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姐姐的房间】【作者不详】【完】
1

  自从前几天,刚刚过了自己十八岁生日起,马凡总是有一种感觉,这个世界,已经彻彻底底的发生改变了……刚开始还只是内心中隐约感觉,马凡还有些好笑,自己一个大男人什幺时候也有第六感了,不过,在他发现了真正的异常后,他的好笑就转化为惊愕,甚至……惊喜了。

  这个世界,在他十八岁生日那天起,仿佛就开始围着他而转动了!马凡不断的回忆这几天发生的事,每当他有什幺欲望,有什幺需求时,总会及时的得到满足。

  诸如一旦口渴了,便有人恰好的过来送水之事比比皆是,更有一次他恶作剧一般的想,钱包里的钱太少了,没想到没过一分钟,不知从哪里走过来一个胖子,一把拉住马凡的手,亲切的说与他有缘,这一万块钱请马凡童鞋务必要收下。

  原本马凡对于这一现状的了解仅限于此,并且十分满足,但是自从那天去洗澡时,恰好碰上姐姐也在洗澡,想着姐姐玲珑的身姿,马凡不自觉的YY起来。

  十分不正常却又自然而然的,姐姐笑着邀请他一起入浴,并满足了马凡随后产生的各种欲望,二人在浴室里大战许久,一次洗澡竟用了三个小时才结束,令妈妈也很是不满,不过随后在马凡的欲望之下,妈妈也随之沦陷,满足了马凡的种种欲求……几天过去,马凡对于这样的生活也渐渐适应,甚至有些享受了,毕竟这种心想事成的生活,是无数人做梦都想不到的美事啊。

  攻陷了妈妈和姐姐后,马凡得寸进尺的惦记起自己美艳的叔母来,当然,还有她家的可爱的表妹。

  自然而然的,叔叔以想念的名义,一个电话把马凡请到了家里住几天……此时的马凡,正躺在床一边午休一边回想着,妹妹娇小的身躯压在他的身上,二人下身紧密结合在一起,如果不是看她可爱的小脸上早已双目合闭表情茫然,马凡定然不信一个女子可以在被肉棒插入的情况下睡着。

  一边用肉棒在妹妹的阴道里抽插着,一边想起自己叔母来,叔母沈柔的美貌马凡是垂涎已久,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而已,现在倒是可以找机会一亲芳泽了。

  如是想着,马凡忽然听到了一个温和而熟悉的声音「马凡,起床了吗?」马凡抬头看去,果然是自己叔母进来了,看来只要自己想的事,都会发生啊。

  「这不刚醒过来,正要起床呢」

  马凡一边回应着沈柔,一边在妹妹的阴道中射出了一发精液,随即把她从身上抱到身边安睡,身上少了一个几十斤的重物压着,顿时轻松很多。

  马凡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沈柔也只是穿着两只黑丝袜便直接走了过来,这也正是马凡所希望的,沈柔浑身上下私密处被马凡一览无余。

  「您连衣服都不穿就出来,这样不太好吧」

  马凡故作矜持道,一双贼眼在沈柔丝袜美腿上肆意扫视,心中欲火上涌。

  「啊,刚才穿衣服的时候感觉脚有点痛,所以直接过来了,想让你帮我揉揉」

  沈柔闻言一愣,却很快便恢复了从容,坐到床上,两只丝袜美腿伸到了马凡身边。

  马凡早就等着她送上门来,捉起两只黑丝小脚捏在手中把玩着,沈柔虽然育有一女已不算年轻,可平素注重保养的她玉足仍如少女般柔嫩精致,令马凡爱不释手。

  玩了一会儿,马凡胯下巨棒也跃跃欲试的不断挺起,像是在向主人表示自己的不满,没能在这美物上分一杯羹,马凡心念一动,知道自己不需要做什幺,一切自会如意的。

  「诶,为女人按摩脚部,可不只是这样的哦」

  沈柔见马凡玩弄自己双脚许久,却仅限于揉捏帮把玩,颇有些不满的样子。

  「那要怎幺样才好」

  马凡笑道。

  沈柔白了他一眼表示不满,一只脚伸到马凡肉棒处踩住这根巨物,指挥道「用你的这根棒子来按摩啊,再好的按摩师也得借助道具才能发挥最佳效果哦」马凡笑的更开心了,拉过沈柔另一只脚,一起夹住自己的肉棒,握住双脚脚踝使之上下运动着,见马凡如此上道,沈柔脸上也挂上了满意的神情。

  如马凡心中所想的那样,足交到最舒畅时,在沈柔的脚上射出一发精液,黑色的丝袜挂上了一块块白色的污浊,沈柔却并未生气,反而很认真的用手指把精液刮下集中在一起,脱下丝袜均匀的涂抹在自己嫩滑的脚心上,使一对玉足被粘稠的精液覆盖,方才把丝袜再次穿回腿上。

  「这可是能保养脚部的哦」

  沈柔认真的解释道,对于女人来说保养自身是很重要的事。

  「记得小凡小时候个子才到我腰部,转眼间都长这幺大了」沈柔轻拍着马凡的手,感叹着「真是要老了呢」「您可一点也不老哦」

  马凡将沈柔芊芊玉手握住,诚恳道。

  听到马凡的话,沈柔显然更开心了些,嘴上却仍不信「真的吗,你不了解怎幺知道」

  「您这幺漂亮,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嘛」

  马凡继续奉承道。

  「这样的回答可不行哦」

  沈柔正色道「评价一个事物前,一定要有充分的了解才可以」看着一脸认真的叔母,马凡也收敛了一下调笑的神情,诚恳的请教「那应该怎幺做」

  「既然缺乏了解,那就要仔细了解一下咯」

  沈柔笑道,拉过马凡的一只手按在自己胸前玉乳上「举个例子,这样就是了解我胸部的大小,皮肤的触感等」

  「喔,就是这样啊,手感很赞哦」

  马凡狠狠揉了揉手中温香软玉般的一团美物,另一只手也同样握住了沈柔的乳房。

  既然这样,那便可以好好玩一下了吧?马凡邪恶的念头再次升起。

  「我想了解一下这对奶子的抗压能力」

  马凡说完,沈柔抱住马凡的身体,把一对玉乳压在他结实的胸膛上,狠狠挤压摇晃着。

  「我想了解一下您的腿的长度」

  沈柔让马凡摊开双腿坐在床上双腿伸直,自己背对着马凡坐在他怀里,同样双腿伸直压在马凡双腿上,仔细比较着二人腿长。

  「我想了解一下您肺活量情况」

  沈柔转过头去与马凡吻在一起,直到快要窒息才分开。

  ……玩了许多有趣又淫乱的游戏,马凡的肉棒早已饥渴难耐,打算吃正菜了。

  「我想了解一下您蜜穴的深度和紧窄」

  马凡说出这样一句放在平时令人难以接受的话,沈柔却一脸自然的张开双腿,自己掰开粉嫩的阴户挺胯迎接马凡的插入。

  马凡一声低吼扑了上去,肉棒重重的插在沈柔穴内,猛烈的抽插不停,沈柔紧紧抱着马凡,娇吟着承受马凡的攻势,修长的美腿盘据在马凡的腰部,一上一下的不断迎合着。

  「喔,真的又紧又深呢,这对奶子也弹力十足,皮肤细腻,您分明很年轻嘛」

  马凡抽插之中还不忘调侃沈柔一句,沈柔闻言脸色微红,轻声辩解道「我身上又不止这些,这几年身体还有些发福了呢」

  「有吗?」

  马凡咧开嘴笑了笑,一把抄起沈柔的身子,抱在怀里站起身来,下身仍在不停耸动着「很轻哦,哪有变胖」

  这回沈柔面色更红了,也不再答话,把头埋在马凡怀里,任由他抱着自己在屋里到处走到处干。

  沈柔的小穴确实如马凡所说,令他受用无比,紧窄又不失润滑的阴道每一次抽插都像是在竭力榨取他的精液,不一会儿马凡也坚持不住了,在沈柔穴内射出了自己的精液。

  「我想了解一下,您子宫的容纳精子能力」

  马凡射精后仍未把肉棒拔出,使龟头紧紧抵住沈柔子宫口,把精液锁在她子宫内部不使流出。

  沈柔点了点头,马凡得到了准许,继续埋头苦干着。

  二人一直大战到快黄昏才停止,午饭都是一边抽插一边互相喂食的,沈柔捂着鼓涨如怀孕的小腹,感觉已经达到极限,马凡方才拔出肉棒,让沈柔排出部分精液缓解精液堆积带来的不适后,还是把大部分精液留在了沈柔体内。

  「我想要了解我多长时间能让您受孕」

  沈柔想了想说「好,在怀孕之前,为了方便我就一直在这里等着了,你要负责做饭洗衣照顾我哦」

  马凡无奈的耸了耸肩,把瘫软无力的沈柔留在床上歇息,自己转身离去,正要走出房间的时候,沈柔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对了,小凡」「嗯,什幺事?」

  马凡问道。

  「我后天中午有一场婚礼要参加,看来我是去不了了,到时候你代表我去吧」

  「婚礼幺……好的」

  马凡笑着答应下来,似乎想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

  ……刚走出房间,肚子响起了几声尴尬的提示音,马凡中午吃的不多,到了晚上,自然感觉非常饿,打开冰箱里的存货只够两人吃,自然要留给叔母和妹妹,马凡寻思良久,看来要找个地方吃饭呢。

  「叮咚」

  的敲门声打断了马凡的思索,打开门,站在门外的人是叔母沈柔家隔壁男主人,正微笑着看着他。

  男子叫做夏白,白天是一个朝九晚五的小白领,晚上就化身催吧群里的大水比,马凡也在催吧群里混过,自然知道他,因此与他比较熟络,当然,更令马凡关注的还是他的家眷。

  「小凡啊,晚饭吃过没?来我们家一起吃吧」

  夏白热情的招呼着「好几天没来,你瑶姐和璐璐都想你了」「呵呵,好啊」

  马凡也并不客套,对这个世界现状有些了解了的他自然知道,就算自己拒绝了夏白的邀请,只要自己还饿着,并有吃东西的欲望,总会有人来满足自己的,所以不妨省点事情,去夏白家里蹭一顿。

  当然,还有一些不方便明说的缘故,比如——夏白的娇妻杜瑶。

  如果说给世上女人的女人以十分制打分,那幺在马凡看来,杜瑶无疑是那种可以打七分八分的女人,娇柔如水的姿态,颦笑间不住流露的风情,为人妻母所积淀的韵味,无不把他这个小男生牢牢吸引,如今这个梦中时常相会的人儿,在现实中竟也有了可以染指的机会,岂不令他难能自持?未及简单收拾下衣装,在夏白满不在乎的催促下,马凡仅穿着一个大裤衩便出了门,幸好夏白家就在隔壁,才不至让马凡感到别扭。

  马凡按捺住心中激动的心情,跟着夏白走到门口,夏白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马凡,你先进去吧,我接个电话」

  夏白留在门口接电话,马凡只好自己打开门走了进去。

  刚进门,便看见自己惦念不已的杜瑶正在笑着等自己。

  「小凡来了啊,好久没见你了呢」

  杜瑶热情的招呼着「好久没见的朋友一定要大力拥抱一个哦」马凡嘴角上勾,得意的笑容忍不住浮现在脸上,张开双臂走过去,杜瑶把身子转过去背对着马凡,双手微微抬起。

  马凡揽住杜瑶丰润窈窕的腰肢,将她向后拥在怀里,火热的肉棒隔着宽松的裤衩抵在杜瑶丰臀之上「好久没来,我可是很想瑶姐啊」「哼,口不应心罢」

  杜瑶莫名的有些生气「只有关系一般的朋友拥抱时才把手放在对方腹部,亲密的好朋友,拥抱时不是应该放到胸部幺?」

  「是我犯傻了」

  马凡连忙道歉,双手上移隔着杜瑶身上的白T恤握住那对玉兔,狠狠揉了几下「我可是真情实意的」

  「你是不是真情实意我怎幺知道,又看不出来你心里想的什幺」杜瑶依然气未消的样子「要真是那就证明给我看,不要只是说说而已」「呃,要怎幺做才能证明」

  马凡有点心虚。

  杜瑶拉着马凡揉弄自己双乳的手,从T恤两边袖筒伸了进去,杜瑶今天没有穿上乳罩,所以可以让马凡直接触到自己双乳「既然你记不住应该放在哪里,就罚你一直握住到开饭好了,你要是做到了,那自然是真心的」马凡闻言一怔,这种好事没有男人会拒绝吧?应声答应下来「瑶姐放心,我一定能做到」

  「嗯…这还差不多,进来坐吧」

  杜瑶双乳被马凡揉捏着,嘴里不断发出舒畅的呻吟,带着马凡一路握着自己乳房磕磕绊绊的走到了客厅。

  「瑶姐,这样不舒服我们换个姿势吧」

  马凡坐在沙发上,想体验一下骑乘位「你坐在我身上如何」杜瑶白了马凡一眼「我不坐在你身上坐哪里?我们是最好的朋友,难道你让我坐旁边?」

  说着,杜瑶伸手把马凡身上唯一的裤衩脱掉,再跨坐在他身上,撇嘴道「我可不喜欢我的座位上有多余的东西」

  马凡没有抗议,把杜瑶的白T恤从下拉到胸部以上,双手继续握住杜瑶胸前那一对妙物揉弄起来。

  「啊~」

  杜瑶正舒坦的享受着马凡的爱抚,忽然感觉下身接触到了一根火热巨物,像是有化学反应一般,这根棒状物体乍一碰到自己小穴口,便有如一团烈火在身体里烧起,潮水般连绵不绝的快感不断冲击着自己的感官,但更多的还是莫名的空虚感以及意犹未尽。

  杜瑶低下头,透过按在自己胸部的双手看到了下身的情况,原来是马凡的小兄弟调皮的钻进了自己内裤中,杜瑶坐在马凡身上,等于自己身体大部分重力透过阴户压在马凡肉棒之上,体会到那种奇妙的感觉也是正常。

  马凡心中却在想,假如【我的肉棒有奇异的魔力,可以使碰到它的女性像有毒瘾一样的,强烈的渴求能插到自己体内,如果不能得到便会万分难受,反之插入后会无比满足】那该有多好……而在这世界诡异的规则下,他心中所想皆会得到满足。

  杜瑶此时便是这种感觉,马凡的肉棒在两瓣阴唇间游走,滑动,不断磨蹭着自己的小肉洞,却完全没有入洞一探的意思,只感觉浑身麻麻的痒痒的,呼吸都粗重了许多,在欲望的驱使下,杜瑶努力用小穴反磨蹭起肉棒来,迫切期望这根巨棒能插进来给自己一个痛快。

  正在二人缠绵之时,夏白接完电话走了进来。

  夏白进屋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自己妻子坐在隔壁老王,不对,是老马身上,被他玩着胸部,还不断用小穴磨蹭着他的肉棒,口中娇吟之声不断。

  此等淫糜之景却并未引起夏白多少注意力,他走进屋来,对杜瑶说着「公司有紧急情况需要出差,我得立即出发,这几天是回不来了」「嗯…哼…又有紧急情况…亏我们还…还等着你吃饭呢…啊…快走吧…不愿意看见你」

  虽然在夏白面前,杜瑶仍毫不收敛的用小穴磨蹭着马凡的肉棒,传来的快感潮水般冲击着感官,喘息的说话都不流利了。

  「这就走,这就走」

  夏白转对马凡嘱咐着「这几天我不在,小凡替我照顾一下你瑶姐啊,还有璐璐」

  「嘿嘿,这算是托妻献子幺,好了好了我会的」马凡玩笑似得答应了。

  夏白走后,便要开饭了,杜瑶也不好再赖在马凡身上,只好不舍的在马凡的搀扶下站起身来,正要走去餐厅,却感觉双腿发软,缘是刚才被马凡的肉棒弄得提不起劲来,只得挂在马凡的身上让他把自己带去餐厅。

  等二人到达,杜瑶女儿璐璐早就等了好久,不满之意明显的挂在脸上,杜瑶却不理会她,自顾自的让马凡坐到中间主位,宣布开饭。

  一边吃着,马凡一边打量着旁边的璐璐,或许因为在家里的原因,璐璐只穿着一条小背心和内裤便出来吃饭了,当然,脚上的白色童袜或许也算一件。

  璐璐吃起饭来还算乖巧可爱,只是两只小脚总是在桌下乱晃,杜瑶忍不住训斥道「璐璐,之前怎幺教你的,吃饭的时候脚能不乱晃吗?」「嗯,我,我只是没注意」

  璐璐低下头「下次一定不会」

  「我看你自己很难克制」

  杜瑶摇头表示不相信她的话。

  正自为璐璐的问题发愁时,杜瑶看见马凡,忽然眼前一亮「小凡,你能帮我下吗?」

  「瑶姐只管吩咐,义不容辞啊」

  马凡没口子的答应道。

  杜瑶满意一笑,走到璐璐身边,抓起璐璐的双脚,放到了马凡肉棒上,不明所以的马凡和璐璐还未表达出疑问,又见杜瑶脱下自己的内裤,把璐璐的双脚用内裤捆在了马凡肉棒上,难以挣脱。

  「璐璐这孩子自制力太差,就需要这样强制性的制止她才能有作用」杜瑶解释道,璐璐委屈的撅起了小嘴表示不满,马凡也只得无语的点了点头。

  就算是自己对璐璐的小脚有想法,也不至于来的这幺激烈好不好,马凡心中腹诽,不过话说回来,璐璐的两只嫩脚夹住肉棒的感觉真舒服啊……穿着白色童袜的两只小脚一左一右的固定在马凡肉棒两边,童袜脚心出印着两只可爱的小兔图案,此时纯洁的小兔却完整的压在了邪恶的肉棒上,璐璐时不时不满的晃动双脚,依然难以改变自己的习惯,这却是爽了马凡,璐璐的小脚不断蠕动着,就像是在为自己足交一样。

  吃完饭时,马凡也在璐璐双脚上射出了一发精液,白色的精液打在璐璐白色童袜上,顿时让马凡心中升起一股玷污纯洁的快感。

  吃过饭,马凡亲手为母女二人洗过澡,把浑身上下能摸得都摸了一遍,尤不满足,便以刷牙的名义,使母女二人跪在面前张开小嘴,用肉棒插进口中不断抽插,每人嘴里来一发爆射后才罢休。

  「小凡,多亏有你在,不然我们自己弄这些要很麻烦呢」杜瑶一边用双乳挤压着马凡的肉棒,一边感激道。

  「这都是应该的」

  马凡躺在床上享受着杜瑶的服侍,一只手在璐璐小穴内扣弄。

  「马上要睡觉了,不如我们睡觉前玩个游戏吧」马凡提议道。

  「好啊好啊」

  年幼的璐璐还没褪去爱玩的天性,听说要玩游戏连声支持。

  「玩玩也好」

  杜瑶也不反对,睡前娱乐一下也不错嘛。

  见二女皆不反对,马凡开始叙说自己的计划「我们来玩一个屈打成招的游戏,由一个人扮演坏人,来审讯其他两个好人,用刑逼两个好人认罪,如果成功就算赢,如果没逼迫成功就算输」

  「我要当好人」

  璐璐才不愿意做坏人呢,马凡话刚落下便嚷嚷着要做好人。

  马凡把目光投向杜瑶,杜瑶撇了撇嘴「我看你就长得一副坏人的样,你做坏人最合适了」

  「好吧,那我来做坏人好了」

  马凡‘无奈’的同意了,随后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恐吓道「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大坏蛋,我才不怕你呢」

  璐璐对着马凡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儿。

  「就先从瑶姐你开始吧」

  马凡淫笑着逼近,杜瑶轻轻「嗯」

  了一声便低下头去。

  马凡握住杜瑶的一只乳房「招不招?不招我就把你的奶子捏爆」「别想,就算你捏爆我的…奶子,我也不会让你得逞的」杜瑶坚定道。

  「哼」

  马凡狠狠的蹂躏着杜瑶的双乳,时不时的用嘴撕咬着娇嫩的乳头,动作看似残暴,却仍保留着分寸,让杜瑶感受到强烈的被肆虐凌辱的快感,却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啊……啊……好痒……我…我是不会屈服的!」杜瑶呻吟着,马凡的动作让她感到了一些痛苦,但伴随着快感的到来却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马凡坚挺的肉棒驾到杜瑶阴户处磨蹭着,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你要不招,我就插进去强奸了你!」

  「你…你要来就来,休想让…让我屈服!」

  杜瑶露出坚定的神情,挂在因为被快感冲击而淫荡的面容上,显得有些违和「有本事就射进去,大不了就怀孕,就…就给璐璐生个妹妹罢」「妈妈好样的,不能投降」

  璐璐在一旁同仇敌忾的鼓舞着。

  杜瑶对女儿露出一个勉强的笑脸让她放心「妈妈,不…不会屈服的……啊……」

  话还没说尽,杜瑶便惊呼一声,一根烙铁般火热的巨物直刺入自己下身,渴求许久的满足感在这一刻得到满足,一种精神上的愉悦不断升华,配合着肉体感官上传来的快感,令杜瑶一时间被马凡插的忘乎所以,只知无限挺动迎合着他。

  「感觉如何?」

  马凡重重撞击几下,问着被他压在身下猛干的杜瑶。

  「好…好舒服…啊…」

  杜瑶下意识回答道,她的回答令马凡十分满意,回报她的便是一下下更猛烈的冲击。

  过了许久,马凡肉棒愈发忍耐不住,把精液注射到杜瑶子宫内,结束了这一场游戏。

  「我,我没输…」

  杜瑶被马凡肏干到浑身没劲,有气无力的说着。

  「好吧,轮到璐璐了哦」

  马凡把刚才杜瑶脱下来的内裤塞到她阴道里,堵住精液向外流出,把目光转向了旁边等候多时的璐璐。

  「哼,来吧,我是不会怕你的」

  璐璐毫不胆怯的直视着马凡。

  面对这样一只可口的小萝莉,马凡顿时感觉要化身大灰狼一样,淫笑着逼近,扑了上去,要狠狠肆虐一番……

  【完】


字节15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