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孙权和二乔
1

孙权与二乔

  自古吴越出美女,三国中两个绝世美女大乔小乔两姐妹,有着江南美女的白晰娇美,更何况出自名家大户,可谓当时人间绝品,俗话说,英雄爱美女,美女重英雄,自东吴孙坚创业以来,拓展地盘,孙策更是少年英雄,子承父业,号称为“小霸王”,他的少年好友周瑜足智多谋,尽心辅助,于是打下了长江以南的东吴天地,大乔嫁了孙策,小乔嫁了周瑜,真可谓是江山美人英雄尽得。孙策兄弟五人,以二弟孙权最为特别,此人金发碧眼,天生异样,传说孙坚长年在外征战,孙夫人寂寞难耐,曾引西方杂耍艺人入宫表演月旬,不久便有了孙权,生来形貌异伟,孙坚也曾怀疑,但不久便死于荆州与刘表之战,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那孙权自小就神力无比,胯下阳物尽得西洋人遗传,一尺有余,少年便与侍女多行风雨之事,暗下流传其阳物持久不倒,于是私下多有浪女与之来往,孙权自见了乔氏姐妹后,心如猿马,乔氏姐妹白嫩丰满,更因富家女儿,洗澡尽是奶液浴身,长年累月,便出落的与凝脂一般,明眸皓齿,桃腮红唇,据传男子凡见之者无不心神迷荡,不能自已。

  孙策周瑜都是年少英雄,正值正茂年华,与那乔氏更是恩爱倍加,何况二人重权在握,孙权很难找到机会,甚至连见乔氏的机会都没有。恨得他把自己屋里的6个侍女赤裸裸地绑在后花园的石柱上,着实发泄了一天,直弄的雨露尽空方罢手。这一幕却被孙老夫人,也就是孙权之母看在眼里,老夫人对孙权疼爱有加,一是此子长年伴着他,甚为孝顺,二是孙坚死后,孙权为其母暗中搭桥,引富商许贡与其母私通,故老夫人甚爱权儿。

  孙老夫人岂不知孙权心思,于是问道:“权儿因何作弄自己,你是皇室君储,理当通晓明理。”

  孙权见了母亲,怨气顿生,责怪母亲为何当时不把乔氏嫁与自己,孙老夫人说道:“嫁你兄长及周瑜,可换来他二人全心开创基业,保得我族一生平安,如嫁你,兄弟二人为色反目成仇,遗患无穷。”

  孙权当即给母亲跪下,哭诉道:“我得不到乔氏姐妹,不如立死。”

  孙老夫人见状,忙安慰他道:“权儿,你兄及周瑜现正征战刘繇与太史慈,想那乔氏姐妹多日孤寂,现在正是机会。”

  孙权听罢大喜,忙请母亲赐教,孙老夫人告知:“大乔今天我让她进内宫陪我安寝,也算是大儿媳尽的孝道,你今夜二更便来我处,我给你留门,然后你进来我就出去把门反锁,剩下我儿可尽风雨之事,至于小乔之事,以后再计,包在为娘身上,只是万不可它人知道。”

  孙权破涕为笑。

  当夜,那大乔果然来到内宫,陪婆婆用饭,饭后掌灯品茶,不几刻,老夫人生了倦意,大乔忙说:“婆婆少歇,让媳妇为你后屋备水沐浴。”

  说罢起身进了后屋。

  老夫人辞退丫环,忙将房门悄悄打开,隐匿在外的孙权闪身而入,老夫人向床底一使眼色,孙权会意,忙伏身钻入床下,放好床裙,谁也看不到他。夫人关了门,此时大乔备水已毕,来到前堂,请老夫人入盆沐浴,夫人道:“媳妇,你也劳累了,就和婆婆同浴吧。”

  大乔受宠般地道了一福,于时婆媳两宽衣解带,孙权伏在床底,听到大乔解衣的声音,但床底只能看见大乔的一双脚,穿着凤绣锦鞋,三寸金莲,甚是诱人,古时女子之脚与贞操并重,观女人裸脚与观其赤体无异,那大乔解鞋脱袜,露出一双玉足,通体润滑,柔若无骨,在烛灯下似两个玉萝卜一般,孙权见了,阳具骤起,心衬到,只见一双玉足便如此难忍,更何况见其胴体,遂屏住呼吸,不敢丝毫作响,两女除衣完毕,大乔便搀扶老夫人入内堂沐浴。孙权听得内屋关门响毕,聂手聂脚轻出床底,见床上大乔的肚兜红底金绣,忙拿起贪婪闻之,馨香异常,直沁心脾。

  此时听到内堂水响,忙悄悄挨近堂门,用舌头舔湿纸窗,小指扣做一洞,入眼窥之,见两女已双双入盆,大乔正给婆婆轻搓后背,正面对孙权,想是老夫人故意安排的,孙权只见到大乔头部和两个臂膀,其余浸在水里,胸中也被老夫人挡住,见那两条玉臂白如羊脂,在水气朦胧中显得如仙女一般,黑发如黑,杏眼桃腮,一肌一容无不令人撩动心扉,孙权顿觉浑身燥热,阳具高昂勃起,直抵腹脐,不由得悄悄净除衣裤塞入床底,全身赤裸在外窥视。低头一见,只见阳具暴粗胀足,青筋突起,如小兽般颤栗。

  只听孙老夫人说:“唉,媳妇呀,我老了,泡一会儿就乏了,你先泡吧,我上床等你,今夜婆婆与你同眠。”

  说罢起身出了浴盆。老妇人虽然近五旬,但皇家生活依然保持身体皎好,丰满白嫩,虽现老像,但也是徐娘半老,孙权不禁称赞,怪不得母亲与那许贡夜夜寻欢,果然是风骚的胚子。

  老夫人披巾出盆,来到外堂,见孙权赤裸,脸现红气,胯下阳具已暴长尺余,已是淫欲难挡,便用指置口上做嘘状,悄然上床,只待那大乔上床,此时那大乔已经一人在盆,孙权见她两只锁骨时隐时现,托的玉颈甚为性感,微红的脸蛋娇美无比,如仙如妖,大乔此时也沐浴完毕,起身时孙权看到正着,见她胸丰臀圆,两只奶子饱满坚实,一双玉腿曲线优美,通体白玉一般,私处三角地阴毛齐整,与肌肤黑白分明,灯光朦胧中似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尤物,走动时玉体颤动,无不撩人欲火,孙权直盯盯地不能自控,听老夫人咳了一声,忙梦醒般钻入床底。

  大乔上床,与婆婆说了会家常,老夫人便装做睡去,那大乔心想着夫君孙策,轻嘘短叹,半饷没有睡意,这可苦了孙权,卧床底不敢动弹分毫,汗如雨下,眼看美人就在头顶,且不敢造次。

  过了一个时辰许,听得大乔轻微息吸,似已熟睡,忙悄悄爬出床底,跪在地上,只探出头来看向床上,见大乔平仰而卧,只穿肚兜,两只奶子将肚兜顶的突起,一件小摆束在腰上,挡住下体,古时女子并无内裤,只是小裙一般的织锦挡于腹间,白晰的肚腹露在外面,一起一伏,脐眼圆润,像只淫眼在诱惑你,白晰丰满的大腿在小摆的半掩下轮廓优美,私处如鸽子胸脯般弧线型,孙权耐不住,轻轻将下摆撩起,借着烛光看那大乔的私外,见阴毛柔顺,黑亮如漆,两边阴肉嫩白微红,弹力十足,更显少妇活力,双腿微合,两旁阴肉夹挤出了一条深沟形的阴缝,象张抿合的玉嘴一般,随着呼吸上下微动,似一活物,等着品尝男人的阳具,大乔双臂合在腹中,孙权不敢冒然撩开肚兜,只是欣赏着大乔的私处和一双玉腿。

  老夫人此时已悄悄起身,向孙权打了个手势,便悄悄出门反锁了外堂。孙权这时少了耐性,大概欲火烧的太久了,多年和女人交合的经验让他知道制服女人的方法越简单越有效,他对自己的阳具颇为自信,他的信念就是,只要占有了,就成功了。

  他悄悄上床,大乔仍熟睡着,孙权先沾了下口水轻摸在大乔的阴口上,他这时还不想分开大乔的双腿,因为他知道女人在没有夫君的同眠下是很敏感的,那时不时还要费一些口舌和力气,如果一击就中,无疑主动权就完全在自己一方了,孙坚健在时经常夸奖孙权处事果断,善于快刀斩乱麻,这和他将来用计除掉兄长孙策和大督都周瑜如出一澈。

  大乔的两只滚圆的奶子轮廓在肚兜下丝毫掩饰不住,孙权半跪在大乔身边,试着两手轻轻握住大乔的两只腿胫,左右分开,大乔的肉缝像紧闭的门一样慢慢敞开了,少妇的骚香让孙权心神激荡,大乔似乎有了点知觉,但仍在半梦半醒之间,孙权怕夜长梦多,左手两指分开大乔的沾有口水的阴唇,烛光下大乔的阴门完全暴露出来,晶莹剔透,像润玉又像鸡血石般的颜色,那是令多少男人向往的地方呀,孙权简直喜出望外,马上就要归他自己享用了,他右手握住几乎难以控制的阳具,稍向下压将已经溢出一些精液的龟头轻触到大乔的阴口上,他的阳具太过粗大,还没有生育过的大乔只能在阴口上接纳他的龟头里圈,孙权吸了口气,身体下伏,腰上用力,使劲往里抵进,大乔弹力十足而又紧合的阴门让他的龟头一时僵在那里,只要再一冲便可长驱直入。

  敏感的大乔终于醒了,她第一感觉就是有东西在抵自己的身体,这时她思维还未完全恢复,意识上以为是婆婆睡梦中无意接触自己的身体,就在这尚没有抵抗意识恢复的一霎时,孙权两手按住床板,屁股前送,膝盖借力,耳听“滋”

  的一声,龟头终于挤进了大乔的阴道。

  大乔霎时感到下体一阵胀满,倾刻从朦胧中清醒,见是孙权赤身裸体,当时一下子惊呆了,好半天才叫了声:“二叔,你干什么?”

  孙权已经进入亢奋状态,他得意地笑着一把扯掉了大乔的衣兜,两只饱满坚挺的玉奶带着惯性的颤动跳了出来,洁白光滑,粉色的乳晕衬着两只小巧的奶头,像两只刚成熟的樱桃一样,孙权张口就叼住一只,流着口水的嘴咂着大乔的乳房咂咂直响,大乔马上由惊恐变成了反抗,她这时全恢复了清醒和知觉,明显地感到下体被一只有力和粗壮的猛兽在进攻一样,势不可挡,直捣心腹。

  大乔本能地想推开孙权,可娇生惯养的她哪是孙权的对手,孙权两腿一合将大乔的两腿夹在股中,肉感的大腿更刺激了他的欲望,他身体下伏两肘压住大乔的胳膊,肚子不停地在大乔身上挤摩着,弄的大乔呼吸都变了样,他大嘴不停地吮吸着大乔两只引以为傲的乳峰,大乔失声喊着:“婆婆来呀,快来人呀。”

  孙权一下吻向大乔的嘴,大乔因发不出声脸憋的通红,鼻腔用力呼吸发出可怕的声音,这反倒激起了孙权的霸占意识,他有意压紧大乔的身体,身体与大乔完全重合一起,让她丝毫不得动弹,腰间用力而又大幅度地抽插,他节奏很慢,好象要细细体会大乔阴道从头到尾的感觉,也让大乔把注意力转移到她的穴里。

  大乔强烈地感到前所未有的冲击,每顶到深处孙权都有意左右摇动一下屁股,这样不但直向,连阴道两侧也会感觉搅动般的冲击。大乔只能被动地接受这清清楚楚的现实,感觉孙权那巨大的肉棒霸道地进进出出,似乎通到了心脏,胀满了整个腹腔,不自觉地诱发了自己全身的性感地带。身体的接纳和意识上的抵抗正交替地斗争着。让她渐渐感到只有被任人宰割的状态。

  孙权松开口,用手揉搓着大乔的两只大号碗般大的乳球,说道:“嫂嫂,我一见你就喜欢你了,你本来就是我的。”

  大乔喘息了一会儿,已经无力推搡他了,但怒目而视,气愤地说到:“你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对得起你哥哥吗,他回来会把你碎尸万段。”

  孙权不吃这一套,他又用力地一顶,大乔因冲击力而嗷了一声,震得腹腔一阵颤栗,孙权说道:“我哥是聪明人,不会找这个理由杀我,他是一方之王,怎会因此坏了名声,结果就是他若知道了会杀掉你,女人对他来说他想谁就能要谁。而你死的不明不白,家人也会株连,嘿嘿,如果你不说我不说,天知地知,就会一切从前的。何况他长年征战,你和寡妇有什么区别,反正我也是孙家人,亏待不了你。”

  这些话切中了大乔的要害,那个年代贞洁比女人的性命还重要,现在木已成舟,公开事实只能是死路一条,而且家人会受牵连,如果顺从,不但能享权势富贵,而且将来也算是有了孙权的把柄。

  孙权看出大乔已经动犹豫了,就趁热打铁,说:“嫂子,你那么年轻美貌,为何要浪费青春呢,我有个主意,我哥在时我绝不打扰你,我哥不在我们就可以幽会,你不说我不说,这里的利弊你应该比我清楚。”

  他说这话时仍不停地抽插着。

  大乔深知帝王家的权威,何况这时她也看出是孙权和孙老夫人合谋设下的局,自己一张嘴是说不过两张嘴的,更何况孙策敬老夫人如敬天一般。自己没有一处能站得住脚,下体被孙权有节奏的抽插已经淫水四溢,发出“呱叽呱叽”

  的声响,孙策已经出征数月,大乔内心早已难耐,索性闭上眼睛,显出一付想早点结束这一切的意思。

  孙权也看出了大乔的默许,他两手掐着大乔的腋窝,自己直立起来坐在床上,这样大乔就坐在他的腿上,两人面对面对坐交,大乔只有受摆弄的份,孙权此举就是想让大乔由被动变主动,大乔两臂自然地搭在孙权的两肩上,她偏着头,仍带着不情愿的怒容。

  孙权心知肚明,开始加快了节奏,大乔的双乳在孙权的“地钉顶天”

  的冲击下上下跳着,跳打着孙权结实的胸肌,孙权这时才看到大乔双肩浑圆,皮肤如奶油一般光洁,真是罕见的人间极品,大乔也明显地感到自己阴道被撑的满满的,两股坐在孙权有力结实的腿上,一股男人的阳刚让她不自觉地配合着孙权的抽插,渐渐地,淫水如雨,粘在腿根和屁股上,这是她和孙策交合从没有过的,一种原始野蛮的欲望在这种节奏中瞬间升腾,象细菌一样迅速漫延全身。

  借着烛光,孙权尽情欣赏着大乔,大乔因惊吓和兴奋已经有些出汗,散发出女人那种雌性原始的骚香,诱惑着男人全身的神经,丰满白嫩而又坚实的屁股在孙权的抽插下荡着,臀肉一波波的,撩人欲望,蛇腰柔动,像条柔滑的蟒蛇缠身一般,让孙权舒服的如痴如仙,只盼着这一辈子都这样荡漾下去,细观大乔,双眼淫光毕现,如久渴之母兽,两鬓赤红,桃嘴尽张,红舌搅唇,涎液欲滴,只看得孙权难以自控,但觉腹间一紧,背后一热,似开闸泻洪一般,一股浓精喷射而出,嘘嘘有声,直射的大乔只觉五脏六腑被蚁咬一般,浑身不是自己的了,忍不住娇声呻吟直至失声荡叫。

  孙权仿佛一下子升天到一个极乐世界一般,飘飘然腾云驾雾,积蓄已久的愿望一瞬间实现了,彼有英雄成就霸业的之感,全身一松,萎身倒在床上,大乔也惯性般地伏在他身上,两人倚偎喘息,精液汩汩,合着大乔的淫液,从阴道里顺着孙权的尚未拨出的肉棒延延流出,大乔不时抽搐一下,浑身似棉花般没了骨筋,那是一个女人性满足的极点……

  这一夜,两人尽行鱼水之欢,大乔羞性已去,索性放情纵欲,尽献媚态,口交、乳交、江南十八式尽数用尽,只弄的孙权倍授雨露。从此两人偷情如常,因此传说大乔之子孙休乃是孙权之子,此为野史俗说,无可考证。

  常言道,这山望着那山高,孙权与那大乔偷情数月,便打起了小乔的主意,且不说淫遍天下美人,仅二乔便使天下众美女自叹不如,得二乔者,如登泰山而小天下。然小乔系周瑜之妻,平时与内宫来往甚少,且那周瑜少年英俊,风度翩翩,英姿勃发,更是让小乔一见倾心,小乔任性活泼,较大乔另有一番风情,故世人称此二女尽占天下美女之所长。

  小乔深居简出,加上周瑜家规极严,令孙权无机可乘,更不可与大乔商量,那大乔妒意极强,搞不好弄巧成拙,鸡飞蛋打,周瑜兵权在握,万不可用强,只能智取。一连数日,孙权无计可施,这日无事,便到老夫人姘夫许贡家散心,那许贡是江南大贾,加之攻于心计,又有老夫人暗中做靠山,故有呼风唤雨之本领,见孙权来访,忙举酒相迎,席间见孙权闷闷不乐,追根问底,才知为小乔之事无奈。

  许贡笑道:“二殿下不必烦恼,区区小事,许某可成全二殿下。”

  孙权大喜,忙躬身请教,许贡道:“二殿下难道忘了,小乔与令妹孙尚香交好,每月初七都与令妹相陪,去那莲花山仙人潭洗七香浴,这便是殿下的机会。”

  说罢附耳过去,如此这般地交待孙权,孙权喜出旺外,辞了许贡,回府准备去了。

  那莲花山仙人潭有座天然温泉池,那小乔与孙尚香每月初七便会去沐浴还愿,所谓七香浴,是用七种名贵花卉泡制温泉池中,据说有怯百病、长生驻颜之功效。

  这一日,孙权早早来到莲花山,找到佛庵住持妙慧尼姑,付与她香金100两黄金,叮嘱她在下泡七香时加上一味药,那是许贡给孙权的催情药,名叫“到死不忘”,传说此药专催女子发情,发情时谁与她交合,便永远不会忘,产生依赖,此药无色无味,专刺激女子阴蒂、肛门,令其染瘾,对男子且无任何作用,妙慧贪财,一口便答应了。

  长话短说,那小乔与孙尚香前来还愿,孙权便躲在供桌下细观小乔,果然有沉鱼落雁之色,较之大乔另有一番风情,高鼻樱嘴,白里透红,一笑带着两个浅酒窝,一对小虎牙更是惹人喜爱,眼波似水,胸满臀丰,走起路来如扭如飘,似神仙驾云一般,脖颈上露出一角花绣彩色刺青,如白玉上丹青妙笔一般。把个孙权看的如呆如痴,姑媳两还愿完毕,便由妙慧引着来到温池内,宽衣解带,美人入浴,远远便闻到那七花飘香,沁人心脾,心旷神怡。

  那妙慧早已按孙权的吩咐把催情散化入池中,小乔与孙尚香除衣进池,耳闻鸟鸣,嗅着花香,懒洋洋地享受着,孙权此时已经暗伏在外,见那池边只有两个侍女伺候,便让妙慧召入庵中,自己闪身在门外窥视,见那小乔水雾中如凌波仙子,身上花绣刺青甚是夺目,如玉柱上盘凤一般,额上渗出微微汗珠,更显妩媚诱人,那尚香乃孙权同父异母,最受孙家疼爱,不想现在已出落的大家闺秀了,虽只十五六的年纪,也生得楚楚动人,与那小乔自是各有千秋,孙权在外看的兴起,两个玉女不时翻身嬉水,娇笑连连,更让孙权心似猿马,浑身燥热,索性脱了衣裤,潜在池边树丛中等那药力发作。

  那药果然神奇,不出一刻,便见二女脸现淫象,气喘渐急,小乔对尚香说:“妹妹,我怎么浑身麻痒,心如羽拨。”

  尚香答到:“姐姐说的是,我也如此,大概是仲春时节,百花初开,苞蕊芒重,药性太盛吧。”

  刚说完,便觉得下体阴蒂如有水蛭吸啄一般,麻痒可人,说不出的受用,又觉得肛门如有蚁入,与阴蒂前后呼应,腹腔内顿感酥痒难挡,随即心跳如鼓,气喘如风,急盼有硬物直插穴内大搅一番。

  那小乔也是如此,她忙对尚香说:“妹妹,快到我锦盒里取我的铜雀来。”

  小乔说的铜雀,便是古时的女用淫具,那周瑜自是怕小乔独守空房寂寞,便找能工巧匠造一铜具,形似鸟雀,内有机簧,旋紧机括,能如男人阳具般蠕动,故小乔总是随身携带,尚香从锦盒取来铜具,见此物近一尺长短,通体油亮光滑,与男性阳具一般无二,乃纯铜所铸,底有旋扭,见小乔起身坐在池沿边,旋紧机括,将那铜雀顶入穴中,随即便听到吱扭吱扭的金属声响,如蚕虫般蠕动震荡,带着小乔两旁阴肉波浪般吞吐颤动。

  孙权这才真个看到小乔胴体,光洁润滑,毫无瑕疵,如汉白玉雕成一般,双乳猛挺,乳头甚红,由背至胸刺有彩青,乃一青叶牡丹,形色如生,更显得那小乔如仙如妖,两颊也已赤红,乃性燥所至,小乔支起一腿,私处桃门尽让孙权收入眼内,阴毛淡黄,阴缝张开,两旁阴肉涨红,随那铜雀蠕动时起时伏,似活物一般,双目微闭,舌舔上鄂,娇声呻吟,淫液也顺着那铜雀汩汩而出,亢奋无比,嘴里吟到:“妹妹呀……妹妹呀,快来帮姐姐……喔……喔……”

  尚香此时也亢奋起来,忙来到小乔胯下接过铜雀,见那小乔阴蒂早已勃起似蚕豆般大小,便伸指弹去,小乔浑身一抖,似受了虐待般地淫叫着,一付解渴的样子甚是喜人,尚香舌舔阴蒂,手操铜雀,把弄小乔淫穴,池边浪声叠起,勾人魂魄。

  孙权这才知道,原来那小乔和自己妹子来此沐浴是假,寻欢是真,想是不敢找男人,两个高贵女子互相把玩,倒是别样情趣,这倒使他放宽心来,便赤裸现身跳入池中,三划两蹬,便到了两女面前。

  两女初时一惊,尚香见是二哥,倒似见了救星一般,撒娇道:“二哥快来呀,小乔姐姐中了风寒了。”

  孙权忙道:“乔姐莫慌,孙权来助你。”

  说罢搂小乔入怀,一下张口将她的舌头含入嘴中,只一含,便觉清凉爽口,馨香无比,如小鱼般在嘴里滑走,受用无穷。

  那小乔早已不能自制,便是野兽来犯,也是求之不得了。遂抱紧孙权,两只玉腿缠在他的腰上,那丰满的屁股上下揉蹭,嘴里嗔道:“权哥哥……你好坏……你欺负我……喔……喔……”

  那孙权早已欲火焚身,动粗般地吸起小乔的玉乳,用力吸抻,待抻到尽头时突然一松,便见那奶球上下抖跳,小乔随即身体一颤,尖声淫叫,孙权如法炮制,直将小乔的双乳吸抻的赤红,方把小乔放在池沿边。

  小乔躺在池边上,两腿浸在池里,身体淫荡地扭动着,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孙权分开小乔两腿海豚般圆润的玉腿,支在池沿上,小乔的美穴就在他的眼前,嫩白的阴肉透着粉红,晶莹剔透,淫水亮泽,两片小巧的阴唇因抽搐而张合着,阴蒂更是晶亮夺目,阴口上下挤弄着,像只媚眼抛着秋波,贱种般地招唤着男人的阳具。

  孙权看着小乔蚕豆般大的阴蒂,早已垂涎三尺,女人阴蒂外露而且形似豆状,性欲可见潜力巨大,随即含在口中,如含糠果,舌头搅动下,弄的小乔刺激难忍,身体几次曲立起来,颤抖着发出原始的颤音:“权哥哥……喔……嗷……快给我权哥哥……我要……嗷……嗷……好哥哥……妹妹要死了……喔……求你了……快狠狠地插我……”

  这一下子勾起孙权野兽般原始的欲望,当下他站起身来,肉棒如出水蛟龙,尚带着泉水下滴,锃亮如铁,如同一只见到猎物垂涎的猛兽,发起至命的一次冲锋。

  尚香手里拿着铜雀,孙权露出水面的肉棒着实让她吃了一惊,比铜雀尚长一截,也许当时打造时是按周瑜的尺寸订制的,刚才孙权和小乔搅缠在一起的淫相让她的饥渴达到了极点,但见孙权手攥肉棒根部,似拿鼓槌般在小乔的阴户上鞭打了几下,打在小乔阴蒂上,惊的小乔身体一耸耸的,嘴里发出有些凄惨但又淫荡的呻吟。

  孙权趁热打铁,龟头在小乔外阴缝上上下滑蹭几下,将龟头塞入阴口,两手支住池沿,身子向上一挑,但听得“滋”

  的一声,伴随着小乔期盼般的嗷叫,肉棒直没到底,余威直通心腹,这是小乔在周瑜身上没感受到的,似乎整个身体都被这粗壮的肉棒给挑起来了,身体不由上屈,两腿夹住孙权的腰,两臂一合,便拢住了孙权的脖颈,疯狂地迎合着孙权剧烈地插送。

  两个人身体搅缠在一起,仿佛想把对方熔入自己的体内一样,忘我地嗥叫着,尽情地发泄着,旁若无人一般地肆虐着对方,抠后背,拍屁股,挤乳房,但听得那小乔淫声浪叫“……啊……嗷……权哥哥……你好用力啊……顶死我了……舒服……啊……受不了了……要插透了……啊……嗷……”

  弄的身体在冲撞中彭彭作响,把个孙尚香看得如醉如痴。

  这样大干了大半个时辰,孙权乍然想起催情药尚有肛交作用,便把小乔放躺在池沿,小乔此时浑身酸软,肛门麻庠,但见孙权拨出肉棒,两手抓起小乔双脚搭在自己肩上,孙权高大,小乔双脚上他肩上,屁股就离开了地面,孙权两手托住小乔两片浑圆弹性的屁股,肉棒对住她的肛门,一点点用力向里挺,小乔惊叫起来,双手想推孙权,确苦于够不着,孙权双手微分她的屁股,露出了粉红的菊花,那是没被男人开发过的地方,孙权一挺,肉棒进去了寸余,小乔因紧张和痛疼惨叫起来:“……好哥哥……不要呀……饶了我吧……啊……啊!”

  孙权岂能放过如此良机,手拉小乔身体,腰往前送,一下直没入肛,小乔因痛疼一下子昏厥过去,身体一下软软地仰在池边,如同死尸,在孙权的抽送下被动地摇晃着,不消一刻,幽幽醒来,但觉感觉异样,须知阳具入女人直肠,压迫女人膀胱子宫,同样能激起女人快感,且更有超一般高潮之感觉,小乔顿觉似有尿急,回荡心腹,但却排不出来,性欲更加升腾。

  孙权左手不停拨弄小乔阴蒂,右手三指直抠阴道,把个小乔弄的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一个劲地全身痉挛,口淌涎水,眼光迷离,已入仙境,孙权时而抽出肉棒,直插小穴深处,时而直入肛门,等到有射感时,猛地插入阴道,锤打连环般地进攻着,但听得小乔只有“喔……啊……喔……啊……”

  的悲鸣声。

  孙权大吼一声,两手死死抱住小乔屁股,小腹死死抵住小乔阴口,伴随着身体的颤抖和抽搐,将浓精有力地射进了她的花心,小乔因精液在子宫的冲击,剧烈地痉挛起来,身体条件反射般地屈起再屈起,嘴里发出惊人的吼声:“呕……呕……呕……”

  孙权扭动了半饷,顿感浑身虚脱,慢慢放下小乔烂泥般的身体,轰地向池中倒去,肉棒一下子从小乔穴中脱出,精液淫液像雨水出管一样汩汩流出,小乔身体还在痉挛着,突然一道亮晶的弧线喷发而出,那是女人高潮的极限,也是喷潮,伴随着小乔最后一点力气的低气呻吟,像彩虹般撒落在泉池里,后人传小乔池内撒津,其实指的就是她这次在逍遥中排津,故此后此泉池更名逍遥津,后来莲花山上建了一台,名日铜雀台,三国中均有此名,只是未说缘由,其实皆出于此。

  那催情药果然名不虚传,小乔至此每每与孙权幽会不断,孙权乐得其所,乔氏姐妹均成自己胯下之物,真可谓夜夜洞房,日日花酒,孙权乐此不疲。

  但好景不长,那孙策与周瑜用计大败刘繇,收降虎将太史慈,得胜凯旋。孙策天天忙于军政大事,未遐顾及儿女私情,但那周瑜何许人也,心细如发,很快从小乔的反常中发现端倪,细查之下,方知孙权乘虚淫乱乔氏姐妹,周瑜气量本来就,一气之下大病不起,从此留下病根,但怒火不消,大丈夫此仇何能不报。

  周瑜攻于心计,不是鲁莽泛泛之辈,深知此事涉及孙氏家族,且孙老夫人垂帘摄政,弄不好大仇未报,自己且人头不保,故此,周瑜定下一计,先从许贡下手,然后禀明孙策许贡淫乱后宫,先借孙策之手解决孙老夫人,待此事妥后,孙权便孤立无缘,那时将事告明孙策,孙策必怒而杀孙权。

  因此周瑜先将许贡抓捕入狱,那许贡熬刑不过,只得招了,周瑜禀明孙策,促孙策立即软禁孙老夫人,追查余孽,策果然大惊,但马上查处其母,违于孝道,恐天下耻笑,随告周瑜先将许贡处死,明日以打猎为名聚将从长商议。

  然孙权绝非坐以待毙之人,早已探得许贡已招,决定先发制人,忙私下找来许贡家奴三人,委以重金,命其次日埋伏猎场,备好利器,箭镞涂毒,定要取那孙策周瑜性命。

  果然,第二天孙策外出打猎,却被早已准备好的三个奴刺伤毒发而亡,孙老夫人作主,孙权继任国君。当时周瑜因赤壁战势远在水营,侥幸躲过一难。但好景不长孙权与那诸葛亮暗中达成默契,诱周瑜取南郡,结果中了诸葛亮的埋伏,周瑜气火攻心,呕血而死。

  自此孙权高枕无忧,与那乔氏姐妹天天同居一室,品酒赏美,淫乐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