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我的丝袜为谁而活(续)】【作者:不详】【待续】】
1

  回到家已经快11点钟了,小刚的房间房门紧闭,也没有灯光从门缝中露出,想来也已经上床睡觉了。

  若兮随手把手提包一扔,就往沙发上躺去。回味着小树林的那一幕,若兮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刚才的激情虽然持续时间并不长,可是那雄性荷尔蒙特殊的味道还是令若兮久久不能忘怀,小方那雄伟的大肉棒是那么的坚硬,那么的挺拔,那鲜艳的颜色透露出一股青春的气息,那精液品尝起来也是格外的鲜美。

  一想到这,若兮就感觉自己的下体已经有淫水慢慢溢出了,想着小方那宽阔的肩膀,有力的双臂,还有那笑起来坏坏的神情,若兮感觉前所未有的空虚,好想小方此时就在自己的身边,用他那强壮身躯狠狠地蹂躏自己那空虚已久的小穴。

  此时的若兮仿佛忘记了自己正身处客厅,自己的儿子就在一墙之隔的房间里睡觉,被欲望点燃的娇躯好像熊熊燃烧的烈火,期待着高潮的到来,或许那汹涌地淫水才能扑灭如此炽烈的火焰吧。

  若兮整个人横躺在沙发上,连衣裙的裙摆已经被卷到了腰部,只被一条超薄连裤袜包裹着的下体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本来就已经湿透的连裤袜裆部再一次被汹涌而出的淫水所淹没,透过近乎透明的丝袜,那一抹黑森林显得格外的淫靡。

  仿佛早已忘记了此时的家中还有儿子的存在,陷入肉欲中深深不能自拔的娇躯渴望着抚慰和满足。

  却不知,儿子的房门早已打开了一条缝,一双漆黑的眼珠正死死地盯着沙发上的若兮,眼神中透露着些许的不可思议。

  其实,小刚并没有睡着,若兮刚回到家的时候小刚就已经察觉。本来打算等妈妈洗完澡去睡觉之后再去偷丝袜来打手枪的小刚等了半天也不见外面有丝毫的动静,就悄悄地打开房门,不想却发现了一幕自己从未想象过的画面。

  那凌乱的连衣裙,裙摆已经被卷到了腰部以上,一只雪白的巨乳从领口中露了出来,那鲜艳的乳头早已昂然挺立,在灯光的映衬下仿佛熟透了的葡萄一般鲜嫩欲滴,两根细长手指时而轻轻地揉捏,时而绕着乳晕转圈圈,鲜红色的指甲好像一双红舞鞋,在一团雪白的肉团中蹦蹦跳跳,仿佛在一片白云中翩翩起舞。再把目光移到到裙摆以下,只见一条薄如蝉丝的肉色连裤袜阻隔了肌肤与空气的亲密接触,却令周围的空气都隐隐地散发出一股丝袜特有的朦胧感,连从鼻孔中吸入的空气也变得柔顺了许多。

  小刚做梦也没有想到平时端庄高贵的母亲竟然会以这么一副淫秽不堪的形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突然间,自己心目中那圣洁而不可侵犯的形象就已轰然倒塌。

  不过这种思想刚一出现就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对母亲那成熟的肉体的好奇与渴望。三角内裤中的肉棒早已一柱擎天,从马眼流出的精液也从内裤里渗透出来。

  不自觉地,小刚就掏出了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小弟弟,对着门口就慢慢地撸动起来。

  此时的客厅中,若兮依然浑不知觉地沉浸在一波一波袭来的快感当中,左腿弯曲着靠在沙发的背垫上,右腿蜷曲着,只被一层薄薄的裤袜包裹着的下体呈大字型打开,让门缝里的小刚一览无余。

  「再快点,嗯,再快点,我快到了……」幻想着小方那年轻有力的身体在自己身上纵横驰骋,若兮一边用左手紧紧地掐着自己的乳头,右手也伸进裤袜里,不停地搓弄着小阴核。传入耳中的呻吟声虽然很轻,但是那特殊的频率却不是任何天籁所能比拟的,伴随着那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声,小刚也知道自己的母亲马上就要高潮了,手中那撸动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

  「死了……呃……死了……死了……」伴随着一阵急速的颤动,淫水如潮般涌出,透过丝袜打湿了沙发。在那最后一声如黄雀般美妙的啼吟之后,若兮终于在自家的客厅中,在儿子的目光下达到了高潮。整个人如海绵办软弱无力地横在沙发上,左手无力地搁在还在不停起伏着的胸前,右手也从裤袜中抽了出来,无力地垂下。与此同时,亲眼目睹了母亲到达的高潮的小刚也感觉到精关一松,「噗噗」地就在了门板上,连续射了十几秒才无力地垂了下去。

  高潮过后的若兮并没有马上醒转,过了好久,直到下体感觉到黏糊糊的有点难受,才拖着无力的身体慵懒地起身,拖着有些虚浮的步伐往浴室走去。看到小刚房间的房门紧闭,若兮并没有多想,连浴室的门都没关,三两下把身上的衣服除尽,直接打开淋浴的喷头就冲起澡来。

  躺在床上的小刚浑身赤裸,内裤早就不知道丢到哪去了。刚才亲眼目睹的一切令小刚久久不能缓过神来。如此优雅高贵,如此知书达理,如此温柔贤惠的母亲竟然在自家的客厅里旁若无人地自慰,更重要的是下身竟然只穿了一条连裤袜而没有穿内裤,可以想象,刚才母亲就是这样子出门的。那她刚才到底去哪了,和谁一起,干了些什么呢?

  越想头越痛,越想越后怕,难道父亲刚过世不久母亲就背叛了父亲背叛了家庭?还是说母亲原本就是个淫荡的女人,在父亲还在世的时候就偷偷地红杏出墙?

  迷迷糊糊之中,小刚就这样睡了过去,连门板上的那一片精液也忘了擦干净。

  「小刚,快点起床,早餐马上就好了。」

  门外隐约传来母亲的声音,小刚这才睁开朦胧的双眼,却发现浑身无力,脑子一片混沌。努力地甩了甩头,想把这种无力感驱逐出身子,突然间,小刚发现自己正浑身赤裸地躺在床上,小弟弟传来一阵不舒服的感觉,原来是有几根阴毛被卷到包皮里去了。

  「小刚,快点起床,要迟到了。」门外又传来若兮的声音。

  浑身一个激灵,想到自己现在全裸的状态,万一等下妈妈进来被发现,那可是怎么都解释不清楚了。用尽全身的力气,小刚弯下身子,从床下的抽屉里抽出一条内裤,再费劲地穿上。做完这一切,全身的力气也好像都用完了,又重新躺回到了床上。

  「叭叭。」门口传来若兮敲门的声音。

  叫了好长时间,若兮发现小刚还是没有反应,便打算进来看看。

  「妈妈要进来了哦。」一打开房门,一阵猛烈的腥味扑鼻而来,若兮不禁皱了皱眉头,她很清楚这是精液的气味。

  轻轻地推开门,若兮并没有发现门背面那一滩精液的痕迹。

  「快点起床,不然要迟到了」

  「妈妈,我有点不舒服,头晕。」

  若兮见儿子萎靡不振的样子,赶紧上前坐在床边,用手背探了探小刚的额头。

  「嗯,有点烫,可能是感冒了。你感觉怎么样,能坚持去上课吗?」「我头好晕,想在家睡觉。」

  「那好吧,我去给你拿感冒药,吃了药在好好睡一觉,妈妈中午回来给你做午饭。」

  直到看到儿子吃完药躺下了,若兮才轻轻地关上房门,回到自己的卧室。这么一折腾,离上课的时间也不远了,若兮赶紧脱下睡衣,在衣柜里挑选起衣服来。

  打开抽屉,拿起一条黑色的蕾丝丁字裤正准备穿上,忽然又想到色狼那变态的要求,若兮就又放了下来,转而拿起一条T档的灰色连裤袜穿上。一件收身的白色雕花衬衫,一条黑色的包臀紧身裙,完美的身材呼之欲出。坐在梳妆台前,慢慢地把长发盘成发髻,火红的唇彩在淡妆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艳丽。走到落地镜前,看着自己一身职业女性的打扮,干练又不失柔美,性感又不显得艳俗,若兮弯下腰,紧了紧小腿上的丝袜,无意间看到镜中自己高高翘起的臀部,忽然有种想要被狠狠地抽打屁股的感觉。

  时间不早了,若兮挑了一双8公分的白色后包式高跟鞋穿上,就匆匆地走出了家门,只留下门背后那道若有所思的眼神。

  刚把车开进学校的停车场,早读的铃声就「叮铃铃」地响了起来,来不及去办公室,若兮直接三步并作两步地向教室走去。

  若兮的早读课很少有男同学会迟到,毕竟处于性萌动时期的他们又怎么会放弃与如此性感美丽的女教师相处的机会呢?当若兮走进教室的那一刻,原来那些玩手机的,打瞌睡的,交头接耳的男同学们立刻就精神了起来,一致把目光投向下若兮那正在上下颤动的乳房上,白色的衬衫并不能掩盖黑色的乳罩,反而紧紧地贴在胸部,那罩杯的形状清晰可见,轻微地喘息声在鸦雀无声的教室里显得是那么的清楚。

  「都干什么呢,看自己的书。」若兮仿佛没有感受到刚才全班男生对自己的注视,反而伸手解开了衬衫的第一颗纽扣,还用手轻轻地扇了几下,让上半身的热气散发出来。

  虽然大家都低头假装看书,可是这诱人的动作还是让不少人的裤裆里升起了帐篷。坐在第一排的小方尤其能感受到若兮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致命的诱惑。盯着那被裙子紧紧包裹着的翘臀,想起昨晚在自己胯下飞舞的红唇和那风情万种的眼神,一股热流从下体直接迸发,「噗,噗」地洒落在裤裆里。小方也没想到自己在这种情况就缴械投降,那一瞬间的快感在充斥在脑海里,久久没缓过神来。

  若兮也发现了小方的异样,不过她也没想到自己都还没出手就让小方的小弟弟直接匍匐在地。过了一会儿,若兮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小方发来的。

  「老师,我射在裤裆里了,等下你能帮我清理下么。」用眼角瞟了瞟正弓着身子装模作样看书的小方,若兮不禁扑哧一笑,「等下下课来办公室那边的女厕所。」

  好不容易熬完了早读,小方一放下书本就飞也似的跑出了教室,朝教室办公室的方向跑去。若兮倒不急,优哉优哉地逛回到办公室,整理了下桌子,才向女厕所走去。

  此时的小方正坐在隔间的马桶上焦急地等待,听着高跟鞋「踢踏,踢踏」敲击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变得越来越清晰,只感觉心脏「噗通,噗通」地好像要跳出来似的。突然,那扣人心弦的声音停了下来,整个洗手间里只能听见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小方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难道来的不是若兮?

  「咚咚」隔间的门突然被人叩响,吓得小方差点从马桶上摔下去。

  门外的若兮只见隔间的门被轻轻地打开了一条缝,一只眼睛警惕地朝外瞟了瞟,然后自己就被一股巨力拉进了隔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张嘴紧紧地钉在了墙壁上。

  感受着面前那熟悉的男性味道,若兮干脆闭上了眼睛,也热烈地用自己的两瓣红唇回应着那粗鲁的入侵。

  一只手贴上了自己的左半臀,然后右半臀也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一开始还是轻轻地揉捏,随着力度的加大,一股股酥麻的感觉从胯间传来,若兮早已忘记自己正在学校里,随时都有人可能进来如厕,被快感充斥的大脑只是遵循着人类的本能在运作着。

  窄裙被一点一点地撩到腰际,被灰色丝袜包裹的翘臀也随之暴露在了空气中,刚刚感觉到屁股上传来的一阵凉意,随即一双火热的大手就贴了上来,隔着丝袜也能感觉到那灼热的气息。

  两片臀瓣儿在大手的揉捏下不停地变换着形状,丝袜的触感和臀部的肉感令小方深深不能自已,若兮早已在小方的攻势下迷失了自己,只感觉小妹妹那里传来一丝丝凉意。

  就这样过了两分钟,小方只感觉自己的小弟弟已经胀得不能再胀了,无奈只能放开正捏着若兮屁股的右手,伸到自己的胯下,拉开拉链把小弟弟解放出来。

  若兮也感到从臀部传来的热浪有所减弱,正纳闷呢,就感到一根坚硬灼热的铁棒伸进了自己的两腿之间。若兮不自觉地并拢双腿,好让那灼热的感觉离得再近些。

  毫无准备的小方只感觉自己的龟头突然被一股丝滑的感觉所包围,下意识地往前一顶,那股如丝绸般顺滑的感觉从龟头部直传到大脑,一抽,一送,那销魂的感觉再次传来,小方慢慢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龟头在丝袜的包裹下不断得变红,变大,精液从马眼流出,肆无忌惮地在若兮的丝袜上留下一道道淫靡的痕迹。

  感受着两腿间那肆意冲撞的通红铁棒,若兮只感觉全身都已没有了一丝的力气,只得紧紧地搂住小方的脖子,挂在他身上,任凭淫水从小穴汹涌而出,浸湿了本来就沾满精液的丝袜。

  「再快点」。若兮气若游丝地在小方耳边呢喃。

  听到指令,小方非但没有发起猛烈的冲锋,反而突然停了下来。

  「老师,我能干你的小穴么?」

  「不行。」不知怎地,若兮脱口而出。明明自己是那么地渴望那久违的激情,可当自己的小情人提出了这个要求的时候,若兮却选择了拒绝。可能是出于传统女性的矜持,可能是因为丈夫还在自己心里没有远去吧,还可能是对自己深爱的儿子的歉疚?

  突然间,周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只有两个人略微还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在空中游荡。

  原本以为可以顺势而上的小方怎么也不会想到老师会拒绝自己,原本准备去撕开裤袜的双手也慢慢地垂了下来。

  「老师用嘴吧。」若兮率先打破了沉静。

  慢慢弯下发虚的双腿,只见刚才还通红的大铁棒已经略微的软了下来,只有龟头那抹血红还依稀可见它刚才的勇猛。

  没有一丝犹豫,丑陋的生殖器好像可口的蛋糕一样被一口吞入。虽然还有一丝异味,但在若兮看来这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味道。

  看着自己的肉棒在老师的口中吞吞吐吐,那股不同与丝袜的奇妙感觉立马打消了刚才的沮丧,上一刻还垂头丧气的肉棒马上就恢复了原先的狰狞模样。

  时而整根没入,时而用娇艳欲滴的红唇轻轻地亲吻龟头,时而伸出丁香小舌在马眼处调皮地挑动两下。若兮紧紧地闭着眼睛,忘情地服侍着眼前的「主人」。

  虽然眼前的「主人」很重要,但若兮也不会亏待了自己的小妹妹。左手一边握着肉棒,右手伸到了自己的胯下,隔着丝袜对自己的小妹妹就是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揉搓,仿佛要把心中的欲火全都宣泄出来似的。

  安静的洗手间只剩下吸吮的声音,虽然两人都尽量地控制着不发出声音,但这靡靡之音还是如此地清晰,清晰地让门外的那个人都忍不住要冲进去。

  门外的身影是谁呢?下章的主角哦

  本楼字节数:5031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