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恋母密语
1   我能顺利地娶到我母亲,这完全得益於老天的巧妙安排。

  我的妈妈名字叫做苏美雪,她真可说是天生尤物,虽然今年37岁,但丝毫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迹,动人的长卷发,把妈妈的高贵和女人味完全演绎,同时也为这个经历曲折的女人增加了些许神秘感,让她静静的散发光芒。有如明星萧蔷的艳丽。而她也一直是我心中最爱的女人。记得汉高祖刘邦在不得志时曾说:『娶妻当娶阴丽华;为官当作执金郚。』我虽不像刘邦那麽伟大,但我也希望〞娶妻能娶我妈妈;我俩今生共白头〞。只可惜,我知道我对妈妈的爱是古代允许的,因此我满腔炽烈的爱意一直都深藏在我心底。我知妈妈一直很孤单,有一段时间,情绪很低落,我知道这是因为缺少爱造成的,因为妈妈这个年纪的女人是离不开爱的。在我的内心深处。不过,我常常感到妈妈彷佛有一点忧郁。我们家的环境,比起其它的家庭还应当说是贫穷的,妈妈才有时候忧心,我会隐隐的听见妈妈在她的房间里面偷偷地哭,我的心里就会很难过,我知道她觉得很辛苦,所以我想尽一点我的能力,想要让她开心一点。因为妈妈的确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好女子。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便因为另有新欢而和妈妈离了婚,是妈妈独立抚养着我。妈妈独立支援一个家庭,日子过得相当贫苦,一家人亲密无间。我俩因此培养患难与共、互相慰藉的感情,一直到长大后,仍未改变。

  我从小就养成一个习惯:每天离家前都要吻一下妈妈的脸颊。现在年龄15岁,但每天仍然这样做,大家都习以为常。最近我发现,她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格外明亮、亲切,充满一种我无法表达的神韵。每次吻她时,她身子有些颤抖,有一次她甚至搂住我的腰,要我再多吻她几下。

  还有一次,她甚至搂着我的脖颈,颠起脚尖,主动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我自己也感觉对妈妈的感情与以前不同:我开始注意她的美貌和红润细嫩的肌肤,特别希望多吻她几次。

  世上没有怀才不遇,只看你有否百份百争取过。爱,并不是说说而已,它还要用实际的行动去表达、去体会。所以,为了妈妈的爱,为了爱妈妈,我要改变,一定要改变!

  为了追求真正的爱情,我超越了世间的规范和常理。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将自己的全部青春无私的给予了自己至爱儿子的母亲,她的明天将会是什样的,她从没有关心过。但她的儿子关心,因为我知道,如果这是一场赌博,那我的母亲正是在用自己的青春赌儿子的明天!

  所以,我暗下决心,这场赌博绝不能输!为此,我也要参与这场赌博,我要和自己的母亲一起把这场赌博进行下去,我也要用自己的青春赌母亲的明天!──但上天会让我们赢吗?

  从偷偷炒股到现在已经有一年了,开始,我还不敢用真钱买卖股票,只是进行模拟炒作。也许我天生就是炒股的天才,也许是妈妈多年来对我的严格教育,一个月的实验期结束时,当我看到自己的模拟炒股的结果时,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於是,我毅然用妈妈平时给的零花钱作为股本开始了实现理想的冒险。

  可前些日子我用自己新拿到的身份证开了一个新户头后,却因证券所打来的确认电话而露了马脚。

  妈妈显然不赞成我炒股︰「苍天,你可知道,炒股带有太大的风险性,而且家中也不富裕,根本玩不起股票啊!」我没有辩驳,但当我将自己的银行存摺拿给妈妈看过之后,妈妈一下子看到存摺上那170万时,也懵住了。也许炒股真的改变了我的性格,也就默许了。但她要我保证,炒股绝对不能影响身体和学习,而且还要多学一些金融方面的书──在炒股上,只有一时的运气,不会有永远的运气。

  我一一答应了。妈妈微笑着告诉我,其实妈妈知道我的想法,而且见到儿子长大了、成熟了、懂事了,她的心中也很欣慰。

  也许别人会说是炒股改变了我,但我知道,真正改变我的不是炒股,而是妈妈,因为我接触得越多,越能体会妈妈的爱的伟大,她为付出了太多、太多。我如果还要继续封闭自己的心灵,我又如何对得起妈妈的爱呢。

  「妈妈,这些年辛苦你了,让你一个人撑起这个家。为了我,你受了多少苦忍受了多少寂寞,我都知道。妈妈,我要你知道,我真的非常爱你,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我动了感情,深情的望着妈妈,而妈妈也很感动,眼中又留下了泪水。

  而妈妈轻轻地对我说:「我知道你喜欢妈妈,从小就知道,可是你知道在正常的社会里,这种感情是不被接纳的。妈妈愿意给你信心和力量,你可以对妈妈做任何事情,只要你好。妈妈又何尝不对你有特殊的感情,尽管这种感情超出了正常的范围。因为你童年时就开始充当妈妈的保护神。」「不,妈妈。因为有你。这个世界变的精彩,今生最幸运是爱上您这世界我什麽都可以失去,就是不能失去你。就是不能放弃你。什麽都可以不在意,就是身边不能少了一个你。因为我爱你!如果爱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愿意用生命来证明。因为你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女神……」妈妈张开了嘴,让我深深的吻下去。时间似乎停止,这漫长的一吻融化了相拥着的我们。

  我们的唇终於分开,彼此喘着气,妈妈的脸红得像第一次接吻的少女。

  我们凝望着对方,许久,妈妈在我耳边像呼气一般的低语说:「妈特别为你喷了香水哦!」。

  我忍不住又吻下去,妈妈轻笑着躲开,更忍不住伸手抚摸她的乳房,妈妈竟然不阻止,并且羞红着脸向我说:「我的好儿子,不要着急,妈愿意给你,妈的身体早就给你…不会食言的,不过对男人来说,每天性交的话,长久下来对身体不好,况且妈需要你是永远,而不是短暂的,你能了解吗?」这一天,我和妈妈不停的性交,妈妈了一次又一次,也因为妈妈告诉我今天是安全期,所以也毫无顾忌的将精液射进妈妈的阴道里面,浇烫着妈妈的子宫,那个曾经孕育我的地方。妈妈大胆的淫叫声似乎从没断过,喊出她所知道的所有淫荡字汇,加上我的引导,更是淫靡到了极点。

  这样的女人,自己的亲生妈妈,完全解放的性爱伴侣,我心里已经笃定,至极的性交快感全部在这里,我还求什麽天仙美女?

  我们母子的性交,一直到晚上十点才告一段落,我们的淫液都快流乾了,梳发上,地板,妈妈和我的床上,到处都是淫乱的痕迹,尤其在我的床上散落着我和妈妈激烈性交后掉落的阴毛。

  吃过点心之后我们母子相拥而眠。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副丰满的臀部,穿着一件窄小的粉红色三角裤,紧紧的包裹着中间凸起的肉片,肉片中间深陷成一条裂缝。

  「哦…妈…早…安」妈妈用手不断的套弄我的阳具,时快时慢,逗得我快忍不住的想抱起她大干一场。

  看见妈反而闭上了眼,一副陶醉的模样,接着用脸颊在我的阳具上摩擦,最后看她缓缓伸出舌头,开始舔着龟头,接着又张开口将阳具整个含进口中。

  哇!好舒服的感觉,妈妈的嘴像吸盘一样,上下的吸吮。

  「滋…滋…」从妈妈的口中不断发出吸吮的声响。一会儿她又往下含住我的睾丸,时左时右的吸进吸出,没几分钟我再也忍不住了,趁着妈妈又含住阳具时,一股精液射进了她的口中。

  只听到咕一声,妈妈把它吞了进去,又在我的阳具周围舔了乾净,然后我们又是狂乱的性交以后才吃早餐。

  特别新闻报告

  2008年xx月10日,该日晚上6时15分出发的士,由41岁男性王xx司机驾驶,载着2名乘客从丽瑶邨驶往海天皇宫。於晚上6时30分左右,该辆的士於屯门公路的汀九高架桥近3号干线入口的慢线行驶,准备进入3号干线往大榄隧道。同一时间,一辆由53岁男司机李xx驾驶,并没有拖有货柜的货柜拖架沿中线驶至。李声称因闪避尾随快线切入的轻型客货车而急速刹车,货柜拖头向左失控与的士尾部发生碰撞,的士车尾的保险杆被扯脱,继而撞向高架桥的护栏。虽然的士短暂停在高架桥边,但最后车头向地直堕35米下的汀九村山坡翻侧。的士损毁严重,2名乘客被抛出车外或被压在残骸之下。由於冲力猛烈,的士司机和1名乘客当场死亡,另外李在医院抢救无效中身亡。

  「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老天要这样捉弄我?」我趴在一张医院的病床旁边不停的哭喊着。

  「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走下去的吗?我们不是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吗?我们不是说了好多好多的梦想吗?…为何你先离我而去了?…为什麽老天要开这种玩笑给我?…」在病床上躺着的是妈妈,真可说是绝色美女,正值她人生中最灿烂的一段时光,可惜的是,配着她的,不是红润的肤色,而是无生命的惨白…这时一名老先生走到我身边。「你就别再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我知道你很爱我女儿,我也一直将你看成我的儿子…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的心中都不好过,但我相信我女儿不会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的…」「我知道…我知道…但…我想先一个人静一静…我想多陪陪她…多陪在她身边…她最怕到医院了…她最怕打针跟看医生…真像个小孩子…」我苦笑的说着。

  「嗯好吧。那你自己的身体你也要顾好,知道吗?」老人家知道是不可能劝我离开的,也只好让他继续留在她的身边。

  「我会的。你别太担心。」我回答着。

  就在老人家缓缓走出病房外,慢慢的将房门关上。

  外头的护士在看到老先生走远后,便在一旁滴滴咕咕的咬起了耳朵。

  「你知道那间病房的是怎麽一回事吗?」

  「不太清楚!你知道吗?」

  「嗯!那天就是我接急诊的。」

  「是喔!那到底是发生什麽事啊?你快说啊!」「嗯!那天是大约十一点多的事吧,那时外面正在下大雨,突然就电话响起,说有救护车要送急诊病人进来,结果载回来的是一名女子,好像是出车祸吧,不过没什麽外伤,结果是脾脏破裂,在来不及抢救后,失血过多而死了。」「喔!原来是这样喔!那那个男子和刚那老先生是??」「那老先生是女子的爸爸,而那男子像是她的儿子,不过好像在一起很久了,已经要论及婚嫁了,听说好像就是在他们去挑完婚纱后,在路上被撞的。」「啊!那不是很惨?」

  「是啊!很讽刺啊!都已经要结婚了却发生这种事…真的让人很无奈…」两名护士说完后,也就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了。

  在病房内,我温柔的握着妈妈的手,亲亲的在自己脸颊旁摩擦着。「你为什麽要走?…为什麽走的不是我呢?…你可知道我多希望能代替你吗?至少我没有父母要担心啊!但你就这样不管我和你父母就走了…不过放心吧!你父母我会好好照顾他们的。如果能让你再起来看我一眼,抱我一下,就是要我死,我也甘愿啊!」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悄悄的打开了。某位人士像是怕去吵到床边的人,而刻意的减小自己的脚步声。

  这时我也像是发现了对方的到来,但,并不想将头转过去看对方,依旧默默看着床上的女子…「医生,我知道是你,咱们几年交情的朋友了,你别担心我,我只是想在今晚,再多陪陪她…放心吧,我会顾好我自己的身体的。」我头也不回的说着。

  「唉!…发生这事大家都不好过,这…大家都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我…我也只能说,如果连你也倒下,那大家真的会更不好受,你…那麽多年的老友了,我相信你也懂我的意思,我今晚值班,有什麽事你就请护士通知我一声吧。」站在男子背后的医生也颇为无奈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改天,我们哥俩再好好喝一杯吧。」我仍是头也不回的答着,能占据他目光的,只有床上那容颜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很快的,窗外的天空从午后的黄昏转变成闪闪星空,房间之人的姿态却不曾改变,这时,病房的门再度的打开了。

  「是你吗?放心吧,我没事的,别担心我,你没事要忙吗?晚上医师不是应该要再寻一下房的吗?」我依旧和下午的反应相同,没有回过头去。

  「呵呵!这位先生,看得出来,你真的很爱她对吧?」但后头传来并非医生的声音,而是一种飘飘渺渺、空空洞洞,像是回音一般不真切的声音。

  我也发现不是好友的声音,连忙转过头去。

  我回头一看,发现站在我背后的是一名身高不满150公分的人,一张甜甜的娃娃脸,但却有着不合称的成熟眼神,一双像是能看透人心的诡异双眼。脸上虽然挂着微笑,却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身上穿着一套合身的西装,露出在外的双手,一手是如孩童一般的稚嫩,另一手却是像百年老朽般的枯瘦,在在的让人感觉整体的不协调感,但又有一种莫名的一体性。

  「你…你…你是谁?」一同每个人碰到他的情况一样,我结巴的问着每个人都问的问题。

  「呵呵!你别太紧张,我是来帮助你实现你心中最希望实现的事情的人啊!我很清楚你现在最希望的是什麽。」神秘人物说着。

  「好!你说你知道我最希望的是什麽!那你就说出来给我听啊!」我也不知为何的吼着眼前之人,或许是本能之下,觉得不想被看透的关系吧。

  但,再怎麽不想被看透,眼前这神秘人物仍旧缓缓的说出了他心中的愿望。

  「你现在希望的是床上这位你的妈妈能活起来对吧!另外你心中还希望能有帮助你的阳具渡过难关对吧!」「你…你怎麽知道?」我本来听到关於妈妈的事时,还不是那麽的惊讶,毕竟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但当眼前之人说出关於我阳具重伤的事情时,我真的吓到了,毕竟知道的,就那寥寥几个人罢了。

  那眼前之人又是从何得知此事的?还是八卦新闻的狗仔队?

  「呵呵!你别太紧张!更不是那些无聊的狗仔队!我说过了,我是来帮你实现愿望的人!」神秘人物如同看穿了我的想法说着。

  「你…你…你怎麽知道我在想什麽?」我更是讨厌那种赤裸裸的感觉,更是不安的吼着。

  「别那麽紧张,来,这是我的名片!请多指教!」神秘人物从胸前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张黑色的名片递给了男子。

  「Ominous?!」我看着名片上方的名字念道。

  「呵!一点也没错!我是人生交换公司的公关经理!很隆兴能接到您这位客户!」Ominous透露出诡异的笑容。

  「人生交换公司?!不用付任何费用,即可交换想要的人生?!代价是人生的一部份?!」男子拿着名片,念着对於公司的简短介绍。

  「没有错!您念的都很正确!代价要人生的一部份是因为我们会给您一个新的人生,但一个人不能同时拥有两个人生,所以,您需要将您旧有的人生当做代价。」Ominous解释着。

  「嗯!好!我决定换!」听完后,我马上做出了决定。

  「嗯!您不再考虑看看吗?」Ominous说道。

  「不了!反正没有她的日子,跟死没什麽两样!要是能换回她!要我付出什麽代价都行!」我十分坚决的回答。

  「好的!那…您这边请。」说完,Ominous回身做了个邀请的动作,将男子引导往病房门口的方向。

  这时病房的门外,已不再是平常可左右转的走廊,而是变成了一条向前行的暗紫色的诡异隧道,而四周的隧道不知是否是错觉,感觉上好像有在做着蠕动的感觉。

  当我跟着Ominous走出隧道之后,处身在一处十分古典的欧式茶房,上好精美的家俱和茶俱组,一壶清香的水果花茶像是刚泡好的放在桌上,如同主人早已预知今天会有人来一般,但这对我而言,已不是去在乎的事了。

  「来!您请坐。这是上好的水果花茶。」Ominous替我拉开椅子并倒上一杯花茶,一杯看起来鲜艳似血的花茶。

  「不用了,我只想赶快交换人生,赶快去陪她。」我并不领情的回着。

  「呵呵!您不用急,因为有些事情我要先和您说明一下。」Ominous不急不忙的说着。「就是关於您这件case因为牵涉到一位已经去世的人,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会有些改变。」「改变?什麽改变?变成不是同一个人?」我不解的问着。

  「呵!这到是不会,只是因为某些原因,需要将时间倒回一个月前,不然您的妈妈会记得她死亡的情况,而四周的人也不能接受。」Ominous回答着。

  「是!这可以。但她这样一个月后就不会死吗?」我问道。

  「是!您会记得一切,只要您记得当天的情况,不要让照着同样的情况再发生就可以了,也就是说是什麽原因让她在那天会去那个地方,只要不发生那个原因就可以了。还有要用你自己的精神和内脏以及血浆换取她生命喔!」Ominous微笑的回答着。

  这时的我顾着思考酌磨着那天的情况,并没有看出Ominous这时的微笑是多让人感觉可怕…「好吧!那天她会去到被撞的地方的原因就是我和她求婚后,她去看婚纱,大不了过阵子再和她求婚就好了。」我最后也接受了这个条件。

  「呵呵!本公司为了表示歉意,所以在您得到您想要的人生外,额外多给予您做再生阳具,让您能够令妈妈性福人生,财色两得。」Ominous说完便从身后拿出了份契约。

  「请您看看这份契约的内容是否都能接受,如果都能接受,请再将注意事项的部分看一看,如果都没问题,就请在这签名吧。」我看了看契约,觉得一切正确,就往注意事项看去。

  『一、顾客不可在交换过人生后又再来要求交换回原本的人生,交换后的原人生将为本公司所有,本公司有着所有的使用权。二、此次顾客不可对其所爱之人始乱终弃。三、如有违背以上事情,则顾客需自行负担所发生之责任与问题,而一切发生的责任和问题皆与本公司无关。』我看了看,除了第二点有特别要求些什麽外,其他的都很正常,而想想自己都希望和她走一辈子了,而对她也没什麽怨言,应该也是不成问题,一切看看后,便在签名栏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及血手印。

  「呵呵!很谢谢您的惠顾!那麽,就请您好好享受您的新人生吧。」Ominous说完之后,我只觉得昏昏欲睡,就倒在桌上睡着了。

  等到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是躺在套房的床上,立即确认日子,真的变成了一个月前。妈妈和四周人的反应都十分正常,没有一个人有表现出曾有时间被倒回的样子,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但我却是当中最开心的人,因为我记得这一个月来股市和国际贸易之间的大略变动,而我的户头当中,依然有100万现金,这让我更是开心,决定这一个月好好的用这笔多出来的钱来大赚一笔,这样一个月内就能够给妈妈一个更好的家庭。

  听到妈妈正在厨房做早餐。我轻轻走进厨房,偷偷的从妈妈后面猛然的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出门前我仍不放过妈妈。妈妈如一个仙女一般同时更多的是展现她的成熟女人味我再次将存摺从口袋中拿出,交到妈妈手中,恳求道︰「妈妈,你收下吧。这些年来,你辛辛苦苦的养育我,实在太累了。这些钱虽不是很多,但都是我自己挣来的。我相信,今后我会挣得更多的。妈妈,你以后就别再上班了。看看这些年来,您白天要工作养活我,晚上还要给我做饭、洗衣,而且您还要教我学习,真的,您虽然还是那美丽漂亮,但却失去很多,我长大了,他再也不会让妈妈受苦了。」我的声音有些震。这时我又把嘴贴向妈妈的嘴唇,妈妈闭起了眼睛,我压在妈妈身上,我们唇贴着唇,就这样静静的对持着,妈妈突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舌头吐向我的嘴里,我感到一股滑滑的甜甜的味道进来了,忙也把舌尖送过去,当我把舌头送去接触妈妈的舌头时,她却把舌头收回去了,这更挑起了我的兴奋,就把舌头更深的送入妈妈的嘴里,终於碰到了妈妈的舌头,甜甜的,我们甜蜜的吮吸着,两根舌头就这样搅在一起……吻到我满意为止。妈妈答应我不上班了!

  我站在妈妈公司楼下,拿着一束花等她下班。妈妈喜欢百合,我那束花里面有很瞩目的纯白百合花,我站在那里,西装毕挺地等着她。那些来来往往的年青人都投以慕的眼光,到底这束漂亮的花是要送给谁的呢?

  电梯门一开,妈妈和她的同事走出来。「哇!好漂亮的花!」发出惊异赞叹之声的不是小慧,而是妈妈身边一个女同事。妈妈只是微微笑,来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然后和她的同事说再见,匆匆把我拉出来。

  「天,你呀,别这麽夸张行不行?我公司里面还有很多人过了三十没结婚的。」妈妈责备我,但我可以看出她心里是很甜很甜,从她不经意露出甜蜜的笑容已经可以看出来。

  「虽然是我的生日,但其实我们随便庆祝一下就行了,不要那麽隆重吧。」妈妈挽着我的手,爱不释手地摸着那束花。

  她口头虽然叫我别隆重,但她自已却穿得很漂亮,最流行名牌(叫POLO吧)红色格子衬衫和深棕色束腰长裙,她的腰细小,上围下围挺丰满的,穿起这种衣服更衬托出她骄人的身裁。

  百合花,只是第一个惊喜而已。很快她又得到第二个惊喜。

  我们来到皇都五星级酒店里吃着烛光自助晚餐,是昂贵了一点,但是食物很美味,特别有妈妈喜欢吃的日本寿司和鱼生。而且我大献殷勤,帮她拿来食物,她只需要像淑女一般,静静地坐在那海景的位子上,欣赏着那黑漆漆里冲来的海浪和沿岸楼房发出闪烁灯光的夜色。

  经过我们「大战五回合」,已经吃饱了,我们静坐在位子上,互相看着对方的脸。略加强眼部紫色眼彩,让双唇如麦芽糖般晶莹透亮的唇蜜。腮红选用橙红色,淡淡地轻扫在脸颊两侧。在下眼睑内添加白色眼线,突出眼部的神采,让他被你的气场紧紧围绕。着重睫毛的刻画,让睫毛丰盈卷翘。换上我为她买的紫色镂空透视的纱裙示人,坐在我身上的她酥胸半露,摇身变成性感浪漫,看着她因坐下而掀起了一截的裙子,露出雪白光滑的大腿,匀称的小腿衬托着高跟鞋显得更加修长而迷人。气质独特而雅致的曲线造型,还有令人心动的罗马领设计,转身超性感的美肌露背,令人完全无法招架的背影,诱人动心不已,完全无法移开视线喔!

  我伸手去解开她衬衫领口的钮,使她的胸口更为敞开,可以隐隐看见乳沟。

  「天?这里是公众地方,你庄重一点好不好?」妈妈推开我的手。

  我从公文袋里拿出一个首饰盒,打开拿出一个闪闪白金底部还有一颗红宝石项链。

  「妈妈,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我轻轻地对她说。

  我走过去,把项链戴在她的粉颈上,那颗红宝石落在她胸口雪白的肌肤上,和她那件紫色镂空透视纱裙特别相衬。我低头在她脖子上轻轻吻了一下,感受她散发出的那香水的幽香……妈妈良久才说︰「谢谢,你真好。」说完就搂着我的脖子,张开嘴亲吻我的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