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表里不一的幼儿园园长
1 她是我们这里一所民办幼儿园的园长。那天我和几个网友相约吃饭,其中一位老姐就带着她来了。饭桌上认识以后,就交往起来。她经常约我一起吃饭,没事就来我这里坐坐。
我逐渐对她有更深入的了解。她创办了该所幼儿园,跟一群智障孩子打交道,所有经费全部由她自筹,非常不容易。而且我也知道了她跟她老公关系不好,一来是她老公不支持她的工作,还经常怀疑她,二来是她老公性功能不好,结婚三四年了两人还没有个孩子。这两样让她非常苦恼——她的QQ空间日志曾经写过这样两句话:「我也是女人,也是性的生理需要,也需要满足……」和「谁能跟我生个孩子?」——谁能想得到?这样一个把青春和精力几乎全部奉献给特殊教育事业的女人,也有这样的苦恼!仔细思量也实属正常,女强人也是人,女人也是人,人的七情六欲总归是有的。只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这样一个在外面精明强干的女人,竟摊上这样一个家庭和老公!
有一次她来我这里玩,让我看她的空间日志。我看了以后不好表态,只是笑了笑。她突然扭头以我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我想跟你……」然后又摇了摇头。我说怎么了?她答没什么。后来我琢磨她那半句话的意思,会是什么呢?
今年夏天的一天,我因事外出到z县。晚上无聊就给别人发短息玩儿,也给她发了一条,没一会她便打过电话来了。那会已经十点多了,我一个人躺在宾馆的大床上,枕头边的笔记本电脑里放着一部老外的A片,我放低音量,边看边跟她聊。闲扯了几句后,一股暧昧的气氛渐浓起来……她问我:你在干嘛?
「一个人在宾馆里没意思啊,看电视呗!」
「不信!没找个人陪陪?」
「人在他乡,找谁呀?要不你来陪我?」
「我倒想去陪你吧,可是太远了呀!现在的宾馆不是都有那个什么嘛,你咋不找个?」
「宾馆能有什么?」我明知故问。
「别跟我装傻啊,小姐呗,你不会不知道吧?」
「嘿嘿!不知道是假的。不过呢就算有,找她们多没意思。」
「那找谁有意思呢?」
「比如,你……」
「切!想得美!」
「咋了?想也不行啊?」
「行啊。告诉我你想什么?」
「我想……想……想跟你……」我故意吞吞吐吐。
「想跟我什么?」
「想跟你做爱。」
「就知道你要说什么。哼,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
「呵呵,知道男人都是这个德行那就表示理解吧,不要生气哦!全当开玩笑了。」
「没事。」她停顿了一下:「你真想?」
「当然是真想了!
「怎么个想法?」
「我旁边放着笔记本电脑,里边播放着外国黄片。我跟你边说话边看,眼睛看着,嘴巴说着,脑子里想着你现在躺在被窝里的样子,而我的手,正伸在下边,摸着……」
「摸着什么?」很明显,她在故意装傻。
「下面能有什么,当然是我的小弟弟了。」
「小弟弟?什么小弟弟?」
「不会吧?男人的小弟弟就是那个呀,就象你们女人说下面的是小妹妹一样啊!」
「什么小弟弟小妹妹,人家真没听说过嘛,不如你告诉我?。」她继续装着,语气发嗲。
听着她说话的声调,我血往上涌:「好好好,我告诉你。这个小弟弟嘛,就是男人的鸡巴了。小妹妹,就是你们女人下面的屄了。」
「什么呀?你真粗俗!」她在电话那头娇嗔道。我仿佛看到她在被窝里只穿着奶罩和三角内裤的身体扭动的样子。
「哈哈!怎么粗俗了?」
「就粗俗了!没看出来呀,你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样子,竟也这样下流!」
「嘿嘿!人哪有不下流的?要都正人君子了,还娶什么媳妇,生什么孩子呀,对吧?」
「切,狡辩!那是两回事嘛!」
「两回事?那我问你哦,你结婚这么时间了还没有孩子,是不是老公在床上不够下流啊?」
「你跟嫂子就是在床上下流啊?!」
「不下流怎么办事啊?难道温文尔雅地说请,说谢谢,说请多多关照?」
「扑哧~~」她一下子被我的话逗得笑了起来:「你真逗!不过你说得也有几分道理。那,你跟嫂子在床上是咋样下流的呢?」
「嘿嘿,这还用问?都一样啊!」我避而不谈。
「那哪能一样呢?说说看嘛!」她撒起娇来。
「那从哪说起呢?你问吧,你问我答。」
「好啊!嗯,那就先告诉我一般是谁主动的吧?」
「这个都有了。一般是她比较多。」
「为什么是她比较多呢?难道男人不应该更主动吗?」她问。
「嘿嘿!你没听说过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嘛!躲都躲不及还敢主动?想累死呀!?」
「呵呵呵呵~~~ 这就是害怕了呀!难道你已经不行了?」
「什么不行了?要不你试试?信不信我一晚上搞你五次?」
「切~~~ 五次?还七次类?你就吹吧!!」她不屑。我仿佛看到她在那头撇嘴的样子。
「什么叫吹啊?七次倒没有过,五次还是有的。」我脑海中浮起跟阳泉一个女网友一夜干了五次的情景,口气肯定地说。
「五次?不是跟嫂子吧?」她马上想到什么。
「当然是了。」我马上肯定地说:「而且平均近一个小时一次。当然了,这是还没有结婚时候的事情了。现在老了,力不从心了,不过一晚上一次还是干得动的。」
「又粗俗开了!」
「哪又粗俗了?」
「还没有?刚才你说什么『干』得动的。」她在「干」字上加重了语气。
「哈哈哈。这就粗俗了?难道不是干吗?」我憋住笑:「那要不弄?做?搞?或者,干?」
「越说越不像话了你!」她嗔怪道。
我怕我说过了她真生起气来就没戏了,赶紧说:「就是干啊!我媳妇被我摸得起性了,就会说『老公,快插进来,干我』之类的话。」
「……」她没说话,半天才又道:「晕,真的呀?」
「当然真的了。这骗你干嘛呀?」
「你们真会玩!」
「你老公不会玩?」
「你!」她声调一下提高,但马上幽幽:「不说这个。好吧?」
我一下子想起她的情况,于是马上道:「对不起啊!!我只是开玩笑。」
「没事。我的情况你知道的,拿这个开玩笑不好。」
「好好好,那我以不后不提这个了。」
「我困了,你也早点睡吧。」她口气一下子冷漠起来。
气氛急转,这次聊天再也继续不下去了,我只好说了声晚安也挂断电话。放下电话我想:可能话说得太过,就此得罪她了。
但是由于这通电话而勾起的欲火却再也平静不下来,我在床上辗转反侧,没有丝毫睡意。我一边看着电脑里的A片,脑子里想象着她脱光衣服露出丰腴肉体并在我身下婉转承欢的样子,一边手淫,直到痛痛快快、酣畅淋漓地射了,这才困意泛起,于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
酒醉之后的迷失后来老长一段时间里虽然仍然和她保持着联系,偶尔吃饭,但除了偶尔在网上聊天的时候逗逗她以外,我不再对她有任何的其他心思。
直到有一天,我一个人在办公室,突然响起一阵不熟悉的敲门声。我开门一看,原来是她。只见她红着个脸蛋,倚在门框上,满身酒气。我赶紧让她进来,一边让她坐下一边道:「你又喝多了?没事吧?」
她坐在沙发上很快便歪躺在靠背上,一扬手冲我道:「喝了,不过,没事,你放心。」
我赶紧拿杯子给她到饮水机上接水,边接边说:「还没事呢?都成这样了,我都奇怪你怎么过来的。喝酒了骑个破自行车瞎跑什么呢?」
她没反应,我扭头一看,她已经歪着个脖子昏昏沉沉,要睡着的样子。我把水杯端到她向前:「快喝点热水醒醒酒吧!」
她的头稍动了一下,含混不清地说:「我没事。」 我把水杯放下,推了推她:「要不,上床上躺着睡会儿?」 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一点绮念,才这样说的。下一步就要看到酒醉到什么程度了。如果还清醒,那就随她,如果不清醒了,我就硬把她弄到床上去,能干什么看看再说。
她答了一声:「好!」便要起身,我赶紧扶住她,让她稳稳地站起来走向床边。 她低着个头又含混不清地道:「不好意思,让老哥见笑了,我真喝多了。」 我让她在床上躺好,枕好枕头,盖上毯子,拍拍她:「快睡吧。睡一会就好了。对了,要吐的话吱声啊,别吐我床上了。」 她在床上转了个身:「你别管。」 我苦笑了一下,继续干我的活去了。
约摸有半个小时的样子,我突然听到她干呕的声音,怕是要吐,我赶紧过去一看,她趴在床边,准备要吐,我立马拿起个平时浇花用的水盆,伸到她脸下。 谁知她只是呕了几声,并没有吐出来,我长舒了一口气。
她再跌回床上,又沉沉睡去。我站起来把盆放到一边,弯下腰去整理已滑到一边的被子。突然,她一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嘴里还嘟囔着:「别走,别走,我害怕!」我一个没防备,正弯着腰的身体一下子失去重心跌在她身上,双手被压在她和我中间,巧的是正好一手一个,隔着衣服按在了她的两个乳房上,感受到了她的那两团丰满和鼓实。她的手又环到我背后,紧紧地抱住了我。嘴巴正好凑我的耳边,又说道:「吻我!」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但热血上涌,也就没去细想。我一扭头吻住了她的嘴唇,并把舌头伸进她的口中,和她的那条香舌抵触缠绕,同时用双唇包住她的双唇用力吸吮。她的一口酒气并没有让我感到不适,相反产生一种异样强烈的刺激。 我俩就用这样的姿势热吻了一会儿,她一只手向我的腰带处伸去,头扭到一边,大口地喘息着道:「快,快,我要你,我受不了了,我要……」
我没想到平时稳重端庄的她能说出这样骚浪的话来,但我决定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住她的手按在我已经硬挺的小弟弟上的刺激,假意不解,问她:「要我干什么?」
她什么也不顾的样子:「我要,要你,干我。」 我又问:「干你?怎么干呢?」
她那只手隔着裤子握揉着我的小弟弟,另一只手急促地来解我的衣服扣子,喘着气说:「用你的鸡巴插我,插我的下面,插我,快……」
听着如此淫荡的话语,看着她如此急迫的样子,我再也没心情逗她。一把将她身上的被子掀到一边,双手齐下,迅速将她的内外衣裤脱了个干净,片刻功夫,我在想象中意淫过好多次的这具丰腴的肉体便一丝不挂地呈现在我的眼前。
只见她胸前一对硕大的乳房,还显粉红的粉晕正中间,两粒紫红的奶头早已挺拨而立,小腹光洁,正中一个浅浅的肚脐眼有点可爱,比例还算匀称的两条大腿尽头三角地带一丛黑色的阴毛十分茂密。她的两腿来回扭动间,露出的阴部已是溪水潺潺,淫液晶莹。
我低头含住她的左乳头,舌尖扫掠着,一手握住另一个乳房揉搓起来,不时用指肚刺激着乳头,另一只手伸到她的两腿之间,借着她淫液的润滑,中指顺利地探入两片肥厚的阴唇之间,顺着溪谷的走向一上一下地摩擦起来,前进时指头陷入那个令男人销魂蚀骨的仙人洞口里,后退时按压在谷口那粒迷人挺立的肉豆之上。
随着我侵入她最私密之处并不断地刺激,她被自己的愈来愈旺的欲火烧得身体如蛇般不断扭曲着,双腿紧合夹住我的手,口中发出一声接一声且愈来愈粗的喘息声和呻吟声。双手也不闲着,在我身上摸来抓去,想要找到裤带并解开。我腾出一只手来帮她解开了我的腰带,又继续揉搓她的肥奶。
我吃够了她的乳房,转移阵地,舌尖从高耸的奶头向下,拂过平坦的小腹和那浅浅的肚脐眼儿,来到她的三角地带。这时我和她的姿势已经是头脚相向,我的头低在她的两腿之间,她的头拱在我的腹下。当我舔在那粒水淋淋的肉豆上时,她一下子身体绷紧了,口中更是发出长长的一声呻吟,随着我舌头的继续活动,又演变成一声高过一声的喘息和粗重的「哦嗯」声。
突然我腰下一凉,回头一看,原来是她拉下了我的裤子,让我的下半身完全暴露在她的脸前。已经硬得象根铁棍似的鸡巴,前端渗出一滴透明的液体,在她眼前一抖一抖地。她的眼神迷离着,一口将我的鸡巴含入口中,紧接着一条软滑温热的东西开始在龟头上舔来舔去,强烈的刺激让我的鸡巴在她口中又涨大变硬了几分。
为了转移鸡巴上的强烈感觉,免得还没有插入就射出,我急忙掉转头,继续对她的三角地带进行「攻击」。我用舌头舔弄着她的肉豆,不时含在口中,用双唇夹住搓揉,用牙齿轻咬。双手也不闲着,一手分开她的阴唇肉缝,一手的食指伸进肉缝里沾着淫水上下滑动,不时插进屄里挖扣。
我的动作让她鼻息越来越粗重,不时停住对我鸡巴的吸舔,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并发出令人销魂的「哦……哦……噢~~~~」呻吟声,然后再度把我的鸡巴含入口中,用力地吸吮,大幅度地舔上舔下,甚至从龟头直舔到鸡巴下面的蛋蛋上。
「哦,你舔得美死了,我要升天了……噢,天哪!……用力肏我……用力舔,美死了……」她含糊不清的叫声断断续续,越来越大声。我知道这是她快要高潮的前兆,于是加快了舌头和手指的动作,舌头在她的肉豆上越转越快,手指在她屄里的抽插也越来越快、越来越深。
「啊~~~~~~我要死了……」她一声长长的大叫,身体猛地绷紧,腰部拱起,屁股高高地抬离床面,我看到一股白色的液体从她的屄里冒出来,沿着肉缝向下流去,淹没了暗红而紧闭的屁眼,慢慢地流到了屁股上,滴在床单上。大概有十几秒的时间,她才象散了架似的,身体一松,重重地跌回床上,软绵绵地瘫成一堆。原来她如此骚浪她完事了,可我的鸡巴还是直挺挺的呢!
我将她的大腿分开,压在她身上,鸡巴准确地顶在她的屄口,借着她刚刚冒出的淫水的润滑,「扑哧」一下便捅了进去。酒意正浓、尚在高潮余味中沉浸的她,小穴突然被粗大的鸡巴插入,不同发出一声「啊「的呻吟声。
只被丈夫一个男人的鸡巴偶尔地插过,而且还没有生过小孩的肉穴依旧如处女般的紧凑,象一只柔软的手紧紧地握住了我的鸡巴,让我舒服和刺激的差点一下子射出来。我深吸一口气,收缩腹下肌肉,紧固精关,保持一插到底的姿势,让龟头紧紧地顶住她的花心,一动不动,让自己习惯一下她的屄。
她的花心象婴孩的小嘴般蠕动并吸吮着我的鸡巴头,屄一紧一松地握着我鸡巴子。我保持着不动的姿势,享受着她屄的美妙。而她却渐渐不耐起来,腰腹一拱一拱地,抬离床面,大屁股象个磨盘似的,以我的鸡巴为轴,主动地旋转摩擦着我慢慢抽出鸡巴,只余一个龟头还留在她的屄口处,然后再猛一挺腰,猛挺到底,再慢慢抽出,再狠狠插进。我每顶一个她的花心,她都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凄惨的呻吟。就这样顶了有十几次之后,我没有心思再逗她,双手撑在她的腰部两旁,膝盖将她的大腿牢牢分开成大字形,腰臀快速起伏,让鸡巴如梭般在她的鸡巴里抽插起来,一下一下,如打夯般每下都结结实实地顶在她的花心上她随着我的抽插一声接着一声地发出凄厉的叫声:」啊~~~ 啊~~~ 哎呀~~~~啊噢~~~ 」
然后就淫词浪语不断地涌出口来:「哥呀~~~ 美死了~~你肏得妹妹好爽啊~~~~~~又顶得底了~~~~~ 」
「爽死妹妹了~~~妹妹从来~~~~~~没有~~~~这么爽过~~~~~~用力~~~~让妹妹爽~~~ 」
鸡巴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一大滩她的淫水,从屄口真淌下去,流满了她的屁股我每隔几十下,都慢慢减缓抽插的速度和节奏,并不时地把鸡巴抽出她的屄,用一只手的食中两指夹住根部,让龟头沿着她的肉缝,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顶在肉缝上端的肉豆上摩擦时,她的身体禁不住会颤栗几下;当龟头沿着肉缝滑下去,顶在她的屁眼上揉按时,她的两瓣肥臀便会收缩夹紧起来,让我的龟头无法动弹,而她口中则发出骚浪难耐的」哦嗯」声看着她的骚样,我不禁想从后面干她,看鸡巴在她臀缝中出入抽插的样子于是我抽出鸡巴,跪到一边,将她的身体翻转变成背部朝上。我膝盖分跪在她屁股两侧坐在她的大腿上,一手分开她屁股,一手扶住鸡巴对准她的屄插将进去,前后挪动屁股抽插起来用这个姿势,当我的鸡巴抽出时,会紧紧地挑着她屄后壁,而每一次插入时,则会紧紧地顶着她屄的前壁直到花心,不时地顶住一个厚厚的肉突,貌似传说中的G点强烈的刺激让我心驰神荡,而她在这样的姿势下脸埋进枕头里,虽然看不到脸,但可以知道,她所受的刺激也非比寻常,因为随着我的干干,她口中含混不清的浪叫一句接着一句,一句高过一句「好美呀~~~ 这样肏屄太爽了~~~~」
「哥你真是太会肏屄了~~~~妹妹要被你肏死了~~~~~你的鸡巴好硬~~~~肏得我的屄舒服死了~~~~~~」
我俯下身去,把嘴凑到她耳边,问道:「喜欢我的鸡巴肏你吗?」 她嗯哦啊呀地,喘着气答道:「喜欢,喜欢!」我又道:「喜欢它什么?」 「喜欢它粗、长、硬,撑得我的屄好舒服,肏得我好爽!」「还想吃吃它吗?」「想,想,快给我,我要吃鸡巴。」
我翻身从她身上下来,跪在她面前,硬挺挺的鸡巴象根烧红的铁棍般,一跳一跳地耸立在她的鼻子前。
她上身仰起来,用一只胳膊的肘部撑在床上,身体微侧,另一只手握住我的鸡巴,前后捋了几捋,便塞进双唇之间,用嘴紧紧地裹住,吸吮起来,舌头地龟头上打着转、绕着圈儿地舔来舔去,不时扫过马眼的部位,让我快感如潮。含着舔了一会儿,她又吐出它,歪着头伸出舌来,从龟头舔到根部,再把头转到另一个方向,从根舔到头,再从上舔到下,直舔到鸡巴下面的蛋蛋上。她用手将我的鸡巴压在我的肚皮上,将头歪着拱到我的两腿间,舌头在那松驰下垂的卵袋上左舔舔,右舔舔,舔着舔着,居然张嘴将一只蛋蛋吸进口中,象舔龟头那样含着舔起来,完了吐出来,又把另一颗蛋蛋吸入口里含着舔着。
我仰着头,大口地喘着粗气。真是太刺激了。这骚娘们吃鸡巴的技术真是没话说。我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高水平的舔鸡巴服务。
突然,我察觉到她停止了动作,就低下头来看。只见她抬着头向上看着我,满面红潮,双眼迷离,但却是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还把舌头伸出来,沿着嘴唇舔了一圈,象是刚吃过雪糕清理嘴角似的。
她挑衅似地说:「我舔得好吗?爽不爽?」我忙不迭地说:「没想到你技术这么好啊!!爽,很爽!」「现在该继续肏我了吧?」 「再舔会吧!让我再舒服舒服。」 「肏我吧!我屄里空虚得很。」她目光中透着几分乞求。我「呵呵」一笑:「你很骚呀!没看出来。」「骚不好吗?你们男人不都喜欢骚女人吗?」她歪着脖子道。「当然喜欢了。只是没想到你这么骚。」「喜欢那我就继续骚给你看,快肏我的骚屄吧!!骚屄里痒着呢!」
恭敬不如从命。我又跪坐在她大腿上,一手分开她的屁股,一手插进去在她的阴户上摸了一把,湿淋淋地沾了我一手。我将手伸到她脸前,笑嘻嘻地说:「看你的骚水,这么多。」她没说话,张嘴伸舌就在我手上舔了起来。抽回手来,扶住鸡巴对准她的屄,腰向前一挺,「扑哧」一声,直插到底。她禁不住「哦……」了一声:「好美,好充实!」
我双手按在她丰满硕大的屁股肉峰上,运动腰部,鸡巴在她的骚屄里缓慢而有节奏地抽插起来。随着我的动作,她的浪叫声又如泉涌般一声高过一声:「你的鸡巴好美,肏死我了,好舒服,快肏,用力……」「我是骚屄,是荡妇,我就要被你干,喜欢被你肏……」「哦,又顶到花心了,好麻,好爽,鸡巴好硬……」
听着她骚浪至极、淫荡无边的叫床声,我弯下腰,双臂撑在她的身边两侧,屁股离开她的大腿,腰部大幅度和用力地一上一下,让鸡巴加快了在她屄中抽插的频率和力度。我的腹部和她的大屁股快速地撞在一起,发出高分贝的「啪啪」声。我低头看去,她屁股上的肥肉被我撞得一涌一涌,状如波浪。「啊~~~ 啊~~~ 啊~~~ 」她大叫着:「你好棒~~好爽~~~~大鸡巴肏死我了~~~~~噢~~~~要飞了~~~~你肏得~~我~~~~高潮了~~~~」
她的身体不断地绷紧,直到突然一下子双腿紧并伸直。她的脖子向后猛仰,螓首高高抬起并一阵乱摇,口中发出一声象要死去似的叫声:「啊~~~~~~~~~~~~~」
我只觉得她的屄紧紧握住我的鸡巴,嫩肉抽搐起来,有一股热乎乎滚烫的液体从花心涌出,浇在我的龟头上,让我差点精关不固,泄出来。
这是她高潮的症状。我加紧用力抽肏了几下。她终于头一低,身体一松,趴在那儿一动不动了。她还有一个骚屁眼为了充分享受这个已经醒了几分酒而露出淫荡真性情的骚货的肉体浪穴,当她从高潮的余韵中渐渐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分开她的双腿,伸手揽住她的腰拉起来,将她从俯卧变成双手双膝着床,象狗一样爬着的样子。我则跪在她的屁股后面,扶着鸡巴对准高潮之后淫水淋漓湿漉漉的屄肏了进去,不紧不慢地继续肏她。同时,双手在她的臀峰上揉捏着,欣赏着她丰满肥厚的臀肉在我掌指间不停变化成各种形状来。
她高潮刚过,双臂无力,我只肏了几下,她便上身一软,贴在床上,只有双腿还保持着跪的姿势,一个大白肥屁股向上高抬。我的目光停留在她屁股缝里屁眼上。只见那状如菊花、满是褶皱的小洞随着我鸡巴的插抽和双手的揉搓,时而紧闭,时而微微张开一个小眼儿。
我伸手到鸡巴和屄交接处,抹了一下,捞了一些粘乎乎的淫水,用拇指按到那个小巧的菊花眼儿上慢慢地涂抹开来。被这突出其来的刺激吓了一跳,她的身体猛颤了一下,屁眼收缩了进去,形成一个陷下去的小坑眼,但她没有躲避,任我的拇指继续停留在那里。于是我继续涂抹着,当她稍微有些习惯了,身体又放松下来,屁眼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时,我借着淫水的润滑,力度逐渐加大地向她的屁眼里插进去。
「呜~~~ 不要~~~~」她有些抗拒,或者是不习惯,大屁股左右摆了摆,但没有大幅度地脱离慢慢侵入的指头。
我没有理她,直到整个大拇指全部插进去,才停住。下面的鸡巴则仍旧一下接一下地在她的屄里插出抽出。随着下面鸡巴的抽插,她的小屁眼也一紧一松地夹着我的拇指,让我不禁想早点体验一下鸡巴插入那里被夹的感觉。
于是我的拇指也随着鸡巴的节奏,慢慢地抽出,再插进去,对她的屁眼进行预热。渐渐地,她的屁眼习惯的被异物抽插的感觉,并默契地配合着我拇指的动作,当我插入时会放松开来,当我抽出时会紧紧夹住。
「哦,哦,哦~~~~~ 舒服~~~~噢,又顶到花心了……鸡巴好硬~~~~~ 哥你真会玩儿,我的屄好爽,用力肏,肏我的骚屄~~~~~ 噢~~~ 屁眼好涨~~~~~ 要裂了~~~~屁眼好麻~~~ 好舒服~~~~~ 肏我的屄~~~~别玩那里~~~~」
听着她的淫声浪语,我觉得要是插她的屁眼的话,她一定不会反对。于是我将鸡巴从她的屄里退出,用手捞了一把已经把她整个阴户淋漓得一塌糊涂的淫水,涂抹到她的屁眼上,然后双手牢牢摁住她的屁股两边并向两边尽量分开,让她的屁眼扩张开一个小洞,鸡巴头端顶在了那里,准备进入。
「怎么出来了?」她不由回头。「啊~~~~别插那里~~~~不能插那儿啊~~~~」她肥臀乱摆起来,欲要摆脱我顶在屁眼儿上的鸡巴。
我死死摁住她的屁股,安慰她道:「忍一下就好了,我会让你更爽的。」
我一边说话,一边挺着鸡巴慢慢地用力向屁眼里进发。在她乱摇的当中,我突然用力,鸡巴一下子突破障碍,插了进去,等她「啊」的一声叫之后,龟头已经没入她的屁眼里,将她屁眼四周的褶皱完全撑平展了,她的括约肌紧紧地圈着我的冠状沟,感觉之爽,前所未有。
「疼~~~ 别动啊~~~~」她哀求着我。
我保持插入一个龟头的姿势不再前进,而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肌肉紧绷,屁眼一紧一紧地夹着我的鸡巴,好半天才略微放松下来。
「还疼吗?」我问。
「好点儿了。不让你插那里嘛,你非要插!」她嗔怪道。
「插屁眼也很爽的,你不想体验体验吗?」我笑嘻嘻地道。
「真的?」
「当然,现在什么感觉?」
「涨~~还有点疼~~~~」
对于刚破处的屁眼儿来说,感到不舒服甚至是疼是肯定的事情。我除了表示理解之外,爱莫能助。但既然已经插入了,我就一定要将抽插进行到底,不会因为她的不适半途而废。
「一会就好了,你忍着点儿啊!」
「嗯,那你动动看。」
既然她让动了,我当仁不让,不再客气,立即动作腰臀,一点一点地让鸡巴向更深处进发。虽然她的屁眼很紧,但借着大量淫液的润滑和这大会半天的适应,不一会儿,鸡巴还是全根没入她的屁眼之中。
「哦,噢~~~ 噢~~~~好涨~~~~~ 」她粗喘着,呻吟着。
果然是个骚屄,插屁眼也有这么大反应。我开始缓缓地抽插起来,抽的时候将鸡巴只留龟头在里边,插的时候让鸡巴全根没入,腹部紧紧贴在她的屁股上,还以屁眼为中心旋转几下,用我的阴毛摩擦她的阴洞和屁眼儿。
「好麻,好舒服,好爽~~~ 」她的浪叫又一声高过一声。
「没想到屁眼也可以干,也可以干得这么舒服,好美~~~ 」
我问道:「你以前没玩过插屁眼儿吗?」
「没有,我都不知道屁眼也可以干。」她呻吟着答,又说:「哥你真会玩儿,把妹妹干得好爽,好美~~~~~ 」
「快点肏,用力,屁眼好痒~~~ 」
「呵呵,那哥我就不客气了,现在开始猛干屁眼了啊!」
「肏吧,用肏干,肏我的屁眼,让我爽,让我高潮~~~~」
我便加快频率和速度,让鸡巴在她的屁眼洞里快进快出,用力干将起来。
「啊~~~ 美死了~~~~」
「肏屁眼真爽~~~~爽死妹妹了~~~~~ 」
「哥你干死我吧,肏烂我的屁眼,让我升天~~~~」
「啊~~~ 来了~~来了~~~~呜呜~~~~」她由高叫变成低沉地呜咽,浪叫声从紧咬的牙关中发出来,象是痛苦至极的样子。
我只觉得她的屁眼突然一紧,抽搐起来,整个屁股,整个身体都打起摆子来,双腿只觉一热,原来是她的屄中喷出一股阴精,直喷到我的大腿上。
干她的屁眼也可以令她高潮,这倒让我感到意外。不过没等我细想,在她屁眼的猛夹之下,我的鸡巴上传来如潮快感,我加快速度猛干几下,马眼一松,一股滚烫的精液「扑扑扑」地喷射而出,一滴不剩地全部灌进她的骚屁眼中。我又抽插了几下,努力一点不漏地尽享受在高潮时的屁眼里射精的快感,直到鸡巴慢慢变软,「叭嗒」一声,被她的屁眼挤了出来。只见一股浓白的精液紧随而出,向下淌进肉缝里,流到她的浓密的阴毛上挂住,有几滴掉落在床单上。
她扑通一声全身趴在了床上,口中直喘粗气。连续三次的高潮,让她已经是浑身软绵绵的,象铺在砧板上的一堆白花花的肥肉。
尾声她穿好衣服坐在床边。我倒了一杯水端给她,她低头啜饮了一口头,说:「其实我早就想跟你做爱了。」
这时她已经是完全酒醒的样子了。不知道刚才干她的时候她那样的淫荡和骚浪,有几分是本性,有几分是醉意。
「我很骚,很浪,很淫荡,是不是?」
「没有啊,床上是床上,不一样的。」我替她辩解道。
「你知道的,他不行,我经常是几个月没有夫妻生活,偶尔有一半次,不是我主动要求,就是我故意穿得暴露点,或者学着黄色小说和A片里的情节,做出骚浪的样子诱惑他才行。」
「是吗?」
「是的。可是他从来就没有超过两三分钟的时候,有时甚至还没进入就射出了。」
「有时候即使是这样诱惑他,他也没有反应,有几次,我甚至学着黄片里的样子给他用嘴吸,都不行。」
「唉!」我叹气。
「就象你说的,女人三十如狼,我其实是个性欲旺盛的女人,可从来……别说得到满足了,就连基本的频率都办不到。」
「于是我就从黄片上学会了自慰,学会了看着黄片或成人小说,用手指,用身边各种东西来自慰。」
「自慰的时候就想象,想象是在跟男人做爱,你是我最多的想象对象呢!」
「真的呀!!??」我惊讶。
「真的,不骗你。」
「可是从来光想象,我连暗示你一下都不敢,更不用说表示出来了。」
「今天我其实是故意喝醉了来你这儿的,就是下定了决心要把想象变成真实。」
「嘿嘿!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喝蒙了呢!」我恍然明白,接着说:「你何苦遭这个罪呢?别的忙帮不上吧,帮你解决个生理问题还是办得到的。」
「今天我的表现让你满意吗?」
「你太会玩了,我头一次这样放开自己,也头一次完全尽兴地享受到性爱之乐。说实话,你,肏得我象死了一样。」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飞起红霞,跟刚才满口淫词浪语的她象是换了个人。
「那今后想肏屄的时候就找我哦!」
她面色红润的说了句「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