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老妹的丁字裤】【作者:不详】【完】
1   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皮,看到还在我怀中沉睡的老妹,让我了解到冲动是魔鬼的深意,闻着房间淫秽糜烂的气息,我轻拍老妹白嫩圆翘的屁股说:

  「该起床了喔……」

  「呜……嗯……让人家在……多睡一下啦……」老妹边往我怀里钻边慵懒的回答,我奸笑的握着每天早上都会一柱擎天的肉棒,滑过老妹那乌黑的耻毛,往双腿夹紧的粉蜜肉穴推进,磨擦着那被我开垦的禁地,龟头与肉豆间的挤压让我舒服的发出狼嚎……「喔……嗯……喔……喔……」老妹半梦半醒中还不经意的挪动了一下屁股,似乎感受到肉穴那湿润的异样感觉,老妹睁开双眼,看到我爽快的表情,突然推开我尖叫一声:

  「啊!哥你……」

  「我怎了?」

  「你……你怎麽可以……一大早就……就……」看到老妹满脸通红不知所措的诱人表情,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谁叫你不起床啊?我只好让小小哥去叫小小妹了啊……」「你很讨厌ㄟ!我回房间了!」老妹害羞的逃离我的魔掌,飞快的往自己的房间移动,看着老妹离开的背影,跟床单上刺眼的鲜红,我脑中盘旋着自己是不是变态的念头……因为在畜牲跟连畜牲都不如的选择下,我选着前者干了自己的亲妹妹……老妹全名李静妤,是今年刚考上大学的学生,是一个文静爱看书的温柔女生……喔!不对!是女人了……年纪小我5 岁,是家里老爸老妈的掌上明珠,尤其是我老爸!从小到大就阻挡除了我以外,任何想接近我妹的男生,连国高中都让老妹读女校,直到老妹考上第一志愿的大学,离开家里北上念书住到我这里,才放宽老妹的交友范围,不过还是照三餐外加点心消夜的打电话「关心」,连我也都三不五时的被威胁,盯住老妹方圆5 米以内的「可疑人士」……只是没想到,老爸的千防万防防到最後,老妹就这样被我这个家贼给干上了床……一想起昨晚干肏老妹肉穴的情景,我就头痛到不知道,老爸会把我大卸八块还是剁碎……昨晚为了老妹考上理想的大学,我下班特地买了老妹爱吃的东山鸭头,还有一些咸酥鸡跟两手啤酒回家,准备跟老妹好好庆祝,谁知回到家就看到老妹穿着牛仔热裤,跟宽松的T 恤躺在沙发上睡觉,电视里还播放着HBO 的节目,我走向沙发准备叫老妹起来吃东西,却看到老妹的双脚,门户大开的跨在桌子跟沙发上,躲在热裤缝里的水蓝色内裤一览无遗,上半身垮垮的T 恤,也印出胸部奶头的激凸,再加上老妹睡梦中朱唇微开的表情,让我跨下的蒙古包瞬间搭建完毕,心想虽然我不是思想龌龊的色胚,但好歹也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啊!怎禁得起老妹这样撩人的诱惑,我放下食物,伸手朝老妹硕大的D 奶摸去,脑中不断安慰自己说:

  小时候都可以亲嘴了,现在摸一下胸部也没关系。 ……当手掌抓住老妹柔软的大奶时,那手上传来的触感跟弹性,让我心乱神迷……大胆的用大姆指跟中指,捏着小可爱上凸起的奶头慢慢的转动,食指轻抠奶头上方,另一只手则往老妹热裤缝中的神秘地带探去,当手指距离老妹内裤只剩2 公分的时候,老妹因奶头上的刺激而发出轻吟,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就像被电到一样,瞬间收回双手……「嗯……嗯……哥你回来啦」「嗯……怎……怎睡在沙发上?感冒怎办?」「就看电视看到睡着啊……咦?……有东山鸭头ㄟ……」「还有咸酥鸡,是买来要庆祝你考上大学的……」「喔耶……哥最好了……」「呵……那你先吃吧,我去洗澡……」「呼……呼……还好没被老妹发现!」我深呼吸的走进浴室冲冷水澡,让浮躁的心情平静下来,不要再去想老妹那让我慾火焚身的曼妙身材,跟残留在手上的余温,洗好澡走到客厅,看到老妹刚好双手上举的在伸着懒腰,前挺的浑圆胸部,让凸起的奶头像要撑破小可爱跑出来一样,我不自觉握紧刚刚犯罪的手掌,心里不断提醒自己,她是你妹……她是你妹……我局促不安的走到老妹旁边坐下,转头看着老妹说:

  「老妹……你在家都这样穿的喔?」

  「对啊,在家我都穿得很轻松……」

  「老爸没说你?」

  「没啊,在家老爸老妈都不管我的,怎了?」

  「啊……没……可能是我太少回家的关系吧,突然看到你穿着样有点不习惯……」「喔……哥,你怎脸红啊?」「没……没啦……太热了,对了,我有买啤酒,你要喝吗?」「好啊……我没喝过酒ㄟ……」我把放在冰箱的2 手啤酒都拿出来放在桌上,顺手开一瓶递给老妹,老妹接过啤酒喝了一口,五官就皱在一起吐出舌头的说:

  「喔……好苦喔……怎麽那麽难喝……」

  「哈……哈……你的表情好像吃到大便ㄟ……」「吼……在吃东西还讲那个,很脏ㄟ……」「好……好……我不说,不过老妹你要记住,要喝在家喝,别到外面喝知道了吗?」「知道啦……哥……」「乖……」我跟老妹就这样边吃边喝聊到半夜,我的眼光也不时的盯着老妹胸部那两粒奶头,吃了整晚的冰淇淋,跨下的肉棒也因为酒精的作用,而做出最原始的反应,看到桌上的啤酒跟食物被我们消灭的差不多了,老妹也脸色泛红微醺的打起哈欠,我摇晃脑袋将心里那股想酒後乱性的兽慾强制压下,起身要回房间自己DIY ,结果老妹站起来时,突然脚软微蹲像我靠过来,老妹本能的伸出手,想要抓住东西撑住身体,没想到却抓到我勃起的肉棒,而我要扶住老妹身体的手,也刚好的从老妹的腋下穿过,抓住老妹弹跳中的D 乳,上下其攻的刺激,让我心中那头野兽破牢而出,我低头狠吻老妹的丰唇,舌头强势的伸进牙齿里面,跟老妹的香舌交战……「呜……放开我……嗯……呜呜……嗯……哥……啊……你在……呜……做甚麽……嗯呜……」手指关节配合手掌,在胸部上的抓捏夹着奶头不断的转动,另一只手则抓着老妹握住肉棒的手,上下的替我打手枪,老妹被我突然的动作惊吓到,用手反抓我在胸部做恶的手,挣扎的想把我的手抓开……「嗯……嗯……哥……不要……嗯……哥……啊……不……不行……嗯……这样……哥……嗯……别……啊……别捏……嗯……啊……啊……呜呜……」从老妹身上传来酒味跟体香混杂在一起的味道,就像催化剂一样让我更加的燥动,在耳边轻喃的求饶声,就是最天然的春药,我放开握住老妹的手脱掉老妹的热裤,从内裤缝中伸进去,前後磨擦老妹双腿中间花穴……「啊……哥……求你……啊……别用……嗯……那……啊……里……啊……放……啊……放手……嗯……啊……呜……那里……啊……好……啊……好麻……嗯阿……呜……嗯……」老妹抓着我在她内裤上磨蹭肉穴的手,用力的想要把它拉开,我将手指从内裤边缘伸进去,顺着阴毛滑到老妹花瓣上方的肉豆,开始来回的抠弄,随着阴核跟肉片被手指不断压转拨弄而产生的酥麻感,让老妹的肉穴逐渐被流出的淫水浸湿,我把手指前端缓缓插入花穴中间紧密的洞口,开始深进浅出慢慢的抽插,撑开那初次被光临的阴道,手指在湿润皱折的通道中,向前迈进抵达深处的花蕊……「啊……哥……呜……放……啊……好痒……啊……呜……别伸……嗯……进去……啊……啊!」「老妹……很舒服吧……别害羞……尽情的叫出来没关系……」「痛……啊……嗯……啊……别……啊……呜……哥……啊……手……嗯……啊……拔出……啊!啊……深……嗯……啊……呜嗯……啊……啊!坏……啊……会坏掉……嗯啊……啊……」手指快速抽插老妹的肉穴,整只末入时还会在阴道中旋转抠弄蕊心,老妹软脚的坐回沙发上,我拉起老妹的T 恤,让那对硕大便是美的胸部,ㄉㄨㄞㄉㄨㄞ的在我眼前跳动,老妹小巧粉红的奶头,被我的嘴巴含住拉高成尖字型,舌头也舔转吸允的品尝着,老妹拉扯着我的头发咬着自己的手指,不断发出放荡的呻吟声……「啊……别弄……嗯……啊……身体……啊……好热……啊……哥……啊……下面……啊……好奇……嗯……奇怪……嗯……啊!嗯……哥……啊……我要……啊……啊……坏……嗯啊……」老妹双手撑住沙发抬高屁股,水蛇腰不自觉的上下扭动迎合,让我的手指能更深入挖掘肉穴花蕊,老妹嘴里发浪的淫荡声,也高亢急促的表达出身体即将首次面临高潮的冲击……「啊……不……嗯……不行了……啊……哥……嗯……住……手啊……呜……在抠……啊……嗯……下去会……呜嗯……会尿……啊……嗯阿……」「下面……啊……尿……啊……呜……啊……尿了……嗯啊!嗯……嗯……呜……啊……嗯……」我抽出被肉穴吸夹住的手指,看着老妹双脚开开,滑落沙发瘫在地板上,整个人不断的抽蓄喘气,肉穴口还流出一些乳白色的液体,我坐在地上脱下裤子,抓着老妹的头靠近布满青筋的肉棒,让老妹的嘴唇碰触到龟头……「妹……嘴巴张开……帮哥用一下……我……嗯……呜……呜呜……嗯……喔……喔……老妹……你的嘴巴……喔……嗯……哦……靠……呜……呜呜……嗯……呜……呜……」老妹刚开口说第一个字,我的肉棒就捅入她的小嘴里,第一次被肉棒在嘴里抽插的感觉,让老妹两条月眉皱在一起,被肉棒堵住的喉咙,断断续续发出呜呜的声音……「喔……喔……妹……用舌头舔……喔……嗯……喔……嗯喔……对……吸它……喔……喔……嗯……手摸……喔……喔……睾丸……啊……喔!就是……喔……喔……这样……喔……嗯啊……」老妹一手摸着蛋,一手抓住我的膝盖,嘴巴配合我进出的肏着肉棒,我一下向左一下向右的撞凸老妹双颊,看到老妹眼睛紧闭的承受肉棒在她嘴里肆虐,那眉头深锁的痛苦表情,让我更加性奋的用肉棒肏着她的嘴巴……「干!……喔……啊……好爽……喔……喔喔……嗯……妹……喔喔……哥……要射了……啊……喔……喔!呜呜……嗯……呜……呜!嗯嗯……呜……」老妹感受到肉棒喷出滚烫的液体在她嘴巴里,摇头挣扎的想要吐出肉棒,我用力压住固定老妹晃动的脑袋,让肉棒泄出的千万精子,一滴不剩的遗留在老妹的嘴巴里。

  「喔!妹……啊……别动……喔喔……吸一下……啊……对……喔……咳咳……恶……咳……呸……恶……呸……」老妹脸色胀红的低下头咳嗽,作恶的想吐出吞下肚的咸腥精子,我坐下轻拍老妹的後背,拿起桌上卫生纸,擦拭老妹还残留在嘴角的精液,我抱起老妹躺在沙发上,老妹抬头用春意荡然的眼神看着我,抿着嘴巴委屈的撒娇说:

  「坏蛋……老哥是大坏蛋……这样的欺负我……」「嘿……嘿……坏蛋现在要换个姿势继续欺负你……」我温柔的将老妹放在沙发上,熟练的脱掉老妹身上的衣物……迷人的锁骨,水嫩丰硕的美乳,精致淡粉红的奶头,柔滑诱人的S 腰,白皙笔直的双腿,微微摆动的阴毛,紧密闭合的花瓣开着含羞待放的阴核……一具浑然天成,充满魅惑的娇躯展现在我眼前……我翻过老妹的身体,让她撑着沙发跟桌子翘高屁股站着,用嘴巴吸含那凸出的阴核,一下一下慢慢的由下往上,顺着肉穴缝舔勾着两边的花瓣,舌头伸缩般的撞击花穴口,然後在往上抵住屁眼绕圈拨弄……「嗯……哥……嗯呜……啊……好……痒……啊……别……啊……好……啊……舒服……嗯嗯……」「呜……呜……那里……啊……脏……啊……呜……嗯……啊……穴……嗯……好舒……呜……嗯……舒服……啊……」我双手拨开老妹的屁股,大姆指撑开两片花瓣,让龟头抵住在肉穴口转圆跟肉豆上挤压磨擦,没多久,龟头就沾满老妹肉穴流出的淫水,我将龟头轻轻插入,微微撑开老妹的花穴,那从洞口传递而来的紧实感让我兽性大发,双手抓紧老妹的小蛮腰说:

  「老妹……哥忍不住了……要进去了喔……」

  「嗯……呜……轻……嗯……轻点……啊!」

  吸气提肛腰部用力一插!肉棒粗暴的捅破守护花穴的薄膜,撑开狭窄温热的阴道与深处花蕊结合,猛烈狂暴的冲击後,是老妹痛彻心扉的哭喊声跟我爽到不行的呻吟,还有流下大腿的鲜红花汁,原本被老妹紧抓的头枕,被老妹往後甩向我这个罪魁祸首……「喔……喔喔……啊!好痛!啊……呜……呜呜……呜……哥……呜呜……别动……呜……好痛……呜呜……「「乖……老妹……要动才不会痛……」「不要啦……呜……你……呜呜……你骗人……呜呜……」「喔……妹……啊……等等……喔……就不会……嗯喔……痛了……啊喔……」「啊……停……嗯阿……别动啦……呜……哥……啊……呜呜……拔出……啊……出来啦……啊……啊……」我一手抓着老妹的肩膀,一手捏着她前後弹跳的胸部,开始深插浅抽的肏着她刚开苞的肉穴,抽干速度没很快,但每一下都用力去顶到子宫口,持续缓慢的刺激,让老妹破处的疼痛,逐渐变成舒畅的发浪声……「喔……喔……老妹……嗯……不会痛……喔啊……了吧……喔……」「呜……不……啊……啊……不会……嗯呜……嗯……」「啊……哥……嗯嗯……太大……啊……啊……」「妹……啊……妹妹……啊……好撑……嗯……啊……」「嗯啊……别……啊……太深……呜……啊!」「喔喔……老妹……啊……你……啊……好紧……喔……」我让老妹转身躺下面对我,将老妹的小腿挂在我的肩膀上,双手抓着她的大腿,继续狂风暴雨的抽干那红肿的肉穴,窄小的阴道跟粗大的肉棒,不断的互相挤压抽插,老妹处女肉穴的紧实,让我很快就有想射精的冲动……「啊……哥……啊嗯……穴好……」「啊……舒服……啊……用力……啊……呜……哥……啊……快……啊……」「呜呜……穴……啊……要破……啊……啊……呜……啊……坏……啊……坏掉……呜嗯……了啦……啊……啊!」「啊……哥……啊嗯……泄……啊……要泄……呜呜……啊……」「喔……老妹……我……啊……也快射了……啊……嗯喔……啊……老妹……啊……可以……射……啊……进去吗……喔喔……」「嗯嗯……不……啊……呜……啊……泄了……啊!」「干!喔……啊……呼……啊!啊!穴……呜……好……呜呜……好满……嗯呜……」肉棒最後冲刺的干肏,让老妹达到了高潮,弓起的身体被我肉棒喷洒出的精液,灌溉着肉穴里的花蕊……我疼惜的抚摸着老妹激烈起伏的身体,深情的拥吻老妹还在喘气的嘴唇,长吻过後,老妹趴在我的胸膛抬头说……「哥……都给你了……不管以後怎样,你都会好好疼爱我吗?」「嗯……会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