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妈妈和炮哥
1 我18 岁,炮哥19岁,我和炮哥是同学,他家里很有钱,他爸在国外上班,我妈长得很漂亮,她眼睛大大的,瓜子脸蛋,皮肤也很白,略微丰满的身材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韵味,披肩的头发,丰挺地乳房,微微隆起的小腹,和微翘的臀部,丰盈的大腿爱穿荷花边长筒丝袜。 妈妈经常着白色的短裙,奶白色的衬衣,白色的吊袜带吊着闪光白的荷花边丝袜,和白色的搭扣拌的高跟鞋穿在纤细的脚上,身上喷的香香的,头发盘了起来,显得十分高贵大方。炮哥早就对我妈妈起淫心了,只是一直没机会下手!我被炮哥带去赌博,欠了高利贷很多钱,我求炮哥帮我还钱。他想了一下,提出要我想办法让我妈妈穿着白色的短裙,奶白色的衬衣,白色的吊袜带吊着闪光白的荷花边丝袜,和白色的搭扣拌的高跟鞋穿在纤细的丝袜脚上陪他,出于无奈我就同意了!

  回到家以后我只好如实的把事情告诉妈妈,妈妈没办法只是默默的点点头,我看的出妈妈很无奈!当晚炮哥来到我家,我和他商量后,说炮哥你可轻点对我妈,要轻一点,别太猛了,毕竟她是我妈。我知道说了也是白说,炮哥早就对我妈妈不怀好意。更何况我的妈妈美丽异常,丰满的胸脯滚圆的大腿,简直就是一个尤物。炮哥说兄弟绝对不会出事。我担保你放心!让你妈妈洗的白白净净的在床上等我。我会让你妈妈舒服的上天!我真恨自己当初怎么就答应了。想到妈妈会被他操的死去活来,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老实的坐在客厅沙发上听妈妈想和炮哥讨价,炮哥不理我妈妈,伸手一把抱起我妈妈就往我房间里走去,这时我看见妈妈在望向我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哀伤的眼神。

  我跟着偷偷从钥匙孔望去。妈妈的衣着不但衬托出她高贵的气质;更显出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看来至少有35D的美乳更是垂怜三尺。脚上是一双搭扣袢的白色高跟皮鞋。白色的衬衣。鲜红的指甲,半撩起的裙摆下露出雪白的粉臀和雪白色的蕾丝缕空内裤。白色的吊袜带吊着透明的肉白色的长筒玻璃丝袜在妈妈蹲下时使本已丰满的大腿更增丰盈的感觉。 他把妈妈拉起,解了妈妈的几粒衣扣,用鼻子在妈妈的胸前闻着,用舌头号在妈妈的胸罩的蕾丝边上蹭着,一手握着另一边的乳房,一只手在妈妈的上下摸着将妈妈的裙子拉起了一点。 这时炮哥笑着把我妈妈上衣解开露出里面的半罩杯的有雪白色的蕾丝乳罩,将胸罩拉下一点,刚好把妈妈的乳房托住,更增丰硕,粉红色的乳头显了出来,并把裙子拉上腰际,把雪白色的蕾丝缕空内裤也脱下。

  一只脚则插在妈妈穿着的肉白色的长筒玻璃丝袜双腿之间。 炮哥淫笑着在妈妈雪白滚圆的大屁股上拍了下,说了话。妈妈就坐在我的床上,由于妈妈坐的方向正好对着钥匙孔,隐秘的阴户叫我看了个清清楚楚。双脚用高跟鞋的鞋尖架在床边。 只见妈妈的阴户微微发红,浓密的阴毛成倒三角状,隐隐见到里面粉红色的阴道。炮哥一手挽起一条妈妈的穿着的肉白色的长筒玻璃丝袜的大腿,把嘴凑在妈妈的阴户上面伸出舌头在妈妈的阴户上舔了起来。

  妈妈只是被动地让炮哥搞,炮哥一边舔着一边将中指插入妈妈的阴道里来回捅着,不一会只见妈妈的小穴出水了,炮哥擡起头对着我妈妈的闪光白的荷花边丝袜脚狂舔!手却不停反而更快地在的穴里捅起来!炮哥正一手握着粗大的阴茎在妈妈的穴口上磨着,一手用拇指和食指把妈妈的两片大阴唇分开。 我妈妈的大白屁股全面暴露在19岁的炮哥面前,炮哥掰开我妈妈的两瓣美肉,我妈美丽的褐色峡谷精彩绽放,太诱惑了,炮哥忍无可忍,就开始疯狂的舔食我妈的屁眼……妈躺在床上,擡着头无奈的看着炮哥的大鸡巴在自己的穴口磨着,妈妈两片阴唇已经给炮哥的龟头拨开了,阴道口完全露了出来!炮哥想‘我终于可以和朋友的妈妈尽情性交了!’于是炮哥把阳具一顶,阳具就插进妈妈的阴道里面了!妈妈眉头紧皱,不停忍耐着,炮哥一挺腰,那么粗大的鸡巴一下就齐根全都操进妈妈的穴里去了。形成男上(炮哥,男孩)干女下(我妈妈,中年妇女)男干女啊!

  妈妈被干得直咧嘴,看样子很疼!炮哥就晃起屁股,双手握着妈妈两个丰满的大乳房前后抽送起来。妈妈穿着的肉白色的长筒玻璃丝袜的双腿夹着炮哥的腰杆子,双脚向上举着。妈妈闭着眼,把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一副痛苦的样子。

  这时炮哥两手搂着妈妈的小细腰,低头看着两人的交合部,把个大鸡巴使劲地驰骋在妈妈的肥穴里,妈妈则闭着眼,任凭炮哥长驱直入。妈妈的阴道好紧窄,炮哥抽出阳具的时候感觉到我妈妈的阴道紧吮炮哥的阳具不放,插进阳具的时候就感觉到妈妈紧窄的阴道壁紧紧包着炮哥的阳具……炮哥乾脆把整条阳具插入妈妈阴道里面,不再抽出,紧紧贴实妈妈的屁股磨来磨去!

  炮哥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浸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夹得紧紧的,不由得大为赞叹:「好爽……阿姨的肉穴真好。 炮哥要我妈妈穿着长筒丝袜的双腿紧勾着他的腰,那肥大的玉臀摇摆不定,妈妈这个动作使得炮哥的阳具更为深入,炮哥也就势攻击再攻击,拿出特有的技巧,猛、狠、快,连续地抽插,插得淫水四射,响声不绝。 抽送了没多久,炮哥感到大鸡巴在阴户里被夹得好舒服,龟头被淫水浸得好痛快,于是他将我妈妈穿着长筒丝袜的双腿高架在肩上继续操。果然,这姿势诚如黄色书刊上所说,女的阴户大开、阴道提高,大鸡巴可次次次送到花心底部,同时男的可低!头下视两人性器抽插情形。

  炮哥看着大鸡巴抽出时,将我妈妈的小屄带着穴肉外翻,分外好看;插入时,又将这片穴肉纳入小穴内,这一进一出、一翻一缩颇为有趣,看得他欲火更旺,抽插速度也越快。由于刚泄了两次,所以这次他抽插得更是耐久。

  抽插一快,那穴内的淫水就被大鸡巴磨擦得发出美妙的合击声:「噗滋!噗滋!噗滋!噗滋……」炮哥像一只饿狼,饿不择食,用尽了全身力量向我妈妈的小屄狠狠地发动疯狂的冲刺。而我妈妈低声痛苦的呻吟着。 妈妈被炮哥操了一会,妈妈的两个乳头因为刺激,呈紫红色高高挺起。炮哥又将鸡巴从妈的穴里抽出来,要妈从床上下来,趴在床上,撅起大屁股,炮哥又将阴茎从后面操进妈的穴里,干了起来。炮哥把妈妈的白衬衣拉下到臂上,一双丰乳在胸罩的托上一晃一晃的。炮哥一手一个,握住妈的乳房,捏摸着,下身却丝毫不停地操着妈的穴。

  炮哥钻在妈妈的腋下,把妈妈的一边乳房放进口中,咬了起来,妈妈痛苦的呻吟了起来,炮哥咬完左边就咬右边。又亲着妈妈雪白的粉颈,吮着妈妈的耳垂,接着又对着我妈闪光白的荷花边丝袜脚狂舔。妈妈的盘着的头发一丝丝的散了下来。炮哥挺动着他的腰,使自己的鸡巴快速的进出着我妈妈的下体,鸡巴每次被拉出来时都带出一些淫水,淫水顺着我妈妈的屁股留下,湿润了微微发黑的肛门。 「好舒服,如果你的那里再紧一些就更好了!」炮哥一边动作着,一边说着自己的想法。他的动作突然加快了,当他感觉自己达到最佳状态的时候,他猛地拔出自己的鸡巴。将我妈妈穿着长筒丝袜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之后,炮哥把鸡巴的顶端顶在了我妈妈的肛门口,他猛一使劲,龟头借着淫水的润滑刺入了我妈妈的肛门。  「啊……」两个人同时发出了叫声,所不同的是,我妈妈的叫声是痛苦的,她感觉自己的肛门被撕裂了,那种痛苦完全抵消了在她体内刚刚升起的快感,她拼命想放下自己的双腿,躲避这种痛苦。

  炮哥则发出了愉快地叫喊,他感觉自己的鸡巴被紧密地洞穴完全包裹着,我妈的肛门剧烈的收缩着,全方位的挤压着敏感的龟头。 炮哥感觉到我妈正在逃避,他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吼,身体猛地下压,将我妈妈的双腿完全挤压在自己的胸前,同时他的双手抱住我妈妈的屁股,使我妈无法逃避。借着下压的力量,炮哥的鸡巴完全插入了我妈的肛门。 他停了一下,然后不顾我妈的苦苦哀求,使劲的挺动着腰。我妈妈的肛门深处虽然有些干燥,但是鸡巴上过多的淫水仍然让炮哥感到舒适。 痛苦的泪水顺着我妈的脸颊慢慢滑落,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劈成了两半,从肛门深处传来火辣辣的刺痛。她已经放弃了哀求,因为她的哀求只能更加刺激炮哥的狂暴。

  虽然以前自己丈夫提出过肛交的要求,但是都被我妈拒绝了。可是今天,自己的肛门还是没能逃过鸡巴的摧残。而且是别人的鸡吧。我妈的身体随着炮哥的抽插摆动着,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就这样,大鸡巴在我妈妈的肛门中「噗滋、噗滋」地一进一出起来。「啊……」炮哥在我妈的肛门中得到了完全的满足,他喘息着,鸡巴剧烈的抽动着窄小的屁眼给炮哥狂干,连屎都搞出来了!但妈妈一动不动的消极抵抗令炮哥很烦恼,不论炮哥怎么求她,她总是冷冷的看着炮哥,就象现在。

  “阿姨,我求你了,你蠕动一下直肠好吗?收缩一下屁股也好啊。”炮哥捉着我妈妈的腰,用力的在她的肛门里抽插。妈妈转过头,冷冷的看着炮哥,不言不语。 妈妈手臂半曲叉在床上,美丽的脸庞离床只有不到两尺高,亮丽乌黑的秀发下垂散落,雪白的身体随着炮哥的动作前后晃动着,炮哥说我妈再肯配合一下就一却都完美了。“阿姨,求你了。”直肠还是一点动作都没,炮哥一怒之下,把肉棒拔了出来,手上用力,把妈妈的身体提了起来,肉棒直对阴户插了进去,干涩的阴户给粗大的肉棒强插了进去,妈妈痛苦的叫了起来,但出呼炮哥的意料之外,妈妈居然没有反抗。只是在刚插进去的时候忍痛不住身体往前趴,这样炮哥就变成趴在妈妈的背上隔着屁股插她的小穴,套句术语就是隔山取火。炮哥看这自己的鸡鸡在自己垂淹很久的女人的小穴里缓缓进出,鸡鸡被阴肉包裹的紧紧的,每插一下都是肉碰肉,看着眼前白嫩嫩的屁股,自己的鸡鸡就象我妈妈的一条屎一样被拉出,自己一用力又插入我妈妈的体内!。

  想到妈妈和炮哥在床上交配,妈妈翘起屁股,像母狗一样爬在床上,让炮哥肆意奸淫,两片大阴唇几乎被他干翻起来了也不肯哼出声。想起有一次,我和炮哥吵架,炮哥骂我∶“我跟你妈干穴,我干你妈的骚穴!”正好被我妈听到了,我妈当时很生气,就骂他道∶“回去跟你妈干去,你妈在床上正脱光衣服等着你去跟她干穴呢!”当时看炮哥是怀恨在心里,想不到今天终于能让我妈妈穿着闪光白的荷花边丝袜躺在床被让他干,世事真是难料!强迫的感觉真好!

  炮哥的肉棒开始顶着我妈妈的后门缓缓抽插,品味着我妈妈的味道,摸着我妈穿着闪光白的荷花边丝袜美腿,看着我妈白皙的大屁股淫笑着对我妈说“阿姨,以前你不是骂我吗,你的大白屁股现在还不是被我抄,我让你骂呀!哈哈……!”

  说完突然用力加速干我妈妈!妈妈说从未试过给男人这样用阳具从后面插进她阴道里面性交,弄得她完全失控的叫床!

  妈妈嘤嘤的哭了起来:“你不是人,我都可以当你妈妈了,你也狂肏,现在你满意了……啊……”“我不管,总之我就要长期慢慢品尝你,我要抄你的B ,搞你的屁眼,吃你的屎喝你的尿,舔你穿着闪光白的荷花边丝袜脚,我爱死你了,美丽的阿姨。”炮哥翻起我妈的身体,隔了个厚厚的屁股,插不到子宫里真是不爽,把我妈妈摆成侧躺的姿势,把我妈妈的一条穿着的肉白色的长筒玻璃丝袜的腿曲成跟身体90度角侧架在炮哥的腰上,炮哥从侧面用肉棒狠狠的插起我妈妈的阴道,记记直抵子宫,既可以看到我妈妈美比女神的脸蛋侧面,又可以欣赏到我妈妈饱满的曲线和闪光白的荷花边丝袜脚,炮哥见我妈妈如此痛苦,比上一回合更兴奋了,屁股猛地用力一沈,把鸡鸡一直送到花心。炮哥随即提起大鸡巴,「噗」一声拔将出来,然后对准我妈妈的小屄「滋」一声又一次全根尽没……由于炮哥泄了两次,这一次重燃战火,更是凶猛,火势烧得更剧烈。炮哥是越抽越快,越插越勇,我妈妈被干的是又哼又叫。 抽送了没多久,炮哥感到大鸡巴在我妈妈阴户里被夹得好舒服,龟头被淫水浸得好痛快,于是他将我妈妈穿着长筒丝袜的双腿高架在肩上继续操。果然,这姿势诚如黄色书刊上所说,女的阴户大开、阴道提高,大鸡巴可次次次送到花心底部,同时男的可低头下视两人性器抽插情形。

  炮哥看着大鸡巴抽出时,将我妈妈的小屄带着穴肉外翻,分外好看;插入时,又将这片穴肉纳入小穴内,这一进一出、一翻一缩颇为有趣,看得他欲火更旺,抽插速度也越快。由于刚泄了两次,所以这次他抽插得更是耐久。

  抽插一快,那穴内的淫水就被大鸡巴磨擦得发出美妙的合击声:「噗滋!噗滋!噗滋!噗滋……炮哥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接着炮哥开始抽动了起来。

  妈妈咬着嘴唇不叫出声,手紧紧压在乳房上,不让乳房随着炮哥的抽插而晃动。

  炮哥用力的抽插起来,身体的撞击和阴茎对宫颈侵蚀袭来销魂的快感,他更加疯狂更加用力,快感渐渐侵蚀了妈妈的身体,妈妈终于忍不住在别的男人身体下小声呻吟出来:“啊——,哦,啊——” .此时的我,在客厅里脑海里想起了一句话:“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的妈妈只能任由炮哥的摆布了。此时的炮哥用他那长长的阴茎故意漫漫的,但是很用力很用力的撞击着妈妈的子宫。 每一次撞击都会使妈妈心里无比的紧张,妈妈穿着的肉白色的长筒玻璃丝袜的腿屈辱的张开着,任那根坚硬的阴茎在自己的阴道里肆意冲撞。

  炮哥的手指用力的压着我妈妈的阴蒂,阵阵刺痛带来的刺激让我妈妈苦不堪言,我妈妈能清晰的感觉到炮哥的阴茎在自己柔软紧闭的阴道里放肆的抽动,它渐渐的诱发炮哥的高潮。这时我妈妈只是闭着眼睛默默忍受着这奇耻大辱!!!

  炮哥的龟头被火烫的淫水浇得好不舒服,这是多么美!

  第一次尝到女人的异味,也领略了与真正家庭主妇性交的乐趣,也感受到逼奸大自己20岁女人的快感。我妈妈淫水一出,炮哥就将她穿着长筒丝袜的双腿放下,伏下身吻着她的香唇,同时右手按在她的双乳上探索。  「嗯!好软、好细、好丰满!」炮哥抚摸我妈妈的双乳,感到无限享乐,不禁叫道。

  炮哥的大鸡巴将我妈妈的小屄塞得满满,我妈妈的香唇也被他封得紧紧的。

  我妈妈的香舌被炮哥吻着,收缩着阴道,忍受着炮哥鸡巴的抽送。炮哥像一只饿狼,饿不择食,用尽了全身力量向我妈妈的小屄狠狠地发动最后冲刺。而我妈妈低声痛苦的呻吟着。妈妈给炮哥的怪姿势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唯一只有闭着眼默默忍受下体的冲击……这时我妈妈全身猛然一颤,一股火热的阴精又从子宫口喷射而出,我妈妈被炮哥操到了高潮,!炮哥的龟头被淫精一洒,全身起了一阵颤抖,小腹一紧,丹田内一股热呼呼的精子顿时像喷泉似的全射到我妈妈的阴道内。「啊……炮哥…不要…」妈妈被炮哥的精液喷射得浑身乱颤。炮哥终于在妈妈的阴道里面射精了!

  炮哥在妈妈阴道里面射精的时候,炮哥的阳具在我妈妈紧窄的阴道里面跳动抽搐了足有六七十次!炮哥把所有的精液都射进我妈妈阴道里面之后,他的阳具还未软下,我妈妈的阴道也在继续抽搐,于是炮哥没有立刻由我妈妈的阴道里面把阳具抽出来,炮哥就继续让妈妈的阴道吸吮他的阳具享受余韵,然后再用手摸我妈妈的一对大乳房,搓妈妈的乳头,等她继续享受炮哥爱抚她的大乳房和的乳头的性快感。

  因为我妈妈的阴道里面全部都是炮哥射给她的精和妈妈分泌的淫水,炮哥的阳具软了之后,好容易就由我妈妈的阴道里面滑了出来。 炮哥静静地拥抱着我妈妈,享受着射精后的片刻美感,他也不愿稍动一下。

  炮哥又说要看清楚他射了多少精液进我妈妈的阴道里面。跟着要我妈妈坐在床上双腿张开,炮哥再用手指张开我妈妈的两片阴唇,把阴道里面露出来给炮哥看,我妈妈阴道里面全部都是炮哥射出来的精液!原来炮哥真是射了好多精进我妈阴道里面!妈妈两片阴唇上面都有炮哥的精液,她稍为用力一逼,炮哥的精液就由妈妈的阴道里面流了出来!好一会后他才懒洋洋地擡起头看看我家的吊钟,原来不经不觉已经早上6 点半了,炮哥在床上竟操了我妈妈差不多一通宵,由于早上还要上课,于是炮哥赶紧从我妈妈身上下来。炮哥虽意犹未尽,只好也穿起衣服,依依不舍回家拿书包去学校上课了。我妈妈则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她的眼睛无神的看着屋顶,泪水仍然流淌着,下体仍然传来阵阵疼痛,自己的肛门中好像仍然插着东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妈艰难的撑起身体,她慢慢的爬到洗漱间,一边流着泪一边清洗着自己的身体。 我妈妈最后哭着穿上衣服冷冷的看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