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人妻虐肛全书----作者:结城彩雨
1 【上部:密猎区】 【内容简介】
 冷二是一个玩弄女人的混混,不仅占有了真树子和夏子两个美女,而且热衷于浣肠等淫虐游戏,并且陷入了黑道的折磨。在他带着真树子和夏子从黑道手里脱逃之后,对两个女人来说又是肉地狱的开始。真树子被迫在淫虐酒吧卖身,在好色的客人面前被强迫表演羞辱的肛虐秀。冷二对夏子的调教,夜间公园里的浣虐,情趣用品店里的凌辱,双胞胎孩子面前的羞辱,苛酷性也逐渐增加。穿着空服员制服的真树子和夏子被强制的进行牝奴隶的竞艳。紧缚,肛交,轮奸的苦闷,湿濡,疯狂的哭泣……
这是日本作家结城彩雨的作品,体现了他一贯的写作风格——人妻、虐待、调教,该书分为“蜜猎区”和“禁虐区”上下两部,已经在日本出版实体书和漫画。中文版全书共12章83节,约26万多字。该书还有后续故事,书名为《新人妻肛虐全书》
【上部:密猎区】 第01章:有浣肠价值的美尻(1)
  在小山丘半山腰上所建的别墅,一向是真树子的最爱。窗户打开后可望着无边的大海,清爽的海风徐徐吹来。
  从山丘来到海边大约只要五分钟的时间。这裡的青色的海和白色的沙滩……
  有着大都会所见不到的宽广的自然。对灰色的都会已感到厌烦的真树子,在这远离东京的别墅可得到心灵上的满足。
  在这四处都是一望无际的沙滩和松林。这是曾经担任空服员的真树子,和担任国际航线飞行员的丈夫,与对方定情的回忆之处。真树子时常自己一人来到这沙滩。眺望着青色的天空与大海,所有的心思都牵挂在正在远方的高空飞翔的丈夫身上。
  今日也和往常一样,真树子来到了海边的松树旁,凝视着天空和大海。
  “亲,亲爱的……”
  真树子轻轻的呼唤着丈夫的名字。声音裡带着深沉的哀伤,眼泪从暗澹的双眼裡流了下来。
  半年前,从东京的公寓搬到刚完成的海边别墅,每当看着这海岸时,真树子的胸口是充满着幸福的。但是如今只能带来晦暗的哀伤。
  丈夫所驾驶的客机,在成田机场的上空与战机互撞。丈夫在遗体都无法找回的情况下,悽惨的殉职。
  在还没从这令人绝望的打击恢复,每日朝暮在海边流泪怀念亡夫的真树子,被住在这附近港口的年轻人侵犯了。
  琴野真树子……拥有优雅的美貌,时尚模特儿般的仪态,同时拥有未亡人和前空服员身分的美貌人妻,没有逃过经常在港口熘搭的不良少年的注目。
  “我已经注意太太很久了。”
  年轻男子是这麽说的。
  真树子在海滩边的松树下被掐着脖子,在处于半失神状态中被侵犯着。在这恐怖的强姦下被抽走了全身的抵抗力。
  这件事真树子并没对任何人说过。在失去了所爱的丈夫之后,生命中已经没有什麽不能捨去的东西了。再加上这之后被照了照片。杂志社一定会对在这社会中被禁忌的话题感到兴趣而无时不刻的跟随在身边。
  这之后年轻男子一直持续着在真树子身边纠缠。在一开始,真树子是抱着自暴自弃的心情顺从着年轻男子的招换,但随着一日一日的度过,心中的恐惧感也渐渐的增加。
  年轻男子的行为残酷又粗暴,毫无怜悯之心。在粗暴的玩弄之下,年轻的人妻的本质开始逐渐的崩坏。在此时,对亡夫的思念已经渐渐的从真树子的脑海裡消失了。
  “呵呵呵,来了啊,太太。你这表情是在想什麽呢。在想被我侵犯的事吗?”
  年轻男子随着低沉的声音出现。是侵犯了真树子的冷二。有着坚挺的体格和被晒黑的脸庞,穿着夏威夷风格衬衫,百慕达短裤和草鞋。由于经常冲浪和四处游荡的原因,有着一看上去就是不良少年的感觉。
  真树子被吓的紧张的绷紧了身体,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
  如果再这样放任和冷二的肉体关係继续下去,是绝对不行的。为了亡夫在天之灵我一定要要振作……真树子绝望的在心裡告诉自己。
  “冷二先生……我,我们这种关係已经不能继续下去了……拜託你,请你到此为止吧……”
  “你在开玩笑吧,琴野真树子。太太的身体,已经是我的玩物了,呵呵呵……由我来代替死去的丈夫来疼爱你不是很好吗?”
  冷二口中刁着香菸,用梳子梳着留着电影裡教父的髮型的头髮笑着回答。
  “从十天前,太太一开始还很抗拒而且冷感的身体,到现在我轻轻触碰就变的火热。呵呵呵,这身体,是我的玩物了,太太。”
  冷二沉默了下来,突然的用手抓住真树子的两颊,紧紧的押着真树子的头。
  “太太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是,是的……”
  真树子从被紧压着的两颊,颤声的小声的说。由于没有过过任何不平顺的生活,所以对暴力毫无抵抗能力。
  “在这裡第一次被我侵犯的时候开始,太太就已经是我的玩物了。背叛了死去的丈夫啊,嘿嘿嘿嘿……”
  “啊啊,不要说了……”
  真树子用手遮着脸,以悲哀的声音抗议着。
  “太太已经背叛了死去的丈夫了喔。”
  踏熄了抽了一半的香烟,冷二环抱着真树子的腰。从裙子上抚摸着隆起的双臀。
  “呵呵呵,才刚开始抚摸臀部,身体就开始发热了,前空姐的美丽未亡人。”
  “才,才没这回事……”
  “不要说谎喔。还在为丈夫服丧当中,我随便一叫,就马上出来跟我碰面了,呵呵呵。”
  冷二的声音裡充满了自信。是这十天裡,每天任意玩弄着真树子的男人的自信。
  冷二被晒黑的脸上微笑着,伸入裙子裡的手往更深处裡侵犯,紧贴着从大腿往双臀抚摸过去。湿润的手指像是吸附在充满了弹性和肉感的人妻的肌肤上。穿在丰满的臀丘上紧绷的内裤,从后面被捲绕着的剥了下来。
  啊啊,渐渐上扬的呻吟声,从真树子的紧闭的双唇中传了出来。
  虽然附近毫无任何的人影,身体在大白天的海边如此的被玩弄,还是带来令人发狂的羞耻和屈辱。
  “饶了我吧,在这种地方……”
  “闭嘴。你也差不多该习惯了吧。野外性交的滋味。”
  冷二故意在第一次被侵犯的地方玩弄真树子。这样更加的羞辱真树子也在他的计画之中。
  “不,不要在这裡,不要啊!”
  “我知道你为什麽不要。这裡是你回忆丈夫的场所,同时也是你被我侵犯的场所吧,呵呵呵。所以这一次,也让这裡成为拥有我和太太很亲密的做爱的回忆之地吧。”
  这麽说了之后,真树子的双唇被冷二吸住。贪婪和热情的嘴紧紧的粘着。舌头被粗暴的吸吮着,肮脏的唾液流入口中。
  呜,呜呜……在冷二强壮的手腕的控制下被夺取了双唇,真树子呻吟着。麻木了的嘴唇,被吸吮着的舌头的根部也疼痛了起来。有着烟臭味的嘴,传出了令人想要呕吐的气息。
  裙子的拉鍊被拉下,从充满肉感的大腿上滑落到沙地上。接着上衣的钮扣被解开,胸罩也被扯裂开来。
  就如往常一样。真树子在大白天的海滩上,在冷二嘴唇的吸吮下被剥成裸体,不管再怎麽挣扎,也无法抗拒冷二强壮的手腕。
  终于,漫长的接吻结束了,真树子除了凉鞋之外已经全裸了。只穿着有高跟的凉鞋,是冷二的癖好。
  “怎麽接吻的技巧还这麽笨拙。很令人败坏兴致喔。”
  冷二往真树子的脸颊打了一巴掌,很严厉的说着。
  “对,对不起……”
  真树子对这比自己年纪小的年轻人感到恐惧。从这还不到二十岁的身上感受到的危险性和很深刻的慾望所造成的恐惧完全控制住了真树子,当遇到不和他意的事情,马上就诉诸暴力。对真树子来讲,这是以前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类型的男人。
  “很好嘛,太太的裸体。不愧是前空姐的高雅人妻啊。身体也很棒。太讚了,呵呵呵。”
  冷二冷笑的盯着真树子的裸体,把脸埋在刚被剥下来的内裤和胸罩上用鼻子发出声音的吸着。
  “好啦,美丽的太太,赶快摆出像以前一样的姿势。呵呵呵,我会让你忘记死去的丈夫的事情的哟。”
  “你,你这畜生,你年纪这麽小……就已经被恶魔给付身了吗。”
  双手挡在胸前,真树子低声的说。那有着愤怒和恐惧,揉合着已经放弃了反抗的眼神,被冷二看在眼裡.“恶魔吗……呵呵呵,还不如说是水蛭。吸附在比我年长的人妻身上无法被摆脱的水蛭。”
  冷二轻蔑的笑着。
  说自己是水蛭其实也不为过,冷二其实就是像水蛭一般的男人。
  “还不快点!”
  冷二又再度的把手举了起来。
  “不要那麽粗暴,我会照你说的就是。”
  真树子很惶恐的,像以往冷二要求的那样,摆出了以背靠着松木的姿势。两手向后环绕,从背后抱着松木,羞怯的张开双脚,把腰肢向前突出。
  “脚再张开一点。不要让我再动手打人,知道了吗,太太。”
  “啊,不要打我……”
  真树子把两脚张的更开。
  女性最希望隐藏的地方,在白日的沙滩边上让人一览无遗。身体像火烧一样发热起来。
【上部:密猎区】 第01章:有浣肠价值的美尻(2)
  冷二轻声的笑着。
  “这样就对了,太太。这样我就可以像以前一样的检查你的阴户了。”
  冷二从松木的后方将真树子的两手绑起,愉快的用舌头舔着,慢慢的从手爬上真树子的身体。指尖从颈背到形状像处女般美好的乳房,再慢慢的抚摸到纤细的腰围,在手指之后,令人可憎的嘴唇爬行似紧追的跟着。
  厌恶的寒意走遍了真树子全身。冷二的手指在肌肤上感觉起来像毛虫一样,他的唇像水蛭一般。大大张开的双膝,不停的颤抖着。
  “真是棒啊,太太的身体。”
  冷二像野兽般呻吟的说。
  用漂亮和美丽并不足以形容真树子的身体。令人痴狂的曲线描绘着,又高又细的腰身,如外国人一般长的双腿,没有任何瑕疵般细腻的皮肤,有着肉感般的吸引力。
  就像是从天上飘舞下来的天女一般。
  “不愧是前空姐啊。呵呵呵,碰过像太太这样棒的身体之后,只有笨蛋才会要去抱这附近其他的女人。”
  “……饶,饶了我吧……”
  乳房被爱不释手的抚摸着,乳首同时被吸吮着,真树子脸孔左右摇晃着,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冷二的爱抚充满了残虐性,粗暴的把乳房握在手裡搓揉着。
  “啊,啊,好痛,不要这麽用力……啊啊,痛啊!”
  “乳头已经变硬了喔,呵呵呵。这麽粗暴也会有感觉啊,太太。”
  “骗,骗人的……没这回事……啊,呀啊,请不要这麽残忍!”
  真树子的头左右摇晃着。每当乳房被玩弄的时候,带着苏麻的痛感从底层就如海啸一般不可思议的涌起,使的脸孔像是使尽了全力的摇摆着。
  “你就不用在忍耐下去了。如何,我们来看看阴户现在已经变成什麽状态了。”
  冷二的指尖,慢慢朝着在大大张开的大腿根部的媚肉爬了过去。
  “啊,不要碰啊!”
  “闭嘴!……怎样,呵呵呵……看吧,不是都已经变的这麽的湿了吗。很敏感嘛。”
  冷二的指尖在媚肉上描绘着。手指分开了而且进入了像是要溶化般的媚肉,慢慢的探索着。
  “啊,啊……好丢脸啊。”
  真树子羞耻的身体曲捲着,抽抽搭搭地哭着。
  如果这样姿态,给死去的丈夫给看到的话……想到这裡,真树子更高声的哭泣了起来。
  冷二的冷酷超越了与他同年的年轻人。他并不马上侵犯,而是从慢慢无情的的玩弄真树子的身体得到更多的乐趣。就像是捕到老鼠并不马上进食的猫一样,会先把猎物玩弄一番后再来处理。
  “啊啊,真树子总算是了解了……并不是随时随刻都要侵犯你……而是在妳思念别人的时候,嗯,在思念别人的时候侵犯妳才有意思。”
  真树子在冷二残虐的爱抚下忍耐的不让哭泣声变大。
  “呵呵呵,我不想每次都讲同样的台词……该轮到我享受男人的乐趣了吧,知道我在说什麽吧,太太。不更湿一点不行喔。更湿润一点我才好侵犯妳啊。”
  冷二把松叶把了起来,将三,四根前端尖锐部分对齐绑在一起。
  “啊啊!又,又要用那东西做那种事了吗。”
  “妳也知道我的习惯了嘛,嘿嘿嘿。”
  “不要,不要啊……饶了我吧!”
  真树子身体激烈的哆嗦。从以前开始冷二就经常使用松叶来作为前戏。对于用这东西来折磨女人的冷二,真树子感到很不可思议。
  “用那种东西……变,变态!”
  “那句话妳以前已经说过了,太太,呵呵呵。”
  突然,冷二将綑绑在一起的松叶的前端往真树子的乳头刺了下去。用尖锐,又冷又湿的松叶,一次又一次的刺了下去。
  “啊!啊啊!……不,不要啊!”
  真树子的脸紧缩在一起,乳房也很有弹性的跳跃着。
  像是要把乳房挤到底一样的压挤,冷二用松叶不停的袭击着乳头。左右互换的袭击着真树子的乳头。
  “不错吧,怎样,怎样,感觉实在是很爽啊。阴户不变的湿漉漉的我是不会停止的喔,呵呵呵。”
  “啊,啊啊啊……痛,痛啊!”
  真树子哭啼着。
  已经变的坚硬的乳头,无法阻止尖锐的松针的袭击。乳房纤细的神经被一阵一阵的刺激着。
  冷二抱着很大的乐趣持续的刺着,然后像是要平服痛楚般的把乳头含在嘴裡,吸吮了一阵子之后,再换成松叶。就这样的一直重複下去。
  “啊啊,啊……冷二先生,不要继续了……啊啊,饶了我吧。”
  “呵呵呵,来看看阴户是不是已经够湿了,太太。”
  冷二的指间往媚肉的方向搜寻了过去。
  “不行不行,这样还不够湿喔。”
  “怎,怎麽这样……太残忍了。”
  “呵呵呵,又残忍又爱恶搞喔。像这样的,玩弄妳的小豆豆喔。如果这样,应该就会变的很湿润了吧。”
  冷二取来新的松叶,在真树子的面前停顿了一下,手指慢慢的向媚肉的缝隙伸了过去。
  “不,不要啊!那,那裡的话请原谅我啊!”
  无视着传过来的嚎啕声,悠閒的摸上了粉嫩的媚肉,把鲑鱼般粉红的肉璧剥了开来。
  颜色也好,形状也好,肉璧的构造完全找不到任何文字可以批评。冷二咪着眼睛观察着,在这肉璧上寻找着,拉起了被找到的女蕾。
  “要好好的哭泣哟,太太。”
  在指间重重的搓揉了一下之后,冷二拿起了松叶。把几根松叶尖锐的前端綑绑在一起,用力的往真树子的女蕾刺了下去。
  在那瞬间,真树子绷紧的身体弹了起来,从喉咙涌出一声悽惨的悲鸣。
  “不要,不要啊!……不要在那哩,咿!咿呀!……”
  “呵呵呵,多动人的哭声啊。这样就对了嘛,再来,再来!”
  在冷二的指尖不停的拨弄着女蕾的同时,也不停的用松叶持续的刺下去。
  女人身体裡最敏感的部位被刺,真树子又白又有弹性的腰不停的剧烈的挣扎,扭曲着。
  冷二很感兴趣的看着这反应,这样的场景使的嗜虐的他越来越兴奋。
  “小豆豆的反应很激烈喔,太太。呵呵呵,喜欢这样玩吧。”
  “拜託了,不要再继续了……咿!咿!这样下去的话,我,我会受不了的!”
  像香一样,被綑绑在一起的松叶被刺在女蕾上,被聚集在一起的往下压去。
  每次真树子的腰,都像是通过电流一样,在震动般的痉挛中抬了起来。
  “饶,饶了我吧!……快,快来侵犯真树子吧。”
  “还没到时候喔,太太。要再多分泌一些淫液,要浓浓的满溢出来喔,呵呵呵。要我侵犯妳的话,就在更加进入状况吧。”
  冷二充满恶意的说。话是这麽说,但从刚刚开始,真树子都还在以必死的决心来抵抗那像是波涛汹涌而来的慾望。
  冷二把使着松叶的手,手心已经渐渐的变热。沾满真树子密汁的松叶,已经有几根开始曲折了。在这同时又取来了新的松叶,继续固执的惩罚真树子的女蕾。
  “咿!咿!……已经可以饶了我吧!”
  “呵呵呵,好啦好啦,已经完全变的湿搭搭的了。真的想要我侵犯妳的话,那就像以前一样吧,太太。再来一次……”
  “咿!咿咿!……啊啊,好,好啊。冷二先生不要再欺负我了,不管怎麽样都好,……啊,呜呜!真树子,已经有快感了……”
  无法忍受松叶固执的惩罚,真树子边哭着,边从嘴裡说出被教导过的言语。
  当每次被冷二玩弄时,一定都会被要求说出这令人羞耻的言语。不说出口的话,残酷的责罚就会漫无止境的持续下去。
  “啊啊,好啊,好舒服……我想要冷二先生。”
  “呵呵呵,有这麽好吗。好啦好啦,再来一次,再来!”
  冷二,朝真树子充血的女蕾,继续的用松叶刺下去。湿搭搭而且溢满出来的蜜汁,已经无法累积下去,顺着大腿内侧滑了下去。
  冷二那充满着慾望的笑声随着“喀喀喀”声洩漏了出来。
  “怎样,太太。这麽想要我的大肉棒了吗,呵呵呵”“啊,呜呜……好!好啊!……我要,已经,已经要忍不住了!”
  这并不是真树子的真心话,而是被冷二强迫要求的言语,当听到真树子诱人的声音时,冷二变的更加的兴奋。百慕达式短裤前变的坚硬到疼痛的地步。
  冷二自己本身的慾望也已经控制不住了。颤抖的双手,把真树子绑在身后的绳子给解开。真树子的脚边,无数根因为沾满着蜜汁而闪耀着妖媚光泽的松叶,散佈的到处都是。

————————————————————————————————————————————————————————————————————————
新人处女贴,搜索显示没重复,如果重复,请版主删帖;如果格式不对,请版主手下留情;希望各位榴友支持,你们支持,我就有勇气发帖啦!