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王丽的悲歌
1 刘家湾村东头,刘宝才家。

  此时刘宝才正垂头丧气的坐在自己的门前,而此时他家的门窗都紧紧的关闭着,但是从门窗缝里还是能清晰的听到屋内的声音。

  “啊…好爽…你操的我好爽。”这是刘宝才媳妇王丽的声音,而此时的王丽正赤裸着身体跪爬在炕上,雪白的屁股高高撅起着,一根黑乎乎又粗又长的鸡巴正在王丽那湿乎乎的肉洞中来回的进出。

  “小婊子,操死你,操死你。”村长的儿子刘正才此时正卖力的挺着腰身,一下又一下的操着王丽。身为村长的儿子,他简直就是村中的土皇帝,村里大大小小的少妇少女,只要他看上的每一个能逃脱他的魔掌,谁让他爹是村长,和附近的山匪有联系呢。

  “小婊子,我和你老公谁厉害?”刘正才死死抓着王丽的头发,将它的子子孙孙全部打进王丽的身体后,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

  “死鬼,当然是你厉害了。”王丽赤裸着一身白肉站在炕边为刘正才穿好衣服,然后赤裸着送他出了门。

  刘正才和王丽走出房门,看见刘宝才坐在院子里呆呆的看着他二人,刘正才走上前掏出一根烟点燃了说道“宝才啊,这次你家的麦子交30斤就好了,余下的20斤我帮你想办法。”

  “谢谢正才哥。”听到刘正才说可以少交20斤麦子,刘宝才堆起一脸的笑容,点头哈腰的答应着。

  王丽看着自己老公此时正像一直哈巴狗一样,对着一个刚刚操过他老婆的男人摇尾乞怜,从小王丽就崇拜英雄,梦想着可以嫁个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可没想到自己的老公刘宝才居然是男人中最窝囊的,想到这王丽不愿再看刘宝才一眼,抬起头看着天空,眼睛里含满了泪水。

  刘宝才和刘正才说了几句话后,就扛起一代麦子随着刘正才去村里交粮食去了。王丽转身回屋,打了盆水正打算好好清洗下体的时候,房门一下被人推开。只见闯进来的这个人身材高大,穿着一身土灰色衣服,一手持枪,一条手臂似乎受了枪伤,还在流着血。

  “啊!”王丽被突如其来的状况下了一大跳,失声大叫起来。

  “老乡,别怕我是八路。”闯入者没有回头,依旧全神贯注的在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听到是八路,王丽不自觉的就放松了神经。她从小就知道八路是老百姓的队伍,是保护老百姓的。“你、你的手。”王丽看着还在向外流血的手臂呆呆的说道。

  “没事,小伤。”八路说着转过身,王丽看到一张充满男性魅力的脸,那是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浓眉大眼显的十分精神。透过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王丽似乎回到儿时幻想着将来迎娶她的那个英雄的双眼,果断、刚毅、坚强,而此时那双眼神充满了惊讶。

  王丽顺着八路的眼神往自己身上一看,“啊!”原来她一直光着身子,刚刚被刘正才操过的肉穴还没有清洗,此时因为蹲着的原因,正不停的往外流着白色的液体。

  王丽赶紧起身抓过一条裤子就套了上去,上身随便找了一件布衫穿上。只见那八路满脸通红的站在那里。“大妹子,家里有做活用的剪刀吗?”八路开口问道。

  “有,你等等”王丽赶紧从箩筐里拿出剪刀交给八路。八路一手撕下一条衣服,将手上的手臂缠住,拿起剪刀剪开衣袖,伸出两根手指探进伤口里,不一会就夹出一颗子弹。“还好射的不深。”八路将手臂简单包扎了一下,站起身对王丽说道“大妹子,有吃的吗?”

  “有,你等等。”王丽赶紧跑到炉灶那将早上做的饼子全拿了出来,看着八路大口吃着自己做的饼子,王丽竟然有一种看着丈夫吃自己亲手做的饭的满足感。

  “谢谢你大妹子,我是352团一营营长,我叫罗铮。”

  “我叫王丽。”王丽像个小媳妇一样含羞的介绍着自己。

  “嗯,妹子今天谢谢你了,我该回队伍了。”说着罗铮掏出一块大洋放到王丽手里,转身就要走。可还没走几步,罗铮就感觉有些眩晕。左臂的伤口还在不停的流血,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造成的。罗铮勉强的定了定神,刚想继续走,王丽一把从身后拉住他的衣角,“罗哥,你先休息一下再走吧。我去给你找块干净点的布,重新包扎一下你的伤口吧。”

  “也好。”罗铮在王丽的搀扶下躺在了炕上,没多久就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在睡梦中,罗铮似乎感觉到有人在脱他的衣服,一双柔软细腻的小手在他的胸膛来回的抚摸着,慢慢的这双小手游走到了他的腰部。

  而此时在土炕床旁,一个窈窕的背影跪在昏睡的罗铮的胯侧,两腿紧紧并拢,香肩颤抖,仿佛在承受什么难堪的物事。只见她上身前倾,柳腰下折,肥嫩的美臀坐在脚跟上,显得格外浑圆硕满,两片臀瓣不时地绷紧收拢仿佛要夹住什么东西,显示着主人内心的悸动与些许燥热。女人朱唇轻咬,一根硬挺热烫的男子性具裹在她纤细的柔荑中,缓缓地抚弄着。那烫手的热度与浓浓的男性气息,不禁令她爱欲泛滥,情难自已,光天化日之中,自己居然头一次不是被强迫而是自愿的为一个男性做这种事,羞涩、情欲、难堪一下子涌上心头,令她芳心杂乱。

  “王丽啊王丽,想不到你居然这么不要脸。”女人自言自语道,“你不是喜欢英雄吗?现在英雄就在你身边你还等什么呢?”说着王丽站起身,跨坐在罗铮的身上,一手扶着罗铮那早已坚硬如铁的阳具,一手拨开自己那小小的阴唇,屁股微微向下一坐……火热的阳具紧顶着丰满的臀肉,粗硬的阴毛直接扎向两片大阴唇,有几根还触到突出的阴蒂,王丽一个哆嗦,淫水泉涌而出。抬起屁股,一手抓住阳具轻压向前,紧贴着罗铮的肚皮,身体前俯,丰臀往下一落,“吱”的一声,阳具挤开肥厚的阴唇,贴向阴道口和阴蒂,两个肥奶垂下,王丽就这样紧压着平伏的阳具,开始前后磨动起来。

  源源流出的淫水,很快就弄湿了两人的下体,阳具变成一根滑溜的圆棍。终于,无可避免的,在一次快速的移动中,“噗吱”一声,龟头刺开阴唇、穿过阴道,直接顶向子宫,“啊!……啊……”瞬间的快感,让两人都叫出声来。

  罗铮只觉阳具一下进入一个温暖的美穴,龟头酸麻不已,精关一松,浓精“噗噗噗”一股一股射出。王丽受那阳精强力的冲击,子宫一收一放,浪水狂喷而出,身体一下软了下来。两人紧紧的搂抱在一起,忘了疼痛,忘了贞节,忘了这是什么地方,更不会留意到窗下一个悄然站立的身影,在那里也不知有多久了……在屋外,刘宝才此时正抱头跌坐在地上,两眼布满红丝,眼角留有未干的泪痕,下唇沁出血丝,嘴里喃喃的念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该怎么办?”一连串的问题折磨着这个软弱的男人。

  而屋内,王丽赤裸着身子,一脚踏在木凳上,一脚微曲,小腹向上挺起,一手从大澡桶里瓢水,正在冲洗阴户。从剥开的阴唇缝中,仍有黄白之物流下,于是两指微勾插入阴道掏抠起来。阴道中似乎还留有交媾后的余韵,一遇外物侵入,又开始蠕动吸吮,快感也慢慢浮起,不由得加速抽插起来,一忽儿又四指紧压着阴唇,让阴蒂由指缝中高高突起,再拿另一手去磨擦。不多时前的交合,好像饥汉只吃了一道点心,勾得欲火更甚。

  正在王丽享受手指带来不一样的快感时,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身影嗖的一声冲了进来,一把将王丽按到在地上,粗鲁的扯开自己的衣襟裤带,低头欧一口咬上王丽右乳,乱啃乱舔起来,双手更胡乱掐捏着王丽的下体。

  王丽几曾遭过如此暴虐的行径,一吓之后却又升起异样的快感,浪水一下就涌了出来。双手便悄悄的配合,解开男人的衣裤,一具干瘦的肉体展现在王丽面前,这幅躯体王丽已经见过多次,正是她男人刘宝才的。刘宝才挺起阳具就往洞口猛顶猛撞,却又不得其门而入。王丽的阴户被肉棒顶得大阴唇隐隐作痛,只得伸手一带,“噗吱”一声,粗热的阴茎全军覆没,刘宝才一下猛过一下的抽插起来。

  此时刘宝才这才发现,美艳的老婆不止身材诱人,小穴更是温暖,浪水又多又滑,穴肉也会收缩,插没几十下就感到背脊一酸,“噗噗噗”射出精来。王丽本已动情,在猛烈的冲击下,两手漫无章法的抓着刘宝才的背上,手指死死扣着刘宝才的肌肤。

  渐入佳境时,老公却已了事,恨得她银牙乱咬,突然,像忆起什么似的,一把将刘宝才从自己身上推开,一脚将刘宝才踹到屋外,王丽赶紧起身趴到炕边,一口将罗铮的鸡巴含在嘴里,一边吮吸着,一边伸出手指扣弄自己的阴户……清晨的阳光刺过窗纸,罗铮睁开睡眼,抻了个懒腰,直觉得浑身爽利无比,左臂上的伤口似乎已无大碍,活动虽然还不自如但血已经止住了。罗铮转身刚想下地,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全身赤裸,昨天睡觉前自己是穿着衣服的啊,怎么?罗铮回头一看,只见王丽同样赤身裸体的躺在炕上,白脂似玉的躯体,嫩乳高耸,乳晕胭红凸起,乳尖挺立,小腹漆黑一片,长长的阴毛错落有致花瓣虽仍紧闭,但是已沁出津津黏液。

  罗铮看着这样一幅诱人的娇躯,只觉得口干舌燥。罗铮吞咽了一口口水,本想将双眼闭上不去看那诱人的娇躯,可怎奈身体似乎不听自己的控制。罗铮虽未娶妻,但其实早已订了婚,女方是团长的闺女,比罗铮大了足足五岁,是个典型的一个农家妇女,不但身材臃肿不堪,而且还脾气暴躁,还未成亲就已经开始对罗铮又打又骂的,罗铮对她本来没有一点点的情谊,只是看在她父亲团长大人是自己领导的面上,为求一个将来的前途才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这门婚事。

  想到自己那未过门的妻子,罗铮竟然有种要征服眼前这个美娇娘的欲望,罗铮一翻身将王丽压在身下,握着阳具在阴缝口慢慢地来回研磨,强忍着内心的冲动,他已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好好享受这丰腴的肉体。

  王丽感到一根坚实火烫的阳具在自己蜜穴口滑动,有时明明龟头已挤开了花唇,刺入阴道,却又一下退出,时而又触到敏感的阴蒂,挑逗得她蛇腰乱扭,口中呢喃地呼道:“别…再…再逗了…给我……嗯~~快点给……我”

  罗铮看她的样子,知道她已情欲大动,便腰身一挺,阳具尽根而入,伏身一口咬住一只大奶用力的咬扯,一阵狂抽狠插,数百下之后直操得王丽阴精猛冒,一个哆嗦泄了身。罗铮被热淋淋的阴精往龟头上一浇,再也忍不住,快插几下之后,紧顶着子宫喷出精来。

  “罗哥,你好厉害。”王丽搂着罗铮的脖子在罗铮身下娇喘着,罗铮满足的抱着王丽说“妹子,你太迷人了。”

  “罗哥,你能带我走吗?”

  “妹子,不是哥心狠,现在外面太乱,哥怕你有什么不测,你等着哥,哥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嗯,哥你别忘了妹子。”王丽紧紧地抱着罗铮,开始幻想着在不久的将来罗铮来迎娶她时的样子。而此时满心欢喜的她却并未察觉罗铮脸上那一丝难以捉摸的微笑。

  就这样,罗铮又回到了部队,没过多久就和团长的女儿结婚了,一年后团长升为旅长,罗铮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团长。王丽依旧住在刘家湾,依旧每天都被村长的儿子奸淫着,自己的丈夫刘宝才依旧那么窝囊,但王丽坚信她的罗哥一定会回来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