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第一次给了餐馆的老板娘
1 时间如流水,转瞬间,大学时代结束了,带着青涩的回忆,带着希望,我毕业了。掐指一算,来到这个北方的城市已经5年了,当初上大学的时候,村子里,我被视为天之骄子,我和家里人足足被街坊邻居羡慕了好久,在我们那个小山村,没有资源,没有景色,没有任何产业,靠的就是种地,听的只有老天。唯一能改变命运的道路只有进城打工或者上大学。

  也许,曾经,知识改变命运在我身上得到了印证,高中三年的拼搏换来了知名大学的入取通知书,入学后,当别的同学欢天喜地的享受黄金年代时,当别的同学忙着花前月下之时,我却为了学费和生活费而不得不兼职打工。每次看到城里同学对我鄙视的表情和目光,每次得知漂亮的女生被哪个哪个帅哥搞到手后,每次打工回来顶着寒风骑车在城市的霓虹灯下,我都在问,我都在恨,为什么我要承受这些,这样的日子得过到哪一天,我凭什么不能像你们一样坐在电脑前悠闲的聊着MM,悠闲的抽着烟?等等这些,种种不平,使我很少和同学接触,大家对我的评价很简单“这小子有点自闭,学习还行。

  我打工的地方是一家烧烤店,老板跟我是老乡,店里的伙计们也都是我的老乡,我的工作很简单,负责给客人点菜上菜,说白了就是服务员。老板见我既勤快又听话,每天给我50块,工作4个小时,从晚上7:00到11:00。那时候每年的学费是6000元,学校每个月给每个人120元补助。这样算下来,除了晚上吃饭不花钱外,刨除每个月300元生活费,刨除学费和书本费,每个月我能有400元的结余。那个时候我从来不会多花一分钱,我舍不得花,真心舍不得,我宁可走几公里路回学校都舍不得2元的公交车费,因为2元钱在老家足够我父母吃一个礼拜的青菜了。

  我的老板是一个40岁的中年人,来这个城市10多年了,老板娘今年30岁,是原来店里的服务员,叫毛毛。老板娘天生一副好面孔,按我们老家的标准,大个儿,白净,大屁股,标准的女子。估计老板就是因为这些才娶的她。老板娘天天跟老板干仗,不是骂他不像男人,就是骂他抠门不给自己钱,老板娘把全部的经历都投入在儿子身上。但是他们两个人对我都很好,晚上让我在店里吃饭。每次客人走后剩下的肉串,老板娘总是把没动过的让我热热吃了,再剩下的都留给后来的客人。所以那时候日子过的勤苦,但伙食还算不错,闲暇时跟老乡们说说家乡话,开开玩笑,生活里多少还有些乐趣。

  从小父母只让我好好学习,从来不让我碰农活儿,所以把我养得白白净净,对着镜子看,180的我虽然算不上漂亮,但挺拔的身体加上眉宇间那种坚毅的劲头,总让我得到亲戚朋友的夸赞,尽管我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在这个店里足足干了3年,直到大四的时候忙于毕业和找工作耽搁了几个月,到大四的时候,老板一个月给我2000元,每周来4天就行,因为那个时候的我不再上菜,而是担负起了算账和一个特殊的任务:辅导老板的孩子功课。老板的儿子这时已经7岁了,上一年级,平时放学就在店里跑来跑去的非常可爱,每次见到我都叫我大哥哥,让我陪他玩游戏机。老板的店开在一个居民楼的临街一层,赚了钱后,把楼上5楼的一个套间买了下来,每天凌晨客人散了之后,老板两口子一般都带着孩子上楼睡觉。

  一天老板找到我说:“大旭,跟你商量个事儿”。我:“大哥,您说”。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会不会不让我干了呢,嫌弃我最近来得少影响店里干活儿了?老板给我点了一支烟,继续说:“大旭,我儿子这不上学了吗,老师跟我说这孩子不太聪明,学习不行,我和你嫂子都愁死了。找了两个家教教孩子,可是这孩子闹得厉害。我跟你嫂子商量一下,合计问问你愿意不。你学习好,咱们知根知底的,我们也放心。你要是同意,店里的活儿不用干了,每天替我们看着他,顺带着辅导辅导功课,你看行不行。钱我们多给”。一听是这回事,我说到:“大哥,我明白,你让我试一试,看看晓晓听不听我话,只要听话能坐住,学习的事您放心,指定没问题。不过大哥,我现在忙着找工作,一个礼拜只能保证来4到5天,您看行不”。老板:“行,先看看晓晓听不听话吧”。

  回到宿舍我想了想,晓晓这孩子跟我挺好,平时任性些,这都跟没有小朋友陪他玩有很大关系,不如试一试。况且看着老板这几年对我不错的情分上,也得帮这个忙。第二天我早早的来到了店里,老板在隔壁饭店里面打牌,店里只有老板娘毛毛在玩着手机。见到我来了,毛毛笑着说:“来了啊,工作找的怎么样啊”。我回答:“找到了一个台湾企业,一般,形势不太好,我这专业不太好找啊”。毛毛扔给我一瓶可乐:“你大哥回家跟我说了,这两天你带着晓晓,没事儿,不行也没事儿,这孩子不听话啊”。毛毛跟我说话的时候没有抬头,我仔细一看,今天毛毛穿着一件白色的七分裤,一件紧身的黑色体恤,这身衣服把她的身体包裹的紧紧的,清晰可见胸罩的轮廓,白白的皮肤泛着光泽。突然毛毛抬头看了我一眼,可能是看到了我的眼神,她往上抖了抖领子对我说:“你看着店哦,我去接晓晓”。站起身来,看着毛毛的背影,看着毛毛那裹得严严实实的大屁股,我居然有点想入非非。

  大学这4年我连女生的手都没碰过,确实委屈自己了。毛毛不到10分钟就领着晓晓回来了,晓晓看到我就扑了过来:“哥哥,陪我玩会儿”。我:“好啊,走,哥哥跟你打游戏去”。我看着毛毛说:“嫂子,那我们就先上楼了,有事儿叫我,晓晓跟着我你就放心吧”。带着晓晓进屋后,我们插上游戏机就开始玩,晓晓特别的开心,我特意的让着小朋友,这么大个人总不能跟小孩儿较真儿吧。不一会儿,门开了,原来是毛毛拿着饭菜上来了:“来来,新炒的菜,大旭,这个拌海蜇皮是我特意给你弄的”。一边说,毛毛一边低着头把菜铺在了椅子上,我感激的站起来帮忙:“嫂子,不用特意给我做,我吃啥都行啊”。也不知道怎么的,我的眼睛总是盯着毛毛的奶子看,越看越觉得兴奋,不过也就是看看,想着“要是能摸摸会是啥感觉了”?毛毛走后,我拍着晓晓的头说道:“想不想哥哥天天跟你玩儿啊”。晓晓使劲儿点点头:“想,我就爱和哥哥玩儿”。我继续说道:“好,哥哥答应你,不过得有一个条件。妈妈说你在学校不听老师话,没有其他小伙伴学校好,让哥哥看着你,怎么办”。晓晓眨眨眼睛似乎没听懂,我继续说道:“以后回家后得听话,先学习半个小时,然后哥哥陪你玩儿,要是不听话,哥哥也不陪你了。妈妈让哥哥教你学习,你要是不听话,妈妈就不让哥哥来啦,那可怎么办呐”。晓晓一撅嘴:“那好吧,就半个小时”。我拍着他的脑袋说:“真乖,就半个小时,走,哥哥带你去转转”。我带着晓晓来到学校的广场上,远远地看到有一群小朋友在跳皮筋儿,我对着晓晓说:“想不想和人家一起跳啊”。晓晓看着我说:“想,我不认识他们怎么办”。我笑着说:“听话,哥哥帮你说说去”。那天,晓晓玩儿的特别开心,回去之后跟毛毛就说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儿的怎么怎么样,毛毛高兴的合不拢嘴,感激的看着我点头说:“这孩子平时就在这附近晃悠,也没啥小朋友,以后有机会你就领他出去,太晚的话你就打车回来”。

  就这样,我天天晚上陪着晓晓学习,简直成了保姆,一天不去晓晓就闹,老板对我更是满意,因为我一有空就下楼来帮忙,从来都不偷懒。这些在外人看来的优点,其实对我来说就是一种乐趣,因为在我看来,晓晓就是我的亲弟弟一样,虽然我自己从来不花钱买额外的东西,但是对晓晓却大方得很,每次出去都零食不断。当然这些也被毛毛和老板看在眼里,毛毛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得知我对晓晓好,毛毛对我是特别关心。晓晓渐渐地变得合群了,在学校的成绩也不像原来那么差。一天,我正在楼上陪晓晓看书,毛毛推门进来,笑着递给我一个盒子,原来是一部手机,毛毛笑着说:“你这找工作连手机都没有哪行啊,姐姐我送你一个”。我马上站起来推辞道:“嫂子,这东西太贵了,我不能要”。毛毛:“让你拿着就拿着,别跟我见外啊”。晓晓在旁边说:“哥哥你拿着吧”。这…最后我还是收下了,坐在那里我真的很感动,这么多年头一次收到别人礼物,唉!得好好对待人家。然而,命运之神显然不希望我继续这样平淡的生活,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那是快要毕业的前几天,由于工作入职日期定在了8月份,而学校要求7月底搬离,学校周围的房子太贵,一个月至少1500元,这件事毛毛知道后,非得让我暂时住在她们家里,最后拗不过他们,我住在了小屋,晓晓跟爸爸妈妈住大屋。那个月我们几乎成了一家人,我白天收拾屋子睡大觉做饭,晚上陪陪晓晓,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个小意外。

  那天中午从外面打球归来,满身都是臭汗,由于这个时候一般没人在家,我回屋脱了衣服,只剩下一条内裤。本来想去洗澡的,可是出屋的时候,对面的门开了,毛毛拿着包正要出门时迎面碰到我,当时我惊呆了,愣了一下。可是毛毛没有丝毫的害羞,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的裤裆,发出了“哎呦”的叫声,我一边快速走向厕所一边说:“嫂子,我以为没人呢,我洗澡去了,您把门带上就行了”。走进厕所后,我的心蹦蹦的跳啊跳,但没有害怕的感觉,一股莫名其妙的兴奋之情油然而生,想着毛毛总是包裹很严的大屁股和大奶子,我的鸡巴硬了起来,涨得难受。

  之后的几天我都不敢抬头正眼去看她,躲躲闪闪的,只要它意回来,我就溜回房间玩手机。周五晚上,老板的家里出了点事情,需要回老家一趟。由于晓晓还得上学,店里的生意不能耽误,所以老板只身一人回去了,留下了毛毛和晓晓娘俩,外加上我这个22岁的男人住在一起。

  得知老板走后,我多少有一丝紧张,之前由于有老板在,人多的时候我不敢太过分的去看她的老婆,就连在屋子里单独和毛毛说话的时候,我都怕老板突然回来看见而有想法。现在老板不在,毛毛就睡在我的对面,晓晓太小不懂事,要是有点什么事情多好呢,可是真不知道怎么下手,也不知道敢不敢下手。

  这就样,连续两个晚上,我都辗转反复的睡不着,每次上厕所的时候我都会往对门看上几眼,可是房门关得很严实。盛夏的燥热使人容易激动,这几天早上睡醒时,鸡巴都硬的不行,有时候朦朦胧胧的恨不得直接冲过去扒光她。人在极度的渴望下往往会丧失理智,琢磨了几天,我想出来一个试探的办法。我们住在五楼,厕所是明厕有窗户,晚上洗澡的时候肯定要开灯。一天我故意弄坏了厕所的插销,客人走光之后,毛毛带着晓晓上楼去了,我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等待着,不一会儿,厕所的灯亮了,毛毛应该开始洗澡了。我锁上店门直奔五楼,轻轻的拿出钥匙打开门,然后突然加速并且加大脚步声推开了厕所的门,正眼一看,毛毛的确在洗澡,一个手拿着喷头,一个手在揉搓着一颗巨大的奶子,看见我之后,毛毛:“啊!吓死我了,出去出去”。刚才的啤酒稍微给了我一点胆量,我站在那里大概能有2秒钟没有动地方,毛毛:“哎呀,还看,赶紧出去”。我这才离开,到了客厅,我一屁股坐在那里点上烟,我都为自己刚才的勇敢而激动。

  没过多久,毛毛换好衣服出来了:“我说你现在进门怎么没动静啊,吓我一跳”。我说道:“放心吧,老板不在都没事,有我呢”。毛毛诧异的看着我,并坐在了旁边,一边缕着头发,一边问我:“哎,大旭,你还是没对象呢是不”。我说:“对,城里的不行,我就想找一个嫂子这样的,俊俏能干的”。刚洗完澡,毛毛的脸红扑扑的,头发的香气很浓很有雌性的味道,睡衣后面隐约的能看见乳头的轮廓。毛毛见我直勾勾的看着她的奶子,好像特意的仰在沙发的靠背上,那对大奶子圆滚滚的轮廓更是清晰可见,我继续目不转睛的看着毛毛,也知道毛毛注意到了我的眼神,既然毛毛没说话,至少证明她能忍耐我现在的行为,我渐渐的抬起头,直视她的眼睛,毛毛突然笑了:“看够了没有,你说你这么大也不搞个妹子,小心出问题”。

  看着毛毛妩媚的微笑,我镇定的说了一句:“嫂子,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说完我直接就扑向了她,直到今天我也没搞清楚,当时的这一下,这让我开窍、改变我生活轨迹的一下,到底是怎么爆发出来的,可是他就是发生了。

  毛毛惊叫道:“啊,你干什么啊,压到我头发了,啊,啊,啊”。一边说,一边使劲拿脚踹我的小腿,既然已经这样了,轻和重的结果都是一样。我直接扑在了毛毛的身上,学着电视里里面的镜头,上去就开始按着她的脸和她亲嘴,毛毛紧闭着双唇:“嗯,嗯,嗯,啊,你干吗呀,起来,起来,压死我了!!”。我按着毛毛的两个手,抬起头说道:“毛毛,我实在太喜欢你了,因为你我连对象都没找,你就让我亲两下吧,我真的忍不住了”。说完,我有伸出舌头去往她的嘴里伸,可能是我用的劲太大了,居然强行伸到了毛毛的嘴里,毛毛继续发出痛苦的哀嚎声,我们的脸贴在一起,尽情的感受这光滑的白白的皮肤,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就这样折腾了5分钟,毛毛不停地劝我冷静,不能这样,后来可能是被我压得没力气了,不再说话。

  一边舔着毛毛的脖子,我说:“你喜欢你男人嘛,他这么大岁数,真是亏了你了”。

  我腾出一只手来去摸毛毛的乳房,隔着衣服摸到的一刹那,我的身体都酥掉了,实在是太刺激了,这乳房真是太大了,一只手根本抓不住,我迫不及待的退去了毛毛的上衣,没有胸罩,一对我见过一次的大乳房一下子就蹦了出来,我仔细地端详着,这对大奶子,足足有碗口那么大,紫黑色的乳头,冒着香气。我上去就像吃奶一样的吸允着,使劲的吸着,时不时的咬上几口。

  毛毛痛苦的发出啊啊的声音,我看着毛毛说:“毛毛,我真心喜欢你,你就从了我吧,以后我会对你和晓晓好的”。此时的毛毛几乎不挣扎了,最多就是在我脱她衣服的时候拿手挡挡我。我再傻也明白,今天她会让我干的。想到这里,我抱起毛毛回到她和老板的屋子,晓晓安静的睡着,我一把把她扔到床上,然后轻轻的抱着晓晓去了我的小屋并且脱掉了自己所有的衣服。回到毛毛身边,我抓着这对朝思暮想了好几年的奶子揉搓着,吸允着,时不时的去抓一下她的大屁股,奶子和屁股都是肉肉的带着热气,我尽情的舔,尽情的摸,毛毛闭着眼睛一声不吭,任由我做什么,最多发出几声呻吟。玩够了大奶子和屁股,我摸了摸毛毛的阴唇,本来想舔舔,可是离近后总感觉有一种骚味儿,担心有点什么细菌,没敢舔。不过那小穴夹带着淫水占了我一手。我下地站着,拿鸡巴对着毛毛说:“来,给我口交吧”。说着我用手去扶毛毛的头,毛毛绷着劲儿不过来。我说道:“我还是处男,都这样了,就让我第一回过过瘾还不行吗,其他的完事儿再说”。说罢,我强行的把鸡巴塞到了毛毛的嘴边,使劲儿往嘴唇上蹭着,毛毛哼哼了几声后,还是让我插了进去。第一次口交的感觉真心清爽,那时候的神经多么敏感啊,在热热的口腔中每一次蠕动都有射精的冲动,不像现在,完全麻木了,一般的口交根本没啥感觉,顶多能起到勃起的作用。在毛毛的嘴里抽插,弯腰摸了摸毛毛的大奶子,兴奋的我心跳至少200下。最后我还是没有舔毛毛的小穴,插入之后没有2分钟就射精了,都射在了毛毛的阴道里,那天我一共射了3次,2次在嘴里。

  之后的几天,我天天都在晓晓睡觉后去干她,最多的一天干了4次,第一次后,毛毛温顺的很,任我怎么过分都不会拒绝,一直到老板回来。

  再后来,毛毛变成了我的炮友,一直维持了2年不被发现,因为我们从来不用电子产品联络,只有这样才最保险。毛毛再次的怀孕了,到现在我都怀疑,那个孩子可能是我的,因为时间对得上,而且我从来都没带过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