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性开始的地方】【完】【作者:gulang5525】
1
  性开始的地方

  我叫顾朗,刚刚毕业于一所三流大学,家里给我找了在一家轴承贸易公司开车的工作。老板姓刘,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几乎终日全国各地的跑,很少见到他。老板娘姓杨,不到四十的样子,一个很有风韵的熟女,皮肤白皙,身材丰满而不臃肿,1米65左右,明眸皓齿的。披肩波浪发,我喊她杨姐,负责着公司的日常管理。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开车接送她上下班,然后在公司跑跑腿,打打杂。一份毫无压力也无所谓前途的工作。

  工作了有一个多月吧,这天中午我像往常一样在楼下等杨姐下来去公司,可快到了上班的时间她还没有下来,打手机无人接听,我就上楼去看看怎么回事。我是有她家钥匙的,因为有些时候是需要我单独去她家拿东西或者送东西的。打开门,没有看到人,我轻轻叫声杨姐,也没人答应,喊刘叔也没人(刘叔是她公公,和她们住在一起),我走到杨姐卧室门口,刚想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低低的呻吟和粗重的喘息声,还有啪啪的撞击声。哦,看来是刘总回来了,这种情况我怎好打扰,就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等待。大概五六分钟后,声音停了下来,又过了几分钟,卧室的门开了,我连忙喊了声“杨姐”,站了起来。噢!透过半开的门,我看到了什么?坐在床边正穿裤子的不是她老公刘总,而是她的老公公刘叔!杨姐明显的惊慌失措,微微回头看了一眼卧室方向,低低的说了声“走了”,匆忙走向门口,我连忙跟上。

  发动起车子,驶出小区,我怯怯的说:“杨姐,我看你没下来,打电话也没人接,担心有事,所以才上楼……”杨姐已经平静下来,“哦,没事,先不去公司了,到星湖小区一趟。”“哦!”我沉闷的应声,开车驶向星湖小区。

  在杨姐的指引下,我和她一起进到一套房子里,她坐在沙发上,微低着头说:“小顾,你都看到了,我不想多说什么,只想你能保密,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我能做到的一定满足你。”我“啊”了一声,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道该说什么。杨姐等了一下,没有听到我的下文,抬起头望着我说:“如果你想要钱,给我说个数,我好准备。”

  “不不不,杨姐,我不要钱。”我连连摆手。

  “那你要什么?说就行。”

  “我想要你!”我脱口而出。

  “啊!”杨姐涨红了脸。

  既然已经说出来了,我也就豁出去了“杨姐,我一直都觉得你很美,很有女人味,一直想要和你……我不要和你结婚,只要能……我不是觉得你是那样的,就是想……”我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哎……”杨姐叹了一口气,“我都这么老了,你这么年轻……”

  我大着胆子拉住她的手 “杨姐,我就是喜欢你的成熟……”

  杨姐挣扎了一下,抽出手,怔怔的盯着我,缓缓起身,走进卧室床边,脱下上身的西装,边解衬衫的纽扣边转头看向我。我懵懂间明白了什么,一个箭步冲过去,猛的抱住这成熟的躯体,低低的咆哮着,在她的脖颈,胸前乱嗅着……“别急……”杨姐喘息着,撕缠中解开衬衫,胸罩,硕大柔软的36D乳房袒露出来。我迫不及待的一手抓住一个,口中含住一个,拼命的抓揉,吮吸……“轻点……”杨姐呻吟着,摸索到我的腰带,解开我的裤子,我的阴茎早已昂首而立,欲望也随着裤子的落下,挣脱束缚,冲天而起。我一把把女人推倒在床上,扑了上去,胡乱的顶着,急切的想要破门而入。杨姐扭动着身子,艰难的把套裙和内裤脱下,我火热的龟头顶在一处柔软的肉肉上,却几次不得其门,我嘶吼着,拼命用力突进,杨姐丰腴的腰肢扭动了一下,伸出手,引导我努力的方向,我的龟头挤进一个湿润的洞穴,温热柔软的包围让我的控制不住的喷薄而出,一股股的悸动带走了我的疯狂,我喘息着瘫软在杨姐的身上……“姐,对不起……我第一次和女人……”我沮丧的低声说,尽管是初哥,我还是看过爱情动作片,知道这是早泄,是男人的失败。

  杨姐轻轻推开我,坐起身,爱怜的抚摸我的脸颊,“没关系,以后会好的……我去洗一下,等下你也洗洗。”她站起身,把地上散落的衣物收拾在床边,直接光着身子去了卫生间。我静静的躺着,满脑的失落。

  一会儿,杨姐裹着浴巾回来了,对我说“你去洗一下吧!”我坐起来,看着杨姐解开浴巾,弯腰拿起内衣,那丰满的胴体,白皙的皮肤,低垂的乳房,让我的欲望再一次升腾,我从背后抱住她,“姐,我还想……”

  杨姐的大屁股扭了一下,蹭到我刚刚的雄起,她向后伸出手,握住我的阴茎“这么快……”

  我握住她的乳房,撒娇般的喊“姐……”

  她转过身,低头看我的阴茎“好大!去躺好……”

  “姐……”我继续撒娇。

  “乖,躺下,我来教你”杨姐推着我躺在床上,覆上我的身体,硕大的乳房挤压我的胸膛,柔软温滑,的阴阜压着我的阴茎,轻轻蠕动。我的手抓住她的臀瓣,揉搓。当我感到阴茎上开始湿滑时,她欠起身,跪立在我胯上,扶住我的阴茎,在她双腿间的黑色杂草间蹭了蹭,缓缓坐了下来,屏着呼吸,轻咬着嘴唇,微拧着眉头,我的阴茎渐渐没入那一片泥泞,温热柔软好像裹紧了我的全身,我情不自禁的绷紧身体,向上顶去,“别动,我来”,杨姐手撑住我的胸口,缓缓起伏着,每次都在阴茎快要脱出时,再深深吞入。“好大……好胀……”她呢喃着,渐渐加快起伏。我抓住她晃动双乳,把玩着。她在我的双手支撑下,快速的起落着,脸上泛着红潮,微闭着眼,长发随着摇摆翩然起舞,房间里充满了肉体撞击的“啪啪啪”声,和娇娥的呻吟,粗重的喘息混杂在一起,说不出的淫靡……终于,这一切在“啊”的一声长吟中停顿,杨姐倒塌在我的身上,剧烈的喘息着,我的阴茎层层枝蔓在包裹缠绕,还伴随着一波波的吮吸……喘息渐渐变小,缠绕和吮吸渐渐消散,杨姐还是趴在我身上不动,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学着爱情动作片里看来的,架起她的双腿,跪着向她进入她,我已经没有那么急切,我要好好的欣赏一下女人被我肏干的样子,仔细体会一下女人带给我的快乐。我们的交合处一片狼藉,白色的淫靡汁液让我们的阴毛变得成缕成片,每一次抽出插入都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仿佛用棍子在捅泥浆。我不由自主的加快着速度,杨姐胡乱抓着床单,紧闭着双眼,无意识的扭动着,呻吟着,迎合着我的撞击……我放下她的双腿,俯身压住她,开始不自控的高速冲击,我都能感觉到伴随撞击溅起的汁液露在我的大腿侧。她宛如沙滩上离水的鱼,半张着嘴,已经发不出声音。她突然紧紧抱住我,使劲抬起头,指甲嵌入我的后背,双腿用力盘上我的大腿,下体死死贴住我的下体,那种包裹缠绕和吮吸的感觉又一次袭来,让我窒息和抽空的压力快感使我也达到顶峰,一束束子弹扫射进她的身体,我也瘫软在她抽搐的肉体上,剧烈喘息……良久,杨姐的身体放松下来,我也滚落在床上,浑身酥软。杨姐转身依在我的胸前,松软的乳房挤在我身体一侧,光滑的大腿搭上我的大腿。我伸出胳膊揽过她的肩头,一只手从乳房抚摸向大腿,感受那份温滑柔软。

  “舒服吗?姐。”我略带自豪的问。

  “很舒服,你好厉害,第一次就这猛,我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浑身都酥了。”

  “不是第一次,是第二次,第一次刚进去就……”

  “呵呵!第一次你进去了吗?没有吧!最多就是刚到门口。”她调笑着我。

  “我摸一下哪儿是门。”我把手插进她双腿间,一片湿黏,“你流了好多”我伸出手让她看。

  “你射的也不少,别光赖我。”她有些含羞。

  “对了,我射进去没事吧!”我突然想到她可能会怀孕。

  “都射完才问有事没事,管什么用啊!”她轻轻掐了我一下。

  我亲吻着她的头发“等下我去卖那种事后的避孕药吧!”

  她抚摸着我的胸膛“不用,我带环了,不会怀孕。”

  我看着她秀美的脸庞“姐,你说你从没有这种感觉,刘总不行吗?还有,还有刘叔。”

  她瞪着我,看到我眼里没有嘲笑,只是好奇,就又闭上眼,睫毛颤动着,好像内心很挣扎。“冤孽啊!都是冤孽,他也是,你也是。”她低声对我诉说起来。

  她和刘总以前都在一家企业上班,后来刘总辞职经商,十几年奋斗,有了现在这个公司,刘总一直奔波在业务上,几年前杨姐也辞职,负责公司的内部管理,公司虽然只有十几个人,但效益还是不错的。去年杨姐的婆婆去世,公公就和他们住到了一起,女儿今年又考上高中,寄宿在学校,只有周末才回家,所以家里一般只有他和公公。十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杨姐半夜起来上卫生间,半醒半梦的推开卫生间的门,看到公公正一手把她换下的胸罩捂在嘴上,一手抓着她的内裤裹着阴茎自慰,她惊讶的楞在门口,公公慌忙丢下衣物,拉起裤子,跑回了自己卧室。杨姐迷蒙着方便完,回到卧室,不知该如何是好,脑子里总是出现公公勃起的阴茎,毕竟她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又半个多月老公不在身边,不知不觉的,她的手伸向自己的双腿之间,低吟着自慰起来,恍惚间觉得床边有人,睁开眼,看到公公赤裸着站在床边,她刚刚坐起来想要质问,公公一把推倒她,一手捂住她的嘴,扑在她身上,他们都赤裸着,所以很轻易公公就进入了她,随着公公的抽插,她的身体也慢慢软了下来,渐渐有了迎合,公公射精后,退出她的身体,低声对她说“对不起!”她低声吼叫着“滚!”然后埋头哭泣。第二天早上,她去敲公公的卧室门,公公躲着不开,她说“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不想怎么样你,但要好好谈谈以后该怎么样。”她让公公去找一个老伴,公公说找过两个年龄差不多的,可她们都是想搭伙作伴,身体已经不能允许性生活了。她让公公去找小姐,公公嫌丢人,也怕不安全,公公说他也不想这样,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把年纪还这么大欲望,昨天公公回到自己卧室后担心她生气,起来偷偷看看,发现她从卫生间回去忘了关死门,透过门缝看到了她的自慰,听到了她的呻吟,精虫上脑就冲了进去。公公一直很自责懊恼,乞求她的原谅。她无可奈何,只好不了了之。后来几天她一直提防,回家吃过饭就进卧室反锁门,公公倒是也没再骚扰她。前几天吃过饭,她刚想回卧室,公公一把拉住了她,把她摁在沙发上,哀求再做一次,她不从,公公劝她何必两个人都苦苦煎熬,退一步都能解脱还不影响什么,她挣扎的累了,心思也活动了,公公又一次进入了她。可今天公公竟然中午就纠缠她求欢,她坚持不过,就答应了,没想到被我上楼看到,就有发生了我们之间的一幕。

  杨姐一边感叹着造化弄人,一边起来说:“我去洗洗,你等下也起来洗洗,不能一下午不去公司啊!”看着杨姐走进卫生间,我也一骨碌爬起来,追进去,“你进来干什么?等我洗完再进来。”杨姐往外推我,我嬉皮笑脸的说:“姐,我想和你洗鸳鸯浴,我还没洗过呢。”

  “鸳鸯?有这么又老又肥和没脸没皮的鸳鸯吗?”杨姐笑骂。

  我一手环着她的腰肢,一手用喷头往我们身上淋水,“姐,你是成熟,一点也不老。你这叫丰腴,不是肥胖。”

  “好了,嘴真甜,我自己来。”杨姐拿过喷头,分开腿,冲洗着阴道。我第一次仔细的看着女人赤裸的身体,皮肤很细白,很有弹性,大腿和乳房微微有些松弛,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反倒添了一份韵味,双腿间打湿的阴毛黑亮茁壮,在雪白肌肤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有生命力。

  “姐,让我好好看看行吗?”我蹲下身,仰头望向她,她羞涩不语,扭过头关掉喷头,腿却微微岔开。我凑近这神秘桃源,她的阴阜饱满丰满,高高隆起,浅褐色的大阴唇抿成一道缝,隐藏着里面洞穴的秘密。我伸出手,轻轻分开那道肉缝,上端一个粉红的肉豆悄悄探出了头,下面是无数鲜嫩的肉芽和褶皱,有着水汪汪的光泽。我用手指轻轻按了下肉豆,杨姐身子一抖,抓住我的手声音颤抖着说“不要”。我不管不顾的搂过她的屁股,双唇覆上了她的阴唇,舌尖去撩拨她的肉豆,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用力推我的头,“不要,我站不住了,停下……”我坚持着,推着她退到洗手台边,用力吮吸她的阴唇,舌尖撩拨她的肉豆和下面的嫩肉,她“呃呃”的叫着,身子向下滑,我托起她坐在洗手台上,把她的大腿开的更大,亲吻她的阴阜,舌尖探入她的洞穴,舔刮她的洞壁,她双手抱着我的头,十指插进我的头发,用力往她阴部按压,腰肢耸动着,迎合我的口舌,我能感觉到分泌的汁液在肆意流淌,涂满我的下巴和脸颊……我站起身,抱住她发烫的躯体,吻上她的双唇,我们的舌尖纠缠在一起,“姐,我想要,你想要吗?”我挣脱她的唇,喘息着问。

  “想……我要……”她伸手摸索向我的阴茎,那里早已坚硬如铁。洗手台太高,我够不到插进去,就放她下来,一手托起她的大腿,一手扶着阴茎寻找洞口,她单脚站立不稳,踉跄着说“不行,我站不稳,放我下来……”她双脚站稳后,扭转身子,趴在洗手台上,冲我翘起屁股,“从后面来……”我分开她的臀瓣,阴茎挤入洞口,腰部向前用力,双手向后拉她的腰,悍然一杆到底,她“啊”的叫了一声,一只手向后拉住我的大腿。我稍微缓了缓,把住她的腰侧,直接开始了猛烈的攻击,松软的屁股和我腰胯撞击的触感及啪啪的声音混合着她的吟哦让我癫狂,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的呻吟已经不成曲调,身体也开始我拉不住的瘫软,我拔出满是淫液的阴茎,放开双手,她软软的瘫坐在地上,我推到她,摊成“大”字,扑向她,正面进入她的巷道,继续着未竟的快速抽插,她瘫软着,任我恣意妄为,我已经感觉不到她身体的反应,只是夯击夯击再夯击,直到自己的迸发……当我清醒过来,从她身上爬起时,她还是瘫软着躺在地上,温热微微抽搐的身体表示着生命的迹象,我打开喷头,坐在地上,扶她倚在我怀里,冲刷她身上的汗迹,她的双腿间,一股白色的液痕随水流淌入地漏……“我要被你弄死了”她无力的在我耳边低语,我窃窃笑着,边冲刷边抚摸她的胴体,慢慢扶她站起,为她涂抹沐浴露,沐浴露滑腻,给我带来另一种刺激,涂到她双乳时,我的阴茎又开始抬头,我拉过她的一只手,握住我的阴茎,她像被烫了一下一样,猛然甩开,低头看向我的阴茎,“你怎么又硬了?不行,真不行了,饶了我吧!”她推开我,拿过喷头,匆匆冲洗过,直接拉开门跑了出去,“你快点洗,我们赶紧走,再这样我真会死在这儿的……”

  等我走出卫生间,她已经穿戴整齐,恢复了白领丽人的模样,她把浴巾丢给我,“赶紧,擦干穿好衣服,我去客厅等你,我们回公司。”我“嘿嘿”笑着,看她翩然优雅的踩着高跟鞋,伴随着“哒哒”声去了客厅。我边穿衣服边问她“姐,这是谁的房子?”

  “我的呀!买了几个月了,一直想搬还没时间搬,这儿离公司也有点远。”客厅里传来她喝水的声音,流失了那么多水分,是该补充一下。我走进客厅,从她手上拿过水杯,一饮而尽,我也需要补充一下。我走向门口,看她还愣在那里,不禁疑惑的问:“不走吗?”她“呃”了一声,拿起包跟了上来。

  她一路沉默着,没有任何表情,知道车子驶上大路,她才缓缓的说:“小顾,我们就这样吧,以后不要了,你还要结婚成家,我们这样不好……我以后也不会和他那样了,都不应该啊……”我从后视镜看过去,她低头不看我。我沉默不语。“就这最后一次吧!”她对我也好像是对自己说。我依旧沉默。

  回到公司,我们都表现的若无其事,毕竟她是老板娘,不需要向其他人汇报,我和她在一起,也就不需要汇报了。接下来的两天,我按部就班的接送她,没有工作之外的要求,虽然我年轻,但那天连续两场大战,也有些腰膝酸软,需要修养生息一下。第三天下午下了班,接她上了车,我没有走她平时回家的路线,直接开向星湖小区,她不久就发现了“小顾,错了,不去那儿,快调头送我回家。”我置若罔闻,只是埋头开车,她喋喋不休的说着“不行,真不行,我要回家。”一直到楼下,她不肯下车,说没带这边的钥匙,我伸手抢她的包,她躲闪着,嘟囔着“不要,被人看到不好。”我抓住她的手,坚决的望着她,不说话,僵持了不到一分钟,她说“好吧,好吧,怕了你了。”

  刚走进房间,我就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在她耳畔低声说“姐,我好想你。”她下巴搭在我的肩头,手摩挲着我的背,没有言语。我抄起她的腿,横抱在怀里,向卧室走去。她“咯咯”笑了,“我太重,你会摔了我,放我下来。”我不理,一直把她抱进卧室,放在床上,我撑在她的上方,俯视着她“姐,我要你!”她的双眸弥漫起一层水雾,闭上了眼睛,我轻轻吻了下去,吻过她的睫毛,脸颊,鼻尖,吻到她的柔软饱满的双唇,我的手探进她的双腿间,那里一片湿热,从内裤的边缘探进去,已经滑腻不堪,也许在路上,她想到我要对她做什么,就已经情动了,只是在伪装着坚强。她好像知道我看破了她的伪装,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动,我双手开路,剥下她的衣物,口舌跟上,吻遍她的身体,她的身体开始泛红发烫,喘息开始急促,当我脱下她的套裙时,她突然欠起身说:“把我的手机拿来,我打个电话。”我找到她的包,把手机给她,继续脱她的内裤,她今天穿着长筒袜,我没有脱,当我抚摸着她大腿上的丝袜,埋首在她腿间时,她接通了电话:“爸,我今天晚上有个应酬,不回家吃饭了,完了也不回去了,在星湖住,这边离得近,嗯,不会太晚的,你自己吃点吧!”等她挂断电话,我覆上她的身体“我也不回去了,也住这儿,行吗?”

  她愣了愣,轻生说了句“傻样”,紧紧搂住了我,我挣脱开,向下想要继续去亲她下面,她拉住我“已经很湿了,别亲了”,我起身把她的高跟鞋套在脚上,去脱光自己,她疑惑的望着我。“我最喜欢你高跟丝袜的样子。”我对她解释。她微微一晒“花样不少”。

  我把她的高跟丝袜架在肩头,粗大的阴茎缓缓插入她的阴道,这一晚很长,我要慢慢品尝这顿大餐,她随着我的尽根而入,她微皱的眉头舒展开,轻轻吁了一口气说:“我就是心太软,总是让你们得逞。”

  “你不光是心软,身体也很软,屄更软”我粗语调笑她,她的阴道猛的一紧,手却轻轻打了我一下“什么话!真难听”

  “难听吗?不会觉得刺激吗?你的屄又软又滑,这么多水,肏起来真舒服。”我自顾的说着,缓缓抽插,她的阴道一阵阵紧缩,让我艰难穿行。她是喜欢听的,她感觉到兴奋,尽管她捂着脸表示不听,可脸是负责听的吗?

  等等,我突然想起来她刚才的话,问她“你刚才说”你们得逞“,你又和老色鬼做了?”

  “嗯,昨晚,他又缠着我,我没办法”她好像很无奈的说。

  “我们谁肏的你舒服?你最愿意让谁肏你?”我激动起来,渐渐加速。

  “不一样,他每次都是直接进去,完事就走,真的就是解决。他动作慢,一下一下的,但很温柔。你太猛,也比他的大,有些时候受不了。”她也慢慢进入状态,不再羞涩。

  “你喜欢哪种?”我继续追问。

  “没法说,感觉不一样,和他就像和自己的爸爸做一样,和你像和自己儿子一样,都很刺激。”

  “都有那种乱伦的快感吧!你这个骚屄!欠肏的骚屄,干死你。”我怒火中烧,大力快速的夯击胯下的肉体。

  “是,我是骚屄,用力肏我,儿子,用力!”她也开始疯狂。

  我抓住她高跟鞋的细跟,扭头亲吻着她腿上的丝袜,努力的耸动腰胯,把淫液搅拌成泡沫,很快她的阴道又开始缠绕吮吸我的阴茎,让我交出自己的子孙进入她的宫殿。

  我躺下休息时,她又八爪鱼一样缠绕着我,我问她“姐,你这几天也想过和我这样吗?”

  “怎么没有,一闲下来就会想,你给了我以前没有的激情,年轻真好!可我又害怕,怕自己陷进去,可是又很渴望你,有时候在公司看到你都会湿。”她纠结着说。

  “上次你就说从未经历过的感觉,怎么?刘总以前也没给过你?”

  “没有,他只知道赚钱,很少碰我,偶尔一次还草草了事。”她怅然的说“不要提他好么?我很有罪恶感。”

  “哦,好的,嗯,他是不是外面有人?”

  “应该没有,有也是逢场作戏吧!我也不在乎了,我都这样了还有什么权利在乎啊?”她有些黯然。

  “姐,我会对你好好的,只要你需要,我随时可以,我也不缠你,让你难做,只要你快乐!”我连忙岔开话题。

  “嗯,小顾,我有家有孩子,要注意影响,不可能那么方便,你要理解。你遇到合适的也要去恋爱,别把心总拴在我这儿,我们就是互相慰籍,好么?”杨姐的情绪也转化过来。

  “嗯,最稳妥的时候我们才这样,今天的情况就这一次,下不为例。”我连忙表白。

  杨姐“咯咯”笑了,“其实你的任性和孩子气有时候我很喜欢,好像我也跟着年轻率性了,不过以后还是少来,毕竟我不是真的年轻了。起来,去洗洗,等下我服侍一下你。”

  洗过回到床上,杨姐让我躺着,她先是用豪乳夹住我的阴茎给我乳交,又含住我的阴茎给我口交,这一个晚上,我们尝试着各种体位,开发着各种快乐,其间她还让我去买了一些吃的,并且把车停到外面远处,以免别人发觉我也在这里过夜,女人缜密的心思啊!这一晚我射了六次,她有多少次高潮我不知道,总归是要大于六的。最后我们沉沉睡去,连拥抱的力气也没有了,战场更没有打扫,第二天早上都没有起来,快中午才起床,杨姐连连说再不能这样了,太折寿了,可看着她荣光焕发的样子,我觉得只是折我的寿吧!

  日子就这样继续着,我和杨姐保持着三五天一聚的节奏,只是很少过夜,我们很默契的不去贪婪,让性福细水长流,我们在床上越来放的开,更多的体位和污言秽语带给我们更多的快乐。都是在车上,要么我说“去星湖?”她羞怯的点点头或“嗯”一声,要么是她说“去星湖吧!”我欢快的答应“好嘞!”然后她又羞怯的扭过头,一点红晕泛上脸颊。穿着衣服的她,总是那样的小女人味,只有到床上,她才表现出荡妇的风情,让我沉醉不已。有一次上午在公司,杨姐喊我去看看她的电脑怎么突然关机了(她和财务一起办公,不是独立的办公室),我看了一下,就钻到桌下看看电源,发现是插排虚连,让别人去拿个新插排来换,我就不来回钻了,等新插排的时候,我看到杨姐穿着丝袜的腿在眼前晃动,忍不住抚摸了一下她的小腿。杨姐腿猛的一抖,轻轻踢了我一下,却把座位向前拉了拉,双腿更深入桌空之间,我明白了杨姐的意思,更深入的抚摸她的大腿,直至大腿根部间的软肉,她很快就湿了,这种旁边有人的禁忌让我们更刺激,但我没敢更大的刺激她,怕她出糗。下班后她上了车,直接对我说“星湖”,然后打电话给她公公,说星湖物业找她有事,中午不回去了。我们进到星湖的房间,她直接在客厅沙发上拉起套裙,岔开腿,急切的冲我喊“快,快来干我,快点……”我看到她腿间竟然直接是黑色草丛,惊讶的问“内裤呢?”“为了方便你的鸡巴插进来,在公司卫生间脱了,快点来肏我”,我被刺激的硬如玄铁,命令她“把屄掰开,大鸡巴要进去”她听话的一手分开阴唇,一手拉过我的阴茎,来了个一杆进洞,疯狂肏弄。结果,那天中午我们在星湖泡的方便面吃。

  我不知道我和杨姐能走多远,也不知道将来会遇到多少个女人,只知道,这个我会永远铭记杨姐,她是我性开始的地方。

【全文完】

  字节数:18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