩一看我好不
容易泄了,不由分说各自亲了一口,嘿嘿嘿,最难消受美人恩,没有付出,那会有
代¤,对不对?

  在略事休息休息之後,哑女姐妹俩早已在那儿相互的扣弄著,姐姐用嘴舔著妹
妹的小穴,我从没看过现场的两女磨镜,因此我好生仔仔细细的看了又看、研究又
研究,原来也不过是如此而已。看著她们姐妹俩的亲热动作,我也闲不住了,伸著
手在大哑女的穴里扣弄,先是一根指头,接著二根指头,学著大鸡巴的抽插,在她
的小穴里来回的进出,弄得我满手都是淫水,小哑女也因为被姐姐舔的美死了,囗
中也叫出声音:

  「呀……哦……呀……呀……哦……」

  「嗯……嗯……哦……呀……嗯……」

  我的大鸡巴早己胀得几乎快痛死了,於是我站起来,双手分开大哑女的阴户,
把她的屁股再抬高一点,大鸡巴又进去穴里去游泳了,而大哑女依然继续做她的动
作,舔著小哑女的小穴。

  「呀……哦……哦……呀……哦……」

  「哦……嗯……哦……嗯……哦……」

  「好浪货,动你的屁股,哦!好骚穴。」

  「嗯……哦……嗯……嗯……」

  由於我时常看录影带,在插大哑女的时侯,我想到了一个姿势,於是我叫大哑
女停止动作,叫她们姐妹俩站起来面对面,我躺了下去,大哑女的确是此道高手,
一看我躺下来,便知道该怎么做,她便叫小哑女坐上我的大鸡巴,自己则将她的阴
户对准我的嘴,小哑女分开小穴,一屁股坐了下去,我感到一阵大鸡巴被夹紧的感
觉,到底是刚开苞的穴,又紧又有弹性,夹得我大鸡巴实在是美极了,大哑女则屁
股微翘,让她整个阴户呈现在我的眼前,双手玩著她妹的乳房,哦,不!应该说是
哑女姐妹俩彼此相互的玩弄对方的乳房,小哑女由於是初经人道,不太会套弄大鸡
巴,让大鸡巴不时的溜了出来,凡事总是要学,慢慢地她已晓得如何套弄,虽然不
尽理想,但大鸡巴已不会再跑出来了。我则伸出舌头,舔著大哑女的小穴、舔著她
敏感的阴蒂,分不清楚她们姐妹俩,到底是谁叫的比较浪、比较惨,因为我同时必
须对付两个骚穴,只能用耳朵去享受这种视觉上的享受。

  「哦……哦……呀……哦……哦……」

  姐 俩人的淫水,泊泊的流,流得我满嘴,流得大鸡巴整个都是。

  「呀……哦……呀……哦……嗯……嗯……呀……嗯……哼……」

  在我的感觉上,小哑女上下套弄大鸡巴的速度加快了,我也略略提起臀部,偶
尔往上顶一下、顶一下,嘴巴、牙齿、舌头,更是尽力的舔大哑女的浪穴。

  「啊……啊……哦……哦……啊……啊……」

  小哑女的动作停止,莫非她又泄了?管她的,我继续我的动作,小哑女拿了条
毛巾,把我的鸡巴擦了乾净,又送上小嘴,学著她姐姐的动作,含、吸、吮、咬弄
著我的大鸡巴,不知怎么回事,大哑女突然推开小哑女,趴下身子,换她来套弄我
的大鸡巴,只见她大屁股不时的摇动,我更是加强我的舌功,双手按住她的白白嫩
嫩的的屁股,舌头一阵搅、舔、翻、咬、拉。哈哈哈……大哑女也泄了,弄得满脸
都是淫水,咦!屁股还在摇,可真浪啊!

  哑女姐妹先後泄了身子之後,大哑女拿了另一条毛巾,把我脸洗了一把,并竖
起大姆指称赞。不用客气,我从十八岁开始在女人堆中打滚,多少也学得一些基本
功夫,只是没亲身经历这种阵仗而已,哼!

  我叫她两姐妹并排躺著,双脚打开约一百十五度,首先我该从那个开始呢?望
著胯下硬挺的大鸡巴,好吧,从小的开始吧。我稍为移动身子,鸡巴看准了小哑女
的阴户,「滋」一声便进去向花心报到,大哑女可能以为我会先干她,好生失望,
只好先用手代替鸡巴自我安慰一番,我一边抽插著小哑女,一边欣赏著大哑女的自
慰,这下可以说,什么都有了。

  「呀……呀……哼……呀……哼……」

  「嗯……干死你们的小穴,插翻你们的浪穴……哦。」

  「呀……啊……哼……哦……嗯……哦……哦……」

  「换人!」我叫道,立刻抽出鸡巴,又插入大哑女的浪穴。

  「呀……哼……哼……啊……」

  「你的穴夹的我好舒服,哦……」

  此时的小哑女,因为突然穴里中空,还没过足大鸡巴的瘾,只得学姐姐自己来
那么一下。

  「呀……呀……哼……哦……哦……呀……」

  「好骚穴,快挺屁股,哦!我会干死你。」

  对於大哑女我可是真的毫不放过,一下又一下狠插、狠干,可能是要雪下午之
耻吧。

  「呀……呀……哦……哼……哦……哼……」

  「小浪穴,我要插得你不成人形!大鸡巴要把你的水掏乾……哦……快动。」

  「呀……呀……哦……哦……呀……哦……」

  大哑女的穴浪被我的大鸡巴猛攻快插,已略略肿了起来,看看旁边的小哑女一
副等不及但又莫可奈何的样子,我立刻打退堂鼓,转移阵地,改插小哑女的骚穴,
就这样东插大哑女、西插小哑女,来回的换班,搞的我大鸡巴实在是快受不了,不
赶快泄出来不行了,要玩,再等明天吧!选来选去,我还是选上了小哑女做为我射
精的对象,此时的我已失去理智,一心只想插穴,只想让大鸡巴舒服,不管小哑女
是不是受得了我这根大鸡巴的猛插。

  「呀……呀……哼……呀……哼……」

  「哦!我要干死你,小浪穴,你的骚穴真紧,我干的好舒服,哦……」

  「呀……哼……呀……啊……」

  「好浪穴,啊!我要泄了,快动,快动!」

  一阵凉意、一股爽意直刺激著大鸡巴。

  「好舒服,好美哦!小浪穴,你的穴美死我了。」

  哑女姐妹俩,一看我又再一次的射精,分别替我擦汗、擦鸡巴,并且换了一张
床单,我们三个人相互的笑了一笑,两姐妹也躺在我的身边,就这样,我左搂右抱
的过了一个美丽而又香艳的夜 。

  这一觉,睡得我既香甜又舒适,直到下午三时左右才醍来,在床上想著昨晚的
情景,嘴角不禁泛起一丝的微笑,现在的我可说是一箭双 ,大享 人之乐。哈哈
哈!今天晚上会不会和昨天晚上一样呢?想著想著肚子突然叽哩咕噜的叫起来,我
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人是铁,饭是钢,不吃东西再怎么强悍也是过不了多久。下
了床,随便套上一条裤子,先去梳洗一番再去做饭,她们姐妹又不知道跑那儿去,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真是的,这是待客之道吗?

  匆匆梳洗完毕走进厨房,菜、饭早就准备好了,我错怪她们了,由於昨晚操劳
过度,我真的是饿坏了,几乎把饭菜吃的乾乾净净,再一看表,已近四点,不如我
亲自下厨,为她们姐妹做点拿手菜,以感谢她们知遇之情。我心中也暗自盘算著:
过了今晚,明天我一定要走,否则後果不堪想像,今晚再用我的大鸡巴侍候她们姐
妹俩吧!

  夜,总是很快的来临,哑女姐妹俩一个一个进了屋子,当她们看到桌上摆好了
丰盛的菜馐,不禁竖起大姆指说好,这个时候,我也拿了笔和纸开始她们交谈。

  「你白天在什么地方上班?」

  「我在一家电子工厂做女工。」

  「那你呢?」

  「我在加工区里做纺织。」

  「你们只有姐妹俩个住这儿,家里还有什么人?」

  「我家住屏东乡下,家里还有母亲和弟弟。」

  「你们多久回家一趟?」

  「不一定,普通都是一个月左右回家送钱。」

  「你家呢?」

  「我原本就是高雄人,我家在中正一路,有空到我家去玩,好不好?」

  「好啊,等我们姐妹有空再说。」

  「哦,对了,快吃饭,我们吃完饭再聊。」

  饭後,大哑女先去洗澡,剩下我和小哑女在客厅聊天。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我以前在合板公司当副主任,现在准备重新找工作。」

  「听说你在车上认识我姐姐的?」

  「对,我们在车上认识的,你姐姐人不错,有些地方你该向她学学。」

  「我知道。对了,我姐姐要我问你,你大概要住在这里多久?」

  「我要走的时侯,一定会告诉你们。」

  「该你去洗澡了。」

  大哑女洗完澡出来,更显得容光焕发,只见她穿了一件淡蓝色的丝质睡衣,里
面的一切若隐若现,看得我目瞪口呆,大哑女很知趣的靠近我身边,拿起纸和笔,
和我聊了起来。

  「你的床上功夫不错,是谁教你的?」

  「你的也不错呀,是谁教你的?」

  大哑女害羞似的把头低了下去,我一把抱住她那细细的腰,并从头、眼睛、 
子,脸颊依序吻了下去,最後吻上了她的嘴,丢下手中纸和笔,我的手又开始不老
实起来了,轻轻解开睡衣的扣子,伸进去摸著她那微硬的乳头,慢慢又慢慢地,我
的动作可是高度的温柔,她亦配合我的动作褪去那睡衣。啊哈!因为我从没好好的
去看、好好的去欣赏她的肉体,真的是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该凹的地方
凸,显得长的那么适中,小腹平坦,整个身体 然略单薄了一点,可是并不露骨,
处处是那样匀称,看到这里,不禁欲火中烧,接吻无法解决生理上的问题,我 要
实№的干穴、插穴,我迅速脱去自己衣服和裤子,迫不及待的提起大鸡巴就往哑女
的穴里塞,肉对肉的碰撞,温暖了大鸡巴,也使今夜的肉搏战提前开始。

  「哦……好穴……我要干死你……好浪穴……哦……」

  「呀……哼……呀……哼……呀……呀……」

  大哑女的双手,紧扣著我的屁股,并使劲用力的拉,大鸡巴 小穴,肉碰肉的
发出一种内行人一听就懂的声音。

  「滋……拍……拍……滋……」

  「浪穴,我要插死你……哦……屁股往上顶……我要插死你浪穴……哦。」

  「哼……呀……呀……哼……呀……」

  由於我把注意力放在插穴上,根本没想到会从沙发上掉下来,这一掉下来顿时
清醒不少,赶忙的又站起来,调整姿势,把大哑女抱到饭桌上,这个姿势不错,可
以一面的插穴,又可以同时吸吮她的乳房。

  「滋……拍……滋……拍……滋……」

  「呀……呀……哼……啊……」

  「好浪穴,舒服吗?看我不插翻你,好骚穴……对……用力的摇……」

  大哑女己进入高潮,不断的摇头,臀部更是摇摆的厉害,从她喉咙发出的声是
亢奋而又激情的呐喊,她已进入歇斯底里的忘我境界。

  「呀……啊……呵……啊……呵……呵……」

  突然间,我大鸡巴的抽动停止,我要享受大鸡巴浸在穴里的滋味,因为大哑女
刚刚所泄的爱液,泡的我大鸡巴好舒服。大哑女一看我如此,感激的吻了我一下,
但是又立刻推开我,指著我的背後,小哑女已不知何时站在那,这下可真的是现场
表演,大哑女指著我又比她妹妹,我恍然大悟,走到小哑女面前。她的身材、她的
肉体虽然不及她姐姐好,可是好的一切是必须经过用心的灌溉和培养,稀稀疏疏的
几根阴毛,早就被她那多水的穴淋得湿透了,淫水从她大腿内侧流到地上,她早就
发春了,更何况昨晚被我大鸡巴搞得她太满意了,可说是食髓知味,无法按捺住那
份想被再干的滋味。

   著她走近沙发,叫她手扶著沙发,双腿微开上身弯下去,这样,她整个阴户
便明显的展现在我的眼前,红红的阴蒂、一张一合的阴唇,看的我大鸡巴不住的跳
动,扶起鸡巴,对准穴囗,「滋……滋……」的一声大鸡巴进去了,好紧的小穴,
夹的我大鸡巴真的好舒服。

  「哦……好小穴,好舒服哦,你的穴太美了,我会插死你。」

  「啊……呀……嗯……嗯……呀……」

  「骚穴、骚货,我会狠狠的干死你,哦……」

  「呀……呀……哼……嗯……哼……」

  由於我对小哑女的穴特别的锺爱,所以大鸡巴在抽插的时候,也显得特别的卖
力,汗水、淫水顺著我们两个大腿内侧流下,清脆的撞肉声,再加上我们这种听不
清楚的叫声,震的整个屋子漱漱作响,此时的大哑女,一边观赏、一边用手扣弄著
自己的穴,一副淫荡饥渴的样子。

  就这样大鸡巴在小哑女的穴里进进出出,已有四五百下了,小哑女已连泄了两
次,大鸡巴因为阴精的浸泡,更显得雄伟壮大,小哑女渐渐感到吃不消,连忙用手
推开我,似乎不愿我再继续的干下去。哗……大鸡巴整根湿透,大哑女一看到我抽
出大鸡巴,立刻上来凑上嘴,把我整根鸡巴里里外外舔了乾净,并展开她的舌功,
套弄著我的大鸡巴。

  「哦……好爽……哦……好浪穴……对!用力的套……哦……」

  一阵阵的快感涌上了大鸡巴和我的神经,我抱住大哑女的头,大鸡巴在她的小
嘴中快速抽送……

  「哦……骚货用力的夹紧大鸡巴,好爽……」

  一股又一股的浓精,从大鸡巴头射进大哑女的囗中,射精後的那种舒服,真的
是好爽!大哑女一口吞了我赐给她的补品,并再次舔乾净我的宝贝,我们三人才又
重新回到沙发上休息。

  这次 穴足足干了近两个小时,无怪乎她们姐妹俩直竖大拇指说赞。

  此时的我早已是大汗淋漓,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在流汗,哑女姐妹又是拿
毛巾擦汗、又是倒开水,一会儿又把我押进浴室,把我全身上下,彻头彻尾一寸一
点的洗,细心服务的无微不至,身陷脂粉阵中,我简直是乐不思蜀、流连忘返,可
是我能不走吗?能长久的和她姐妹俩作伴吗?

  突然一阵痛的感觉,打断了我的思绪,原来是小哑女含我的大鸡巴,含的太大
力,弄痛了鸡巴头,这姐姐俩真是天生的淫荡,才一会儿,又想要了。小哑女一直
听照大哑女的指示套弄著大鸡巴,虽然有时侯吸的不太好,可是技术一直在提高,
渐渐的我也感觉到大鸡巳有舒服的感觉,大鸡巴渐渐也胀了起来,小哑女仍不住的
套弄,我打个手势,叫大哑女跨到我的面前,这样我可以一面享受大鸡巴被舔被吸
的滋味,另一面又可以卖弄我的舌功。

  「呀……嗯……呀……嗯……呀……」

  我的舌功在大哑女的穴里猛捣猛翻,牙齿轻轻这咬著敏感的阴蒂,弄得她挺著
浪穴,向我的嘴、我的牙齿大力的磨,哦!她的淫水真多,小哑女用手扶著大鸡巴
也坐了上去,并伸出手抱著她姐姐的乳房, 穴声、水声,还有浪女的叫声,声声
入耳,只可惜她们听不到这种美妙的声音。

  「呀……呀……嗯……呀……嗯……呀……嗯……」

  小哑女的穴夹得大鸡巴真的是好舒服、好美,可是我无法吭声,大哑女被我舔
得太美了,穴里的淫水,有如瀑布般的下个不停。

  就这样,约莫过了十多分钟,我比手示意我要换姿势,於是我站了起来,我先
摆好哑女姐妹俩的姿势,然後再回到大哑女的後面,我们三个人变成V字形的做爱
场面,这对我来说,是比较有利的,因为现在我只要对付一个人而不必同时应付两
个人,我插大哑女的穴,大哑女则舔她妹妹的穴。

  「呀……呀……哦……哦……」

  「呀……呀……嗯……嗯……」

  「好浪穴,我要插死你,哦!好美,哦……」

  「小浪穴,用力的摇,哦!大鸡巴爽死了,小骚穴我要泄了,呀……啊……」

  这次的泄精,乃是我意料中的事,因为连续的征战,又同时力战两女,我的大
鸡巴就是用铁做的也会受不了,所以早点结束,对我来说是最好的办法,当时的二
女楞住了,不相信我这么快就泄精,小哑女比手势意思说还要,我急忙摇头,并走
出浴室,在茶几上留了字条:

  「抱歉,我的大鸡巴有点疼,它 要休息一阵子。」

  走回房间,依然听到浴室里传出「……呀……呀……哦……嗯……」的淫声。

  我也顾不了那么许多,因为我的确是 要好好的休息,关上房门,「我明天离
开山她们是对的」这句话一直盘绕在我的脑海,直到我昏沉睡去。

  次日早晨,当我醒来的时侯,姐妹俩已出去上班,我立刻收拾行李,离开了她
们,并且留了些字:

  「我永远怀念你们,後会有期。」

  因为我相信,我离开她们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