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誰說雙飛很爽的?(完)作者:chenbenbeng2010
1 誰說雙飛很爽的?

作者:chenbenbeng2010

我現在一看到老婆和大姨在床上就怕了!

事情是這樣的,首先說一下本人的情況,本人沒什麼特別的,就是一吊絲,
結婚已近十年,在父母的支持下有了自己不大不小的事業,已經交了首付,供著
三房一廳百方多點的套間搬出去自己住,買了輛十來萬的車,和老婆多年的相處
日對夜對,看的還是這張臉。

老狼們都知道,反正就是那種老婆在你面前脫光了也沒什麼感覺,頂多也就
是手摸一摸懶得真上的那種。現在已有一兒二女,老婆性子比較軟弱文靜,逆來
順受的那種,總的來說還算和諧。

  再說一下我的大姨子,大姨子姿色中上打扮時尚,結婚比我們要早,卻沒能
生得一小孩,去醫院一驗,她老公沒大問題,大姨子卻驗出輸卵管阻塞,較難懷
孕。去了大大小小的醫院不計其數卻始終懷不上。

  我們都是廣東這邊的農村戶口,每年村裡都有分紅,每年每人約2萬左右。

  當時眼看著就要訂死股了(大概意思就是按現在的人數派分,不論生死),
她老公家裡的人死活都要她們離婚。農村地方嘛,特別是老一輩的一直還是無後
為大的這一套,而且她們村剛賣了地,每人分了數十萬,這樣的钜款竟沒孫子分
上一分,感覺可想而知,生股變死股的事也是急在燃眉。

懷孕成了頭等大事,大姨子的肚子卻始終無動靜,再加上農村裡的三姑六婆
的閒話,雖然她們兩夫妻感情還算不錯,大姨子的刻意討好,岳母多次的勸解,
但沒孩子的這一事實,最後還是讓大姨子的這段婚姻最終加上一個句號,紅本子
變成了綠本子。

  之後大姨子傷心了一段時間,又利用自己的美貌和幾個男的行過,有相體的
也有自己識的,甚至還和其中的一個比自己大十幾歲的老男人睡了幾個月,但最
終還是沒能和對方一起往婚姻登記處走。

  幾次之後大姨子對自己的婚事己經看得很淡,已做好一輩子單身的準備,一
門心思放在了找錢上。連離婚得到的房子都賣了出去住到岳母家。

就在這個時候我老婆懷孕了(前兩個都是女的,這個去香港照過是男的),
一下子我老婆寶貝得不得了,想吃什麼想玩什麼都是直接送到家,甚至連房都不
給我去,硬是要我分房睡另外的客房。

我爸媽岳母岳父隔三差五就來照顧一下,好吃的好喝的補品就不說了。但畢
竟他們也有自己的事不能長住,而我還要帶兩個女兒要上班忙不過來,岳母岳父
們最終決定讓大姨子來幫忙。

  自己沒孩子的大姨子意外的與我倆女兒合得來。在化妝品,毛公仔之類的小
玩意攻勢下,我的倆女兒很快就把我丟到一邊去。好吧,我得承認還是女的帶孩
子比較容易,特別是同樣是女性的就更容易了。

  就這樣過了幾個月時間,大姨子從之前的每晚都回岳母家住,變成了幾天回
去一次再到直接霸佔了我睡的客房和我倆女兒一起睡。我從和老婆睡變成了被趕
到客房睡再到自己一個人睡上下層的兒童床。大姨子從保姆一樣角色變成了自己
身邊的常客。其間當然少不了很多尷尬的事(比如掛衣服時大姨子的文胸內褲啊,
被看到我在看AV啊,打飛機啊之類的)。但是時間長了次數一多也不覺得有什
了。

  如此又過了幾個月,老婆如願以償的生了個男寶寶。之後又是半年碰她不得,
得惡露清了。這時的大姨子已經在我小窩裡長住了。

  最記得一次和老婆大姨子姐妹一起回岳母家吃飯,其間岳母叮囑我不要在外
面亂搞,又一再的說要我照顧好她的倆個女兒。

天地良心啊,我不知道是老婆還是大姨子說了什麼,反正我當時是絕對不敢
搞大姨子的,畢竟人家可是姐妹,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當然YY一下還是有的,
畢竟大姨子還是很靚的,而且我也吃素很久了)。

晚上回到我小窩我關上房門問老婆,岳母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了?並對天發誓
沒對大姨子做過什麼越界的事。

老婆當時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那除了越界的其它你們都做過了,你還想咋
的?我就這一個姐,從小住在一起也沒什麼,倆女兒也能接受,你想要就直接點。
要是對人家沒感覺就乾脆點早挑明,讓姐早回去。

  之後的幾天我即沒提讓大姨子回家,也沒敢做出什麼過份的事,也就是正常
的上下班吃飯睡覺。倒是大姨子一次洗澡的時候、叫我幫她拿內衣褲說自己忘記
拿了,我拿了後直接放衛生間口的掛手上,之後就看到大姨子把門打開了條縫,
伸出還冒著水的手出來接。

雖然只是一線縫,還是透過縫看到了裡面的情景,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大姨子
的身體,一絲不掛的那種。一瞬間那對比我老婆生了三個兒女並還在哺育的老婆
更大的胸部,雙腿間的黑森林盡收眼底,腦中一片空白的呆住了。

大姨子顯然也沒想到我還沒走遠,對這個突發情況亦毫無準備,保持著拿著
內衣褲呆著動都不動,睜大了那對漂亮的單鳳眼看著我……

  我不知道我和大姨子互瞪了多長時間,最後還是我面皮比較厚,首先打破了
僵局:你的內衣褲。之後更是若無其事的轉身離開。

  之後一家人一起座下吃飯,當時的氣氛那叫一個尷尬啊。儘管我們都當沒什
麼事發生了,但比平時更沉默的氣氛,還有我和大姨子還有點紅的臉還是經老婆
發現了。

  回到房的床上,老婆直接開門見山的就問我是不是非禮了她姐了。老婆都已
經發現了,隱瞞顯然已經沒意義,只好把當時的情況如實告知老婆。

最終老婆只是歎了口氣,什麼都沒說,轉過身背著我就睡了,我怕老婆有什
麼想法,想開口說清楚,但明顯時機不對,也就睡下了,心想了下還是等明天老
婆心情不錯的時候再和老婆說吧。

  之後的幾天老婆和大姨子都粘在一起,不知道在討論什麼東東。據我估計也
就是安慰大姨子罷了,也沒往心裡細想。反正我是不看也看了,大不了我脫光了
讓大姨子看回來吧(我當時確實是這樣一個無恥的想法的,哈)

  到了星期天,老婆實然對我說要去看電影,我本來有點奇怪的。但想到有段
時間沒和老婆出去誑街了,也就沒說什麼。

訂的是7點40分的電影,當我準備開車帶上老婆孩子一起看的時候,老婆
居然跟我說只是我和大姨子一起去看,多年的社交經驗,讓我一下子就明白這個
是老婆要我和大姨子攤牌了。我沒說什麼,也就跟大姨子去了電影院。

  電影院的人還是挺多的,大部分都是年輕的情侶,極少像我們這種年紀的,
看的是一齣喜劇片。期間我和大姨子都沒說話,一直是沉默裝作看電影的樣,然
後直回家了也沒說過一句話。

  回到家的地下停車場時,在我就要下車時大姨子終於發話了,以下是對話內
容:大姨子:你覺得我的人怎樣?

  我:挺好的。

  大姨子:那我也做你老婆如何。

  我:別開玩笑了,我沒打算離婚。

  大姨子:不用離婚,我做你的小老婆。

  我:哈哈哈(不知道怎回答只能傻笑)

  大姨子:我是說真的,媽和妹妹也默認了。

  我:不會吧。

  大姨子:你給我一個答覆,要不要我。

  我:……

  我皺著眉點了口煙抽了下,我不確實她真實的目的是什麼,是我老婆讓她來
試探我還是真的有這種意思,就我感覺來說兩者都有可能,畢竟她們倆姐妹的感
情一向很好。閃電般的老婆和岳母說過的話以及說話時的態度,有那麼一瞬間,
我推算到了宇宙的起源,人類的文明史,還有世界的構成形式,但是對於大姨子
說的話的目的依然是毫無頭緒。

  大姨子:有色心沒色膽的男人,切。

  說完後丟給我一個鄙視的眼神。

  我居然給一個女人鄙視了。還算是男人的我直接向她伸出了龍爪手,目標是
胸部。當然我是不敢真的摸,在離她胸前幾釐米就收手停下準備縮回來了。

  我:怕了吧丫頭,別嚇我,小心吃了你。到時還是你吃虧。

  說這話的時候,我想到的是當時衛生間看到大姨子裸體的樣子,並且可恥的
硬了……

  大姨子直接胸部向前一挺,直接把胸往我手的方向,停在我手邊。

  大姨子:有本事就吃,看誰怕誰。哼!

我咳了下就想收回手,我確定當時真的冒冷汗了。大姨子好開放啊。

  誰知這時大姨子雙手直接拉住了我的手,住她的胸部一送,我的手直接和她
的胸來了一次親密接觸。這是我第一次摸大姨子的胸。還真的直接摸下去了,別
怪我,這可是男人摸胸時的貫性反映。

  到這個時候我已經明白,她說的是真的要做我小老婆而不是試探我了。男人
好色的一面馬上占了上峰,在車裡把大姨子裡裡外外的又吻又摸的玩個夠。

  那一晚回到家,發現老婆孩子都睡了,而且老婆睡一間,倆女兒睡回了她們
本來的兒童床並鎖上了門。我明白了老婆的意思,在客房和大姨子過了一個纏綿
的晚上。

  當然第二天還是和老婆在主人房一起睡的,但是有了第一次和大姨子睡,之
後就會隔三差五的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

現在大姨子是我小老婆這已經是鐵一般的事實了,是我們這個小家庭不可缺
少的一員。外人只認為是大姨子在我家長住,對外人我也只解釋說是方便照顧孩
子,知道內情的我爸媽弟弟岳母岳父之類的也沒到處亂說,默認了這一事實,畢
竟這也不是太光彩的事。

  話說女人的年齡越大性欲越強,這句話是不是真的你不知道,也可能只是大
姨子和她前夫當時做的頻率高還是什麼的我不得而知,但確實大姨子的性欲比老
婆要強不少這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本來老婆座月子的時候還不覺得有什麼,但老婆月子一過和老婆做了幾次,
我就忍不住打起了雙飛的主意來。

過程就不說了,那是另一個故事,哈。反正最後半推半就就雙飛了。初初幾
次拼了命的做,的確挺爽挺有成就感的,也就是一個新鮮(和肛交大概差不多,
沒正常性交的爽,而且又累又麻煩),幾次之後就不敢了。我可不是那個叫什麼
斯還是什麼邦的黑人,能一夜十數女。在床上就算一對一也不是她們姐妹的對手,
何況一對二乎。

  是了,肉戲的什麼就不寫出來奏字數了。反正也就那一回事,我就是一平常
的吊絲,沒什麼幾十釐米的JJ之類的。拿下大姨子只是當時情況有點特殊。圖
片更是不用指望,畢竟已經是我的小老婆了,我本人可沒綠妻的癖好。潛水多年
有點不好意思,就寫一寫自己真實發生的事罷了,當然可能有點膽小,畢竟我肯
定沒什麼王八之氣一震,美女成批的送上來的能力,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