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旅馆奇遇】【作者:不详】【完】
1

  一如往常地,陈信佳在淡水那间上港有名声,下港有出名情侣最爱去的有名的「爱X」MOTEL的柜台前等着客人上前光顾。

  陈信佳是淡水真X大学观光系夜间部三年级的学生,二十一岁的他,因为他的外型不是很好,在这现实的社会中仍得不到女孩子的青睐。

  怎么说呢?出生在南部的他从小就是黑色的皮肤,加上家境不是很好,从小就不是很会打扮穿衣服,好不容易读到了大学还是没有改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远是那标准的T恤加牛仔裤,一五八公分的身高,六十五公斤的体重加上那副厚达六百度的近视眼镜为他带来「小叮当」的封号(因为小叮当也是永远都不会换其它的衣服嘛)。

  ************

  这时桌前的电话响起。

  「爱X,您好!」信佳接起电话做总机应该做的工作。

  「喂!小叮当呀,我是肉呆啦。晚上我有急事不能过去,你可不可以帮我代班一下,薪资算你的好不好?」「厚,你别假了,还不是要跟你那小马子去约会,别骗人了!」「哈,什么事都瞒不过你,拜托啦,这一次就好了!」「好啦!」挂上电话没多久,听到门口的开门声:「叮咚~~」「您好,欢迎光临,要住宿还是休息?」信佳机械式的反应,头也没抬。

  「住宿!」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信佳耳中。

  「咦!那不是去年刚毕业的学长赵政翔吗?旁边那个不是大我一届的学姐号称系花的吴筱惠吗?他们怎会在一起呢?」信佳忍不住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客人。

  只见吴筱惠一直依偎在赵政翔的怀中,好像是要做见不得人的但怕别人发现一样,而赵政翔看起来则好像很轻松的样子。

  基于职业的道德,即然他们装作不认识的话他也不会主动去搭讪,办好了住宿的手续后把房间的钥匙拿给他们就继续他的工作。

  今天的淡水天气特别冷,好像有寒流来一样,所以今天饭店的生意特别的冷清,信佳看今天可能不会再有人来了,所以索性打开电视边看边打发时间。

  遥控器转着转着不小心按到了录像机的按钮,出现的画面却让他吓一跳,原来他们的饭店不知何时有人在房间偷装了针孔摄影机进行偷拍。信佳的第一个反应本想去报告经理,但随着画面的进行让他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虽然画面不是很清楚,但勉强可看到无码的人肉大战,比起锁码频道的重要部份还打上马赛克好看多了,尤其是更可享受那种偷窥的刺激快感,令他不忍心报告上级抓凶手。

  尤其现在正好是现场的SNG做LIVE的实况立即转播,看得信佳差点没去拿柜台前的零食好好坐下来,像看超级杯橄榄球赛那样边吃边观赏精彩赛事。

  「咦,那不是学长跟学姐吗?喔~~原来学姐也这么骚,真是看不出来!」画面中的筱惠此时正脱完了最后一件外衣,露出性感的半透明胸罩及吊带丝袜,而内裤是两旁用绑的那种小裤裤,背对着镜头正与政翔接吻着。虽然灯光昏暗,但信佳一眼就看出是他们两个人。

  信佳马上察看住宿记录,502号房,信佳脑中扫瞄了一下502的位置,发现正好那间房的旁边是放杂物的库房,平常是没人会去那,除非是有东西要换才会有人去的地方。

  「喔!难怪最近肉呆常常往那跑,该不会是他装的吧?」信佳猜想着。

  此时的信佳怀着不安的心情先在周围小心地巡视一遍,最后不顾被开除的风险把出入的两个门口锁了一个,只留下能经过柜台的门开着。

  在消除了所有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因素后,信佳快速地返回坐位,从裤裆里掏出了尚未尝试过女人屄味的小佳,一边盯着眼前的电视屏幕,一边打着手枪自慰着。

  只见画面中,政翔与筱惠已全身脱光躺在床上,而筱惠却还穿着吊带丝袜,但内裤己不知何时不在身上了。此时的筱惠看起来又性感、又淫荡,看得信佳血脉贲张,忍不住对着小弟弟又大力地给它搓了几下,恨不得现在躺在床上的那个男人就是他一样。

  这时的政翔将他的鸡巴对准筱惠的洞口,略在洞口徘徊了一下后,就应声入洞地开始在筱惠的身上活动着,而手口更不时在筱惠的双乳上恣意的吸着捏着,一副好不快活的样子。

  虽然没有音效,像是在看默片一样,但由筱惠的表情看来,知道此刻的她是非常爽的,只见她樱唇张得开开的好像在叫床一样,双眼紧闭得像个荡妇般,双脚交叉缠绕住政翔的腰部,双手紧抓着枕头迎合着政翔的抽插。

  在活动了一会后,两人的动作停了下来,接着两人似乎在讨论什么事一样,而筱惠的表情开始变得很难看,一直摇头像是在说「不」。

  而信佳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无奈只能透过电视影像看到画面却听不到任何声音,真想叫装针孔的人换一个好一点可以收音的。

  「厚,装这台针孔的人也真是的,要装也不装好一点的,若将来想拿出去卖有声音也可卖比较高的价钱嘛!」信佳开始对着电视埋怨着,但手可没因为他们的动作停下而跟着停下来,仍继续上下来回套弄着他的肉棒。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筱惠甩了政翔一个耳光,而政翔被打了一巴掌后,更是气冲冲的穿起衣服头也不回的走了出来。

  信佳看到这个情形知道大事不炒,于是赶快把小鸡鸡收回裤子里,把电视回到正常频道,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着他的电视。

  电梯上去五楼又下来,电梯门一开,看见政翔怒气冲天的气呼呼走出大门,连信佳说声「谢谢光临」都来不及,就看到政翔骑上机车快速消失在夜空中。

  等到确定政翔走远后,信佳赶快转回现场,看筱惠现在在做什么。只见筱惠坐在床上用床单盖住胸部以下,双手环胸低头像在沉思一般,过了一会便躺下将所有的灯关了。

  信佳知道已没好戏可看,于是也把电视先转回正常频道,也把电视关掉,趴在柜台前的桌上打起瞌睡来了。

  「铃~~铃~~铃~~」也不知过了多久,柜台上的客房服务电话响起来。

  (你老师卡好,是谁半夜不睡觉还来打扰我的春梦!)信佳被电话声吵醒,在不情愿的情形下接了电话:「您好,这里是柜台,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吗?」「这里是502房,请送一包七星上来。」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

  「好的,马上给您送去。」

  (等一下,502不是学姐筱惠那间吗?)信佳整理一下爱困的情绪,拿了包七星上楼朝502走去。

  ************

  「叮当~~」信佳站在门口按了门铃。

  开门后,信佳看见筱惠只围了条浴巾,露出了雪白的肩膀及细嫩匀称的双腿站在门口。信佳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穿着这样来开门的,看来她是刚洗完澡的样子,头上还包了条毛巾,看得信佳的老二马上起立致敬,急忙拿了烟给她后就很害羞回头立刻往回走。

  「小叮当,干嘛?看到学姐也不会打声招呼呀!你这么急着走干什么?来来来,进来坐一下陪学姐聊一下天!」筱惠叫住正想走的信佳。

  「嗯,学姐,没有啦!因为,刚刚你们没跟我打招呼,所以我怕认错人,所以……对了,还有什么其它的事吗?」「来,先进来再说。」筱惠拉起信佳的手,关上了门就往床上走去。

  「嗯,对了,学姐,政翔学长呢?他不是跟你在一起吗?」信佳还明知故问的跟筱惠乱哈拉,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

  筱惠坐在床上一听到政翔的名字时,眼泪马上像水龙头那样扑漱漱的流了下来,让信佳一时手足无措起来,没交过女朋友的他此时也不知怎样去安慰她,只是放任她看她自己在那哭。

  筱惠哭了一会后,擦了擦眼泪,点了一支烟重重的吸了一大口,再缓缓的吐出,让自己的心情稍微平静一些后才说出事情的原委……(二)「在那里……在那里干过你……你的小穴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呀……在公园里……公园……公园干过你……你的小穴这样美丽……叫床声多么的好听……是你……是你……干过的就是你……」政翔开着跟朋友借来的喜美三门跑车,口中轻哼着情色恰恰版的「甜蜜蜜」心中好不快活,想到今天可以跟筱惠一起开车出去,实现独自享受两人的甜蜜世界就粉高兴。

  筱惠今天穿着一件套头的针织毛衣,而下面则是盖住膝盖的方格呢绒裙及长统马靴,化上淡淡的妆,看上去真是漂亮,像是邻家的清纯美少女,当筱惠上了车后,好奇的问政翔说:「政翔,你的车那来的,为何以前都没看过呢?」「喔,那是我跟阿琨借的,这车是他爸买给他的,他家还真有钱,他另外还有一台BMW318,真羡慕他……」筱惠听着他说得口沬横飞,而政翔开着车两人开心的一路奔向富基渔港,车开没多久,政翔看着筱惠那曼妙的身材,心中开始就胡思乱想起来,而空出的一只手就开始隔着裙子摸着筱惠的大腿,而筱惠却推开了他的手不让他碰。

  「不要闹啦,专心开车,不要……」

  「不要,不要,爽到就想要!」

  政翔并没有因为筱惠的制止而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的向筱惠的裙内伸去,口中还不时的调侃着筱惠,露出邪恶的笑容。

  「你很讨厌呐,手拿走开啦,讨厌……」

  这时政翔终于把手拿开了,筱惠以为他有把她的话听进去,可是却没想到政翔是把手放到筱惠的后面就要拉下她的拉链,这让筱惠吓一跳,连忙双手往后拉住政翔的手及护住自己的拉链,并且生气的说:「喂,你在干嘛啦,这样开车很危险你知不知道!」「吔?你不是说『讨厌,讨厌,拉链在后面』吗?所以我才会去拉你的拉链呀,不是吗?」「不跟你说了啦,你是去那学的这样油腔滑调的,不理你了。」「厚,你很俗呐,这是现在电视很红的XX玉玲珑,那里面讲的,你还真不幽默呐,好了啦,开个小玩笑别生气嘛!」政翔看筱惠真的生气了,于是就真的不闹她专心开车了,而可能筱惠还在生他的气,所以一路上两人也没说什么话,就一路飙到富基去了。

  到了目的地,看她好像有点消气的样子,这时他也很乖的表现出他的绅士风度,尽量的哄她开心,带她四处逛逛,吃吃海鲜,照照相,终于逗得筱惠开心的笑了。

  在吃完海鲜后,就开车往台北的方向开去,到了白沙湾附近有一处废弃的屋子前,政翔突然把车停下来,筱惠不解的问他:「政翔,你怎把车停在这呢,有什么问题吗?」「我觉得这的风景很不错,想帮你拍几张照片,来,下车吧。」「嗯,这屋子还满特别的,风景也不错,你怎会发现这里的呢?」筱惠下车后到处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后说。

  「喔,那是上次我跟摄影社的小苏来这照相时发现的,我觉得还不错所以想说今天正好有机会就带你来了。」这时,政翔己把相机拿出来,四处比划看那边的取景会比较好看,其实他早己心中有数,只是做样子而己,接着他很高兴的叫筱惠摆几个POSE让政翔照着。

  照了几张照片后,突然政翔停了下来,然后脸上表现出很难过的样子,这时筱惠看着政翔说:「政翔,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这时政翔看了看她,接着以快哭出来的表情说:「唉,我就快当兵了,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种机会能跟你出来这样玩,想到这里我就很难过,其实今天我所为你做的只是希望能成为我们日后甜蜜的回忆而己……」筱惠听到这,不禁也鼻头一酸,也难过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毕竟当兵这回事不知拆散了多少对的情侣,连筱惠也不敢保证以后会不会在政翔当兵时发生兵变,这时的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一阵子。

  过了一会儿,政翔首先打破沉默,拉着筱惠的双手,看着她的粉脸说:「筱惠,为了能让我在当兵时,能时时刻刻想着你,不知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请求呢?」想到政翔的处境,筱惠也难过的不知如何是好,即然他有请求的话,也希望能对他有所帮助,于是问他有何请求。

  「嗯……我实在不知怎么说,我怕说出来你会不答应,所以还是算了吧!」大部份的女人就是这样,你有话愈不跟她说她就愈想知道,所以筱惠更加的想知道。

  「政翔,你别这样,有什么话就说出来,你知道吗,我的心己属于你的,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力去做的,你快说吧!」「既然这样,那我就说了,我想你可不可以让我拍一些比较露一点的照片让我带去军中,让我想你的时候就可拿出来回味一下?」「啊,是这个呀,不太好吧,人家我不太敢吔,而且在这边我怕会有人突然跑来,若被人看到的话怎么办,我想这个请求我不会答应的。」「唉,我就知道这个请求是强人所难,本来我是想说可以像江蕙唱的『惦在阮身边』那首歌里面唱的『……念着你的名字……看着你的相片……日日夜夜打枪拢是想着你……』假如可以的话,在我需要的时候就可以看着你性感的相片,一边打手枪一边想着我们交往时的点点滴滴,我看我以后的日子注定要孤单一人过了,算了,我们回家吧!」「政翔,你别这样嘛,让我考虑一下好不好,我也是很希望我们能在一起快快乐乐的,只是你突然这样要求我,我实在很难接受,你让我想一下吧。」政翔看到筱惠并不是很坚决的拒绝,想到还有希望,于是打蛇随棍上,露出开心的笑容说:「好老婆,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你真是我的好老婆,我好爱你哟……」「政翔……你别强人所难,我只说会考虑,没说己经答应你了,你看你高兴的。」「好啦,好啦,求你答应啦,我知道你最好了,别考虑这么多了。」这时的政翔看己快成功了,于是使出哀兵政策加上撒娇功,逼得筱惠不得不答应他的请求。

  「先说好,不能拍太露的,而且你也不可以拿给别人看喔!」政翔先计划终于有小成,于是也不跟她啰唆,开心的拿起相机开始要拍她的性感照。

  一开始当然只是掀掀衣服及裙子,露出白色的胸罩及白色的内裤边,她以为这样就可满足他了,可是只要是男人就可不这么想,当然是能拍到露点最好,不是吗?

  于是在跟她耗了快一卷的底片后,政翔终于提出了他的最终要求。起先筱惠当然是不肯答应的,但在政翔苦苦的哀求,半哄半骗的缠功之下,她终于屈服肯为他心爱的男人拍祼照了。

  当筱惠慢慢解开胸罩的后扣露出32C的雪白乳房时,政翔的鸡巴也开始变硬起来,快门是不停的按,希望不会错过任何好的角度,而当筱惠脱去小裤裤露出经过修剪成漂亮的三角形的阴毛及那迷人的幽谷时,政翔更是照得兴奋的连手都在发抖,嘴巴更是口干舌燥,频频用自己的舌头舔自己的嘴巴,胯下的老二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脱裤而出,但想到等下还要有更香艳刺激的行程安排下,硬是将想上她的激动情绪忍了下来。

  在没脱去外衣只脱内衣裤的情况下,终于拍了不少精彩的照片,虽不满意,但还可接受,当拍完时,筱惠想穿回内衣裤时,却被政翔没收,塞在自己的口袋里,然后也不管筱惠有千百个不愿意,就这样要筱惠上车,筱惠在没办法的情形下,只得这样以里面真空的情形下,上了车跟政翔往下一个目的地。

  时值冬季,虽然今天有出太阳,但淡水的气温仍是粉冷的,当他们抵达竹仔湖下车时,还是冷得打一个寒颤,尤其筱惠又没穿胸罩,更是冷得让两个粉嫩的乳头不听话的硬了起来凸在毛衣内,若明眼人稍微注意看的话就可看到筱惠胸前的两个凸起的小点,这更让筱惠害羞得拚命躲在政翔的怀中,而政翔也顺理成章的搂着筱惠这样往比较偏僻的道路走去。

  一对小情侣亲蜜的搂一起坐在美丽的山坡上,筱惠紧紧的依偎在政翔怀中,并非是特别恩爱,而是怕她那胸前凸出的两点给其它人看到,可是我们的政翔却是在盘算下一步要怎样让她再次脱个精光。

  这时,政翔拉着筱惠的小手站了起来,开始走向爬山的步道,向人烟较少的林木走去,没心机的筱惠就这样傻傻的跟政翔走去,走到没有人的角落后,政翔看了看四周没啥人,就要求筱惠继续的刚才的拍摄。

  刚开始筱惠当然也只肯让政翔拍些没露的照片,当政翔己心痒难耐时,就要筱惠掀起裙子露出迷人的阴户让他拍照,但害怕被人看到春光的筱惠则是断然拒绝政翔的要求,而且还表现出不太爽的表情。

  「政翔,你别这样啦,若被人看到就不好了,这样拍已是我最大的尺度了,我们就这样拍就好了,对了,你都没什么拍,我来帮你拍几张好了。」筱惠试图转移话题,但政翔怎肯错失如此难得的机会呢,这时政翔看软的不行,于是就来硬的。

  他先假装听筱惠的话,走过去搂着她的腰,接着政翔的嘴贴上筱惠的嘴,两人来个法国式的热吻,两舌亘相缠绕,慢慢的政翔的双手分别在筱惠的背后爱抚探索游移着,左手从毛衣下摆伸进筱惠的后背内,右手则停在筱惠的裙子上方的拉链头。

  接着冷不防的突然用力拉下筱惠的拉链,让那裙子任意滑落,趁着筱惠惊慌弯下腰去抓裙子往后退的空档,政翔的魔手却拉着筱惠的毛衣往上拉,就好像是筱惠主动要政翔帮她脱衣服一样,非常顺利的把筱惠身上的衣服全部驱逐出境,这时的筱惠除了脚上的那双长统靴外,就这样赤裸裸的雪白胴体呈现在政翔的眼前。

  说时迟,那时快,在筱惠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政翔已拿着筱惠的衣物在手上并开始按下快门,拍下筱惠那种惊慌失措,双手不知该遮那的窘态,此时的政翔是爽到了极点,可是筱惠却是羞到了极点,这时的筱惠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政翔,你……你……你这是在干什么,快把衣服还给我,这样下去我会感冒的,别闹了……」政翔这时那肯理她,还露出邪恶的笑容说:「好老婆,你就快配合我一下,赶快拍完就可穿衣服了,乖呀!」筱惠看了看没办法,又怕会有人突然来,看到她的这个淫样,所以只好乖乖的配合政翔的要求,摆出一些性感淫荡的姿势让政翔拍个够,希望赶快结束这场外景写真,赶快穿上衣服打道回府。

  就在政翔拍得正高兴时,忽然有听到远方传来脚步声慢慢接近中,这时政翔与筱惠都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见政翔要筱惠先躲在旁边的草丛里,先等那些人走过后再出来。

  就在筱惠才刚光溜溜的躲进旁边的草丛里的时候,就看到一群老阿公、老阿嬷像是爬完山刚要下山回家的走下来,朝着政翔这方向走来,而政翔则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在一旁假装欣赏风景,但两人的心情却紧张的脑筋一片空白,但这也一直刺激着政翔的感官神经,下面的老二更是涨得有如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又硬又长。

  这时的老阿公却热心的问候着政翔:「少年仔,你也来爬山喔,不通再爬上去了,天要黑了,紧回去了。」「喔,阿公,多谢你的提醒,我等一下就走了,谢谢喔!」「免客气了,阮先来去啊,再见!」虽然他们的对话不过短短的三分钟,但对于躲在草丛中的筱惠来说,却好像有三个小时那么长,尤其草又长又多,再加上不时东北季风的吹拂,刮得筱惠全身又冷又痒,心中还在怪政翔还在那跟人乱哈拉。

  好不容易等那群人走远后,政翔才叫筱惠出来,两人都吁了一口气,这时筱惠生气的抢回她的衣物以平常穿衣的十倍速飞快的穿回去,然后就自顾自的走回车中,也不管政翔在后面叫她。

  终于在政翔在车子的门前追到筱惠,从后面一把抱住她,但筱惠这时候却不给他好脸色看,还急于要挣脱他的怀抱,无奈女生的力气始终比男生小,在挣脱不了他的怀抱后,于是转过身用力捶打着政翔,眼泪是像洪水决堤般的流下来。

  而政翔的目的己达到,但又不想失去可以带出去见人的这个系花,所以就任由筱惠的粉拳在他的身上发泄她心中的不满,等筱惠打累了,才紧紧的抱住筱惠并对她又说一些甜言蜜语,哄她开心。

  在筱惠心情稍微稳定了后,便跟她一起上车,决定往阳明山的土鸡城请筱惠吃顿土鸡大餐,一路上筱惠始终不发一语,一直急着找她的内衣裤,但政翔说却说忘了把它藏到那里去,任凭筱惠跟他大呼小叫,政翔始终都不跟她说。

  筱惠看哭闹都没用,她也不知今天政翔是吃了什么春药,竟然如此大胆而且都不管她心中的感受,平常的他是不会这样的。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在阳明山吃晚餐时,政翔一直在哄筱惠开心,但筱惠一直不领情,不时的要政翔把内衣裤还给她,政翔在最后拗不过她,于是答应等到吃完饭后就会还给她,并要她安心,筱惠这时才松了一口气,终于露出难得的笑容,也开始跟政翔恢复了打屁哈拉的快乐模样。

  在快乐的享受过两人世界的甜蜜晚餐后,政翔也遵守约定把筱惠的内衣裤拿出来还给她,而筱惠则是小心翼翼的放在皮包里,然后以冲百米的速度冲去厕所里穿上。

  所以说女人有时也真奇怪,要是里面没穿胸罩或内裤的话,即使有非常好的遮掩她们的心中始终还是觉得不安全,随时有走光的危险,真不知她们的心态是怎样,就好像即使不穿内衣的话,也要贴个胸贴,好像若不小心被人看到整个乳房,但只要没看到乳头的话就不算走光,真奇怪。

  在下山的途中,政翔故意把车经过阳明山的第二停车场,然后故意挑个比较没灯光的角落,接着就拉着筱惠的小手,一起步行的找个地方看夜景,这时走着走着政翔的手开始往下移,停在筱惠的俏臀上游走着,时重时轻,让筱惠的心慢慢的兴奋起来。

  这时突有一阵冷风吹过,两人不禁打一个寒颤,而体贴的政翔看到筱惠这样子,二话不说马上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筱惠披上,这个举动让筱惠大为感动,立刻给政翔一个香吻。

  「筱惠,我看这儿的风大,我们回车上去吧!」「嗯!」两人上了车后,政翔此时的欲火终于暴发了,在关上门后,就把车窗摇下一条小缝让空气可流通,接着把椅子放到最底,然后就压在筱惠的身上猛亲,从额头、鼻尖、脸颊、耳后根,最后停在筱惠那性感的樱唇上。

  而筱惠被他挑逗得也开始兴奋起来,也迎合着政翔的滑舌侵入她的香唇内,两条缠绕的小蛇在彼此的嘴中进进出出,在外人看来是无比的恶心,但在情人的嘴里却是最棒的玉液琼浆无比的甘甜。

  而此时的政翔手也没闲着,双手分别来到早上已熟悉的地带,分别探上了圣母峰及那迷人的桃花源洞口,隔着内衣裤在外面熟练并且有技巧的探索挑逗着筱惠每一处的敏感神经,让筱惠整个人像是到了撒哈拉沙漠一样,整个人从小腹开始,由内到外都热了起来,虽然此时外面的温度只有10度,但在车内的两人并没有感觉到,反而是觉得到了令人心旷神怡,气候温和的春天那般温暖。

  就在筱惠娇羞的任由政翔将两人的衣服全部脱光后,政翔终于把那憋了一天的小翔送入了另一个黑暗但是它心甘情愿进入的内洞中,享受那紧实温暖又舒服的压迫感,在两人适应了彼此的SIZE后,政翔才开始享用眼前这肥美的嫩穴及完美的胴体。

  「喔……惠……你的穴始终是这么紧……夹得我好爽啊……」「啊……好哥哥……翔……你还是这么大……小穴……啊……被你插得……嗯……好爽呀……喔……」「惠……喔……我的好老婆……呀……你喜不喜欢……这种……嗯……打野炮……的……啊……的感觉……真是爽啊……你的穴还真是紧……」「呀……好哥哥……别停呀……小穴就快……呀……不行了……我要飞上天了……喔……啊……来了……呀……就是……那里……再快一点……用力插吧!

  快干死我……吧……啊……又来了……」两人都是第一次当车床族,当然心情是紧张又刺激,难免表现不佳,那种随时会被人看到的羞耻夹杂着兴奋的感觉,让两人一下就到高潮的境地,而做了没十分钟政翔就缴械投降,在做完最后的冲刺后,把那浓浓的精液射在筱惠的肚子上,而政翔在射完精后,还体贴的帮筱惠擦掉身上的秽物。

  就在筱惠还在沉醉在高潮的余韵当中时,岂料政翔却假装下车要抽根事后烟却一股脑的将筱惠全部的衣服都丢到后面的行李箱,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踩了油门飞快的下山去。

  这时的筱惠被政翔的举止吓了一大跳,即不敢大声叫骂又不敢去动政翔的方向盘,怕万一有什么闪失两人就到另一个世界做对同命鸳鸯去了,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筱惠只是以双手遮住自己重要的三点不停的哭着。

  「我的乖宝贝你就别哭了,车上又不是粉冷,你看我都把暖气开到最大了,你还会冷吗?」政翔首先打破沉默说着……「你……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快把人家的衣服还来啦……我这样子……待会怎回去……「筱惠不甘政翔用计让自己变成这副德性,此时还想讨个公道。

  「我说好老婆呀,你就乖一点吧,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子很好看呀,大不了待会儿我护送你上楼就好了嘛,别哭了,难得你就让我满足一下让女友暴露的欲望吧!」「你不是人,你这变态的家伙,让我下车,我要跟你分手!」「你要下车?那你就下车吧,看在这地方给人看到你这样子人家会怎想!」政翔说着就把车开到旁边停了下来,并把筱惠推出门去,马上就把车门关起来,让筱惠就这样全祼的在大马路上吹风,筱惠这时也不知政翔是何居心,她就这样走也不是,找个地方躲也不是,一时间两人就僵在那。

  而此时虽然人烟稀少,但还是有时会有车经过,只要开得慢一点的话,就可稍微看到筱惠的美妙的身材。

  也不知怎的,突然车子好像一下多了起来,可能是大家都已吃饱了要下山了吧,而前面也开始塞起车来,所以慢慢的看到筱惠如此狼狈样的人也愈来愈多,而政翔看了看也不想惹上什么麻烦,所以就把车门打开,而筱惠此时也像是得到救星一样,看见车门一开就毫不考虑的钻进车里,马上关上车门,而政翔也像是电影中抢银行的歹徒一样,当门才刚关上就马上加足马力呼啸而去。

  第二天,当筱惠在学校上课时,就听到有人在谈论这件事,只是大家都不知道我们的女主角就在旁边,而且故事还有好几个版本。

  有人绘声绘影的说,那女的长得好像白智英而且还是个大波霸,身材怎样好等等;有的人又说可能是那女的被不良少年强暴后,那女的如何奋勇脱困,遇到正义的人将她带去报案,还说那人好心有好报;又有的人说是一对情侣在玩性游戏,找刺激而已。反正各种版本都有,讲得自己就是当事人一样。

  而筱惠则是愈听愈好笑,没想到政翔对她的恶作剧居然有这么大的回响,只是她不知道到底是谁放出这个风声,居然会有人看到这件事,可是她也不好意思出来澄清她就是当天的女主角,所以也就让这故事继续在校园里流传着。

  ************

  当筱惠把故事的真相讲给信佳时,只见信佳张大口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他没想到他的学长赵政翔居然是这种人,平时在学校时,他一向是热心助人,功课又好,师长的眼中是个品学兼优的乖孩子,害信佳还把他当成崇拜的偶像。

  而筱惠此时也注意到信佳的表情变化及胯下那些微的隆起,而信佳顺着筱惠的眼光看过来,也注意到自已的生理反应,当两人四目相交时,信佳更是尴尬的低下头去。

  「那后来你们怎会来这呢,你不是说你要跟他分手吗?」信佳本想转移话题化解彼此的尴尬,但没想到,他这一番话又勾起筱惠伤心的回忆,而筱惠在吸了一口烟后,便向信佳说:「小叮当,这我就不想说了,谢谢你来陪我聊聊天,时间也不早了,我想再休息一下,记得明早要叫我喔,谢谢啦!」说完冷不防就在信佳的脸上亲了一下,让从没跟女人如此接触过的信佳整个心都快跳了出来。

  坐在柜台上,信佳摸着筱惠刚亲过的脸颊,还在回味刚刚的情景,整个人轻飘飘,眼神呆滞的对着门口发呆。

  好不容易捱到早上九点,信佳终于可以下班了,在他下班前他拨了个电话给筱惠叫她起床,但筱惠居然叫他上去等她一下,待会一起走。

  筱惠依旧是用一条浴巾围着身体,在开了门后要信佳坐一下,然后就到浴室去冲洗整理。

  这时信佳坐在筱惠刚醒的床上,床上还留有筱惠体香的余韵,信佳这时听到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让信佳又想到了昨晚在针孔摄影机上看到筱惠跟政翔的爱爱镜头,想起筱惠那又骚又淫的样子,令信佳的小弟弟又开始不安份的蠢蠢欲动,让信佳真是坐立难安。

  好几次他好想冲进浴室把筱惠就地正法一番,但胆小的他一直就是提不起勇气,只能呆呆的继续坐在那等筱惠出来。

  也不知是老天有听到他的心愿还是筱惠在发春,这时筱惠居然探出头来,用俏皮的表情对信佳说:「小叮当,不好意思,我刚忘了拿衣服进来,你能不能帮我拿来,就放在桌上,拜托你了,谢谢啦!」这时信佳才发现就在桌子上大剌剌的放着筱惠的衣服,尤其那性感的内衣裤就整齐的放在最上方,害得信佳脸红心跳,从没接触过女人贴身衣物的他,这时也学起了A片中的剧情那样,忍不住的拿起了筱惠的内衣裤贴在鼻子上,大大的吸了一口气,那女人特有的体香顿时窜入了他的嗅觉神经中。

  「哇靠,原来女人的东西都这么香呀,难怪日本会有这么多的内衣大盗,真是香呀,我看我再多闻几下好了……」信佳这时把握时间的努力记住筱惠的体香,因为他知道这种机会以后根本不会再有,所以就在她的内裤上多闻了几下。

  但这时筱惠才在奇怪怎会拿衣服拿那么久,当她再度探出头来看时,却正好看见信佳在闻她的内衣裤的样子,又气又好笑的说:「喂!小色鬼,再闻下去就会流鼻血了啦,快拿来,真是的,没见过女人的衣服呀,这么好奇,像个好奇宝宝……」信佳没想到会被人抓包,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低下头,乖乖的把筱惠的衣服拿给筱惠并想解释些什么:「嗯……学……学姐……不好意思……对不起……嗯嗯……我只是……」「指四……我还指五咧……何况我又没帮你生小孩,那来的子嗣……」「学姐……我不是那个意思啦,你别误会了……」「厚,你还真不知是真呆还是假呆,人家都暗示这么明显了,你还不明白,我都快败给你了……小……叮……当……好……老……公……大白痴一个!」筱惠像小女人般的脸红低下头故意嗔斥着信佳。

  信佳真不敢相信他耳朵现在所听到的话,那句好老公听得是清清楚楚,难道天爷真的听到他日夜三柱香诚心的祈祷,现在得好报吗?

  看着筱惠光溜溜的走到信佳的面前,信佳兴奋的吞了口口水,他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好康的事发生在他身上,他宁愿相信现在是在做一个不会醒的美丽春梦,但眼前的感觉不得不令他相信这是一个事实。

  只见筱惠抓着信佳的手摸着自己坚挺的椒乳,另一只却抓向信佳的胯下,抚摸着那未经人事的小佳,感觉到它此时此刻正在急速的长大中,而信佳却像个木头人那样就呆呆的站在那任由筱惠对他上下其手,也不知要去反击。

  「嗯,我说小叮当啊,你还没碰过女人吧?」

  「学姐……我……」

  「没关系,不要不好意思,对了,我还可以待到中午再退房就可以了吧!」「嗯……学姐……你是说……我……」「拜托你不要这么婆婆妈妈的好不好?其实我是看你还算个正人君子,应该说是个呆头鹅,我想……帮你……破功好不好?」后面这几个字筱惠是说得很小声,像是蚊子在飞一样,但信佳可是听得一字不露,心跳加快脸红气喘,张大口不好意思的说:「学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可是政翔学长那……「」别提他了,我想我算是正式跟他分手了,所以……「「可是我……我还没经验吔……所以……」「你很烦呐……你不愿意的话,那我走了!」

  说着说着就想从信佳手上拿走她的衣服,这时信佳也急了,因为难得有可以这么好的货色帮他开苞,破去已守了二十几年的处男身,享受性爱的真正乐趣,于是情急之下,就不顾一切的抱住筱惠,两人就这样跌落到床上去。

  「学姐,对不起,有没有伤到你,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好了,别一直对不起,来,先把你的衣服脱了吧,我会慢慢教你的,让你好好享受做爱的乐趣。」当信佳脱下全身的衣服后,双手不好意思的遮住自己还没给人看过的肉棒,那害羞的样子跟待开苞的小姑娘一样,看在筱惠眼里也觉得好笑,这时筱惠开口说话了:「信佳,来,先放轻松,躺好,一切交给我,乖!」哇哩咧,信佳此时真的好像遇到女色狼一样,准备乖乖的接受筱惠温柔的临幸,他也真的就乖乖躺在床上双眼紧闭像只待宰的羔羊一样。

  而筱惠也没给信佳失望,她先用自己的奶子在信佳的身上做画圆式的游走,还在那早已翘起的老二上磨磨磳磳的做个乳交,让信佳好像就要飞上天去,而体内的精子更是像不受控制般的想要破管而出,而筱惠这时也察觉到信佳的状态,于是赶紧在信佳涨怒的阴茎上用力的捏了一下,让信佳稍微感到疼痛而让他的大脑略微转移一下注意力,而这时筱惠像是在指导信佳,充当信佳的性爱教师。

  「对,就是这样放轻松,如果当你想射时,就用力吸几口气,努力控制想射的欲望,这样才不会一下就玩完了,记住不要太早就想射喔……」「好了,现在换你来爱抚我了,先起来吧!」此时信佳心不甘情不愿的起来,让出个空间让筱惠躺下,等待筱惠下一步的指令,就像是个实习生在操作一项机器一样,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好了,现在先来学习接吻吧,你的嘴巴慢慢靠过来贴在我的唇上,记住,要轻轻的喔!」如电流般的酥软的感觉经由信佳的嘴唇传到大脑中,让信佳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但自然的无意识反应让信佳不由自主的再度吻向筱惠的香唇,而且还模仿起在A片所学的样子,试图伸出滑舌探进筱惠的嘴中,而筱惠也配合的让他的滑舌长驱直入,直接与筱惠的香舌做最直接的接触,并主动的缠绕住信佳的舌头主动的吸吮,让信佳体会到前所未有的滋味。

  在两人亲了快三分钟后,筱惠才放开信佳,并指示他朝自己的酥胸进攻,而当信佳含住那雪白的乳房时,让他像是回到婴儿时期那种最原始的口腔期,用力的吸吮着筱惠的乳头,这时筱惠被这极大的吸力所弄痛了而打了一下信佳的头!

  「拜托,轻一点啦,很痛呐,你想吸出奶水呀,现在还没有啦!」「对不起,学姐,我会小心的,不好意思……」「讨厌,这时还叫人家学姐,我是没名字吗?」「嗯……筱……筱惠,这样叫可以吗……」「都可以啦,只要不要叫学姐就好了,好了,你现在可以插进来了,记得不要一下子就太用力,待会我叫你用力时再用力知不知道!」「好的,学……嗯……不对……筱惠……」这时的信佳如奉圣旨般,马上提枪上阵,在找到筱惠的桃花洞口后,便将自己的处男根慢慢的插入那自己梦中己模拟好几百次的肉洞中,准备告别他的处男时代了。

  而由于筱惠的淫穴早己泛滥成灾,湿得不象话,所以信佳才刚插入便一下就全根没入只剩两颗蛋蛋留在外面,接着筱惠要他慢慢的抽插,而信佳也配合的开始慢慢抽插起来。

  「喔……好哥哥……就是那里……对了……大鸡巴哥哥……啊……啊……好舒服呀……小妹妹真是……喔……爽翻了……呀……喔……吔……你可以开始用力了……」筱惠随着信佳的身体起伏而开始渐渐的喘气呻吟起来,而双手更是在自己的乳头及阴蒂上大力的搓揉自慰起来,渐渐的露出了她的淫荡本性,而信佳在受到筱惠的鼓舞之下,更是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及力道,当场就让筱惠达到高潮的边缘。

  「对……对……就是那里……再用力一点……啊……我快到了……喔……好爽……好舒服……再快一点……啊……我要丢了……啊……啊……」信佳是第一次跟女人做爱,那能忍受这么淫荡的叫床声,虽然他一直试着让自己的射精欲望降到最低,但在敏感的龟头上第一次尝试到比打手枪还过瘾的快感那会控制到多好,所以就在筱惠达到高潮时也一起把他第一次的处男精同时的射进筱惠的子宫内。

  「喔……筱惠……我终于知道做爱是这么爽的事……谢谢你……给我这么好的回忆……」信佳在抽出他的鸡巴后,看着筱惠的阴户慢慢的流出他刚才射进的精液及筱惠在高潮后享受余韵的骚样,让他半软的老二又再度兴奋的恢复生气,于是再度提起正在膨胀的鸡巴就往筱惠的穴里塞。

  「啊……好哥哥……插死妹妹我了……亲冤家……人家都还……喔……没回过气来……你又来了……啊……不行了……我又要上天……了……喔啊……」刚尝到做爱甜头的信佳只会那101招的老汉推车的招式,他只知道用这姿势可以让彼此都很爽,所以他就用这招拚命的卖力工作着,希望能再享受一次插穴的快感。

  而这时筱惠知道他射过一次后不会那么快再射,于是她又开始教信佳新的花招,什么隔岸取火,倒坐莲花,连理枝,比翼鸟,甚至连后门的菊穴都让信佳玩了起来,每当她感觉信佳快射精时,就叫他用力吸气并把鸡巴抽出换个姿势,而这样一来信佳也开始可以掌握到操穴的诀窍,所以这一次他们足足玩了快四十分锺才让信佳射出他的第二发子弹。

  激情过后的两人疲倦的躺在床上互相拥吻着,享受着做爱后的愉悦,在略做休息后,筱惠拉着信佳的手到浴室洗个鸳鸯浴,而筱惠这时更是主动的帮信佳抹上肥皂,接着用自己的双乳及胯下的毛刷在信佳的全身来回搓洗起泰国浴起来。

  而信佳这辈子那会享受过这般的服务,只见他闭起眼睛完全沉醉在筱惠的贴身服务当中,而当筱惠洗到他的那只令筱惠享受过的男根时,在她刻意的搓揉之下又开始硬了起来,而这情形让筱惠是又惊又喜,她用水帮信佳冲干净后,就蹲下来将信佳的老二一口含入口中开始帮信佳吹起喇叭来了。

  一天之内享受了美女的不同各式的服务的信佳,真是无比的满足,人家说的「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大概就是他此时的最佳写照吧!

  看着筱惠卖力的吸着他自己都没含过的老二的淫样,加上筱惠那高超的技巧之下,没几分钟又有射精的欲望时,这时筱惠却要他不要忍住,把它射出来,而信佳在想抽出时,却被筱惠用双手压住他的屁服,把他的老二含得更深,并且还更卖力的吸吮他的蛋蛋。

  结果信佳就在这刺激的心情下射出了他快射光的精液,而筱惠则全数都吞下了他所射出的精液,并且还用口帮他清干净他的鸡巴后,才吐出那软掉的鸡巴。

  当两人洗完澡穿好衣服打开门准备走时,当打开门的一刹那,两人都吓泐一跳,原来此时政翔居然出现在门口,只见他双眼红丝,紧握拳头一脸凶相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你……你们这对狗男女,你这个婊子,我才一不在,你就在这讨客兄,而且还找这种五短身材的人,你还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吗?」「你……你在这多久了?」「你不要管我在这多久了,说,你们在里面做了什么好事,哼,想不到你这丑男也想吃天鹅肉,我一定要告诉你的经理叫他把你开除……干!」「学长……我……我……」信佳这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只是低着头不太敢说话。

  「你管我在做什么,我告诉你,我刚就跟信佳在做爱,怎样,你管得着吗,信佳别理他,我们走!」这时筱惠也不甘示弱的对政翔凶起来,还拉着信佳的手就走了出去。而当信佳与筱惠走到楼下大门口时,政翔就在外面等他们,并且拿着一迭照片在手中晃着。

  当筱惠看到那些照片时,她知道那是那天所拍的祼照,所以立刻冲上去想抢过来,而政翔却轻易的给她抢去。

  「哈哈哈,你拿去呀,反正我有底片,再洗就有了,这套就算给你留做纪念好了,哈哈哈!」此时政翔开心又邪恶的笑着。

  「赵政翔,你到底想怎样,我们都已经没有瓜葛了,我爱跟谁来往是我的自由,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好呀,反正到时我把这些精彩的照片贴在各校的公告栏上,让大家看你的淫样我又没损失,祝你们白头偕老吧,拜拜!」「赵政翔,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会放过我?」「很简单,你跟我走就好了,至于你刚刚的行为我可以原谅你,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怎样?」「呜……呜……信佳……对不起,我有把柄在他手上,我本想跟你做个好朋友重新开始的,可是……对不起……」「筱惠……嗯……学姐……我都了解……你别难过了……如果有好的方法帮你离开他的话,我一定会帮到底的……没关系……」无奈的筱惠及信佳一直紧紧的握住被此的双手不肯放开,而政翔在旁看得不耐烦,走过去用力拉开两人的手,接着拉着筱惠的手就要离去,只见筱惠回过头来流着泪用唇语说着「我……爱……你……信……佳……」而信佳此时也禁不住的泪流满面,想跑过去抢回筱惠,但又害怕政翔会对他们两人不利,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筱惠上了政翔的摩托车快速离去,留下他一人在风中看着两人逐渐消失的背影而泪水更是不由自主的从湿润的眼眶里不争气的滑落。

  过了一会儿后,信佳突然想起了什么事,于是走回旅店,上了五楼,来到了502号房旁边的库房里,在搜索了一阵后,终于在堆了一大堆的床单旁发现了那台针孔摄影机,然后他就把里面的带子取了出来,悄悄的带回家了,从此他就靠这带子回味他跟筱惠在一起上演的处男失身记。

  字节数:31346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